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7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17 09:40:05

本篇最後由 yingman 於 2016-9-2 15:01 編輯

分手時每個人都對我說沒關係下一個會更好,

只有身邊那個北爛說不造口業的幽幽看著我:

「下一個未必……你知道的。」

我生氣的巴了他的頭,

點燃人生中第一根菸。





失戀就要抽菸跟女生失戀就要剪頭髮應該是同樣的概念,

我慎重的深吸一口,

覺得自己好像在進行某種儀式,

心裡預期會跨過什麼好讓我不停留在過去,

但吐出煙霧的同時,

我當然沒有前進到下一個時空更看不到什麼未來。

而且菸真的很臭,幹。

強烈的空虛感順著冷風貼上皮膚,

我抄起啤酒狂灌。



耳邊傳來北爛從剛剛就登個不停的神抄之塔音效,

「喝快一點,好冷,我想回家睡覺。」

北爛頭也沒�的說著,激昂的戰鬥音效搭配平板的語調,

那一瞬間我真的只想把北爛踹下河堤。

拎北失戀耶幹!一副是約在85度c喝飲料講屁話的聚會可以隨便解散。




淩晨三點我們和一手啤酒坐在河邊,

黑夜中只剩北爛的手機光亮還有令人暴躁的登登登,

仔細聽其實還有河水流動的聲音,

聽起來很寂寞的那種。

我閉眼試圖在腦海中尋找別於這些的光亮,

一種應該早該豁達而不是沈浸頹廢的力量,

可是怎麼想都只想到前女友的笑,

哦交往不到兩個月一分手馬上牽著別人的手甜蜜的那種笑。

分手理由其實很瞎,

因為我不會騎車。

我看著她笑吟吟上了學長的機車後座,

心想她是不是也上了他的床。

明明很爛,全世界都知道,

我卻還是無法逃脫。

衝著黑夜大喊操你媽,

最後還是只能窩囊鬱悶的喝酒。




「你為什麼要玩盜版遊戲?」

清脆的女聲隨嬌小的身影竄進我跟北爛之間,

我嚇得差點摔下河堤大罵了聲幹,

可是北爛只是�頭瞟了旁邊身影一眼,

說了句干妳屁事又繼續登登登。

我還驚魂未定,

那道身影已經轉向我,

「欸菸可不可以借我抽一口?」

她盯著我沒熄掉的菸,

我想也不想的拒絕。

「不要。」

「為什麼?」

「我有潔癖。」

「那你給我新的。」

「不要。」

「為什麼?」

「菸很貴。」


「你一定沒有女朋友,小氣鬼。」


我不爽的瞪著她,

只見她一頭只到耳下的短髮,

臉小小的顯得她眼睛好大,

睫毛從側邊看起來又翹又長,

摸著良心說應該是個正妹,

可惜是個跟北爛一樣北爛的北爛。

但這個瞬間我其實覺得很欣慰,

因為我最近一定不會更衰,

誰失戀像我一樣還莫名被嗆,

幹!




「我失戀了,因為他很愛抽菸,

我討厭他抽菸,所以被甩了。」她兀自說著。

嗯。理由跟我的一樣瞎。

我沒打算搭話靜靜喝著酒。

「跟你們說哦!我也是來買醉的。」

然後我看著她從白色提袋裡拿出一瓶水果酒,

我噗的把嘴裡的液體都噴出口,

心想這傢夥是幽默還是頭殼壞?

北爛也�頭越過她望著我用表情問我們是不是遇到神經病。

我決定不理她繼續思考自己的未來。

不到幾分鐘身旁的嬌小身軀咚的往我倒來,

我驚慌的拍了拍她的臉毫無反應,

幸好伸手在她鼻間探到氣息。

「幹現在要怎麼辦?」

我崩潰的問北爛。


北爛看看我們,

「帶回家啊。」

然後他收起手機跳下河堤走到摩托車旁上車發動,

一氣呵成不拖泥帶水到我完全忘記阻止他。

「我不能載女生琪琪會生氣所以你抱她回家反正不遠掰。」

一個停頓都沒有的說完北爛馬上長揚而去。

我除了幹字別無他想,

這算什麼另類撿屍!

我盤算著直接將她丟到河裡的可行性,

卻在月光下看見她巴掌大的臉上有未乾的淚痕,

最後我橫抱起她輕到不可思議的身軀,

緩慢走在看起來也孤寂的街燈下。




抱著她我連鑰匙都無法拿,

我在門口大喊北爛,

半晌他才睡眼惺忪的開了門,

我怒氣值集滿的撞開他進入客廳:

「讓她睡你那我要跟琪琪說你帶女人回家。」

要毀掉一個人最高境界就是不假自己之手。


一聽到這句話北爛瞬間清醒,

利用身體優勢越過我然後替我開了房門又瞬間躲回房間,

聽到他房門上鎖的瞬間我用力踹上一腳。



我走回房間把她拋到床上想也不想的就進了浴室洗澡。

出來後那個嬌小的身軀一臉迷濛的坐在床上。


「我也要洗澡。」

我狐疑的盯著她想看出她有幾分清醒,

「去啊。」

「幫我洗,我睏。」

她伸手就開始脫起上衣,

在她準備解開內衣扣的時候我慌忙衝到她身邊阻止她,

是不是她一脫光就會有一堆黑衣男子衝上來瘋狂拍照要我拿出一百萬不然就告到我脫褲。

然後她的身子又往我倒來,

這次只隔著內衣,

粉色蕾絲就貼在我胸口上,

柔柔軟軟害我雞雞硬硬。

此時我還抓著她細嫩的手,

不知情的人一定以為我要迷姦她。


「欸幹妳醒醒啊。」

我把她推回床上用力拍到她臉頰都紅了也沒得到反應,

最後我決定把她推到角落,

反正很不佔空間,

然後衝到廁所尻了一槍後背著她睡。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欸變態起床。」

睡夢中我感受到我的帥臉正遭受攻擊,

一睜眼就看到這個母的北爛坐在我身上狂拍我的臉頰。

「幹!」我反射性的退後,後腦勺正撞牆壁,我想也不想的又幹了一聲。

她俐落翻身到我身旁哈哈大笑,

「變態帶我去吃早餐。」

「妳他媽的幹嘛一直叫我變態,

我要是真的變態妳以為妳可以坐在著笑我膩?」

「那為什麼我沒有穿衣服?」

「拜託那是妳自己脫的!」

「喔,那你為什麼不幫我穿回去。」

我一時間愣住,

然後她又開始哈哈大笑邊穿起自己的衣服,

「帶我去吃早餐我就原諒你。」

「我不會騎車。」

「那就用走的啊。」

我覺得這一切北爛至極,

最可怕的是我帶著她走到早餐店才開始回神我度過多荒唐的一晚。

她好像餓了很久一樣,

小小的嘴像松鼠一樣塞滿了食物。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馬上又板起臉,

這是失戀以來我第一次笑,

而且還是為了第二個北爛,

我太瞧不起自己了。

「欸。」她放下食物嘴裡還是不停細嚼慢嚥著。「你笑起來很好看,多笑一點,髒話少講
一些。」

我學北爛冷冷回她一句干妳屁事。

一小時後她終於喝完最後一口鮮奶茶,

我起身準備結帳,

她卻伸手阻止了我。

「幹嘛,讓女生付錢很丟臉,走開。」

「不用付啊。」

「妳想被抓去關嗎?」

「這我家開的。」

我才知道這家我最愛的早餐店總是叫我帥哥的親切美麗阿姨竟然是這個北爛的媽媽。

真實是命運捉弄人好竹出歹筍啊!

「我請你吃一個禮拜早餐,

你不要跟我媽說我失戀喝酒的事情。」

我還在感嘆阿姨人這麼好女兒卻這麼北爛時她突然開口求我,

我逮到機會就開始北爛。

「蛤是哦可是我現在就超想講耶!」

我一邊抖著腳一邊賤賤的笑。

「哦去啊我要跟我媽說你昨天睡了我。」

她回我一個欠揍的笑容。


然後我就天天報到吃了她一個禮拜早餐。

吃到知道她小我一歲,

知道她叫瑞瑞,

知道她失戀天數跟我一樣長,

知道她的line帳號然後天天聊天。

一開始聊彼此情傷一起咒罵,

到後來聊星座聊興趣才發現我們非常像,

聊到最後我好像被制約,

開始會期待她已讀開始期待她又說出什麼北爛話。


撇除第一天的荒誕不經,

她其實是很可愛的人,

是個性不是外表的那種可愛,

雖然她也長得很是我的菜。



有天我帶北爛去吃早餐,

看到我跟瑞瑞熟稔的聊天,

北爛大口咬著卡啦雞腿堡問我:

「她就是你的下一個嗎?」

我作勢打他,

心裡卻因為這句話震了一下。


認識瑞瑞以後我就很少想起那個讓我以為會痛到死掉的女人,

更別提跟她聊天其實我都在笑,

笑得很爽笑得北爛都覺得我在發春,

意識到自己是不是喜歡上她,

我害怕的開始對她冷淡,

刻意不去吃她家早餐刻意假裝很忙刻意已讀不回,

喜歡哪能這麼快?這一定是錯覺吧。

可是疏遠她的這些日子裡我卻不斷想起她。


然後有天打開房門,

她就坐在我床上,

穿著第一次那件粉紅色蕾絲內衣。

我第一個瞬間想到一定是北爛放她進來。

我還沒開口說半句話下一秒她就哭了,

哭得像個小孩那種哭,

我嚇得不知如何是好,

只好放下背包坐到她身旁,

然後用被子裹著她。

「怎麼啦?」我儘可能溫柔的問她,

看到她其實很開心,

但我沒料到她會哭成這樣。

「俊逸說你其實根本不忙,

每天在家裡打積分而且一直輸一直輸,

你為什麼要躲我,

你是不是討厭我?」一口氣說完她又哇的大哭,

我拍著她的背邊想起她口中的俊逸是北爛的本名。


「我沒有討厭妳。」

「所以你喜歡我嗎?」

我反射性的點點頭,

下一秒她被淚水沾濕的臉貼上我的,

軟軟的唇也濕濕的。

我伸手摟住她,

被子滑落露出她的內衣,

像上次一樣,

她柔軟的胸貼住我的胸膛,

我又無法克制的硬。

「等等,喜歡不一定要上床。」

我吻著邊試圖拉回彼此的理智。

「可是我想。」

下一刻我將她推倒,

舌頭探進她小小的嘴品嚐她,

她甜得像是她愛喝的鮮奶茶,

濃郁卻不膩人。

我輕輕撫摸她纖細的手臂,

光是這樣她就開始呻吟,

接著我吻上她的鎖骨,

手繞到她背後解開束縛,

瘦小卻有著不成比例的豐滿胸部,

我驚喜的揉捏著,

她滿臉羞紅,

乳尖也紅潤挺著,

我含住舔弄,

幸好房間隔音很好,

不然北爛一定會故意衝過來敲門。

我用指腹貼在她柔嫩的核心上,

她難以忍受的夾緊雙腿呻吟,

當我碰到那一片濕,

忍不住又吻住了她。

我不確定的將肉棒抵在洞口,

她卻用力夾緊我示意我進入。

我克制不住的挺進,

在她的包覆下感到無比的滿足,

我律動著,

偶爾加快她就失控呻吟。

「可以試看看別的姿勢嗎?」

她好嬌小,

我一直想試看看……

她眼神迷濛的點點頭,

然後我站起身來一把將她抱起,

對準洞口然後抱著她上下抽動,

每一下都深深到底,

那種難以形容的舒服我一定一輩子難忘。

最後,

我們在傳教士體位下雙雙到達巔峰。





「欸你會對我負責吧?不負責就跟我媽講。」

瑞瑞趴在我身上,

長長許多的頭髮搔著我的鼻間。

我撥開她的頭髮抱緊她,

「是妳要對我負責吧!」

「好,

我請你吃一輩子早餐!」

「不要,我哪有這麼好打發。」

「可是吃不飽還可以吃我啊。」
說完她的臉比剛剛高潮時還紅,

我邪惡笑著將她再次壓到身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