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3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9-2 22:35:50

媽媽經常要我幫她口交,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事。媽媽是那種性慾旺盛的美人,除了小弟弟,最累的就是舌頭啦。開始的時候是媽媽在我的口舌間顫抖呻吟,後來就經常是我在媽媽跨下掙扎叫喚。
  「喂!快起床!」媽媽叫著,騎到了我身上,雙腿緊夾著我的腰身幾乎令我窒息。
  我故意裝做沒聽見,想看看她有什麼辦法。
  突然眼前黑乎乎一片,鼻尖碰著一片柔軟。
  「好哇,你裝死是吧?」媽媽�起屁股,�腿跨到我的臉上,她騎在我臉上。
  屁眼正好套在我的鼻子上。我趕緊掙扎求饒,但她的兩個屁股蛋兒就像兩座肉山一樣死死壓在我臉上。
  「嘗嘗我的屁的味道吧!」媽媽憋氣使勁「噗!」的一聲放了一個大屁。
  「香不香?」
  「嗯,好香哇……」我趕快討好媽媽。
  「喜歡聞?那好,我就再放幾個屁給你聞吧!媽媽說著噗!噗!地又連接放了幾個響屁。
  媽媽搖晃著屁股說:「我和你玩個夠……嘻嘻!」好好的聞媽媽屁眼緊緊的壓住我的鼻子。
  我的鼻子被嚴嚴實實獄q在她的檔下,一絲不落的吸完了媽媽放的屁。我痛苦地在媽媽屁股下面掙紮著,媽媽見我呼吸困難才移開屁股對著跨下的我報以一個勝利的微笑。
  媽媽的屁股好美!我的手盡情地撫摸著,從光滑如脂的臀肉上傳來電流一樣的快感,這快感也同樣電擊著媽媽。兩片花瓣已經偷偷開放了,濕漉漉的陰唇慢慢地向我的口部移近,大量溫熱的淫水汨汨地流出來落在我的臉上。
  我的臉緊挨著她美妙的蜜窩。我輕輕親吻媽媽的花瓣。我輕柔地親吻它,然後舔舐媽媽的小甜豆。
  我努力的把舌頭整片兒的貼在媽媽嬌嫩的陰戶上,用力均勻的上下刷動。漸漸的我感到媽媽的陰道在蠕動了,就用力把舌頭挺起來,往深處舔,雖然隔著內褲,我還是能感到媽媽陰核的變化——它不可思議的漲大了,我張開嘴含住它,用力吮吸它,我希望它能夠感受到我的愛意。
  調皮的陰毛從內褲兩側伸出來,紮在我鼻孔裡,讓我禁不住要打噴嚏,我趕緊把鼻子緊貼在媽媽陰部凹下去的地方。這時媽媽大概也快要到了,修長的雙腿緊緊的夾住我的頭,急切的挺動屁股,我開始呼吸困難,還好很快就過去了,媽媽的陰道里噴射出濃濃的陰精,順著雪白的大腿流出來,我連忙吃乾淨,味道還不錯,說實話,媽媽屬於那種敏感體質,很容易動情也很容易滿足。
  媽媽微微扭了扭屁股笑起來:「罰你再給我舔一次……」說完她用兩手抱住自己的屁股,手指拉開泛紅的陰唇。
  媽媽坐在我的嘴上,時而左右移動著臀部,時而用力地壓住我的嘴。
  一會工夫我的嘴裡和臉上都沾滿了光子花瓣裡的甜甜的花露。就這樣,我在媽媽的臀部下聽著她淺淺的呻吟聲又度過了半個多小時。媽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我也由於快感,下身一陣陣地感到要爆發出來。
  媽媽白嫩結實的大屁股仍然在我臉上蠕動著。我開始親她的屁股,我的嘴溫柔而熱烈,我墜入到一種眩暈的快樂境地。
  這時她的手指伸到後面輕輕揉著她肛門邊緣:「你不想親我的屁眼嗎?媽媽可能剛洗過澡,肛門還留著淡淡的香味。」
  「親這裡……」她撒嬌著撅起雪白的大屁股。
  我的嘴開始探索臉前粉色的屁眼兒,那感覺像是在吻一個女人的嘴,她嬌嬌地嘆了一聲。
  然後,我的舌頭伸進裡面,她的屁股也配合地隨著我的舌頭前後蠕動著。不一會媽媽豐美的屁股劇烈挺著、擺動著,陰道中也像吸吮似的顫動著。
  「啊……不行了……我又來了……來了……」聽到媽媽的呻吟聲,我趕緊將舌尖轉去舔屁眼的菊蕾。
  她扭著屁股達到了一個銷魂的高潮。
  媽媽是淫水極多的女人,淫水像小便似地一洩如注,流到我的鼻子和嘴巴,幾乎要把我淹死。
  她雪白的腿將我的臉緊夾著,陰道不住抽搐著,一汪汪淫水噴到我的臉上。我的鼻跟唇吸住陰唇及肛門門而接近無法呼吸。
  我努力的擠出嘴:「呼……再給你舔下去,我就要淹死了!」
  媽媽格格地笑起來:「小宇,你整死人家了,渾身一點勁也沒有,今天不做早飯了。」
  媽媽側著頭,把豐隆溫熱的嘴唇吻上了我的嘴。
  我看了看表,已是上午十一點多了,媽媽則不時的去玩弄我的雞巴。
  我倒了杯紅酒喝幾口,見媽媽在逗弄自己的陽具,於是說:「寶貝,你想不想喝豆漿呢?」
  媽媽笑說:「現在都幾點了,那裡來的豆漿喝?」
  我說:「有啊,是我自己做的。」又喝了口紅酒指著自己的陽具。
  媽媽說:「好啊!那你要不要來一杯呢?」
  我笑笑不答,又喝了一口紅酒,媽媽的小嘴一張,我那根挺直,粗壯的大雞巴已整根落入她的嘴中。
  一邊用手套弄,一邊吸吮著。秀髮隨著她頭部上下左右的扭擺,而散落在白嫩的臉蛋上,美麗的一雙丹鳳眼俏皮的瞄著我如癡如醉的表情。張得大大的嘴唇嘖嘖出聲,在肉棒子上塗抹著她美味的津液。
  夕陽無限好,在黃昏的海邊遊人依然不息地徘徊在這迷人的沙灘上戲耍,晚風襲來令人消暑。
  這是一處著名的遊覽休閒勝地,每逢星期假日,來此休閒的遊人便像海浪般地洶湧而至。
  雖然海灘上有一些西方媽媽身材比她更突出,但卻沒有她那一身白皙無暇的肌膚。
  媽媽頸間那條我給她買的瑩白珍珠項鏈,耀然生輝,那如光如玉的晶瑩光澤,再配上她那美如天仙的絕倫麗色,和吹彈得破般嬌嫩無比的雪肌玉膚;一頭如雲的烏黑秀髮自然寫意地披散在肩後,只在頸間用一根白底素花的發箍紮挽在一起,渾身給人一種鬆散適度、淡淡溫馨與浪漫的複合韻味,幾乎未經裝飾就散發出一種強烈至極的震撼之美。
  那是一種成熟女人獨有的嫵媚風情,與清純少女特有的嬌柔之美,完美地揉合在一起的夢幻之美,更是一種惹人輕憐蜜愛的神秘之美。
  「親愛的,累不累?」媽媽有些疲憊的問。
  「嗯,還好……你累了吧!我背你回去?」我慇勤的說。
  我媽媽說:「好哇,我要騎你回去。」我低下腰,把頭鑽進媽媽的跨下,她高興的扶住我的頭,騎穩我。
  我挺起身來向海濱的別墅跑去。
  「駕駕!駕!」媽媽在我肩上咯咯的笑著,像一位高傲美麗的公主。一雙雪白的大腿緊緊的夾住我的頭。
  到了別墅媽媽不肯下來,撒嬌著說:「小宇,跪下,我要騎大馬。我只好再地趴在她的腳下,她從肩上挪到我的背上,豐滿的柔滑的臀部坐在我身上。雙手扭著我的耳朵,邊笑邊喊著:「駕,駕駕……」我聽話地快速平穩的爬著。
  在她手的牽引下,我在客廳裡爬了兩圈,然後馱著她爬到臥室,爬到床邊,送她上床。
  媽媽躺在我的耍著嬌:「小宇你真好,真會逗我開心。一定累壞了吧?」
  「我老了真的走不動了。」我開玩笑的感慨。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媽媽翻身騎在我的身上壓我說:「既然你已經老了,我現在就壓死你,好像誰喜歡你這個老東西。」
  「想謀害親夫,沒那麼容易。」我雙手摟住她一用力,她就趴在我的臉上,我的臉正好埋在她的雙乳裡。
  我的嘴在她的胸前蹭著很快就找到她那的乳房,張開嘴用嘴唇含著她小巧的乳房,舌尖舔著乳頭,吸著它,不放鬆。
  「小宇,我的胸是不是比別人的小。別吸了,那裡還沒有奶。」她地頑皮,更加激起了我的性趣,
  「你的胸小,是因為那還是一塊沒被開發的處女地,既然這沒奶,我就找有奶的地方去了。」
  我雙手插到她的大腿下,往前一�,將她移到我的臉上,我的臉正對著她的跨。
  「不要,小宇,我今天還沒有沖澡,髒的很。」她叫起來。
  我雙手抓住她:「那正好用我的大舌頭來洗你的小屁股,是不是!」
  我將舌頭全部從嘴裡伸出,在她兩腿之間反覆舔著,她還是叫起來。
  「你的一切都屬於我,在我眼裡你的一切一切都是純潔的、神聖的。知道嗎?」我加快了舌頭的運動。
  一會兒我故意逗她:「好了,我給你洗完了,要不要檢查一下,看看洗的乾淨不乾淨。」
  她再一次喊起來,我伸手拉住了她,是不是嫌我沒給你洗乾淨,好,那我就接著給你洗。
  這一次我嘴、唇、舌頭並用,在她美麗的私處裡親著、吸著、舔著。
  「知道嗎,媽媽,你那如花一樣美麗的地方,從花心中流出的是甜甜的蜜,我不騙你,真的是甜的,有一股淡淡的甜,含在嘴裡像蜜一樣。」
  「媽媽騎蹲在我的臉上,不再掙扎,她開始認真享受我給她帶來的所有的快樂。
  「當我長時間舔她時,她笑了,再舔一會,我可要撒尿了,當心我給你洗臉。她的聲音如魔音一樣令我癡迷。
  「你要是尿出來,我就全部把它喝下去,尿吧。」我嘴成圓,貼在她的小便處。
  「沒有,真的沒有。」她覺的玩笑開的有些大。
  「我卻是認真的,不行,誰讓你逗起的我興趣呢,我非要,我來幫你吸,一定把你的尿吸出來。」
  我輕輕的吸著,她開始不安的扭動她的身體。
  「真的沒有,別鬧了。」藉著她身體的扭動,我的舌頭舔到她的屁眼處。
  「那好吧,我就要這裡的寶貝了。」
  「癢,癢的很。」
  「那就癢死你。」我的舌頭在那緊閉的地方一點一點的深入。
  媽媽不失時機的將她的穴壓住我的嘴,我將舌頭樹直,雙手托著她的屁股前後、左右、上下移動。很快她就知道自己該怎麼作了,而且她還用屁股緊緊夾住、壓住我的臉轉著圈。
  我的鼻子埋在她的陰毛中,我�了�下巴,讓自己能有一個呼吸的空間,這樣我就可以堅持更長的時間了,慢慢的我嘴裡甜絲絲的液體越來越多,我一口一口將它們盡數吸收,媽媽的動作越來越快,突然她像沒了骨頭似的,更加用力的重重的坐在我的臉上。
  但她很快的將美麗的臀從我的臉上�了起來鑽入我的懷裡,我故作不解的問:「怎麼不坐了,你剛才使了好大的勁,是不是怕把我壓壞了。」
  「放心吧,你小宇不是泥捏的。早上你不坐的挺穩當嗎?」
  「嗯……你好壞!」鼻音發出的這一聲,更顯的她無限嬌媚。她的手順著我的胸向我的下體劃去,輕輕握住我男性的根。
  「啊,怎麼把你給忘記了,瞧,它都哭了,不要哭了,我來哄哄你吧。」
  她在對它說。經過剛才的興趣,它要是沒反應那才叫怪呢。
  「不是哭了,是饞的流口水了。」我在對她說。媽媽輕輕愛撫它一陣後,用手搬著我的身體。
  我躺在那裡沒動,而是用勁扶起她,再次讓她跨在我的身上。
  媽媽走到我的頭上方,開雙腿坐下來騎在我的臉上,然後慢慢蹲下。我盯著看越來越接近的媽媽的屁股和前面的肉縫。
  媽媽用力蹲下時,捲曲的花瓣向左右分開,從裡面露出鮮豔的小肉片。我同時的抱住媽媽的屁股,把臉插在雙腿之間。
  我用雙手輕輕掀開她的兩片肉唇,然後舌頭湊過去舔她的細縫,嘴唇吸吮著她的小核丘。媽媽不停地戰慄著,不知不覺中,被我誘發性慾的她開始瘋狂。
  她的手抱住我的頭,使勁地壓著,微微張開口,貪婪地享受著我帶給她的快感。
  我得意地邊動作著邊往上看,她的雙手貼在胸前,配合著她身軀上下激湯的起伏,劇烈地捏著她自己的乳房,把玩著乳頭。
  「你在這樣舔,我可真要撒尿了。」媽媽嬌笑地呻吟著。
  我聽她這麼說,更用力吸吮她美麗小穴,舌頭在陰道里來回亂攪。
  「你壞死了……你別這樣用力吸嘛……嗯……啊……嗯……啊……」
  媽媽屁股不由得使勁來回擺動,我見見如此抖動,更加買力的舔弄。她的嬌臀在我臉上不住的搖擺起伏,花蜜越湧越多。
  「媽媽真的想撒尿了!」我緊緊的抱著她的屁股,使她無法從我的臉上下來。
  媽媽拗不過我,只好尿在我嘴裡:「啊……我憋不住了。」
  隨著她溫柔的聲音,從她鮮豔欲滴的陰唇的中間冒出一條小水流,湧到我的臉上。
  我忙伸過頭去用嘴吸住了尿道口,把流出的尿液全喝了。
  當水流中斷,變成一滴一滴的滴下時,我繼續用嘴上去舔濕淋淋的肉縫。
  「啊……好舒服,用力舔。」興奮中的媽媽把雙腿分開的更大,把秘密的峽谷壓在我的臉上。
  我的鼻子埋沒在黑色的草叢裡,伸出舌頭拚命舔花瓣間的裂縫,媽媽已經無力繼續採取蹲姿,就坐在我的臉上。
  我被壓得不能呼吸,只好用手托著她那白嫩豐碩的香臀。舌頭用力地舔著,鼻子用力上下磨動,在裂縫中尋找空氣。
  媽媽用力的在我臉上坐了一下,慢慢的向下移動。在我的幫助下,媽媽將我的小弟弟輕輕含入她美麗的穴進裡,慢慢地騎坐在我雙腿上。
  她騎在我身上,經過一陣摸索,找到了感覺。開始用她全部的激情和顫抖駕馭著她的我,她所有的狂喜和歡叫伴著我的低吼,在我們如漆似膠的身體裡四處撞擊、沸騰不息,最終奮湧而出,迅速相會,融入我的、她的心裡。
  這時我們都沒了睡意,摸著雙方滿是汗水的身體,我對她說:「咱們去沖個澡然後好休息,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
  我調好水溫把賴在床上不想起來的她趕進浴室看著站在蓮頭下的她,我再次高漲起來,我輕輕走到她的身後,張開雙臂抱著她,低下頭親吻著她的頭髮、脖子、她的背,一路向下親吻她的腰、她的臀、她的大腿,然後盤腿席地而坐,將她扶坐騎在我的肩上,把她的腳放在我的腿上。
  「媽媽,只要有我這個專用椅子,你以後就可以不用站著那麼累的沖澡了。」
  「小宇,你真的要把我慣壞了。」她用甜美的聲音對我說。
  「我就是要慣壞你,讓所有的女人都嫉妒你,嫉妒你有一個好小宇。」我微微�頭看見她在護理她的秀髮,她的兩腿輕輕夾住我的頭,身子前後搖晃著,我隨著她身體的方向,有節奏地配合著她前後搖晃起來。
  「我渴了,給我拿杯水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你口渴嗎?好!媽來喂你!你閉上眼睛,張開嘴。」
  於是我閉上眼睛張開嘴等著她。正在我想偷看的時候,突然,面前衝出一股激流!
  原來媽媽正用她美麗的小穴對著我小便,泉水直接落在我的嘴裡:「嘻嘻!我看你還沒喝夠……」
  「噢……」
  我措手不及,我滿臉都是媽媽的泉水。我馬上回過神來,想要移開,卻被媽媽一下按在跨下,清甜的泉水全湧入我的口中。媽媽就騎在我的頭上尿開了,結束後我小心把媽媽的尿道口舔得很光潔媽媽尿完了滿足的笑著,挑逗著我:「喜歡嗎?呵呵……」
  「好哇你!我真把你慣壞了!」我輕輕咬住一下媽媽白嫩的大腿根。
  「哎呀……討厭啦……」
  見她可愛的模樣,惹人憐愛至極,我又忍不住吻了她一會,將她的嬌軀抱起來,慢慢走向臥室。
  又一個美好的黃昏,晚風吹開白色的窗簾,夕陽灑在原木地板上,像是好美、好靜的一幅畫。
  回到臥室裡,媽媽躺在那,任我溫柔的脫下了她身上的衣服,一個嬌豔的身體展現在我眼前,她如美玉一般的皮膚,顯的是那麼的神聖,我的手輕輕地放在她的背上撫摸著她,慢慢地我的手劃到她的前胸,用手按住她的乳房,指尖隨著乳房的曲線愛撫著,我理下頭,用嘴唇輕咬乳頭。
  「你準備好了嗎?」我問著近在咫尺的她,媽媽摟住我的頭將她的唇緊貼在我的唇上,我微微張開嘴迎接她甜密的柔嫩的舌頭將它緊緊地含著,我小心地將渾身發抖的她輕輕放平,開始認真的親吻她,親她的頭髮,她的耳朵,親她的眉、她的眼睛,她的鼻子,親她滾燙的臉頰,順著她身體上優美的曲線。
  我再一次含著她乳頭,我的舌頭在那上面舔吸著,舌尖在乳頭上撥弄著,還親她肚臍眼、腰髖銜接的美妙曲線,我的舌尖順著她的大腿一路向下,停留在她的腳趾尖上,一個接一個的親吻著、咬著她的腳趾頭,最後完全張開嘴將它們含入口中,她停止了發抖,我將她的雙腳併攏,臉貼著她的雙腳間,伸長的舌頭在腳心間劃動。
  我的舌頭如一塊柔軟的布,在她微涼的腳面上反覆擦洗,當我的舌頭再一次延著她的身體遊走到她兩腿之間時,媽媽用一隻手放在胯上,另一隻手玉指分開了花瓣,把腰往前挺了挺,我跟著她移動了一點。
  我趴在她的兩腿間,展現在我眼前的是她迷人的玉戶,被一層細毛覆蓋著,我用舌尖小心地將它們分開,終於露出了厚實柔軟的陰唇,我將媽媽的雙腿曲起,將頭深深了埋了下去,我的舌來回撫動她的裂縫,那裡流出的愛液將我的嘴灌滿,我毫不猶豫地將它們大口大口嚥下,我感到嘴裡有一絲絲的甜,這絲絲的甜更加激起我強烈的慾望,我把舌頭按在她的裂縫上,親她、吻她、舔她,先是輕輕地,然後逐漸加力,當我的舌頭分開她的大陰唇時,我感到她完全張開了,於是我的舌頭順著她美麗的陰戶上下舔吸。
  媽媽這時也忍不住大聲呻呤起來,當我感到她全身緊張地將臀部拱向空中,我立即將嘴唇做成圈形,把她的陰蒂含在嘴裡隨著她移動。我的嘴應始終沒有離開她的軀體,就像是她身體的一部分,努力地含著她的陰蒂,吮吸著她嬌美的陰蒂,等她稍緩和一點後,我的舌頭又繼續向下舔去,開始在她如花蕊般誘人的穴裡進出,當她再一次開始扭動身體時,我闖入她的花蕊,我熱血沸騰,我無法讓自己停下來,只到一股熱流從我體內噴射而出。
  一會她又用溫熱潮濕的口唇含入我的龜頭,用舌尖在龜頭的傘部靈活地舔弄著,轉繞著,然後一會兒後以她的嘴唇模仿陰唇,在肉棒上上下滑動著。
  「不累的話,可不可以再來一次?」
  「唉喲!媽媽,你……還想要啊!」
  「你怎麼搞的嘛?沒事搔擾人家,人家興致來了……你又不行……我不管……」
  她吮咬了好幾分鐘,然後起身坐上我矗立的陰莖,雙手貼著我的腹部,開始活動起來。
  媽媽的動作幅度不大,可是每一擊都十分緊密,她緊緊地在我的下體上,劇烈的摩擦使她的陰核產生出大量性感的電流,大量分泌的汁液濡濕我倆的體毛,讓摩擦力減低至最小。
  過了一會兒,媽媽往後仰,雙手撐起她的上半身,雙腿也稍微撐起她的下半身,開始更激烈地起伏她的美臀,讓她的肉壁更激烈地和我的肉棒摩擦。
  媽媽的乳房上下晃動,以及嫩臀拍擊到大腿的聲音如此的美妙,使我深深地陶醉在這一波又一波的衝擊感之中。
  「唔……親……親愛的……你喜歡這樣……嗎?」媽媽上氣不接下氣,很模糊地開口說著,兼著很激烈地呻吟。
  「嗯……啊……」薇開始誇張地叫出來。我翻身把她壓在地上,推開她的雙腳,變成由我完全掌握住主導權,接著開始抽插。
  媽媽緊緊地摟著我,美麗的臉蛋上不停地浮現出興奮的扭曲,發出滿足的呻吟。
  星期天的午後,陽光明媚,清風習習,空氣也懶洋洋地凝固了,隱隱約約地,飄散著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桌子上擺滿了零食,東北葵瓜子、五香花生、山東薯片、阿拉伯松子,字母餅乾、好時果仁巧克力,透明玻璃杯裝著的白開水。
  我放在粉臀上的手揉捏著她那柔軟的屁股,可以感覺到那裡豐滿肥翹,我的肉棒開始增大,頂在她的小腹上;她的香舌對我的吸吮也開始回應,並不時伸進我的口中。
  兩個乳房也不停地在我的胸膛上蹭著,雖然隔著衣服和乳罩,但仍能感覺到乳峰的堅挺和凸出。
  我的一隻手伸向後應撩起了她裙子的下襬,另一隻手則按在了她那隻穿著一條小小內褲的屁股上,先在臀縫處撫摸了一陣兒,再向下,順著臀縫向前摸去,手指已觸到了她兩腿之間已經隆起的陰唇上,觸手之處軟軟的,很飽滿,雖然隔著一層內褲,已感覺到兩片陰唇已經潮濕。媽媽雙頰暈紅,輕輕地扭動著小屁股,試圖擺脫我的手指,嘴裡含糊不清地說:「不……不要啦……」
  我這時已血脈賁張,一手從她衣襟的下襬伸進去,向上已摸到了她的嫩乳,並不停地捏揉;觸摸陰唇的手已放開,抓住她的一隻手,按在我褲子前面被肉棒高高頂起的部份上。
  一會兒,她的手開始了輕輕撫摸,我則慢慢地解開了她的衣服,抱起她,把她放在了桌子上,嘴巴親上她的嫩乳,乳尖在我的親吻下已充血凸出。
  我使力分開她的雙腿,用手把內褲遮住陰戶的部份拉向一側,露出她可愛的小貓咪,我這時已顧及不了太多,張大嘴巴試圖把整個陰部含在嘴裡,就像我每次為她口交時那樣,舌尖不時在已滿是粘液的陰道中進進出出。
  一會兒,她就全身痙攣,陰道中分泌大量的騷液,她已達到了高潮。在一陣舔弄後,媽媽的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地張合;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由於沾上了淫水而閃閃發光;粉紅色的小肉洞也微微地張開小口排放著淫水,淫水向下已經充滿了屁股溝,連肛門也濕了,粉紅色的肛門也略微的一張一合。我把嘴巴湊到媽媽的肛門邊,伸出舌頭輕舔菊花般肛門上粉紅的折皺。
  舌頭剛碰到粉肉,媽媽身子猛的一顫:「別!別舔那裡……小宇,人家那裡還沒洗,那裡好髒。」
  我再次把嘴貼上了媽媽那豐滿的陰唇,並對著那迷人的小洞吹氣。一口一口的熱氣吹得媽媽連打寒顫,忍不住不停地向上挺起雪白的屁股,我乘機用手托住圓翹的屁股,一隻手指按著媽媽紅嫩的小屁眼,用嘴在陰唇和肉洞上一陣猛吸,吸得媽媽全身一陣顫抖,淫水不停的湧出,我又把舌頭伸到肉洞裡面,在陰道內壁翻來攪去。
  媽媽禁不住嬌喘和呻吟:「啊……噢……癢……癢死了,啊……你……你把人家的……舔得……美極了……嗯……啊……癢……人家的小穴好……好癢……快……快停……噢……人家受不了……」
  聽著媽媽的浪叫,我的肉棒也變得又紅又硬,而且龜頭中央的小孔中也流出了一些粘液。
  我用力地抱著曉麗的大屁股,頭深深埋在媽媽的胯間,整張嘴貼在陰戶上,含著她的陰蒂並用舌頭不停地來回涮著。媽媽的陰蒂在我的逗弄下膨脹起來,比原來大兩倍還不止。
  媽媽這時也陷入瘋狂之中,浪叫道:「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起頭又在媽媽的乳房上吸吮了幾下,才扶著粗大的肉棒對著紅嫩的小穴送了進去。
  我只覺得肉棒被四周溫暖濕潤的嫩肉包繞著,收縮著的多汁肉壁帶給我無限的快感,我不停地抽送著,媽媽的雙腿盤掛在我的腰間,雪白混圓的玉臀左右擺動。在我插入時,兩片漲大的肥肥的陰唇不停地刺激著我的肉棒根部;抽出時,每次都帶出了少許淫水。
  媽媽在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哎呀……啊啊……噢……人家不行了……」
  我只覺得媽媽的肉壁盡頭正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地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衝向自己的龜頭。
  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雞巴頂住媽媽的子宮口處,一股股的熱流射向子宮深處。
  被我的精液燙得全身直顫,無力地躺在床上。好一會兒,我才從媽媽的肉洞抽出的已變小的肉棒,曉麗臉上的紅暈仍未退盡,我們四目相對,我對她說:「媽媽,吃飽了嗎?」
  媽媽嬌羞地說:「你剛才那麼兇猛,人家差一點被你給幹死了!」
  我笑了笑說:「我兇猛?你自己剛才就是一副蕩婦的模樣。」
  一會媽媽從浴室回來好媽媽,在我面前把香味四溢的白嫩屁股翹得老高。芬芳的屁眼正對著我的嘴巴。
  我親了一下:「好媽媽,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你喜歡舔我的屁股,就來舔舔吧!我為你洗過了噢。」
  我看了看她詭秘的微笑,繼續挑逗她:「如此美麗的屁眼,當然要品嚐了!」
  媽媽把白嫩豐滿的屁股撅得更高,雙手將屁股縫扒得開開的,見那褐色屁眼如菊花蕾般的豔麗。我爬到媽媽兩腿間,跪著輕輕扒著媽媽的屁股,儘量伸長舌頭,舔舐媽媽的小花蕾。她頓時搖擺起那誘人的屁股,迎接著我那厚實、溫熱而貪婪的大舌頭,當我的舌尖刺她的菊蕾時,她再也忍不住的搖頭晃腦起來,口中發出舒暢甘美的吟哦,我見狀更進一步地把舌尖呧進了她的肛門口,只聽媽媽爽得嘰哩咕嚕的不知在說些什麼,一個美妙動人的雪白屁股搖得像鈴鼓;屁眼內的桂花香味濃郁芬芳,我的舌頭用力向裡伸,伸進媽媽的小花蕾,更濃的桂花香味從舌尖傳到嘴巴裡,媽媽一定用蜂蜜洗過,我帶著陶醉的表情品嚐著,彷彿是無法形容的美味。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舌頭乾脆連根全伸進她那香味四溢的屁眼內,舔玩著光滑香膩的屁眼內壁,將那裡的花露都舔弄到嘴裡。
  「啊……好吃吧……我特意給你準備的哦……好癢……啊……」
  我一會拿舌兒在那屁股縫上下滑舔了一會兒,一會將舌尖兒頂著那圓圓的褐色屁眼菊蕾上繞著圈兒的舔,舔得媽媽趴在床邊,把個白屁股不住的抖動,口中叫著:「好癢……啊……舔那兒……就是……進去呀……嘻嘻……」
  我把她屁眼分得開開的,媽媽知道我正看著她屁眼內的嫩肉,便用力將屁眼向外張了張,以使他看到屁眼內更多更深的地方。
  媽媽屁眼在雪白的玉臀上彷彿是一朵粉紅色的玫瑰花,我在那朵粉紅色的玫瑰花上,又嗅又舐,更鑽進花蕊,大采其花蜜,壓根兒忘紀了那是肛門!
  媽媽感覺屁眼裡肉舌鑽舔,舒爽異常,於是把屁眼用力張吐,以方便舌頭入得更深,細小的肛門彷彿也隨著媽媽的呼吸一張一合。她口中嬌聲不已:「小宇,啊……舔得好深……屁眼癢死了……」
  媽媽邊在享受我給她帶來快感的同時,邊用她纖纖的玉指揉動自己的小穴。
  「啊……啊……太舒服了!」
  就這樣,她一邊手淫,一邊讓我的舌頭鑽舔著她的肛門,很快就呻吟不止。蜜汁從小穴中汩汩而出,順著她的大腿流下。
  媽媽向前一步,將我的舌頭從屁眼裡拔出,轉過身來。把帶著尿珠的陰部壓在了我的鼻子,我趕快用舌頭舔她大腿上的淫水,順著大腿一直舔到小穴,以免弄濕床。
  媽媽的小穴裡早已決口了,我將嘴巴湊過去,用力吸吮,然後將大口大口的愛液喝下,如飲瓊漿般的表情叫媽媽極度興奮。
  媽媽用手指扒開陰唇,讓我的舌頭可以更加深入。
  我的舌頭在媽媽陰道的內壁上來回摩擦,使她覺得癢癢的,說不出的舒服。
  我用力的用舌頭舔舐著,摩擦著。媽媽被我舔得粉臀篩擺,呻吟連連,很快的叫起來。
  「啊……啊……啊……」伴著自己興奮的大叫,媽媽扭動的嬌軀終於達到高潮了。
  她覺得我的舌頭不夠有力,便抱著我的頭,一前一後的搖擺,使我的舌頭在她的小穴裡來回抽插。
  終於,媽媽一用力,把一串濃濃的蜜汁射入我的嘴裡。她有些無力的在牆上,得意的看著我喝下她的蜜汁。
  我跪在她兩腿之間,珍惜的舔淨她陰唇邊和腿上的蜜汁。
  我們都累了,我也懶著動地方,就椹著她的大腿根頭睡著了。
  清晨,我和媽媽漫步在沙灘上,媽媽依偎在我的懷裡對我說:「小宇,我要是長的比你高就好了,為什麼?」
  要是我長的比你高,我就可以把你摟在我的懷裡,就不像現在是你摟著我了,我�頭一看,前面正好有一節樁子埋在沙裡,露出半截,我把她帶到樁子前:「來,你上去。」
  「上去幹什麼?她問我。」
  「站在那上面,你一定比我高,這樣不就可以滿足你小小的心願了嗎。」我指著樁子對她說。
  媽媽真的站了上去,樁子上平面很小,只能放下一隻腳,我一隻手扶著她,生怕她不小心摔下來:「啊!我終於比你高了,看你才到我這。」她用手比劃著。
  「不過我要是真長這麼高,一定沒有人敢要我了,是不是!媽媽。」
  「沒人要,我要。」上去容易,下來可不容易了,比過高低後,我伸手要抱她下來,她卻蹲了下來,我以為她要跳下來,就背對著她,一隻手拉著她的手,這樣她就可以先趴在我的背上再下來,誰知媽媽頑皮的把一條腿伸到我的肩上,輕輕地一跳,就騎坐在我的脖子上,我就勢用手摟著她的雙腿,她穩穩地騎在我的脖子上,我心裡好高興,我喜歡她騎在我身上。
  「小宇,快把我放下來,這樣不好。」
  「想下來,不行,上了賊船就沒那麼容易下來了。」我沒有把她放下來。
  「可我怕。」
  「剛才你騎上來時怎麼不怕,放心吧,我可捨不把我的小心肝摔下來。」
  我把她的兩腳分別放在我身後,讓她兩腿緊緊夾著我的身體,又伸手抓住她的手:「這樣她就可以不用擔心了摔下來了,傻丫頭,你現在可以走馬觀花了。」我邁開大步向前走去。
  「小宇,別這樣慣我,我會受不了的。」
  「為什麼不呢,我願意一輩子這樣慣壞你,以後回去了,你要是再想騎馬了,我就是你的馬,永遠是你跨下最忠誠、最溫順、最聽話的馬。」我發誓地對她說。
  中午,我和媽媽約好去騎馬的。
  「小宇,起來了,都啥時候了還睡,走!陪我去騎馬。聽見了沒有,熱死我了。」她一屁股坐在我的身邊。
  「熱死了,你還要去。」
  「我就要去,走吧好小宇。」她用手搖晃著我。
  我翻個身對她說:「等一會太陽不灑了,我再陪你出去,好不好,不好!」
  瞧著她裝著生氣的樣子,我心中湧動著愛意,於是我故意逗她:「要不你騎會我吧。」
  「不好嘛!我就要去嘛,不過可以騎你一會。」她微微笑著說。
  「給小姐請安了,請小姐上馬。」她的臉頰上掛著羞澀的桃紅,向我走來。
  我毫不猶豫地走到她的身後,將我的頭伸進她的跨下。
  「就玩一會。」她說完,開粉腿把光滑白嫩的屁股結結實實的騎在我赤裸的背上,我等媽媽騎上後,故意上下顛跛他的身體,媽媽真的騎上奔騰的駿馬一樣隨著他的身體一顛一顛的。
  「好了,好了,快爬吧!媽媽在我背上咯,咯地嬌笑著命令道。我也嘿!嘿的笑著,開始馱著騎在自己背上的媽媽向前爬行。她用手抱著她的頭,我把臉貼在她光潔的皮膚上親吻著她,傻丫頭,你真是太美了,象女神一樣的美麗,我真是太幸福了。
  她手撫摸著我的頭,她用陰戶在我光滑的脊背上輕輕磨擦著,發出興奮的呻吟聲。
  媽媽興奮的將屁股騎在我的臉上,流滿蜜汁的陰戶緊緊貼著我的嘴唇,我把舌頭伸進這條山谷的裂縫中攪動,貪婪的吮吸從中流出的蜜液甜汁。媽媽陰部淫亂的氣味使我更加興奮,我的嘴近陰核,伸出舌頭,輕舔著腫大的陰核,並向下把兩片已經充血的紅紅的陰唇含入了口中。她的屁股不斷地跳動,呼吸也很急促,嘴裡無意識地發出「啊……啊……」的聲音。
  我的舌頭在肉洞口輕舔著,逐漸向肉洞裡面進軍。媽媽的肉洞越往深處就越熱,越是光滑濕潤,肉洞中不斷的溢出新鮮的蜜汁,都流進了我的嘴裡。
  「走吧,我還要享受陽光,享愛微風,享受大自然的美麗,還有你、色、迷、迷的眼光。」
  這些日子媽媽性慾旺盛,越來越主動,我要不同意她就撒嬌。每次一起在浴室裡,我媽媽都要騎在我的頭上往我嘴裡尿尿,尤其是我不小心被尿液嗆著時,總能令她開懷大笑。每次做愛前她一定要騎坐在我的臉上,讓我給她舔肛門和小穴,她開始有這個小小的愛好,而且她在高潮時,都控制不住她自己的……尿,所以讓我把她的尿用嘴接著喝掉。當然,媽媽其實很心痛我的,可媽媽那麼嬌媚性感,能令這樣的美女帶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我當然願意。所以只要她撇開腿我就會主動把頭伸進去。
  走在夜幕寂靜的沙灘上,呼吸著清香的空氣。她一縱身撲到我的背上,我隨手摟著她的雙腿,把她背在我的背上。
  「媽媽,知道嗎,我真願一輩子就這樣背著你,一直背到老,背完今後,來生接著背。」
  媽媽呼氣如藺:「傻哥哥,這樣你會把我慣壞的,會把我慣到你頭上,我就在不下來了,到那時你可就別後悔了。」
  「我這輩子、下輩子,永遠永遠都不會後悔。」
  頭枕在媽媽的腿上,躺在金色的沙灘上,聽著媽媽輕聲唱著歌兒,我忍不住內心的愛意,對她說:「媽媽,我今天可吃了一天的醋,這會心裡還不舒服呢!」
  「真的嗎?就我們倆個人,你會吃誰的醋。」
  「吃馬的醋,就是你跨下的那匹馬的醋。」
  「怎麼,你會吃馬的醋,我跨下的馬?」媽媽嬌柔的笑了。
  「知道嗎,媽媽,看見你騎在馬背上美麗的身影,好叫人愛、叫人戀,那時我真恨不能變一匹馬,一匹永遠只屬於你的馬,坐你跨下的馬,陪你走天涯。」
  媽媽躲進我的懷裡,用一雙小手輕輕地鎚著我的胸膛:「傻小宇,我不永遠都是你的嗎,你還吃的什麼醋。」
  「可我今天就是吃醋了,而且是吃你屁股下一匹馬的醋,真恨不得你當時騎的是我,而不是它。」我很認真的地媽媽說。
  媽媽哈哈大笑,笑完後用手指著我說:「你趴下。幹什麼?」
  我問她:「你不是想當我的馬嗎?」
  我在地上趴好,媽媽騎在的我背上,用手在我的屁股上輕拍了一下,嘴裡喊了一聲「駕!」然後輕聲唱著歌曲。
  「停,我的馬,我停了下來,傻小宇,好了吧,別把你累壞了,累壞了我可捨不得。」
  「不行,我還沒過夠隱,你今天騎了它那麼長時間,才騎了我多長時間,我不幹。」
  「傻小宇,還有明天和後天呢!」
  「不行,明天是明天,但今天我不幹。」我認了死理趴在地下不起來。
  媽媽無可奈何又幸福地說:「好吧!反正我永遠不會累的,有這麼聽話的馬,又不用擔心摔下來,我為什麼不騎呢。」
  她又騎在我的背上,我馱著背上的媽媽向前歡快地爬去。
  媽媽輕輕排我:「小宇,你口渴嗎?」
  「還行!」我沒明白媽媽的意思。
  「我想去方便一下,你陪我去好嗎?」
  「媽媽的小便那麼甜美,怎麼能浪費呢?」我一下明白過來。左右看看,正好附近沒有人。
  「油嘴滑舌,跪到地上去。」媽媽羞羞答答地紅著臉輕聲命令著。
  她知道我喜歡喝她的聖水後經常主動的給我,可在室外我們哈還是第一次。
  媽媽從我身上站了起來,我跪在她的兩腳之間,她脫掉了泳衣,騎在我的臉上,低頭看著我說:「小宇,把嘴張大吧!」
  我趕緊張開嘴,用嘴包裹住她的私處,一股溫熱的尿水從上傾灑而下,我大口大口的將媽媽賜給我的如美酒般的尿水拚命吞下,當我還陶醉在尿水的溫熱時,媽媽尿完了,她臉紅紅的:「小宇,你真的喜歡喝嗎?」
  「我很舒服呢……」
  「是不是我太欺負你了。」
  「別動,我來幫你舔乾淨。」我一邊伸出舌頭將媽媽私處上的尿液舔乾淨一邊接著說:「你知道嗎?只有你高興,我才高興呀?我喜歡這樣,是為了能令你滿足。」
  「小宇,你對我真好!媽媽看著跨下跪著的我。」
  「媽媽?你想在這裡好好享受一下不?」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媽媽用手捧起了我的頭,在我的唇上輕吻了一口,嬌聲地說:「好啊!」
  我面朝上躺在沙灘上,她蹲坐在我的臉上,用她那美麗的小嫩穴對著我的嘴。我的頭朝前伸了伸,媽媽雙手抓住了我的頭髮,由輕到重,由慢到快,一下就把我的頭按在了她的兩腿之間,她的上身向後倒下,雙腳踩在了我的肩上,雙手把我的頭在她那裡一壓一拉地反覆移動著,我的臉深深地埋在她的的兩腿正中央,我的鼻子好像被兩片張開的嘴唇輕輕地包裹著,而從那個嘴裡流出來的帶著一絲絲甜味的液體糊了我滿臉、滿嘴,我大口大口地把那些流到我嘴裡的,對我來說象蜜一樣的、充滿體內芳香的液體咽到肚子裡,我伸出舌頭,在那拚命的親著、舔著,生怕漏掉每一寸肌膚,我的舌頭像一塊吸水的海棉,在反覆輕揉地擦著,吸收著那象小溪一樣源源不斷流出的蜜汁;一會又像一個探頭一樣,在那張開的小穴裡一出一進,出來時,舔著、吸著那兩片美麗的唇,進去後,在那裡靈巧地翻滾著、旋轉著,我恨不能我的舌頭長得再長一些、再長一些,直到能舔到那美麗的花心深處。
  我的舌頭在她的穴裡舔著,她的屁股緊緊壓著我的臉轉著,我的臉幾乎被她扭的變了形,她興奮地呻吟著,高潮過後,她依然蹲在我的臉上,我伸出舌頭繼續滿足著她的願望,舔她的陰部,用舌尖在她的屁眼和屁眼周圍輕輕地親著。
  「哦……小宇,你說我的屁眼漂亮不漂亮!」
  「當然漂亮啦!媽媽的屁眼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我捧著媽媽的屁股陶醉的說。伸出舌頭頂在媽媽的肛門上開始舔。
  「那……我的屁眼這幾天有點乾燥,用你的舌頭給我好好潤一下……啊……」媽媽嬌滴滴的說道。
  「嗯……小宇,真舒服的,我其實很喜歡你給我舔屁眼。」
  「媽媽,你喜歡幹嘛不早和我說?」
  「人家……人家,不好意思嗎……」媽媽一屁股坐在我的臉上,不在叫我問下去。用她美麗的屁眼對著我的嘴、我的臉旋轉著、壓擠著,我感到我的鼻子深深嵌進她那張開的屁眼裡。
  舔著舔著我冷不防的,對他屁跟上用力地一吸。
  「暖……喲。」媽媽被吸得跳了一下。
  「哦……小宇,屁眼被你給吸翻了。」
  我開玩笑說:「真的,好像吸翻出來了。好像吸出屁來了。」
  媽媽嬌喘著:「啊……吸出屁來我就到你的鼻子裡!」
  她像每次叫我起床那樣,把肛門上壓在我的鼻尖上,果然放了一串長長的屁。
  過了好一會,我用鼻子對她的屁眼深深吸了一口氣,才又用嘴巴堵住媽媽的屁眼一下一下地舔著,媽媽笑著問:「我這樣對你,你都不煩嗎?」
  「要你爽嘛,是不是不好啊?要是不好我就不舔了!」
  「啊……喔……怎麼會不好呢?」媽媽紅著臉不停的呻吟著:「嗯……用力……再用點力……」
  在美貌麗人的嬌啼回應聲中,我全力的將我的舌頭伸的長長的,在那如花心般嫩嫩的屁眼裡翻捲著。
  「伸進去……啊……屁眼好癢……唔……唔……」媽媽的肛門不斷的收緊和放鬆,配合著我舌頭的抽插,在我舌頭的努力下,我的媽媽騎在我的頭上歡快地哼起了小曲,我的臉被她那美麗的屁股擠壓的變了形,全身血液沸騰,的舌頭象裝了電機一樣,飛速的地運動著,從主子那小穴裡流出的愛液灌了我滿嘴,我一次又一次將這些甜蜜的水水吞到肚裡。
  媽媽許久才從這極度的興奮之中平靜下來,她的身子向後仰去,我曲捲起雙腿讓她舒服的*著,而她的屁股卻頂著我的下巴,不一會又一股尿液從她那裡瀉了出來,流了我滿臉、滿嘴。
  媽媽在我嘴裡瀉了兩次了,她主動地跨坐在我的身上,將她的穴口對準我的肉棒,緩緩地坐下去,我看到自己的肉棒隨著她身子的下沈,而一寸寸地進入她的體內,看得我好不快活,她的臉上也露出愉悅的表情,我知道她一定很爽的!
  當她坐好之後,我感覺到自己的肉棒正被一個緊緊的小穴滿滿地包住,那種火熱濕潤的感覺,真的是好棒,她輕輕地挪動著腰肢,讓我的肉棒在她的穴裡滑動,帶給她舒爽的感覺,她那飽滿的雙乳在我面前,我知道她想怎樣,所以我的雙手就把握住她的雙乳,輕輕地揉捏起來。
  她閉上雙眼,繼續緩緩地擺動著纖腰,享受著我的雙手以及肉棒所帶給她的樂趣,她的腰漸漸地愈擺愈快,並且她的上身也逐漸地斜倒在我的雙手上,顯見她已經開始有些無力,但這時候她改變了擺動的方式,她的雙手扶著我的大腿,然後她改變成上下套弄,那時候我可以從她的表情上看出她更喜歡這樣的方式,她緊咬著下唇,一次又一次地套弄,直到她在我的身上達到又一次的高潮,並且整個人昏倒在我的身上。
  過路的車燈,一閃一閃映照在公寓的牆上,照出一個女人的上半身,她緊牆壁,向上偏著頭,閉著雙眼,一頭秀髮從肩上落在胸前,隨身體微微顫動。黑暗中的下半身,是開的雙腿,腿間的裙子隆起一個身形,下襬露出一個男人跪著的身體。
  牆的女人開始大聲嗚咽,她雙手把裙裡隆起的身形按向跨間,雖然隔著裙子,但依稀可辨那是一個人的頭部。
  女人抓住他的頭髮把他的頭按在椅背上,�起一條腿,撩起裙子,跨在他臉上,陰部對準他的嘴,媽媽的裙裡悶熱而潮濕,猶如暴雨前的天氣。我只覺得前後左右,沒有一處不是媽媽的肉體,汗津津的緊貼他的頭頸、口鼻,使他難以呼吸。只覺得自己是媽媽身上的一處器官,默默地忍受著她的蠕動,直到她把那眼兒對著了他的口。
  媽媽蹲下來,讓下陰在我嘴上,我知趣地舔起來。
  一股熱流象泉水般湧出,流倒我的唇。我知道,那是媽媽的尿水。像每次高潮一樣,媽媽總是先尿給我,但她並不問我是否能喝下這次的尿,雖然它會弄髒裙子,也許她開始覺得為了我,弄髒裙子是值得的。
  我看向上邊,發現媽媽也在偷看我,雙眼對視,她害羞的把頭扭開了。這次她沒有肆無忌憚的把下身緊在他嘴上,兩張嘴之間留著空隙,剛好是我看得清的距離。那水就從縫裡瀉下來了。
  我張大嘴任憑她的尿水在他嘴裡衝出一層泡末,為了不弄髒媽媽的裙子,我努力的嚥著。只要我稍稍哽咽,她就會停下來。
  媽媽又開粉白的大腿把女人那讓所我夢繞魂牽的陰戶展露開來,她的一雙玉手揉挫著自己的乳房。
  「快……來……舔啊……」媽媽的呼吸已變的不再均勻,嬌音也開始變調!她的陰部早已濕成一片。我把嘴湊近媽媽陰戶的伸出了的舌頭,那裡有股花粉的香氣和輕微的汗味。我慢慢地把雙眼閉上,四片唇緊緊地合一起了,吻!熱吻!
  「你要是舔得我不爽,哼,你別想出來了。」
  「舔我啊,舔我的穴,好極了,開始工作吧。」媽媽�腿騎坐在我的臉上,她的重量加上我的重量,躺椅開始下沈,我伸出舌頭開始舔她的穴,我的臉隨著她一會起來一會坐下,在彈簧的強力作用下也一會高一會低,但始終沒有離開過她的穴。
  我伸出舌頭開始在穴裡轉動著,我感到她畫的很快,好像根本沒有考慮,她穴裡開始濕了,最後像小溪一樣流出許多的愛液,我的頭被她夾在兩腿之間,我只好一口一口地嚥下她的愛液。
  一會兒,她的身體開始顫抖,她扔掉畫筆,重重地坐在我的臉上,她張開的穴緊緊壓住我的嘴,我感到我的舌頭伸的更深了,她的雙手搬著我的頭向上�,沒有呼氣的空間,我只有加快舌頭的頻率。
  她突然往前動了一下身體,猛然間,一大股帶著騷味的液體灌了我滿滿一嘴。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