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50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31 08:17:29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6-10-9 09:01 編輯

 引:

  熟女風韻魚水歡,不羨鴛鴦不羨仙,隻聞男女房中事,快樂逍遙樂無邊。

  劉昀(見上一篇發表在首發作品區文章《約到同事這就尴尬了》)和一個女
同事張甜甜(見上一篇發表在首發作品區文章《約到同事這就尴尬了》)私下�
保持著「純潔」的炮友關系,操了一段時間之後,張甜甜辭職去了外地嫁人了,
後來聽同事說倆人還挺夫唱婦隨的,也就感覺安心結束了這段情事,之後相安無
事的過了一段時間。在張甜甜離開後到了夏初,老闆從別的店調來了幾個人幫忙,
共同迎接夏季的營業旺季,而其中一個女人,大家都叫徐姐,引起了劉昀的注意。

  其實徐姐是外來的那幾個人中最不顯山不露水的人,平時和同事在一起聊天
時候都笑呵呵的看著同事們閑聊,隻有真正問到自己的時候才說些無關痛癢的話。
平時爲人也比較溫和,性格也好,所以大家都對徐姐抱以這個人不錯的印象,除
此之外,再無突出的地方。

  要說實在什麽突出,就是徐姐突出的兩個大肉球。

  徐姐當時四十出頭的歲數,已正好到了熟女的年紀。個頭一米六多,身材稍
微豐腴了一點,看著稍微有一點胖。但這點肉不多不少的好像集中在了胸前的大
奶子,肚子,屁股,大腿這幾個重點部位上。從面相上看,徐姐多少有點眼角的
皺紋,但人看著很精神,臉上和身上的肉不懈怠。平時基本不化妝,素顔看著讓
人感覺很舒服,絲毫沒有粗糙感。總是梳著短發,最長也不會到肩膀。因爲徐姐
自己也明白胸比較大,所以經常穿一些寬松肥大比較遮蓋前胸的服裝款式。劉昀
在工作間隙觀察了徐姐一陣子,發現這個女人是個比較傳統的女人,上班,下班,
偶爾接自己女兒到單位,母女倆一起有說有笑的下班,電話也很少打,看著是那
種非常普通的女人,於是劉昀漸漸失去了對徐姐的關注。

  這種相安無事的平常,一直持續到一次夜展加班結束。

  同事們都三三兩兩的早早離開,就剩下了徐姐,劉昀,和一個同期調來,但
卻是剛入職的小丫頭在收拾東西。

  「那什麽,你回去吧,我和小劉一起收拾剩下這點兒活兒得了。」徐姐挽了
下頭發,笑呵呵的對那個正在整理展覽資料的小丫頭說。

  「那多不好意思呀,別了,徐姐,我這剛來,不多幹點兒活多不好啊。」那
小丫頭手沒停,但也是笑容滿面回複道。

  「沒事兒,老闆都不在,就這點兒活兒,你都幹了點了就得了,走吧,天都
黑了,再晚家�大人該擔心了。」徐姐堅持著,話�話外語氣帶著長輩的嚴肅。

  「那行,先謝謝徐姐了,那什麽,劉哥,那我先走啊。」小丫頭歡快的和徐
姐和劉昀打了招呼,然後就也下班走了。

  「劉啊,要不你也走吧,這點玩意兒,我自己收拾完就行。」徐姐攤著手轉
身對劉昀說著。

  「不用,徐姐,你這好人淨讓別人走了,這活不重但麻煩,倆人鼓搗快點,
沒事兒。」劉昀擺了擺手,徐姐看罷笑了笑,轉身繼續幹活。

  「哎呀,我這是回家也沒啥事兒,所以在這鼓搗鼓搗,你們這年輕人都想早
點完事回家歇歇,去找對象玩啥的。」徐姐像是唠家常一樣說著。

  「哪兒啊,我這也是回家沒啥事,除了打遊戲之外沒啥鼓搗的。」劉昀答著。

  「對象呢啊?」徐姐問。

  「沒對象,黃了,嫌我沒錢,哈哈。」劉昀開著玩笑似的說著。

  「哎呀,得空姐給你說一個,說個好的,那太物質的女的不行,不是那真心
過日子的人。」徐姐收拾完手頭最後一摞東西後,站在原地搓著手說著。

  「那行,嘿嘿,徐姐到時候給老弟介紹的肯定錯不了。」劉昀知道這就是閑
聊罷了,所以也是有來言去語的應承著。

  兩人最後收拾妥當,剛要關燈時候,徐姐接了個電話,聽那意思是她老公打
來的,大意是晚上出去喝酒,不回家了,別等他了。徐姐接完電話,臉上瞬間湧
現了一絲哀愁,淡淡的唉了一聲。

  「這可倒好,老的老的不在,小的小的也不在,我還不如加班幹點活有意思,
唉。」徐姐苦笑著對劉昀說著。

  「走啊,徐姐,餓沒,順道不,出去整點吃的。」劉昀和徐姐說著,實際上
是劉昀自己已經餓了。

  「行!走,我請客,咱吃點東西去。」徐姐一擺手,兩個人關好店之後,一
起離開。

  兩個人一路說著笑走到了店�不遠的一個街邊小飯店�,在一番推辭之後,
劉昀拗不過徐姐的盛情,讓徐姐請了客。兩個人點了炒菜,主食的餃子,又烤了
點肉串,徐姐要了瓶白酒,兩個人就邊吃邊聊上了。

  「哎呀媽呀,你不喝酒啊?」徐姐在喝了一小口酒之後,一臉差異的問著劉
昀。

  「不喝,真不能喝,半瓶啤就倒了。」劉昀吃著串笑著對徐姐坦白道。

  「拉倒吧,大老爺們真一點酒不喝?我不信。」徐姐一邊吃著餃子一邊說著。

  「哎,徐姐,兒唬一點,真一點都不喝,整不了。」劉昀一邊把竹簽上的肉
拿筷子弄下來,一邊正兒八經的神情對徐姐說著。

  「哎,那你真不錯,不像我們家那位,唉。」徐姐說到這,又喝了一口酒。

  「乍地了?姐夫喝酒啊?那我不喝不代表喝酒不好啊,喝點酒也沒啥吧。」
劉昀放下筷子說著。

  「不是,你不知道,你姐夫那逼德性樣兒,操,是個酒懵子,逮著那逼玩意
兒就猛慣。哎,以前都讓大夫說過,少喝少喝,不聽,誰勸都不聽……哎呀,操
…」徐姐本來是數落著自己老公的不是,但說著說著,借著酒勁,粗口也脫口而
出,說到最後一個「操」字的時候,感覺太不好,又把後半句話咽下去了。

  「…天天喝,冬天還少點,這一到夏天,哎呀媽呀,天天喝,也不管和我閨
女了,老他媽愁人了,唉…」徐姐一邊說著,一邊把杯�剩下的喝了。

  「那也沒事兒,喝多了回家不鬧,老老實實睡覺也湊合了。」劉昀感覺接下
來要成爲一個訴苦大會,所以也做好了傾聽的準備了。

  「…不是,回家是不鬧,但是吧,那個,哎,就是我…唉,算了,不說了,
來,來來,吃著,別光聽我白唬。」徐姐比劃了幾下,又欲言又止,臉稍微漲紅
了一點,又擺擺手招呼劉昀吃東西。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了一陣子,酒足飯飽之後,劉昀和有點醉意的徐姐
走在路上,劉昀堅持送徐姐回家,徐姐推辭幾句之後也就沒再說什麽,因爲時間
已近十點多。當劉昀送徐姐回到樓下之後,徐姐便讓劉昀回去了,劉昀看徐姐已
經安全到家,便折返回家了。

  接下來幾天似乎印證了徐姐的話,徐姐真的是主動留下做收尾的工作。同事
們都當然欣然應允的覺得這挺好,但隻有劉昀每次都留下幫著徐姐把活兒都幹完
才走。不是劉昀品德多高尚,是回家後想操逼的念頭實在是難熬,不如在單位累
點回家直接吃飯睡覺來的省心。

  後來有天,在徐姐下午有事提前下班後,收到了一個快遞包裹,一看地址,
是徐姐的包裹,於是劉昀覺得下班也沒什麽事,不如給徐姐送去。於是下班溜達
著去徐姐家。在路上,坐著公交車,在最後排劉昀端詳著盒子,閑來無事的看來
看去,拿到手�晃了幾下,�面似乎沒什麽聲音,劉昀也沒多想。

  等到了徐姐家,一開門,讓劉昀有點窒息的就是迎面穿著寬松T恤的徐姐,
雖然是寬松的T恤,但胸前兩顆雪白的大肉球,已經從領口初現端倪,而且徐姐
沒穿乳罩,胸前兩顆大大的凸點,像是大葡萄粒一般的大奶頭,牢牢的吸引著劉
昀的眼球,在徐姐一動的情況下,胸前兩顆大肉球也立刻跟著晃動,兩個凸點的
奶頭讓劉昀一眼又一眼的看著。

  「來,來,進來,劉,沒啥人,就我自己,穿隨便了點,不好意思啊…來,
你先坐著,我換個衣服啊。」徐姐似乎察覺了異樣,快速轉個身對劉昀說完,走
進屋�。

  「那什麽,沒事兒,姐,我上個廁所啊。」劉昀說完,問好了徐姐廁所的方
位,快步走進廁所,等進去了才發現,自己下面明顯凸起來一個大鼓包,肯定讓
徐姐看著了,劉昀第一時間這麽想,不過想到徐姐剛才兩顆凸點的大肉球,卻怎
麽也平複不下來焦躁的心情了。

  等劉昀手伸進自己褲裆�摸到已經撅起來的大雞巴時候,眼睛一掃一下子發
現在淋浴噴頭下面牆邊的洗衣籃�,是一堆髒衣服,看著是徐姐的,上面赫然放
著乳罩和內褲,劉昀再也忍不住了,快步走過去,抓起徐姐的乳罩聞了聞,又打
開內褲包著肉唇的部分,看到了濕了又幹的痕迹。

  劉昀在手�把玩撫摸了很久,最後還是打消了在這打飛機自慰射出來的念頭,
又把大雞巴塞回褲裆�按了按,然後沒事兒似的走了出來,徐姐招呼著劉昀坐下,
然後返身去了廚房拿水果,劉昀坐在桌子邊,看著徐姐快步走去了廚房,心�還
是想著剛才在手�玩弄的乳罩和內褲。

  這時候徐姐早已換成一件深色,前胸部位重點遮擋的女士夏季時裝,和劉昀
坐在桌子面對面的位置,和劉昀閑聊著。劉昀詢問起快遞的東西,是不是得拆包
先看看損壞沒損壞,什麽的,徐姐趕忙應承著不用,結合徐姐臉上有點慌的神態,
再想想在車上時候,快遞外包裝上什麽都沒標注沒寫的樣子,心�已經猜到八九,
更是要堅持面對面拆包檢驗。

  在劉昀堅持下,徐姐拿來包裹,隻拆開了封口,打開裝樣子似的翻了翻告訴
劉昀沒事,就打算收起來,劉昀一邊說著借我看看這樣的話,一邊一把搶了過來,
在徐姐抓住自己胳膊沒攔住的情況下,一把拽了出來。眼前赫然出現了一個女用
自慰器,一個大雞巴的模型。

  徐姐楞了幾秒,然後搶了過來,帶著愠怒的口氣說了劉昀幾句,劉昀知趣的
道歉了幾句後,草草的離開了。

  之後幾天,劉昀和徐姐都互相有默契的不說話,一直到某天晚上八點左右,
劉昀接到了徐姐的短信,先問了問劉昀是不是生氣了,這幾天都不和她說話了,
劉昀也立刻回複著說類似沒有,不是那樣,勸徐姐別多心這類話。徐姐回複了幾
條長的短信,上面大概婉轉的解釋了下自己這也是生理需要等等,劉昀看著這些
文字,思索了一下,給徐姐打了電話。

  當徐姐接了電話,劉昀問了問徐姐是不是自己的時候,劉昀在電話�靜默了
幾秒,之後脫口而出一句「徐姐,我想操你,現在就想操你!」的話,之後,電
話�都靜默了。

  「……那什麽,徐姐,我喝酒了,胡說八道,別在意啊,我……」劉昀說完
之後感覺有點後悔,剛想解釋下。

  「…你現在過來,打車過來吧。」徐姐說罷,電話就關掉了。

  劉昀二話沒說,套上了外褲,連內褲都沒穿,隨便抓了件T恤就套上,出門
打車直奔徐姐家,等上了樓,一開門,映入眼簾的是穿著那天凸點的T恤的徐姐,
下面什麽沒穿,隻穿著內褲,等把門一關,劉昀被徐姐一把抱住,劉昀也順勢抱
住了徐姐,隻聽見了徐姐重重的喘息聲。

  兩個人這樣抱著持續了幾秒,徐姐像著魔了一樣,把劉昀拉到屋子�的大床
上,抱住劉昀和劉昀親在了一起。自己的舌頭瘋狂的向劉昀的嘴�進攻,舌尖不
停的點著劉昀的嘴�,牙龈,牙齒,舌頭的部分,等著和劉昀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的時候,已經難分難解了。

  在濕熱的舌吻同時,劉昀和徐姐也在互相給對方脫著衣服,互相傳遞著對方
重重的喘息聲,屋子�彌漫著隱秘的氣息。沒幾下,劉昀就讓徐姐按倒在床上,
大雞巴直挺挺的撅了起來。

  「徐姐,憋多久了,這麽瘋狂。」劉昀兩個手肘支撐在床上,稍微立起點身
看著下面抓住自己大雞巴不松口,瘋狂吸吮吞吐的徐姐。

  「呼呣…呼呣…小逼崽子…你再不主動姐就要瘋了。」徐姐依依不舍的吐出
嘴�本來正在大口吞吐的龜頭,眼睛微微眯縫著對劉昀說。

  「乍地啊,之前你也不說,我也不知道你啥意思啊。」劉昀一邊說著,一邊
拽過幾個床上的枕頭依靠在背後,舒舒服服的靠著,手倒出空閑來,放在身體兩
邊。

  「你可真能熬…我也沒想到你這麽能裝。」徐姐嗔怪似的笑了笑,輕輕捏了
下濕漉漉的龜頭,轉而立刻低下頭,又大口大口的吞吐了起來。

  「呼…真雞巴舒服…徐姐…舒服…真得勁…」劉昀看著徐姐賣力的吞吐著自
己大雞巴,嘴�不由得說了出來自己的感受。

  「不行了,不行了,下面都濕了,快,不行了,得操我。」徐姐又吸吮吞吐
了一陣子之後,一邊焦躁的說著,一邊上來,跨坐在劉昀身上,扶著大雞巴的龜
頭對準肉唇中間後,慢慢的坐了下去。

  徐姐一邊粗重的長長出了一口氣,一邊前後慢慢挪動磨蹭了幾下,等向前扶
住劉昀的前胸後,自己屁股開始上下動了起來。

  「哎呀!哎呀!…啊!啊…真舒服…太舒服了……」徐姐就在劉昀臉前面不
遠處,閉著眼睛,自顧自的享受著來自下面大雞巴的沖擊,劉昀也感覺到下面熱
乎乎的肉穴中也有淫水在滲出。

  「啊!啊!老弟!老弟別…慢點…啊!啊!…」在徐姐自顧自的享受中,劉
昀支撐好自己的身體,下面開始向上迎合的頂,大雞巴一下一下猛頂徐姐肉穴的
深處。

  「啊啊啊啊啊啊……姐來了…姐來了…哎呀!哎呀!我操!我操你媽了逼的!
……」徐姐在猛烈的沖擊下,雙手轉而抓住劉昀支撐起來的肩膀,慢慢的從單純
的呻吟,變成喊叫,最後變成放肆的謾罵。

  「操你媽的,你個老騷逼!撅著腚,操你媽的!」劉昀這樣沖刺了一會後,
使勁捏了一下徐姐的大奶子,徐姐馬上翻身下來,規規矩矩的撅好了屁股。

  「嗯!嗯嗯!唔…唔!唔!嗯!嗯!…頂死姐了!…老弟這大雞巴頂死姐了
…啊!…」徐姐伴隨著劉昀一下一下用力的沖擊,大聲喊叫著,屋子�充斥著徐
姐淫蕩的浪叫,劉昀聽著這淫蕩的叫聲,感到非常刺激。

  「老騷屄,老騷婊子貨,看著,看著!」劉昀發現徐姐斜對面就是一面大的
穿衣鏡,於是一邊說著,一邊慢慢扶著徐姐的大屁股轉向鏡子的方向。

  「啊!啊!我看著!我看著!老弟,姐看著了!別打!別打了…」徐姐雙手
撐著床,擡起頭,看著自己被身後這個老弟的大雞巴猛操下的淫蕩模樣,感覺到
了一絲絲興奮。

  「操你媽的,真他媽騷,真雞巴浪,看著自己發騷發浪過瘾不。」劉昀一邊
說著,一邊看著鏡子�,徐姐被自己拽起的上身,兩顆大肉球上下來回大幅度的
甩動,兩顆大奶頭早就直挺挺的凸起。

  「過瘾…過瘾…太爽了…老弟,操死姐得了,別讓姐再自己摳了…你操,你
想乍操就乍操,姐讓你玩,讓你往爽了玩…嗯…嗯…啊啊…」徐姐在被劉昀一次
次的沖擊下,斷斷續續,帶著些許哭腔說著這些淫詞浪語。

  「操你媽逼,操你媽逼,操!操!操!!……」在劉昀賣力的沖刺和用力的
低吼之下,徐姐躺倒在床上癱軟在床上,大口大口喘著氣,淩亂的短發下潮紅滿
臉。

  「媽了個逼的,射你嘴�,張嘴,快雞巴張嘴!」劉昀一邊套弄著自己沖刺
的快要噴射的大雞巴,一邊拽過徐姐的頭發。

  「啊,啊,射姐嘴�,都射進來,姐都吃了,給你…吃了!啊!啊!」徐姐
順從著接在劉昀的胯下,大大的張開了嘴,任憑劉昀的精液肆意的噴射沖擊著自
己的嘴和臉。

  等著瘋狂褪去,徐姐和劉昀躺在床上,兩個人都在喘著,相視無語了一會後,
都噗哧的樂了出來。

  「完了,完了,這要讓鄰居聽見可咋整。」徐姐做起來,一邊扯過紙巾擦著
下面,一邊轉過頭笑著對劉昀說。

  「姐,真舒服,真太舒服了!」劉昀笑著搖著頭,不由得豎起來了大拇指,
徐姐罵了句不正經。

  「去邊兒呆著去,這射了我一臉,真惡心人。」徐姐站起來,拿著紙巾擦著
臉上和嘴邊的精液,雖然是說著惡心,但神情和神態上絲毫不見厭惡之意。

  「幹啥去啊。」劉昀看徐姐一邊擦著一邊往門口走,順嘴問道。

  「給你做點吃的,咱倆吃點,後半夜你別也別想睡了,嘻嘻。」徐姐扶著門
框,一邊捏了下自己的大奶子,一邊對床上要下地跟來的劉昀說著。

  「哎呀媽呀,徐姐饒命!」劉昀雙手抱拳,調侃道。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18 08:54:37

(01)
  徐姐饒命:性欲高漲

  白天,正當午,三十幾度的大太陽炙烤著大地。即便是四季分明的東北,這
種盛夏的時節,在街上行走的路人也寥寥無幾。每個人都用手遮擋臉或者被曬的
皺著眉快步行走,街上除了來來往往的車和堅持在忙碌的商家之外,路人都是急
匆匆的行走想早點結束在炎熱下的炙烤。

  在二馬路後,靠�有一座大樓,從大樓的電梯一直坐上去,就有一些零零散
散的工作室,美容,裝修等等都有,占多數的是公寓型旅館,十七層有一家,在
靠街的那一個房間,在門口就聽到了一陣陣女人大聲的淫叫,雖然隔著門,但是
駐足側聽,也足夠聽個真真切切了。

  「哎呀…哎呀…老弟…老弟…這大屄…這大屄眼子…讓你整的,哎呀…」徐
姐(見上一篇發表在首發作品區文章《徐姐饒命:初始徐姐》)雙手扶著窗台,
閉著眼睛,淩亂的短發披散著,跨步叉著腿,雙腳開立站著,撅著屁股,賣力的
向後用著力。由于用力的擺動,胸前兩顆大肉球也前後亂跳,而徐姐賣力的用屁
股迎合的就是劉昀(見上一篇發表在首發作品區文章《徐姐饒命:初始徐姐》)
雙手捏住徐姐的屁股,順著徐姐向後用力迎合的力在配合的向前挺進。

  「哎…徐姐,這幾天…你老公那沒啥事吧…」劉昀操了一會兒,趴在徐姐的
身上,雙手繞到前面,抓捏著徐姐碩大的大肉球,一邊揉捏著大肉球一邊玩著乳
頭,在徐姐耳邊問著。

  「沒有…嗯…他能白唬啥,啥也沒發現,再一個我這也小心著,沒事兒…哎
呀,提他幹啥,快操啊。」徐姐雙手保持扶著窗台的姿勢,晃了晃屁股,劉昀感
覺下面大黑雞巴被蠕動的肉夾了幾下,轉而直起身繼續抽送了。

  「哎呀…放著你這浪屄不操,這姐夫也太沒勁了…」劉昀一隻手扶著徐姐的
後腰眼,另一隻手捏著徐姐大屁股。

  「哎呀,你老…老提他幹啥…沒勁…沒…沒意思死了他,他那雞巴操的不…
啊!啊!…不如你啊,老弟,老弟,快操姐,要來了……」徐姐在說著,突然劉
昀狠狠的扇了徐姐的屁股幾下,徐姐尖聲叫了出來,隨後示意劉昀一起高潮。

  在一陣沖刺後,劉昀示意徐姐轉過身來,扶住自己的兩顆大肉球,劉昀一下
下把精液全部射在了兩顆大肉球上,又讓徐姐捏著兩顆大肉球把前面的精液蹭均
勻了才罷休,兩個人又去了浴室洗幹淨了後才先後錯開時間離開了房間。

  之後兩天相安無事,店�事兒也忙,劉昀和徐姐都各自忙著自己的工作,也
就無暇顧及男女激情之事,隻是劉昀偶爾也會閑下來抿著嘴眯縫著眼睛端詳著忙
碌的徐姐,尋找能出去激情的時間,無奈時間不允許也就隻好作罷。

  這天下午,劉昀收到了短信,是一個發小發來的信息,隻有短短數語,大意
是傍晚下班出去吃飯,劉昀也盤算著沒什麽事出去吃吃飯聊聊天也無妨,于是應
允。等到下班後,劉昀直奔吃飯地點。

  這個發小是劉昀打小認識的一個人,兩人關系極好,因爲各自有生活緣故,
也不是特別頻繁的每天厮混在一起。等到了地方,那個發小滿臉笑容的招了招手,
示意劉昀來到自己的桌子這�,等劉昀過去了,發現一個發色微黃的女孩也笑呵
呵在桌前向自己招手。

  「媽的,你這陣子死哪去了,找你乍那麽費勁呢。」發小開著玩笑,笑嘻嘻
的說著。

  「哪像你這結了婚的這麽清閑,哎,這老妹兒誰啊?」劉昀和他發小一起坐
下後示意自己發小介紹一下。

  「啊,我單位的一小妹,這不我說請我哥們吃飯麽,她就也跟來了。」發小
一邊說著一邊笑嘻嘻的搓著手看了下那女孩。

  「是,我可煩人了是不…」這女孩白了發小一眼,轉過頭接著對劉昀說著:
「那什麽,哥你好,我是張玉婷,張哥他同事,這不下班沒啥事,過來蹭個飯啥
的,嘿嘿。」說罷小丫頭抿著嘴笑了笑。

  「啊,沒事兒,沒事兒,我跟二路子他也沒啥,就倆大老爺們在一起打哈哈
閑扯犢子,這有個大美女陪著一起吃那求之不得啊,哈哈。」劉昀也沒多想,和
這個張玉婷,叫二路子的發小,三個人一起嘻嘻哈哈的寒暄了幾句,就開始點菜,
等肉,菜,炭火一起上來開始吃之後,三個人開始有說有笑的邊吃邊攀談起來。

  「媽的,這老了老了,不如年輕小夥了,喝點就想尿尿去,呆著,我放放水
去。」二路子拍了拍張玉婷的肩膀,然後直奔廁所而去。

  「哎,哥,張哥告訴你今天吃飯爲啥沒?」張玉婷目送著二路子直奔廁所而
去,等他一進廁所門,張玉婷湊近劉昀神秘兮兮的低聲說著。

  「不知道啊,乍地啊,讓你當他小孩幹媽慶祝慶祝啊,哈哈。」劉昀順嘴胡
說開著玩笑,張玉婷大笑擺了擺手。

  「拉倒吧,要我當他家孩子幹媽,他媳婦不得弄死我,哈哈……是,哎呀!
這個!」張玉婷說完前半句,剛要說後半句,突然停了下,然後欲言又止,坐回
身,一手的食指和拇指比劃個圈其他手指半握,整個手呈洞狀,另一隻手食指則
伸進比劃好的洞中來回抽動幾下模擬性愛的抽送動作。

  「我操,真的假的啊?」劉昀筷子還沒從嘴�拿回來問著,張玉婷臉有點紅
的點點頭,「那逼乍琢磨的,乍地,他提的啊?」劉昀瞪大眼睛一扶桌子,低聲
問著。

  「不是,是我說,哎呀,是張哥他…反正等下你有空沒?」張玉婷臉漲的绯
紅問著劉昀。

  「有啊,大老爺們一個人,再說,這好事,沒空也要制造空,哈哈。」劉昀
假裝正經「斬釘截鐵」的說著,張玉婷也哈哈笑了起來。

  「我操,你倆是不叨咕我壞話呢??那個逼可雞巴損了,老背後埋汰我,是
不,婷兒,他是不跟你說我可雞巴操蛋了?!」二路子一邊抖著有點濕的手,一
邊回到座位上,和看著他笑的劉昀,張玉婷說著。

  「沒有,哪能,劉哥人家可不像你說的那麽壞……哎,哎,剩下的酒退了,
別喝了。」張玉婷攔住二路子又要打開酒瓶的手。

  「對,少喝點,一會兒影響戰鬥力……」劉昀闆著臉一本正經的接著話,說
罷,張玉婷擺著口型說了個滾字的口型,二路子也跟著附和著,三人說說笑笑的
又吃了一會兒結束了以後,直奔一家旅館。

  等著三個人一進屋子,二路子狠狠的掐了下張玉婷的屁股,然後和劉昀一起
往屋子�走。二路子一邊脫著衣服,一邊和劉昀閑聊著,也招呼著劉昀一起脫了
等著,劉昀這時候一回頭發現那個叫張玉婷的女孩正在浴室�,也沒在意,也就
一邊和二路子閑聊著一邊脫了衣服。兩個人都光著坐在了屋子�床邊的沙發上。

  「乍地啊,最近整啥幺蛾子了,都不著你人面了。」二路子四仰八叉的坐在
沙發上,一條腿搭在沙發扶手上。

  「整個卵(音讀爲lǎn,音同懶)子,我還能有啥雞巴事,無非是工作那
雞巴事,雞巴這雞巴事呗。」劉昀一邊懶洋洋的說著,一邊隨手翻一並拿進屋的
塑料袋�的東西。

  「操,你個逼樣的吧,我這有好事都叫你,你他媽的從來不找我。」二路子
一邊摳著手指頭的刀槍刺一邊說著。

  「媽逼的,有過兩次我問你沒,你他媽說你擱你丈母娘家�出不來,操,人
家騷屄等你啊。」劉昀手支撐在沙發扶手上反駁道。

  「哎,今天這婷兒,保證讓你爽,爽的你腎透支,哈哈。」二路子打開一罐
啤酒,抿了一口後,滿臉淫笑的對劉昀說著。

  「乍地啊,三通啊?」劉昀隨手拿起一盒避孕套,正準備打開。

  「我操,你買那雞巴玩意幹雞毛啊,操她不用戴套……我操,別打開了,收
著你自己用吧。」二路子攔住正在撕開包裝的劉昀,趕緊說著。

  「乍地她整啥措施了啊?」劉昀倆個胳膊搭在沙發扶手上,雙手交叉的姿勢。

  「那個逼貨包�一堆避孕藥,人家自己都算明白兒的了,你放心吧,直接內
射不用客氣,再一個……」二路子狡黠的一笑。

  「再一個啥啊?」劉昀疑惑的問著。

  「這個逼有受虐癖好,你往爽了整吧……哎,我操你媽的,滾出來啊,憋廁
所�吃你媽逼的稀粑粑呢啊!」二路子簡單解釋一句後,大聲斥責的對浴室�的
張玉婷說著。

  「來了,來了,母狗來了。」張玉婷一邊說著,一邊從浴室�出來了。她這
個時候已經穿著透明的丁字褲,脖子上帶著狗項圈,身上再無一物的走出來了。

  劉昀這才看到這個女孩全貌,她大概一米七的個,短而微黃的頭發,五官很
普通,但是表情神態很誘人。身材纖細,胸看著也就是A罩杯左右,但是乳頭很
大,這個時候已經興奮的微微凸起。屁股扁平,但是微微上翹也是很可愛的,腳
指頭塗著淡淡的指甲油,腳型卻是很漂亮。

  「操你媽逼的,誰讓你站著了,母狗怎麽走?」二路子叉著手得意洋洋的命
令著,說罷猥瑣的笑著看了看劉昀。

  「是,母狗得跪下爬過去,主人我錯了,我這就賠罪。」張玉婷立刻跪在地
上,慢慢爬了過去,一直爬到兩人跟前。

  「來,來,先裹我哥們大雞巴,賞給你了,好好伺候。」二路子說罷擺了擺
手,喝了口啤酒。

  「是,聽主人的。」說罷,張玉婷規規矩矩的直起身,扶住劉昀的大腿,用
嘴對準劉昀的大黑雞巴,一口猛的吞了下去。

  「乍樣,服服帖帖麻溜兒的。」二路子手�拿著快喝沒的啤酒,得意洋洋炫
耀似的對著劉昀說著。

  「行,你還別說,你這小個能收這麽個大丫頭你可以啊你。」劉昀叉著大腿,
任憑張玉婷在胯間不停的舔弄,一邊舔弄,一邊在不自覺的扭動著身體。

  「那是,哥是啥人,絕對的給力……操你媽的,在那偷個雞巴懶,給老子使
勁裹!」二路子說罷伸腳蹬了蹬張玉婷的屁股,看似在用力,實際上落下勁兒很
小,張玉婷卻不自覺的更扭動的厲害了。

  「騷屄什麽狀態,彙報一下。」劉昀撩著張玉婷的短發問著。

  「下面…呼呣…呼呣…都是…騷水…都濕了…母狗想要啊!」張玉婷仰起頭,
對著劉昀可憐兮兮的哀求著,但是手卻不停的在玩弄已經被她舔舐的濕淋淋的大
黑雞巴以及蛋蛋。

  「要啥啊,說明白了,賤貨!」二路子已經站在了張玉婷身邊,坐地上扳起
原本跪坐在地上的張玉婷,讓她撅著屁股跪在地上,手已經不停的撥弄撫摸張玉
婷的屁股和下面的肉穴。

  「要大雞巴啊!主人!求你們了!操我!求你們了!求……啊!」張玉婷正
在扭動著身體央求著二路子和劉昀,二路子在張玉婷身後卻不聲不響的把自己已
經硬起來的大雞巴插進張玉婷的肉穴�了,張玉婷不由自主的猛的大聲叫了出來。

  「操你媽的,騷屄,騷貨,浪婊子,裹雞巴都流這麽多水,你他媽逼的乍這
麽騷!」二路子低著頭,雙手捏住張玉婷的屁股,一邊惡狠狠的說著,一邊看著
自己的大雞巴在兩瓣屁股肉中間的肉穴中進出。

  「嘴別閑著,裹我雞巴…嘶…嗯…二路子,乍認識的啊?」劉昀拍了拍正在
仰著頭閉著眼睛浪叫的張玉婷,示意她吸吮自己已經滿是口水和滑液的龜頭,張
玉婷立刻又重新含住劉昀的大雞巴吸吮起來,劉昀則叉開點腿和正在賣力抽送的
二路子搭著話。

  「單位新來的,幹活砸鍋了一個事,我替她兜著沒讓上頭知道,這不報恩麽。」
二路子嬉笑著說著,抽送的動作放慢了。

  「這第一次啊?第一次整這麽大場面啊。」劉昀一邊說著,一邊撩了撩張玉
婷的頭發,張玉婷擡眼看著劉昀,眼神之間盡顯媚態,手也適時的在按摩撫摸著
劉昀的蛋蛋。

  「扯犢子呢啊,第一次整這麽大彪啊,早操了幾次了,單獨的,但第一次跟
我操就說了自己好這口兒。」二路子停下了抽送的動作,但沒有把大雞巴拔出來,
開始用手指轉著圈兒摸著張玉婷的屁眼。

  「哎,騷屄,有對象沒啊,多大開始稀罕這麽操的啊。」劉昀說著,捏了捏
張玉婷的臉,張玉婷雙眼迷離的擡起頭。

  「有…有對象…他不知道…我這麽玩…嗯…嘶…」張玉婷乖乖的回著話,由
于下面屁眼處不停的傳來刺激,所以說話有些斷斷續續,還慢慢的吸著氣。

  「開苞以後…第二個對象這麽操的…太埋汰,打太狠我受不了,別的都行。」
張玉婷一邊撩著淩亂的發絲一邊對著劉昀說著,自己下面似乎已經習慣了後面二
路子手指的刺激,而二路子也沾著張玉婷肉穴�的淫水抹著自己的大雞巴。

  「她,深喉,操屁眼,捆上啥的來者不拒,一會給你深喉你試試。」二路子
繼續摸著張玉婷的屁眼,張玉婷扶著劉昀的大腿,低著頭開始呻吟。

  「下次吧,剛吃完東西深喉丫頭太遭罪了,一會兒射她臉上。」劉昀自己套
弄著自己的大黑雞巴說著,二路子表示同意的點點頭。

  「一會兒我吃你倆精液,尿我臉上!」張玉婷一隻手使勁抓捏著自己的奶子,
另一隻手緊緊抓住劉昀的大腿。

  「幹你屁眼了襖!」二路子扶住自己大雞巴,在塞進張玉婷屁眼�自己的龜
頭的時候,雙手重新扶住她的屁股,慢慢的插入更深。

  「使勁…幹!我操!真雞巴……爽!…操!使勁操!使勁玩我啊!哥!使勁
玩我啊!」張玉婷雙手重新扶住劉昀的大腿,臉對著劉昀,身後二路子的抽送,
浮現在她臉上的是一副陶醉在這種性愛刺激�的表情,劉昀看著感覺很興奮。

  「往後撤一點,給我哥們點地方站著,你裹他雞巴,操你媽的,騷屄,再操
叫爹,不許叫哥!」二路子說著,拍了拍張玉婷的屁股,張玉婷一邊呻吟著一邊
往後挪動,劉昀也站了起來,張玉婷揚起臉,扶住劉昀的大腿,開始大口大口吞
著劉昀的大黑雞巴。

  「呼呣…呼呣…」張玉婷微微仰著臉,雙手扶著地,嘴含住劉昀的大黑雞巴,
任憑劉昀的大黑雞巴在自己嘴�馳騁。其實劉昀也隻是扶住張玉婷的頭,隻把龜
頭一部分淺淺的抽送罷了。

  「大騷貨,臭騷屄,你對象操你有咱哥倆這麽玩你不?」二路子看樣子已經
又重新把大雞巴塞回張玉婷肉穴�,抽送的頻率明顯加快。

  「沒有…爹…沒有倆爹操的舒服…爹啊,爹操死閨女…爹想怎麽操…就…就
…啊啊啊!」在張玉婷含糊其辭的說著,後面的二路子開始最後的沖刺,緊緊捏
住張玉婷的屁股,狠狠用力的猛操著一陣。

  「張嘴,快張嘴,張嘴!」二路子在猛抽送一陣後,快速的拔出來,對著張
玉婷扶住龜頭,張玉婷立刻轉過身跪坐的地上,仰著臉,雙手捧在臉下方,閉著
眼睛張著嘴,等待著二路子的噴射。

  「射了!射了!唔…唔…這他媽的,每次都感覺老爽了…行了,給我哥們整
出來,他稀罕往臉上整,哈哈!」二路子反而對準張玉婷的有點平的雙乳噴射,
突起的乳頭上全是精液,張玉婷一邊塗抹著身上的精液,一邊呻吟著原地跪著轉
身,反身張口重新吞下劉昀的龜頭。

  「哎,癟犢子,過幾天有事沒?」劉昀背著手,讓張玉婷抱住自己的胯部,
任憑她用力吞吐著自己的大黑雞巴,自己卻對著已經坐在床上休息的二路子說著。

  「沒事兒,乍地啊?請我吃飯啊?」二路子一邊伸手拿床邊的包一邊問著。

  「嗯,吃大鮑魚,大白饅頭,吃不。」劉昀壞笑著問著,卻已經用手扶住張
玉婷的頭,開始配合的迎合了,張玉婷也感覺到了劉昀的意圖,開始猛烈的吸吮。

  「吃!這必須去!你他媽難得大方一回,哈哈!」二路子嘻嘻哈哈的拿著煙
和打火機往窗戶邊走。

  「滾蛋,你看你那個損德性……我操,要射了,射了!嗯!張嘴!」劉昀笑
著正反罵著二路子,感覺已經到了極限要射了,這時候示意張玉婷準備好,張玉
婷重新仰著臉張開嘴,這次被劉昀結結實實的射了一臉精液。

  「爹…爹啊…射的真雞巴多…爹…嗯……」張玉婷癱坐在地上,舌頭翻卷著
舔舐著嘴邊的精液,借著手上殘留的精液,胡亂的往臉上塗抹著。雖然不是滿臉
滿身那麽誇張,但臉上和前胸也稀稀疏疏的布滿精液了。

  「滾去洗洗,一會兒好好玩玩你逼…這騷娘們帶勁不?」二路子掐滅煙頭,
向窗戶外扇了扇殘存的煙後,走到張玉婷身邊輕輕用腳蹬了幾下張玉婷,張玉婷
緩緩站起身,攤著手踉跄的走向浴室。

  「嗯,服,大寫的服,你這撩騷的本事跟結婚前一樣牛逼。」劉昀坐在沙發
上,一邊拿紙巾擦著龜頭上殘存的精液一邊說著。

  「哎,過幾天操誰啊,你哪尋麽的啊?」二路子問著。

  「你等著吧,保證讓你喊饒命,哈哈。」劉昀哈哈大笑。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10-9 09:02:13

    (02)
  正文:

  夜深,四周都安安靜靜,整個城市都在睡夢中,時不時來往的車輛聲混雜著
幾聲犬吠讓平靜的城市稍有起伏。在一條位於主馬路側面的二馬路靠邊有一家公
寓式的小旅館,在裡面的一間房間裡,隱隱約約傳出女人的呻吟叫床聲。

  「乍地啊,行不行啊,這就蔫兒了啊。」二路子(見上一篇發表在首發作品
區文章《徐姐饒命:性欲高漲》)還在賣力的抽送,身下的張玉婷(見上一篇發
表在首發作品區文章《徐姐饒命:性欲高漲》)雙手被反捆住,臉趴在床上,眯
縫著眼睛,高高的撅著屁股,跪著迎合著後面二路子的抽送動作。

  「你繼續,我來不了了,這小騷屄戰鬥力的確牛逼。」劉昀(見上一篇發表
在首發作品區文章《徐姐饒命:性欲高漲》)擺擺手,靠在旁邊床頭上,欣賞著
旁邊二路子和張玉婷上演的活春宮。

  「我操,你這看現場直播啊,給錢了嗎,這他媽讓你操著逼還得給你個孫子
演真人的A片,媽的。」二路子笑著罵著說著,然後捏住張玉婷的屁股猛烈的抽
送一會兒後射了進去,滿足的拍了幾下張玉婷的屁股,然後下地奔廁所去了。三
個人一邊聊著天一邊收拾著殘局,因為外面天已經濛濛亮,太陽雖然沒有升起來,
但也在天邊泛起魚肚白,劉昀拉上窗簾後招呼二路子走人,讓張玉婷休息休息,
二路子心領神會的也收拾收拾,跟著劉昀兩個人躡手躡腳的穿戴好走出房間。

  「媽的,媽的,這個點兒真雞巴有點涼,早知道多穿點出來好了,操!」二
路子插著兜,嘟嘟囔囔的跟著劉昀走著。

  「沒事兒,一會兒吃點熱乎東西就好了,你這是昨晚射多了,哈哈。」劉昀
拍了拍二路子後哈哈大笑起來,兩人有說有笑的走進一家餛飩館。

  「哎,熟女逼,有興趣沒。」等兩人坐定服務員上了餛飩後,劉昀抿了一口
餛飩湯,小聲對二路子說著。

  「行啊,老娘們唄,騷不。」二路子撒了點辣椒面兒在湯裡,攪和攪和後,
對劉昀說著。

  「騷,必須騷,扭扭捏捏的有意思襖。」劉昀跟著說著。

  「那行,你這犢子可算有良心一回。」二路子一邊在嘴裡倒換著有點熱的餛
飩,一邊說著。

  「你滾邊兒垃去吧你,哈哈。」劉昀笑著罵道,然後兩個人聊起別的事了。

  白天上班,相安無事,一切安然就緒。劉昀也按部就班的該幹什麼該什麼,
等過了幾天後的下午要下班之餘看著對顧客談笑送往的徐姐心裡盤算著這個事該
怎麼說,想著是大概八九不離十,但怎麼的也得先打個招呼,貿然動作肯定會免
不了出些麻煩,還是先打個預防針比較好,主意篤定就找徐姐搭話。

  「哎,徐姐,你看下這個單子,是不數兒不對啊。」劉昀拿個本夾子夾著一
摞單據找到徐姐。

  「有點不對,你過來我看看。」徐姐把劉昀拉到旁邊,劉昀跟著徐姐走到角
落,拿著本夾子當掩護。

  「小癟犢子,忍不住了啊。」徐姐裝模作樣的指著本夾子的單據說著。

  「是,姐,大雞巴忍不住了,乍辦啊。」劉昀一本正經的開著玩笑說著。

  「不行,沒那麼長時間,要不,找個沒人地方給你擼出來。」徐姐說著,筆
在單據旁邊的草紙上隨意劃著。

  「一會兒去大盤子的2號單間吧,徐姐。」劉昀說著。

  「嗯,行,你個小癟犢子。」徐姐嗔怪的小聲罵了劉昀一句。兩個人在下班
後,一前一後的離開了單位,一個先到了離單位隔著一條街,樓後身的一家小菜
館,一個後到。

  「姐啊,商量點事唄。」劉昀站在這個小包間中間飯桌的邊上,叉著腿,褲
子已經脫掉扔在了旁邊,徐姐正在抱住劉昀的胯部,嘴裡一口一口的吞吐著滿是
口水的大黑雞巴,整個屋子都是哧溜哧溜的水在口腔裡肆意滑動的聲音,而門外
則是其他食客的談話聲以及來來往往的腳步聲。

  「哈(啥)啊?」徐姐把嘴裡含住龜頭的部分往側面一挪,在口腔縫隙含糊
其辭的擠出一個疑問。

  「這話乍說膩,哎呀……」劉昀背著手站著,假裝臉色為難。

  「哎呀,磨磨唧唧的膩,啥事還嘬牙花子為難。」徐姐從嘴裡突出龜頭的部
分,換成拿手在前後套弄,時不時還用手輕輕揉捏著劉昀的蛋蛋,但已經仰著頭
看著劉昀。

  「再多個人一起操你行不啊?」劉昀試探性的問了下。

  「幹哈呀,你要整啥麽蛾子啊。」徐姐套弄劉昀大黑雞巴的手速度變慢了有
點疑惑的問著,稍微直起來了點身子。

  「哎呀,徐姐,是這麼個事……我給你說,手別停啊。」劉昀就把和二路子
的關係,和二路子在性這方面「同流合汙」的臭味相投等等一系列說了一遍,徐
姐這才恍然大悟是什麼意思,劉昀再問徐姐是否接受的時候,徐姐默不作聲的低
頭又開始吸吮劉昀的大黑雞巴。

  「讓…(哧溜哧溜)…我……回去想想…」徐姐一邊吸吮著劉昀的大黑雞巴,
一邊斷斷續續的回復著,劉昀聽罷也不再繼續追問。

  「你…快點射啊…」徐姐一邊快速吸吮吞吐著劉昀的大黑雞巴,一邊時不時
變換著花樣。

  徐姐在前後大幅度擺動著頭的時候就大口大口吞吐著龜頭部分,當龜頭進入
徐姐口腔後就借著態勢猛的吞進一截,再迅速吐出,如此反復。有時候也一邊用
手套弄著大黑雞巴,轉過臉來在側面舔著大黑雞巴粗長的肉棒部分,再含住蛋蛋
狠狠含在嘴裡吸吮幾口再吐出來,這幾個動作反復交替。

  「唔…唔…要射了…要射了!」劉昀扶住徐姐的頭,微微向前挺了幾下身體。

  「射,射我嘴裡…射…唔!唔!…嗯…」徐姐扶住劉昀向前挺進的身體,讓
他的大黑雞巴不至於深入太深,在自己可以忍受控制的程度內,任憑龜頭部分在
自己嘴裡肆意的噴射。

  「小犢子,就愛看我吃你精液是不。」徐姐一邊擦拭著嘴邊的口水和精液殘
餘,一邊吞咽著嘴裡的精液。

  「嘿嘿,徐姐,你最瞭解我,嘿嘿……」劉昀拽過褲子一邊穿著褲子一邊和
徐姐說著。兩人收拾整齊後草草的把飯菜吃了一些,一起離開了這飯館,臨分開
時候徐姐告知劉昀那事容她回去考慮考慮。

  又過了兩天,這兩天劉昀每天都被老闆指定到外面有事情要忙,回到店裡都
已經下班,人都已經走沒了,劉昀放好東西就鎖門走人,徐姐沒有聯繫自己,也
就沒在意。第三天傍晚天剛剛黑時候,劉昀從外面回到店裡,拎著一大堆亂七八
糟的東西,看到店裡都已經黑了,遠遠只有一個影影綽綽的身影坐在前臺擺弄電
腦,定睛一看,是徐姐。徐姐看到劉昀回來了,笑盈盈的上千幫他拿著東西。

  「哎呀,哎呀,這幫小沒良心的丫頭片子,你一準兒的又發善心讓她們直接
走了吧。」徐姐一邊把手裡的東西擺放歸位,一邊跟劉昀說著。

  「唉,都一群小女孩,咱大老爺們多幹點,沒啥大不了的…哎,姐,你乍還
不走膩。」劉昀坐沙發上抄起一個紙杯倒了點水喝了一口問著。

  「這不等你呢嗎,其實我昨兒就等你來著,我等了看你沒回來,以為你直接
走了,我也就回去了。」徐姐收拾完坐在劉昀旁邊。

  「乍地,前兩天說的行不啊,姐,沒事兒,不稀罕就拉倒,咱倆操咱倆的。」
劉昀盤上來一條腿,笑嘻嘻的沒正行的伸手去捏徐姐的乳房。

  「整,姐聽你的,你給你那朋友打電話問問吧,我今兒正好有時間,你打吧。」
徐姐一邊說著,一邊解開外套,裡面露出緊身的背心,脹鼓鼓的乳房凸點,顯示
著徐姐裡面沒有穿乳罩。劉昀一隻手按著電話號碼,另一隻手揉捏著徐姐的大乳
房。

  「喂,二路子,哪呢,幹哈呢……」劉昀暗示了一下徐姐這邊沒問題,以及
徐姐要求的帶避孕套,不許錄影錄音等要求,電話那邊二路子滿口應允示意這二
人先去開房,二路子表示隨後就到。劉昀簡單的告訴了二路子房間地址後,就和
劉昀收拾妥當出發。

  劉昀和徐姐兩個人出了門直接坐上了一輛計程車,直接到了常去的一家二馬
路的公寓旅館,等進了房間,兩個人乾柴烈火似的舌吻在了一起。

  「嗯…小癟犢子,這幾天想死你大黑雞巴了……」徐姐靠在牆上,在親吻的
間隙手解著劉昀的褲帶說著。

  「我也是,姐,這兩天就琢磨你騷屄,想操你,那天光是拿嘴裹不過癮啊。」
劉昀也肆意揉抓著徐姐的大乳房,任憑徐姐在自己腰間動作。

  「你還說,那天給你裹完,回頭回家晚上睡覺我就想你大黑雞巴,想的我都
自己摸我逼,摸的濕了還沒法操,難受死了。」徐姐已經扒下劉昀的褲子和內褲,
劉昀也配合的三下,兩下蹬掉。

  「姐,一會兒二路子來了你倆先認識認識,熟悉熟悉再整,是吧。」劉昀這
個時候已經扒下了徐姐的褲子和外套,光讓徐姐穿著貼身的背心,看著兩個大肉
球的凸點,劉昀下麵大黑雞巴膨脹的硬著。

  「嗯…哎呀…這大黑雞巴…行,沒事兒,相信你那哥們也不是啥不三不四的
人,嘮幾句熟悉熟悉就開整,先拿大紮給你搓幾下。」徐姐蹲下,捧著自己兩個
大肉球,吐了幾口唾沫,把劉昀的大黑雞巴夾在當中肆意的揉搓了起來。劉昀滿
足的雙手扶著門口的牆,向前慢慢的挺著身,低著頭,看著自己的大黑雞巴在徐
姐的雙乳中間穿梭。

  「請問,這房間裡是劉昀不。」劉昀正在門口享受著徐姐的雙乳帶來的快感,
門外響起來了二路子的聲音,劉昀示意徐姐人到了,徐姐站起身去床上扯過被單
蓋在了下麵坐在了床邊。

  「我操,我這打著車就來了,這是沒飛機,要不我非打飛機來不可……我操,
你倆都操上了啊!」二路子進門正嘟囔著,看到劉昀光著給自己開門脫口而出。

  「沒有,打個奶炮隨意玩玩等你,去和徐姐認識認識吧。」劉昀接過二路子
進門遞過來的袋子,打開一看裡面有避孕套,吃的和啤酒,隨著二路子往裡走,
鎖好門也跟進來了。

  「徐姐,嘿嘿,徐姐,我是二路子,劉昀的哥們,俺倆都認識挺多年了,你
好,你好。」二路子滿臉堆笑的客客氣氣的和徐姐打了招呼,徐姐也笑臉相迎的
打個招呼,二路子脫了外套,坐在了徐姐對面的沙發上和徐姐攀談了起來。

  「你倆先嘮著,我去廁所洗洗雞巴。」劉昀打個招呼後到衛浴間放熱水沖洗
起來,其實這完全是給二路子和徐姐認識製造點私人空間罷了,自己也在衛浴間
隨意洗了起來。等他過了一會兒,再出去時候,看到二路子已經脫光了,趴在徐
姐兩腿間舔舐徐姐的肉穴了。而徐姐這個時候正閉著眼睛叉著腿,兩隻手慢慢的
揉捏著自己的大奶子,嘴裡發出低沈的呻吟。

  「我操,你倆這進狀態了啊,徐姐,裹我雞巴。」劉昀胡亂擦了幾下身體,
把浴巾扔在旁邊,上床,叉開腿坐在徐姐頭附近,讓徐姐側著頭就能把自己的大
黑雞巴含在嘴裡。

  「呼呣…呼呣…這大黑雞巴…大雞巴…」徐姐一邊賣力的吞吐著劉昀的龜頭,
一邊在吞吐的間隙說著,而自己下面正被二路子肆意的舔舐著。

  「徐姐,來了襖。」二路子扶著徐姐的大腿,握著自己大雞巴對準徐姐已經
濕淋淋的肉穴,把龜頭塞了進去,開始抽送起來,徐姐頓時呻吟叫床的聲音變大。

  「啊…啊…老弟你操…你操吧…讓姐舒服,今晚好好舒服舒服…」徐姐等二
路子抽送了一會兒後,手在套弄著劉昀的大黑雞巴,閉著眼睛好像是對賣力對自
己肉穴緩慢抽送的二路子表示可以快點。

  「一會兒你接力,我打樁了襖。」二路子對劉昀說完之後,把徐姐往自己身
下稍微拽了一下,抱住徐姐的大腿,自己稍微直起點身,下面開始發力,大雞巴
深深的插入徐姐的肉穴,又大幅度的拔出來,等到只留龜頭部分在肉穴裡的時候,
又深深的插入,如此反復開始快速抽送起來。

  「啊!啊!…老弟這雞巴!這雞巴!啊!…姐讓你倆操騷了!操騷了!啊!
…舒服!真舒服!啊!…」徐姐手還是在套弄劉昀的大黑雞巴,但手明顯頻率變
慢,注意力全集中在下面帶來的快感上了。

  「徐姐,我哥們這大雞巴乍樣,操的舒服不。」劉昀笑著揉搓著徐姐的大乳
房,兩個乳頭已經直挺挺的硬了,伴隨著二路子抽送的頻率,兩顆大肉球也在隨
之晃動。

  「舒服,真他媽逼的舒服!…操,就這麼操,把姐操高潮…操…高潮…啊!
啊!操!…」徐姐含含糊糊的應答著,臉上泛起陣陣紅潮,空閒的一隻手手足無
措的隨意抓撓著床單,叉開的腿被二路子扶住,想夾緊又無法夾緊。

  「徐姐,你這騷屄真他媽爽,比小姑娘的騷屄更爽,媽了個逼的。」二路子
停下抽送,揉著徐姐的陰蒂,對著正在劇烈喘息的徐姐說著。

  「嗯…嗯…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嗯…」徐姐像是得到了放鬆似的,整個人
癱軟喘息著,放開了握著劉昀大黑雞巴的手,大口大口喘著氣。

  「姐,我想操你嘴。」劉昀一邊說著,一邊翻身跪著騎在徐姐頭上,自己扶
著床頭的牆,身體稍微傾斜,大黑雞巴順利的塞進徐姐的口中,徐姐把手從劉昀
兩腿間伸出來,雙手扶著劉昀的小腹控制劉昀挺進的幅度。

  「呼呣…唔…呼呣…大黑七巴(雞巴)…操…我…操我,操…唔!唔!…唔!
嗯!唔嗯!…」正當徐姐注意力剛到劉昀的大黑雞巴時候,二路子又開始新一輪
的抽送,下面肉穴帶來的猛烈刺激讓徐姐頓時又重新感到了下面肉穴帶來的快感。

  這樣操了一會兒,二路子拍了拍劉昀的後背,示意換個姿勢,劉昀翻身下來,
讓徐姐撅著屁股扶住床,二路子捏住徐姐的屁股,從後面開始衝刺猛操徐姐的肉
穴,伴隨著一陣陣響亮的啪啪啪的聲音,徐姐的呻吟叫床聲變成了發情似的喊叫
聲。

  「啊!啊!操你媽!我操你媽!幹死我了!操死我了!啊!……」徐姐在二
路子一陣陣猛烈的衝刺後,終於肆意忘形的開始大聲喊叫了起來,下面肉穴也開
始水變多了起來。

  「我操,這太雞巴舒服了,不行了,我要射了,你上,快,一波到位得了。」
二路子把濕淋淋的大雞巴從徐姐的肉穴裡拔出來,握著直奔徐姐的頭附近,徐姐
剛剛把二路子的大雞巴含住,後面的肉穴立刻被劉昀的大黑雞巴填滿。

  「呼呣…呼呣…唔啊,老弟,老弟…操你媽的……我讓你徹底玩成騷屄了…
操…操你媽了個逼…舒服…爽死我了…讓我高潮吧,我忍不住了…」徐姐向後迎
合著劉昀的撞擊,當徐姐說完重新揚起臉時候,臉上鼻子和嘴附近都是二路子射
出來的精液。

  劉昀發出了沈重的呼吸聲,下面大黑雞巴在抽插徐姐的肉穴,肉體與肉體之
間碰撞的啪啪啪聲,還夾雜著兩個人體液粘連再分開的窸窸窣窣的聲音。兩個人
的陰毛都被打濕,徐姐的肉唇上還粘著抽插分泌的白沫。而徐姐此時也賣力的迎
合著劉昀,隨著劉昀抽送的頻率向後用力。

  「來潮了!來潮了!啊!啊!高潮!高潮了!來高潮了!啊…啊啊…」徐姐
在高潮的瞬間癱軟在床上微微顫抖了起來,劉昀也在徐姐高潮的時候又猛烈抽送,
在一陣陣猛烈的肉唇蠕動刺激後,劉昀拔出大黑雞巴,扯掉避孕套,對準瞬間癱
軟在床的徐姐身上射出股股精液。

  三個人原地喘了幾下後,劉昀接過二路子遞過來的面巾紙,幫徐姐擦拭著身
上射的精液,一邊擦著一邊閒聊,二路子也早已把徐姐臉上的精液擦拭乾淨,徐
姐也滿臉緋紅笑盈盈的和兩個人閒聊著。

  「我操,真的,徐姐,太舒服了,爽,一會兒必須再來。」二路子下床拿起
一罐啤酒,打開後站在原地叉著腰喝了起來。

  「那必須的再來……真的,老弟,我啊,真讓你帶壞了啊。」徐姐坐床上,
開始用手整理著自己的頭髮。

  「嘿嘿,別,徐姐,你這騷屄還真得多幾個大雞巴才伺候的了。」劉昀叉著
腿坐在沙發上說著。

  「滾犢子,等一會你倆這小癟犢子都讓你倆歇菜,把你倆精液榨幹!」徐姐
帶著嫵媚的口吻說著。

  「我操,徐姐饒命啊!」劉昀哈哈笑著,起身撲向徐姐……



                               【本篇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