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8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9 08:08:55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6-9-2 10:27 編輯

  1,結識,交往,衝突爆發

  我和前妻是在2005年經朋友介紹認識交往的,我當時是23歲,前妻也
是23歲。

     在這之前我是在天津那邊打工剛回到家。我打工不是因為家裡條件不行出去
為了賺錢,而是因S8為被學校開除了,每天都在社會上閒逛。堵著一個城關的初
中生要錢,還打了人家。

     朋友哥們遍地都是,家裡害怕入了夥學壞以後再也管不了了才把我送出去的!
歲數大了,家裡一看也該給找媳婦了,就把我給扽了回來!和前妻剛認識的時候,
前妻剛和她物件分了手,她對象為了升職和他們集團(國有企業一個大型的化工
卞集團公司)一個剛調來的寡婦好上了,那個寡婦的哥哥是集團公司一個專案的
經理,和前妻分手不到一個月就結了婚。

     他們所在是在一個大型的化工企業,一個大工業園光員工就有8000多人,
配套的學校,幼稚園,飯店,醫院等等和一個小型的鄉鎮一樣!

  事實上我和前妻的進展出乎意料的快,不知道是因為前妻因為剛分手物件就
結婚了急需要證明自己還是因為我沒有一次正兒八經的戀愛經驗,被前妻的溫柔
和小鳥依人給俘虜了!

     不到2個月,我們就發生了關係,她不是處女這我早就有心理準備,心裡雖
然不高興但也沒有影響到我們兩個人的關係。

     當然沒有同居,她工作的地方離縣城有50多公里,所以只有周6輪休的時
候她才來縣城。對於她的工作,我們兩個人有了很大的分歧。

     我是想托人把她調到縣城,不過工作關系就要從集團中調動出來,要損失一
塊補貼和以前集團給交的保險。她的說法是,在集團中本身各種福利都很好,而
且工作的年限也好幾年了,人事關係也都挺順的,她兩邊跑著就算累點也沒有關
係!

  本身對於我和前妻的交往家裡的態度是不支持不反對,當我提出要和她訂婚
的時候,父母確強烈的反對不支持。說法是前妻和以前的對象處了好幾年了,除
了沒有生孩子和個二婚沒有什麼區別,漂亮又不能當飯吃,再說以我們家的條件
想找個和她一樣漂亮甚至比她都漂亮的也不是沒有可能!(忘了說了我們家是做
小家電生意的,手裡縣級代理的品牌有很多比如蘇泊爾美的格蘭仕海爾榮事達等
等,還做著好幾個品牌的售後算是經濟條件比較好的了。爺爺奶奶早就過世了,
姥姥和姥爺是退休的幹部工資不低,小姨家做汽車美容的,小姨夫被人戲稱王半
街,縣裡一個主路的半條街都是他家的門頭房。大舅是縣林業局的局長,重要的
是他還是個無黨派人員當時才38歲。大姨在西安,大姨夫是西安飛機製造廠的
總工。介紹下大堂哥家,堂哥的親大舅是我們縣的公安局長,二舅是做金店生意
的家裡條件都很好)

  事情就這樣僵持了二個多月,那時候家裡的人輪番上陣來勸說。不管是逆反
心理還是對前妻這個我第一個女人,我的心裡就是放不下,還是時常和她幽會見
面,當一次回到家和父母說前妻(名字還叫靜怡)懷孕了家庭矛盾大爆發,父母
在憤怒中直接要和我斷絕父子關係,直接就把我攆出了家門!小姨和大舅把我接
到了姥姥家,勸了我一頓,見我王八吃秤砣鐵了心。就勸我,先別急著訂婚,在
處上一年看看,又各自給了我10萬元,先叫我自己看著做點生意,至於家就先
別回了,等家裡氣小點了以後在說!


                2,創業,入夥,結婚了

  2006年是我最忙碌的一年,首先我帶著小姨和大舅給的20萬來到了靜
怡工作的集團內,在舅舅同學的幫助下盤下了集團內位置最好的一家門店做我家
的老本行-家電,進貨,裝修,簽合同發彩頁做宣傳,開業,等等,都是我自己
和我的幾個把兄弟弄的,那兩個月嘴爛的都說不出話來!

     到了靜怡下班以後,還要給人送貨,安裝。一直到3個多月以後,我把靜怡
的表弟帶出來以後才輕快了一點。

     這個時候靜怡已經有了4個多月的身孕,她也給我下了最後通知,要不立馬
領證結婚,要不就先訂婚先把孩子給打掉。當時說真的,挺難的。

     開門市開的手上都沒有多少錢了,結婚的花費想都不敢想,沒辦法和靜怡商
量了一下,問朋友哥們接了3萬塊錢把婚禮先頂了下來。孩子打掉了,這是我和
前妻婚姻生活中唯一的一個我和她的孩子,是個男孩。很可惜!

  就在我和靜怡訂婚後的3。4個月的時候,我在天津認識的一個朋友小刀和
我聯繫說來我們這辦點事。順便給我帶了點他們那的土特產,過來看看我!我高
興的答應下來,過了幾天朋友來到了。帶他玩了好幾天,問他為什麼事來也不說。
直到他定住第二天要走的時候,我們一起喝酒(朋友喝酒,我喝飲料,我酒精過
敏),喝多了以後小刀罵罵咧咧的一個勁的說我們這的人操蛋,想自己吃肉連湯
也不想給他們留!

     到了第二天我問他好幾遍,才吞吞吐吐的說了出來,原來他回到老家以後就
送了點禮去了縣裡的交警大隊,做了一名協警。

     他那個縣處於三省交界處山西河北內蒙,那邊煤炭資源雄厚,所以拉煤的車
很多。催生了很多運輸公司,收取拉煤車上每個孝敬的錢,保他們在河北省內車
超載超重都沒有問題,都能給辦了!

     他們內部也搞了一個運輸公司,這次他過來是為了他們運輸公司開辟山東省
業務,我們這個小縣正好處於兩省交界處,山東這邊查的又緊,弄的拉煤車要轉
和大一圈,很不合算!

     他們公司想開發出這個線,車到了山東由這邊的運輸公司負責保護。這樣的
話,他們公司在那邊車掛靠的越來越多,錢賺的也會越來越多,兩方雙贏的事。
但是真正談起來的時候,這邊要的每個月的分子錢,要按照小刀他們公司掛靠車
輛算錢!

     這樣小刀他們那邊當然是不幹了,雖然是掛靠了,可是車說不上是往那跑,
要是不往山東來也給錢,那才坑人呢!可是沒有辦法,這邊就是這樣開價。價談
崩了,小刀也只好先回去再說了!

  我問小刀:「你找的什麼人啊?這麼黑。」

     小刀說了一個人的名字,很耳熟,應該聽過不是一次兩次了。我擡起手來,
止住小刀下邊的話:「先別說話,我想想,我應該在什麼地方聽過他的名字!」

     過了一會,我擡手一拍大腿,嘿我知道他是誰了,我堂哥的把兄弟的老爹。
我和小刀說:「你說的這個人,能直接定下麼?我堂哥和他家孩子關係很好,要
不找我堂哥來問下?」

     小刀說:「現在就是卡到他這了,他同意了其他人也差不多了。快找你堂哥
來吧!不,我們直接去找你堂哥好了!」

     就這樣,我和小刀開車來到縣城,和堂哥見了面。

     堂哥這個人很有點江湖人的味道,仗義疏財,好交朋友,當時初中不上以後,
就叫他大舅給弄到公安局110上班了,那個時候,隊裡都是關係戶安排進來的
17。8的小夥子。兩個老點的員警帶隊,為人處事都歷練的很棒,身手也練了
出來,一個人打個6。7沒有問題!

     就在他快能轉正的時候,出了點事,一次晚班出警回來的時候,看到一個醉
漢在毆打一個小姑娘。他們幾個小夥子上去制止,沒想到對方是個練家子,反抗
之下,他們也下了重手,把那個醉漢打的直接住院了。

     結果那個醉漢的叔叔是省政府一個什麼長的秘書,從上邊押了下來。最後我
堂哥自己一個人抗了下來,不但丟了轉正的機會,人被開了還進去了半年多。

     可正因為這,那幾個同甘共苦的和我堂哥一起拜了把兄弟。關係好的不得了,
見了我大伯大娘一口一個爸媽的叫!

  見到堂哥把事情說了一邊,堂哥給他把兄弟打了個電話,請他把兄弟給問下。
安靜的等了兩天,給帶過信來才知道,原來是小刀他們那邊已經早有人想到這個
辦法了,和這邊早定好了,所以才卡住小刀他們。

     既然有這個關係,那就好辦了,每輛車一個月交1200元給他們就可以。
小刀知道以後高興的不得了,還對我說,反正你堂哥那邊關係這麼硬,你和你堂
哥註冊個運輸公司吧!

     我們那邊給車定的是走你們這2000元每輛,給我們自己留200元的利
潤,你們這邊收1800元每輛,上交了1200元每輛還可以賺600元,一
個月差不多能弄十幾萬,好的話可以弄到20多萬!

     我把這個事和堂哥一說,堂哥也同意了,不過要把二堂哥也給帶上,說不能
我們兄弟兩個賺錢,把你二哥給忘了。

     還有每輛車利潤是600元,我們兄弟分300,剩下300就用來開括關
係,現在有我的面子,什麼話都好說,但是時間一長沒有利潤連著,關係也慢慢
的就淡了,而且這個公司只能是你二哥來挑頭幹,我們兩個不能在明面,一個是
我大舅是公安的出了事不好說,你舅聽說馬上要去幹新區的建設部的二把手了,
不能出了事把大人給牽扯進來!

  就這樣,我們兄弟三人的運輸公司就開了起來。我和大哥只有分紅,公司的
事物我們一概不管。別說這個運輸公司很賺錢,首先大車掛靠要拿錢,驗車保險
我們也賺錢,領車處理違章也賺錢,當然最大頭還是這個保護費我們兄弟每個月
基本上可以分6萬左右。

     錢包慢慢的鼓了起來,我在靜怡的老家(緊挨著他們集團的一個小村)買了
一個宅基地,蓋了二層的小洋樓,在後邊建了一個倉庫用來放貨,還給她買一輛
現代車!


    到了10月份,我和靜怡結了婚,結婚的時候我的朋友哥們小刀等都來
了,就是沒有一個我的家裡人,包括我的堂哥。

     隨後我們出去旅遊了一下,等我回來的時候。大舅給我打了電話,讓他的司
機把我接到了他家。大聲的責駡了我一頓,還打了我兩個耳光。

     從小到大我大舅唯一打的我兩個耳光,姥姥家我是第一個孫子輩的孩子,隨
後大舅和大姨都是生的女孩,他們兩家都是國家幹部,不能超生,所以從小到大
我都是很吃香的,這次我做的也確實過分了,在家裡不同意的情況下就領證結婚
了!

  
                    3。緩和關係,奔跑,初見端倪

  就在關係緊緊張張下,到了2007年。我的生意越來越好,背靠著800
0多人的大廠,每個工人都是月月高粱紅頭掛不差錢,不但小家電做的風生水起,
還接了美的的大家電縣級代理。縣城就跑的多了起來,家裡也回去過,前兩次去
的時候,老爹直接不和我說話,我媽就是拉著我的手一個勁的哭。

     隨後去的多了,慢慢的老爹也說話了,老媽心情也好了起來。說真的家裡就
這麼一個孩子,老人家還真的能怪你一輩子麼?

     我把做了美的縣代理的事情和老爹說了,關於運輸公司的事我沒有和家裡說。
這個事實違法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老爹憑著和超市,三聯這些個中層的關係把我的美的也給上了櫃(那幾年有
做家電的都知道,美的和格力的空調競爭很激烈,格力號稱有美的空調的超市,
3C等堅決不上貨,所以在很多賣場美的是上不了櫃的),那時候我天天在縣城,
請客送禮,把空調旺季在4月份就炒作了起來。

     正當我這裡生意如火如荼的時候,哪位空窗期不到2個月的主,就有了出軌
的苗頭!

  這個事情是我在捉到她出軌以後,才回憶起來的。就在一天晚上,小刀給我
打電話,胖子,你丫比的來河北玩車子被扣了也不和我打招呼。你不著急用車把,
不著急的話我下個禮拜給你送回去,車我給你提出來了。

     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丫比的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去河北了,我什麼時
候出事車被扣了。我現在忙的腳打後腦勺,我還有空去河北!你丫比的別蒙我!
草,我說的是真的。你車我剛給你提出來,當時扣車的交警說,一男一女那個男
的還挺橫。不讓我提車,我找的他們大隊長才給你弄出來的!

     我越聽越迷糊,心想小刀不能這樣騙我玩啊!掛了電話,就想給靜怡打電話。
轉念一想,不行我不能先給她打電話,我要去河北一趟。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了河北黃驊,找到小刀。和小刀找到那個查車的交警,沒想到剛說沒幾句,
小刀就和他吵了起來,差一點都動了手。只是在那個交警的隻言片語中確認是一
男一女,聽描述那個女的應該是我的老婆靜怡,但是那個男人應該不是靜怡以前
的男朋友,聽說脾氣挺大,挺有氣質的,歲數有40左右了!

     這讓我的心放下了一半,也許是和領導過來採購東西的吧,他們集團到時候
給發福利的時候很多是來河北採購的,發票和價格河北這邊好弄些!隨後小刀又
給我找人調了監控,那個時候監控不是和現在一樣這麼多,所以只有幾個主路上
的監控。

     通過監控發現車在一家酒店停了大概有2小時,我和小刀趕到酒店調出了監
控和入住記錄,確認那個男人不是靜怡以前的對象,而且入住的時候開了事兩個
房間。樓上沒有監控,不知道是不是分開住的,但是我想應該是分開住的,沒有
人知道我在河北還與關係,也不會想到有人來調酒店的監控。

     看來是我多想了,我連夜趕回了家,到家的時候看到家裡的燈很溫暖很溫暖。
本來是有點興師問罪的想法也不免淡了下來,還是觀察觀察在說吧!

     回到家裡,一夜溫存。沒有和靜怡說車被扣和被提出來的事情,第二天她起
的很早,給我做了早飯就要去上班,我問她咱家的車呢?你怎麼不開車去。她回
答我說,和他們辦公室新來的領導去河北採購辦公用品的時候,由於她的技術不
是很好,道上車多所以是領導開的車。

     但是領導開車和武,隨意變道還闖了紅燈,被交警攔下來以後差點和交警打
起來。車就被扣下了,讓她下週二去接受處罰提車!

     我一聽和我瞭解的差不多,也就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囑咐了她一下,一個去
河北那邊咱沒熟人,公家的事沒有必要用自己的,叫公司派給輛車派個司機不就
完了麼?還有孤男寡女的節假日一起出去就是公家的事也容易叫人嚼舌根的!

     誰知道她一下翻了臉:「誰嚼舌根啊?是你多想了吧,我不是那種女人,我
和領導去河北還不是因為他剛來,如果找到以前我們採購的那幾家很容易把我們
一起搗鬼的事翻出來,再說領導要求節假日去,我也不能拒絕吧!領導的面上下
不來,我以後的工作就不好開展了!」

  我說:「貓膩?也沒看你拿回來多少錢,你不是那樣的女人,你知道那個男
人是什麼樣的男人?你長的這麼漂亮,廠花啊!他對你有想法的話也不奇怪。咱
可說好了啊,你少和他接觸,有想法了跟我說,我放你離開,但是你要是背叛了
我,我讓你後悔一輩子!」

  「幹什麼啊?越說越嚇人了,你放心好了,咱倆是郎才女貌特別般配,我不
會也不忍心破壞咱們這麼幸福的生活的。唉,就是咱爸媽對我還是不理不睬的,
你現在長和爸媽在一起,你也多做下工作!」

  「怎麼做工作?現在才剛和我關係緩和了,我可不敢勸。還是你啊,多去縣
城幾趟,和小姨舅媽多聊聊,給表弟表妹多花點錢收買一下,讓他們多給打下邊
鼓,以後慢慢的就行了!還有,現在咱店的生意差不多都穩定下來了,你也多上
點心幫我看下,特別是帳目一定弄清楚了,別到了錢貨都弄亂了對不齊數。縣城
那邊空調馬上到旺季,我需要長頂一下。忙過這一陣我們抓緊要個孩子,你把孩
子給生下來了,我爸媽還能不管咱們,還能不認孫子。邊上再有人給勸一下,不
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麼!」

  「那不行,要先把關係緩和以後,我才考慮和你生孩子的事。現在你這麼忙,
這麼多事,我生下孩子來,你媽不幫我看孩子,我的家庭你也知道。那還不得累
死我啊!」(注:靜怡的親媽在她4歲的時候就過世了,在她7歲的時候她爸爸
娶的後媽,後來給她生了個弟弟,一家人拿著她都不好,就是她姑媽對她好,在
她高中畢業幫她報了會計函授以後托人給送到化工集團做了工作)

  我也無可無不可的沒有反對,畢竟年紀不大,事業剛剛發展,有了孩子沒人
給看也確實是個大問題。我對她說:「反正縣城你要多去,自己有車也方便大姑
家,二姑家,小姨,姥姥,大舅你都要多走動。別沒人說你,你就懶,這是為了
以後知道不?要不以後沒人給說好話,別怪別人!對了,還有你星期二,怎麼去
黃驊?不會又和那個什麼領導一起去吧?」

  「老公,要不你去吧!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顧忌林哥不會和我去了吧!上
次都差點和人家交警打起來」

  「林哥?你叫的好親切啊,這才幾天?」

  「你別胡攪蠻纏的好不好?不叫林哥,叫他林叔啊!我總不能一口一個經理
叫吧,別人都這麼叫,我不叫林哥那我還不成了異類啊!」

  「別哥哥長哥哥短的,在叫出感情就不好了!」

  「有病吧,吃醋了?沒必要的,他都快和我爸爸一樣大了,今年都45了,
你心放肚子裡去吧!」

  「反正我得看緊了你,我現在事比較多,陪你的時間也不多,別讓人給鑽了
空子!」

  「你就老老實實的把心放肚裡好了,你為了我,和家裡都鬧成這個樣子了,
我要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我還是人麼?再說你是個優質股哎,才25歲現在就有
了自己的生意,門頭還做的風生水起的。不到2年咱就買了車蓋了房子,你對我
還這麼好,出差每次都給我買衣服什麼的。我的朋友可羨慕我了,都勸我要看好
了你。說你現在要是和離婚了,還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貼上來呢!你還不放心我,
真有意思!」

  「我是給你打預防針,這麼大的廠長,狼多肉少,你還是最大的一塊肥肉,
別讓人給叼跑了!」

  「去你的,哪有說自己的老婆是肥肉的!」

  「說真的,現在咱舅調到新區開發當主任去了,雖說是個二把手,可是掛一
把的是縣委書記,根本不管事。現在新區就咱舅說的算,你們集團不是也在新區
要建辦事處麼?直接找咱舅,讓咱舅給托下人,辦到縣城去算了!畢竟不管事環
境還是以後我們的孩子上學縣城的環境都要比這好多了!」

  「我先考慮下吧!畢竟現在說也早,主要是我和你家人的關係,調到縣城去
以後不回家不是個事,回家吧還不一定叫我進門!時間一長弄的越來越僵,就更
不好處理了!你說呢,老公?」

  「那就先這樣吧,等關係緩和以後在考慮給你調到的事吧!唉,麻煩。星期
二我去黃驊吧,我去把車提出來!一會你把行駛證給我留下啊,我今天要去縣城
一趟。」

  「又幹什麼去啊?這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一天都呆不下來麼?」

  「我聽說,剛開的那個超市,格力的營業員天天搶貨,昨天晚上還差點和咱
家的營業員打起來,營業員現在禁止上崗了,我要去瞭解下情況!」

  「你去歸去,可別反虎啊!聽說格力那邊的代理家裡挺有本事,你可別和人
打起來,再吃虧了!要不我請假和你一起去吧?」

  「沒事,我和五哥說過了,叫他帶幾個弟兄,和我一起過去。那個格力代理
家沒什麼本事人,就是一個叔叔在農業銀行做行長,他的人緣也不怎麼好,當時
在初中他比我二哥高一屆,搶我二哥的女朋友,我們把兄弟8個人直接去他們班
上挑的他。班裡愣是沒有幾個人敢動手的,從小看大,到了社會上估計人緣也不
怎麼樣?」

  「人家現在做的也很大,不說朋友,自己的表兄弟也不少吧?安裝工也有吧?
你們去了還是儘量別和人家打起來,打壞了人家也是個事,咱傷著了也是個事。
打不過你人,沖你貨下手,損失的還不是自己麼?儘量好好說好好處理,千萬別
犯混!聽見沒?」

  「沒事,我會克制自己的。只要他們不先動手,我絕對不會動手的!你放心
吧!」

  「我怕的不是你,你五哥那個人太衝動,你可一定把他看好了。要不你給四
哥打個電話,讓四哥也去一趟吧!你四哥那個人還是很沈穩的,也能說。你五哥
也聽你四哥的」

  「別介,四哥現在正兒八經的國家幹部了,這種事可不能把他牽扯進來!我
知道怎麼辦了,你不用管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 10:27:29

4發展,變故,遭遇困境

  當天晚上在超市和格力代理雙方協商的挺愉快,區域劃分開來,從東邊來看
格力是第一位置,從西邊來看美的是第一位置。這樣要看顧客需要什麽,對什麽
品牌感興趣了!雙方對這次協商也都挺滿意,沒有起什麽沖突,各種約束自己的
營業員。說真的,格力的質量真不錯,但是就是價格高了點,活動頻率小了點,
贈品力度小了點!而我們的活動頻率和力度都是非常大的,所以就這樣把這個事
情放下了。

  由于空調旺季我們準備充分,贈品力度空前,活動頻率空前,整個4- 6月
我的銷量已經把全年任務都給完成了,做過大電的都知道,賣大電不賺什麽錢的,
主要是在廠家給的返利和各種費用上。不過我完成了任務,廠家光小電贈品就夠
我銷售5個月左右的了,這都是錢啊!由于我們的銷售非常成功,格力的銷售就
比較慘淡了點!就在我認爲萬事已定的情況下,一項國策的出現使的我的根本出
現了不小的變故。07年底要進行家鄉下鄉山東是一個試點,從9月份就下了通
知,要各種證件。本來這個補貼是顧客購買後由顧客提供身份證,銀行賬戶我們
提供發票,顧客自己去財政局報銷。但我沒有這麽做,我是直接由顧客提供身份
證號,我補貼直接給顧客扣除。這樣有三個好處,一,顧客不用麻煩了,別人家
都是顧客去財政局報銷,還不知道多長時間才可以報銷出來,而我這直接就給返
現了,自然提高我的銷量。二,我實收的錢各個賣場是要扣點的,我少收100
元就少扣我8塊我何樂而不爲。三,靜怡的姑父是財政局的副局長,雖說不是什
麽打腰的人物,但是國家給報銷的我們家走這個程序肯定比別人快吧,而且當時
一個身份證可以有兩台購買指標報銷,我倉庫的沒有銷售的也可以先報上去,套
出錢了不就好了!

  但是沒有想到工業園的店家電下鄉報銷必須店負責人本人去,這樣的話。我
就有點忙不過來了,靜怡看到以後跟我說:「你來回跑也是個大問題,晚上這麽
黑還要回來,有的時候一天還弄不完。要不你給我授權書,我給你跑吧!」

  「我說還什麽授權書啊!咱是夫妻,直接把這個店經營者改下不就完了麽?」

  「我什麽事都給你幫不上忙,這點小事就交給我吧!」

  「過了這兩個月,不忙了我們出去旅遊下的吧?」

  「好啊,也是好長時間沒有出去了呢!」

  過了沒多長時間,我就把經營者轉成了靜怡的名字。因爲家�的事牽連的比
較少了,那段時間回去的也是比較。最主要的是,我和堂哥的運輸公司出了問題,
我們公司被舉報了,已經由市�接管檢查。我和大堂哥,二堂哥天天跑著去求人,
但是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我們公司的業務流程和各種暗地�的道道被舉報人非常
熟知,給我們弄了底掉!檢查持續了大概2個多月,我們丟掉了很多客戶,這不
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我們的合夥人,我們的保護傘雖然沒有出大事,但是都暫
時的和我們劃清了界線。公司現在審車,驗車已經沒有那麽方便了,以前可放可
不放的都是給我們放過去,現在就是卡我們。弄的我們一點脾氣都沒有,公司眼
見不能維持。我們哥三個,在一起商量了一下,算了不堅持了,公司已經被人盯
住了,在起來很難了,在一個以前的關系網,很多都被調整了,再重新打關系網
還不知道多長時間可以見效,這次沒折進去就算好的了!大堂哥說:「弟弟們,
我想好了,我現在在這挺難混下去了,正規單位進不去,給人打工還不夠我喝酒
的呢。我想去J市看下做鋼材市場去,你小輝姐夫(二堂姐家)在J市鋼材公司
有門路,去哪�空島空賣也能賺不少。我先去探探道,市場好的話,你們願意過
來就過來,還是咱三兄弟一起幹」

  二堂哥說:「我在公司了也結交了不少的關系,這次公司倒了,我想先去勇
哥那個駕校給他幫幫忙,家�現在老婆孩子父母都離不開啊,要不我真想和你一
起去J市,哥!」

  聽了這個話,二堂哥是不準備在和我們一起了,想自立門戶。本來就有點疑
問,現在疑問更大了。我們內部的流程舉報人太熟悉了,我們的關系網也太熟悉
了,他把我們踢出來,不怕我們知道以後和他算總賬麽?當出了酒店的門,我和
大堂哥打了個眼色,開車轉了一圈又聚在一起。

  大堂哥對我說:「小,看出點什麽門道沒有?」

  我說:「我看二哥不地道,不會是他捅的我們吧?」

  大堂哥說:「他捅的是不太可能,但是這�邊肯定是有他的事,要不沒人知
道的這麽清楚?他可能是被人捉到了把柄或者是不小心把事說了出去!」

  我說:「別叫我知道是他做的,要不我和他一刀兩斷,和他沒兄弟做」

  大堂哥說:「好了,別說沒用的了。以後家�的事你多照看下,我去J市,
你大伯和你大娘你要多看看去,還有這次你要好好和你的朋友說下了,牽連他們
那邊也不少。」

  「恩,我知道的哥,你放心吧!」

  就這樣,我們的公司關門大吉了。大哥去了J市,二哥給你打工,我去了河
北處理一下善後,到了河北跟小刀回合。他帶我走了幾個領導家�,我態度放的
很低,好話說盡,再有小刀在旁邊的幫助!事情總算是安撫下了,事實上這次事
情給小刀的上位做出了很多的麻煩,本來他都要辭職去他們隊合開的公司擔任主
管的了,沒想到他親自過來辦的事出了大纰漏,現在公司的事他直接說不上話了。
隻好先在交警隊混著日子,看一步走一步了!

  5,他是誰?

  當小刀親自開車送我回來的時候,路過Y縣,不經意間發現了一輛和我們家
車一模一樣的車,車牌沒看很清楚,停在一家飯店門口。本來我是想叫小刀把車
倒回去看看怎麽回事?但是看到小刀神不守舍的樣子,我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通過反光鏡,我一直到了拐彎的路口也沒看出來到底是不是我們家的車。本來想
要去縣城的,我改了主意要小刀把我送到了工業園。打發小刀走了以後,我回到
家�沒有看到車,到了店�也沒有看到,今天是星期六,靜怡輪休的日子,她去
哪了,她開車去哪了?靜怡的表弟看我一圈圈的轉,就問我:哥,想我姐了麽?
你看你一圈圈的轉,我頭都快被你轉暈了!

  「你個小子,哎你姐去那了,我回家也沒看到她啊!今天不是她輪休麽?」

  「我姐今天一早就開車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去那了。她也沒告訴我。」「知
道和誰一起去的麽?」

  「不知道,要不你給我姐打個電話吧?」

  「算了,我先回去躺會,你姐一會也應該回來了」

  說完以後,我轉身出了門向家走去,心�不停的在問自己,你去哪了?你和
誰去的?去做什麽了?回到家�,躺在床上,確怎麽也睡不著。翻來覆去,不經
意間在床單和床幫的縫隙中摸到了一個紙片,拿出來一看,一張超市的購物小票,
我隨意的一看,確在看到了最底下的一行定住了。岡本避孕套,我不禁坐直了身
子,我看了下時間。是在9月份,那個時間我回來的很勤,這種東西一般都是她
買,我不確定我用的是不是岡本。越想越心煩,不想了去倉庫看下,有沒什麽滯
銷品。誰知道,我去了倉庫一看確傻了眼,倉庫�的東西亂起八糟,各種包裝,
泡沫撒的遍地都是,貨物也很不全。草,幹雞巴事了,閑著沒事都不來把倉庫拾
到一下麽!

  我給店�打了個電話,讓靜怡的表弟帶兩個工人一起過來,順便把進貨銷售
賬本也給我帶過來。當他們進來,我對著他們破口大罵:「你們麻痹的不想幹了
是吧?倉庫�這麽亂,不來歸置一下,貨都雞巴賣沒了,也不補貨!想幹什麽啊?
養你們什麽用啊?」

  他們低著頭不說話,我說:「趕緊的給我歸置好了,別光叫別人說著幹,沒
勁!」

  靜怡表弟帶來的兩個員工近去幹活,他留了下來。把我拉到一邊:「哥,別
生氣。不是我們不幹活,是姐閑我們說不上什麽時候就來家�搬貨卸貨煩,她把
我們的鑰匙都收走了,到了她下班以後,我們才可以過來取貨。我們這都有兩個
月沒有盤點了,少什麽貨也不知道啊?」

  「她把你們的鑰匙收走了?」

  「恩,收走了得有小三個月了吧!這幾個月,我們店的銷量下滑很厲害,人
家買完了,要到晚上才能安裝送貨,人家都不願意!你也要跟我姐說下了,在這
樣幹就幹死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會和你姐說的。剛才那個事你幫我給他們解釋下,我
不知道實際情況讓你們受委屈了。這兩百塊錢你拿去,請他們吃頓飯。」

  把工人送走以後,我躺床上看著賬本,確發現每個月的銷量不大進貨量確不
小,按說進貨多銷售少,庫存應該是很多啊,怎麽現在沒有多少庫存?而且最主
要的進貨大部分都是美的空調,走這麽大的貨量我應該是知道的。業務員不可能
不跟我說,不會有什麽貓膩吧?走團購大單?還是從外邊串貨?這�邊不對,有
我不知道的東西,我不知道的東西看來很多,現在隻不過時浮出了一小部分。

  錢貨不對數,輪休時不知道和誰出去的,超市購物小票上的避孕套,把鑰匙
收上來不叫員工進家門!這都是疑點,你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吧?!

  不行,我要多個心眼,我先把房契和銀行卡找出來,先收著。她問起來的時
候就說我周轉不過來,要貸款拿去做抵押了,誰知道我翻箱倒櫃的隻找到了兩個
定期存折,一張10萬的一張5萬的,其他的卡和房契都沒有找到!

  我實在忍不住了,就給靜怡打去了電話:「老婆,你在那?我回家了沒有看
到你,他們說你早上就出去了」

  「你今天回來怎麽不早和我說一聲啊,我早和朋友約好了,我們一起去D市
玩了,大約要到晚上8點左右回去!」

  「哦,和誰去的,是你開車去的麽?」

  「恩,我和花姐,劉姐三個人開了一輛車來的。你今天不走了吧,在家好好
等我哦!」

  「恩,不走了。我有點事和你商量,等你回來再說吧!」

  挂電話的瞬間我確從電話�隱約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查崗了?」正想仔
細聽下,電話被挂斷了。這個聲音好真實,不是我的幻覺,她不是說和花姐劉姐
一起去的麽,怎麽還有給男人?

  我不能等了,我要找出這個男人,他是誰?

  我給劉建打了一個電話,要求他帶上他店�最隱蔽的監控設備來我家,給我
做一套安防監控!過了不一會,劉健就來了,進門問我:「哥,你安這個幹啥,
家�又不是沒有人?」

  我打著哈哈:「你看下我倉庫,都雞巴亂的沒地站了,剛叫人歸置好了,貨
還弄爛好幾個,你給我安裝好,我看看誰這麽牛逼,活不幹還給我禍害貨。對了,
前邊進門的地方也給我安裝上幾個探頭,安隱蔽點別叫人看到了!」

  「你放心吧,哥!」

  就這樣,我把監控給安裝了起來,應我的要求他走線和儲存器都放到了天花
闆上邊,在外邊是看不到的。

  到了晚上8。20的樣子,靜怡回來了。隨後,我和她說起來,我這邊周轉
有點困難,家�還有多少現金?她回答我說大概還有5。60萬吧,你需要多少?

  我說:「這不,馬上到下個年度了麽?美的這幾個事業部都要錢,來個開門
紅。合起來要220多萬,我現在現金也就100萬左右,還差不少呢。

  「要不你去你家�借點」

  「咱爸的壓力不比咱輕,他那邊的品牌過來年到4月份也要打錢的?今年完
成任務完成的快,沒想到任務押的這麽重,整整遞增了40個點,還這麽缺陰,
把空調,冰箱,衛浴,微波爐都分開,每個事業部都要錢。」

  「要不咱拖一下,先看那個好做先給那個打錢好了」

  「那不行,咱賺錢就在這個代理商的位置上。你要是放手一個事業部,慢慢
的別的事業部也會飛了的,咱家的房契在那,不行先把房子抵押了,我在找朋友
借點就差不多了!」

  「房契在我爸那,說是村�同一給辦房産證。我就給拿過去了,拿過挺長時
間去了,用不到我也沒有再問過。」

  「行吧,明天你去你爸那拿回來,我去縣城抵押了,在找人借點。對了我看
現在店�的現金流有點不太對,貨進的不少銷售確下滑的很厲害。賬面上還看不
出增加的錢數?怎麽回事?」

  「哦,是林哥幫我們走了一個美的空調的團購,是給工業園這邊用的,給公
家的東西利潤還行,沒人都跑不進去,林哥當時也沒說一定能成所以我也沒有和
你說。誰知道沒幾天就談成了,那幾天你電話都打不通。我就直接和美的廠家的
業務聯系的,他直接安排車給送到工業園的!你知道公家的錢下來的慢,這個錢
要到過年以後才能支出來了,沒事吧?」

  「事倒是沒有,不過你可一定要注意好啊,貨不出我們這個縣,甚至是這個
市都沒有問題。千萬別流出的河北或別的市�去,我們和廠家都是有合同簽了區
域保護的,一旦別人查到我們的串貨,一台就是罰款1萬元,貨還得零售價格購
買回來。串貨超出100台,廠家可以單方面提出解除合同的!」

  「我知道了,老公。我會注意的。」

  「還有你盡量少和你的那個林哥接觸,我看他也不是什麽好人?」我忍了忍
沒有把今天把打電話過程中聽到男人的聲音說出來。

  「我們就是工作接觸,他知道咱家做的代理,和我說了一嘴。我也不能把錢
往外推吧?」

  「我就是囑咐你一下,他那種在機關單位混了這麽多年的人油子,玩心眼是
玩不過他的。我心�對他的感官不好,你還是注意點!」

              隨後一夜無話

              6房産變更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靜怡開車來到了丈人家。說真的,丈人家我來的很少,
本來他們父女關系就不是很好,我在當中身份也尴尬。誰知道進門以後,一提房
契統一更換房産證的時候,她後媽冒出一句:「你不是這個村�的人,不符合規
定,我們做主房産證落在了靜怡身上,超出的面積就落在了她弟弟身上。」我一
聽就急了,宅基地我買的,蓋樓我花的錢,你們家什麽都沒出,合著沒我什麽事
了。一看我臉拉了下來,丈人開口了:「小強啊,不是不和你商量。而是確實有
規定一不是本村的村民宅基地購買一律無效,二單人占用面積不得超過60平方,
超過了就要多拿錢的!」

  「錢不是問題,我自己的房子超了面積改拿就拿好了?可是你不能在沒有告
知我的時候就擅自把你兒子的名字給加上去,給靜怡加上我不說什麽,我們是兩
夫妻,你給你兒子加上什麽意思?」

  「你這孩子怎麽說話呢?我們還能搶你的房子麽?你看你狼臉狗腚的,房産
證下來以後都轉到靜怡名下不就行了麽?」丈母娘大聲的呵斥道靜怡伸手拉了我
一下:「爸媽,阿強不是這個意思的,他現在壓力也很大的。他合同馬上到期,
要給廠家打款220多萬,我們現在的現金不夠,所以阿強想先把房子抵押了,
把合同簽下來!他不是有意的,他隻是著急而已,爸你把房産證給我拿出來吧!」

  「什麽,拿去做抵押?這不行,房子不能拿去抵押,抵押了還不上以後你們
住那?我這還有10多萬,先拿給你們用吧!」老丈人說道靜怡緊緊的握住我的
手,制止了我剩下的話。我當時就他媽的一口氣上不來,就想發洩出來。你媽,
我和你家姑娘結婚,我給彩禮6萬  三金  加車,你媽才回來了不到4萬塊錢的
東西,和賣女兒差不多,買地蓋房都是我自己操車的,你什麽都給幫忙,連過來
看下都一個巴掌數的過來。還不如鄰居幫忙多,現在卡著我的房産證不給我,還
一切爲你們好的態度,你媽這是要坑我啊!

  隨後氣氛一直很僵硬,到了中午吃過飯我撂下碗筷,就走了出來。靜怡在身
後一路小跑,追上我拉著我的手:「強,別生氣。我這兩天就把房産證要回來,
你也知道我家庭現在的情況。我爸都聽我後媽的,我後媽那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隻能占便宜不能吃虧。我做做工作就好了!」

  「這不是占便宜了,這是割肉補倉了啊!她兒子也快要到說媳婦的年紀了,
她還不是打譜先在房産證上做手腳,用房子給她兒子忽悠個媳婦麽?沒有門,好
說好道的爺成全她,和我耍心眼坑我那不可能!三天,靜怡三天以後房産證她不
給你的話,我就找人把這個房産證作廢,我說到做到!你直接就這樣回複她好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就別再拱火了,房産證要不回來我給你想其他的辦法
給你借錢去。」

  「你借錢,你那幫小姐妹才能湊多少錢啊?」

  「你忘了,工業園還欠咱的錢呢?我求下人先付給咱60% 的話,房子也就
不需要抵押了,你再少借點就好了。」

  「你說的輕巧,年底問你們公司要錢可能麽?」

  「你別管了,我兩邊都進行著吧,兩邊有一個邊成了咱難關就過去了!」

  「別勉強,實在不行我再去小姨和大舅家借點!以前的帳還沒有還上,在張
口有點不好意思!」

  「能不借就先別去借了,先看看我這邊怎麽樣再說吧!最晚什麽時候給廠家
打款?」

  「這個倒是沒有什麽嚴格的規定,年底廠家放假以前打過去就行吧!」

  最後房産證要不出來,我找了大舅的一共把兄弟把那個申請下來的房産證作
廢,給我辦了一個新的,當時弄的靜怡和我還大吵了一頓,爲了討好她房産證上
我隻寫了靜怡的名字,隨後我拿去抵押了36萬,再加上借朋友哥們的錢,總算
是年前把錢打過去了,不過因爲這個事情,我和靜怡冷戰了,年前送年過貨她家
她親戚都是她自己去的我沒有去,我家我親戚家靜怡也沒有去都是我自己走動的!
這個年,我在縣城父母家過的(往年都是在姥姥家一起過),靜怡也沒有去姥姥
家,而是在她家過的。看來還是親疏有別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