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3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8 13:07:10

華麗的房間里,在柔軟的大床間,只聽得見冷萼兒斷斷續續的喘息,還有她如擂的心跳聲。
  他冷笑著享受她的恐懼,一雙手來到她的胸前,握住嫩白的豐盈,接著他低下頭,將誘人的嫣紅蓓蕾納入口中。
  “變態!”她尖叫著,無法自像竟會有男人對她做出這種事情。
  他的身體好熱好重,壓著她、包里著她,讓她也感到無比的燥熱,每一次掙扎著呼吸,都讓兩人更加靠近。
  她太過清楚地感受到他全身的肌肉、糾結的胸肌,以及灼熱的欲望全都緊緊抵住她,對她索取著她付不起的代價。她絕望得想哭,知道這次是真的逃不掉了,她注定要被這個有著邪惡冷笑的男人侵犯。
  “別尖叫得像個神經質的處女,那會讓我倒胃口。”他淡淡地說道,最后輕咬一下她敏感的花蕾,滿意地察覺到她的顫抖,才�起頭來。
  她雖然是以身體引誘男人的迷魂女盜,但是這副躺在他身下的完美嬌軀,似乎特別敏感而羞怯,當他挑逗她時,她全身的肌膚都泛著淡淡的粉紅色,咬著紅唇想制止呻吟的模樣,更加誘惑人。
  他滿意地撫弄著,一手已經緩慢越過平坦的小腹,探往她全身唯一的蔽體底褲。
  她咽下口中幾乎脫口而出的話,差點要對他那張完美的臉龐吼叫,告訴他,她壓根兒就是個處女。但是她有些顧忌,知道有些男人變態到極點,對處女有特殊的偏好。
  他要是知道她是個處子,會不會更加殘暴地撲上來?
  萼兒忐忑著,看見他伸手去拿那杯酒時,一股小小的希望之火躍上心頭。
  閻過濤將水晶杯拿到唇邊,緩慢地經沾,視線沒有離開過她,好笑地發現她瞪大的雙眼充滿期待。他是不是太高估了冷家的女人?她雖然詭計多端,但是有時根本讓他一眼就看透了。
  她樂觀得以爲他防得了一次,防不了第二次,期待著他喝下那杯酒,自己以爲還有逃離虎口的希望。
  “你先前說過,喜歡男人在吻你時,嘗到對方嘴里的香槟氣味?那麽,我不應該讓你失望才對。”他慢條斯理地說完后,將香槟酒全倒入嘴里。
  萼兒興奮得全身發抖,拉緊著絲帶,眼睜睜看見他喝下所有的酒,在心里發誓著,在他昏迷后,她要給這個家夥好看,以牙還牙地剝光他的衣服,在他那張完美的臉龐上用力踩踏……當她還在幻想著甜蜜的複仇滋味時,閻過濤冷不防低下頭來,因爲香槟而潮濕的唇轉眼封住了她花瓣似的唇。
  萼兒瞪大了眼睛,感覺到他熱烈的吻,靈活的舌頂開她的牙關,竄入她天鵝絨似甜蜜柔軟的口中,恣意放肆舔弄著,纏弄著她的香舌。她瞎掰的理由,竟成爲他肆虐的藉口。
  如果她先前曾好奇,他的吻會是什麽滋味,她現在完全清晰地感受到了。他吻得激烈而徹底,霸道地需索著,他的吻就像是他的人,蠻橫而詭異,總竊取她最沒有防備的一瞬間,輕易闖入禁地,舔遍了她柔嫩口腔的每一處。
  而讓她驚駭地猛然睜開眼睛的是——她感覺到他將先前那些酒,涓滴不差地灌進她嘴里。
  萼兒發出模糊的呻吟,想要抵抗,更想要吐出那些香槟,但是他有力的手竟卑鄙地選擇在此時探入她的底褲內,撥弄著她脆弱的花核,一陣閃電似的尖銳快感從他接觸的指尖傳來,令她顫抖地發出喘息。在喘息的時候,他的舌探得更深,而那些香槟也完全被她吞下肚去。
  他竟然逼著,讓她吞下那些下了藥的酒。
  “你……你……”她的唇重新得到自由,已經被吻得紅潤。
  他的吻太激烈,她無法承受,在他輕咬唇瓣時,甚至感到有些疼。
  萼兒從來沒有想到,她也會有說不出話來的一天,她習慣了將那些男人作弄得萬分狼狽,從來沒有想到自己也有慘遭滑鐵盧的一天。
  他將所有過分的事情都做盡了,她深刻地感受到恐懼,總算知道男人的力量有多可怕,而他眼里的殘酷許諾著,將會狠狠地傷害她。
  他舔著她唇上的濕潤,享用著她的恐懼與顫抖,確定她已經吞下那些香槟,才滿意地�起頭來,冷笑地看著她。
  “怎麽樣,下了藥的香槟滋味不錯吧?你老是拿這種東西招待男人,偶爾也該自己嘗嘗。”他輕咬著她的唇。
  “你是在替那些男人報仇嗎?他們出了多少錢給你,我可以出雙倍。”她驚慌失措地喊道,突然又絕望地想到,身爲閻氏總裁的他,所擁有的財富根本是她想象不到的,她的小小利誘,怎麽能夠阻止得了他?
  她個性激烈,脾氣火辣,說起話來嘴不饒人,倒也惹惱過不少人。但是,在落入閻過濤手中的時候,一時片刻卻想不出,到底是誰跟她結下那麽深的恩怨,驚動了這個國際企業的神秘總裁,前來整治她這個小小的迷魂女盜?
  “我是在報仇沒錯,但不是爲了那些男人,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他慢慢地說道,粗糙的指仍舊摩弄著她敏感的花核,看著她臉頰嫣紅,難耐地想要抗拒他所引發的反應。
  “該死的!我是哪里惹到你了?”萼兒大聲喊著,冷不防他捏住她雙腿間已經濕潤的粉紅色珠寶,她全身一軟,軟軟的呻吟險些要沖口而出。她緊閉上眼睛,躺在床上發抖著。
  “你是冷家的女人。”他的聲音冷硬,宣布了她的罪狀。
  “你有神經病嗎?我姓冷,難道這也惹到你……啊——”她尖叫一聲,目瞪口
  呆地看著他手里的破布。
  她的話又激怒了他,在她質問的同時,閻過濤猛然握住她的底褲,冷笑著一撕,那件薄薄的蕾絲就被輕易撕開。光是提到她的姓氏,他眼里的恨意就燃燒得格外劇烈,就像是跟姓冷的女子都有著深仇大限。
  萼兒沒有辦法再思考,如果人類可能因爲羞窘而死去,那現在她大概已經離死不遠了。底褲被撕去,她最誘人的芳澤完全裸里在他眼前,他甚至將龐大的身軀擠入她的雙腿間,讓她根本無法並攏,只能由他既冷又炙熱的目光,細細端詳最脆弱的一處。
  她奮力地想並攏雙腿,卻只是用力的夾緊他的腰,讓兩人的肌膚做出更親密的接觸。
  “這麽迫不及待了嗎?”他諷刺地問,加重手上的撫弄,修長的指滑過輕顫的花核,在她最沒有防備的一刻,猛然探入她的花徑中。
  “呃!”她喘息一聲,柔軟的花徑頭一次承受這麽親密的探訪,而他的動作並不溫柔,粗暴的動作帶來激烈的感覺,也弄疼了她。
  她咬住唇,不願意服輸,雙眼緊緊閉上,雪白的嬌軀也在顫抖著。
  他的長指移動戳探著,逼得柔軟緊窒的花徑適應他的存在,溫潤的花蜜濡濕了他的指。他狂妄地捏弄她的花核,不論她再怎麽不情願,他也決定要享用她。
  萼兒的身體僵硬著,每一束肌肉都緊繃,被綁起的雙手本能地拉緊絲帶,無助地只能任由他亵玩。純潔的處子之身,頭一次承受男人的接觸,竟是這麽粗暴而激烈,讓她既恐懼又慌亂。
  那些迷藥下得不夠多,她暫時還不會昏過去,但是神智卻已經變得混亂。也不知是因爲那些迷藥,或是因爲他殘忍的撫弄,她逐漸克制不住,細細的喘息飄蕩在四周,在他猛然戳探時,她會禁不住顫抖著。
  萼兒睜開眼睛,盈盈的變眸里有著些許淚水,看來更加無助可憐。她喘息著,紅唇半張,卻說不出任何話。
  “裝出柔弱的模樣,這樣就可以得到男人的同情心嗎?你用這種把戲騙過多少人?”他冷笑地說道,又探入一指撐開她太過緊窒的花徑,靈活的兩指在她體內舞動。
  她簡直緊得不可思議,緊緊包里住他的指,他瞇起雙眼,懷疑是複仇的甜美,讓他過于沈溺于她的身體。他不曾在其它女人身上感受過這麽銷魂的觸感,只是以指觸摸她,以全身的肌膚感受她的細致嬌柔,他就感覺到理智點點滴滴地流去。
  “求求你,別……”她以殘余的理智,頭一次對男人懇求,希望得到他一些仁慈。她努力地眨著眼睛,不願意哭出來。
  但是,她懇求的話只讓他粗暴的戳探稍微停止,他那雙銳利黑眸里的恨意只褪去了幾秒,緊接著目光一寒,他霍地抽回長指,然后像是要讓她感到更加羞辱般,他用力掰開她的雙腿,強迫她有著濕潤花蜜的芳澤抵住他巨大的灼熱欲望。
  心里一閃而逝的不舍,反而讓閻過濤更爲憤怒。他無法原諒自己,明明該恨她入骨,但是在看見她嬌弱的低聲懇求時,他竟然還有憐愛的情緒?!
  “不用求我,這是你應得的。”他冷笑著,不顧她的驚慌與恐懼,在她瞪大雙眼的同時,奮力地一挺腰,猛然戳進她緊窄溫潤的花徑中,毫不留情地突破那層處子的薄膜。
  他的幾下迫不及待的沖刺,弄得她的傷口更疼,處子的血沾上了雪白的床單。
  “啊——”她咬著牙,卻無法克制地尖叫出聲。
  撕裂的疼痛從他侵犯的那一處傳來,就像是被火熱的鐵棒烙印般,她因爲劇烈的疼痛而眼前發黑,眼淚終于克制不住的流下臉頰。
  萼兒掙扎扭動著,因爲他的侵犯而痛楚地喘息著,臉色蒼白似雪。她痛恨這個恣意強占她的男人,也痛恨自己爲什麽沒有昏過去,還要繼續承受著他的蹂躏?
  他瞇起眼睛,因爲她疼痛的痙攣而停止沖刺,出乎意料的事實讓他硬是忍下馳聘的沖動,在她緊窒而溫潤的花徑里按兵不動。
  “好痛!求求你,不要了……”她軟弱她哭泣著,雖然生性倔強,但是在這個時候根本也堅強不起來。
  他還在她的體內,巨大灼熱且蠢蠢欲動,她的身體好疼好疼,幾乎要以爲,他若是在此刻移動,就一定會殺死她。
  “這怎麽可能?”閻過濤詫異地皺起眉頭,摸索到她雙腿間不可能錯認的血迹。不只是這項證據,就連她緊窄的花徑、慌亂恐懼的反應,都足以說明她其實並未嘗過男女歡情。
  這怎麽可能呢?他觀察了她許久,調查了她的一切,知道她從高中時就善于利用迷藥,周旋在男人之間,色誘他們之后洗劫財物。她應該是狐稣魅浪蕩女子,怎麽會仍舊保持著處子之身?
  閻過濤咬緊牙關,高大的身軀壓著她掙扎扭動的小小身子,把臉埋在她皓頸間,暫時停住殘忍的攻擊。她身上有甜美的香氣,因爲掙扎而全身香汗淋漓,光滑的肌膚上有著美麗的光澤,濕潤的雙眼恐懼地緊盯著他,深怕他會再有什麽動作。
  “拜托你,你都已經做完了,你放開我。”她原先因爲疼痛的顫抖慢慢平息,卻仍然喘息不休。
  當他不繼續沖刺蠢動后,那疼痛的感覺慢慢褪去,她的身體逐漸變得好熱,而他的一部分正埋在她的花徑深處,灼熱的觸感、以及被充實的緊窒,柔軟的花徑被他的巨大撐開到極限,讓她完全無法呼吸了。
  她天真地以爲他已經結束,只是期望他能夠放開她,退出她的身體。可是,她的身體似乎漸漸變得奇怪,不再那麽疼了,但是卻愈來愈熱,她試著移動一下身體,卻聽見他的低吼聲,那堅硬的男性欲望,似乎在她的深處顫抖了。
  兩人此刻緊密結合著,雖然她不是心甘情願的,但是卻也被那種親密震撼住。
  萼兒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可以這麽接近另一個人,她能感受到他的心跳……閻過濤慢慢�起頭來,雙眼里的恨意頭一次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先前深埋在黑眸深處的炙熱火焰。他沒有辦法想起什麽仇恨,甚至已經忘記,這個正在他身下哭泣的小女人就是他恨之入骨的冷家女子;當她的淚水滑過美麗的小臉,他直覺地只想安慰她。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3399
回覆 使用道具
pop560
鄉紳 | 2016-8-28 23:59:02

超好看的拉,真是太棒了....感恩了~期待更多好物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