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 01:27:48

莫不是遇上了騙子吧

年3月21日上午11時許,汪紅在鋪子裡正低頭專心縫補一件夾克,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地停在她的小店門前,一名40多歲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下車進屋踱至她身旁,“老闆,生意可好?”汪紅連忙�頭,感覺這位來者有點面熟,“還好,您要做衣服?”這位男子從西裝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汪紅:“您叫汪紅吧,我這有個崗位可能更適合您。”該男子自稱是合肥嘉華山莊大酒店老總,叫劉瑞。汪紅一頭霧水:“這位老闆,您不是在開玩笑吧,我沒找您求職啊?!”此時,另一位穿著藏青色職業套裙的年輕女孩快步走到汪紅跟前說:“汪大姐,我是酒店人力資源部負責人,您可能不知道,經過我們劉總多次暗中考核觀察,他覺得您非常適合我們企業的財務總監一職,誠邀您加盟,請考慮。”

縫一顆鈕扣,女裁縫撿到年薪6萬汪紅一邊用疑惑的眼神打量著兩位不速之客,一邊在心裡琢磨:“莫不是遇上了騙子吧?”汪紅試探著問道:“二位是不是搞錯了?”男子哈哈大笑,“絕對沒錯,踏破鐵鞋無覓處,請您出山還頗費點周折,跟家人商量一下吧,具體情況明天去酒店面談。”說完,二人上車一陣風走了。

第二天,當汪紅帶著一臉疑惑,在丈夫陪同下來到風光宜人的董鋪水庫邊,走進這家富麗堂皇恢弘氣派的12層三星級大酒店人力資源部時,昨天見過面的鮑經理直接將她帶到了總經理辦公室。寬大的老闆桌一隅正在上網的男子起身迎上去,與汪紅夫婦熱忱握手,“怎麼樣,現在信了吧!”至此,劉老闆向夫妻倆細細回憶起幾個月來汪紅是怎樣與他結緣並通過他們獨特“考核”的經過……

  一個大膽的想法

  原來,今年34歲的汪紅是合肥市一家街道所屬服裝廠的失業女工。汪紅1993年中專畢業後就在這個服裝廠任出納會計,丈夫是一所學校的體育老師,兩人收入雖不多,可夫妻倆相敬如賓小日子過得和和美美。 2001年3月,汪紅所在的企業破產關閉。 2004年,汪紅重操老本行,在該市廬陽區北郊二環路邊的闞橋農貿市場裡租了個店鋪開了間裁縫店。由於汪紅誠實本分,對流行元素吸收快把握準,生意日漸紅火。

2008年8月底的一天,夏日的一場雷陣雨把一個路人隔在了汪紅的小店門口,此人穿著不俗,可能是要去洽談業務,他看著這場突如其來的雷陣雨,焦急地看著手錶。汪紅正在店裡縫補衣服,當她不經意地�頭看這個路人時,眼尖的她發現了該男子端莊合體的西服上竟少了一粒鈕扣。汪紅對他說道:“嗨,同志,你衣服上少了一粒鈕扣,我幫你配一個吧。”

  這位掉了鈕扣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合肥嘉華山莊大酒店老總劉瑞。劉瑞當時把車停在菜市馬路邊,準備穿過市場和約好的另一個企業老總步行至野外去看一處地產,沒想到突遇雷陣雨,他只好暫避在這個小店屋簷下。聽到女老闆的話,劉瑞看了一眼自己的西服,果然掉了一顆鈕扣。自己是去洽談業務,這顆丟掉的鈕扣實在有損企業形象。劉老闆感激地將衣服遞給了女裁縫。由於鈕扣裝飾很特別,一時半會兒配不到,汪紅當即請劉老闆稍等,她打把傘就去了附近的一家鈕扣商店。

  當汪紅滿頭大汗返回來,並將那粒鈕扣縫在西服上後,劉瑞感激地掏出50元錢遞給汪紅,汪紅卻只收了成本價2元。女裁縫的舉動震撼了劉瑞,他走時無意間問道:“大嫂人好厚道啊,看你不像做小商小販行當的。”

  “幾年前在服裝廠下崗了,做個小本生意糊口。”

  劉瑞又半開玩笑地說:“大嫂這麼細心,在老廠裡也該是個乾部吧?”

  “什麼幹部啊,也就是做過5年出納而已!”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一個大膽的想法迅速在劉瑞的大腦中醞釀開來:自從自己涉足地產投資以來,公司一直沒招聘到一個滿意的財務經理,這個心地善良的女子正好有基礎,何不請她試試。只是,她能勝任這個重要崗位嗎?

  一個大膽的計劃

  雖然劉瑞行色匆匆,但汪紅卻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個更加大膽的計劃在劉瑞的腦海中形成:或許她會成為我們企業合格的財務總監,我得試她一試,看她是否具備一個民營企業財務掌門人的潛質!

  2008年9月上旬的一天中午,汪紅正吃力地踩著縫紉機踏板為顧客趕製服裝。 “大姐,麻煩您把這條西褲的拉鍊換一下,我傍晚來取,行嗎?”汪紅拭了把汗,面前來了位穿著職業套裝的俏麗女孩,正微笑著向她遞褲子。 “沒問題,5點後來取。”女孩騎著摩託一溜煙去了。劉瑞這次讓一個女員工故意帶著褲子到汪紅那裡去縫補,並有意在褲兜里放了800元現金。汪紅換拉鍊時,摸到褲兜里似乎裝著東西,掏出一看,乖乖,是嶄新的8張百元大鈔! “真是個馬大哈,錢都帶來修。”汪紅嘀咕著把錢鎖進抽屜。 5點多,當女孩子來拿衣服時,汪紅連同800元現金一起交給了她,還埋怨對方太粗心,女孩忙不�地道謝後匆忙離去。首次這考核讓劉瑞對汪紅刮目相看。

  為了不引起汪紅注意,劉瑞故意把第二次考核延至12月底的一天上午。這次是幾個衣著邋遢的男子來到汪紅店裡,他們將一件粘滿油垢的灰色風衣交給了她,並甩給她10元錢,“把袖子縫補一下!”汪紅拿起衣服仔細檢查了一下說:“錢你們先拿著,補袖收3塊,拿衣服的時候給錢!”一個大個子“民工”補充說道:“3塊就3塊,你得補好,我等著春節回家穿,明天取衣服時別漲價!”“那好辦。”汪紅拿起紙筆寫了個收條,讓對方第三天上午來取,並且標明了收費標準。晚上回到家吃過晚飯安頓好孩子,汪紅加班來補這件破風衣。對方要求把爛了的袖口補一下,可細心的汪紅發現領子、裡襯、口袋都有不同程度的開口和爛裂。汪紅坐在縫紉機前足足補了3個小時,才將破爛的袖子、領子、口袋等破損處全部補好,“出門在外都不容易,還是把髒衣服洗乾淨吧!”

  次早送孩子去學校後,利用出攤的間隙,汪紅把衣服洗乾淨,晾曬乾後又將風衣熨燙平,第三天交給了顧客。當劉瑞在辦公室裡見到了這件洗得白淨的風衣時,他掩飾不住內心的滿意,“這樣善良的女子打著燈籠也難找啊!” 為了對汪紅的人品有個更全面的把握、評估和考核,劉瑞決定最後考核一下汪紅。

  再而三的試探

2009年1月7日上午,一個染著黃頭髮裝扮前衛的小夥子到鋪子里送來件牛仔褲,“大姐啊,我這條褲子一個月前700元買的,前天晚上聚會時摔了一跤,你看能否織補下,盡量不露裂痕保證顏色協調。”汪紅看著新褲子右膝蓋處一個拳頭大小的破洞發愁了,店裡的牛仔布顏色或淺或深都不般配,用藍絲線機織又留下密密麻麻的針眼更醒目難看,但汪紅沒有放棄,“這個洞如果按照您的要求去補,我這條件有限,怎麼補都有痕跡,要不您留下個電話,我有朋友在市中心做絲線織補,顏色更貼近;如不行的話,我再去附近的服裝廠,看有沒有合適的布補上。”“好,價錢好說,關鍵是顏色得協調!”來人寫下個電話號碼後離去。當晚收攤後,汪紅騎車找到自己一位做絲織的女友,幸好這兒有和牛仔褲顏色大致相同的絲線,但女友說,即便手織技術再高超,還是有痕蹟的,汪紅立即與青年顧客取得聯繫,講明情況後,對方同意縫補。那晚,汪紅在女友家等了4個小時才補好,汪紅執意付給女友30元後才回家休息。

第二天傍晚,那個小青年接過褲子一看,勃然大怒將褲子一把摔給汪紅,“縫的什麼破玩意,太難看了,怎麼穿啊,還不如不補!”“小夥子,這洞根本就不可能完全復原,我已盡了最大努力了!”“你要搞不定,就把線拆了恢復原貌,我找別人。”

累得半死一分未賺還換來如此不近人情的呵斥,想到顧客就是上帝,滿肚子委屈的汪紅依然賠著笑臉說:“要不我去服裝廠看看是否能找到顏色匹配的布料,重新縫補下?”“這還差不多,我醜話講在前頭,這次弄不好,一個子都不給!”“行,補好後通知您,您慢走。”小青年氣咻咻扭頭走了。

  第二天上午汪紅來到自家附近的一家小服裝廠,跟主管好說歹說,才讓她進了裁剪車間,好不容易找到一塊牛仔布料,她精心縫上後感覺還是有點礙眼,怎麼辦呢?晚上收攤睡在床上她輾轉難眠,突然,一個創意油然而生,“既然怎麼補都有痕跡,我何不在破損處用自己擅長的刺繡工藝刺個時尚流行的某超女卡通頭像呢?這樣既遮住了醜又起到意想不到的修飾作用。”想到這,汪紅翻身起床,撥通了小青年手機向他講明自己的想法,對方足足沈默了30秒後,動容地說:“大姐,真難為你了!”

  汪紅用了3個晚上的時間把一個巴掌大小的某超女卡通頭像逼真地縫上破損處。等到小青年來取褲子時,對方雙手豎起大拇指,一個勁地讚譽,“絕了,絕了……”

很快,劉瑞看到了部下送來的牛仔褲,審視良久感慨道:“ 性格決定命運,任何職業都應該具備知難而進、誠信敬業、寬容大度的良好素質,才能使事業和人生實現昇華。” 而參與設“絆子”考核的員工們既對老闆獨特的考核用人方式倍感新鮮,更對汪姐的為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感覺像做了一場夢的汪紅如今一人坐在明亮雅緻的辦公室裡,已從“天方夜譚”的困惑中走出的她,正精神抖擻地融如人生的新角色。酒店已與她簽訂了3年勞動合同。汪紅激動地說:“我將勤勉刻苦,當好老闆的管家,以回報這位伯樂老闆的知遇之恩!”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