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4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緊急應變
Crawler | 2016-8-28 12:23:27

月亮好冷,冷得讓人無法接近,但凡雨卻喜歡月亮,因為冷。

  凡雨五歲的時,爸爸丟下他和媽媽出國了。

  家裡的氣氛就好似人間天堂的冷月宮,充斥滿屋的都是媽媽哀傷淒切的嘆息。

  她反覆聽一首歌:昨夜的雨驚醒我沈睡中的夢,迷惑的心散漫著昨日的傷痛,冷冷的風不再有往日的溫柔,失去的愛是否還能夠再擁有……

  她始終不在兒子面前流一滴淚,躲藏在媽媽的懷裡,他聽到媽媽那顆破碎的心在滴答流著血。

  面對寒冷,孤獨,安靜的媽媽,他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永遠和媽媽在一起,給媽媽幸福與快樂。

  他媽媽一直在機關裡待著,任憑社會上風雲變幻,她守候著自己的安靜。

  童年的凡雨是在媽媽的呵護與關懷下成長的,媽媽纖瘦的手給予他一股強大的暖流,滋養著他的身心。

  10歲時,他媽媽開始相親,牽著他的手,對見面的每一個男人說,我兒子。

  她一直淡淡的,所有的男人,只見一面。

  一次,夢裡的媽媽喊,有誰願意接受我的同時也接受我的兒子?他被驚醒,看見沈沈睡夢裡的媽媽,臉上有憤恨和淚水。

  他終於明白,自己是媽媽再嫁的累贅品。

  媽媽一直是很時尚的女人,儘管缺少男人的滋潤,媽媽依然年輕,漂亮且驕傲。

  二、

  凡雨11歲,他媽媽遇上了一個年輕的男人,他高大而且健壯,媽媽的臉上開始露出嬌羞般的笑容,那是在他爸爸離開後很久很久沒有見過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媽媽讓他叫他王叔叔,看著那個男人高高的鼻樑,以及深邃的眼睛,他默不作聲,眼底的光充滿著仇恨,當他碰撞到那個男人的眼神時,他飛快地落下,輕輕的,瞬間驚散周圍冰冷的空氣。

  孫叔叔的眼神始終飄浮著,從來不敢落在他的身上。

  晚上,孫叔叔留宿在他家,他堅持著讓媽媽陪著睡。媽媽勉強答應著,唯一一次沒有抱著他入眠。

  半夜,他被一泡尿驚醒,習慣性地摸了摸四圍,空空而已!他開始大喊,媽媽……媽媽……

  寂靜的夜,他的哭聲很大,震盪在整個房間的上空。

  可能是太慌張,跑進他房間的媽媽居然赤裸著身體,這是他頭一次看見女性的全身,他渾身熱血沸騰,當他媽媽抱著撒尿回來時,他忽然覺得下體有種感覺,那個小東西一下子變得硬梆梆的。

  媽媽發現了,她轉過身,故意躲開。

  長大的凡雨知道,自己對媽媽產生了一種迷戀,他渴望快快長大。

  一天又一天,那個叔叔每天來,為了弄清媽媽與那個叔叔究竟在做什麼,他故意裝睡。

  看著他媽媽悄悄的出了房間,他小心翼翼地溜到陽台上,趴在窗戶邊,他看到了一幕不應該看到的現實,那個王叔叔趴在媽媽的身上,媽媽呻吟著,而且露出一種很奇怪的表情,感覺她既痛苦又好像很享受。

  媽媽在叔叔強健的身子底下像一條滑動的美人魚,她整個身子強烈地扭動,嘴裡還發出「嗷…嗷…」的叫聲,叔叔的屁股一上一下使勁地翹著,慘白的月光印得他的背脊透亮,通明,那汗珠子似珍珠般一顆又一顆打在媽媽粉白的乳房上,後來,他媽媽還伸出舌頭忘情地舔著他那粗大的陰莖……

  凡雨呆在陽台上,一輪彎彎的月兒正好掛在天際,他想像中的媽媽一直是嫦娥的化身,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他使勁地掐自己的手指,眼淚緩緩地落下來。來自心底的一個聲音在吶喊,媽媽是我的,誰也不能搶走。

  他狂怒地跳進房間,胸脯急切地起伏著,指著叔叔大喊:「請你滾出我家,馬上消失!」

  沈浸於歡娛中的這對男女一下子被他驚得目瞪口呆。

  叔叔狼狽地從媽媽身上滑下來,似一堆亂泥滾倒在一旁。

  他媽媽迅速拉過床單遮掩著裸露的身子,她的眼睛大張著,頭髮披散著有如一個妖嬈的蕩婦般,指著凡雨從喉嚨裡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你,你,你……」可能是太憤怒了,嘴裡再也喊不出第二個字。

  穿上衣服的媽媽送走王叔叔。然後,媽媽將他抱在懷裡,嘆息著說,小冤家,你究竟想怎麼樣?難道你不願意媽媽有人愛嗎?看著英俊的凡雨,摸著他的小臉,她又笑了,笑聲蒼茫悲涼,「兒子,你長得像你爸爸,真的很像。」他的眼淚突然落下來,抱緊媽媽,「媽媽,等我長大,我要給你快樂!」

  三、

  漸漸地,凡雨知道,自己對媽媽產生了愛情,他知道,這種愛情從一開始就會造成沒有結局的疼。

  媽媽再也沒有帶過叔叔來家裡,而且媽媽好像也沒有與叔叔來往,因為他媽媽臉上那種嬌媚的笑容不見了。

  那首歌又開始響徹在凡雨的房間上空:昨夜的雨驚醒我沈睡中的夢,迷惑的心散漫著昨日的傷痛,冷冷的風不再有往日的溫柔,失去的愛是否還能夠再擁有……

  有天夜裡,凡雨被媽媽輕微的呻吟聲驚醒。

  感覺媽媽的手好像在不停的動,凡雨偷偷睜開眼睛看見媽媽的手在不停的撫摸並插進她的下體。

  他想起那個叔叔也是用他的下體插進媽媽的下體。

  他睜開眼睛問:「媽媽怎麼了?哪兒不舒服嗎?」他媽媽立時像做賊心虛似的,表情極其僵硬,媽媽停下手,敷衍著說:「沒什麼。兒子乖,快睡覺!」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他又問:「媽媽插進去疼嗎?」媽媽說:「傻孩子,不疼。媽媽很舒服!

  他伸出小手撫摸著媽媽身體,很天真的說:「媽媽,等我的下面長大了一定讓媽媽舒服!」

  媽媽滿臉驚愕,「兒子,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看到叔叔那樣了。」

  他媽媽嘆了口氣,含著熱淚,「傻孩子,媽媽和兒子是不能這麼做的!」

  凡雨看著愁容的媽媽,不快樂的媽媽,他的內心很不安穩,每天走路總是低著頭,望著自己的腳尖,然後不聲不響地讀書,寫字。偶爾�著望見媽媽迷離的眼光,他就定定地看著天空,一瞬間,彷彿一切凝固在眼裡,將眼前的媽媽想像成月宮裡的仙子,他喜歡月亮,不是因為嫦娥的美麗,而是因為月宮的清冷,高傲。媽媽就是他心目中最美麗的天使。

  一直,媽媽是孤獨的,安寧的眼神背後,是散落的孤獨。

  四、

  時隔二年,凡雨14歲生日。

  晚上,媽媽穿上紫色華麗詭異如夢魘的睡裙,然後她問他,「你看我,好看嗎?」凡雨看見她的笑容如同春天,和煦的風吹過的溫暖瀰散在家裡的每個角落。

  媽媽很興奮,與他乾杯,連聲說:「兒子,媽媽終於等到你長大的這一天。」

  凡雨的嘴邊長出了茸茸的細毛,個子也長高了,比他媽媽還高出一頭。

  凡雨握著酒杯的手有一些微微的抖動,他喝了很多酒,看著媽媽白嫩的肩膀,他的喉結都在跳動,身體內的熱血似燒開的水般沸騰起來,他對著生日蛋糕偷偷地許下一個心願——讓媽媽舒服!他一直想代替叔叔那樣讓媽媽快樂地叫,他想在今晚就實現這個諾言。

   夜深,他與媽媽都有一些醉意,媽媽可能喝多了,朦朧中,兒子的臉在她眼前晃蕩著,變幻成了她前夫的臉,她抱著兒子,喊裡連聲說著胡話:「親愛的申,你終於回家了?我好想你,再也不要離開我,好嗎?我要……」

  兒子抱緊媽媽,感覺媽媽火熱的身體在顫動,媽媽的唇突然就壓在他的唇上,舌頭使勁地在他的嘴裡攪動,攪得他渾身每一個細胞都活躍起來,他抱起媽媽向床邊走去。

  媽媽不放手,在他脖子上吹著風,一股暖暖的,熱熱的氣流隨著媽媽的嘴傳遞到凡雨的全身,他感覺很難受,下身像暴漲的洪澇災害,隨時就可能衝破堤岸,淹沒整個世界。

  他不停的親媽媽,媽媽的身子象發著高燒的少女,通體通亮,燙得他的每一個毛孔都張開了。

  他脫掉媽媽的睡衣,握緊她的乳房,在他猛烈的揉搓之下,媽媽發出輕微的呻吟聲,眼睛微閉著,拚命地喊著:「申,快進入!快…快…」

  凡雨試著將手擦入她的陰道,觸摸到很多濃而稠密的液體,他不知道如何進行下一步,只是學那個叔叔一樣,爬在媽媽身上,屁股在她下面如一頭狂奔的野牛亂撞一氣。

  媽媽摸索著他的下體,屁股�了下一牽手就了她的陰道,他就如找到出口的洪水,洶湧澎湃著,拚命地抽動著,凡雨看見媽媽瘋狂地扭動,發出與叔叔做時同樣的尖叫,他在滿足中很快就一瀉千里。

  媽媽的下體很滑,衝刺的感覺讓他覺得很美妙,他想就這樣跟著媽媽,快快樂樂,幸福美滿一輩子……

  第二天早晨,當媽媽看見自己赤裸的全身之後哭了。她的眼淚驚醒了兒子,凡雨伸出手將媽媽摟在懷裡,親吻著她的前額,小聲地說:「媽媽,我能帶給你快樂,讓我做你的情人!」

  他的性格桀驁不馴,學習成績卻出奇的優秀,他的個子是班上最高的。

  所有的女生都向他獻媚,看見他在藍球場上飛揚起的黑色頭髮,女生們視他為偶像,他像一頭兇猛的小獅子,渾身充滿著活力。

  五、

  每晚,他依然與自己的媽媽同床。

  自從與媽媽發生這樣的事情之後,他產生了一種強烈的自卑。他不敢接受女同學的善意的幫助,也拒絕與任何男生交往,他完全封閉了自己。

  14歲的少年不懂自己做得的是對還是錯。

   但他卻越來越貪戀母親的身體,在他的強烈要求之下,他媽媽會在一週內答應他二,三次。

  他將青春的朝氣全部獻給了媽媽。他發現自己對媽媽產生了另一種感情,那就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的奧妙無窮的樂趣。

  每次要完媽媽之後,凡雨都會哭著求媽媽原諒,「媽媽,我不應該,我真是一個壞孩子 ……可是——我愛你,我愛你,這是為什麼?」

  媽媽從來不言語,她享受完兒子給予的快樂之後也是痛不欲生。

  她本來就那麼脆弱,還是要一次次地滿足兒子的要求,這一半來自於她身體內部強烈的要求,她是一個慾望極強盛的女人。

  於是,這對母子繼續著罪孽,他是媽媽的快樂,媽媽是兒子的突破口。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只不過在清醒的時候,凡雨會孤寂地在街上亂逛,他嘴裡淡淡地吐著,他是在做夢。而夢裡,是什麼都可以忘記的。每一個街口的燈光都不一樣,他看著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覺得陌生,他不敢久留,家裡有一盞燈為他亮著,還有一個女人在等待著,儘管這個女人是他的母親,但是,他愛她!唯有他家門前的燈光在提醒著他不是在做夢。

  凡雨清楚的記得兩年來與媽媽陰暗的瘋狂,跟媽媽做的時候很開心,可做完又很失落,他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

  隨著年齡的增大,他心裡痛悔得快要死掉,他想過離家出走,遠離母親,但那會要了媽媽的命,她視他如生命。

  一直到16歲,他與媽媽就這樣快樂地生活著,每次交歡,媽媽就像面對自己的情人一樣嬌媚可愛。媽媽附在他耳邊說的最多的話就是:「兒子,就這樣陪著媽,不要分開,直到永遠……」

  他還是害怕,很害怕,所以他就不停地自責。他的神志有些恍惚。他不敢面對同學,也不敢面對自己的媽媽。

  六、

  月亮已經升得老高了,凡雨走到東湖邊,湖面上沒有一絲兒的風,空氣顯得十分的沈重,憋悶,壓得凡雨胸口異常難受。

  他看著沈沈的湖水,圓圓的月亮沈在水底,照得湖面一片通明,似冰冷的月宮,如同一個無底的深淵。他回頭望瞭望,四周很靜,已經夜深了,路兩旁的燈光閃耀,他覺得燈光也像張著血紅的嘴在嘲笑著他。

  他撿起一塊小石頭投進湖心,那塊石頭落下的時候,月亮碎成了無數個。

  他脫下衣服,鞋子,投入湖心,光著身子的他一點也沒覺得害怕。

  他甚至想……如果身體投進去一定美極了,那或許是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候,他好像真的找到了……他的幸福……

  他甚至於唱起了歌:只要一想起你,我就像仰望著,水底的月亮,如水的生命,就似這冷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