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chinano7
子爵 | 2016-8-27 21:04:40

本篇最後由 chinano7 於 2016-8-27 21:15 編輯

海豚無法受訓就殺掉,存活率不到6成...遠雄海洋公園前員工,揭開殘酷動物展演的真相
            撰文者:李昀修                                                                                                      2016-08-26                                                         
13f257586a094ac0665c658890d4826d_620.jpg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如果講到海洋公園,你會想到什麼?

娛樂,對吧?

可是你知道,你所看的海豚秀、海獅秀等等,是以「教育」的名義向政府申請的嗎?

這次我們訪問到了曾於遠雄海洋公園擔任主管職的林勝吉,曾經致力於推動海洋公園的轉型。離開之後,對於反對圈養以及展演等等議題也都有所發聲,目前致力於推廣海洋教育。

動物淪為資產,教育徒呼口號
還沒進入海洋公園之前,林大哥在台北海洋館工作。當初海洋公園會找他去,是因為開幕的前兩年,裡面死去的水族已超過八百萬元。他覺得這樣下去,簡直是生態浩劫,於是花了約三年的時間讓原本不到六成的月存活率進步到近九成九,之後擔任部門主管管理展演動物們。

談到海洋公園剛開幕的海豚訓練的處境,他說:「台灣最早在做海豚表演是野柳海洋世界,所以初期的訓練師大多從那裡過來,對動物訓練概念停留在馬戲團,沒有動物福利的概念。要牠做什麼就做什麼,沒做到就處罰。早期素質差的訓練師會打動物,但目前基本上沒再發生;再來就是把動物關起來,表演不好就關久一點;還有不讓牠吃,可能原本吃四公斤,只餵一公斤;給動物很大的壓力,要動物做到一些極限的動作,海豚跳起來頂球可能極限到兩米,就要做到兩米。」

當時為了改善觀念,他便邀請了台大的周蓮香教授與嘉義大學獸醫系的楊瑋誠老師等人進行學術交流,也改善海洋公園內的醫療。
「那邊醫療儀器很差,只有一台顯微鏡跟兩台血檢機,一個獸醫管四十幾條動物,很多動物醫療訓練也沒有,比如說要幫海獅抽血,不會抽。台灣也沒有針對海哺乳動物訓練的獸醫,進來都靠現場經驗摸索。

野外抓來瓶鼻海豚的天性,生病會忍耐不讓人發現,一旦爆發可能一天就死了。現場獸醫拿不到各項檢體進行分析,只能從動物的外觀行為表現來給藥,往往等解剖才知道死因。後來成立獸醫科,覺得要做預防醫學,讓牠們一有問題就能做檢查。去要了近一千萬的儀器,從X光、超音波、微生物培養機。在動物生病時馬上送檢體進去培養,24小時就能知道什麼病菌,可以精準給藥。早期外送檢體要等一個禮拜,但生病就是在搶時間,不能慢慢耗。
有了機器就要人,讓他們能夠專業分工,動物折損率才降下來。老闆認為動物是公司資產,表演不能沒有海豚,所以基本上爭取的東西會給,可是就要你相對產出的數據,有沒有越來越健康。」

後來林大哥參加了中華民國生態保育協會的海洋培訓班,開始思考海洋公園既然當初以教育名義設立,那就應該把它做好;與其淡季時讓人放無薪假,不如培訓一批人去推廣海洋教育和動物跨組訓練。希望讓工作人員能學得更多、提高薪水,人員穩定後,動物就不用適應新的訓練師,大家對動物也會更投入。

然而公司對推展海洋教育缺乏培訓與計畫。海豚是保育類動物,必須跟縣政府提報展示計畫,但表演內容裡違反了動物天性或傳遞錯誤資訊的動作,往往得等動保團體抗議才有動作。他說:「像是海豚推人出場的火箭飛人或者騎海豚,我說要拿掉,這對訓練師也有職業傷害。但主管覺得這是我們的賣點。」

商業導向成了一種偏執,海豚成為製造炫目效果的工具。在試圖幫海洋公園推動轉型的三年後,上司對他說:「我們是做娛樂的,不是做教育,教育那麼無聊誰要來看?學生又沒有消費能力。」他於是選擇了離開。

無辜的小海豚
越來越了解動物在野外的姿態,以及現有人為環境對動物的壓迫後,林大哥開始反對圈養。
他說,海豚需要的運動量極大,水池無法滿足牠的需求,折損率就高,只能在生病時盡速治療。
圈養也破壞了海豚的社會結構。2012年,在他生日當天夜間有一頭小海豚即將出生,生產前海洋公園請了對海豚繁殖有經驗的外國訓練師來指導。當天林大哥在宿舍留守待命,同事幫他慶生時他說:「今天不能喝酒,小海豚隨時會出生。」午夜接到了通知趕回現場,卻看到公司經營者以天氣寒冷為由帶頭喝酒,主導權也沒有交給外國訓練師。

小海豚出生時,他看著沒有問題,但母海豚醒來後,看到這麼多人便緊張地將小海豚壓下去。當下有人跳下水將小海豚搶了上來,因爭奪而嗆到水的小海豚被現場獸醫將肺炎與強心的藥物以體重二十公斤的比例打了下去。林大哥就問小海豚給藥的劑量是如何計算,獸醫回說是依書上的理論給的:「但旁邊就有秤子,應該先秤過實際重量再依比例給藥才對吧?」

後來外國訓練師讓小海豚回到大池子重建母子關係,接著說了一句:「待會不管看到什麼情況,沒有指令就不要跳下水。其實第一次是可以不用的。」
我好奇地問為什麼,林大哥說:「小海豚已經吸到空氣了,牠有憋氣的能力,媽媽只是要保護小孩。後來小海豚三天就死了,因為母海豚第一次生產不會帶,小海豚也不喝奶。一個新生兒,你給牠這麼高劑量的藥物,刺激性很強,牠會健康嗎?一個病人,就算肚子餓,也沒胃口。但我們檢討時全都歸咎於海豚不爭氣。不過你從頭看,幾乎是人的干擾造成的。」

商機下的教育沒有真相
他感嘆,媒體的力量很大,但也常常傳達錯誤的資訊。像曾有海獅身上出現圓點狀的脫毛,媒體報導的是園方的說法:「因為海獅在換毛」。他當下便上網質疑這是刻板行為造成的:「換毛?你相信嗎?你家狗換毛會一塊塊嗎?都是一片片吧!」
這些野生動物來到園區的過程也滿是血淚。台灣大多數海豚都來自紀錄片【血色海灣】的拍攝現場-日本太地。片中預留下海洋公園要的四歲海豚後殘殺的行為到今日仍在持續。

林大哥說:「一頭海豚一輩子可能只生四隻,這樣的屠殺會讓牠們被滅絕。而且海豚有情感跟智商,牠們其實知道親人被殺,又被送去狹小的空間接受奇怪的訓練,身心會健康嗎?

要杜絕源頭,消費者能做的就是抵制消費。一頭海豚六百萬,但門票收入都算億的,所以商人覺得動物的價錢還好。2013年,太地賣了158隻到全球,你看商機多大?被抵制之後,這樣的行為就會消失。

台灣接觸鯨豚不困難,要建立正確觀念應該要接觸野生海豚,不然孩子去海洋公園看到很不自然的海豚,無形中就在一張白紙上印上了錯誤觀念。」
現今的生命教育,傳遞的真相太少,他總是問學生在觀賞鯨豚表演後學到了什麼?有人會回答「海豚很聰明、很可愛」,他笑一笑,戲謔地說:「其實只學會三件事:掌聲、歡呼聲、尖叫聲。」

他曾帶著四歲的孩子去看海豚表演,再看「血色海灣」:「看到海變紅色,他好奇問為什麼海豚被殺掉?為什麼要抓牠們?我說抓牠們是因為你要看表演,海豚爸爸媽媽沒辦法接受訓練就會被殺掉,只留你這樣年紀的小朋友,關進海洋公園,表演給你們看。

那天給他看繪本,講到漁夫爸爸每天出海,小朋友很孤獨,出去看到一隻鯨魚擱淺就把牠偷偷帶回家養在浴缸。他突然跟我講:『鯨魚應該住在海裡,不是浴缸。』我覺得很多東西應該要有階段跟計畫去培養小朋友的觀念

上次人本的座談會,問該不該帶小朋友去動物園,有家長說不該,也有家長說讓小朋友選擇。可是小朋友很喜歡,為什麼不讓他去?我還是會帶小朋友去,之後帶他去爬山,看到一隻飛鼠在樹林飛過,下次看到動物園的飛鼠,他的反應是什麼?動物園雖然不好,呈現不真實的東西,但還是要看家長怎樣運用去建立小朋友的價值觀。

山海BOT,動物碌碌為營利
由於海豚生得少,又不適合圈養,林大哥預估有一天海洋公園將剩下兩三隻海豚,若不引進野生的,很快就會沒落。但又擔心有人會「洗」海豚︱日本抓海豚,賣到外國水族館後,用交換的名義來台灣。
「我在那邊,已經擋掉兩次。一次要洗到新加坡,一次是日本要洗到美國。開玩笑,讓你進來,台灣就背上一個洗海豚的罪名了。」林大哥嘆了口氣:「台灣水族館十幾年沒辦法進步的原因,我覺得第一個是私人單位,第二個是管理者不是專業背景。他們就不會覺得教育很重要,而是以營利為導向。」
例如,野外的小白鯨可以活到35歲。但海生館裡12年死了7隻,一般抓來都約莫四、五歲,算來最高只活到17歲。剩下三隻在林大哥看來也是不甚樂觀。
「當初水池設計就不是用來養小白鯨的。以海洋公園來看,海豚池水量八千噸,以國際標準只能養十六隻。海豚的體型大概350公斤,白鯨是三倍大。之前有十隻,死到剩三隻,平均一隻一千多公斤,水量要多少?而且牠們運動量很大,運動量不夠,後續問題就很多。這是可預期的,但海生館要怎麼預防?目前我沒有看到。」

海生館是BOT案,林大哥把負責營運的海景世界企業與海生館比喻成房東與房客的關係:「如果我跟你說今天要花一千萬整修,但修完不能帶走,要給房東,你要嗎?」

甚至在小白鯨死於敗血症後的檢討會議上,業者也刻意避開某些動保團體,逃避監督。私人企業不斷以交換等方式引進各種珍稀動物來吸引遊客,卻又無能照顧,生態教育的實踐變得遙不可及。 或許海生館的經營始終需要公部門來擔當,他提到在台南四草的鯨豚救援中心,曾拯救過許多鯨豚,或許政府能夠從這邊擴張:「哪邊有活體救援,帶小朋友去看。那些擱淺生病上來被人類救的海豚,就是很好的生命教育。去思考為什麼牠們會擱淺?又是誰造成的?」

圈養成魔
無論給予動物多少醫療設備與食物,對林大哥來說,真正的動物福利不是這些東西所能替代的:「現在談動物福利意義不大,你只能讓牠生活不要太單調,生病第一個發現異狀。都是你該做的,不能叫動物福利。海豚野外過得好好的,你抓進來給奇怪的東西,然後說多有動物福利,我是聽不進去。
受傷的海豚被救援上來,判斷回不去了,在人為環境下給牠最好照料跟管理,談動物福利才有意義。人為環境怎麼做都不如野外來得好。」
林大哥常常談起【血色海灣】,念念不忘於那群被漁民用利刃刺殺,鮮血染紅整片海灣的海豚。他提到2013年上映了一部譯為【黑鯨】的紀錄片:一頭虎鯨殺死了三個人,更有一名訓練員在表演中當場被殺。牠在幼年時被抓,受到人類以及其它虎鯨的欺負與虐待。對於一隻有智商的動物而言,所承受的陰影是多麼巨大?而當牠逮到機會反撲時,受到傷害的往往是第一線的訓練員,引進這些珍稀動物的高層只會出來「深表遺憾」,甚至將責任歸於訓練師的不專業或動物發瘋。

然而,訓練師與動物彼此折磨,亦是無奈。
野外的虎鯨不殺人,圈養的虎鯨卻發狂入魔。這魔,是人孕育出來的。

人本教育劄記精選 《人本教育劄記》試圖用一種較寬廣的視野和角度來解讀「教育」,在掌握台灣本土社會脈動與兼具國際視野下,將教育改革與家庭生活結合,並引導社會對人文生活環境及弱勢族群的關懷與尊重。
每期均含特別報導、教育線上的父母/教師與孩子、教育時事評析等與社會脈動、教育議題相關的討論。對校園現場的描繪、對師生授教與受教心聲的體會、對教學態度與理念的深刻反省、對「人」更真實的理解及對現存社會問題的探討。
《人本教育劄記》不在尋求單一的共識、灌輸相同的教化規條,而是要透過辯證與自主思考,為台灣的教育開啟更多元的可能。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bicmac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NeptuneCelaeno
見習騎士 | 2016-8-27 23:48:44

錢作怪...這殺戮永遠不會停的...人自己也會圈養自己作奴隸...何況動物
回覆 使用道具
色動人生
王子 | 2016-8-28 13:27:25

哈 所以只要人類不繼續存活的話 那地球所有的生物就能繼續生存下去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