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22 21:52:41

我不知道其他人對性吸引力的定義是什麼?什麼情境下會特別興奮?

但我覺得反差感是很特別的元素,所以制服僻其來有自。

清純的學生、溫柔的護士、嚴厲的老師,上了床會是怎樣呢?


以上是多餘的小前言,也是我從懵懂的小屁孩時期就開始摸索出自己喜歡的性的類型的

邏輯推演過程。直到現在,出了社會工作了,有了實踐的機會。


我是在司法單位工作(不方便講太詳細),

剛報到的那一天第一眼看到我的上司,是個戴著無框GUCCI眼鏡,

素顏、頭髮及肩、大眼睛、穿著貼身毛衣、牛仔裙、靴子,

身高約160-163/體重目測53左右/上圍應該D以上

身上有淡淡白麝香乳液味的....算輕熟女吧,那時目測約31、32歲。


她是那種酷酷的女生,前幾次互動我們互相都很客氣,

後來稍微熟一點之後,發現她其實是那種講話很賤、很會虧的女生,

慢慢的每天的相處變的像在跟她鬥智,比誰能完美的虧到對方啞口無言。


相處中也側面得知,她有個交往4、5年的男朋友,也跟男朋友同居了,

男朋友在做設計師,感情穩定,也論及婚嫁了。


而上司加上司法單位質味的嚴肅形象,讓我瘋狂的為她著迷,

每天或許公事有任何一點點小小的疑問,都會跑去找她討論,

不知道她是不是有發現其實我只是想增加跟她互動機會的企圖,

她總是很明確、精準的解決了我的疑問之後,便似笑非笑得看著我,

問我:「還有什麼事嗎?」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想示弱裝靦腆討好的,總是會故作支支吾吾的模樣,

她就會擺出一種勝利優越的表情。


到了後期我也會試探性的,刺探一下她的底線,

比如說有時請假沒先跟她講,她隔天就會說昨天怎麼沒看到人阿?

我就會挑眉回說,妳想我喔?

她也如我預期的回應以嗤之以鼻的不屑。


就這樣,我們的感情一直在一定的框架內發展著,

直到,有一天她要值班,不知道要值到幾點,

我那天也在辦公室加班,其實心裡有些小小的期待,

因為平常她下班總是匆忙的趕著回家,

如果難得有機會能在晚上跟她相處,會比較有「工作外」的感覺,

所以我邊意興闌珊的打著鍵盤,邊注意著她的值班狀況。

終於,在22點30分左右,確定不會再送人犯進來了,

我抓好時間,在她離開時必經的中庭閒晃,製造巧遇,

「咦,你怎麼還在這?」

「加班阿!」

「屁啦,我給你的工作量你哪需要加班?」

「...對啦!我是在等妳值班啦」

「等我值班幹嘛?」


「擔心妳的安危阿∼怕妳被犯人攻擊!」

「犯人攻擊我會有法警啊!」

「我想妳嘛!可以嗎?」

「嗤...」

「妳會不會餓?要不要吃東西?」

「吃什麼?」

「串燒阿,妳之前不是吵著要吃串燒?但平常白天哪有串燒可以吃?」

「好阿!」


她竟然答應了!我簡直不敢相信。

這段單向的暗戀我執著了這麼久,我從沒想過我竟然有機會可以跟她在

這麼晚時的,還可以有機會獨處。

看到我的摩托車她笑了,她說他很久沒坐摩托車了,

跨上我的後座時,動作的確有點僵硬生疏,我們她的D杯中隔著她的COACH包,


畢竟是熟女上司,我也不敢造肆,規規矩矩的龜速騎到串燒店。

我問她要不要喝啤酒,一開始被她拒絕了,她說等一下還要開車回家,

這家串燒店算中高價位,店裡有進平常比較少見的日本的惠比壽啤酒,

我先點了一瓶,倒了一杯,大喝一口後發出誇張的歐吉桑招牌配音「哈∼∼∼∼」

「好好喝喔!妳真的不喝看看嗎」

「啤酒就不都一樣?」

「不一樣喔!當然不一樣!就跟包包一樣,不然妳幹嘛多花錢買COACH包?」

她白了我一眼

「好啦!幫我倒一杯!」

我心裡竊喜,想不到今天不但到這麼晚了還可以獨處,竟然還一起喝酒了!

「怎樣?好喝吧?」

「好像真的是跟台啤有那麼一丁點的不一樣」

「就像妳的COACH包跟一般布包比起來只是多了很多不規則的C一樣嗎?」


這次不但被白眼了,手臂還被揍了一下,原來被粉拳打就是這個意思,

我心裡覺得又跟她親近了一點。


當然一杯不只是一杯,好喝的惠比壽啤酒,我們2人一杯接著一杯,

她的皮膚本來就白,很快的臉就紅通通了,我有趁著她有醉意時,

問了她比較多私人的問題,她男朋友人很老實,但是生活上就比較沒有情趣,

還有就是她爸媽一直覺得她男朋友只是小設計師,跟她社會地位不搭,

所以遲遲無法結婚等等。


惠比壽的空瓶來到了4瓶,她喝了約1瓶半,我喝了兩瓶半,

我們並肩而坐,手臂不時會不小心碰到,她微醺著傻笑著,心情好像很好,

「有吃飽嗎?」

「有∼」

「妳要回家了嗎?」

「好累喔!今天不要回家!」

「那妳要住哪裡?」

「我∼不知道!」
「妳要住我家嗎?我可以睡地上?」

「你要這麼可憐喔?
  好吧!那我就讓你可憐一下吧!
  想必妳對我這姊姊應該也是沒什麼興趣吧?」

「不會啊,我很有興趣喔!」

「嗤...」

我鼓起勇氣的調情試探,又被她不屑的嗤聲給化解了,

不過這仍不掩我今天大超進度的滿腹喜悅...

「要坐計程車嗎?我騎車怕酒測不會過!」

「有我在你還怕被臨檢嗎?他敢攔我們我拿員工證出來就說我們在趕著辦案,
  他們應該不敢擔這個責任吧?!」

「我們身上都有酒味耶,說趕著辦案不如說趕著辦事比較有說服力∼」

「小弟弟,反應很快喔,不要只是嘴巴厲害喔!」

她這是什麼意思,我一時想不到更好的回應,就默默發車出發了,

她喝醉後,跳上車倒是比一開始敏捷很多,也貼我貼的比較緊,

「出發吧!去參觀你這小弟弟的房間!」

我心裡想著,要是她是說參觀我的小弟弟那該有多好。


一路通順,沒遇到臨檢,也沒機會回答我們是辦案還是辦事,回到了我家

她一進門就說,想不到你還滿愛乾淨的,也東看看西看看了一下。

「妳要洗澡嗎?」

「不用,我身體冰清玉潔」

我刻意忽略她的微醺幽默,故作冷靜的回答

「喔,那我去洗澡」

其實心裡有點緊張,到底今天晚上清不清新呢?我心裡盤算著。


洗好澡刻意沒把頭髮吹很乾,聽說男生頭髮8分乾時最性感,

出來看到她輕鬆的趴在我床上,仍穿著外出服。

「要不要穿我的衣服等一下比較好睡?」

「你的衣服我能穿嗎?」

「應該可以吧!妳這麼壯!」

我又被揍了一下,這次在家裡很放鬆,這樣的肢體碰觸害我差點勃起,

我挑了比較合身的T跟短褲給她換,

她換好出來之後,我看的都呆了,真的不用什麼性感內衣,

看著夢寐以求的嬌嬌女上司穿著自己的衣服,即將在家裡過夜,

整個覺得非常不真實。

快要有SEX點了,各位再忍耐一下!!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把床整理好,也故意把我要睡的地板弄得很簡陋,

巧拼當床墊、娃娃當枕頭、浴巾當棉被,安排妥當。

裝紳士開始。

「可以睡了,妳快休息吧!今天值班值那麼晚,應該很累吧!」

「嗯..」

她爬進我床上被窩,我也紳士的爬進巧拼上的浴巾,

安靜的等待睡著或等待奇蹟。

我想大家都可以想像,此時真的安靜到靠北,

可以很清楚的聽見互相的呼吸聲。

她終於開口了,

「你剛剛吃串燒時,說對我有興趣是真的嗎?」

「嗯阿..」

「哪種興趣?」

幹,怎麼突然就來這套,我沒準備好告白稿阿!

只好鼓起勇氣衝了!





「我一直很喜歡妳阿!想把妳抱的很緊很緊那種興趣!」


「那你怎麼還躺在下面?」

我馬上從巧拼上彈起,從浴巾中竄出,跳到床上,

卻急速放慢動作,溫柔的抱著她。


「這樣有很緊嗎?」她問

我又抱了更緊了一點。

「你不會覺得我比你大很多嗎?」

「不會」

「那你想要我嗎?」

「想。」

幾乎跟我的回答同時,她的手摸到了我的分身上,

「唷∼小弟弟的小弟弟有點硬喔!」

「因為妳對我來說,是最性感的。」

沈默了約3秒的時間,我親親的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兩下、三下,

她終於忍不住了,我們熱情的接著吻,吸吮著對方的舌頭,

她開始微微的喘著氣,我掀起她的衣服,從脖子、鎖骨一路往下親下去,

在胸部停留時,先用舌尖在魯暈上慢慢的打繞,就是不碰觸乳頭,

在突然的舔乳頭一下,她的嬌喘已變成具體的呻吟,

「嗯嗯...啊啊...」

我繼續往下進攻著,手也把她褲子內褲脫個精光,手一摸,早已氾濫,

我用手指輕輕的挑逗她的陰核,

她也用言語回應著我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我舔到肚臍想繼續往下舔時,

「不行啦,沒洗澡,髒髒!」

想到平常傲嬌的她,現在有點撒嬌的跟我說著這些,真的像作夢一般。

「那我有洗澡,沒有髒髒,妳要怎麼獎勵我?」

「小弟弟頭腦動很快嘛!」

便把嘴湊過來,仔細的舔、含著我的分身,

「要戴套嗎?」

「不用,反正有現成的爸爸」

「妳好壞。妳好會舔...」

「想插我了嗎?」

「想。」

我用正常位,順利的滑近了她的身體,要不是她非常濕的話,其實她非常緊,

剛開始包皮還有被小拉扯一下,幾下活塞運動後,終於整枝男根都沾滿了她的愛液,

抽插開始有了節奏,我一開始先晚慢規律的差著夢寐以求的熟女上司,

她只是發出溫和的悶哼∼

「嗯嗯...」

「要不要我插深一點?」

「想...啊啊...」

「妳好色...」

「是..因為你阿...啊啊啊...再深一點...啊啊....好大」

「喜不喜歡?」

「喜...喜歡...」

「喜歡什麼?」

「喜歡你....插...插...我...啊啊啊啊」

「要不要再快一點?」

「要...要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好大...」

我把她翻過身來,從後面重新進入她,彷彿頂到她最敏感的地方,

她忘情著用最淫蕩的話語呻吟著

「喔喔啊啊啊...老公....你好棒...」

「妳叫我什麼?」

「老...公....好大...好舒服啊...阿啊啊」

看著平常有距離感的上司,現在忘情的在眼前用淫蕩的話語嘶喊著,

我的身心同時得到了性的滿足,很快便感覺快要射了,

「老婆,我快要射了...」

「老...公...還...不可以...不準...你射..」

「老婆..你好僅好濕...我忍不住了啦」

「我快到了..快..到...了...快...到到到了...」

我感覺到她一陣抽蓄,順勢拔了出來,射在她屁股上。

瞬間只剩下我們的喘息...

良久...



「你幹嘛拔出來,小孬種!」

她又恢復了往日的剽悍。

「我去拿毛巾幫妳擦」

「快去啊!黏死了!亂射一通!」

我簡單幫我們都擦拭完後,裸體著抱著也裸體的她。



「我好愛妳」

「我知道。」

或許我們都累了、都醉了、也都滿足了,

馬上就沈沈睡去,隔天雖一起去上班,卻也故意先後進入單位,

之後工作又回覆以往的鬥嘴,

曖昧也歸零,我們沒有再做過,

這是一種默契吧,靜止於完美。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