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27 00:05:21

  郭川先生的帆船“青島號”距離岸邊還有十幾米的時候,他再也按捺不住,縱身躍入4月10多度的海水中向岸上的家人遊去。人群一片驚呼,他妻子的聲音變了調,尖叫著,“你慢點,你慢點!”濕漉漉的他爬上岸,對著自己的妻兒,沒有立刻擁抱,只有長跪不起和痛哭失聲。

    郭川:做自己的船長,駛離世俗這一天是2013年4月5日,郭川完成了138天孤單的海上航行,成爲第一位無動力帆船單人不間斷環球航行的中國人。這種帆船,沒有柴油或汽油發動機,也沒有各類動力傳動裝置,多用于展示駕駛者技巧的比賽,也有人爲了探險目的駕駛它行駛于茫茫大海中。郭川的選擇既是這項勇敢者遊戲的新格調,更是一種個人力量的直接表達。

    1965年,郭川在青島出生,兒時跟隨父母在四川居住,8歲回到青島,卻帶了一口至今改不了的四川口音。郭川兒時的夢想是當科學家,后來這個夢想實現了,長大后,他成了把星星放上天的人。

    過了30歲,他決定辭去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宇航部的工作。“那時候我在做所謂的‘官’。但是人際關系有時比較複雜,我不太喜歡。”郭川說,“我是個愛憎分明的人,辦公室里有很多事讓我很苦惱。所以我就選擇了離開。”35歲時,他終于確定自己要把對高處湛藍的挑戰變成對深處蔚藍的征服。郭川第一次在威海見到了“情懷號”,“那時看到這麽一艘漂亮的船覺得很新奇。”他說。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郭川登船試航,第一次基本是作爲一名乘客,但他十分興奮。“我還寫了篇文章,像是初戀的感覺。”享受了多年閑云野鶴生活的郭川也在尋找回歸的契機,他認真地對待這項將技能和科學知識緊密結合的愛好,把它變成了事業。

    2008年到2013年,郭川拿下了中國航海史上的多個“第一”。他是“第一位完成沃爾沃環球帆船賽的亞洲人”、“第一位單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峽的中國人”、“第一位參加跨大西洋mini transat極限帆船賽事的中國人”等等。當然,這一切都比不上他在去年11月8日至今年4月5日完成的航行,他成爲“第一位單人不間斷環球航行過合恩角的中國人”,宣告了這項歐美人統治的運動中中國力量的崛起。

    但在一切剛開始時,郭川差點被自己內心的一場風暴吞噬。

    今年6月,沃爾沃環球帆船賽爲慶祝舉辦40周年,開展了一個展示這項運動的攝影展,其中就展出了兩張郭川在2008年作爲唯一來自中國的船員在航程中拍攝的照片。照片中船員們在熟睡,在捧著熱咖啡微笑,他們的攝影師隊友卻在這時候患上了“幽閉恐懼症”,郭川無法在狹小空間入睡,常常呼吸困難。作爲第一位參加這項賽事的中國人,郭川同時也是媒體船員,每天要拍攝、剪輯一個短片。另外7艘船上的媒體船員,有的是前奧運帆船賽冠軍,有的曾在探索頻道工作,專門拍攝海上航行。郭川的航海和媒體知識水平都相形見绌。他舉著攝像機,卻因爲語言障礙,無法捕捉到隊友們某一瞬間精彩有趣的對話,他在一次央視的采訪中說,那時自己常常到了太陽落山都沒有好片子。文化背景差異也讓郭川的融入更加困難,在一段視頻中,郭川的一名外籍隊友拿著攝像機對著他,問道:“Are you nervous?So pissed off?(你緊張嗎?很懊惱嗎?)”語氣里只有玩笑沒有關心。郭川微笑著,換了話題。這個“不可能的任務”讓郭川很“抓狂”,“但作爲唯一的中國人,我不能倒下去,不能失職。”郭川回憶。他說他自己也解釋不清是怎麽好起來的,藥物之外或許是自己的心理暗示,要求自己一定要完成這次航行。

    劉玲玲女士是郭川環球航行的項目管理人。從中央電視台體育記者、世界杯新聞官,到經營自己的體育管理咨詢公司,劉在體育營銷方面經驗豐富。和郭川相識是2012年三亞沃爾沃環球帆船賽的一次晚宴上,兩人碰巧坐在一起,聊了一個晚上。“我和運動員打交道是家常便飯,但是郭川的不同,是因爲他完全來自這個體制之外。”劉玲玲對《人物》記者說,“他和我們一樣上學讀書,上大學,分配到單位工作,因爲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帆船,並從此走上職業之路,這一切都是不可想象的經曆。”

    去年11月,走出陰影、經驗漸漸豐富的郭川終于做了自己的船長,航向和生死都握在了自己手中。在出發兩個月后,郭川航行至位于南美洲最南端的“航海者的珠穆朗瑪”合恩角。那天海上天氣陰沈,郭川對著隨身帶的攝像機表達著自己的自豪和高興,接著他說了一句,“真的太難了。”之后扭過頭,攥緊了拳頭,嘴巴一抿,哽咽了。航程至此,已經受各種波折。航行的第10天“青島號”就險些卷入台風“寶霞”;12月3日,雷達系統故障,郭川最終剪斷纜線,放棄使用;12月27日淩晨,大前帆破損,墜入海中,郭川用了一個多小時把帆拖回來。元旦那天,郭川爬上桅杆剪下殘帆。這是非常危險的舉動,一旦摔下落水,帆船漂走,就會讓郭川一人留在海中等死。

    劉玲玲回憶3個多月前的驚心動魄,最大的挑戰是明天的不確定性。她和郭川最擔心的就是船沒有他堅強,沒有他有力量,“也許一個早上醒來,挑戰就終止了。這種不確定性讓你的神經變得無比堅強”。

    110多天過去了,此時,郭川正在遠離塵囂、每天最高溫度不過25攝氏度的康定寫自傳。回想過去,一切都變得“非常遙遠”,他說,“完全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世界了。”

    問到是否有個人英雄主義情結,郭川哈哈一笑。“你覺得呢?”他反問道,“這個肯定有一點,不過沒有那種豪情四射,也做不來這件事。要知道在海上遇到風暴,你無處可逃。”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keelouis + 20 我很認同+1

總評分: 名聲 + 20   查看全部評分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keelouis
王子 | 2016-8-27 07:45:52

非學無以廣才,非靜無以成學。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