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 01:29:12

不管將來我做什麽,從事替身演員的這段充滿了新鮮、快樂、艱辛和淚水的生涯,無疑將是我生命中最爲精彩和寶貴的青春記憶。

  替身演員:你不會看見我的臉采訪李鳳梅的時候,很自然地和她聊起喜歡的電影,我說最近上映的影片里我還蠻喜歡《花木蘭》的,她很驚喜地脫口而出:“是嗎!你看見我了嗎?那里頭有我呀!”然后,她像突然想起了什麽,一拍腦門笑了起來:“喔,我都忘了,你不會看見我的臉,在那里面我只是替身,趙薇的替身。”

  鳳梅這樣說的時候,我仔細觀察她的臉上是否會有一絲遺憾的表情,可是沒有,自始至終,她表現得平靜而坦然。

  拍完《臥虎藏龍》,我就想再也不干了

  那還是我在北京體育大學讀二年級的時候,有一天,我們班上的一位男生對我說:“你知道李安嗎,他準備拍一部武俠電影,到我們學校來找替身演員,給章子怡做替身,你想去試試嗎?”說實話,那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李安是誰,而且章子怡也沒有現在這麽紅,最終我決定去試試有兩個原因,一是替身演員每個月大約有6000元的報酬,一部電影要拍5個月,這樣我就可以得到三萬元——我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都有著落了;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喜歡周潤發,能近距離見到他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誘惑。

  就這樣,我見到了李安。他讓我做了幾套很簡單的動作以后就讓我回去了。過了大概有一個禮拜,他又讓我去了一次,就定下來用我了。我后來才知道當時他在全國范圍內尋找替身,前來應征的人里不乏全國武術錦標賽的冠軍,最后決定用我是因爲我的身材和章子怡、楊紫瓊都極其相似。

  我本來以爲替身演員無非就是打打嘛,這個是我拿手的,所以也沒有當回事兒。結果第一天拍攝,我就出狀況了。因爲替身演員是不能讓自己的臉出現在鏡頭里的,否則就會穿幫,所以要一邊打一邊擋著自己的臉,可是我沒有經驗,打著打著就特別投入,忘了擋自己的臉,一穿幫,就得重拍。看著現場那麽多工作人員因爲自己的失誤而加大了工作量,這讓我很有壓力,可是越是緊張越容易出錯。記得第一天拍攝時,一個我的鏡頭拍了五六遍才通過,雖然大家都知道我是第一次拍戲沒有怪我,但是一向好強的我卻爲此非常難過。

  那段日子我一直在懷疑自己,特別是拍在武館打斗的那場戲時,我的自我懷疑達到了頂點。那一天我做楊紫瓊的替身,和章子怡對打,有一個鏡頭是我的刀向她的臉砍去,她頭一偏,刀貼著她的臉過去了。因爲我們用的刀都是真的,我很怕分寸掌握得不好,將章子怡的臉砍傷,那后果真是不堪設想。所以打的時候,我的刀就不敢離她的臉太近,結果導演很不滿意,說:“不行,這樣太假了!”章子怡也鼓勵我:“沒關系,你大膽砍,我會躲的。”可我就是下不了手,那個鏡頭拍了好多遍,還是不能達到導演的要求。因爲當時我們的拍攝時間是很緊張的,最后一邊的工作人員都急了,抱怨我:“這麽多人都在等著你,你到底行不行啊?”我覺得特別委屈和難堪,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了。

  后來,那個鏡頭勉勉強強過了以后,我跑到攝影棚外面,一屁股坐在地上,捂著臉哭開了。恰好電影的武術導演袁和平先生正在外面抽煙,看我哭得那麽傷心,他安慰我:“怎麽了?是不是怕傷到演員啊?”我委屈地說:“就是啊,如果萬一把人傷了,而且傷的還是臉,可怎麽辦啊?”袁先生說:“沒關系,拍武俠戲就是這樣,即使傷到人也是難免的,沒關系,有八爺呢!”“八爺”就是袁和平。聽他這樣一說,我的心里才好受了一些。

  或許就是因爲整個拍攝過程都是很不自信的,所以《臥虎藏龍》殺青后,我忙不�地回家了,心想以后我再也不干這活兒了。電影上映的時候,我心里直發虛,很擔心人家說:“這是誰打的呀,這麽難看!”直到后來《臥虎藏龍》獲了奧斯卡獎,我才有了些信心,鼓足勇氣買了張碟在家看,結果看的時候沒有一點兒欣賞的快感,因爲看到那些武打鏡頭,我想的是:這個鏡頭我打了三遍才過!這個鏡頭,打了五遍……

  替身演員是一項極其辛苦和危險的工作

  拍完《臥虎藏龍》后我回到學校,生活又恢複了常態,我以爲這輩子都不會再和替身有什麽關系了。有一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一位電視劇導演打來的,他說:“李安導演向我推薦了你,說你是個很好的替身演員,你能不能來參加我們這部電視劇的拍攝?”有那麽幾秒鍾吧,我說不出話來,心里挺激動的,因爲我一直覺得自己做得不好,更沒有想到能得到李安導演的肯定。說不清是什麽誘惑著我,鬼使神差地,我說:“好吧。”

  參加這部電視劇的拍攝時,我的心態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再是抱著玩玩的心情,而是開始用心地把它當作一份工作來對待。這一用心,就發現做替身演員真不是那麽容易的。首先影視劇里的武打動作和我平時訓練時是很不一樣的,平時訓練時我們講究的是速度和力度,而電影里的動作講究的是逼真和視覺效果。爲了能出色完成導演設計出的動作,我找來了幾乎所有叫得出名來的武俠電影,沒事兒的時候就看,琢磨人家的那些動作是怎麽做的;沒有我的鏡頭的時候,我也不願意去休息,而是待在片場,坐在一個角落里看那些演員是怎麽表演的,我覺得有一些表演技巧對于替身演員是很重要的。

  同樣一件事情,用心做了和沒有用心做得到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漸漸地,我常能聽見別人評價我:“嘿,鳳梅做的動作就是和別人做的不一樣!”有時候我做完一個動作,導演和現場的工作人員會爲我鼓掌:“打得真漂亮!”這時候我就覺得特別有成就感。時間一長,我成了圈內比較有名氣的替身演員,有些導演會點名要我:“找鳳梅吧,她來了,武術指導就能省很多事兒。”

  在別人眼里,替身演員是一個很神秘的工作,我就經常遇到有人問我:“你們是不是經常和大明星在一起呀?”我總是說:“我們是和大明星在一起工作,但大明星享受的待遇是輪不到我們的。”事實上替身演員是一項危險系數極高的工作,幾乎沒有一個替身演員身上是沒有傷的,平時磕磕碰碰、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那算輕的,我在拍電影《D·O·A》的時候,前后受了三次傷:韌帶拉傷、小拇指骨折、鼻梁骨骨折,受了傷,只要不是致命的,就不能徹底休息,因爲拍攝時間緊張,通常都是稍稍好轉就要帶傷上陣。拍完了那部電影,我的身上幾乎沒有一塊好地方了,我的鼻梁骨到現在都不能碰呢,一碰就疼。而且替身演員是很辛苦的,像拍電影《七劍》的時候,外景地在新疆,氣溫零下二十多攝氏度,不拍攝的時候,我穿上兩套保暖內衣、羽絨服,外面再罩上一件軍大衣,還覺得冷。拍攝的時候,我卻只能穿一件單薄的紗衣,而且好多都是夜戲,那叫一個冷啊,全身都凍僵了,還要努力完成動作。我的關節炎就是在那個時候落下的,現在一到下雨天,腿就會隱隱作痛。

  作爲替身演員,危險歸危險,苦歸苦,這些都是應該承擔的——誰叫你干了這個職業呢?但是我受不了的是許多劇組對替身演員的不尊重。有一次,我參加一個電視劇的拍攝,當時給我的服裝非常不合身,我的腳是37碼,卻給了我一雙41碼的鞋,拍攝的時候我只能在腳上綁上繩子,否則一踢腿,鞋就會飛出去。一個鏡頭拍完后,我問導演下一個鏡頭還是不是我,他手一揮說不是了,于是我趕緊將那雙鞋脫下來,因爲繩子綁在腳上,很不舒服。沒料到我剛脫下鞋子,導演就在那邊喊:“快!替身呢?拍下一個鏡頭!”這下我急了,手忙腳亂地將鞋子穿上,綁上繩子,還是耽擱了幾分鍾。導演火了,指著我的鼻子開始罵我,罵得特別難聽。我強壓住怒氣,堅持將那個鏡頭拍完了。然后我找到導演,對他說:“如果是我的動作做得不到位,你可以訓我,但是你不能無端謾罵我,你的言行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所以我不想再干了,給我結賬!”那個導演瞪著眼看我,半天說不出話來,大概他從沒有見過像我這麽有“個性”的替身演員吧!

盡管有著不快樂,但是這幾年我還是欲罷不能地參加了許多影視劇的拍攝,令我驕傲的是我參加拍攝的電影反響都非常好,像《天脈》《功夫》《殺死比爾》《千機變》等等。

  那是我最爲精彩的青春記憶

  做替身演員,就免不了和大牌明星打交道,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很多東西。

  記得拍電影《天脈》的時候,楊紫瓊是主演,拍了許多年的武打片,她的身上有許多傷,特別是腰傷很嚴重,但是所有的武打動作,只要能自己做的,她都堅持自己做,有一次有一個空翻的動作,因爲考慮到她腰不好,導演就讓我來完成這個動作。可是楊紫瓊堅持由她自己來做,結果吊上威亞之后,她的腰就疼得不行,根本就使不了勁兒,只好又下來,當時的她非常遺憾,都快哭了。后來我問她:“這個動作完全可以由替身來做啊,干嗎要和自己較勁呢?”她看著我,很認真地說:“鳳梅,有一個工作是不容易的,人要學會尊重自己的職業。”她對我說的這句話,和說這句話時的語氣,我總也忘不了。

  給我印象很深的還有成龍,他是巨星,但是對工作人員特別體貼。有一次拍攝的時候,我的臉被踢傷了,他趕緊吩咐自己的助理:“快去煮個雞蛋給鳳梅!”因爲用熱雞蛋在臉上滾可以化掉淤血,讓我特別感動。但是我也遇到許多演員,在片場頤指氣使,拿別人不當回事。有一次拍夜戲,有一個女演員要上廁所,她說她用不慣片場搭建的臨時廁所,堅持要去賓館上廁所,結果大冷的天,所有的工作人員足足等了她兩個小時!氣得大家都說:“這種演員以后誰還敢用啊!”通過這些人和事,我明白了一個人的成功絕不是偶然的,實力重要,做人更重要。

  剛做替身演員的時候,我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大二學生,但是和形形色色的劇組、明星的接觸,讓我懂得了許多爲人、做事的道理,得以迅速地成長、成熟。而且我的性格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的我是一個很內向、害怕接觸新事物、喜歡按部就班的人。但是做替身演員,輾轉在一個又一個劇組之間,我必須學會和陌生人相處,努力適應新的環境,而且拍攝生活的每一天都充滿了挑戰——今天要你使劍、明天要你使槍、后天讓你使棍,但是你可能從來就沒練過棍術,那怎麽辦呢?你總不能說我使不了,所以只有硬著頭皮去練,這樣的事情多了,我漸漸成了一個不懼怕困難、處變不驚的人,我想這對我的一生都是有所幫助的吧!記得有一次遇見袁和平導演,他對我說:“你的變化真大啊!”

  我知道,替身演員這個工作我不可能做一輩子,所以現在的我對劇組生活會特別留戀,每一部戲要接近尾聲的時候,我都會特別怅然,會想:要是這部戲能一直拍下去,永遠不散,那該多好啊!讓我覺得安慰的是,不管將來我做什麽,從事替身演員的這段充滿了新鮮、快樂、艱辛和淚水的生涯,無疑將是我生命中最爲精彩和寶貴的青春記憶。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