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科學幻想]

崇拜

[複製連接]
查看: 71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17 09:40:05

我沒有想過會遇到他。
更準確的說法是我以為我不會遇到在螢幕上會出現的人。

我記得那天我正要下班回家時搭的那班捷運,
人沒有想像中的多,但有位子都被坐滿了。

他看見我進了捷運後就起了身,示意讓我坐。
我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戴著帽子口罩,卻遮不住他迷人的眼睛。

我對著他笑了,對著他說:「我看起來像懷孕嗎?」

而他用著迷人的微笑搖搖頭,雖然我只看到他的眼睛。
那眼神似曾相似,而我也是在之後才知道似曾相似的原因。

最後座位讓一個大嬸坐了下去,而他則是愣在當下。
我止不住的笑意讓我在車廂笑了整個路途。

他留下了賴,在他下車之前。
就在我按下加入之後我才能好好的看到他整張臉。

我看著賴上的大頭貼深感驚訝,轉頭望向即將下車的他。
他揮揮手,拿下了口罩對我微笑。
我則是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

「妳看過我嗎?」是他下車後傳來的第一句話。

而我仍處在驚恐當中。




老實說我是他的影迷。
我也曾經因為他而進過戲院看了幾部爛片。
我不會說是他的問題,因為國片的問題太多了。
反正看他帥帥的樣子已經是我心滿意足的願望。

剛開始我們就聊的像是熟識已久。
雖然對於過往的緋聞我還是不敢啟齒,總覺得有些冒昧。

我知道他最喜歡的作品不是最近那部宣傳預告打得火紅的院線,
而是剛出道那是拍的小品電影。

他總是說著喜歡簡單就好。
所以他才會自己搭捷運,逛夜市,然後開著普通的轎車。

他和我想像中得很不同,卻又無違和感。

我以為像他這種人通常都是在泡夜店,喝酒呼麻放蕩生活。
或是跟女明星、小模,妳上我我上妳的。

雖然我也不知道他準確的生活,畢竟他也只是口頭說說而已。
我沒有問他為甚麼想認識我,這或許也沒有那麼重要。

他給我的感覺是矛盾的,一種危險,卻又單純的美好。
矛盾,卻不衝突。

事實上我還記得我的角色是影迷,雖然他跟我說有這個帳號的都當作朋友。
不過男人的話我都習慣打三折,所以只是婉約的陪陪笑。

在認識的第四天,我被他帶了回家。
期間我們聊了工作,事業,感情,家人,無所不談。

我甚至有一度忘記我是他影迷這件事情。
雖然整件事情離奇到連我這種單純的女人都會覺得詭異。

他問我要不要參觀房間,現在想起來這還真是蠢到破表的理由。
他吻上我的時候我是跳開的。

我不討厭,我必須說我不討厭他吻上我這感覺。
只是這是一種很虛浮的感受。

我正在跟我的偶像接吻,一種美夢成真的感覺。
就是因為這樣的感覺太美好導致我跳了起來。

我沈默沒有說話,他也顯得有些尷尬。
我坐在床上,然後看著他在旁邊有點懊悔的表情。

「我不想這樣。」我終於開了口說。

「抱歉。」他有點尷尬的笑了笑。
「有點控制不住。」他抓了抓頭。

「為甚麼是我。」老實說,我其實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妳很特別。」

「才認識第四天你跟我說我很特別?」

「摁...」他看著我,然後點點頭。

「何已見得...」

「我不知道。」他呆呆的看著我,我以為這裡有什麼攝影機之類的因為他的表情太迷人。

「我不是你想像那麼隨便的人,也許你生活圈都是這樣但很抱歉我不是。」我說完我就轉
身拿起包包離開,這是一個很失敗的第一次見面,我不否認。

回到家後我沒有多說些什麼,也讓賴一直閃著。
手賤拿起手機瀏覽了一下,無非就是對我道歉之類的話。

不過我卻找不到我該生氣的原因在哪,可能我就是容易氣消的人吧。
又或者是仍然對著那個吻有點眷戀,誰知道。





我和他仍然保持著朋友關係,不過他收斂了很多。
雖然偶爾還是有言語的曖昧玩笑,但他的確是有在改變。

我知道他對我有好感,而我其實也是一樣的情況。
只是他的行為讓我收斂了很多。

我會看著他的粉絲專頁,他的微博上的那些迷妹們吃醋,雖然我其實是一份子。
我會想著他在跟我聊天的同時,又跟其他女人有怎樣的曖昧關係。

他是個很貼心的人我不否認,但是卻又同時讓我沒有安全感到爆炸。
因為他是個偶像名人,是一種公眾的存在。

而我只是小小的影迷。

我知道他會有意無意的說些想我,或者是叫著我傻瓜。
那些東西很親密,至少我是這麼覺得。

對於一個見過兩次面的女人就說這些話我是很驚訝的。
畢竟沒有完全熟悉就說這些話,就像是說謊一樣。

我只是他萬千粉絲中的其中之一,何必如此對我,我也不懂。



開始心軟甚至相信的時候是那時候颱風天下了大雨,然後他出現在公司樓下等我。
他前一秒才說要去廠商活動,下一秒就問我要下班了沒。

坐在車上的我心情是複雜的,我不懂他為何要這樣對我。
我不相信他的粉絲裡面沒有比我更美的,在那圈子的人個個在爭奇鬥艷。
我不知道他對我好的原因在哪,我很困惑。

「為甚麼,要對我好?」我沒有看他,我的眼神在窗外徘徊。

「不然有誰可以代替我對妳好嘛?」他說。

「我不是那意思。」

「我知道。」

「我們認識一個月,見面次數也不多,更何況我也不瞭解你,你的粉絲很多,何必找我這
樣平凡的女人?」

「因為...就是妳很平凡吧。」

他說完話的時候我轉過去看著他,那時在停紅燈,而他的臉就這樣到我面前,將我吻了下
去。這次我有好好閉上眼睛,但我的心情仍是忐忑。

一直到綠燈,後面的車子發出的喇叭聲才讓我驚醒。
我不明白我此時此刻的心情是如何,有點在懸崖邊上的刺激感。

車子一路開回他家,而其實我是知道的。
我沒有多說什麼抗拒的話,反而有一種既然都這樣了那就這樣吧的豁達心態。

他將我帶到房間後沒有像之前那樣猴急,反而是我們兩個人躺在床上我看你你看我。
我不敢問他為何沒有動作,這樣有點多餘。

他只是捏了我的臉頰然後對我笑著。
而我很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因為他的笑容真得太犯規。

「不去活動,沒關係嗎?」我說,試圖打破尷尬。

「所以妳沒看到我沒有打開手機嘛?」他笑著。

「那你要去嗎,這樣不好。」

「因為我想要妳相信我,卻不知道怎麼做。」他說完,我沈默了。



「為甚麼,要對我這麼好?我只是萬中之一。」良久,我才開口。

「因為妳,是萬中選一。」他笑著,將我抱住。

他的吻讓我融化,雖然理智告訴我這樣不好。
他的唇讓我心動,雖然理智告訴我這樣不好。
我將他衣服脫下,雖然理智告訴我這樣不好。
他將我內衣解下,雖然理智告訴我這樣不好。

而理智,早就被我忘記了。

在他進入我身體以前,我雙手捧著他的臉。
我不敢想像美夢成真的感覺,只覺得天旋地轉。

「你只有我嗎?」我說。

「摁。」他點頭。

「以後,也可以只有我嗎?」我幾乎是要哭了出來。

「好。」

我身體隨著他搖擺,讓他的體溫溫暖著我。
我激烈的呻吟讓他更加賣力的扭動他的腰。

「給我...」我試用著渴求的眼神看著他。

那時間我忘記了這男人多危險,我只記得他一下又一下進入我的身體。
我也忘記自己只是小小影迷,只記得他的汗水是這樣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我的腰上。

「全部...都給我。」我在他耳邊盡情的呻吟。

而他也在最後衝刺後將全部給了我。
我意識空白了幾秒,讓他趴在我的身上喘息。

「我真的很喜歡妳,瑜軒。」他看著我,用著迷濛的眼神對我說。




請原諒我的小劇場再度開啟。
特別是在我和他有更深一層關係的時候。

我是之後和同事提起我才發現原來我做了什麼事情。
言簡意賅的就是我跟我的偶像上床,然後他說他喜歡我。

然後這居然是在一個月內發生的事情,好樣的。
同事很淡然的跟我說了我傻之後就回座位乖乖處理公事,留我一人。

和他的相處其實沒有改變多少,就是親暱的話會變得比較多。
我是沒有反感,只是還是有很多不安全感。
女人這種生物就是很多不安全感組成的,特別對象是這樣有名的帥男人。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其實我們的相處是甜蜜的。
偶爾全副武裝的去逛夜市看電影,偶爾就在家聊八卦看他的新聞打發時間。

我知道他很忙,所以在空閒的時間我總是會找事情做。
剩餘的時間就是想著我和他之間的關係。

我其實不懂我到底愛不愛他,我很誠實的說。
對於他的感覺,更像是一種崇拜,一種仰慕。

但是愈和他相處之後就愈加改觀,我漸漸發現那些不為人知的他。

擺設簡單的房間,沒有多餘的雜物,就像是他的簡潔個性。
他總是很貼心的幫我設想周到,而表面上卻又裝的不以為意。
有時他喜歡依賴著我,喜歡我叫他起床,喜歡聽我的聲音。
喜歡問我他今天出席活動的訪問有沒有很帥。
習慣打通電話告訴我現在在哪,努力的給我安全感。

我真的認為我很幸運,老實說。

在一起的第三個月我就搬到他家裡住。

「這樣我才能好好照顧妳啊。」

看來我是好哄的女人。



如果不是那陣急促的敲門聲和門鈴聲我不會從他的肩膀上轉醒。
我開了門看著那個女人,而那女人也用同樣的表情看著我。
我知道她是誰,嚴格的說我也在螢幕上看過她。
她比電視上看起來更矮,妝更濃,這點我必須說。

「算了,我不是挺意外。」她用了鄙夷的眼神看著我,完這句話,就進來房子內。

聽見吵雜聲的他走出寢室的門,然後看見了那個女人。
我可以從他眼中看到驚訝,因為他看著我的眼神是無助。

「這又是誰?」那個女人進了門就點根菸坐下,然後指著我對著他說。

「關妳屁事。」

「裝乖?以前可不是一個女人就能讓你滿足的。」那女人高聲的笑著。

「滾。」

「唷,我親愛的小哲哲,什麼時候這麼煞氣逼人了?」那女人站了起來,對著他吐了滿臉
的煙。

「我們分手了。」他冷淡著說著。

「你求我回來的。」那女人的食指劃著他的臉頰。

「再不走我會報警。」他低下了頭,下了最後通牒。

「呵,總有天他會露出面目的。」我不知道那女人在對誰說話,不過看來應該是剛才被當
空氣的我。

那女人就這樣穿上高跟鞋,然後出了門口,在關上門之前還用著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我。
好像總有一天我會知道的眼神。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的心情是複雜的。
他在講什麼我沒在聽。
不是不想聽,是有點聽不進去。

我看著他紅著眼眶,我很心疼。
但是我沒辦法面對這樣的關係,這樣信任的瓦解。

我這才知道原來我一直抗拒的原因不是因為他的人。
而是因為他所處的位置。

我的確是在意那女人離去前的那句話。
更何況我不想知道他以前做了些什麼,雖然人都有過去。

我知道他在道歉,可是我不知道他道歉的原因是什麼。
他沒做錯事,是我自己自卑感作祟。

我收拾了自己的東西,然後拿起了行李就這樣走了出門。
我可以看見他的失望,而在電梯裡的鏡子,我也看見我自己的無助。

也許吧,我就是一個沒自信又軟弱的人。
特別是對於自己在乎的,更怕失去。



我是哭著回家的。
特別是在電話響了幾通之後,他留在賴上面的那些話。

嚴格的說,那只是一張圖片。



我的眼淚就這樣滴落在手機螢幕上。
桌布是我們的合照,現在卻是有些諷刺的對比。

我的確是懦弱的不可逃,卻又不知道從何相信起。

我拿出了筆記本,卻提不起筆。
我想說些什麼給他,卻只寫出了對不起。

他撥了電話給我,而這次我接起。

「妳願意相信我嗎?」他說。

「我不知道,該拿什麼相信。」

電話那頭的他沈默著,空氣凝結。
我抱著電話,我知道只要他說出我愛你這類的話我就會心軟,但是這不是我想要的。

「瑜軒,妳很特別。」

「你除了說很特別還有什麼。」

「我...」

我不給他解釋的機會,而其實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的軟弱。
所以我掛上了電話,說了句對不起。


如果可以,我寧可是那個在臉書按讚的人,
而不是在你的晚安吻後,香甜的睡在你肩膀的人。


我知道我可以很幸福,但是我不知道我沒有勇氣。
我寫下了我的心情,接著讓情緒沈澱。




也許完美的本身,就讓人會更在意失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