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四王一后
Crawler | 2016-9-2 22:35:50

我是一個性幻想者,這一點從出生到現在一直沒變過。我還記得小的時候就喜歡發瘋般的想像著如何和女人接近,那是讓我現在都非常感到吃驚的事情。

隨著年齡的增長,伴隨著瘋狂的性幻想而來的就是瘋狂的性慾。我還是十歲時,不知道怎麼的就把母親當成我的幻想物件,想像著與她作愛,經常在她睡覺時去淫褻的注視她的嬌驅和媚態,瘋子一樣的去偷看她的乳房。但我知道這是很危險而卑劣的行為,母親也覺察到了我的不軌,於是有幾次終於喝道:「不許胡鬧!」或者是略帶示意的責怪。

我當然瞭解母親是不想我學壞,她自己也不願意做這種亂倫的勾當。但父親的早喪以及常年的母子獨處,卻讓我無法擺脫這種慾念,況且母親自己也慾火難熬—畢竟她也只有42歲—我已經19歲了。我和她其實都很想要。但事情卻不是如你們想像中的兩相情願,一個戲劇性的發展,讓我從馴服母親……


母親的體態是無可挑剔的,中等身材,42歲的年紀正是風韻無邊的時候,身體豐腴而不臃腫,色未衰而顯得嬌媚——不像少女那麼單薄且不解風情,20歲的少女是尚未成熟的女人,很無趣的。我19歲暑假的一天中午,母親正在房間裡練體操,穿著短裙、背心,雪白的美體就像磁鐵一樣吸引了我的目光。母親一跳一跳的,把那美麗性感的成熟婦人的韻味一點點的傳遞隨著,身體擺動的圓潤肥臀高高翹起、一對大乳房上下翻飛、微凸的小腹以及下面的密處也隨音樂「前進後退」動個不停。我把這無比絢麗的美景不錯眼的都印在腦裡,同時也覺得母親是在無意識中把她深藏的慾望表示出來了。我想到這裡,心理一陣興奮,下面的塵根兒自己就硬了起來。


母親卻完全沒有注意到我的邪念,她邊跳邊對我笑著說:「好了,我快跳完了,你幫我放一下洗澡水吧?」我照做了,也沒有去偷看她洗澡。等媽媽穿好衣服後,看著她去床上休息。「哎喲,好累啊!」媽媽伸展著媚體嬌聲道:「我要睡會,你也去休息吧!」說完就躺在床上了。我沒有馬上離開,死死的盯著媽媽看。只見她豐軟的香體像煮熟的麵條一樣倒在床上,渾若無骨的不時扭動著大腿和肥臀,水蛇似的搖擺下嫩蠻腰。我儘量抑制住自己的念頭,回房去了。但你們知道,這時的我是睡不著的。我片刻不停的想著媽媽的淫態,下面那話兒已經沖得老高,把褲子頂得像帳篷。我失去理智的又回到媽媽的床邊,只見媽媽早已經睡熟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她側身躺著,剛好把碩大的屁股和肥腿正對著我,媽媽的臉還可以看見,運動之後面泛桃紅更加的誘人,一手放在挺起的乳房上,伴著呼吸一起一伏。母親只穿了一件極薄的連衣裙,估計她裡面什麼都沒有的,因為我從那幾乎透明的衣服上沒有看見什麼痕跡。我脫光了全身站在床邊,一手抓著話兒一手去摸母親,快要碰到她屁股時嚇得又縮了回來,生怕被媽媽知道。我明白這一回要是做了就不能回頭了,但我更覺得媽媽和我其實都應該心知肚明。我望著熟睡中嬌媚的女體,再也忍不住衝天的性慾,又輕又快的跳上媽媽的床,一把抱住了媽媽,不顧一切的去親她紅潤的小嘴,把她的嫩唇含在嘴裡用力的吮吸著,兩手去抓她的大乳,發瘋般地捏著把玩。而我的雞巴也一下子抵在媽媽的大腿上,笨撮的一陣亂頂。

媽媽在我瘋狂的揉搓下一下子驚醒了,大喊:「你……你幹什麼!」我原本想住手,但我也知道這一住手就意味著完蛋了,說不定一插到底還可以有意想不到的結果,於是完全不管媽媽的喊聲。「快住手呀!」媽媽拚命扭動著醉人的豐肉狂罵:「小畜生,你要死啊!不是人呀!」我一邊用力壓住她一邊說道:「媽媽,我太愛你了,我要你!」「快住手!畜生啊,你是!」媽媽拚命反抗,不住的亂打,頭髮散亂的哭罵著:「我白養你這個畜生了呀!天哪!救命啊!」

我一邊抓住媽媽的手,一邊撩開她的衣服,果然她裡面除了一條小褲兜,其它什麼都沒穿。我馬上去脫她的褲子,但是她用力的掙扎讓我無法脫掉,於是我就略放了一隻手,雙手去脫。萬萬沒想到的是。這時媽媽突然用盡全身力氣抓住我的頭狠狠一甩,把我整個人都推開了,然後歇斯底里的對著床邊的牆上死命撞去!!!!! 我一時間腦袋都懵了,完全不知是什麼回事,等我回過頭來時,發現母親已經昏在床上,頭上和牆上滿是鮮血,床單上被血染紅了一大片。

我急忙過去抱起母親大喊:「媽,你怎麼了?媽!」媽媽沒有反應,但是呼吸還有。我知道出大事了,慌忙穿了衣褲,用一條毛巾包紮好媽媽的額頭,抱起媽媽就向醫院趕。幸好路上車子不多,我和醫院一個外科主治醫生(張醫師)的兒子又是好朋友,經過即時搶救終於讓媽媽脫離了危險。「張叔叔,我媽媽怎麼樣了?」我看見張醫生從手術室出來,馬上就問。「唉,怎麼弄成這樣呢?」張醫生邊搖頭邊說:「命是保住了,但你媽媽的撞傷太深了,恐怕會造成永久性的失憶或者是癡呆!唉,看運氣了。運氣好還只是失憶,不然癡呆就糟了!」

張醫生丟下目瞪口呆的我,又回到了手術室,又過了一個小時才出來。「哎喲,好累呀!還算我們運氣,大腦沒有太大的損傷,不會癡呆的,放心吧!」一個月後,在醫院的料理下,媽媽終於出院了。我那天問一個朋友借了輛車子去接她回家。

「哎?我這是去哪裡呀?你是誰?」媽媽一路上看著我問道。

我一陣難過,差點哭了,只是輕輕地說:「我們回家呢。」

你們覺得奇怪嗎?是不是應該在「我們回家」的後面再加一句「媽媽」?可我確實沒有說「媽媽」。難以想像的複雜心態啊,此時的我在無比痛心的同時居然在潛意識裡突然生出一顧惡意的念頭:「媽媽失去了記憶,那也就是說她連自己是誰、我是誰都不知道了!」卑劣的思維控制住我的嘴始終沒有說「媽媽」二字,我不讓媽媽知道我是她兒子,我要藉這個機會真正得到她!



我在懷著難受和興奮的複雜心情之下,同媽媽回到了家裡。「這是哪裡呀?」媽媽看著昔日的房間,好奇地問我:「你是誰呢?」

「這是你的房間呀,你在浴室裡滑倒後,撞破了頭。我送你去的醫院。你不記得了?」我暗自竊笑著。

「你是誰呢?」媽媽再次問我。

我拿起一張以前我和媽媽坐在床邊拍的照片,笑著對媽媽說:「認得你自己嗎?親親?我們是夫妻呀,你全忘了?」

媽媽接過照片看了看:「是嗎?我不記得了。」我點上一根菸,大著膽子摟住媽媽的豐腰,拉她坐在床邊說:「唉,你這一下子傷得不輕啊!親愛的,我好想念你啊!」

媽媽看著我溫柔動情的眼色,也逐漸地相信了,畢竟媽媽的傷多少影響了她的思維,她也慢慢把頭靠在我懷裡,任我去抱她。惡毒的淫慾再次湧上我的頭腦,我一手抱著媽媽,一手飛快地脫去自己的衣服、褲子。我用手�起媽媽的下巴,馬上就含住了媽媽的櫻桃小嘴,拚命地舔吃著媽媽的香唇,又把我的舌頭伸進媽媽的口裡,叼著媽媽的香舌吞吐起來。我把媽媽放倒在床上,兩三下脫去媽媽的衣服,把她一身讓我垂涎以久的白肉展露在眼前。媽媽用手去推我,僅存的一點羞恥感還是在驅使她拒絕我。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別這樣啊,不要……」媽媽有點恐慌的看著我:「不要!」

「我們是夫妻嘛,不用怕呀!」我無恥的笑著說,同時也為第一次看見媽媽那白嫩的肌膚、巨大的乳房、凸起的小腹、無比肥碩的屁股以及黑色密林般的下體而呼吸急促起來。我的陰莖迅速勃起,充血得讓我痛得只想馬上插進媽媽的肉穴裡。

「我是你老公!不要怕,夫妻做愛很正常的!」我耐心的調教著媽媽,雙手抱起媽媽的大腿,遊遍了媽媽的乳房、奶頭、屁股,又去摸媽媽的小穴。

「不可以呀!這裡不能……」媽媽還是不讓我去碰她的穴肉。但媽媽的反抗只是象徵的,她似乎已經接受了我是她丈夫這個謊話。

我抱起媽媽的腰,親吻她的奶子,貪婪舔啃那越發張大的奶頭,不住吮吸那曾養育我的奶頭,彷彿覺得又吃到了香甜的奶水。那是我,也是每個戀母的男人最喜愛的地方,奶頭既有母性的溫柔又充滿了女人的誘惑,因此對於我便是雙重的吸引。我一手抓奶玩著,一手摸她的大肥屁股。媽媽在我的親吻、撫摩下逐漸軟了下來,再也無力推開我了。她軟倒在我的懷裡,任我肆意玩弄她的全身,雙眼微張,小嘴裡微微喘息著,口吐蘭香的輕輕哼道:「嗯……別……不要嘛……老公不要……」我再也忍不住媽媽的淫蕩的浪哼,把陰莖對準媽媽的陰戶一鋌而進。你道我怎麼這麼順利就插進了媽媽的小穴?原來媽媽在我撫摩下,陰穴早就流水如柱,濕透了一大片床單。

我的雞巴插進媽媽陰道的瞬間,只覺得一陣窒息的快感,然後就是極度的迷亂,我的腰開始不受控制的挺了起來,把雞巴不停的插向我出生的地方。我想停都停不住,只感到完全不手自己控制。我的手也沒有去抓媽媽的肥奶,只緊緊包住媽媽的大腿,瘋狂的抽動著。無比刺激和爽快的性交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媽媽那久未做愛的緊縮的陰道死死抓住我的雞巴不放,讓我用盡全力才可以來回抽動滾熱的雞巴。
而媽媽也似乎感受到被陰莖抽插的快感,不住的浪哼起來:「哦……哦……老公啊……啊……你……啊……快……嗯……」其實性交就是這樣,不一定就有什麼過多的淫聲浪語,只有不停地原始的呼叫著:「啊……老公啊……哦……嗯……來呀!」

媽媽用肥腿勾著我的腰,死命把我往下壓,隨我的抽動不停的扭擺圓臀向上迎合著我的雞巴。我乘機去親她的蜜乳,再一次舔吃奶子的柔軟和滑膩。母親在瘋狂的性交著,完全不像原來那麼羞怯,把一身浪肉抖得讓我發狂,我不得不不停的去對準她的上下甩動翻飛的大肥乳,抓緊媽媽的圓臀,才不至於讓雞巴從陰道里滑出來。我狠命抽插著,媽媽的陰道壁緊包著我的龜頭,在抽插幾百次後,我只覺得龜頭一陣滾熱,整個雞巴漲痛難忍,我想拔出來,但是被媽媽的肥腿勾死了。我感到雞巴幾乎都要爆了,同時也覺得一陣難以言語的快感傳來,讓我急於發洩,我用力一挺,雞巴裡有一股漲滿的東西猛然噴了出來——我把精液一點不剩的射進了媽媽的陰道里。

「噢……啊啊!」我狂著,與此同時,媽媽也「啊」的一聲尖叫,一身浪肉用力一抖,奶子和小腹都挺了起來。我們同時都軟倒在床上,昏睡過去……

醒來後,我看著媽媽媚態春情,櫻桃微張,一合一合的,大乳向脖子搭了過去,兩腿張開,肥厚的陰唇還在流出蜜汁,白肥的巨臀少露突翹,細嫩的肚皮上粘滿了我的口水和媽媽的愛液。我看著這個騷美淫迷的貴婦人,忍不住又抱起媽媽,甜美地親吻起她的嫩肉來。而媽媽也摟著我,輕輕地叫道:「老公呵,剛才好舒服呢!」

我一陣消魂,壓在媽媽身上又幹了起來,不多時就又洩倒在媽媽身上了。從這以後,媽媽就把我當成她的老公,任我玩弄她的美體,媽媽也愛上了這甜美的性愛生活,常常主動要求做愛,如果我有時不想做,她還會孩子一樣的嬌嗔道:「來嘛,就一下嘛,老公!來嘛!」想不到「因禍得福」,得到了這一個美婦人的主動求愛,而這一切全都來自我那無法抑制的惡意的淫慾—很卑鄙也很讓人嚮往啊!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