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034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31 08:01:56

1
東南國際機場的大廳里,我有些焦急地等在安檢出口外面,電子大屏幕上顯
示我的新女友藍靈雨所在的海龍航空航班早在半個小時前就已經降落了,按理說
乘務人員是會提早出關的,但是現在航班的乘客都出來了不少,卻不見靈雨的影
子。

 好容易等到一個身穿海航制服的空姐走出安檢口,我一看有點眼熟,忙走過
去問她知不知道藍靈雨還要多久才能出來。那個空姐顯然認識我,吐了吐舌頭,
跟我說靈雨這段時間不知道出了什麽問題,整天心不在焉的,這次航班上又出了
幾個岔子,這剛一下飛機,就讓乘務長給拉到辦公室里訓話呢。

 我忙讓那個空姐帶我到辦公室去,那空姐嚇了一跳,忙搖頭說不行,乘務長
現在正在火頭上,要是讓她知道自己帶外人去辦公室,自己肯定就要吃不了兜著
走了。我問她這次航班的乘務長是誰?那空姐告訴我,是肖秋月。

 說起這個肖秋月,我早就認識了。海龍航空一向有每年春季到我擔任董事長
的模特公司招聘空姐的傳統,這幾年的空姐招聘,肖秋月都是主要的把關人。

 我的公司里有不少有了一定年紀的模特,她們中想轉行做空姐的不在少數,
畢竟比起只能吃青春飯、收入極不穩定的模特兒行業來說,做空姐不僅收入穩定,
而且只要願意,可以一直做到四十多歲。而這些模特們的空姐夢能否實現,關鍵
就在于肖秋月的一句話了。根據以前加入海龍航空的模特們的說法,這個乘務長
爲人挑剔,在選撥時異常嚴格,哪怕是你能通過考驗成爲空姐,她在工作時也是
脾氣極大,很難相處。我因爲公司公關的需要跟她也接觸過幾次,在幾場公務飯
局里面和她聊了幾次,對她的了解不算深,只知道她今天大約是三十五六歲,外
貌雖然長得不差,但是經常一副嚴肅的嘴臉讓下屬望而生畏,哪怕以我在今時今
日的財力和地位,肖秋月在跟我接洽的時候也絲毫不假以辭色,一切都是按照程
序辦事。

 好不容易才讓那個空姐答應指明辦公室所在的位置,我獨自一人尋找過去,
在離辦公室還有幾十米遠的地方就聽見一把女人尖銳的聲音在大聲說著:「藍靈
雨!你究竟是怎麽回事?成天整個人恍恍惚惚的,讓你做的事,每件都給我做得
亂七八糟的!你還想不想做了?不想做你就早說!不是說有什麽有錢的老板看上
你了嗎?嫁給他做你的少奶奶去啊!那樣你想整天發呆都沒人管得著你!還有雷
珺你!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做夜航班的時候值班不許打盹!乘客按服務燈要第一
時間趕去,你倒好!飛一次讓三個乘客投訴!我們海航的聲譽都讓你給敗光了!」

 「這麽大火氣啊?肖小姐。」我帶著笑,走進辦公室說。肖秋月回頭一看,
臉色稍微一緩,說:「哦,是程董啊,怎麽?有何貴干?」

 「沒事沒事,來接我們學校兩個朋友,嘿嘿。」正跟靈雨一塊挨罵的雷珺之
前跟我也有過幾次一夜情,我本來只是來接靈雨的,但是看到眼前的形勢,當然
要拉雷珺一把。

 肖秋月冷笑一聲:「朋友?女友吧!」我笑笑不答。肖秋月把臉轉過去,對
著藍靈雨和雷珺說:「你們不要以爲今天這事情就這樣算完,你們回去都給我寫
份報告,三天之內交給我,都說說你們是怎麽想的,究竟還想不想在海航繼續做
下去!」

 雷珺忙點點頭,低聲「哦」了一句,而藍靈雨則低著頭,一聲不出,沒有任
何反應。

 藍靈雨的反應明顯又把肖秋月的怒火勾了起來,她猛力一拍旁邊的桌子,大
聲喊道:「藍靈雨!你什麽意思?想讓我現在就開了你是不是?」

 我一看這種形勢自己已經不能再置身事外了,我走到藍靈雨身邊,輕拉了拉
她的手,笑著對肖秋月說:「肖小姐,靈雨可能有點想不通,我回去再好好開導
開導她,過兩天再讓她來給您賠禮道歉,您看怎麽樣?」肖秋月哼了一聲,眼光
直盯著藍靈雨。我心里暗暗著急,我所認識的藍靈雨爲人雖然很有個性,但是一
向都不會吃眼前虧,現在的情況明明是只要她低個頭就能先走掉,不知道爲什麽
她會如此倔強。藍靈雨這樣的反應對肖秋月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她大喊一聲,
手指著藍靈雨的鼻子叫道:「藍靈雨,今天你不給我個說法,你就別想走出這門!」

 眼前兩人鬧得越來越難以收拾,我只好又再度賠笑,說:「肖小姐,您想教
育靈雨當然可以,這是您的職責,不過今天能夠給小弟我幾分薄面?」

 以我本地首富獨生子的身份,果然我這話一說,肖秋月臉上的怒氣頓時平息
了不少,她「哦」了一聲,說:「程董,不是我敢不給你面子,只是我做這一行
的,如果手下都像她那樣不聽話,那工作就真不用做了,也請你理解。」

 我笑笑,心說大姐你這是在給我擺譜啊?這時候肖秋月似乎回過了神,說:
「對了,前幾天我還收到你們公司寄過來的請柬呢,明天是你們公司五周年大慶
的好日子嘛!不過,很抱歉我明天還要一班機要飛,實在抽不出時間來去給您賀
喜了。」她想了想,說:「這樣吧,程董,今天我就在這給您提前道賀了吧?」

 「可以是可以啦……」我看著肖秋月消瘦的臉頰,這個年近四旬的空姐乘務
長相貌算不上特別出衆,中上而已,但眉宇間那種利落的女人風情,還是讓對熟
女頗有愛好的我心里一動。我說道:「要不這樣吧,我的車還坐得下,肖小姐如
果你明天實在沒辦法去的話,現在就跟我們一塊去我家的私人Party怎樣?
公司里幾個老員工現在就在我家等著我們過去……哦,我家在玄武山那邊,離這
里近得很,呆會你要去哪里我再把你送過去就是了。」

 肖秋月的神情明顯猶豫了一下,可能是想到這次我們公司鄭重其事地給她發
了請帖,這時候又有我當面邀約,不親自走一趟實在也不大好吧,于是她點了點
頭,說:「那好,程董,你給我十分鍾,我準備準備就來。」

 說是要十分鍾,實際上不到八分多鍾肖秋月就走了出來,臉上化的妝已經補
好,發型也簡單地處理了一下,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看不出有十多個小時長途
飛行后的疲憊感了。手里拿著一個紅色的禮品袋,里頭鼓鼓囊囊地不知道裝了什
麽。不過可能是因爲時間倉促,她並沒有換衣服,依然還是那身藍色的乘務長制
服。

 「雷珺,也一塊去慶祝一下吧?」我轉頭邀請雷珺也一塊去,我知道這小妮
子也是愛玩的人。果然,雷珺很爽快地就答應了下來。

 三個空姐坐著我開來的全新寶馬X6往玄武山而去。一路上我和肖秋月有一
句沒一句地聊著,雷珺不時插幾句話,而藍靈雨卻一聲不吭。我心里知道她爲什
麽心情不好,就在前幾天,她去我家時看到我跟一個小有名氣的二線女演員在床
上厮混,當場氣地沖上去要打那女演員,被我刮了一巴掌。看來幾天過去了,這
小妮子還是沒想通啊。

 *** *** *** ***

 玄武山就在市郊不到十公里處,X6從機場出來,開了十多分鍾就到了。

 這一次我們聚會的場所是位于玄武山南麓我爸名下的一處獨立別墅。這些年
來本市經濟發展迅猛,爲了進一步刺激GDP,市委市政府做出規劃,把這里原
來蓋的兩所希望小學和一個山村拆遷了,改建成豪華別墅區,外帶一個國際超一
流水準的高爾夫球俱樂部。在這里每所別墅都是獨立建地,占地巨大,而且彼此
之間相隔極遠,保證了每座別墅的絕對個人隱私。

 X6一直開到別墅主屋前才停下來,那里已經亂糟糟地停了好幾台豪車,我
們幾人下了車,就看到房子里面熱鬧非凡,十多個男男女女在大屋里面大聲喧嘩
著。衆人看到我出現,都紛紛過來打招呼。我招呼肖秋月進來,肖秋月說不了,
剛飛完長途累得很,想先回去休息,我說那可不行,既然來了,就一定要玩一會
再走。

 正好這時候有個人從后面走進來,笑著大聲說烤肉都烤好了,衆人歡迎著向
后面的遊泳池湧去。

 我留肖秋月下來吃點東西再走,肖秋月可能剛飛完長途,肚子也實在有些餓
了,就笑著點頭答應了。我回頭看到另外的兩個女孩,雷珺早就和別的女生打成
一片,正在大聲說笑,而藍靈雨依然是一副默然的神情,呆呆地跟著衆人,別人
看她那副神情,也不來自討沒趣。

 房子后頭是碩大的泳池,幾個女生都穿著色彩斑斓的三點式泳衣,在泳池里
頭嬉戲,環繞著泳池有很多沙灘躺椅,旁邊都有一個大遮陽傘擋住陽光。我帶著
肖秋月到一旁的躺椅上坐下,從身邊裝滿冰塊的冰盒中取出兩瓶啤酒,打開一瓶
遞給肖秋月:「肖小姐,來一瓶?」肖秋月微微一笑,接了過去喝了兩口。

 「這房子是你的?」肖秋月問。

 「是我爸的,我的在下面,不遠。」我說。

 「有個有錢老爸真好啊!你這才二十出頭吧?該有的都有了。」肖秋月帶著
一絲嘲諷的語氣笑說。

 我笑而不答。這時候有個女孩手里舉著兩盤烤好的肉走了過來,肖秋月忙站
起來接過。那女孩笑著說:「你們盡管吃啊,那邊多的是。」然后回頭走了。

 「給你。」肖秋月把一盤烤肉遞給我,我接過吃了一點,把盤子放在一邊,
說:「這麽熱的天氣,你不下去涼快涼快?」肖秋月搖搖頭說:「不了,我不會
遊泳,再說也沒帶泳衣。」

 「泳衣多的是,都是全新的,你要的話我讓她們給你找一間合身的,不會我
教你遊。」我說完,見肖秋月還是搖頭,也不勉強她,站起來就把自己的上衣給
脫了。

 「啊?你就在這里脫啊?」肖秋月吃了一驚,臉上頓時一紅。

 「是啊,我早準備好了。」我毫不在乎地說著,把長褲也除了下來,原來里
頭穿的是一條黑色的緊身遊泳短褲。

 看到我健美的身材的壯碩的腹肌,還有泳褲里頭隱隱約約的隆起,肖秋月臉
上更紅了,把頭輕輕一扭,假裝看向泳池的另外一邊,但我偷眼旁觀,卻發現她
時不時還留意著我的舉動。我心頭一喜,知道這個女乘務長也不是什麽保守女子,
很有可能是個悶騷型的女人。

 我走到泳池邊緣,用一個標準的入水動作躍入泳池,肖秋月帶笑看著我在碧
波中來回穿梭,手里頭的啤酒不知不覺地就喝完了,她自己再開了一瓶,擡頭看
到我正在泳池中對她招手,讓她也一塊下去,肖秋月躊躇了一下,看了看泳池里
頭那些年輕的女生,還是笑著搖了搖頭。

 過了沒多久,我從泳池里頭走了出來,回到肖秋月身邊的躺椅上,拿著一條
大毛巾擦拭著自己的身體。

 肖秋月看著我健碩的肌肉帶著水光,在陽光下發出燦爛光芒的模樣,不自覺
地竟有些出神了。

 「嗨!」我突然叫了一聲,肖秋月身子一震,回過神來。「這麽不給面子啊?

 叫這麽多次都不下去。」我說。

 肖秋月笑笑,說:「我是真的不會。」她停了一下,接著說:「再說了,今
天在這兒的都是你們這些年輕人,我跟著瞎混什麽啊?」?

 「啥?你把你自己給排除在年輕人行列之外了?」我叫了起來,「肖姐,你
才幾歲啊?看你這模樣兒,跟靈雨、雷珺她們走一塊,誰看得出誰大誰小啊?」

 肖秋月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哪有你說的那麽誇張,我比她們都
大了十來歲呢!」

 我臉上裝出不可思議的神情:「真的?」

 「我跟雷珺是一個生肖的,你說真不真?」肖秋月瞥了我一眼。

 「哦?那你們是屬……屬……」

 「不告訴你!」肖秋月打斷我的思緒,「不許你去問她!」說完噗嗤一笑。

 我看著肖秋月的笑臉,心想挺好看的一個人,爲什麽平時都要以一副臭臉對
人呢?今天跟她聊了這麽久,覺得她其實也不算是很難相處的人嘛。「你等我一
下。」

 我說,然后進屋里換了一身短袖衣褲出來,指著別墅后面的山道,說:「要
不我賠你出去走走?那邊的風景還不錯。」

 肖秋月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還是別了,我還是回去吧,你們接著
玩。」

 「哪的話啊,還沒玩呢,怎麽就能走了呢?」我笑說:「你下午有事兒啊?」

 「是沒什麽事啦……」

 「那不就行了。怎麽?怕老公找你啊?」

 「他?」肖秋月冷笑了一身,不再說下去,站了起來,說:「好吧,那你帶
我去看看吧,以前光聽說玄武山別墅區的風景有多美了,不過我們平民百姓的,
哪有機會來這種私人空間參觀啊?今天就算是沾你的光了。」

 我笑笑,非常紳士地彎腰伸手,說:「那就請起吧,肖小姐。」肖秋月伸手
讓我輕握著,站了起來,我在前領路,帶著肖秋月向外走去。

 *** *** *** ***

 玄武山北臨大江,南望市區,山並不高,海拔最高處也只有二百多米,但明
秀異常。山上沒有人造景點和其他建築,所以向來都不算是旅遊熱點。自從山下
開發了高級別墅區之后更是成了典型的貴族專享用地。山上郁郁蔥蔥,除了一條
上山的小路之外別無其他人工斧鑿的痕迹,算得上是林深谷幽。

 我和肖秋月兩人一邊聊著天,一邊沿著小路向山上走去。小路雖不十分陡峭,
但也有一定的坡度,兩人走了一半,我笑說:「這山路看起來好走,其實也挺累
人的。肖小姐,你累不累啊?要不要休息一下?」

 「是你自己累了吧?」肖秋月笑著回答:「我們做乘務的,飛長途的時候經
常十幾個小時都要不停地走來走去,這點路對我來說不算什麽。你要你累了,我
們休息休息?」

 「我哪會累啊!」我拍拍自己堅實的胸膛:「這可是每天堅持一小時健身房
里練出來,可不是開玩笑的!」

 「看你得意的!」肖秋月笑說,「好好,你不累,那我們就一路上山咯。」

 說完加快步伐向前走去,踩著半高跟鞋的兩條修長美腿在山路上快速地走著,
絲毫都不見有一點阻滯。

 不一會兩人就爬到了玄武山的頂峰,眼前的景色令人目曠神怡:奔騰的大江
從腳上呼嘯而過,而對岸的山上漫山遍植了數十種紅葉樹種,我一一指給肖秋月
看:哪棵是楓香、哪棵是紅楓、哪棵是雞爪槭,還有什麽羽毛楓、三角楓、黃連
木等等不一而足。

 「你對植物還真挺有研究的。」對這些一竅不通的肖秋月看著我,佩服地說,
顯然她沒有想到,像我這樣的富二代竟然會去了解這些。

 「我也是住在這里之后才開始了解到這些的。」我說。

 「能懂這麽多也不容易了……」肖秋月笑說:「看來你也不是光有錢的土財
主嘛,哈哈。」

 「怎麽?我看上去很土嗎?」我裝出受了傷害的神情。

 「你說呢?」肖秋月不再說下去,回頭看了看來時的路,來路上的一大片樹
林正好把視線阻擋住了,山上的人是看不到山下別墅區的動靜的。

 「有錢就是好啊……」肖秋月不禁歎了口氣,「連這山都像是懂得保護你們
的隱私似的。」

 「肖小姐你的收入不也不錯嗎?」

 肖秋月淡淡一笑:「一個月賺那幾千塊錢,連衣服都不敢多買,累又累得要
死,你說這叫不錯?」

 「那還那麽多女生削尖了腦袋想要做空姐?」我說。

 「嫁人的時候多點本錢呗,都想借個空姐的名頭釣個金龜婿呢。」肖秋月鄙
夷地一笑,「結果呢?還不是一個個做了人家的二奶。不過你別說,哪怕是做二
奶,有個空姐做幌子,每個月還能多拿些包養費。」

 我一拍大腿,「我說呢,空姐說到底不就飛機上的服務員嘛,怎麽每年都那
麽多女孩往里頭擠,肖小姐,你做這行都十多年了吧?以你這麽好的條件還做了
那麽久,我想你肯定不是圖那些的。」

 肖秋月看著我,點了點頭,說:「我那時候做空姐沒考慮那麽多的,就是想
乘著年輕,可以多去一些地方,經曆多一些事……誰知道做著做著,發現自己真
喜歡上這份工作了,就這樣一路做了下來……」

 「不過做你這行真是蠻辛苦的,你先生沒讓你改行做些輕松點的工作?」

 「他?」肖秋月的嘴角又露出她特有的嘲諷的笑,說:「他那人,自己就一
工作狂,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泡在公司,那里會來管我的死活?」

 「哦……」我說:「熱心工作是好事,但也得勸勸他注意一下家庭麽。」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31 08:02:40

2
「他能聽的進去就好了!」肖秋月好像被打開了傾訴的閘門,說:「我做這
行的,平時工作時間已經很不規律了,有時候難得按時回趟家,想跟他享受一下
家庭生活,他倒好,每次都要我電話去三催四請,此次都說是馬上就回,結果就
沒見過他在十一點前回家的!我們結婚這麽久,我跟他在醒著的時候見面的時間,
加起來可能連一個月都沒有!」

 「那肖姐你……」我在不知不覺中把「肖小姐」的稱呼改了,說:「還沒小
孩?」

 「要什麽小孩啊?」肖秋月臉上突然一紅,說:「在一塊就那點時間,哪顧
得著做那事?」說著瞥了我一眼。

 我假裝沒有看到肖秋月的眼光,笑笑指著對岸,說可惜現在才是初秋,要是
晚一兩個月,到了深秋時節才來,對岸會楓葉如丹,層林盡染,那景象真宛如是
堆錦散绮,那種殷紅奪目絕不亞于天下聞名的香山紅葉。

 肖秋月笑說自己去過幾次京城,但可惜都沒趕上去看紅葉,我說那來這里看
也是一樣的,等幾年紅葉開時,我帶你來看。肖秋月臉上一紅,沒說什麽。

 山頂上地方不大,但風勢卻頗強勁,我們兩人在上面看了一會,都覺得有些
涼意。于是我帶著肖秋月向下走了一段山路,來到一個小山坳中,這里的地勢較
低,三面都被山包圍著,所以山風吹不進來,從一面的山上還有一股山泉流下,
形成一條瀑布挂在那兒,瀑布下方是一條小小的溪流,直通山下,溪邊有一顆亭
亭如蓋的大樹擋住烈日,而樹下一張石台和幾張石椅,則是當初山下建造別墅是
特意加設的。更妙的是這里只有一條偏僻的小路通過來,若不是此地的業主,也
不會知道有這麽一個好地方。

 兩人爬了半天山都有些累了,這時肩並著肩坐在石椅上。肖秋月從隨身的坤
包里頭取出紙巾,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我在旁邊笑嘻嘻地看著她。肖秋月被我
看到臉紅心跳,啐了一聲,把紙巾遞過去說:「喏,給你,也擦擦汗吧。」

 我笑著接過去,卻不去擦自己臉上的汗水,而是伸手把肖秋月的脖子上,輕
輕拭著她粉頸上的汗珠。

 過度親昵的動作讓肖秋月的心跳又加速了幾分。已我對她的了解,她爲人由
于個性過于嚴厲,對人對己都有些苛刻,所以朋友很少,異性朋友更是幾乎沒有。

 肖秋月的相貌在這個年齡段的女人中算得上挺出衆的那種,她的身邊,肯定
不乏男人們色迷迷的眼光。不過我有自信,憑著我的身份和財富,還有對她如此
殷勤,肯定能打動這個風韻猶存的熟女的。

 果然,肖秋月只看了我一眼,卻沒有說什麽,不過她還是將頭轉了過去。這
一舉動給我的信號再也明顯不過,我上過的女人數不勝數,當然知道是該采取下
一步行動了,于是我伸手輕輕捏起肖秋月的手指尖,她的手指修長而又白皙,指
形也很美,可惜可能是因爲長年服務旅客的緣故,雖然有經過保養,但是手上的
皮膚還是略顯粗糙,我把肖秋月的手指擡起自己唇邊,輕輕吻了一下,見肖秋月
手動了一下,向后縮了一點,卻沒有抽回去,我就大膽地張開嘴唇,輕吮著她長
長的指尖。

 吸了一陣子后,我見肖秋月正用似笑非笑的暧昧神情看著自己,右手就環了
上去,摟住肖秋月纖細柔軟的腰肢,臉也有意無意地靠向肖秋月白嫩光滑的脖子
前方,粗重熾熱的呼吸噴在肖秋月的粉頸上,使得她的全身都發出了一陣不易覺
察的顫抖。

 「你……想干什麽?」肖秋月終于不能不開口說話了,但是這時我沒有應聲,
只是將在肖秋月腰間的手又摟緊了幾分,此情此景,男非君子,女非淑女,各自
都是異性經驗豐富的成年人了,彼此都已經心照不宣。我的嘴唇慢慢移動到了肖
秋月的臉上,對準她的香唇就吻了下去,肖秋月「嗯」地一聲從鼻子里頭發出悶
哼,眼睛馬上就閉了起來,沒有反抗,任由我的舌頭沖開她的櫻唇和牙齒,她的
舌頭迎上我的舌頭,兩條舌頭激情地交纏著,彼此交換著口中的唾液。

 這一吻把悶騷的肖秋月吻得臉蛋酡紅,喉嚨中發出細細的嬌喘,過了好幾分
鍾,兩人才依依不舍地將兩張嘴分開,一絲粘稠的口水還連接著兩人的嘴唇,過
了一會才斷開,滴在我胸口,肖秋月一看噗嗤一笑,拿出紙巾擦拭著我的胸前。

 「看你,跟個小孩似的。」

 我看著肖秋月,輕輕抓著她的手,嘴巴又要吻下去。肖秋月忙把手遮在唇上,
笑說:「喂,你夠了哦,讓你占一次便宜就是了,還想來啊?」話是這樣說,但
是眼角眉梢滿是春意,哪有一點堅拒的意思?我把嘴轉向她的耳朵邊,先輕吹了
幾口氣,看著她嬌笑著縮起身子,然后用暧昧而有富有磁性的聲音輕輕說:「就
這樣而已?哪里夠啊!我還要……」

 「還要什麽?诶,別吹,癢死了!」肖秋月笑著說。

 「要什麽你待會就知道了。」我張手把肖秋月緊緊地摟在了懷里,右手緊接
著蓋住了她的臀部,身子又向前靠了些,胸膛緊貼住肖秋月尖挺而有彈性的乳房
上,一邊嗅著熟女乘務長身上散發出來了點點幽香,一邊順勢搓揉著她的屁股。

 「別這樣……」肖秋月媚眼朦胧地輕聲喘息著,身子作勢扭動著,像是在抗
拒我的動作,但是又更像是在激勵我更用力一些。

 「我們……適可而止吧……別……喂!……別這樣。」

 我這時只感覺到自己的下身硬邦邦的,雞巴已經完全聳立了起來,急欲找個
宣泄的地方,我拉著肖秋月的手,放在自己褲裆之間,肖秋月的手一碰到那里,
猛地就彈了開去,但是不到一會,她又主動地伸過手去,在我兩腿之間摸索著。

 「這樣好嗎?我可是有家庭的人,你啊,你就不能放過我嗎?」肖秋月已經
主動地握著我的大雞巴,隔著褲子感受著那里的堅硬和碩大。我心里暗笑,也不
知道這情形是誰放不過誰了?不過這時我的雞巴硬硬地撐在褲子上,已經極爲難
受,我迅速地把自己的腰帶解開,把褲子拉了下來,長長的雞巴馬上就彈了出來,
暴露在肖秋月的面前。

 「喜不喜歡?」我在肖秋月的耳邊輕語:「肖姐,你要是喜歡,這根東西今
天就屬于你了……」肖秋月擡頭用迷離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用實際行動做出了回
應,她俯下身子,張開櫻唇,含住了雞巴前段碩大的龜頭,用舌頭在上面輕掃了
幾下,然后一點點地含進了嘴巴里頭。

 「啊……好……就這樣……」手輕輕地按著熟女乘務長的秀發,讓她溫熱的
口腔含住自己的雞巴,感受著濕熱的舌頭輕點馬眼的快感,我不禁舒爽得贊歎了
起來。

 肖秋月見我這幅模樣,更加地吮吸起來,把粗大的龜頭深深地含進小嘴里,
櫻唇緊圈,用唇上的嫩肉壓住雞巴,然后用舌頭一圈一圈地舔掃著龜頭。看來她
平時沒少給男人含過雞巴,這麽娴熟的動作,一般來說,在她這種的服務下,男
人最多只能堅持個兩三分鍾就射了,可是今天她遇到的是御女無數的我。我一邊
盡情享受著女乘務長的口舌服務,一邊不玩把另一只手伸到肖秋月的制服胸前,
解開上面的幾顆紐扣,然后伸了進去,在乳罩上摸索了一下,迅速接了開來,然
后慢慢把奶罩拉出來一看,「黑色的哦,真性感。」

 我贊歎說,把肖秋月溫熱的奶罩放到鼻子上,嗅著上面的點點香氣。

 肖秋月只覺得自己的全身都燥熱起來,嘴上套弄的頻率越來越快,力道也越
來越重,但是眼前的男人依舊一副輕松的模樣,她咬咬牙,伸手托起我耷拉著的
陰囊,一邊輕柔地擠捏著,一邊向上擡起,手口並用,兩邊一起刺激著我的性器
官。我把已經涼掉的胸罩放在石台上,手壓住肖秋月劇烈晃動的頭部,用力向自
己的胯下壓過去,雞巴也盡可能地深入肖秋月的口中。肖秋月「唔」地一聲,緊
緊地閉起雙唇,然后深深地含住雞巴,這一來我的龜頭直頂到她口腔深處,肖秋
月用力來回地擺動頭部,迅速地套弄著。

 弄了足有十來分鍾,肖秋月都已經感覺到嘴巴有些酸了,頭也因爲劇烈的擺
動而有些發暈,但我依舊沒有絲毫射精的迹象。我看到這種情況,輕撫著肖秋月
的臉蛋,說:「肖姐,先等一下吧,讓我來讓你爽一下。」肖秋月無奈只好張口
吐出我的雞巴,不過馬上就伸手握住,就著上面粘糊的口水來回套著。

 「唔……你這人真是,就會欺負人……」肖秋月白了我一眼,說:「人家都
那麽使勁了,你都射不出來。」

 我笑說:「我這根東西可還承擔著滿足肖姐你的重任啊,這就射了的話,怎
麽交代得了?」

 「呸,稀罕!」肖秋月笑罵一聲,我知道她心里肯定愛透了這根強勁而又持
久的雞巴。這時我站起來,把肖秋月的身子壓在長條石椅上,然后解開她頭上的
發簪,讓烏黑的長發披散下來,失去奶罩束縛的胸部從誘人的空姐制服中露了出
來,隨著呼吸輕輕起伏著,尺寸雖然不大,但是非常堅挺,而且有些稍稍向上翹
著,褐色的奶頭已經變得堅硬,周圍的乳暈不是很大,看上去非常誘人。我俯下
去,張口輪流輕啃著那兩個小小的乳頭,同時手伸到下面,掀起制服裙子的裙擺,
落在里頭褲襪的交叉處摳弄著。肖秋月早在剛才給我舔雞巴的時候已經流了不少
水了,這時候內褲的前方都已經濕透了,騷水甚至穿過內褲,把褲襪的前端也滲
濕了。

 我的手在那里只搓了幾下,肖秋月身子一陣抖,又從里面流出了不少騷水,
悶騷的成熟女人一旦被勾起了淫欲,身體的反應敏感度是驚人的。

 「啊……不要在這里……去你家里……」畢竟這是在野外,不安全感依舊影
響著肖秋月,雖然她已經極度期待著我的大雞巴,但是依然希望是在一個隱秘的
場所。可是這時我已經把頭整個都伸到了她的裙子里面,借著透過來的光線,把
女乘務長下身的棉質肉色褲襪先拉了下來。肖秋月嘴里呻吟著,手放在自己制服
裙上,隔著裙子壓著我的腦袋,兩腿無力的耷拉下去。我乘機就把她的褲襪從腳
上脫下,也扔在石台上,然后把那條前方已經濕透了的黑色蕾絲內褲也拉了下來,
順手往自己的褲兜里一塞,回頭再凝神看著肖秋月下身的私密花園。女乘務長的
陰毛很多,長而且濃密,此刻上面被她自己流出來的淫水沾濕了一大片,在昏暗
的光線下散發著淫靡的光芒,而且可能是長途飛行后還沒來得及清潔的緣故,那
里散發著一股混合著腥臭和體香的氣息,極大地刺激著我的神經,我忍不住把頭
伸出去,嘴唇一下壓在那邊長長的陰唇上,大口地舔著那條肉縫,同時手指也靈
活地撫捏著熟女兩片大陰唇后面的嫩肉,在幾次上下不停地滑動后突然往女乘務
長泥濘滑膩的小穴里面一頂,在肖秋月「啊……」的一聲長長的蕩人心魂的呻吟
聲中一下摳到了陰道深處。肖秋月的雙手猛地壓住我的頭,緊緊地抱著,在我手
指持續地抽插下,她身上的力氣也在一點點地消失,只能從口鼻中發出不停的喘
息呻吟。

 我的手指一點一點地往肖秋月陰道的深處摳進去,不一會,食指和中指就都
已經全部伸了進去,但是卻還沒有碰觸到陰道的盡頭,看來女乘務長的陰道還是
比較甬長的那種。我耐心地持續挑逗和摳磨,讓肖秋月下身流出的液體越來越多,
苗條誘人的玉體蠕轉著、扭動著。她的喘息越來越沈重,壓在我頭上的手也越來
越用力,我用牙齒輕輕咬住她的一撮陰毛,然后舌頭用力在陰唇上狠刷了幾下,
女乘務長突然全身都猛烈地向上挺聳,胴體劇烈地發起抖來。在肖秋月一陣銷魂
的呻吟聲中,我感覺一股燙人的騷水從她小穴中噴湧而出,手指尖一陣溫熱,那
股水流馬上就流到了自己的嘴里。在我口手並用的愛撫下,肖秋月就這樣引來了
一次高潮。

 我用力吸吮,把肖秋月噴出的淫水都給含到了嘴里,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把
頭從她裙子下面伸了出來,帶笑看著因高潮而嬌喘不已的女乘務長。

 肖秋月嬌豔濕潤的雙唇一張一合,口里面不停地低喘著,雙目迷離,雙乳顫
動,雙腿大開,下身濃密的陰毛讓我舔著濕漉漉地,整齊地向上翹著。

 我俯下去輕吻著肖秋月的嘴唇,肖秋月的手馬上就環住了我的脖子,熱烈地
回應著。「姐,爽了?」我在她的耳邊輕語,肖秋月無言地點了點頭。

 我把嘴唇移開,近距離看著肖秋月水汪汪的眼睛,說:「那我們繼續?」

 肖秋月一笑,說:「你這壞蛋,姐今天就都交給你了。」

 我把肖秋月上衣的扣子一個個都解了開來,讓她的空姐制服向兩邊敞開,卻
不脫下,先親了親那兩個露在外面的奶子,然后拉著肖秋月站了起來,把她拉到
那顆大樹的樹干下,身子向前壓過去,一手扶著她的腰,一手卻把肖秋月的一條
腿撈了起來,讓熟女乘務長單腿著地站在那里,背靠著大樹。肖秋月笑吟吟地看
著我,任由我動作,一只手輕撫著我俊朗的臉龐。我這時候也不再客氣了,抱著
肖秋月大腿的那只手用力一擡,讓她兩腿又分開了些,然后自己赤裸的下身頂了
上去,正好把雞巴頂在女乘務長的屄洞前方,借著上面的騷水來回擦了幾下,覺
得龜頭潤滑得差不多了,屁股一使勁,身體向前一壓,就把雞巴頂了進去。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31 08:03:12

3
 「喔……」肖秋月長長地叫了一聲,眼睛頓時就閉了起來,撫摸我臉的手微
微顫抖著。巨大的雞巴頂開她陰道里頭的嫩肉,借助著里面充足的淫水滋潤,一
下就肏到了深處。

 「啊……哎唷……啊……」下身充實的暴漲感洶湧而來,熟女乘務長雖然明
顯和不少男人有過性交的經曆,但我相信她從來未體驗過這樣威猛有力的肉棒,
她的大腿下意識地想要緊夾起來,但是在眼前的姿勢下卻是不可能的,她只覺得
雙腿一軟,整個人幾乎就要軟癱下去,好在這時候我適時地用力向上一頂屁股,
把她苗條的身子穩定住了,同時雞巴接著這一頂之力,又肏進去了一截,龜頭重
重地撞到了肖秋月的子宮口處,肖秋月「哎喲」一聲,眉頭一皺,一臉疼痛的神
情,臉色頓時有些發白。

 這時我並沒有馬上繼續抽插,把雞巴停在那里,嘴巴迅速地找到肖秋月的櫻
唇,深深地吻著她。

 「夠大嗎?肖姐。」我笑著在肖秋月耳邊說著,肖秋月無意識地點著頭,嘴
里哼哼唧唧地。我看她的樣子似乎已經有點適應了,就把雞巴向后抽出來一些,
然后一點點肏回去,同時感受著龜頭讓女乘務長陰道深處的嫩肉緊緊包裹的感覺,
那種灼熱緊窄、溫潤滑膩,加上陰道盡頭微微蠕動著,吸吮著龜頭的舒爽感。很
明顯,在肖秋月的其他男人中,還沒有人像我一樣擁有這麽長的雞巴,足以占據
她甬長的屄道,所以她的陰道深處可以說還是一片未曾開發的處女地。

 平時對人嚴厲冷峻的女乘務長這時候滿臉風情無限,我深入她體內的那根肉
棒,火熱、粗大、堅硬,把她內心深處從未爆出來過的性欲一下子全引導了出來,
帶給她其他男人從未帶給過她的空前充實感和滿足感。雞巴的抽插在逐漸地加快,
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屄道里面來回反複,肖秋月忘記了疼痛,忘記了自己的丈夫
和家庭,沈醉在了我給她帶來的無限快感之中。

 我依然保持著節奏就,沈穩而有力地一下下把雞巴深深肏入,再緩緩滑出,
刺激著婦人敏感的花心,同時把頭一低,含住了肖秋月那顆在涼風中微微跳動的
乳尖。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再給我……給我,我要泄……泄出來
了……我就要死了……」肖秋月喘著粗氣說著,這時我分明感覺到一股滾滾的熱
浪就正在沖擊著自己的龜頭,知道肖秋月又達到了一次高潮,我這才猛頂一下,
龜頭深刺猛撞到女乘務長的子宮口,感受著花芯強烈緊縮,子宮口刮擦緊吸住龜
頭的快感,同時深吸一口氣,緊緊咬住牙關,稍稍緩和一下自己的射泄感。

 兩度高潮的熟女乘務長大聲喘著氣,整個上半身都無力地斜靠在我身上。

 我等到她的喘息平息了一些,才「啵」的一聲,拔出了自己還未射精的粗大
雞巴,然后扶著肖秋月回到石椅上,坐了下去。

 這時候肖秋月的模樣十分的誘人,頭上的發簪沒有解開,但是在剛才激烈的
交合中被弄得有些淩亂,上身的寶藍色的空姐制服向兩邊敞開著,兩個可人的乳
房暴露在外,乳頭上牙齒的咬痕還清晰可見,隱約還可以看到兩側優美的身體曲
線也在輕柔地顫動,下身光澤瑩瑩的大腿露在和上衣同色同款的套裙外面,粘稠
的白色液體順著她修長白皙的長腿流了出來。

 還未瀉火的我咽了咽口水,輕輕推了推肖秋月的身子,讓她手扶著石椅,然
后把她的腰扳了過去,一邊的屁股向上翹著。

 「還想來啊?……你真是……」肖秋月嬌哼一身,說:「姐現在全身都沒力
氣了,你就饒了我吧。」

 「我可還沒射了,姐,你不忍心就這樣把我晾在這兒吧?」我微笑著把臉貼
在肖秋月的耳邊,溫柔著說著。我有十足的把握,在我這樣的溫柔攻勢之下,沒
多少女人能夠狠下心來拒絕我的,何況是剛剛被我兩度送上了高潮的女乘務長呢?

 肖秋月歎了口氣,白了我一眼,說:「真是……你真是我的冤家,遇到你啊,
我真是拿你一點辦法都沒有。好吧,姐滿足你,說吧,要怎樣才能讓你舒服?」

 「姐,你在這里躺下。」我先撿起自己剛才脫下的衣服,小心地折成一個四
方形,把會疙到人的紐扣都包到里面去,然后鋪在石椅上,讓肖秋月臉朝下把手
壓在衣服上面,兩腿兩邊分開后垂到地上,然后把屁股向上翹起。肖秋月肯定感
到這個姿勢非常羞人,一開始還有些扭捏,但是爲了滿足我,也沒有說什麽。我
走到她的身后,先把她的兩片屁股肉向兩邊分開,露出里面深藏的菊花蕾,女乘
務長的屁眼緊緊閉合著,色澤有點深,呈深褐色,與屁股上雪白的皮膚形成了鮮
明的對比,上面的皺褶很密。我忍不住伸手指輕輕觸了觸,試探一下,指尖伸進
去了一點點,肖秋月的屁眼馬上就很敏感的收縮了一下,然后再微微的向外展開。

 以我的經驗,馬上知道她這個菊花穴還是未曾開發的處女地,我伸出舌頭,
先在肖秋月的陰蒂上舔了一下,舌頭勾起一些她陰道里流出的分泌物,然后移到
屁眼上,把那些淫水都吐在上面,接著舌根上一用勁,就那敏感的菊花蕾上一下
下舔著。

 肖秋月身子一抖,屁眼第一次被男人愛撫的感覺使得她忍不住大聲地驚叫了
起來:「你……你……你怎麽舔那里啊,不要啊,那是……啊……不要。」羞恥
感和不適感使得熟女乘務長大頻率的扭動著屁股,讓我再也不能繼續下去。

 我只好暫時放棄了對女乘務長屁眼的開發,我知道在目前的情況下,很難讓
肖秋月接受我對她菊穴的侵犯,這時候我也已經是欲火如焚,就把站起身子,扶
著肖秋月的屁股,雞巴對準屄洞一頂,再度肏了進去。

 這一次我不再柔風細雨地輕抽緩插,而是用極快的速度來回挺動著雞巴,讓
熟女乘務長陰道里頭的肉菱有力的擦刮著自己的龜頭,肖秋月被肏得大聲地呻吟
著,等待著再一次高潮的來臨。在這麽強烈的刺激下,我剛才被強行壓抑下去的
射精感很快又再度浮生起來,我開始喘著粗氣,對著肖秋月說:「姐,我快出來
了,啊……」

 「射進去,啊……沒事的,今天安全期。」肖秋月也喘息著回應我。得到了
許可的我猛地抱緊肖秋月的屁股,雞巴一下頂到最里面,龜頭死死頂在熟女乘務
長的子宮口上,低吼一聲,濃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啊……」熟女乘務長銷魂地大叫一聲,整個人兒似乎輕飄飄的飛了起來,
然后癱軟下來,嬌喘籲籲,目澀神迷。

…………..

全篇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