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科學幻想]

完美

[複製連接]
查看: 110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16 09:35:05

這本來該是好好的交往三週年紀念日,沒想到依然是在吵架中收場。
應該在浪漫的汽車旅館度過美好的兩人夜晚,
但是花了半天經心打扮的裝扮,就在加班兩個字中宣告白費力氣。

我想我是該成熟點的,但還是無法克制的怨懟了一下。
結果就是冷戰了三天,雙方都賭氣不說話。

我知道我是要扮演好貼心的女朋友角色,
說些沒關係我很好反正下次還有機會,還有很多很多個週年的無意義屁話。
但我脫口而出的是到底要放我幾次鳥你才甘願,這種隔天起床就會忘記的氣話。

無所謂,三天就三天。
雖然後來低著頭說對不起我該體諒你的人是我,
但是我知道有些東西在緩緩變化中。

我無法準確的說那是什麼,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

我們不可能像以前一樣了。





嚴格的說,豐育對我不算太差。
就以我好姐妹的評價來說豐育可以說是她們的上等菜。

要經濟能力有經濟能力,要外表有外表,要身材有身材,
甚至是私密一點的性能力都讓我深感著迷。

雖然說追到手以前跟以後本來就會有差異,
但是豐育對我倒是一直都很體貼和關心。

我知道我已經擁有很多,但人本來就不是知足的動物。

在被寵壞之後,價值觀開始偏差,
接著就是我索求無度,無論是性、錢、或是疼愛。

所以導致了分手半年這件事。
豐育提的,很委婉的說我覺得我們該冷靜一陣子那種。

復合我提的,
在那次我跟姊妹跑去夜店狂歡喝個爛醉的時候拿起電話一直哭。
說也奇怪的我那天晚上就出現在豐育床上然後跟他一起翻滾床單棉被。

總而言之,
隔天早上起床我躺在他肩膀上抱著他問他要不要復合的時候,
他就說了句好,接著起床上班去了。

我有特別檢查了一下他的房間發現沒有其他女人的東西我才放下心。
我知道這樣滿自私的,我從來不否認這件事情。

復合之後日子依然往常,
我有試著去改變自己以往的公主病。

但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除了再次陷入泥沼之外又開始分分合合的過了些日子。

一直到那次溫柔著稱的豐育對我大吼說妳到底想怎樣的時候我才發現事態嚴重。
但到那時候我就已經發現我們之間少了些什麼,
好像有個東西不見的感覺。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跟姊妹淘陳述這些的時候,很沒有意外的都把所有問題導向到我身上。
我最好的姐妹閔琪還很當仁不讓的站了出來說準備接收豐育,
一直到我青了她一眼她才乖乖坐下。

「為甚麼妳們總覺得他很好?」

「拜託,董事長兒子耶,嫁過去榮華富貴在等妳。」閔琪當然先開口。

「重點是有錢就算了還是標準的高富帥身材好,有什麼好挑剔?」在旁邊的小可也開口。

「錢很重要啊但我也沒那麼勢利眼好嘛。」我說完之後她們都用鄙夷的眼神看著我。
「而且他爸要他從最辛苦的部門做起耶常常加班有的沒的。」我補了一句。

「妳知不知道妳根本被養成公主病?」小可開了口。

「我知道啊,但是我有在改。」

「那妳覺得他哪裡不好?」閔琪說,這問題讓我有點困擾。

「好像...也沒有。」

「所以我才說我不懂妳。」

「覺得好像沒有戀愛的感覺吧。」

「都這麼久了還希望有熱戀的感覺?至少沒有交往前後差異很大就好啊。」

「我不知道,總覺得少了什麼東西。」

「反正妳不要我就要去接收。」敏琪說,我捏了她臉頰,然後將話題帶到最近的八卦話題
上結束了我的感情習題。

我本來就沒寄望那幾個八婆能解決我什麼,
她們骨子里根本只看到錢錢錢,帥帥帥,然後就沒了。



在吵架的那三天我很沒意外的被她們抓去夜店。
然後又是在吵雜的環境跟陌生人扭來扭去,其實我根本不知道這樣哪裡好玩。

我一個人站在角落,然後看著手機發呆。
也許我該跟豐育講些什麼,但那之後呢?
又回到過往的生活?然後繼續這樣分分合合的?

「很吵是吧。」一個男人就這樣走過來我身邊,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讓我忍不住多吸了幾
口。

「嗯。」我不知道該回他什麼,所以尷尬的笑了笑。

「被抓來的?」他說,在黑暗中他的側臉異常好看。

「算是。」我想我的表情應該很緊繃。

「真巧,我也是。」他苦笑了一聲。

「不知道為甚麼我心情不好她們都很喜歡抓我到夜店。」我開了話題。

「跟男朋友吵架?」他對著我微笑,我發現他濃眉大眼很加分。

「嗯,習慣了。」

「愛惜自己。」他敲敲我的頭,在夜店做這個舉動很奇怪,但是我卻能感受到他的溫暖,
也許是他的微笑吧我想。

「你又知道我不愛惜了?」我笑了出來,這是這幾天難得的笑容。

「因為我出現在妳眼前囉。」他也笑了出來,聽起來是玩笑但我知道他沒在開玩笑。

「少臭美了。」我故意撇過頭,裝得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讓妳美好一個晚上吧。」他牽起我的手,而這舉動讓我有些驚訝,這樣主動的男人除了
他極度有自信以外不然就是神經病,又或者兩著皆是。

我沒有抗拒的被他牽著,然後也很沒抗拒的上了他的車。
雖然不是我習慣的進口車。

「我沒多喝,請放心。」

「就是喝了不少的意思。」我調侃著他。

「真是伶牙俐齒。」他轉頭看著我笑了。

「彼此彼此。」

一路上他沒多說話,只是打開車窗讓風吹進車內。
偶爾會哼著歌,是輕快的節奏。

我壓根沒想過我會被帶去哪。
他家?汽旅?又或是無人的墓仔埔?

但是我沒有排斥的心情,無論如何總比待在那吵雜的舞池還要好。

車子一路上遠離市區,往著濱海方向前進。
我看著一盞一盞的路燈往後飛逝,然後沈澱著內心。

我坐在不知名的男人車上,這讓我對自己笑了出來。
哪天我被抓去賣可能還幫忙數錢。

「到了。」他停下車子,表情一派輕鬆。

我知道這裡是哪裡,因為我聞到濃濃的海味。
我跟著他上了提防,然後看著月光下的大海。

「本來今晚想一個人來,後來想想這樣真寂寞就跟著去夜店了。」

「你跟女朋友吵架?」不知怎麼的,我居然開始在意他有沒有女朋友這件事情。

「有得吵架還算好的呢。」他有點苦笑的意味。

「也是。」

「冷嗎?」還沒等我回答,他就將我手牽起。
一股暖流就這樣注入身體,不知道是生理還是心理。

「我有男朋友耶。」我是這樣說,但我也沒有放手。

「今天就當作沒有吧。」他對我笑著,淡淡的月光也映照在他的臉上。

我緩慢的將我和豐育的故事講給他聽,我不知道為何我要這麼做。
也許是害怕沒有話題聊天尷尬,又或許是單純覺得眼前這男人很可靠。

我有一句沒一句的講著故事,
講著我和豐育之間的問題,
講到我的姐妹,
講到自己依偎在他的懷裡。

我知道這樣很糟糕,我也很清醒,沒有醉。
我知道我不應該在他吻上我的時候,更用力的回應他。
我知道我不應該在他摟著我的腰呻吟。
我知道我不應該在他脫下我的衣服的時候欲拒還迎。

我知道我不應該,
就這樣跟他做愛然後忘了我有男朋友這件事情。

我跟他做愛了,
一個我從來就不認識的人,
一個冷到發抖的海邊堤防,
一種猶豫不決的心情低潮。


我知道我說的一切原因都會被歸類到藉口,所以我不打算解釋。

在完事後他對我說別吵架了快和好吧讓我發愣了幾秒。
身體很誠實的打了通電話給豐育然後說了聲對不起接著又再次複合。
這有點意味不明,
像是在為了下一次爭吵而合好一樣。

我看著正在開車的他,那個俊俏的側臉,想起他剛剛說的那句話。

「有得吵架還算好的呢。」

也許是,也許不是,誰知道。




姐妹們問起那天的不告而別我總是哈哈帶過,
雖然小可一直強調她看到我跟一個男人走了出去。

跟豐育是復合了,但很淺顯易見的出現了隔閡。
有時候他加班累了或是我跟姊妹出去聚會就各自睡各自的。
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會睡在同一張床上,除此之外沒了。

我的確會想起那個我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
不知為何的總是讓我記憶猶新。

他沒有留下聯絡方式,而我也沒有發瘋到記下他的車牌號碼。
我本來就不抱著太大的期望,畢竟夜店那種地方會遇到怎樣的人我心裡也有底。

話雖如此但是內心卻有些牽掛,
就像是即將癒合的結痂準備剝落的癢在心頭。

而那天不知道是生理期前卵子衝腦,
還是豐育又加班讓我對著床鋪發呆。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就這樣騎著因為豐育嫌危險而久未發動的摩托車出了門。

我照著記憶來到那個堤防,然後看到那台熟悉的車子讓我有些熱淚盈眶。
雖然我根本就不知道該哭什麼。

我看見他的第一句話是嗨又見面了,
畢竟要一個有男朋友的女人說些曖昧的話為免也太難為情。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他配著迷人微笑。

「我想來就來啊。」

「原來公主也會騎摩托車?」我感覺到他在調侃我。

「我還是回家好了。」

「哈哈,想我的意思?」

「閉嘴。」我瞪了他一眼,不知道他有沒有看見,不過他的確是老實的住嘴了。

我坐在他身邊,這次他很安份,並沒有問我冷不冷就牽起我的手。
而我驚訝的居然是我小小的失望了一下。

「怎麼了?又跟男朋友吵架?」許久,他才開了口。

「沒,想你。」我可以預知到他會驚訝的看著我,所以我沒有轉頭。

只是他沒有驚訝,而是苦笑了一聲。

「我不碰有男朋友的女人。」

「你早就碰了還想賴。」

「那天是當做沒有。」

「所以你就是擺明想玩玩而已。」

「並不是。」

「不然呢?」

「我說了,就只是給妳一個美好的夜晚而已。」

「但你沒說這個夜晚會讓我再三掛念。」

他笑著看我,似乎對我的認真有些訝異。
我沒有多做反應,但我知道做為一個有男朋友的女人這樣很糟糕。

「找到妳的靈魂,再來跟我說吧。」他淡淡的說著,然後對著大海點起了菸。

我有些不解的看著他,似乎不懂找到靈魂的含意。
我走下了堤防,到了摩托車上。
他回頭看著我,然後拿起菸吸了一口。

「我叫勵武。」

「姿婷。」

「完美只是邁向理想的動力,而不是理想的最後模樣。」他對前方吐了一口菸。




我不知道我現在這樣分分合合的算不算在談戀愛,
但我知道我想要的理想樣子不是這樣。

於是我找了一天,
好好的對著豐育說我們應該聊聊。

他看著我的眼神嚴肅,也跟著正經起來。

「怎麼了。」他說。

「我想我們不該再這樣下去了。」

豐育陷入了很長很長的沈默。
一直到我都以為時間是靜止的時候,豐育才開了口。

「妳想表達什麼?」

「我覺得,我們之間已經不再有愛了。」當我說出口的時候,眼淚也跟著滴落。

「嗯。」對於豐育的冷淡我是有點慌張的。

「我不想再繼續這樣吵了又合,合了又吵,像是沒有盡頭一樣。」

「我對妳不好嗎?」

「不,你對我很好。我只是找不到再愛你的原因了。」

「為甚麼妳不想想這些日子是誰包容妳的一切?」豐育幾乎是吼了起來。
「想要什麼就有什麼,當著公主,哪一次不是我包容著妳?」
「妳想吵就吵,想複合就複合,哪一次有真的改變?」

「我想你把我想的太不像我了。」我擦乾了眼淚。
「也許人人稱羨的也不一定有所謂幸福美滿。」

豐育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就這樣驚恐的看著他。
他脫下褲子不顧三七二十一的就進入我的身體,

「為什麼,我這麼愛妳,對妳好,妳還要這樣對我。」豐育一邊的進入我身體一邊吼著。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幾近瘋狂,而我卻只能哭泣。

一段感情的變質終究不是一個人的錯誤。
應該說感情就是這樣,沒有對錯。

我感受到他動作的停止,和在我肩膀上的眼淚。
我很心疼,卻又於事無補。

曾幾何時我們的裂縫已經大到深不可測,
就連再完美的所有都無法填滿。

我輕拍著他的肩膀,然後淡淡的說了聲對不起。
接著穿起衣服外套,坐上了摩托車。

就只是回到沒有豐育以前的生活而已。
不是公主,不用專車接送,沒有一客貴死人的餐點。

我插入鑰匙將引擎發動。
我不知道靈魂回來了沒,因為我得腦袋仍然空洞。

又是泛黃的路燈往後飛逝的景象,
我看著儀錶板的時速往上攀升。

「找到妳的靈魂,再跟我說吧。」

我想起了這句話,
然後想到那個叫做勵武的人。
想起了那昏暗月光下的側臉,
想起了那手掌心的溫度,
想起了他點起的那根菸。

想起了那個變得愛慕虛榮的自己,
想起了那些爭吵時所流下的淚,
想起了那些完美背後的不完美。










「完美只是邁向理想的動力,而不是理想最後的樣子。」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