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 01:27:29

那一年,我初三畢業。母親得了一場大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眼看著開學的日期越來越近,但我和哥哥的學費依然沒有著落。父親把旱煙袋抽得啪啪直響,但裡面沒煙,他抽的是無奈和焦急。

每一朵鮮花都朝太陽奔跑父親只好去借高利貸。說實話,我是不願意去讀師範中專的,我想讀高中,讀大學,但在生活窘迫的那個年代,那隻是一種奢想。父親希望我能早日出來工作,以緩解家庭沈重的壓力。

入學後,家庭貧寒的我,很快成了大家嘲笑的對象。吃飯的時候,我只能跑到偏僻的教學樓頂層,啃著冰冷的饅頭,唯一的菜餚是從家裡帶來的鹹菜。班上自發組織的活動,我是從不參加的,因為沒錢,我只能躲在寢室里胡亂塗鴉或寫些文字。

不過,我也有讓大家羨慕的事,那就是我寫得一手好毛筆字,還有我經常能在學校的校報上發表幾篇豆腐塊,它讓我在別人如刀的目光中至少可以找回點自尊。

畢業那年,學校準備組織一批有一定書法功底的學生去省裡參加培訓。班主任推薦了我,考慮到我家的情況,班主任還特意向學校申請,減免我一半的費用。儘管如此,剩下的錢對我來說,依然還是一筆天文數字。

消息傳到班上,很多人肆無忌憚地攻擊:“瞧他這個德行,穿的還不知是哪個垃圾堆裡的臭鞋。還想鯉魚跳龍門,500塊,出得起嗎?”

一直以來,我穿的都是一雙被割掉一半的雨鞋,是入學那會母親給我做的,她說:“城市裡的人都穿皮鞋,咱買不起,我就給你做雙。 ”

我很想去參加培訓,那些天,我一直都在做著同樣的一個夢:我站在雄偉壯觀的展會大廳裡,手捧著書法比賽的最高獎項,下面是那些曾鄙視和嘲笑我的同學們,他們羞愧地低著頭,我的心飛翔起來。

父親打電話過來,他還是那句話,就算砸鍋賣鐵也要支持我。於是,我期盼著父親能早早把錢送過來。等了三天,仍沒見消息,離最終確定的日子,只剩下一周了。班主任再次找我,問我有什麼困難?我咬咬牙,說沒有。背後傳來一陣冷笑和壞笑。

中午時,突然有人叫我:“你爸在門口等你呢。”我反問:“你怎麼知道是我爸爸,你又沒見過他。”同學擺出一個拇指向下的手勢說:“那還不簡單,和你一樣窮唄。”跑到門口,果然是父親,他手裡提著一大袋黃米粉,說:“這是你母親給你做的,香著呢。要搞好同學關係,好東西不要只一個人分享,所以你媽媽讓我多帶點過來。”我反駁說:“他們才不稀罕這些破東西呢。”我看見父親本來笑容滿面的臉一下子落寞了,良久,他才說:“兒子,咱家是窮,可也窮得有骨氣。”

我留父親吃了一頓簡單的午飯,到走的時候,父親依然隻字不題500元的事,我忍不住提出來,父親從身上摸出一小團煙草,塞在煙槍裡,劃了幾根火柴,才點燃。父親在青煙里平靜了一下心情,沙啞著說:“孩子,只要你寫得好,終究能出人頭地,何必在乎一場培訓呢。”然後,用不知從那裡學來的一句話補充:“如果你是鮮花,你總能朝著太陽奔跑。”

父親的話,其實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我還是哭了,為自己沒有能在同學面前瀟灑地�一次頭。班主任再次找我,我沒有說是因為家裡出不起錢,我只是說我想寫一本長篇小說,我有志於朝這方面發展。

就在培訓團出發的當天,電視上報導,附近的一座黑煤礦發生瓦斯爆炸了,死了好多人,母親著急的電話也來了:“你爸說去井下給你賺培訓費,回來沒有? ”我頓時覺得天昏地暗,連忙朝門口跑去,不遠處一個熟悉的人影跑過來。正是父親,他臉上的鬍鬚很長了,一件襯衫已經支離破碎,手上還有道道鮮明的傷痕。

父親不安地說:“有沒有耽誤你的行程?你快去吧,我把錢帶來了。”我一把扯住他的手,熱淚滿面:“爸,你怎麼能去冒這麼大的危險,要是你沒在了,我可怎麼辦?”父親搓著手說:“孩子,你爸不是個言而無信的人,答應你的事,我會盡力做到。我運氣還好,剛上來,就爆炸了。”父親說完要去找我的班主任,我說:“爸,我早想通了,我不去了。您不是說過麼,是鮮花總會朝著太陽奔跑,我相信我是一朵傲人的花朵。”

那一刻,我才真正覺得自己長大了。後來,我參加了省裡組織的青少年書法比賽,獲得一等獎,還接受了電視台的採訪。當我捧著金燦燦的獎杯回學校時,所有的同學都對我刮目相看。

讀師範中專的第三年,我憑著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師範大學,再後來就是研究生、博士,我真的在朝著太陽奔跑。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