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科學幻想]

回到過去

[複製連接]
查看: 215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11 21:11:42

老實說起床之後看著鬧鐘在六點半響起,讓我非常驚訝。
我看著它發愣,然後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沒有意外的我昨天是設在七點半,因為十點有個meeting。
但現在的場景讓我想起學生時期的起床模樣,
沒意外等等老媽會敲門把摺好的制服放在我的床上接著叫我起床。

「叩叩。」敲門聲響起,老媽進來將制服放在床上,接著看了我一眼發現我已經起床了。

「築雅,起床了呀?快點起來換衣服吧。」

「媽?」這有點離奇,昨天晚上我才剛和遠在高雄老家的媽視訊完,現在怎麼會在我房間
?不對,等等,這裡的確是我在老家的房間,這是怎麼回事?

「築雅,我早餐放在桌上了,等等記得帶著。」媽摸了我的臉,那溫度異常真實。

我帶著疑惑起床,刷牙洗臉整理一下,接著看床上那件高中制服發愁。
雖然我的疑問很多,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我是不是還能塞進高中制服裡。

我套上裙子發現還有點鬆,循著記憶將褲頭反了幾折,讓長度剛好可以露到大腿。
當我正歡天喜地的慶賀我身材沒走樣的時候老媽走了進來,
看見我的裙子長度不禁皺起眉頭,小碎念了幾句。

「媽,我去上課了。」我親了她的臉頰,看見她臉上的驚訝,可能平常冷淡的女兒突然做
這種事情有點不適應,讓她愣在當下。

「築雅...小心安全喔。」老媽摸著她的臉頰,有點害羞的笑著。

「知道了。」我背起書包,然後拿了早餐就這樣出門。

感覺就像是過往的習慣生活一樣,好像沒有特別的地方。
然後等我搭上校車之後我才覺得有點詭異。

我今天不是應該十點要去開會,接著追著客戶跑,怎麼會是這樣優閒得搭著車上學?
回憶起昨天晚上,我的確是跟媽視訊之後說明天要開會接著就躺上床睡覺,
又怎麼會今天出現在這時空錯亂的地方?

時空錯亂?

我昨天的確到那個狹小又髒亂的地下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算命師那裡算了命。
不過與其說算命不如說是去聊天的。

在我事情上有困難的時候他總是會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然後半開玩笑的說要找我雙修,
不過每次我都是揍了他幾拳之後他才會開始正經。

不過我必須說他的確是講得還滿準的就是了,
包含我之前在公司的主管同事都可以講到我深深覺得他根本在我們公司上班。

不過最主要的重點是,應該是我跟偉翔的事情,他從來都只有聽,而不發表意見。
這讓我覺得很奇特,很不像他的風格。

「我說大師,你聽我說這麼多關於他的事情,你都不說話,那擺攤幹嘛?」

「騙妳錢啊。」

「......」

「我也要吃飯的啊。」於是我又不顧情面的揍了他。

直到昨天晚上他又再一次問我要不要雙修的時候,
神秘悉悉的拿出所謂的「八度空間」的專輯,說聽了可以回到過去。

「大師,你要騙人也拿點誠意好嗎?」我看了一眼表示我沒有興趣。

「不要小看這張專輯,我跟妳說啊。」

「一片五十,還要丟垃圾桶投錢的那種。」我直接搶過他想說的話。

他的手還放在半空中,模樣有點滑稽。

「總之,裡面那首《回到過去》,就可以讓妳回到過去了。」

「這片賣多少?」

「五十。」

「靠,為啥你不賺?」這讓我有點訝異。

「因為我...副業就是賣唱片的。」

「...」

「總之,每個人都希望能有重新一次回到過去的機會,妳跟那個偉殺小的,既然錯過了,
那妳想不想重來一次試試看?」

「這很不合常理啊大師。」

「唉,妳聽完就知道我法力無邊了。」

於是我拿起了五十元,放在他空蕩的桌子上。

「如果我想回來怎麼辦?」

「就回來啊。」

「靠你到底怎麼在這裡擺攤的?」我起身又揍了他一拳,然後起身離開。

「回來有什麼改變,都是自己的選擇。」他在我轉身後補了一句。

我回頭看他,然後歪著頭的似懂非懂。

「相信自己吧。」

「摁。」

和老媽通過視訊之後我關起燈,準備入睡。
我打開了很久沒有用的音響,將CD放在插槽裡面。

「回到過去,是嗎?」我按下play,然後讓音樂宣洩。

我輕輕的哼著歌,然後想起了偉翔的樣子。
好像是高中吧,第一次遇見他,接著大學,他當兵我出社會,然後到他結婚。
我們之間有了太多太多的情愫,卻又無法相互連結在一起。

而到現在影響最深的男人是他,
心裡頭住的男人是他,
甚至是寂寞自慰時想起的也是他。

聽著音樂,我讓淚水漸漸滑落。
想起三天他的婚禮,幸福得讓我留下眼淚。

多希望那個人是我,對吧。

我嘆了口氣,接著沈沈睡去,然後,就是早晨。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校車停下,外面下著雨,我翻了翻書包發現連傘都沒有。
我坐在位子上,看著同學們都下了車。

「不介意的話。」後方響起了聲音,我轉身一看,王偉翔三個大字清晰的繡在他制服上。
「一起撐傘吧。」他對著我笑,讓我想起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是現在這場景。

我點點頭,然後跟著他走出車外。
一路上我其實是很驚恐的,就像是第一次遇到他那樣。

「妳教室在哪?」

「育德樓。」

「二年九班?」

「摁。」

「我叫偉翔,二年五班。」

「我知道。」我在心裡默念,但我沒說出口。

「到了,下次記得帶傘。」他對著我微笑,就跟那往年的記憶雷同。

「留你的手機給我吧。」我沒忘記,大概十年前我是這樣說得沒錯。

我的心噗通噗通的跳著到了記憶中的教室,
然後看著記憶裡的同學活靈活現的出現在眼前。

那瞬間真是感慨啊,這十年讓我們究竟讓我們變化成何等模樣?
社會將我們的純真抹殺得無影無蹤。

我坐到座位上,然後好姐妹巧茵看我一臉感慨問我怎麼了。

「巧茵因為我知道妳以後會哭著說嫁不出去所以很感慨啊。」我是這樣說的。

「齁,煩捏。」巧茵嘟著嘴說不理我了。

「欸聽說五班那個帥哥今天跟一個女生撐傘進學校耶。」坐我旁邊的毓姍這樣跟我說。

「真的假的?」巧茵一臉心碎的模樣。

「就是我啦...」我很尷尬的說著。

「楊築雅?是妳?」她們兩個人的高分貝音量讓全班都轉過頭來看。

「我今天沒帶傘...」

「巧茵,我們以後搭校車。」毓姍煞有其事的說著。

「說得好,毓姍,我們都還不要帶傘。」巧茵更是嚴肅。

看到她們這樣我都笑了起來,好想永遠都待在這時刻啊。
誰知道她們一個會在畢業後就嫁到國外,一個則是喊著單身萬歲。

而手裡的W995里面存著的是偉翔的手機號碼,
算命師說可以好好的再選擇一次,那我又該怎麼做呢?



隔天起床我可以感受到時間的加快,
因為我起床之後看著書桌的日曆被我劃掉了整整兩個月份。

好像是要拼考試的日子近了,
我忘了問算命師說如果在這裡做什麼改變我回不回的去。

至於跟偉翔的關係就是以龜速進展,
這兩個月我記得好像也只有傳點簡訊問候。

無非就是天氣冷要多穿點打球小心安全功課還好嗎?

會很突然的一起讀書是因為那天圖書館客滿,
我只好到車站附近的摩斯坐坐,沒想到碰巧遇到他在那讀書。

不過我已經經歷過一次,所以走起來駕輕就熟,甚至在幾點會遇到他都瞭若指掌。

我深深的發現我其實並沒有很刻意的做這些事情,
而是潛意識會自己做以前會做的事,
這還滿神奇的,也就是我刻意放空自己也會做會發生的事情。

和他的熟識是在一起讀書之後。

接下來的起床時間沒有變快,日子是一天又一天。
偶爾會和偉翔出去讀書,偶爾則是和毓姍巧茵三個人去補習班度日。

到也沒有不好,時間流逝的很快,日子像快轉一樣,
因為失去過一次所以特別珍惜和每個人相處的時間。

偉翔在某天送我回家之後對我的那個吻,
就開始注定了我們此生的糾結。

那天晚上我是哭著睡著的,
因為從來沒想過原來記憶中那美好的吻,原來比記憶中還要更美好。



我轉醒之後已經習慣看著桌上的日曆,也許我該感謝以前的我會將日子一天一天的劃掉。
我看著我桌上的日曆,接著看見我腳邊的行李,我明白今天是哪天。

我該慶幸我已經度過艱苦的考試,
看來這種具有足以改變人生的重大決定我不會再經歷一次。

不過換句話說,無論我今天過得如何選擇怎樣,我這一生還是會和王偉翔糾纏在一起。

我拖著行李,看見他在我家樓下等著我。
今天是我們約好要去小琉球的日子。

在大學開學之前,我們決定好要好好的玩玩,
因為他選擇留在高雄,而我將北上到台北。
那是我們命運的第一個分歧點。

搭上了船,到了民宿。
我們在房間稍事休息之後就租了車繞繞。

第一次出遠門的我樂得開懷,像隻兔子蹦蹦跳跳的。
和他到處拍照,留下紀念,
雖然是第一次來,但我記憶中已經有了這裡的雛形,
我還記得那幾天我真得很快樂,像是擁有全世界的那樣。

到了晚上回民宿休息之後,他將我抱的緊緊。
我有些緊張,因為我記得他等等會做些什麼事情。
不過說實話,我是有那麼點期待。

在他關上燈之後用力的擁抱著我,然後恣意的狂吻著。
在衣物脫去之後我們依照本能的纏綿著。
我又重新回憶了一次他的溫柔和粗暴,
等到他停止擺動,而我也達到高潮時,我抱著那發燙的身體,留下了眼淚。

「你會陪我一輩子嗎?」女人都會問的話。

「會。」男人都會給的謊言。

我只能緊緊抱著他的身子,卻止不住那襲來的心酸。
動聽的謊言,還是謊言。

而我這時候,最怕的就是天明。




天亮起,我還來不及眷戀他的體溫。
我環顧四周,這裡是我大學因為沒抽到宿舍而在外面租的套房。

旁邊空蕩蕩的,但有換過的男人褲子。
床鋪還有點溫熱,可見男人起床還沒多久。

浴室發出的聲響提醒著我裡面有人,
而我也記憶起這天會是哪天。

「你中午就要走了嗎?」我隔著門板,對浴室說。

「對啊,晚上還有聚會。」

「難得上來,不多陪陪我嗎?」

「有的是機會嘛。」

「摁。」

門開了起來,他精神奕奕的看著我。

「怎麼囉?」他對我的額頭吻了一下。

「我會很想你。」

「等妳回老家,我們再去約會。」他吻了我的唇,也不管我有沒有刷牙。

接著又脫去我的睡衣,然後放肆的在我身體遊走。
但我卻難過的一點也提不起勁。

「怎麼了?」他也看出不對勁。

「不想要,你上來就只是為了做愛。」我淡淡的說著。

「我沒有啊。」

「就只是希望你能多陪我去做點什麼,而不是每次上來都是做愛做愛做愛。」

「摁。」

「你不開心?」

「沒有,我只是覺得做愛也沒什麼不好。」

接著我們陷入了長長的沈默。
偉翔開始整理行李,而我對著浴室裡的鏡子發愣。
誰知道我們以後連做愛的機會都很少了呢,我笑了出來。

那時候的我居然還會為了這種事情難過,
而我身體也很不自覺的留下眼淚。

送他到車站之後我就回家整理,看了日曆,大概可以知道下次醒來會是什麼時候。
不過看了日期,那是我會很希望不想醒來的日子。




我特別早起的原因是要給驚喜,
但並不是為了要提早受到驚駭。

回到老家後放了行李出門,第一個目的地當然是偉翔在外面的房子。
我看見那雙很明顯小了幾號的慢跑鞋,正在猶豫該不該開門。

應該說開不開門都無所謂了。
我不知道心痛可以這樣真實,就是一萬根針扎進心臟那樣。
我呼吸急促,倒在門前,最後一個影像是偉翔看見我,的那臉驚恐。

我醒來的時候左手吊著點滴,然後右手邊是偉翔跪在病床前面。
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他也不用跪著。

「沒關係。」我想他應該很訝異我說得這句話。

「築雅,我...」

「沒關係,真的。」

「對不」我用手將他的嘴巴遮住,然後輕輕的搖搖頭。

因為那些理由我已經聽過了一次了,偉翔。
會讓我再痛到失心瘋的解釋只是徒增悲傷。

看見他跪在地上的模樣,和我淡然看待一切的態度。
我這些年真的有從這傷痛中走出來嗎?
我不知道,但至少我現在很平靜,很置身事外。

我是否愛這個人,我想我自己是最清楚的。




穿上學士服拍照的時候我還很慶幸至少沒錯過這天。
雖然我知道我等一下會看到偉翔跑來送我花,但那無所謂。

三年過去了,偉翔花了非常多的力氣試圖彌補他的過錯,
但是如果可以這麼簡單那我這十年也不必糾結如此。

從情人變成好友,
除了我生理期前慾望高漲,不然我們不會做愛。

我承認,有時候,我真得很想念他。

從小大一到老大四,我們就這樣子相處,誰也沒有和誰交往。
說穿了,在信任一夕之間崩解,就算再花個十年來建立也不過份。

偶爾他來台北我會讓他睡在我旁邊,偶爾我回家會找他出來吃個飯。
有時候甚至覺得他交女朋友都無所謂了那樣。

我知道我已經沒有勇敢的動力,如此消滅了我們之間的情感,這是我能做的保護色。

我看見偉翔送我的花,我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
很久,沒有好好抱他了呢。

「對不起,築雅。」他在我耳邊細語。

「對不起,偉翔。」而我是這樣回敬他的。

在擁抱完之後我看見他的苦笑,然後就這樣過去了。



起床後我照慣例看了桌上的日曆,不知道我以前在桌上放日曆的好習慣原來幫助良多。
看了日子,這次時間飛的較快。

畢業後我留在台北,畢竟工作好找,而偉翔跑去左營當兵。
我們還是注定分別南北。

我在懇親會的時候有讓他稍微炫耀一下,
我看他也樂的開心。

放假的時候我記得請假陪他,畢竟當兵的人有點可憐。

而我的工作也漸漸步入軌道,開始會陪著客戶應酬喝酒。
偶爾會找以前高中的姐妹們聊天,看她們發瘋哀怨。

後來毓姍出國嫁了,就剩下我和巧茵在這寒冷的都市相依為命。
每每巧茵問我王偉翔的消息,都被我打哈哈帶過。
她們總說我的感情世界很神秘,但我其實簡單得很。

一直到我換了工作遇到新的主管時我的生活才起了點波瀾。
成熟男人的魅力加上工作壓力讓我漸漸依賴起他,
他叫做育維,穿上襯衫和西裝總讓人感覺很有專業素養。

本來是沒什麼的,那天陪客戶喝了點酒,又叫不到計程車只好麻煩他。
說要不要上樓喝杯茶然後忘記自己生理期快到了慾望高的不可思議,
於是在假掰的喝茶之後就是讓肉體的撞擊聲充斥了整個房間。

那瞬間我有想起偉翔,想起那年他做的事情,然後我就閉起眼睛。

接著門鈴聲響我穿上衣服思索是不是太吵的時候,開了門看見了偉翔。
偉翔看見育維,我開始放空。

「對不起走錯了。」偉翔吐了舌頭說了聲抱歉,然後我就看著他這樣下樓。

育維看見我的表情也草草收場,接著隔天我就遞出辭呈。

看似平鋪直敘的言語只是讓我試圖淡淡的描寫我內心的起伏。
原來我在做偉翔曾經做過的事情,雖然關係不太一樣。

我傷到偉翔了嗎?
那感覺不好受吧?

我是不是應該解釋些什麼?
為甚麼我該解釋些什麼?

我將燈關起,
試圖讓自己睡著。

但我發現天亮的時候我還睜著眼睛,我知道,我是失去些什麼了。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走在淩亂的地下街,循著記憶來到攤子面前。
沒人。

除了那張椅子那張桌子和那潦草筆跡寫的鐵口直算之外,沒人。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

我知道我該做些什麼,不然後果還是一樣。
我和偉翔終究會變成陌生人,然後在他婚禮中見了最後一面。

不對,這樣不對。
應該可以改變些什麼。

「小姐,妳要找他嗎?」隔壁攤子的神鳥卜卦對著我說。

「對。」

「他已經回老家種田啦,不過看妳這樣子他應該有留東西給妳。」

「哪裡?」

「他交代我這幾天會有一個女人焦急的來找他,就給她看這個。」他拿出一張紙條。

「謝謝。」我緊緊握住紙條,我沒有看,我只是慌張的不知該往哪走。

「要不要我用神鳥來幫妳卜一卦?」

「不了大叔,謝謝。」我走出了地下街。

「會想回到過去,是因為來不及珍惜。」回到家後,我看著紙條,只有這句話。

我坐在床邊,桌上擺著剛剛買的八度空間,而且是從光南買的不是夜市貨。
我吐了口氣,接著讓音樂宣洩在房間裡。

我漸漸睡去,眼淚還留在眼眶。

我們,來不及珍惜嗎?




七點半鬧鐘聲響。
iphone裡面的提醒第一個就是meeting。

我回來了,帶著濃濃的失落感。
我重新失去了偉翔,第二次,我想抱著棉被大哭,但這樣也太沒志氣。

我整理了一下,然後到了公司準備資料開會。
但心不在焉的神情被主管罵了幾次,都快掉了眼淚。

好不容易下班之後我直奔那髒亂的地下街,又來到一樣的攤子。
卻是一樣,空蕩無人。

我看著眼前的攤子,有點不可置信。
旁邊的攤子的確是神鳥卜卦,但是這裡的桌上只有一個垃圾桶,前面貼著意者50元。

摁...大師果然讓人捉摸不定啊。

桌上只有一張八度空間,這擺明了就是要我買。
大師什麼時候可以換點新哽呢?

我丟了五十元,接著拿了那張專輯回家。
裡面卻沒有CD光碟,只有一張紙條。

「人生不是拿來後悔的。」

我拿起最早之前和他買的那張CD,依照之前的流程放入音響裡。
接著閉起眼睛,回想起我和偉翔之間的分歧點。




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早上了,
我還在我原本的家,好像景物一點改變都沒有。

我習慣性的看著桌上日曆,
看來是回到了一個禮拜前,偉翔即將結婚的前三天。

我撥了通電話給偉翔,
在這之前我們已經快兩年沒見面了。

「見面好嗎?」我劈頭就說。

「...」

「我要結婚了。」

「我知道我有收到喜帖。」

「妳還想說什麼。」

「下午兩點,我家樓下等你。」

我看了一下時鐘,我還有兩個小時整理,和思考我該說些什麼。
時間飛快,我看見偉翔很準時的在我家樓下等著我。

坐在咖啡廳的兩個人有些尷尬,畢竟兩年沒說話的我們就形同陌生人。
雖然對於我來說那就像是昨天所發生的事情。

「我愛你。」我放下了卡布奇諾。

「...」

「我不想錯過你。」

「但是我們就是錯過了。」

「我很希望,那時候,我能原諒你,你也能原諒我。」

「這些有什麼意義嗎?」

「偉翔,如果重來一次,你會一樣愛上我嗎?」

「會。」

「謝謝你。」

「所以呢?我要結婚了。」

我將那張八度空間放在桌上,接著起身。

「如果,我們能夠不錯過的話,我會用一輩子愛你。」離開。





轉醒,我被熟悉的鬧鐘聲吵了起來。
想賴床一陣子,卻發現旁邊有人。

等等,旁邊有人?

「妳的鬧鐘真得很吵耶。」我看著他,接著眼淚一直落下。

「是我回去了,還是你回來了。」我對著他說。

「其實我也不知道。」他說,讓我笑了出來。

「好像,又活了一次?」我問他。

「我只記得妳說我們不錯過妳會用一輩子愛我。」我的臉瞬間轉紅。

「我今天晚上帶你去找個人。」我對著他說。




一樣的位子,這次倒是人去樓空。
旁邊的神鳥卜卦還在,大叔還是大叔。

但這個位子上的灰塵像是幾百年沒人來擺攤了。

「我說小姐,妳有點眼熟啊?」旁邊的大叔開了口。

「大叔,這個攤子的主人是不是回去種田啦?」

「對啊!原來就是妳啊?兩年前我還給過妳紙條對吧。」

「大叔,他還有留下什麼嗎?」

「吶,拿去吧。我收了兩年啊。」大叔給了我另外一張專輯,有些陳舊。

我打開了盒子,裡面果然是張紙條。

「記得幸福的樣子,把握幸福的任何一刻,不要後悔。
 有機會的話,我們再一起雙修吧!     大師。」

我笑了出來,然後對著身旁的偉翔搖搖頭,接著說:


「如果再重來一次,你會選擇愛我嗎?」

「重來一百次,我就愛妳一百次。」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