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0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9-7 20:54:34

(一)
「文穎,這是趙經理那邊要的樣品彩色圖本,你馬上叫文秘室打印出效果圖來。」唐濤一邊簽著我遞給他的文件,一邊把桌子上的一份文稿交給我。
「是,我馬上就去。」我答應走出總經理室。
這是一家業績不錯的內衣公司,專營女式內衣褲和各種絲襪,原本是由我丈夫和現在的總經理唐濤共同創建的,雙方各持有50%的股份,但由於我丈夫的去世,我為了生計,只好賣掉了一部分股份,並委身來公司打工,唐濤過意不去,叫我擔任了他的經理助理這麼一個輕鬆而高薪的職務。

「哎呀,這批內褲和絲襪怎麼這麼省料啊?」彩色惠普打印機悄無聲息地吐出了文稿效果圖,一旁的文秘驚訝地說道。我低頭看了一下,可不是麼,上面的幾款內褲都小到了極點,有幾條簡直就是幾根細帶,穿上的話根本就遮不住什麼,而那幾款絲襪也是性感暴露型的。「做你的工作,那麼多廢話幹什麼?」我取過效果圖,說了文秘兩句,便回去交給了唐濤。
「文穎,下班後一起吃飯怎麼樣?我在富麗宮定的餐!」剛要出去,忽然唐濤把我叫住了。「這.....」我心裡不由吃了一驚,富麗宮是一家豪華的夜總會,是上層社會裡閒男曠女們偷情約會的地方,唐濤以前雖然表示出過對我的好感,但從未這麼大膽露骨地邀請過我,這不是......「怎麼,這麼點面子都不給麼?」唐濤似笑非笑地看著我,我不由得心裡一陣小鹿亂撞,猶豫了一下,我終於還是答應了。 「立銘,媽今天晚上有個客戶要見,不能在家吃飯了,你自己去叫個外賣吧。」怕兒子擔心,我在下班前給兒子打了個電話,話筒那邊傳來兒子熟悉的聲音:「好的,媽,你要早點回來啊!」

富麗宮座落在江邊路的繁華地段,我和唐濤走進大廳的時候,已是華燈初上了。唐濤定的是一間貴賓套房,厚厚的羊絨地毯,幽雅的燈光,餐桌上已擺滿了山珍海味,而令我吃驚的是今天來公司定貨的客戶趙經理已等在裡面了。看我不解的神態,唐濤連忙解釋道:「哦,是這樣,文穎,今天其實是趙經理請客,他準備了今天的樣品,還特地要我把你帶來幫他選一些款式。」「是是是,事先沒通知文助理,失禮失禮。」趙經理招呼我們坐下,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多說什麼,便入席落座。

席上趙經理一個勁誇我漂亮能幹,不停地向我敬酒,我連連推辭,但唐濤卻說:「文穎,給趙經理個面子,就少喝一點吧。」
既然總經理開了口,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好勉強幹了兩杯,結果臉立刻就紅了。正當我感到暈呼呼,強打精神與對面的趙經理寒暄時,忽然感到一隻手摸到了我裸露在藏藍色裙子外的大腿上,我吃了一驚,發現原來是坐在旁邊的唐濤從桌子下伸過手來,撫摩著我穿著肉色長筒絲襪的豐滿的大腿。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心裡「噗通噗通」地跳著,但又不敢聲張,只好任其所為,唐濤見我沒有拒絕,更加放肆起來,手順著我的大腿向上摸,竟摸到了我陰部,隔著三角內褲輕輕摩擦著花瓣,直弄得我面紅耳赤,但又擔心被趙經理發現,只好用手撐在桌子上撫摩著發燙的臉頰,期望唐濤快點結束這無禮的舉動,然而唐濤摸了一會兒非但沒有停止,反而變本加厲地用手指撥開我的三角內褲,把手指直接伸到我的陰唇上調弄著,不一會兒,我的下體就被挑撥得酥癢難當,花瓣漸漸的濕了。
「文小姐,你不舒服麼?」
趙經理似乎看我有些魂不守捨,關心地問。
「沒,沒什麼....」
唐濤的魔掌熟練地玩弄著我那乾渴已久的花瓣,兩根手指直插入濕潤的花瓣裡,不停地進進出出,帶出大量的淫水,把我的小內褲都打濕了。
「對,對不起,我要去洗手間。」
折磨總算結束了,我慌慌張張地站起來,逃也似地進了隔壁的洗手間。
「討厭.....」用手絹抹乾淨下體溢出的淫水,我看著鏡子裡自己泛紅髮熱的臉頰,分明是一副動情發浪的熟婦的表情。
等我從隔壁回來,酒席已經撤掉了,唐濤和趙經理坐在沙發上,正翻看著趙經理這次挑選的內衣絲襪的樣品。
「來,文穎,你來幫趙經理選些樣子吧,你應該知道女人的喜好。」
「對對對,文小姐,請坐!」
趙經理挪了一下身子,讓了個地方給我。
我看了看,正是下午唐濤要我打印出來的那些款式,說道:「這可不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我也不好說,再說這麼看也看不出什麼效果來。」
「那你說怎麼辦?」趙經理問道。「不如讓我來當模特兒,穿上後你們來挑吧。」當這句話說出口後,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不知為何自己會有這麼個念頭,而唐濤和趙經理則連連叫好。

我把那些內衣褲和絲襪抱到隔壁的臥室,然後脫得一絲不掛,開始試穿。第一套是猩紅色三角內褲和吊帶式胸罩,白色蕾絲長統絲襪,雖然兒子都十八歲了,但由於保養得好,我的身上一點贅肉都沒有,玲瓏凹凸的胴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裹著白色蕾絲絲襪的修長的大腿穿著黑色高跟鞋,顯得性感迷人,所以當我從臥室裡出來的時候,唐濤和趙經理都驚呆了,兩人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近似全裸的肉體,尤其是趙經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文,文小姐,請你走兩步看看。」
趙經理嚥了口唾沫,說道。我輕輕邁步,在屋裡來回走動著,畢竟是第一次在陌生的男人面前穿這麼性感,我感到臉上火辣辣的,隨著兩個男人的餓狼般的目光,我的體內有一股火焰在跳動,剛才被唐濤挑弄過的下體又開始有了反應,花瓣逐漸濕潤了。

「啊,果然不錯!」趙經理走近我身邊,用手撫摩著我身上的胸罩和內褲,仔細查看著,嘴裡不停地讚嘆道。
「是啊!文穎的身材真是不錯,完全把這套內衣的優點展現出來了。」唐濤也過來,用雙手撫摩著我的修長的大腿。
聽到男人的稱讚,我心裡更是熱乎乎的,說道:「後面還有更漂亮的呢,我再去換!」

(二)
第二套是黑色的內衣褲,黑色的吊帶絲襪,穿在我成熟的肉體上,更顯得誘惑無窮,惹得兩個男人圍著我的身子團團轉,粗重的呼吸噴到我裸露的肌膚上,弄得我心裡癢癢的,而唐濤和趙經理則藉口察看內衣褲和絲襪的質地,到處在我身上亂摸,「討厭!趙經理,我可是來幫你的,你們怎麼這樣無禮?」
我假裝不高興了,推開他倆,跑回了臥室。
在臥室裡,我平息了一下煩亂的心緒,心裡驚訝自己今晚的大膽舉動,奇怪平日裡端莊貞潔的女人怎麼會變得如此淫蕩放浪,而更可怕的是體內一股莫名的騷動繼續促使自己更換著下一套更暴露的內衣褲。

從門縫裡看了看兩個男人,正沮喪而期待地坐在沙發上,我再次邁步走了出來。
「我的天哪!」
唐濤驚呼了一聲,兩個男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我這次換上的是一套淺紫色半透明的絲製內衣褲,薄如蟬翼的乳罩緊貼在漲鼓鼓的乳房上,兩個紫葡萄般大的奶頭高聳著一覽無遺,內褲是丁字褲,用一根細帶繫在腰間,巴掌大的一塊薄絹勉強遮住花瓣和肛門,大量的陰毛裸露在外面,同樣是淺紫色半透明的鏤空褲襪,包著雪白的長腿和渾圓的臀部,渾身上下散發出無與倫比的淫蕩的氣息。

「我的,我的女神!」
趙經理「噗通」一下跪在了我的腳下,抱著我挺立的大腿狂吻著,而唐濤也從後面摟住了我的嬌軀,雙手揉搓著我高挺的雙乳,同時輕吻著我潔白的脖頸。
「啊.....」
我沒想到他倆會這麼同時上來,身體敏感的部位被侵犯著,頓時感到渾身發酥,軟綿綿地倒在兩人的懷裡,任憑他們玩弄。
「文穎,你的下面又濕了!」唐濤在耳邊輕輕說道,他的雙手把我的雙乳從乳罩裡掏了出來,敏感的乳頭已經被他揉搓得發硬了。
「啊....你....你怎麼....知道?」
我喘息著問,因為趙經理已經抱著我的屁股,隔著絲褲用嘴親吻著我的下體,花瓣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流出大量的淫水,把絲褲都濕透了。「我不用摸也知道,你這小浪蹄,平時還跟我裝貞潔!」
唐濤說著攔腰把我抱了起來,而趙經理也起身抱住了我的兩條腿。「來吧,該去床上了!」唐濤說著,兩個男人�著我走進臥室,而此刻的我早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猶如一條待宰的大白羊,任憑兩人擺佈。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許久未接觸男人的我今晚竟要同時被兩個男人玩弄,想到這裡我就興奮得渾身顫抖,心裡「彭彭」直跳,倒在床上,期待著兩人的侵犯。
當兩人都脫光衣服,露出兩根粗大的肉棒的時候,我嬌喘著,用手摀住了羞紅的臉。先上來的是唐濤,他那強健的身體壓在我的身上,幾乎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一陣熱吻,使得我不由自主地摟著他寬厚的脊背,唐濤摟著我一個翻身,把我翻到了他的身體上面來,接著開始親吻我的堅挺的雙乳,允吸著奶頭,不時用牙輕咬著,「啊....啊....」我的嘴裡發出了呻吟聲。
剛叫了兩聲就覺得趙經理在後面抱住了我的渾圓的臀部,扯掉了小內褲,然後把我的鏤空褲襪從我的臀部上扒了下來,直褪到膝蓋處,這樣一來,我那肥厚雪白的屁股全部暴露在了他的眼前,接著他的嘴便開始在我的屁股上親吻著,舌頭四處遊走,滑進了股溝裡,沾著花瓣裡湧出的大量淫水,不時地舔著陰唇和屁眼。「啊....啊....不....不要....啊.....」前後的戲弄使我失去了理智,在呻吟浪叫中蛇一樣扭動著腰肢。
終於,兩隻大肉棒開始在我的前後磨擦起來,唐濤的龜頭頂在我的花瓣上輕輕研磨,把淫水塗得到處都是,而趙經理的龜頭則在後面輕點著我的肛門,若即若離,我的身體向後,他也跟著向後,我的身體向前,他也跟著向前,弄得我快瘋了。
「你們這兩個壞蛋,快....啊....快點.....」「快點幹嗎?」
唐濤故意挑逗著我,這時兩根肉棒和商量好了似的,都頂在我前後的兩個洞口上不動了,「快....啊....快插....插進來....啊....」我終於不知羞恥地喊了出來,於是兩根肉棒幾乎是同時猛地插進了我的體內。

「啊....天那....啊....」強烈的快感直衝腦門,我雙眼緊閉,開始享受著兩根肉棒一前一後的抽插,花瓣的內壁緊緊糾纏著唐濤的肉棒,不停溢出的淫水象花蜜一樣滋潤著兩個人的性器,後面的趙經理扶著我肥厚的屁股,又粗又長的肉棒把我的肛門撐大到了極限,雖然以前和丈夫有過肛交的經驗,但由於趙經理的肉棒過於粗大,所以帶給我的快感和刺激是空前的,我一邊浪叫著,一邊前後搖晃扭動著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臀部,不一會兒便在香汗淋漓中達到了一次高潮。
接著,兩個男人又換了位置,再次分別把兩隻肉棒塞進了我的前後兩個洞,開始了又一輪的瘋狂抽插,我完全陶醉在性慾的海洋裡,大腦除了接受快感的信息以外,已是一片空白,在我「啊....啊....」的浪叫呻吟聲中,兩個男人終於一陣狂噴,把精液射在了我的陰道和肛門裡了.....

(三)
「立銘,最近學習怎麼樣?」把兒子叫到早餐桌前,我問道。
「今天要佈置結業作業。」兒子是美術學校的學生,聽到我的問話,停下了手中的筷子,「還不知道什麼題目,要是交不了,這學期就麻煩了。」
「沒關係,媽媽相信你的水平和能力。要是還是人體類的,媽媽還當你的模特!」我安慰兒子,因為有過給兒子當寫真模特的經歷,所以我才這麼說。
「謝謝媽媽!」兒子低頭繼續吃早餐。
我笑了,起身去上班。
由於我上次很賣力地「展示」公司產品的緣故,趙經理滿意地簽定了大批的定單,以至於公司這個月的業績成直線上升,唐濤非常高興,下午下班前把我叫到了辦公室裡。
「文穎,這是公司對你的獎勵!」唐濤把一個厚厚的牛皮紙袋遞到我的手裡。「謝謝!」我高興地接了過來,儘管和他有了肉體上的關係,但在辦公室裡,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低著頭,不敢看他,臉上有些發燒。
「怎麼?」唐濤笑嘻嘻地拉住了我的手,我一陣心跳加速,掙紮了兩下沒有掙脫,反而被他抱到了懷裡。「討厭,這是辦公室!」我嬌喘著,兩腿發軟,小聲地說。「怕什麼?都下班了!」唐濤把我按到辦公桌上,伸手到了我的裙子裡,撫摩著我穿著絲襪的大腿。
「不要!」嘴裡雖然這麼喊,然而身體已經不起引誘,腰肢扭動著,工裝裙被唐濤掀起到了身體上面,露出了修長的大腿和黑色蕾絲內褲。
撫摩之後,是嘴唇的輕吻,舌頭順著大腿直舔到陰唇。「啊!」我躺在辦公桌上,兩腿不由自主地向兩旁分開,任由他隔著黑色蕾絲內褲揉弄著我的陰唇,不一會兒,內褲就濕了一大片,也不知道是他的唾液還是我的淫水。

「啊-----啊-----」我的大腿架在了唐濤的肩膀上,穿著絲襪和高跟鞋的大腿緊緊夾著他的頭,雙手支撐在桌子上,沈浸在快感之中。

「叮呤呤-----」正當快感連連的時候,桌子上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喂!啊,是阿鵑啊!什麼事?」唐濤拿起電話。我一聽是唐濤的太太打來的電話,不由吃了一驚,可唐濤卻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把剛剛從桌子上下來的我面向桌子一推,令我不由自主地趴在了桌子上,接著我感到屁股一涼,內褲已經被剝了下來。「啊,好,好,好的!」唐濤一邊應付著電話那頭的太太,一邊掏出了肉棒。

「啊-----啊-----」粗大的肉棒頂在濕潤的花瓣上,很順利地插了進去,我不敢大聲,只好用手捂著嘴,一邊享受著這奇異的快感,一邊發出低低的呻吟。

「好,好,我馬上就回去!」唐濤把電話夾到脖子裡,兩隻手扶住我雪白渾圓的臀部,肉棒快速地在花瓣裡抽插著,我的屁股高高地向後挺著,穿著高跟鞋的腿向兩邊叉開,花瓣一收一縮,努力配合著唐濤的姦淫。肉棒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力量也越來越大,帶出的大量的淫水順著大腿淌得絲襪都濕透了。

「啊-----啊-----快-----啊-----」等唐濤一放下電話,我便發出哭泣般的浪叫,臀部拚命向後,迎接著肉棒的洗禮,唐濤猛然把身體向前一挺,肉棒狠狠插進我的花瓣深處,一陣狂噴怒射,把我送上了高潮。
從公司出來後,我匆匆忙忙地趕回了家。

兒子已經回來了,正呆呆地坐在沙發上,不知在想什麼。「怎麼了?立銘,媽今天發了獎金,給你買了些你愛吃的菜。」我換下衣服去廚房作飯。

餐桌上,兒子一直默不做聲,我有些詫異,問道:「立銘,你沒事吧?結業作業佈置下來了麼?」「嗯。」兒子低頭扒拉著米飯。「是什麼題目啊?要不要媽媽當模特?」我往他的碗夾了塊排骨,笑著問道,兒子忽然停下了筷子,問道:「媽,你這次真能為我的作業當模特?」「能啊!怎麼啦?以前媽不是當過你好幾次模特麼?」看著兒子認真的樣子,我更莫名其妙了。

「好啊,這是我們這次作業的題目,要是媽媽認為可以的話,請媽媽照上面的要求,到後面的畫室裡去,一個小時以後我去找你。」兒子忽然起身,把畫夾放到桌子上,逃也似地離開了。

我疑惑地打開畫夾,看了幾眼,頓時滿臉通紅,只見上面寫著一行字:被縛的性感女神。下面還寫著些要註釋,要求描繪的是被捆綁的裸體成熟女性。
要死了,怎麼學校給學生出這樣的作業題,更要命的是我竟然還答應了兒子做他這次的模特,我心潮起伏,忐忑不安地起身收拾桌子。
收拾完桌子,我走到客廳,兒子躲在自己的房間裡沒再露面。我�起手想敲他的房門,但考慮了一下,還是停了下來,跑到浴室裡,開始洗澡。

蓮蓬頭裡放出的熱水洗掉了一天的疲勞,潔白凹凸的胴體散發出誘人的氣息,豐滿的雙乳驕傲地挺立著,臀部高翹,修長的雙腿比例恰倒好處,小腹下芳草萋萋。望著鏡子裡朦朧的身影,我心中依然猶豫不決,自己雖然以前給兒子當過臨摹的模特,但那都是穿著衣服的,而這次的要求顯然是要裸體,而且還要求是被捆綁,這能行麼?但是隨即心中有個聲音對自己說:「這麼美麗的女神,正合適給畫家當模特,否則太浪費了!為了兒子,犧牲一次又何妨?更何況這是為了藝術!」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終於說服了自己,來到了兒子的畫室。


(四)
畫室裡沒有什麼傢具,只是有兩張椅子,在靠近的地方窗檯雜亂地擺放著一些畫板、寫生稿紙、顏料以及畫筆,而對面則是一張鋪著軟墊的矮台,那是專為模特準備的。

我輕輕倒在檯子上,靜等著兒子的到來。
過了一會兒,只聽的房門一聲響,隨著我心裡一陣突突亂跳,兒子走了進來。
只見他進來以後,兩眼緊盯著檯子上的我,驚訝地張著大嘴,漲紅著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原來,我在進來畫室後,按照作業的要求,悉心地裝扮了一番:全身赤裸,只在大腿上穿著一雙白色鏤空蕾絲長統襪,只裹得我修長的雙腿粉雕玉琢,再披上一條白色透明的紗巾,透過紗巾可以清晰地看到高高挺起的雙乳以及上面嫣紅的兩點乳頭,潔白的小腹下面是縷縷黑絲,更要命的是在我的身上纏捆著幾條黑色的繩子,從細長的脖子上搭下來,向後把我的雙臂纏繞在後面,餘下的順著股溝盤在穿著白色鏤空蕾絲長統襪的大腿上,而且盤了好幾圈,黑色的繩子和白色的大腿形成鮮明的對比,給人以視覺上強烈的衝擊,而我此刻則像一隻待宰的羔羊,無力地癱軟在檯子上,等待主人的處置。

在這種情況下被兒子肆無忌憚的目光侵視,我心中不但沒有不安的情緒,反而有些興奮。「怎麼啦?你不是要趕稿子麼?還不快一些!」我壓制住內心莫名其妙的燥熱,若無其事地說。

「哦。」兒子彷彿從夢中醒來,連忙去到窗戶旁拿畫筆,手忙腳亂中碰倒了畫架。

總算是準備好了繪畫的必需工具,兒子開始專心直至地做他的作業,而面對兒子不停打量我的眼神,我卻越來越感到心跳加速,下體也漸漸開始發熱發濕,被繩子纏繞著的胴體感到了一種被束縛的前所未有的酥麻感,在和這種感覺抗拒了一會兒以後,我嘴裡終於發出了一聲低低的呻吟。

「怎麼了?媽媽,你不舒服麼?」兒子看到我發紅的臉頰,放下手中的畫筆,走過來問,「是不是這個姿勢久了不舒服?」「啊,沒、沒有。」我有些慌亂。

「這樣吧,我幫你換個姿勢,這樣可以休息一下,而且你現在這個姿勢還沒有完全體現出這個作品的本質。」兒子伸手過來,扶住了我的腰,一陣酥癢劃過我的心頭,竟然沒有抵抗和拒絕,任兒子抱著我渾圓的屁股向後一拉,使我變成了臀部高撅的跪姿,由於雙手依舊被纏繞在後面,所以頭向下頂撐著身體。

被擺成這種淫蕩的姿勢,我不由亂了方寸:「立銘,不、不要----」但是兒子並沒有理睬我,抓住包裹著我渾圓屁股的紗巾,輕輕拉扯了下來。「啊-----啊----你-----你要幹什麼?」這樣一來,我下面的前後兩個洞被一覽無遺,我不由得叫起來,但連我自己也感到奇怪的是我並沒有反抗,儘管束縛著雙手的繩子是我自己纏繞上去的,事實上根本沒有綁住我的雙手。

後面傳來兒子急促的呼吸聲,一雙大手開始輕輕撫摩我渾圓潔白的屁股,我象徵性地扭動著腰肢,以表示我在反抗,而晃動著的大屁股恰恰像是在勾引年輕的慾火。
終於,兒子的嘴唇貼了上來,整個臀部被結實有力的臂膀抱住,濕潤的舌頭在花瓣上和屁眼上遊走。「啊-----啊-----不-----不要------」我已經有些迷亂了,呻吟著,喘息著,當兒子的舌頭插入濕潤的花瓣中,不停地攪動抽插著時,我大口大口喘著氣,陶醉在這強姦般的口交中。

兒子上了檯子,不知何時他的衣褲已經脫掉了,從後面緊緊抱住了我,口中的熱氣直撲在我的耳邊:「媽媽,媽媽-----你知道麼?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了!」我試著掙脫了一下,沒有用,彷彿是一匹野獸制服住了我,而這種強力力量的束縛更激發出了我內心深處被蹂躪被糟蹋的渴望,於是我開始奮力掙扎,這果然遭受到了更野蠻的暴力,兒子把我壓在了身下,扯掉了已經礙事的繩子,從後面握住我漲鼓鼓的雙乳,開始大力揉捏起來。「啊-----啊-----啊-----小壞蛋-----啊-----媽媽----被你-----啊----快要-----啊-----」乳頭被揉搓得又大又硬,我跪在檯子上,雙手支撐著身體,嘴裡開始發出斷斷續續的浪叫聲。


一根火熱的肉棒在股溝裡磨擦著,下體流出的淫水弄得滿台都是,我像一條發情的母狗,搖晃著雪白的大屁股,企求著兒子的肉棒快些插入。

「啊!媽媽!」堅硬的肉棒頂在蜜汁橫流的花瓣口上,慢慢的插了進去。「啊-----啊-----小-----壞蛋-----哦-----啊-----好-----大-----媽媽-----好-----舒服-----啊-----!」我已經徹底放棄了所有作為母親的尊嚴和矜持,完完全全淪為了兒子的性交夥伴,呻吟和浪叫充斥著聖潔的畫室。

肉棒快速在花瓣裡抽插著,發出了「噗嗤噗嗤」的淫蕩聲音,我咬著牙,拚命把肥厚的屁股向後搖動著,追求著亂倫中的快感

「媽媽,你------知道麼?」就在我快要達到頂峰的時候,肉棒忽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緩緩退出了花瓣,兒子魔鬼般地在耳旁笑著,「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什麼啊?快-----媽媽要----」我毫不理會他在說什麼,只是拚命聳著屁股,去尋求肉棒的去處。但兒子一把按住了我的肥臀,把沾滿淫水的肉棒對準了後面的屁眼。「啊-----這-----」想到屁眼也將要被兒子姦淫,我興奮得直哆嗦,但兒子只是將龜頭在屁眼上研磨,並不急著插入。

「啊-----快-----快啊-----」「快什麼啊?我要媽媽說出來!」「討厭-----快操-----操-----媽媽-----媽媽的屁-----屁眼-----」被迫說出如此淫蕩下流的話來,我已是羞得滿臉通紅,同時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和興奮。
與此同時,粗大的肉棒終於頂開屁眼的嫩肉,緩緩插入了我的肛門。「啊-----啊-----好-----好爽-----天-----啊-----」我把滾燙的臉埋在手臂裡,雪白的屁股高高向天舉著,肛門一收一縮,穿著白色絲襪的大腿被兒子撈起一條,盤在他的腰間,簡直是淫蕩到了極點。

「媽媽,我要-----告訴你的秘----秘密還沒說呢!」兒子一邊奮力抽插著他母親的屁眼,一邊喘息著說道,「這個-----學期-----學-----學校沒給我們留-----留作業-----啊-----」在他的一陣噴射之下,我昏迷在了高潮之中。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