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邪教媽媽

[複製連接]
查看: 295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8-27 10:23:36

我叫樂樂,名字是外公這個很有名的文化人取的,反正我不知道外公是不是有文化,因為他以前是個副鎮長,而名字父母都特別喜歡,也許是希望我天天開心快樂吧。
  不管在什麼時候,家裡出了個當官的就相當了不起,不管對方官多麼小,外公從一個村書記混到副鎮長,是個相當牛的人物,理所當然的媽媽家裡就十分不錯了,特別是在九十年代初的時候,別人家還在吃酸菜,媽媽家已經是魚肉都不缺了。
  媽媽叫李文英,是外公家的最小的女兒,外公家一共有六個孩子,媽媽是排行老六,也許是排行最小,所以特別受外公外婆的喜好,甚至在九十年代初讀到高中,而這個是相當有面子的事情,原本以媽媽的身份條件學歷,完全可以嫁給富裕之家的,只是完全沒有想到,在一次相親中媽媽看中父親。
  聽說父親年輕的時候長的特別帥氣,一米七五的身高加上不俗的外形,立馬就吸引著媽媽,就算當時父親沒有任何錢,只是個窮村的小夥子,父親是家裡的老大,爺爺一共有七個孩子,父親是排行老大,所以很早就輟學獨自顧家了,而且父親專門在鎮上學了門手藝木工。
  聽媽媽說父親家裡特別窮,而父親靠著手藝卻活的相當不錯,而帥氣的父親就與媽媽結婚了,這是在外公不同意的情況,媽媽是個很有毅力的女人,頂住家裡的壓力,根本不在乎父親家窮,依然嫁過去了。
  我沒有兄弟姐妹,家裡就我一個孩子,這個也是媽媽不願意在生的結果,我記事起就住在鎮上,聽說是外公家出錢在鎮上建了新房,父親家原本就是個世代農民,到了父親這一代也應該是如此,不過父親卻沒有去做,而且專心做他的木工了,而媽媽原本學了門裁縫的手藝,這個做衣服是媽媽特別喜歡的事情。
  九十年代末好像特別流行到外地務工,外公原本給媽媽找份國有商店的工作,不過媽媽沒有做多久,就自己決定離開老家,跑去外地打工去了,媽媽就是這麼任性的女人,那個時候家裡也不窮,也許是媽媽想要靠自己雙手過上更好的生活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為什麼,父親沾染上酒癮,天天不喝上一斤白酒都不自在,我小時候的印象不多,可是影響最深刻的是父親成為一個酒鬼,甚至都有人叫我酒鬼的兒子。那個時候我不理解,現在終於明白點父親嗜酒如命的原因。
  「媽,我回來了」我背著書包大聲的對著房間內的媽媽喊道。
  「嗯,先洗手,我們吃飯」媽媽在廚房內回應道。
  今年我已經十四歲,而家裡只有我和媽媽兩母子。父親因為天天好酒的關係,終於酒精中毒過世了,父親在世的時候與媽媽他們就經常吵架,而且動手打架的事情都有,甚至傳出要離婚不過最後也沒有,現在父親去世也就沒有人在吵架了。
  「知道了」我把書包丟到旁邊椅子上隨意回答道。我裝個樣子匆匆洗個手後,就興奮的打開電視看著,至於媽媽在廚房內做飯,我也顧及不上。
  媽媽端著兩碗菜放到餐桌上面,桌子是大理石做的,相當厚而且也蠻大的,聽說這個餐桌還是外公家送的,我也沒有絲毫去幫忙的意思,在家裡我就是主子,什麼事情都不需要幹,飯來張口的生活也就如此了。
  餐桌上一共兩碗菜,一碗是手撕白菜,還有一碗是我最愛吃的小炒肉,媽媽又是忙裡忙外的拿著碗筷過來,甚至把飯給我乘好放到我身邊,而我進來後沒有看媽媽眼,眼睛全部在電視劇上,此時電視劇比媽媽有吸引力多了。
  「樂樂,等下再看電視,先吃飯」媽媽語氣嚴肅的開口說道。
  「知道,知道」我有些不耐煩的回答道。媽媽發起火來我也是相當害怕的,雖然有些不耐煩媽媽管我,我也只好拿起碗筷,一邊吃著飯一邊看著電視。
  「樂樂,不要只知道看電視,要努力學習」
  「我知道,有在努力」
  「你這個樣子是在努力,吃完飯就去學校,成績不好怎麼上大學」
  「你真的很煩」被媽媽如此嘮叨有些受不了大聲說道。
  「你這是什麼態度,小孩子怎麼能夠這樣,對媽媽又怎麼說話的,你再看信不信我關了」
  「好好,吃飯」我相當無奈的說道。
  吃完飯後就被媽媽趕出去學校了,鎮上與多年前有很大的變化,我們家就在鎮上大街上,而且離學校相當的近,自從上中學後就要上早晚自習,幸好自己離家比較近是外宿的學生,不需要每天都住在學校。
  媽媽在鎮上開了一家裁縫店舖,而且門面就是自己家的房子,地段也不錯,而且以媽媽的手藝,生意也相當不錯,而這個也成為我們母子生活的唯一收入。
  我在學校有個最要好的同學小金,他也是鎮街上的,我們可以說從小一起長大,不過他家相當有錢,所以這個小金玩的東西非常多,這個也經常讓我羨慕。
  「樂樂,給你看見好東西」小金在課餘時間神秘兮兮的對我說道。
  「趕快拿出來吧」
  「呵呵,絕對讓你嚇一跳」
  「小金,你廢話真多」我很是不屑的說道。不過心裡卻相當好奇,只是故意這樣說而已,小金特別的神氣,從口袋內拿出一個東西居然是mp4 ,當時就把我嚇一大跳。
  「哇靠,你真的弄到mp4 了」我伸出就搶過小金手裡的東西興奮的問道。這個電子產品在當下是相當有人氣,不過聽說很貴,媽媽根本不可能花錢替我買的,而且學校內也沒有同學用,最多只會用個mp3 聽聽歌,不過這個可是能夠看小說的。
  我和小金有個共同的愛好,就是特別喜歡看各色各樣的小說,特別是武俠類的是我們的最愛,而且因為這個,被老師發現過好幾次,看小說希望去買書,我們兩是用零花錢買了不少,不過自從有mp4 後,這個就只要網上下載小說就行。
  而就因為這個讓我第一次接觸到黃色資訊,記得那天放下後,我和小金就相當興奮的跑去網吧,其實小金家裡有電腦,不過卻不能夠下載些東西,我們雖然年紀不到十八歲,不過依舊可以去網吧,老闆有錢又為什麼不賺。
  小金可是熟門熟路的替我打開了個成人網站,一下子裡面的各色內容把我深深吸引住,各色各樣赤裸裸的女人,那些女人的乳房甚至胯下部位,我是從來沒有看過,這讓我癡迷上,女人的裸體圖片還有各種性交視頻,特別是那些黃色小說,都讓我癡迷的不可自拔。
  也許是第一次看這些,看的我臉紅心跳,特別是胯下的東西硬梆梆的,而且是在網吧內的緣故,讓我躲躲閃閃的不太好意思,不敢讓別人看見,看見我如此窘迫的模樣,旁邊的小金是樂呵呵笑著,鎮上的網吧原本就不大,我們兩個看著像學生的孩子上色情網站,旁人的人看的我相當不好意思,非常想看可是卻又不敢。
  而小金的mp4 卻解決了這個困境,在我答應他無數不平等的條約下,小金才接給我mp4 看,當我發現裡面全部都是大量色情小說後,真的是如獲至寶般興奮的不行,晚自習結束後我迫不及待的敢回家。
  匆匆洗個澡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五月份的天氣有些炎熱,我就只穿著一件褲衩躺在床上,手裡拿著mp4 興奮的打開,各色各樣的小說相當多特別是色情,看著裡面那性交畫面的描寫,讓我看著渾身難受,胯下的東西硬梆梆的頂在褲衩上。
  色情小說雖然多可是缺不長,當我無意的看見一篇母子亂倫小說後,整個人都震驚了,腦海內立馬就想起媽媽,自己知道不對可是卻無法控制,我本能的抓住胯下不小的陰莖,右手抓住用力的上下套弄著,看著兒子操著自己母親的描寫,都讓我呼吸粗重著,此時腦海內都是媽媽的樣子,沒過幾下陰莖就射出點東西,射出來後的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特別舒服,而我就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著。
  我把mp4 放下來,脫下自己身上的褲衩,自己的陰莖已經軟下來了,而褲衩上的乳白色液體讓我精液,我以為只是尿尿了,沒想到是射出這個東西,而這是我第一次打手槍,第一次射出精液,而這些知識都是在小金處學習的。
  褲衩隨意的丟在地下,而我很快就睡著了。
  「怎麼樣?打手槍爽吧」當來到學校小金靠在我身邊神秘笑著問道。
  「的確很爽」
  「樂樂,硬起來的傢夥大不大」
  「比你大多了」
  「放屁,那是我沒有硬起來」隨著我和小金的爭吵老師也過來了,之後我們兩個對於這些色情小說完全沒有抵抗力,而我卻唯獨對母子亂倫小說情有獨鍾,這個我誰也沒有告訴包括小金,我怕說出來會被恥笑,更加不敢對媽媽說。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打手槍的舒服感讓我無法自拔,小金父母不在家的時候,就去小金家看黃色電影,或者偷偷看著母子亂倫小說打手槍,我只有十四歲個子也不高,也許是還沒有完全發育,所以陰莖也不是有多麼大,不過射出的精液卻相當多。
  也許是母子亂倫小說在作怪,曾經我根本不會注意媽媽的,現在我總是有意無意的看著媽媽。媽媽今年年紀也不大,三十七歲的媽媽看著不是有多麼老,媽媽從小也沒有受過什麼苦,不需要風吹日曬什麼的,所以看起來不像媽媽級的女人。
  媽媽長的瓜子臉,尖尖的下巴很有特點,媽媽長的不是美女型的,臉蛋相當普通而且也不會化妝,算是個相當普通的婦人,媽媽留著一頭烏黑的直髮,影響內媽媽的頭髮都是這個樣子,而且也不高就一米六三的模樣,至於身材也稱不上火辣誘惑肚子上的贅肉也有一大塊,不過胸前大大的凸起卻是媽媽最大的亮點。
  可是在我眼裡媽媽卻是個相當漂亮的女人,漂亮的瓜子臉胸前凸起的肉肉,還有那大腿內測的神秘三角區域,都讓我特別的癡迷,以往從來不注意媽媽現在總是忍不住多看幾眼,而且總是幫忙端端碗,或者幫忙打掃下衛生,我如此的變化讓媽媽是相當欣慰。
  開始我只是腦袋內想著媽媽的模樣,抓住自己可憐的陰莖賣力套弄著,不一會而精液就會射出來,隨著自己越陷越深,我甚至偷偷拿著媽媽的內衣打手槍。
  那天天氣很炎熱,我上完晚自習後就匆匆回家,當走到衛生間內的時候,我迅速脫下衣服,準備丟到放衣服的塑膠桶內,不過當發現上面那粉色的內衣內,這居然是媽媽脫下來的內衣,我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把粉色內衣拿起來,一件粉色蕾絲乳罩和粉色蕾絲小內褲,柔軟的絲質內衣手感相當棒。
  「天啊,媽媽居然穿如此性性感的內衣」我忍不住驚訝道。
  媽媽外表看絕對是個保守的女人,平時穿的衣服也不怎麼暴露,不想鎮上那些騷女人,一到夏天就是大片雪白肌膚露出來,不過我卻喜歡偷偷看,而媽媽最多就是穿著過膝蓋的裙子,再多媽媽也不會露出來,沒想到媽媽內衣穿著如此開放。
  粉色小內褲布料比較少,而且還是半蕾絲半透明的,特別是包裹女人穴的布料中間還開個小洞,這樣的內褲完全就是誘惑人呀,而且也只遮擋關鍵部位,其他的都變透明,保守的媽媽居然穿著如此性感的內衣,這讓我血氣方剛的自己受不了。
  胯下原本軟綿綿的陰莖立馬變的一柱擎天,腦海內全部都是媽媽穿著如此性感內衣的模樣,原來外表保守的媽媽還有如此淫蕩的一面,我把包裹媽媽小穴部位的布料翻開,居然發現布料上有白色的混合物。
  「這是媽媽小穴流出來的東西」我興奮的看著手裡的小內褲說道。對於媽媽胯下的小穴實在太想要了,我迫不及待的把那布料送上嘴巴上,我貪婪的把那白色混合物吸吮著,有著腥味不過我不在乎,因為這個是媽媽胯下的流出來的。
  我把粉色小內褲套在硬梆梆的陰莖上,而嘴巴咬住媽媽的奶罩,右手抓住硬梆梆的陰莖賣力套弄著,也沒過多久我就忍不住,把乳白色的精液全部都射到媽媽粉色小內褲上了,我也沒有想那多,匆匆洗個澡就舒服的睡了。
  事後,偷拿媽媽內衣打手槍的事情又讓我後悔,而媽媽好像沒有任何發現依舊沒人做飯工作,不過當晚上我洗澡的時候,桶內媽媽的衣服都洗掉不在了,我只好有些失落的放棄,不過這讓我更加控制不住,開始每天用看女人的目光,偷窺著媽媽身體,特別是媽媽的乳房與胯下三角地帶,甚至洗澡的時候都會偷偷聽聲音。
  在學校時間很難熬,終於放暑假我又能好好玩幾個月,暑假我也會在店內幫媽媽打下下手,媽媽的人緣也不錯,所以朋友也比較多,不過以前也沒有注意,媽媽的朋友好像不是鎮上,而且一個個還特別神秘,而且幾個人躲在房間內好久才出來,家裡的來往的人我已經基本上都不認識,而旁邊的一個鄰居阿姨原本與媽媽是好朋友,可是最近一段時間也很少來往了,這一切的變化讓我覺得相當奇怪。
  「全能神教,有名閃電教,它是」電視內突然爆出這樣一條新聞出來說道。
  我默默的把這條新聞看完,也想到媽媽這段時間奇怪的舉動,難道媽媽信的就是這個全能邪教,不能怎麼搞的如此隱秘還躲躲閃閃的。
  我原本對於媽媽的事情不關係的,不過現在對媽媽特別的在意,不知道她到底是在幹什麼,看電視內說,這個全能神教是個邪教組織,專門是誘騙別人的錢財,甚至要給什麼聖子陪睡的,而且還魅惑信徒做些違法的事情,現在怎麼可以與征服對著幹。
  與父親的生活加上他的去死,都讓我比同齡人早熟些,只知道這個邪教是個不好的東西,希望媽媽千萬不要去碰。
  趁媽媽在工作的時候,我偷偷打開媽媽的房間,找了好久才找出好多本書出來,而且順帶偷拿媽媽的一條小內褲,我原本就是個小說迷,對於書也相當熟悉,這些書被媽媽包裹的相當嚴實,當打開厚厚的書後,看著裡面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我把所有的書都粗略稍微看了幾眼,終於確定媽媽是在信邪教。
  而且媽媽已經加入邪教組織了,看新聞報導我知道是怎麼加入全能神教的,必須要寫保證書,而且一旦加入邪教後,就終身不能夠退出,如果退出就會遭到閃電神的懲罰,死在後腳底板上會出現閃電的字樣,而看如此全套的書籍,我也知道媽媽已經加入這個邪教了。
  「媽媽文化程度也不低呀,怎麼會加入如此荒唐的邪教。我現在該怎麼辦?
  媽媽很定是不會退出的,弄不好像電視內的那些邪教人員,離家出走去外面宣傳,現在生活有什麼不好,怎麼自甘墮落,科學才是真理呀,我現在該怎麼辦,現在邪教組織都在被政府打擊,要是把媽媽抓到公安局去,那就糟糕了」我看著手裡的書籍胡思亂想道。
  「樂樂,快過來,幫媽媽個忙」媽媽在前面大聲喊我道。
  聽見媽媽的話,我趕緊把書籍放會原處,而偷來的小內褲塞在我褲袋內,匆匆的整理好後才來到前面的店舖內。
  「樂樂,你怎麼這麼久?」
  「我在上廁所」
  「沒什麼事情,就過來幫媽媽忙,不要總看電視」
  「知道,我幫媽媽你,家裡也不能夠總讓你一個人操心了」
  「呵呵,你這話說的有水準」
  當我把從媽媽房間內偷出來的小內褲套在硬梆梆的陰莖上,腦海內想的都是赤裸裸的媽媽,想著自己陰莖怎麼插入媽媽胯下的,想著怎麼樣操媽媽小穴的,怎麼才能夠得到媽媽的,當大量乳白色的精液射到內褲上,我整個人才舒服的躺在床上,那小內褲也隨意丟在地板上,而腦海內卻想著如此勸解媽媽,甚至想要著如何得到媽媽。
  「樂樂,不要再睡覺了,起來吃飯」我依稀聽見媽媽的聲音道。當我睜開眼睛看見旁邊的媽媽,我依舊閉合著眼睛,大清早的起床做什麼。
  「不要再賴床了,今天媽媽要出去,中午你去隔壁阿姨家吃飯」媽媽繼續說道。聽見媽媽的話立馬條件反射的站起來,我是有裸睡的習慣,當我站起來後,早上陰莖原本就是硬梆梆的,沒想到就這樣暴露在媽媽面前。
  「做什麼,趕緊穿衣服吃飯」媽媽看見我胯下的陰莖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如果仔細看媽媽臉蛋都有些微紅,而且眼睛也不敢看我的胯下,媽媽說完就匆忙的離開了我的房間。
  「這段時間媽媽出去的如此頻繁,看來一定是去宣傳邪教或者邪教聚會」我匆匆把衣服穿好心裡想著道。以前媽媽也出去,不過從來沒有如此頻繁,這讓我越來越擔心,當看見地板上空空如也,昨晚丟在地板上的內褲沒有了,不要想也知道是媽媽拿走,這下讓我有些害怕起來。
  媽媽發現我偷她的內衣媽媽發現我拿她的內衣打手槍,上面的精液很定看見了媽媽不會責駡我吧看剛才媽媽那態度,應該是沒有生氣吧我胡思亂想的穿好衣服洗漱完畢後,就來到外面媽媽已經在等我了,我偷偷看了媽媽眼,發現媽媽好像沒有任何異樣,依舊像往常樣,我坐下來與媽媽默默吃著粉條。
  「媽媽,你又要去哪裡?」
  「有些事情,媽媽下午就回來」
  「我不想去阿姨家吃飯,我可以跟你去嗎?」
  「不行,樂樂乖」
  在遭到拒絕後我也無奈的低頭吃早餐了,媽媽每次出去都特別打扮一番,雖然媽媽不會化妝,可是現在天氣比較炎熱,媽媽穿著短袖連衣裙的樣子很漂亮,雖然肚子上的贅肉凸起著,雖然臉蛋上的皺紋也蠻多,雖然身材已經開始走樣,不過在我眼裡媽媽是個漂亮的女人。
  媽媽當做沒有發現我偷拿她內衣打手槍的事情,只是默默的把內褲給洗了,媽媽走後我在樓頂看見曬著的小內褲,我都不知道媽媽現在怎麼想了。
  我是酷愛看電視的,當看見新聞內報導的邪教事件,邪教組織大批人攻擊公安局,邪教人員廣發宣傳單,抓了多少人,查貨多少非法書籍光碟,保證書更加是一大片,這個事情是在進一步的發酵,而且都有舉報電話。
  看見這些新聞我越來越害怕,害怕媽媽被員警抓走,害怕媽媽是去宣傳邪教,害怕別人舉報媽媽,我是相當擔心,而且相當氣憤,好好的工作生活多好,怎麼就喜歡搞這些邪門歪道,媽媽以前是個多麼聰明的女人,怎麼就變得如此笨,這個全能神教沒有利益又怎麼會去弄。
  我心底最害怕的就是媽媽在出賣身體,或者是說為全能神教奉獻自己的身體,現在如此癡迷邪教的媽媽,如果有頭領要媽媽,媽媽也許毫不猶豫的就答應吧。
  想著這個我就十分憤怒,而且也相當無奈,媽媽的行蹤我根本就不瞭解。
  「行蹤,對,為什麼我就想不到,我也可以加入嘛」我奇思妙想的想道。不是說全能神教接受萬民嗎,不是報導內八十歲老頭下到十歲的小孩子都參加嗎,自己為什麼不可以,我也可以加入邪教,這樣就可以在媽媽身邊了。
  我要當臥底或者說拯救媽媽,我努力的把自己的想法改成一個完整的計畫,暑假小金與他爸媽去旅遊,我也只有在家裡看電視,不過我也很忙。
  「樂樂,肚子餓了吧,媽媽去給你做飯」當快到晚上媽媽才回來,而且媽媽一副相當疲憊的模樣對著我說道。
  「媽媽你休息下吧,我不餓」我對著媽媽說道。
  「樂樂真的長大了,也終於知道心疼媽媽」
  「坐下來媽媽」當我們母子吃過晚飯後,我們坐在沙發上一起看著電視,而媽媽精神好像很累眼睛都在打架,我努力的壓抑住自己的心跳。
  「媽媽,我想跟你說件事情」我用平靜的語氣說道。
  「什麼事情?」
  「你房間內的書我看見了,內容挺好看的,我想你借給我看看」
  「真的嗎?」媽媽原本沒有精神的模樣立馬恢復過來,轉過頭睜著閃閃發光的眼睛興奮的問道。媽媽沒有問我怎麼去她房間,也沒有問我為什麼偷翻她東西,只是關注這個邪教好不好。
  「嗯,內容挺有意思的,我想認真看看」
  「行,喜歡看媽媽都給你,不,現在媽媽就給你去拿」媽媽開心的說道。在我驚訝的目光下媽媽開心的去了自己房間,沒過多久媽媽就把書籍都拿給了我。
  我哪裡是真喜歡這些胡說八道的假東西,我只是想要與媽媽有共同語言,甚至有一天希望媽媽幡然醒悟,這個全能神教是個欺神騙鬼的假東西,內在比誰都骯髒比誰都無恥,不過我現在說媽媽很定不會相信的,而且也只會把我們母子關係推上懸崖。
  我裝模作樣的拿著這些騙鬼的書籍看著,而媽媽開心的去洗澡睡覺了,當我走入洗澡間內,第一眼就發現塑膠桶內那明顯位置的紅色內衣。
  「難受這是媽媽給我的獎勵」我有些不懂媽媽疑問道。
  我興奮的把拿著媽媽的紅色蕾絲內衣,內衣上還有媽媽殘存的餘溫,而且包裹陰戶的布料上還有媽媽小穴的味道,我貪婪的好好舔食一遍,把乳白色的精液射到媽媽剛脫下來的紅色小內褲上,我才心滿意足的回到自己房間內。
  接下來我依舊執行著自己的計畫,沒事就拿著書籍請教媽媽,媽媽相當開心的解釋著,而基本上一個禮拜有好幾個人過來聚會,而在我刻苦學習的狀況下,媽媽答應我在旁邊聆聽,原來躲在一起聚會都是在學全能神教的各種教義。
  「朱阿姨,我想加入你們」在又一次聚會上,我看著領頭的中年女人朱阿姨說道。這個朱阿姨是媽媽這個小團體的主事人,全能神教組織相當嚴密,而且是一個一個小團體組成的,就算媽媽這個小團體被員警抓住了,也不會影響其他邪教人員,至於更高級別的我也不知道。
  邪教的洗腦手段相當厲害,各種各樣的書籍簡直是在歪曲人性,讓信仰者成為一個個奴隸,書籍如《聖靈向眾教會說話》、《在光中行走》、《那靈在說話》等等,說的一套又一套,不過越看只會讓我越憤怒,就是這些東西在引誘媽媽走向墮落。
  「歡迎,當然歡迎,神家裡歡迎你」朱阿姨微笑的回答道。我的表現完全已經取得這個朱排長的信任,我記憶力也是挺好的,在我們家聚會的人準確說是二十個,雖然不是同時過來,不過這二十個人是固定的,而這個朱阿姨就是二十人組的組長,而這個組長還有更加高級的領導人,只是我們這些小角色不知道而已。
  「歡迎回到神的懷抱」
  「神國會讓你,靈界的世界已經向你打開」
  「既稱為子民,便能榮耀我名……對我所說的話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應付了事,若不注重我的話,便是直接抵擋我的,不吃我話的……直接清除我家門之外」。朱阿姨突然摸著我的頭緩慢的說道。而旁邊的信徒加上媽媽都低下頭。
  「樂樂,寫下保證書」朱阿姨很是裝神弄鬼的緩慢說道。在媽媽的指導下我寫了一份保證書,而這份保證書就交給了朱阿姨。
  「既然你已經進入靈界,「叛教者」會被閃電劈死,死後雙腳腳心會有「閃電」兩個字。」
  「知道」
  「文英,你們也不在是母子,在神的懷抱內你們都是它的子民」
  在一個偷偷摸摸的下午我家房間內,我就在媽媽以及眾信徒的見證下,又以如此神聖的形式加入,突然我覺得相當好笑,在我家裡在我們的地盤上,居然自己給自己找個枷鎖,很快大家又開始學習書籍的內容,什麼神蹟什麼靈界弄的故弄玄虛。
  在他們都走後的晚上,我和媽媽吃完晚飯後,彼此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媽媽還一臉興奮的看著我,好像能夠把我發展成為邪教人物,是完全為了我好樣。
  「媽媽,我要脫離邪教」我沒有任何徵兆的突然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媽媽雙手抓住我的手臂激動的再次確認問道。
  「我說我要脫離,這個讓我噁心骯髒的邪教」「樂樂,你瘋了嗎?神會懲罰你的,它會讓你死的」媽媽抓住我的手臂使勁搖動著大聲說道。媽媽的眼睛內充滿著憤怒與害怕,媽媽此時變成了一個母老虎,用著憤怒的眼睛狠狠瞪著我,好像要動手打我般。
  「我就是要告訴媽媽你,邪教就是邪教,他們說的一切都只是在欺騙你,我不想你在這樣被他們欺騙玩弄下去,我要脫離」我直視媽媽的眼睛大聲回答道。
  而隨著我的話語,媽媽就是一個耳光打過來,這是媽媽第一次打我,媽媽以前相當的疼愛我,從來也捨不得打我,不過自從加入邪教後,整個人開始變了,現在居然動手打我,啪啪的聲音發出來後,我都震撼到了。
  「不要,樂樂你千萬不要,神教真的很好,你如果背叛神教你會死的」媽媽楞了幾秒後眼睛都紅了用著哀求的語氣說道。
  「呵呵,我不怕,明天我就去找那隻豬,我要叛教」
  「不要,不要,樂樂求求你,真的會死人的」
  「媽媽,我不想你在這樣下去」
  「樂樂,你不要去,媽媽現在真的很好」
  「你一點也不好,你已經被他們完全洗腦了」
  「不要,只要你不叛教,媽媽什麼條件都答應你,你不是喜歡媽媽的內衣嗎?
  媽媽都給你,只要你不叛教,媽媽都給你」媽媽大顆眼淚都掉下來哀求的看著我說道。
  媽媽其實是個脆弱的女人,雖然外表表現的堅強,可是內心也是最柔軟的,不然也不會被邪教組織抓住機會,把媽媽給拉入其中。
  「媽媽,你說話是真的嗎?」
  「是,是真的」
  「好,媽媽我想要看你的裸體」我看著哀求的媽媽突然提出如此無恥的要求說道。聽見我的話媽媽楞了幾秒,不過看見我一邊臉蛋紅彤彤的手印,媽媽什麼也沒有說話,只是呆了幾分鐘後。
  「我們是神的子民,是兄弟是姐妹,世俗的身份都不重要,我們是正常的屬靈生活過靈床,是在追求信仰長進」媽媽嘴巴內一直唸著說道。媽媽一邊說著一邊緩慢的把自己身上的裙子給脫下來,夏天原本就十分熱,媽媽的連體裙相當方便的就脫離媽媽的身體。
  媽媽嘴巴內念的話語我也知道大概,不過卻已經沒有精力去理會,因為我的注意力都在媽媽的身體上,媽媽穿著一件鮮紅的蕾絲內衣,一對高高凸起的乳房被紅色蕾絲乳罩包裹著,而且還露出小半邊乳球,而媽媽胯下也被紅色蕾絲小內內遮掩著,那神秘的三角地帶吸引著我全部的注意力,恨不得眼睛可以看穿。
  「繼續脫」我有些著急的催促道。
  媽媽一邊唸著眼睛紅彤彤的流著眼淚,一邊把被後的紐扣解開,隨著乳罩的脫落媽媽一對下垂的乳房暴露在我眼前,媽媽的乳房很大,不過卻已經嚴重下垂,那雪白的乳房上面有大片的褐色乳暈,而且乳頭也不大不過顏色卻很深。
  就算媽媽的乳房有些下垂顏色深,可是在我眼裡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女人的乳房,而且還是自己的親生媽媽,就算媽媽肚子上有大片的贅肉,也阻擋不了我眼裡媽媽是個漂亮的女人。
  在我炙熱的目光下,媽媽把緩慢的彎下腰把紅色小內褲脫下來,隨著媽媽把小內褲丟到沙發上,媽媽女性神秘三角地帶暴露在我眼前。
  媽媽的胯下小穴陰毛真的好多,多到完全把媽媽的小穴給遮掩住的地步,茂盛的黑色長長陰毛如森林般,而且那些陰毛沒有任何規律分佈著,而那個在陰毛下的小穴,顏色烏黑一片如黑木耳般,因為我們母子非常靠近,我低下頭仔細的注視媽媽胯下小穴,陰毛實在太多了,不過那個女人的大陰唇實在太讓我癡迷。
  「媽媽,你坐下來,我要仔細看看」我眼睛都發紅的看著媽媽顫抖著說道。
  胯下的褲子已經變成帳篷,熟婦媽媽當然發現這點,不過媽媽還是聽話的坐在沙發上,我此時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迅速的蹲在媽媽胯下,雙手把媽媽的大腿給掰開,整個頭都靠在媽媽的胯下,近距離的注視著,甚至我可以聞見媽媽小穴的味道。
  「不要這樣」媽媽羞紅著臉蛋雙手遮掩住自己的小穴說道。我雙手把媽媽的手給拿開,低下頭仔細的看著媽媽的小穴,那肉穴上的小肉片凸起,特別是如黑木耳般,比電腦內看見女人的小穴完全不一樣不過我卻更加喜歡媽媽的,因為媽媽的小穴是最真實的。
  「媽媽,你的小穴真漂亮」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媽媽小穴興奮的說道。甚至我說的話呼出的氣打在媽媽小穴上。
  「看完了嗎?」媽媽雙手抓住我的頭問道。
  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低下頭就強硬的吻住媽媽的陰戶,騷騷的味道讓我癡迷,媽媽雙手想要努力的推開我的頭,可是卻沒有我力氣大,我這一年在發育階段,長的都已經比媽媽高半個頭,力氣當然比媽媽大了,無論媽媽怎麼推我,我都緊緊貼在媽媽的陰戶上,我本能的吃著媽媽的騷穴,肉肉加上陰毛的搗亂,讓我不斷的深入,甚至雙手把那肉縫分開,舌頭在媽媽的小陰唇內吸吮舔食著。
  對於女人的小穴雖然沒有真實看過,不過卻在色情網站上學習過,現在只有在媽媽身體上試用著,沒想到媽媽小穴內居然冒出透明的淫水,讓我欣喜若狂的吃下去了。
  「不要,,樂樂,不要吃,,這裡很髒,,,不要,,,,不允許你,,,這樣」媽媽雙手抓住我的頭大腿大大分開呼吸粗重的說道。
  我哪裡有時間對媽媽說話,很是貪婪的吃著媽媽的騷穴,騷騷的味道讓我興奮無比,賣力的吃著媽媽的小穴,舌頭在那個硬梆梆的小豆子上舔著,甚至都找到媽媽的陰道口。
  媽媽苦苦哀求說不要,可是雙手卻在用力按住我的頭,發出舒服的呻吟絕對是最真實的表現,我突然就站起來,迅速的把自己的短褲內褲一股腦的脫下來,上衣都來不及脫下來,我就雙手抓住媽媽的大腿,一柱擎天的陰莖就頂到媽媽小穴上,硬梆梆的陰莖有十幾公分長,不過卻不夠粗有些細,不過陰莖卻夠硬,粗大的陰莖頂到媽媽小穴上的時候,媽媽才反應過來,我這個親生兒子要做什麼。
  「不要,樂樂你瘋了嗎?,,我是你親媽媽,,不要」媽媽努力掙紮著大聲責怪我說道。不過此時媽媽姿勢有些難以掙扎,因為媽媽是大腿被我大大掰開,而且半躺在沙發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力氣去掙扎出來。
  「媽媽,我要你,我要操你,你不給我,明天我就去找那個組長,叛教我做定了」我看著胯下的媽媽大聲說道。
  果然我說完媽媽楞了幾秒,而這幾秒足夠我想做的事情了,陰莖已經露出大大的龜頭,我動作緩慢找準媽媽的小穴,大龜頭終於找準位置進入媽媽的騷穴內,隨著我的插入媽媽和我都發出哦的聲音,在我和媽媽母子二人的目光下,十多公分的陰莖終於全部插入媽媽的騷穴。
  「媽媽,你看,終於插進去了」我看著臉蛋通紅的媽媽興奮的說道。而媽媽是一句不說,只是漠視我的目光,我也不為所動陰莖本能的抽插著,媽媽的陰道有些鬆弛,不過泡在溫暖濕潤的陰道內卻異常舒服。
  我開始緩慢的前後抽插著,這樣原始的運動不需要任何人教,陰莖前後用力抽插著,而隨著我的抽插媽媽發出急促的呼吸,不過卻沒有叫出來,媽媽這是在故意憋住,這是我第一次操女人,所以也沒有任何經驗,只是本能的抽動著。
  「媽媽,,你的小穴,,幹的好舒服,,,媽媽你真好,,嗯,,不行了,,,兒子要射出來,,射出來了」我呼吸粗重的大聲說道。
  「不要,,快拔出來,,,嗯,,不要射進去」媽媽卻趕緊說道。
  也許是第一次的緣故,我都沒有抽插幾分鐘,就忍不住射出來了。而媽媽的話語已經晚了,我陰莖緊緊頂在媽媽的騷穴,把大量乳白色的精液射到媽媽陰道內,只就是書上說的內射,我舒服的趴在媽媽的懷裡。
  陰莖我也不拔出來,依舊泡在媽媽的陰道內,而我雙手卻已經抓住媽媽的乳房,把頭埋在媽媽的乳溝內,嘴巴張開含住媽媽的乳頭吸吮著。
  媽媽也沒有責備我射進去了,只是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什麼話也不說,我只顧著吃媽媽的乳頭,也沒有理會媽媽,兩個乳頭被我貪婪的吸吮一遍,隨著吸吮在媽媽陰道內的陰莖又硬了,原本默然的媽媽用著驚訝的目光看著我。
  「媽媽,我又想要」我雙手抓住媽媽的乳房�起頭看著媽媽說道。我們母子彼此終於對視著,媽媽那雙眼睛內充滿著複雜的情緒,不過我腦海內只有操媽媽的騷穴,已經顧不上這些,陰莖又是抽插著,不過我卻吸取上次的教訓,陰莖在媽媽陰道內緩慢輕輕的抽送著。
  隨著我戰略的改變,堅硬的陰莖依舊在媽媽騷穴內做著活塞運動,開始媽媽還努力壓抑著,不過隨著我的持續抽插,媽媽也忍不住開始呻吟著。
  「樂樂,,嗯,,你不要,,,不要去好不好,,嗯,,媽媽答應你,,嗯,,啊嗯,,都給你,,讓你插,,不要背叛神教」媽媽一心還是在邪教上呼吸急促道。
  「媽媽,,,只要你讓我操,,我就答應你」
  「只有這一次,,嗯,,我們是母子,,啊啊,,不可以這樣,,嗯,,啊嗯,,這是亂倫,,不能夠的,,,會被天打雷劈的」
  「那隻邪教豬,,不是說,,我們是兄弟姐妹,,嗯,,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是亂倫」
  「不,,嗯,,不是的,,,啊,,哦,,我是你親媽媽,,,不可以繼續的」
  「不讓我操你,,,兒子,,馬上就去找他們」
  「不要,,不要,,嗯,,媽媽,,不想你死,,,嗯,,啊啊,,只要你不去,,嗯,,媽媽答應你,,,都答應你」
  「媽媽,,,是你,,親口說的,,不準反悔,,兒子要,,天天操你」我雙手把媽媽的大腿�起陰莖興奮的抽插著大聲說道。我們家就我們母子二人,在自己家的房間內性交,別人也聽不見,我是肆無忌憚的操著媽媽。
  「舒服,,嗯,,啊嗯,,,不行了,,嗯,,媽媽要來了,,,啊啊,,,丟了,,啊啊啊」媽媽呼吸急促全身顫抖著大聲說道。
  隨著媽媽身體的變化,陰道內也變得相當滾燙,而且縮緊的陰道好像要夾斷我的陰莖般,而且淫水打在我大龜頭上,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我也把持不住在媽媽的騷穴內射出來了,此時我們母子同時達到高潮。
  休息一會兒後我們母子赤裸裸的一起進入衛生間內,在衛生間內看見媽媽的裸體,又忍不住操了媽媽一次,我和媽媽依舊赤裸裸的粘在一起,我雙手把媽媽抱在懷裡,壓在媽媽身體上又在床上狠狠操了媽媽次,也許是自己的精力太旺盛,一個晚上不間斷的操了媽媽八次,第二天媽媽是容光煥發的起了晚覺。
  當我醒來的時候,媽媽已經離開了,我挺著硬梆梆的陰莖也不穿衣服,就緩慢的走到廚房內,看見媽媽背著我在做早餐,我就順勢的抱住媽媽,雙手在媽媽的乳房上揉捏著,媽媽穿著一件白色T 恤與短褲,揉捏媽媽的乳房手感棒極了,而硬梆梆的陰莖頂在媽媽的股溝內。
  「不要鬧,趕緊去穿衣服」媽媽身體抖動下緩慢說道。
  「不要,媽媽,我要操你」
  「樂樂,你都做了八次,不要再來了,次數多對身體不好」
  「不管,我現在就想操你」我雙手用力揉捏著媽媽乳房在媽媽耳邊輕輕說道。
  「真拿你沒辦法」媽媽把煤氣關掉嬌慎的說道。而我迫不及待的一把就把媽媽的褲子給脫下來,陰莖很是準確的頂在媽媽的小穴上,我從後背頂著媽媽,陰莖也沒有著急插入媽媽的陰戶內,而是在外面研磨著,在淫水分泌出來後我才順勢插入。
  當我把精液再一次射入媽媽的陰道內,媽媽也舒服的達到高潮,我和媽媽早上做了個運動後,都是心滿意足的吃著早餐。
  「邪教也很淫亂,媽媽,你有沒有被他們禍害呀」早餐上我對著容光煥發的媽媽輕輕問道。
  「怎麼會,如果這樣,我也不會加入的」
  「媽媽,我重要還是邪教重要」
  「當然你重要」媽媽沒有任何猶豫回答道。
  「那好,我們脫離邪教」
  「可是他們會殺死我們的」
  「不要怕,只要我們認識到邪教的危害,認清這些骯髒齷齪的傢夥,等我考上大學,我們就搬離這裡,我們找個他們找不到的地方生活」
  也許是完美的性愛能夠化解女人的各種情緒,我這個年輕血氣旺盛的年輕兒子下,天天與媽媽過著新婚般的生活,精液是次次射入媽媽的陰道內,媽媽也已經上環不需要擔心什麼,我的一天天長大,性慾也越加旺盛,得到滿足的媽媽也開始重新認識全能神教,我每次都與媽媽說明白邪教的齷齪,而完全被洗腦的媽媽也慢慢恢復過來。
  我拚命的學習努力考上北京大學後,我和媽媽兩母子搬到北京生活,雖然生活過的很清貧,可是我們母子過的相當開心。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007007007007 + 10 我很認同+1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2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