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14 22:04:03

寂寞,是一把利刃,總在深夜出現,在我心上劃過一道長長的痕跡。

讓我不得不一邊淌血,一邊尋找不再讓它傷害我的辦法。

─────────────────────────────

自從與男友分手,許多事情都要獨立。

遇到一隻蜘蛛,自己顫抖雙手打死牠。

燈泡壞了,自己站到椅子上換;一不小心割破了手,自己包紮。

電腦出問題了,自己上網google,自己找出問題的原因。

以往,男友都負責幫我打理這些我不太擅長的事情的。




阿對了,現在已經變成前男友了吧。





當我一邊牽著一條條的網路線,一邊研究著要怎麼安裝分享器才會分享網路給我時,房間

的手機響了。


『悅悅∼星期四有party喔!要不要來?』


打電話來的是我的好兄弟,輔。最近心情不好總會往他家跑,帶著好幾手的啤酒,他也知

道我需要人陪我狂歡,每次打開他家的門總會有他碩士班的朋友們陪我們一起喝。




沒辦法,我忍受不住夜裡那種寂寞。

那種回憶湧上心頭,哽在喉嚨裡,想找人聊聊,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於是只能悶著,悶著,悶到覺得累了,也找不到人訴說的寂寞。



漸漸的,被這種寂寞吞噬。

想找個出口,讓它不再纏著我。






「星期四喔?哪一間?」我問。

『Babe呀,暢飲哦∼妳最愛的喝酒。這次是謙謙的畢業趴,妳也要畢業了,一起來吧?』

「是喔∼讓我想想好了。」

『想屁喔!反正妳半夜也都沒事做在那邊亂想,不如出來跟我們玩,才不會在那邊想不開

!』

「謝囉∼你還真瞭解我。」我翻個白眼。

『阿書也會去啦,還有婷婷學妹,你要來照顧婷婷啦,人家才大一,帶她見見世面!』

「拜∼託∼跟你賭,我這種狀態一定先ㄎㄧㄤ掉的啦!」

『誰不知道妳心情不好就愛喝啦!管妳那麼多喔,妳最近都喝成這樣了不差這一天好嗎?



「好啦好啦!我去我去,那你要不要來我家幫我看網路是怎樣阿?」

『甲賽啦!』輔說完這句電話就響起嘟嘟嘟的聲音。

「殺小……」我握著電話,有種上當的感覺。













七點,我撲上粉底,開始裝扮自己。

就像輔說的,我晚上真的也沒有要幹嘛,頂多開著臉書,滑過一張張與前男友拍的照片,

喝酒,哭,哭累了再睡。

所以我何必把自己關在房間,做了一堆沒有意義的事情,隔天在眼睛紅腫的去上課呢?





我穿上很久沒穿的小洋裝,高跟鞋,往集合地點走去。



『靠!這誰阿?』阿書一看到我就大叫。

「吵屁喔!你們沒看我這樣不代表我就不會打扮好嗎?!」

『不是阿!妳平常上課披頭散髮,還戴眼鏡,會化妝才有鬼!』

「白目,以前有男友幹嘛還要打扮來招蜂引蝶阿?」我白他一眼。

『悅悅學姊∼∼∼∼好正喔!!』婷婷睜著水亮的大眼睛盯著我瞧,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



『欸悅悅,妳過來。』阿書把我拽到一邊。

『婷婷今晚我要了,幫我一把!』

「靠∼不要啦!人家才大一這麼清純!」

『不是啦!妳想歪齁?我只要她當我舞伴就好!』

「不早講,北七,好啦!」


咬完耳朵,輔就朝著我們走來。

『我也會幫忙啦。』他說。

「傻眼!阿書你是怎樣!」連輔都知道……我無言了。

『欸我們好幾年兄弟,他當然知道!』阿書理直氣壯回我。



輔看著我。

『欸我沒看過妳這樣欸,超不習慣的』

「知道啦!剛剛阿書說過了!」我不耐煩的回他。







一進場,震耳欲聾的音樂播放著。

公關帶著我們到包廂後,謙謙神速的換了酒跟骰盅來。

『來唷∼大家先來乾一杯,這樣好了,女生喝調酒,男生喝shot!』



知道輔不太會喝,我拿起一杯shot,把普通的調酒換給他。

『哎唷∼悅悅猛喔∼一開始就來這麼嗨!』謙謙把骰盅遞給我。

『來∼比大小?妳選!』

「小!」



大約過了四五輪,我已經喝了三杯shot,輔也乾光了他的調酒。

這時,輔靠到我的耳邊。

『今晚,當我舞伴?』他說。

「嗯哼∼」反正我也沒其他人可以選,謙謙已經帶女友來了,其他人也都不熟。



時間差不多,人群也慢慢聚集到舞池中央。

輔拉起我的手,帶我走到舞池前。

婷婷和阿書跟在後面,我撇到婷婷一臉好奇。



我們開始扭腰擺臀,週遭充斥著各種香水味。

音樂搭配著重低音效果,DJ唸著rap帶動氣氛,週遭空氣漸漸變熱。

輔把我轉過去,摟著我的腰。



跳完第一輪,大家都累了,回到包廂再繼續玩骰子。

又乾了好幾杯的shot和一些tequila boom,我感覺輔有些不行,在他喝的時候輕拍他的背

讓他紓緩點。



沒想到輔突然站起來拉著我往舞池走嚇了我一跳。

這次我們後面沒有跟著朋友們。

輔把我拉到角落跳,雖然不太懂他的意思不過還是依著他。

跳著跳著,他忽然用手�起我的臉。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在我眼前,他的嘴唇落了下來。

在酒精的催促下,我也豁了出去。

恣意的與他接吻,聞著他身上的味道。

他的索吻輕柔,不帶任何攻略性,而我緩緩的回吻他。

突然他把我壓在牆上,雙手在我身上遊走。

「唔」

我發出一聲,沒想到他會碰我。

他輕輕點綴著我的上唇,含住後又放開,再堵住我的嘴,舌頭緩緩的伸進我的嘴裡,與我

的舌交纏。

他的接吻功力之好讓我有些訝異,畢竟以前是好兄弟的關係,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會有這種

超乎友誼的舉動。




輔的手開始向下探到我的私處,我在他的吻功之下早已氾濫。

『妳好濕。』他說,又繼續覆住我的嘴。

我眼角瞥到旁邊有個外國人想靠近我們,輔佔有性的把另一手一摟,讓我靠在他身上。

「我們回包廂吧?」見他停下來,那個外國人又不懷好意,我拉拉他的衣角提議道。

輔大手一拉,將我帶離那塊沒什麼人的地方。






包廂裡面的朋友們看我們回來,都帶著一股微妙的眼神看著我們,阿書示意我前傾去聽他

說話。

『我們都看到了!』他大笑道,順帶給輔一個大拇指。

輔不曉得吃錯什麼藥,突然把我拉起來叫我坐到他腿上,旁邊的謙謙和其他朋友也鼓噪著



『坐上去!坐上去!坐上去!』大家拍著手大喊。

在我站著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輔又雙手一拉,讓我重心不穩直接跌坐在他身上。

『讚喔!來喝酒囉∼』謙謙硬塞給輔一杯荔枝酒,感覺他已經不能再喝,我有點擔心他。

『乾!』他大喊,週遭的朋友也跟他敬酒,殘酒從他嘴角滴到他的衣服上。



我站起來想拿衛生紙給他,他像是不讓我離開一般,一手摟住我的腰,另一手轉過我的頭

,雙唇貼上來用嘴巴餵酒給我。


身旁的大家又開始激動,謙謙和女友也不甘示弱地在旁邊吻了起來。

『今晚,跟我回家。』輔霸道的說。

「你喝太多了。」我回他。






這個夜晚結束的很快,踏出夜店門口,婷婷學妹已經醉倒在阿書身上。

「欸,學妹我要帶走,你不要鬧。」我瞪著阿書。

『我知道啦,我也不會對她下手喔,太單純了……』

而一旁的輔已經清醒,恢復以往的樣子,也沒有任何脫序的行為。

「回家囉∼」我拉起他的手。

當然,我沒有去輔的家,他更沒有來我家。












畢業後,我找到了一份常常加班,待遇卻意外的不錯的工作。


而關於那天發生的事情,我與輔都沒有多提。我想我們應該都想得差不多吧,都當去放鬆

,只是喝多了,而不代表任何意義。



倒是婷婷學妹還單純的追問我們會不會在一起。

『悅悅學姊∼∼你們為什麼不在一起嘛∼∼』

「怎麼可能阿!都這麼熟了……」

『可是你們那天都那樣了耶』

「那也不代表什麼阿,我們都知道是去玩的,而且我跟我前男友才剛分手欸。」我白了學

妹一眼,學妹便嘟著嘴巴不敢再問。




因為這份工作的關係,我與學生生活的他們有些脫節,稍微還有聯絡的也只剩下婷婷學妹

偶而會來我租屋處一起聊天。




而輔呢,過了那天之後說實話有些尷尬。

當朋友做了超乎友誼的事情之後,就會開始想像是否有那麼一天那個在他身旁照顧他的人

是自己,卻又覺得有什麼跨不過去,以往常常聊天聊心事喝酒的我們也漸漸因為這微妙的

氣氛疏於聯絡。




我想我們之間的友情,已經變質了吧。


當我意識到對他抱持著期待的時候,我想已經無法回到從前的關係了。








我忙著上班加班,也慢慢忘記與前男友的回憶。

而關於那晚,就只能當作一個美好的回憶了,雖然有時候寂寞時會想起輔的吻。



每天都把自己累得好慘,只為了別再想起那種夜晚睡不著又沒人可以說話的感覺。

更何況,現在連陪我喝酒的人都沒有了。



日子就這麼過著過著,悄悄地這麼走過兩年。












這天,接到公司的指令,要我到高雄出差三天。

我包袱款款的殺下高雄,帶著自家公司的簡報與產品準備與合作廠商來陣廝殺好拿下這件

案子。



當我走出高鐵車站,眼前站著一個熟悉的人。

「輔?」

『悅悅?妳怎麼在這裡?!』他驚訝之情溢於言表。

「我來出差呀∼」



過了兩年的他外型沒什麼改變,倒是比學生時期穩重了許多。




『哇,好快,妳畢業也兩年了』他說。

「對呀!你呢?回老家工作嗎?」他的老家就在高雄。

『對,幫家裡的公司忙囉,那妳住哪裡呀?我們好久沒喝酒了!』

「八五大樓呀,公司幫我定那邊的房間。」

『那,晚上有空嗎?來我家別墅喝一杯吧!』



看來剛畢業的那種尷尬也沒了,也是,都變成大人了,況且好久不見,我也想知道他的近

況。



「好阿∼」我答應他。




公司本來安排兩天給我說服廠商跟我們合作,沒想到一個下午就乖乖收服了廠商,電話向

公司回報後,公司給了我當作獎勵讓我在高雄玩一天再回台北。


忙完了公事,我打給輔開心的跟他說我談成了一件case,並且跟他約好了晚上一起共進晚

餐再去他家一起喝酒。



「不愧是地主,不然我看我這趟大概要隨便亂吃了。」在他車上,我笑著對他說。

『真的!妳從大學就愛亂吃阿,什麼午餐四點吃就可以省下晚餐錢的爛理論,還讓自己胃

痛,這壞習慣妳是不是改不掉阿?』輔虧著我。

「要你管喔!」我翻著他白眼,感覺像是回到了從前。




跟著他上樓,打開門時我傻眼了。

「你家也太大了吧!跟以前大學租的地方比也好幾倍耶!」我驚嘆道。

『這房子是我家留下來的阿,不住也沒人住!』

「死有錢人,早知道那天就巴著你不放。」我瞪他一眼,接著相視而笑。

『閉嘴!來喝啦!』他帶著我走到窗邊看夜景。




我們彼此聊著這兩年的近況,原來這兩年我們都單身。

「那我們這兩年怎麼會變這麼不熟阿?」我問他。

『是那天晚上吧,我們都喝得有點多,旁邊阿書他們還看得一清二楚,後來好像就滿尷尬

的。』他乾掉手中的金牌。

「其實那天我有嚇到欸,你也太會吻了,女友交太多練習很純熟喔?」我取笑他。

『當然阿,征服女生第一步就是要會接吻不是嗎?』

「什麼鬼,都給你說就飽啦!」

『妳阿,還真的不是普通遲鈍的,過了兩年還是一樣。』他突然說道。

「蛤?」我滿臉問號。


『兩年前那個晚上,妳也回吻我了吧,我想我終於有機會了,沒想到我藉酒裝瘋卻讓我們

關係變得這麼糟糕。』

『我一直都喜歡妳,可是妳都沒有發現,還把我當兄弟看待,有時候想想乾脆放棄好了,

直到那天你回吻我又讓我燃起希望。』

『還好今天遇到妳了。』



他慢慢朝我伸出手,示意我把手放在他手上。

把我拉起來之後,他用力的將我抱在懷裡,我的心跳很快,連自己都聽得見撲通撲通跳動

的聲音,還感到幸福與溫暖。




難道我也是喜歡他的嗎?我問自己。




『頭�起來。』他緩緩的說,並用右手把我的臉捧起。

像那晚一樣,他輕柔的低下頭吻我。




再豁出去一晚吧。






我回應著他的吻,交纏著的舌頭,貼在一起的身體。

他輕捧著我的臉,親吻一點點一點點的落在我唇上。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好久沒有的奢侈。

『可以嗎?』輔問我。

「嗯」我答應他。




他緩緩解開我襯衫的扣子,隨著襯衫的落地,他也將手移到我的內衣後,解開我內衣扣帶

,接著帶我走到沙發上,將我推倒在上面。

用舌頭吻著我的雙乳的他,讓我有種想保護他的衝動,我輕撫他的頭髮,而他�起頭撐著

身體又點了一下我的嘴唇。




這是幸福的感覺嗎?





被壓在他的身下,我迷茫著。








他開始解我的褲子拉鍊,把手探到我的私處,挑逗著我的敏感點。

『妳濕了』他低沈的說,並且輕輕的把頭移到我身下,換成用舌頭挑逗我。

「唔」我呻吟了一聲。

他的右手探入我氾濫的私處,左手拉起我的手隨著他的起身去握住他那早就不知何時挺立

的陽具。

「你的……」我害羞的閉上眼睛。

『我的它想要妳。』他接完這句話後,跪坐到沙發上,讓它進入我的體內律動。

『悅悅,我喜歡妳。』輔輕咬我的耳朵,一邊說道。






完事後,輔溫柔的幫我清理。

『悅悅,我是認真的。可是我也不會逼迫妳現在要給我答案,今天過後,如果妳考慮後的

回應是拒絕的話,那我們就把今天當成我們的秘密吧。』

「輔……我真的不知道喜不喜歡你,可是跟你做愛讓我覺得很幸福。」

『沒關係,妳有很多時間可以想,不過妳今晚就住這邊吧,今晚是我的可以嗎?』

「嗯。」





他朝我走了過來,牽起我的手,帶著我走進他房間。



───────────────────────────────

我愛他嗎?他愛我這段日子是寂寞的嗎?

因為寂寞而在一起,好嗎?




友情變質成愛情了,還能回的去嗎?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