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何處為生

[複製連接]
查看: 525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9 08:30:03

(第一章 亂世破曉)

西元2008年。
是年,何楚奇二十三歲,日後盛極一時的政壇新星,尚是一個蓬頭垢面的大學畢業生。

大洋彼岸,經濟危機全面。歐洲經濟已出現負增長數年,無論東方還是西方,處處籠
罩著全球金融危機的烏雲。

中國經濟必然也遭受了重大的衝擊,在大批農民工返鄉,經濟面臨硬著陸的風險之時。
中國政府為了擴大內需,應對金融危機,提出了“四萬億計畫”。

北京城內。
雖說還是冬日,卻已到了正月,天氣還是沒有溫和的跡象。四合院裡從廣州運來的那
棵柑橘樹上盡然掛滿了金燦燦的果實。也許是被香氣所吸引,院子裡的麻雀格外的多。
何楚奇沈默凝視鳥雀多時。

王伯十五歲被派到就到何首長家,當時何楚奇的父親尚且三歲,如今何楚奇的雙親都已
過世,王伯就像何楚奇的親人一般。王伯有一個孫女,年僅十九,她身形柔弱,卻亦頗
有幾分嬌豔。王伯遣退與孫女,朗聲說道:

「還是沒有下定決心麼?」

「…」

王伯猛然擡眼盯著何楚奇,年邁又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怒氣,道:

「你當真可以放棄一切,清心寡欲,卻做不到對仇人俯首貼耳麼?」

何楚奇拍了下膝蓋,神情激動,然後沈默不語,眼圈不知不覺紅了。良久,何楚奇的聲
音有些沙啞:

「王伯任何決定,都是為了長遠利益,我願效吾王勾踐,臥薪嚐膽。」

他聲音低沈,卻一字一頓,異常堅決。

當晚,何楚奇搭上東方航空的班級,前往西北的一座小城(L市)。

L市乃是一西北地級市,地廣而人不稀,本是民風淳樸,雖居西北,可風土人情
卻似江南一般。在改革開放以來,城市發展迅速,雖是地級市確是交通要地,在
不斷的外來衝擊之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本來淳樸的民風之中滋生出難以言狀
之惡。這些惡乃是人之本性,須有法律與道德束縛,然L市地處西北,天高皇帝
遠,遠較首都險惡。

何楚奇以他家世,名校畢業之後被分配到L市做個小吏,若非仇人作梗,絕無可能,
奈何父母早逝,當真是無可奈何。不過說是小吏,實則也不小,在地方財政局落腳
,老的財政局長尚有一年任期,待一年過後統領一方財政,在L市也算是不小的官了。

何楚奇上了飛機,打開行李架,見到一女孩正查看座次。那女孩一頭長髮,面容姣
好,見何楚奇正在打量她,也不覺得尷尬,從小受到的良好教育讓她對何楚奇回以
一個禮貌的微笑。

何楚奇幫她把行李搬上了行李架,女孩對他略有好感,便攀談起來。

原來那女孩叫張媛媛,在加拿大上大學,畢業後應姑姑邀請,經由北京轉機,前往L
市實踐她所學習的教育行業。張媛媛自由高中便出國留學,家裡人因她十分乖巧又
能照顧自己,對她十分放心,知她時長自己一個人出行,也不擔心。在張媛媛這個
年紀能做到如此實是十分了不起,可是唯獨缺少了一份防人之心。

三個小時的航程,稍縱即逝。何楚奇走出機場,默默望著遠處,心道:「我定要在
這傾向僻壤混得出人頭地。」

「是何少爺麼?」

幾個和何楚奇歲數相仿的年輕男子,向何楚奇走來。

「我們是奉命來給何少爺接風洗塵的。」

何楚奇道:「此番初來乍到,不知風土人情,還是各位兄弟多擔待。」

「何少爺客氣了,您可是從北京來的貴客啊。」

何楚奇不知這幾個年輕人是什麼來頭,便是毫無架子,不一會就稱兄道弟。何楚奇
坐上車,往窗外一看,見張媛媛也坐上了車。緣分甚是短暫,飛機上一面之緣可有
再重逢的機會。何楚奇因為旅途勞頓,盡然沒有發現張媛媛上了一輛武警牌照的豪
車。

「各位兄弟,咱們這是去哪呀?」

「何少爺,您的行李我們已經幫你送到您的住處了,現在麼當然是帶您去看看"節
目"咯。」

何楚奇見車開往山區,便感好奇,見眾人甚是歡喜,也不變多問。何楚奇與其中
一人相談甚歡,綽號叫「絆腳石」。

二十分鐘後,車在一個山間別墅群門口停下。何楚奇下車定了定神,見門口竟有
數個武警站崗,一個武警詢問了幾句他們的領頭人後幫他們把車停在一邊。何楚
奇感到驚訝的是,這裡豪車雲集,走進門裡的人穿著華麗,定是非富即貴,門口
有武警守衛,這門裡面一定是大有來頭。

張媛媛此時此刻也到此處,只不過不是門口而是地下車庫,她的姑姑接到她之後
說帶她出來玩玩,若張媛媛具體問起,她姑姑卻笑而不語。車一停,張媛媛正要
下車,車門從張媛媛另一邊打開,一穿著正裝的男子低頭與她姑姑耳語,不時打
量張媛媛。

張媛媛聽到那男子說什麼貨帶來了沒有什麼的,不知所云,也就不放在心上。突
然那男子拍拍手,張媛媛側的車門被打開,兩個武警一擁而上將張媛媛拉出車來
。張媛媛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個武警兩隻手把張媛媛的嘴拉開,另一個武警將塞
嘴球塞進張媛媛嘴裡,然後在腦後扣好,然後將眼罩和手銬給張媛媛戴上。動作
一氣呵成,張媛媛竟然沒來得及掙扎,這個過程已經完成了。

「很好,雖然還沒有驗貨,我看主人一定會滿意的。」

「那我…的事?」

「若這女人沒什麼病的話…」

張媛媛聽到她姑姑千恩萬謝後走了出去,她想大叫喊救命或者問個清楚,可嘴裡塞
著球,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張媛媛眼前一片黑,驚慌失措的她拼命的掙扎,
那男子毫不憐香惜玉,一拳往張媛媛肚子上打去,張媛媛感覺五臟六腑都快要吐出
來了,兩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這拳打張媛媛的男人,在L市頗有名氣,號稱是眾玩家的“大管家”,人稱笑面虎
、吳管家。這別墅區正是“玩家”們的私有基地。這基地乃是無法之地,黃賭毒
無所不有,在基地裡,不管是地方官員,還是商界大亨,都要給這吳管家面子。
倒也不是說吳管家有多麼厲害,大家主要是敬畏吳管家背後的人。

「站起來。」吳管家半蹲下地,捏著張媛媛的下巴。張媛媛掙扎著後退,可雙手被
拷在背後,根本沒有辦法抵抗。吳管家攔腰抱起張媛媛,往通道深處走去。

吳管家扛著張媛媛走進了一間大廳,廳內足有四五百平,房間的一邊裡盡是衣櫃衣
櫥,和用來換衣的長椅,房間的另一邊則是一些化妝桌。

「姜大主持人,姜大美女!得見大明星真是榮幸啊!」吳管家見化妝桌前坐著一
身著露背露背長裙的女子,戲謔的喊道。

吳管家口中的姜大美女,姜卓含,便是L市炙手可熱的大明星,電視臺的大紅人,
家喻戶曉,本在中央台主持新聞綜合類節目,是人盡皆知的大美女、大才女。可
去年卻轉到了這西北的電視臺,風傳是得罪了什麼人。

姜卓含聽到吳管家的聲音,心中一震,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回過頭去見吳管
家走來,立刻奔走至吳管家面前,竟跪在了吳管家的面前。

姜卓含看起來約莫二十七八,除了一頭黑髮以外,全身雪白,只是肌膚間少了一
層血色,在主持節目時總是抱有職業性的微笑,然精緻的五官組合在一起,卻
有一副冷峻的神情,乃是個冰山美人。

「卓含見過主人。」

「擡起頭來。」姜卓含擡起頭來,與吳管家目光相對,才一瞬間就慌忙躲開。
吳管家見姜卓含在經過他數周的折磨後,依舊清理秀雅,神色間雖然有懼意,卻
還是冰冷淡漠,一時間實在不知道該怒還是喜。

「不用跪著了,弄髒了長裙,等等表演的時候就不好了。」

「是,主人。」姜卓含聽見表演二字,一時之間竟然兩腿無力,竟無力站起。

吳管家扛著張媛媛穿過大堂,走進一間小房間。

吳管家解開了張媛媛的塞口球和眼罩,張媛媛喘了一口氣,聽到吳管家與姜卓含
的對話,雖然突然,卻也是知道自己身陷魔窟。看著吳管家滿面的奸笑,張媛媛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張媛媛上身穿著一件小背心,乳房雖然不是非常大但十分堅挺,透過背心可以
看到一條清晰的乳溝,下身穿著一條白色及膝蓋的裙子,因為尷尬的姿勢躺在地
上,露出了黑色的內褲,內褲上的草莓圖案清晰可見。

吳管家接著把張媛媛的手銬打開,張媛媛解放雙手之後,便有了幾分安全感。

「你…你是什麼人?」

吳管家笑而不語,重重的給了張媛媛一耳掛。

「嗚…」張媛媛留下了委屈的淚水。「求求你,別打我,求…」

吳管家對著坐在地上的張媛媛又是一腳。張媛媛雖說不上嬌生慣養,可從來都
是身邊男生愛護的物件,從來沒有被男人打過。

「嗚…求求你,不要打我!告訴我你要什麼,我想辦法…」

吳管家捏著張媛媛的下巴,盯著張媛媛。「看樣子你不夠聰明啊,我剛剛已經讓
姜卓含給你演示過了,你還是說不會麼?」說罷,又是一巴掌。

「求求你……求求主人不要打我。」張媛媛立刻明白這男人要她說什麼,沒有一
點反抗的勇氣,竟把“主人”說出了口。

「很好,現在乖乖的把衣服脫了。我要給你檢查身體。」

張媛媛一驚,雖然腦海中有過將會發生什麼的念頭,但真的做起來真是比什麼都
難,在陌生男人面前脫衣服真是羞恥萬分。

張媛媛一邊脫衣服一邊哭,一時已是羞恥的滿臉通紅又是淚流滿面,卻根本沒有
反抗的念頭,脫的渾身只有胸罩和內褲之時。吳管家的手伸進了張媛媛的胸罩,
先是狠狠捏了捏張媛媛的乳頭,然後揉搓柔弱的乳房。

張媛媛努力閉上嘴巴,卻還是從鼻子裡發出「唔唔」的聲音。

吳管家脫掉了張媛媛的胸罩,把張媛媛抱上了一邊的手術椅。吳管家把張媛媛在手
術椅上擺成了一個大字型,張媛媛不敢反抗,幾個紐扣扣上,一會張媛媛就被固定
在手術椅上。吳管家把手術椅往上推,張媛媛的腿只得順勢曲起,兩腿擺成了M字型。

此時身上最私密的位置與男人的目光只有一條內褲之隔,張媛媛滿面通紅,不停的
喘著氣。剛剛經過吳管家的觸摸,張媛媛感覺自己下身好癢好熱,想到自己下身的
感覺,張媛媛竟然身體一抽,整個人像是脫力了一般。

內褲濕了。

何楚奇和絆腳石一行人走進了正門大廳。L市的夜晚才剛剛開始。

(第一章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9 08:31:10

何處為生(番外篇)



                           (1)人妻姜卓含


     二十八歲的姜卓含已經結婚四年了,雖然現在在地方台做著不溫不火的主持
人,可在幾年前可謂是盛極一時。        

     姜卓含從傳媒大學畢業以來,在事業上一直順風順水。姜卓含在中央電視資
歷淺薄,但一直都能得到出場機會,全靠的是台長陳浩認可和賞識。

     剛結婚一個月的姜卓含絕對稱得上是個尤物。通體白嫩,職業裝束下豐滿堅
挺的胸脯在襯衫下輕輕顫動,短裙下小屁股翹起,修長的雙腿穿著黑色絲襪。新
婚人妻的韻味與少女般的羞澀完美融合。

     台長陳浩從姜卓含剛進電臺的時候就惦記上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姜卓含
婚假歸來後,陳浩感受到姜卓含從少女到少婦的轉變,更是心癢難忍。於是一個
邪惡的念頭從陳浩心裡萌生。

     晚上姜卓含回到家裡,打開燈,家裡空無一人。姜卓含的丈夫是個醫生,孫
醫生人瘦瘦的,成天出了做手術就是批改博士生的論文,十分的忙。所以兩人時
常一周只能在一起吃個一兩頓飯。

     雖說姜卓含和丈夫都有一份體面的工作,但是在北京這種大城市想要買得起
自的房子,還是著實的困難。雖然夫妻倆都很忙,但有共同的目標和為未來的孩
子創造美好的環境,兩個人雖然辛苦,但卻甜蜜。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剛洗好澡的姜卓含,急忙穿上睡衣,以為是自己的丈
夫回來,興沖沖的趕去開門。打開門一看,門口的人不是丈夫,是台長陳浩。

     陳浩眼睛盯著姜卓含薄薄的睡衣,簡直讓他是要留下口水。

     「啊,是台長啊。」姜卓含想到自己只穿了睡衣,一下子臉紅到脖子,急忙
用手捂住胸口,擡頭看了看臺長,自己是一臉的尷尬。

     「卓含啊,我是找你談談台裡的新節目的,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調過去。」

     這檔新節目,中央電視臺十分重視,對於姜卓含這樣的新人實在是莫大的機
會。

     姜卓含聽見台長這麼說,心頭一整狂喜,一時之間沒有說出話來。

     「能讓我進去再說麼?」陳浩輕輕的清了下喉嚨,默默的咽下了口水。

     「當然!當然。」姜卓含聽到這喜訊一時之間忘乎所以,熱情的請台長進家
裡坐坐。

     「台長這麼好的機會給我,我以後一定會加倍努力!」

     「不過卓含啊,雖然你很有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可是有些人會有想
法,剛剛畢業沒多久的新人…」陳浩作出一臉擔憂。「不過呢,我決定要提倡多
鍛煉年輕人,特別是像你這樣的年輕人,這些阻力我會想辦法擺平的。」

     姜卓含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謝謝你,台長!」

     「這樣,你寫一個新工作的計畫報告,明天寫好,送到我家來。我來幫你改
改。」

     「明天?時間有點太緊張了吧。可以寬限幾天麼?」

     陳浩從包裡拿出一個張紙片和一個精緻的紙盒,「卓含啊,我想你很聰明,
明天之前一定可以完成的。這是送給你的禮物。」陳浩在『聰明』兩個字上重重
的頓了頓。

     「這怎麼好意思呢……」

     陳浩打斷了姜卓含,提起背包就要走。姜卓含把台長送到了樓梯口,心情是
無比的期待,期待新的工作,想起未來的前景,姜卓含十分的興奮。

     姜卓含回到沙發上,看到陳浩台長送的禮物,小心的拆開。姜卓含怎麼也沒
想到盒子裡裝著的竟然是一包絲襪,一件白色蕾絲花邊透明的胸罩,和只能遮住
陰阜的T-back。

     姜卓含雖然沒畢業多久,但是見到盒子裡的東西一下子就明白了台長的用意。
心道:「可是我是已經結了婚的人,我怎麼能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呢,但是如果
我拒絕了台長,不說新工作,可能之前的工作都保不住了。」

     姜卓含是個事業心很強的女人,這份工作對她來說真的十分重要,可是就算
如此,背叛丈夫,出賣自己的事情,姜卓含還是接受不了。可想到到現在沒有回
家的辛苦工作的丈夫,如果自己失去了工作,還房貸的壓力全落在了丈夫身上。

     姜卓含暗暗的下定決心,就這一次,為了自己和丈夫的未來,豁出去了。

     第二天,姜卓含換上了陳台長送的衣物,去到了陳台長的家。

     陳浩開門一看到姜卓含,眼睛都直了。看到姜卓含換上了自己送的絲襪,陳
浩知道姜卓含已然淪陷。陳浩一把把姜卓含摟在還禮,順手把門帶上。

     「啊,台長…你幹什麼!」姜卓含臉一下子就紅了,輕輕的一邊說,一邊推
開陳浩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

     「你知道我要幹嘛,來,到裡面去」陳浩連拉帶抱,就把姜卓含弄到了臥室。

     陳浩把姜卓含抱在懷裡,手抓向了姜卓含的胸,隔著一副揉捏著姜卓含的乳
房。

     就這麼揉了幾下,姜卓含的呼吸已然不再均勻。

     「啊…別…」

     陳浩吻住了姜卓含的嘴,一邊又解開姜卓含的衣服扣子。姜卓含的乳房暴露
在空氣中,那點冰涼讓姜卓含一下清醒了,用力的掙扎,想要推開陳浩。陳浩一
把抓住已經被自己弄得渾身無力的姜卓含。姜卓含放棄抵抗,任由陳浩把自己的
衣服脫光,只剩下一條可憐的內褲。

     陳浩的手按在姜卓含的胸部上,一陣揉捏。「嗚…」姜卓含渾身微微顫抖,
兩只手無意識纏上了陳浩的脖子。

     陳浩見勢把姜卓含壓倒在床上,低頭含住姜卓含胸口的紅點,舌尖輕觸,牙
齒輕咬。姜卓含已經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粉紅的乳頭已經硬了。

     「來吧,寶貝,自己把內褲脫了。」姜卓含已經麼有進門時的矜持,聽罷自
己解開了內褲的帶子,把絲質的內褲交到了陳浩的手裡。

     脫掉內褲的姜卓含已是一絲不掛,作為人妻的她躺在不是丈夫的男人面前,
本能的盡力閉上大腿,害羞的閉上了眼睛。

     「裝什麼,都濕了!」陳浩手伸進姜卓含的私密部位,摸到了一手的黏液。

     「真是個騷貨。」

     陳浩繞道姜卓含身後,解開褲子掏出了陰莖,把勃起的陰莖頂在姜卓含的陰
門口。

     「唔…哎呀…你」姜卓含盡力翹著屁股等待著陳浩的進入。

     陳浩扶著姜卓含的腰,自己下身一用力,連根插入。姜卓含「啊」的一聲,
叫了出來。陳浩開始抽送,一邊用手捏著姜卓含雪白的屁股。

     「嗯…嗯…嗯…」姜卓含輕聲的哼著,隨著陳浩抽送速度的加快,姜卓含下
身分泌出越來越多的淫液,「啪啪啪」的抽插聲變成了「吧唧」的響聲。

     「嗯……恩……啊啊啊……啊…」姜卓含的呻吟聲慢慢變得短促,屁股用力
的撅著配合陳浩的抽插。

     「我要射了哦」陳浩緊緊的把陰莖頂在姜卓含的陰道裡。

     「啊…不…不要射在裡面!」姜卓含驚慌的叫了出來。

     陳浩把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姜卓含的身體裡。陳浩緩緩的把陰莖拔出,乳
白色的精液從姜卓含的陰唇的開口中緩緩流出。

     「小騷貨,過癮麼?我猜你還不過癮,躺下!」陳浩用力拍了下姜卓含的屁
股,留下了一道紅印。

     姜卓含順從的躺下,陳浩把躺著的姜卓含兩腿一分,雙手抓著姜卓含的大腿,
一下子就插進去了。姜卓含被用另一個姿勢再一次被陳浩插入。

     晚上六點姜卓含拖著酸痛的身子和滿子宮的精液回到了家裡,丈夫還有沒有回
來。姜卓含先是服下緊急避孕藥,然後在浴室不斷清洗著自己的下身。

     深夜姜卓含,輾轉反側無法入睡,今天和台長一連數小時瘋狂的性愛,雖然是
為了換取工作,可也讓自己感受到真正的性愛的美妙滋味,竟能讓自己欲仙欲死,
難以忘懷。

     第二天是得到新工作的第一天,同事爭相祝賀姜卓含得到這份令人羨慕的工作,
可也有一些人在背後偷偷議論,姜卓含何德何能可以擔任這個職位,大概是在背後
做了什麼小動作吧。

     「恩,姜卓含。來我辦公室一次。」陳浩走出台長室探頭叫到。

     姜卓含昨晚已經下定決心,絕不會再次失聲與別的男子,這走進台長室,定要
受台長輕薄,於是走進辦公室卻不把門帶上,這樣台長大概就不敢對自己怎麼樣了
吧。

     「台…長,您找我有什麼事麼?」姜卓含警惕的看著陳浩。

     陳浩看到姜卓含這幅樣子,覺得甚是好笑。「昨天舒服麼?是不是還想要啊!」

     姜卓含聽到台長竟然調戲自己,怒道:「我們之間的關係只是個交易,既然
你已經得到了你應得,就不要糾纏不休,請你對我放尊重點。」

     「一次就想滿足我了麼?就這樣就可以換到所有人都想要的工作了麼?你還
是好好給我聽話,好好服侍我。」

     姜卓含想到既然自己已經得到職位,台長也不能不由分說就撤去自己的職位,
便強硬的說:「如果我不要聽你的呢?」

     陳浩從抽屜裡拿出兩張照片,姜卓含接過手一看,頓時一陣暈眩。原來是昨
天陳浩偷偷用針孔攝像機記錄下來的片段的截屏。

     「如果你還要看,我這裡還有更多,如果你介意這些照片被你老公看到的話,
就乖乖的聽話。」

     陳浩說罷便掏出兩張機票給姜卓含,「這是我們去上海調研的機票,如果回
來我覺得滿意,我倒是可以考慮不給你老公看到這些。」

     姜卓含一時語塞,不爭氣的流出了眼淚。


              【何處為生】的番外篇人妻姜卓含 第一部分結束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9 08:31:53

第二章 淫亂派對

     何楚奇這番被送到L市,乃是無可奈何之舉,若留在北京,在老對頭的眼皮
底下縱使有天大本事也難以翻身。L市雖說是是非之地,幾大勢力魚龍混雜,何
楚奇雖然淪落,也是各方勢力拉攏之人。王伯出行前便多囑咐,莫要得罪人,莫
要強出頭,利用各方勢力的沖突,突破重圍才是上策。

     何楚奇雖然身在L市,心仍在北京,地處西北的地級市和北京能有可比性麼?
總是有天大的風浪,也比不上北京的小水花,直到何楚奇走進這大廳。

     絆腳石幫何楚奇推開大門,「何少,請了」。

     大廳之內擡眼望去,盡是流光溢彩,人們三五成群,卻好似聊有興致,周邊
食物酒水應有盡有。最讓何楚奇驚訝的是。大廳裡的服務人員,盡是少女模樣,
穿著暴露,脖子上都帶著項圈。見到何楚奇走進大廳,有個少女被身後的男人一
推,便快步走向何楚奇。

     少女走到何楚奇面前,立時跪在面前,親吻著何楚奇的鞋子。何楚奇一臉驚
訝,忙叫這女子走開。絆腳石見狀一腳踢在少女腹上,少女吃痛,翻滾了一下退
到一邊。

     「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就來服飾我們何少爺,是不是?」絆腳石一起哄,
跟著來的人皆大聲附和。

     整個大廳的焦點立刻聚焦在何楚奇身上。

     此時L市的精英階層都彙聚於這個大廳,市長趙文濤,副市長劉敏毅,其下
各個部門的頂頭上司皆在,除了政府人員,還有銀行,商界的大佬們。今天在此
聚會雖是例行的淫樂之會,也是為了給何楚奇接風洗塵,各方勢力都想拉攏何楚
奇,利用何楚奇身後的勢力突破當下的僵局。

     市長趙文濤舉起酒杯,拿著湯勺輕輕敲擊,示意人群安靜。「今天晚上的盛
會,即將開始,感謝各位的到來,當然我們還要歡迎我們的何楚奇何少爺的初次
光臨。」一時間整個大廳都想起掌聲。「讓我們期待何少爺為我們L市帶來新的
生機。」

     市長說罷,表演開始了。大廳正前方的舞臺幕布拉開,幾十個舞女上演露骨
又富有藝術感舞蹈,大廳恢復嘈雜,一時間人身鼎沸。

     何楚奇一邊跟絆腳石談天,一邊觀察著四周,注意到臺上的舞女不斷的被帶
到台下,原來只要是有那個領導或大佬看中就不用在臺上跳舞,要到下面作陪。
幾分鐘之後,幾十名舞女只剩數名完成舞蹈,這時重頭戲才剛剛開始。

     姜卓含身著白色禮服,臉上毫無血色。何楚奇眼尖,只見姜卓含持話筒的手
整在瑟瑟發抖。姜卓含盡力想要位置在主持節目時總是抱有職業性的微笑,然而
本來的冰山美人的臉上只有恐懼。

     「大家好,我是姜卓含,很榮幸可以主持今天晚上的盛會。」廳裡的人無不
是瞪大了眼睛,盯著臺上,竟然有姜卓含這樣的大明星光臨,如果可以一睹她的
『風采』,真是妙不可言啊。年初姜卓含來到L市,全市轟動,不知道為什麼,
北京的大紅人會來到這個小城市做個主持人。有權有勢的人,無不動過小腦筋,
想要一親芳澤,可是無一例外遭到拒絕。大家都知道姜卓含的丈夫是個醫生,隨
姜卓含的工作變動也來到L市市醫院,兩人無欲無求,只想過過小日子,沒想到
今天姜卓含竟然被請到這無比淫虐的晚會來。

     姜卓含身邊的男主持人清了清喉嚨道「不過呢,我們今天是不會出售姜卓含
小姐的,不過她會為了幫助我們促銷,大家可以欣賞她精彩的表演。」

     台下立刻發出一陣歎息,而又開始起哄。

     兩個武警從後臺擡出一個檯子,這個檯子上都安裝著一個栩栩如生的泛著金
屬光澤的假陽具。姜卓含看到這個假陽具,羞恥的低下了頭。

     「各位來賓,這個假陽具裡分別有三百毫升的精液,是我們從精子庫收集來
的,這個電子陽具都有精密的感知系統,達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射出一些精液。今
天呢我們的姜卓含,薑主持,會幫我們展示下這個電子陽具的使用方法,她會用
不同的方法把這個電子陽具裡的精液都擠出來,大家不用懷疑陽具的使用難度,
姜卓含可是專業的哦。」

     聽到這些話,台下的所有人的目光緊緊的盯在了姜卓含身上。

     姜卓含雖然已經數次體會到這個電子陽具的滋味,可是在眾人面前表演使用,
還是讓姜卓含渾身發抖,她一邊羞恥的搖著頭,一邊一步一步走近假陽具。

     姜卓含走上檯子,跪在檯子的臺階上,她羞恥的將檯子上的假陽具含在嘴裡,
嗚咽著吮吸起來。一時間大廳裡的大燈都被熄滅,只有臺上的聚光燈彙集在姜卓
含身上,舞臺對面的大屏幕直播著姜卓含吮吸陽具的畫面。

     「嘿嘿,姜小姐,你知道如果你不能及時把這個假陽具榨幹,你知道你會有
什麼下場。」

     姜卓含聽到這個話,更加努力的“促銷”起來。因為姜卓含知道,如果她不
能完成要求,她的所有事情都會被丈夫知道,美好而幸福的小生活就會變得支離
破碎。

     「唔…唔…」姜卓含的嘴裡發出一陣幹嘔聲,一股濃稠的精液從假陽具裡不
斷噴射到姜卓含的嘴裡。姜卓含本能的想把精液吐出去,但是聽到背後男主持命
令她咽下去。她只好屈辱的把腥臭的精液吞咽進喉嚨。

     何楚奇咽了口口水,見到她曾經幻想過的女主持人,跪在舞臺中央,羞辱的
吞下精液,昏暗的四周,各個男人都興奮的看著姜卓含屈辱的表演。

     「時間不多了。」姜卓含由跪著站起,變為騎姿,嘗試了數次,讓那根巨大
的電子陽具插入了她沒有穿內褲的兩腿之間。姜卓含提起屁股,讓假陽具沒入自
己的陰道之中,立刻羞恥的呻吟出聲來。

     「哇,女主持連內褲都麼有穿呢。」

     「天哪,姜卓含好賣力呢。」

     一時間驚歎之聲四起,姜卓含快要羞恥的暈過去,她痛苦的不斷讓自己的下
身起伏,用雙腿使勁用力,不斷的扭動自己的屁股。被男主持撩起的白色的連衣
裙和光著的屁股交相輝映,姜卓含的樣子顯得十分的淫靡和不堪。

     「啊…啊!……」姜卓含不顧台下的笑聲與嘲諷,伴著假陽具的射精到達了
高潮。大螢幕上清晰的顯示著姜卓含的陰道溢出乳白色的液體。

     姜卓含累壞了,一時間都無力把假陽具拔出來,就癱軟在臺上。

     「哇,這個女主持的功夫真不錯啊∼」

     「我看這裡的奴隸沒幾個可以比得上她呢。」

     姜卓含聽到台下的陣陣淫語,她無力去思考更多。經過這段時間在L市殘酷
的調教和折磨,從前的女主持人,已經不再有資格考慮尊嚴,只求自己的丈夫可
以不知道自己的無恥行徑。

     「下面的各位來賓,想不想證實下究竟是我們的產品太容易射精,還是我們
的姜大主持人技術高超呢?我們將有請兩位來賓來體驗下薑主持的功力。」


     「啊…不要…!你們答應過我,不會讓我像…」姜卓含拼命的搖著頭,不斷
地向男主持求饒。

     姜卓含被迫面臨 選擇,究竟是做高級妓女來償還欠款,還是充當隱秘的性
奴。姜卓含選擇的後者,她在北京當主持人這幾年先後被台長數人侵犯,充當性
奴頂多是多給幾個人當情婦。可是如今來一個人便可以上她,高傲的姜卓含一時
之間根本無法接受。

     「妓女被人上是要付錢的,而性奴是免費,區別僅此而已」男主持人笑答。

     姜卓含被兩個武警帶到一旁,讓兩位自告奮勇的觀眾“體驗”她的技術。

     「下面這個月的拍賣會正式開始。」

     隨著男主持人的介紹,一些女奴隸不斷被帶上來。有的女奴隸獨自走上台,
像是對奴役的命運已是屈服,有些被武警架著帶上臺來。這些女奴隸中有的是中
產階級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妻,有的是從校園裡帶出來的女大學生。有的女奴隸已
經完全擁抱了自己命運,或是主動展示自己的身體,或是嬌羞的半遮半露,謀求
一個好的主人。有些身上帶著刑具,或者鎖在木架子上,身上滿是鞭痕。

     「今天凡是買走奴隸的客人,都會得到與姜卓含,薑主持的奇妙一夜。」姜
卓含跪在地上撅著屁股,被一個中年的胖男人從背後不斷地抽插,聽到這些話下
身一熱,竟然來到了今晚的第一個高潮。

     各各奴隸不斷被買家買走,何楚奇身處這瘋狂的派對,一時間也無法放開,
在人群中顯得十分尷尬,不怎麼合群。雖然想和自己少女時的幻象姜卓含共度良
宵,可見她被這麼多男人玩弄,覺得姜卓含甚是骯髒,也就失去了興趣。

     「好了,現在是今晚最後一件商品。剛剛到本市任職的女教師,張媛媛小姐。」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