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29 22:40:40

一場中國版的芭蕾舞《梁祝》登上了法國巴黎紅磨坊大劇院的舞台,而演出的主角竟然是一個57歲的中國男人,他翩翩迷人的舞姿,讓人不禁猜測他到底是怎樣一個特別的男人呢?

千萬富翁,心中有個芭蕾夢

千萬富翁在芭蕾圓芭蕾夢今年57歲,出生在重慶市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的李秋成就是這個特別的男人。 14歲那年,李秋成因為出色的藝術天賦和俊朗的外表被特招入伍,進入成都軍區文工團成為了一名文藝兵。在部隊,李秋成是文工團的舞蹈演員,因為女兵少,而李秋成相貌清秀,部隊首長有一天拍著他的肩說:“來吧,小夥子,就讓你反串一回,演一個女孩子怎樣?”李秋成答應了首長的要求,演出了一場反串舞蹈節目《太陽出來喜洋洋》。那場演出獲得了很大成功。為了培養李秋成,文工團又讓他練習芭蕾舞。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李秋成腳上的皮都破裂了,鑽心的疼痛甚至讓他想到了放棄。然而,對藝術的熱愛終究讓他堅持了下來,練劈叉、轉腰、拉韌帶、磕腿、單腿站立、旋轉身子,經過3個月的強度訓練,李秋成的舞藝大大提高了,聲名漸起的李秋成也成了文工團的一顆明星。

1986年,在部隊呆了22年的李秋成轉業回到了重慶,成了大渡口區民政局安置科的一名幹部。在單位,能歌善舞、工作勤奮的李秋成很受領導賞識。 1992年,大渡口區民政局所屬的新型燃料公司、醫藥保健品公司剛剛組建,局領導決定派李秋成去做這個公司的法人代表兼總經理。

李秋成投入了全部的精力,他把公司的業務經營得風生水起。 5年後,李秋成決定下海經商。他在郊外買了4畝土地,建起了2000多平方米的標準廠房,成立了重慶秋泰包裝廠(現為重慶秋成包裝材料有限責任公司),專門為塑料包裝產品生產印刷的油墨。 2003年7月,李秋成又一下購買了46畝土地,自己成立了一個編織袋廠。 2005年,李秋成公司的銷售值突破億元大關,數年的積累讓他成了重慶城的千萬富翁。他擁有了名貴的小車,在市郊購置了200多萬元的花園別墅。

事業發達的李秋成他漸漸發福了,身高1米72的他體重也上升到了160多斤,整天忙於應酬讓他感到了莫名的焦灼和空虛。 2004年,從重慶大學研究生畢業的大兒子李卓駿留學美國哈佛大學後被學校留下執教。 2005年,18歲的女兒李卓家又考入四川外語學院就讀。李秋成擁有的財產,足夠他後半輩子周遊世界享受了,然而,他時常感到臃腫的身體陷在沙發里挪動不開,思維也黏黏糊糊地有些板結了。

一天,李秋成和妻子唐毅在一起翻看當年在部隊演出時的照片,李秋成面對自己年輕時青春勃發的照片突然熱淚盈眶,他對妻子嘆息了一句:“唉,那時候多好啊!”當天晚上,李秋成在睡夢中迷迷糊糊地夢見自己穿著紅舞鞋歡快地跳著芭蕾舞,輕盈的身姿就像一隻彩蝶翻飛。 “太陽出來了喲,喜洋洋哎……”李秋成突然驚醒過來,他一腳踢開被子大叫出聲:“唐毅,我在跳芭蕾舞了!”妻子醒過來,明白是丈夫在做夢時,她嗔怪了一聲:“老李,瞧你多喜劇呀!”

李秋成卻再也無法入睡了。他一遍一遍地回憶那夢中的旋律,那撥動心弦的紅舞鞋,甜蜜和憂傷的氣息一下纏住了他。難道,我真的就遠離了那青春年代的紅舞鞋了嗎?李秋成就這樣想著的時候,天亮了。

那天到公司後,李秋成悄悄關上辦公室的門,獨自在辦公室裡踮起腳尖練起一段芭蕾舞。然而幾分鐘過後,李秋成就感到有些氣喘籲籲了。中午在辦公室,任公司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的妻子唐毅為他送來飯菜,李秋成卻沒有了心情吃飯,他問妻子:“唐毅,你看我真的老了嗎?”唐毅笑著回應:“老李,誰說你老了呀,依我看,你的氣質頂多40歲嘛。”妻子的話卻沒有讓李秋成笑起來。

女兒說他像人妖

2006年4月的一天,李秋成應邀出席一個朋友的60歲生日晚宴,一行人驅車去郊外一家休閒山莊歡聚。晚餐後,大家盡情歡樂,歌舞翩躚,這時,朋友們玩得興起,一起高呼著要把曾是部隊文藝兵的李秋成推上台為大家表演一段芭蕾舞。

李秋成拗不過朋友們的熱情,他踮起腳尖反串了一出芭蕾舞《白毛女》中的喜兒,這時,台下的歡呼聲、掌聲將他淹沒了。 “秋成,你真棒啊!”朋友們對他紛紛發出了讚歎。當晚回家時,山莊的老闆前來懇求李秋成說:“我們這裡週末有知青聚會,來我們這裡客串演出吧!”面對老闆的熱情,李秋成也就爽快地答應了。

從此以後一個多月,每個週末李秋成便驅車來到山莊演出,其火爆的氣氛令老闆也驚訝不已。來山莊度假的人,絕大多數是曾經上山下鄉的知青,當他們看到李秋成的《白毛女》、《太陽出來喜洋洋》、《紅色娘子軍》等舞蹈時,久遠年代的氣息又一下瀰漫在演出大廳,他們投入了全部的熱情來觀看李秋成的演出。山莊周末的生意迅速火爆,千萬富翁反串喜兒的消息也傳遍了整個重慶。

一個月後,小有名氣的李秋成還被推薦參加了重慶市知青文藝展的預演,李秋成反串喜兒的演出更是盛況空前。演出完畢後,劇團團長拉住李秋成的手再三懇求:“我們請您參加正式演出,我保證,您一定能夠獲獎!”李秋成面對信任的目光,思慮過後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重圓芭蕾夢!

去山莊演出時,唐毅陪同丈夫去過兩次。演出完畢後她看見丈夫被擁抱和鮮花包圍時,臉色紅潤神采奕奕的丈夫彷彿一個小夥子那麼驕傲和羞澀,她在心裡認同了丈夫的行為。

一天,李秋成和妻子、女兒一同吃晚餐,李秋成決定把自己跳舞的消息告訴女兒。當女兒知道爸爸跳的是男扮女裝的反串角色,她一下瞪圓了眼睛,望著爸爸問:“什麼呀,那不是要戴假髮戴胸罩演出嗎?”李秋成怔了怔說:“對呀,這又有什麼大驚小怪呢!”



“爸,您瘋了呀,您去演一個女的,那不成了人妖了!”“什麼,我是人妖?”李秋成一下被激怒了。 “是呀,就是人妖,就是人妖!一個堂堂的董事長,翹個蘭花指,屁股一扭一扭的,還要戴兩個鼓鼓的假胸,那不是人妖是什麼,要是讓別人知道了他就是我爸爸,我的臉往哪兒擱呀!”女兒越說越氣,越氣越急。在大學裡,同學們都知道,李卓家有一個董事長爸爸。李秋成曾驅車送女兒到學校,一位同學看見外表帥氣俊朗的李秋成後,對李卓家說:“你爸爸真是帥呆了,好像電影明星呀!”當時李卓家心裡甜得如吃了蜜。

“爸,你真要去跳那種舞嗎?”女兒杏眼圓睜厲聲問道。 “我就喜歡跳這種舞,又礙著你什麼了!”李秋成站起了身反問她。 “爸您真要跳,我就不認您這個爸,我們斷絕父女關係!”女兒一直是李秋成掌心裡的寶,大事小事都寵著她,沒料她開口說出了這麼絕情絕義的話,李秋成憤怒了,他伸出手猛地扇了女兒一個耳光。

“您是人妖,是人妖!”女兒哭吼著衝出了家門,在一旁的唐毅也呆苦木雞。

從小,爸爸在她心中的形像是那麼高大完美。而現在,爸爸搖身變成了一個“人妖”,一個堂堂的董事長走火入魔要去男扮女裝,要是同學們知道後她怎樣去做人啊。越哭越傷心的李卓家,哭夠了哭累了,就躲到一個同學家裡去住下了。

而在家中,李秋成和妻子唐毅也一夜沒睡,一直撥打女兒的手機總是關機。李秋成積鬱的怒氣也一下爆發了,他不停地責怪妻子把女兒寵壞了。委曲傷心的妻子也不好爭辯,只有哭個不停。

女兒放了暑假,唐毅派公司的車去把女兒接回了家,她請求女兒:“家家,你就順了爸爸吧!”家家一直不消氣,她聲稱堅決不原諒爸爸去跳那種傷風敗俗的“人妖舞”。

李秋成每天下班回家時,李卓家便早早地吃了飯悶在房間裡不見他,表達著無聲的抗議。而李秋成依然堅持週末去山莊演出,在那裡,他可以重拾當年的夢想,感受青春的飛揚。然而回到家,面對躲著不見的女兒、兩頭受氣的妻子,李秋成越氣越想不通,自己跳個舞究竟礙著誰了,家裡這種“冰凍”的氣氛讓他一氣之下索性搬到了廠裡去住。

在公司辦公室,李秋成快速處理完業務後便關上門揮汗如雨地練功,蹲腰起身旋轉、直腿頂天、倒踏紫金冠、橫跳劈叉,20年不練功的李秋成開始感到吃力了。有一天,李秋成揮汗如雨練功時突然聽到“咔”地一聲,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傳來,他的腿拉傷了,痛得昏厥了過去,幸好,他的助理進來了,扶他到房間躺下。助理又為他買來了一根拐杖,他依然覺得不方便,只好買回了一輛殘疾人坐的輪椅,每天由助理把他背上背下。

唐毅得知後,心急火燎地趕到了丈夫的辦公室,求他:“老李,你這是何苦啊,回家吧!”沒料,李秋成雷霆大發,喝令她立即出門。公司的正常財務審簽,李秋成也氣著百般刁難妻子。

而心力交瘁的妻子,天天要暗中和助理商量如何照料丈夫的衣食住行,她去市場買回經過自己搭配的食品讓助理派人去食堂為丈夫烹調。

半個月後,唐毅來到了李秋成的辦公室,和丈夫推心置腹地長談了一次。那天,心事重重的唐毅突然對丈夫冒出一句話:“老李,要是我不在你身邊了,誰來照顧你和家家呀!”李秋成頓感不妙,但悶著不發一言。 “老李,看在我們夫妻30多年的情份上,我求你一次,回家吧!”李秋成終於被打動了,他隨妻子回到了家。那天晚上,唐毅再三說:“老李,你千萬別急,總得讓家家有個接受的過程啊!”第二天,妻子才告訴他,要是他那天不回家,已感到崩潰的她早買好了一大瓶安眠藥準備自殺,連遺書也寫好了,還把公司的財務情況寫了一個匯報材料交給丈夫。

李秋成大驚,他的固執竟差一點害了愛妻的命,唐毅和李秋成是一同在一個院子里長大的青梅竹馬,感情深厚。他痛悔不已,淚流滿地拉著妻子的手說:“好,好,我聽你的,慢慢來,慢慢來……”

在同爸爸一個多月的冷戰裡,家家依然不能接受爸爸的行為。在同哥哥網上交流時,她傾述了自己的苦惱。哥哥勸她,讓爸爸去做他自己感到幸福的事吧。哥哥還說,他在美國找了一個戀人,大度的爸爸一點沒對他干涉呢。無論哥哥怎樣相勸,家家還是想不通。李秋成也幾次想找女兒談心,都遭到了女兒冷漠的拒絕。

重慶知青文藝匯展正式開演了,來自全國各地李秋成的“粉絲”也蜂擁而至。那天晚上,在媽媽的安排下,家家也隨著人流來到大廳觀看演出。

文藝匯演中,一連演出了三場《白毛女》。音樂聲中,一個高挑苗條、舞步輕盈的“喜兒”出場了,李卓家興奮地叫出了聲:“媽媽,這個喜兒好漂亮啊!”媽媽笑了,她知道女兒沒認出那就是爸爸。等舞台謝幕時,全場掌聲雷動。這時,卸下裝的李秋成面對觀眾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演出結束時,李秋成被重慶媒體包圍了,而來自全國各地他的粉絲們也高喊著要同他見面,同他擁抱,給他獻花,要他簽名。陣陣聲浪中,李卓家也隨著人流湧出了大廳,她一下看見了聚光燈下爸爸眼裡的淚花,她鬆開媽媽的手,靠在一個牆角里泣不成聲。一霎那之間,她突然明白了爸爸。

第二天,重慶的各大媒體報導了“千萬富翁跳芭蕾”的消息,家家的同學們紛紛給她打電話,家家的態度一下變了,連聲說:“對呀,就是我爸爸!”

當天晚上,家家拉住爸爸的手說:“爸,只要您感到幸福就好,女兒全力支持您!”

中國版芭蕾,美麗梁祝感動巴黎走向世界

女兒的理解和支持讓李秋成笑臉如花。每一天,妻子都為他特製了一套營養科學的食品套餐。通過三個多月的練功,李秋成160斤的體重減到120斤,2尺8的腰圍減到了2尺2,他常常感到身輕如燕,快樂得想旋轉幾圈,而那種充溢在內心的巨大幸福和滿足感讓他似乎感到生命的第二個春天又開始了。

李秋成的知名度越來越大,到山莊的演出堅持到10月後便因各地頻繁的演出而推掉了。他組建了重慶秋成文化藝術團,自己任團長,旗下匯聚了30多個文藝人才,到全國各地的演出日程也排得滿滿的。為了將自己心愛的事業做得更好,李秋成把自己的公司交給了職業經紀人打理。李秋成說:“我開公司賺到的是數得清的錢,而我跳芭蕾賺到的是內心的幸福,幸福是無價的!”

李秋成在赴杭州、福州、廈門、大慶、瀋陽等地的演出後,又到香港、台灣演出。每一地的演出,都掀起了李秋成的熱潮,他成了一個觀眾心裡發燙的人物。 12月,在重慶市首屆全國知青文藝匯演中李秋成榮獲了一個金獎和一個最佳人氣獎。

今年2月,李秋成由重慶出發到香港,由香港乘機到巴黎。此次行程,李秋成是受到法國一家雜誌社的邀請去參加演出的。為了準備這次演出,李秋成在重慶精心編排了《梁祝》的芭蕾舞,他要把中國這個動人的愛情故事告訴給作為浪漫之都的巴黎觀眾,告訴世界。

接連兩場演出中,李秋成完美的演出獲得了成功,這個57歲男人的“芭蕾夢”終於成真。李秋成說,他要把中國版的芭蕾舞融入傳統和現代的元素,讓他的芭蕾舞喚起更多的人對生命充滿感恩和熱愛,讓中國人對幸福有更深的理解。而把芭蕾舞跳到世界的舞台上,更是他奔騰跳動的夢想。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