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30 18:35:24

青年導演朱青陽是著名演員朱時茂之子。因為朱青陽小時候身體弱,朱時茂對兒子寵愛有加,並在兒子8歲時將他送往美國。然而隨著兒子年齡的增長,尤其是夢想成為一名導演並進入紐約大學電影製作專業就讀後,朱時茂轉而成了“嚴父”,常常教導兒子一定要自立,絕不要頂著父母的光環。朱青陽沒有辜負老爸的期望。在校期間,他導演的《太陽女神》獲得好萊塢電影節最佳學生短片獎。

  朱時茂父子PK當導演學成回國後,朱青陽在老爸的支持下開始籌拍第一部長片電影《諜·蓮花》。提及兒子,朱時茂的臉上滿溢幸福,他說:“對於這樣一個一心撲在導演事業上的兒子,我心甘情願投資,即便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為兒子找自信:

  考試達到60分就好

  兒子朱青陽出生那年,朱時茂已38歲,年近不惑終於有了孩子,他對兒子寵愛有加。朱青陽小時候體質很差,頻繁感冒之後,又患上了嚴重的哮喘。哮喘病一旦發作,夜裡常常會劇烈咳嗽,甚至會咳得喘不過氣來。為了兒子的病,1999年,朱時茂聽從朋友的建議,決心把年僅8歲的兒子送到美國。一家三口從此開始了兩地分居的生活,朱青陽和媽媽在美國,朱時茂留在國內。

  令朱時茂感到欣慰的是,到美國後,或許是環境和氣候的作用,朱青陽的病很快好起來。但遙遠的空間距離,對於愛子心切的朱時茂來說,是一件極痛苦的事情。朱時茂每天都會給兒子打電話,除了了解他的生活情況,還會喋喋不休地教兒子如何學會保護自己。漸漸地,朱青陽開始習慣於事無鉅細地將生活中的事情通通向老爸匯報,甚至內心的苦惱,也毫無保留地向老爸傾訴。父子親情不僅沒有因為空間距離而疏離,反而更加親密。

  剛去美國時,朱青陽幾乎連一句英語都不會說,根本沒法參加學校的考試。隨著時間推移,他的英語水平漸漸有所提高,但幾乎每一次考試都不及格,這讓他備受打擊。

  在電話裡感受到兒子沮喪、低落的情緒,朱時茂明白兒子小小年紀便去國外學習和生活,還需要更多的時間適應。他決定從提升兒子的自信心開始,於是安慰兒子:“沒事,兒子,你考試達到60分就可以了。”妻子責怪他慣兒子,朱時茂卻有自己的理由:“我也希望兒子考高分,但這需要過程。如果一個人連起碼的自信心都沒有,考高分又有什麼用呢?”

  老爸的寬鬆政策並沒有讓朱青陽放鬆自己,相反卻給他的內心注入一股無形的力量。他一邊努力學習英語,一邊積極參加校內的各種俱樂部,不僅成績很快提升了,空手道、跆拳道也練得非常出色,並有幸成為學校武術俱樂部裡的老師。

  朱時茂欣喜地感受著兒子成長路上點點滴滴的進步和變化。儘管工作很忙碌,他每年都要抽出時間飛往美國一兩次去看兒子。那是一家三口最幸福甜蜜的時刻。但相見時難別亦難,每一次別離,一家人都難捨難分。有一次,朱時茂覺得自己實在無法邁開離去的步伐。那時朱青陽10歲,緊緊地抱著他的腰不肯松,並問:“爸爸,你能不能改機票?”朱時茂告訴兒子,機票不能改。 “那你晚走一會兒不行嗎?飛機快起飛的時候你再走,行嗎?”看著兒子天真的小臉,朱時茂說:“不行,國際航班要提前兩個小時到。”“要是飛機晚點了呢?飛機晚點了你能不能回來?”兒子眨巴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將小小的身體緊緊地貼著他。那一刻,朱時茂只覺鼻子發酸,他強忍住淚水告訴兒子:“自己回去的工作都已經安排好了。”兒子這才極不情願地猛然放開他。

  朱時茂拿著行李出門,坐上了車,朱青陽大喊:“爸爸,飛機晚點了你就回來!”朱時茂透過車窗,連聲應著“好好好”,淚水禁不住洶湧而出。

  能不能獨立做片,

  關鍵在於你做了多少努力

  從小經常看老爸演的電影,家庭環境的熏陶使得朱青陽漸漸迷上了電影,並夢想長大後成為一名導演,拍自己喜歡的電影。高中畢業時,朱青陽毅然決定報考電影學院。對於兒子的選擇,朱時茂和妻子竭力支持。

  雖然在美國,報考大學可以填報多個志願,但朱青陽卻孤注一擲地只報了一所學校——在美國排名第一的紐約大學電影學院。朱時茂勸兒子再報一所學校,以便多一種選擇,否則萬一沒有被紐約大學錄取,就得再等上1年才能重新報考。

等待錄取的日子裡,朱時茂心急如焚,但樂觀的朱青陽卻並不著急,還勸老爸:“我還沒有接到拒絕證,你為什麼就認為我不會被錄取呢?”兒子滿滿的自信讓朱時茂的心瞬間放鬆下來。事實證明,他的擔心是多餘的,兒子果真如願以償地收到了錄取通知書。

  作為備受觀眾喜愛的小品大腕,朱時茂曾多次榮登春晚舞台,和陳佩斯搭檔的小品在春晚舞台上創造了一部又一部的經典。然而,隨著年齡的增長,一直在導演方面很有想法的朱時茂發現,相對於時間短、演員少的小品,電影有更多可以發揮的空間,能夠將故事講得更加豐滿,很多不能在小品中抖出的包袱在電影裡都能實現。於是,朱時茂漸漸將事業的重心由台前轉到幕後,嘗試拍攝影視劇。

  朱青陽小時候身體狀況欠佳,朱時茂對兒子可謂溺愛,但隨著兒子年齡的增長及健康狀況的好轉,他成了一名“嚴父”。他常常不厭其煩地教導兒子:作為一個男孩子,自立才是最可貴的,絕不要頂著父母的光環。走入社會後能否自立,關鍵在於現在做了多少努力。

  朱青陽進入大學學習導演專業後,朱時茂驚喜地發現,他和兒子之間的共同語言陡然增加。紐約和北京的時差是12個小時,因為朱青陽多半時間都在上課,每隔幾天,朱時茂都要在上午10點左右給兒子打電話。在紐約,那時正是晚上10點鐘左右。詢問兒子的學習情況,他現在計劃拍什麼,父子倆也會聊聊電影鏡頭、背景音樂等與拍電影相關的問題。而每次去美國看兒子,朱時茂更是會找來許多在國內看不到的影片,宅在家裡一遍遍地看,繼而將自己的想法與心得同兒子分享。

  和所有“星二代”一樣,一旦進入演藝圈,或多或少都會頂著“以父之名”的壓力。對此,朱時茂告誡兒子,並不是每一個從電影學院出來的學生都能導電影,即便學的就是導演專業,也並不意味著能完成攝製組的組織工作。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

對於老爸的忠告,朱青陽虛心聽取並付諸行動。從大二開始,他積極參加各種社團,去演裡面不起眼的小角色,哪怕是做道具也好,先從一點一滴的小事做起。

  經過長時間的醞釀,2010年夏,朱時茂第一次當導演,拍攝自己的電影處女作《戒菸不戒酒》。憑著多年的好人緣,他輕而易舉地邀請了眾多大腕好友加盟。當時,已經在紐約電影學院讀了1年的朱青陽正好放暑假回來了,朱時茂覺得這是對兒子進行“身教”的大好時機,就把兒子帶在身邊,並讓他飾演了一個小角色。他對兒子的要求是即便只是飾演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也要認認真真地去演。

  在演藝圈,朱時茂人緣好是眾所周知的。作為導演,他在劇組也很隨和,甚至從沒有對任何人發過脾氣。吃飯時,他會貼心地詢問每個人的喜好,讓餐桌上應有盡有。在他看來,只有大家在一起相處得融洽、愉快,各個部門的人才能將“功能”調到最佳狀態,並為工作付出最大的熱情。小時候內心一直就很崇拜老爸的朱青陽,如今又親眼目睹了老爸作為導演的魅力,對老爸愈加佩服。

  那個暑假,對於朱青陽來說收穫頗豐。老爸在劇組的一舉一動都深深地影響著他,他暗暗發誓,要努力成為老爸那樣的導演。回到學校,他變得更加活躍,牢牢抓住每一個可以鍛煉自己的機會,嘗試著作為導演、攝影師、劇本監製、執行製片人等角色,參與校內外大大小小的製作團隊,把自己的每一天都安排得滿滿噹噹。豐富的幕後基礎工作使得他開始嶄露頭角,成為同學之中的佼佼者。

  臨近大學畢業時,老師要求同學們拍攝一部短片,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拍攝機會。在拍攝前,老師要仔細審查每個人的方案,只有方案有亮點,老師才會同意拍攝。朱青陽內心很清楚,這個影片對自己是何等重要,它將是自己踏入社會的一個契機,更是通往以後拍攝長片的基石。他要窮盡所有智慧把自己4年裡所學全部在這個片子裡體現出來。為此,他花了很多時間絞盡腦汁地設計拍攝方案,最終順利通過老師的審查。

  對於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朱青陽萬分珍惜。那些日子裡,他忙得根本沒有時間睡覺,租器材,聯繫燈光、攝影,還要安排群眾演員……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親歷親為。劇組完全由學生組建起來,而且不付費用。對於一個沒有任何拍攝經驗的在校學生來說,這無疑是巨大的挑戰。

  果不其然,拍攝當天,朱青陽好不容易將器材運到拍攝場地,並與負責那條路段的警察協調好,因為邀請了40多個充當群眾演員的同學,需要警察把一條路全部封上才能拍攝。不料還沒開始拍攝,有一個同學因為言語不當冒犯了那名警察,警察當即拒不配合。為了順利完成拍攝,朱青陽只好走上前去,一個勁兒地跟警察賠不是,邊說邊往警察手裡塞熱氣騰騰的咖啡和小零食,警察緊繃的臉終於鬆弛下來,拍攝工作得以順利進行。

  得知兒子的拍攝經歷,電話另一端的朱時茂忍不住誇讚:“兒子!你是好樣的!”

  投資兒子的事業,

  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朱青陽沒有辜負老爸的期望,他導演的《太陽女神》在眾多畢業作品中脫穎而出,不僅贏得了全校師生的一致好評,還一舉斬獲洛杉磯好萊塢電影節“最佳學生短片獎”。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榮譽。他迫不及待地將這一消息告訴了老爸。朱時茂在為兒子高興的同時,心頭頓時湧起一個父親由衷的驕傲和自豪。他滿懷激動地誇讚道:“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兒子,老爸知道你有這一天!”而當他靜靜地坐下來,欣賞著兒子拍攝的電影,他更是難掩內心的激動,兒子成長的每一步,瞬間都歷歷在目,從當初那個哮喘發作時需要安慰的小男孩,一步步成長為一個出色的小夥子。如今,他甚至可以安然地坐下來,細細地欣賞、慢慢地品味兒子拍攝的每一個鏡頭。

  朱青陽畢業時,朱時茂特地飛往美國,趕去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期間,朱青陽偶爾會親自下廚露一手,給老爸做正宗的西餐。

第一次吃到兒子做的飯,朱時茂興奮的心情無法言喻,儘管吃到嘴裡,並不是非常可口,他仍忍不住嘖嘖稱讚:“好吃!好吃!”朱青陽還不時帶老爸去不同的餐廳品嚐美食。知道老爸最喜歡吃牛排,他會細心地把自己盤子裡的牛排切一塊遞給老爸:“爸爸,你嚐嚐這個,我這個很好吃。”那一刻,朱時茂暗自感慨,兒子真的長大了,懂事了,知道通過尋常小事體味愛。他知道,在兒子看來,或許只是他自己覺得好吃,希望和老爸一起分享。但這個小小的舉動卻讓他的心溫情蕩漾,因為兒子是實實在在地把他裝在了心裡。

  朱青陽長得陽光帥氣,又多才多藝,喜歡他的女孩自然不在少數。在學校裡,常常有女孩主動對他表示好感。但因為太忙,他根本沒有時間談戀愛。一次,朱時茂推開書房的門,見兒子正坐在那裡愁眉不展。朱時茂仔細詢問才得知,原來,兒子收到一個女孩寫的情書,這讓他有些為難。朱時茂當即給兒子支招:既然自己不可能和人家在一起,就要跟人家說清楚,千萬不要耽誤和傷害人家。在兒子的婚姻問題上,他和妻子的觀點出奇一致:兒子能找一個和他自己有共同語言的女孩就可以了。作為父母,他們衷心希望兒子將來能有一個穩定的家庭,從而可以安心將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事業中去。

  2013年夏,從美國留學歸來,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便向朱青陽拋出了橄欖枝。因為之前看了他的畢業作品後,頻道負責人認定他是一個頗具潛力的導演,相信他能拍出好的作品來。

  作為央視電影頻道“青年導演扶持計劃”的一員,2013年秋,朱青陽獲得電影頻道的資助,開始籌拍第一部長片電影《諜·蓮花》。這部電影還有一部分資金來自老爸。對此,朱時茂坦言:“兒子回國之後,將全部精力都放在了電影上,對於這樣一個兒子,我是願意投資的。只要是他用在事業上,無論多少錢,即便是傾家蕩產我都願意出。”

  2014年初,《諜·蓮花》正式開機。看著剛剛23歲的兒子手執導筒,朱時茂滿臉洋溢著幸福,用他自己的話說: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雖然是影片的製片人,並受兒子之邀在片中飾演了一個軍官的角色,但除了有自己的戲份之外,朱時茂很少插手兒子的事,尤其是影片藝術上的事情,將更多的空間留給兒子,讓他自己去施展與錘煉。

  自從朱青陽上大學後,那是父子倆待在一起最長的日子,他們像一對無話不談的密友。因為都有做導演的經歷,同在劇組的父子倆會針對拍戲的相關問題進行深入探討,彼此交流一些電影專業層面的東西。與此同時,對於剛剛踏上導演之路的兒子,如今已經年屆六十的朱時茂也道出自己的肺腑之言:“你將來會經歷很多的事情,有人會對你贊不絕口,有人會對你議論紛紛,還有的人會對你不屑一顧。面對各種各樣的議論,你只要按照自己選好的路一步步走下去,並把握好一條:認認真真地做人,老老實實地拍戲,這就夠了。”

  如今,由朱青陽導演的驚悚懸疑片《諜·蓮花》已順利殺青,電影上映時間還未確定,讓我們翹首以待朱青陽帶來更多的驚喜。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