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9-3 09:15:56

「嘀!嘀!」聽到喇叭聲,我三兩口吃完早飯跑出來,看見爸爸從駕駛室裡跳下來。今天星期天全家出動,到鄉下幫外婆去搬家,舅舅新換了大房子,決定接她進城一起住。外婆一個人住在鄉下祖屋裡,家什不多租大貨車太浪費,再說村外的小公路也不好走,爸爸只借了一輛小卡車。可這小卡也太遜了,發動機聲音轟轟的特別大,駕駛室是兩排四座,座位上到處脫皮掉色,內後視鏡沒了車窗玻璃都還完整,髒兮兮的後斗裡丟著幾條舊繩索。

  「看看你找的車!破舊不說,還這麼多髒東西,叫我阿媽怎麼裝東西啊?」媽媽一邊埋怨爸爸,一別找東西開始打掃。

  我過去幫媽媽一起打掃後斗,爸爸就往駕駛室般東西,鞭炮、香燭、酒肉、香菸,還有舊床單破被子以及不用的毛巾等,來回弄了好幾趟。這些東西都是外婆特意囑咐她準備的,按我們這的風俗,搬家是要放炮殺雞祭祖先的,還要擺酒請族老吃飯,給幫忙的鄉親派髮香菸。床單被子則是包裹家具和瓷器用的,本來這些打算放在卡車後面,可媽媽嫌髒都讓堆進了駕駛室。

  一切打掃整理好準備出發,爸爸打開後排車門,指著僅有的駕駛員後面的空座對我說:「強仔,東西都堆在裡邊,就能空出這一個位子,要不讓媽媽坐你腿上吧!你都這麼大個小夥子,不會怕壓著你吧?」

  「這可不好說,媽媽可不輕呦!就我這小身板,不知能堅持多久喔!」我瞄著媽媽打趣到。

  「臭阿強!你敢媽媽說我超重,難道我的身材不標準嗎?看我不收拾你!」她抗議著拍了我一下,還示威般在原地轉了一圈,結果發現身上沾了髒東西,非要回屋換套衣服,還不忘回頭瞪了我一眼。

  媽媽的身材的確是沒的說,三十多歲的女人裡,沒幾個能像她一樣,體型能保持的這麼凹凸有致,簡直稱的上魔鬼身材。媽媽乍看起來有些肉肉的,她個子只有150cm,卻生的大奶大屁股,既小巧玲瓏又特別性感的。其實她根本就不胖,細細的蠻腰一把能攥住,三圍更是標準的33、21、33,鼓鼓的奶子都接近C罩了,屁股更是渾圓飽滿挺翹無比,就是胸部和美臀太大了,所以看起來才肉肉的,不過卻極具殺傷力。

  媽媽的臉蛋並不出眾,所以特別注意保持身材,S型的曲線一直是她最驕傲的資本,每次外出最注重穿著。她總是炫耀似穿的性感而暴露,今天也不會例外,出來時我差點流鼻血。上身換了件黑色緊身低領T恤,露著深深的乳溝,下面是件棕色碎花超短裙,才堪堪遮住渾圓的屁股,也不擔心會走光。可能是天氣炎熱還要幹活,所以沒穿她最喜愛的黑絲,只光著腳趿了雙半跟水晶涼鞋。

  今天溫度很高,我也一身清爽的衣服,黑色T恤加寬大的沙灘褲,都是絲綢一樣薄薄的運動面料,一條肥大寬鬆的四角內褲,腳上趿拉著人字拖。昨晚的日本AV讓人火氣正旺,猛然看到媽媽這身打扮,褲襠裡馬上有了反應,嚇的我慌忙跳上車坐下,乖乖地夾緊腿不敢動。她隨後也擠上來,笑嘻嘻地捏捏我的鼻子,轉身一屁股坐在我腿上,還用蔥白似的手指扶著我的膝蓋。

  爸爸發動車子拐上公路,我長出了一口氣,正慶幸她沒發現身體的某些變化,卻不知這條香豔之路才剛剛啟程。媽媽今天特別高興,坐在我腿上不停的扭來扭去,還不時踮起屁股和爸爸貼著臉小聲說笑。我在她屁股下面,緊張的滿頭汗水,雙手放在身側,夾著腿一動也不敢動,感覺那根「凶器」還在變大。這是完全沒有辦法的事,試想一位身材超棒的熟女,衣著暴露的坐在自己腿上,鼻子鑽進她撩人的體香,�頭是她潔白修長的脖子,膝蓋以下還赤裸裸的貼在一起。再加上那誘人的紅唇和令人窒息的雙峰,豐滿彈性的屁股貼著大腿扭動,偶爾翹起還能看見小內褲,黑色鏤空半透明外加蕾絲邊,距離近的能數清蕾絲上有幾個褶。別說腿上坐的是媽媽,就是姥姥也不成,我他媽又不是柳下惠,這辣爆眼球的誘惑誰受得了?

  不斷告誡自己這是不道德的,可老二卻一直可恥的硬著,繃在那隨時可能跳出來,只能用力夾緊不敢放鬆一秒。我一動不動的忍著,只在媽媽踮起屁股跟爸爸說話時,才放鬆放鬆酸麻的雙腿,「凶器」會趁機蹦出來支個帳篷,嚇的趕緊按回去狠狠夾住。她還是一點察覺都沒有,仍和爸爸說笑著,繼續不自覺的刺激我,真的堅持不住了!幹!!

  很快就出事了,爸爸貼著耳朵小聲講了個笑話,媽媽逗的哈哈大笑著跌坐回來,這時我麻木的雙腿正好一鬆,「凶器」毒蛇般竄了出來,恰巧給她壓在屁股下。慘了!媽媽明顯感覺到了,還奇怪的伸手摸了摸,突然醒悟是我的陽具,猛縮回了手笑聲戛然而止,尷尬的就要跳起來。驟然安靜讓氣氛很詭異,爸爸奇怪的回頭看了看,正好和媽媽目光一對視,她猶豫了下坐著沒動。車裡的寂靜持續著,我們誰也不說話,媽媽突然悄悄動了動屁股,把「凶器」轉移到雙腿之間。她現在逃開大家會更尷尬,可又不想繼續被「凶器」咯著,這樣的妥協也讓我鬆口氣,剛才差點被砸的「器」斷人亡。

  媽媽和我如果一直這樣,雖尷尬卻也能克制到外婆家,可爸爸偏偏要抄近路,拐到一條老舊偏僻的公路上。路面狹窄坑窪不平,車子開始厲害的顛簸,媽媽在腿上被顛的一跳一跳,緊緊抓著椅背也沒用,如果只看動作的話,我們真像在做愛一樣。意識到這一點,陽具驟然又大了許多,竟從三角褲裡「跐溜」鑽出來,蹦起來就頂住她的下體。現在我們胯下和屁股中間,只剩下兩層薄薄的布料,一層薄薄的運動面料,一層半透明的鏤空蕾絲。

  車顛的越來越厲害,她的陰戶緊緊壓在陰莖上,溫熱飽滿的感覺讓我快射了,這太刺激人了!媽媽卻尷尬極了,「那東西」頂在最私密的地方,還變的越來越硬越熱,感覺比老公的還要大。她心裡泛起種怪怪的感覺,羞憤中多了幾絲異樣,不敢繼續坐在我的腿上,就起來假裝和爸爸說話。可空間狹小的怎麼能站人,她連腿都伸不直,只能半曲著膝蓋扎馬步,半彎著腰才能脫離接觸。在後面,屁股懸空保持微微翹起,卻又不能撅的太高,否則裙底就給我看光了,雙手撐在前面靠背上,負擔著大半體重。

  媽媽這個姿勢很累人,幾分鐘就堅持不住了,汗水很快爬滿俏臉,呼吸急促雙腿顫抖,腳一軟又跌坐在我懷裡。本來就慾火中燒,猛然再次貼的「親密無間」,我瞬間就亢奮到極點,有抱住她肆意蹂躪的衝動。不過理智還算清醒,看著她慌亂的樣子,心裡突然有些不舒服,坐在那沒敢亂動。

  車子顛簸著繼續往前開,媽媽一直在懷裡癱軟著,陽具還夾在她雙腿中間,整根都在股溝來回摩擦, 龜頭能頂到一團柔軟突起。我其實也無比痛苦,陰莖憋脹的快要爆了,硬度絕對超過鋼鐵,血衝到腦門突突的跳,下意識就把她抱的死死的。媽媽急的眼睛都紅了,不停的在悄悄掙扎,可是我抱的太緊了,箍著腰像銲接了一樣。她雙手怎麼都掰不動,急的在胳膊上亂擰亂掐,這時車子劇烈地一顛,龜頭帶著短褲鑽進蕾絲裡,一下頂在那柔軟濕熱裡。

  「啊!」媽媽驚叫了一聲。

  「老婆,怎麼了?」爸爸正專心開車,背對著我們問道。

  「沒…沒什麼!剛才顛的太猛,碰了一下。」她慌亂的掩飾。

  車子已經開出了城區,兩旁是茂密的蕉林和稻田,前後看不到一輛車,路況也變的更差。她剛想喊停車,路邊突然竄出只野狗,嚇的爸爸猛踩剎車,刺耳的剎車聲頓時響起,慣性把人都甩了出去。屁股雖然離開了座位,我們的下體卻仍緊貼著,「呯」的又重重坐了回來,居然讓龜頭一下擠進了陰道。車停了,媽媽掙紮著想去開車門,被我一把拽了回來,摀住她馬上發出的尖叫,只發出「嗚」「嗚」的悶哼聲。

  爸爸看著野狗竄過驚魂未定,這讓他火氣有些大,罵罵咧咧的啟動車子,可路面濕滑又很窄,只能小心翼翼的駕駛。以為媽媽剛才又撞著了,而且這次還很重,他又不敢分心回頭,就開始吼我。

  「阿強!你個撲街!你怎麼當崽的啊?看把你媽媽給碰的,給我好好護好,別再讓她碰著了!」

  「知道了!保證不再會了!」我趕緊回答道。

  心中慶幸逃過一劫,幸好爸爸沒有回頭,幸好發動機的聲音夠大,幸好摀住了那聲尖叫,否則就真得撲街了。媽媽還在掙紮著試圖逃脫,我右手摟住小蠻腰,�腿狠狠壓住亂踢的雙腳,牢牢把她按在懷裡。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陰莖只剛剛插進陰道口,這感覺非常不爽,像穿衣服洗澡一樣。隨即我有了主意,左手繼續捂在嘴上,上臂順勢卡住脖子,她立刻窒息無力掙扎,幾秒鐘就癱軟如泥。用左手臂和雙腿繼續壓制,趁機鬆開腰上的手,一把托起她的屁股,拽出我的陽具再摟住,狠狠一箍。

  現在和媽媽才真的「親密無間」,我挺著陰莖進攻「花園口」,她拚命扭動著腰臀躲閃,卻反倒擦出幾分水意。右手緊緊定住亂動的腰,屁股調整好角度對準陰戶,用力往下重重一按,「噗呲」一聲齊根插了進去。眼淚頓時從她眼中湧出,在老公的咫尺之遙被QJ,還是他們親兒子在作惡,這還叫人怎麼活啊!

  不管媽媽現在怎麼想,我已沈淪在美妙的刺激中,貪婪的舔吻懷裡的女人,在白嫩的脖子後背肩膀上,留下一個個放肆的印痕。手圈過腰用力揉捏臀瓣,陽具在裡邊橫衝直撞,動作放肆而狂野,上下內外一起攻擊著。媽媽很快不堪這樣刺激,僵硬的身體微微顫抖,手腳幾乎停止反抗,掙扎的力量也越來越小。她的思想身體都在軟化,我高興的更加興奮,續而轉變進攻的方式,用溫柔手法開始刺激。

  右手從撫摸大腿開始,慢慢往陰戶裡面遊移,當我輕輕碰觸到陰核時,媽媽全身猛的抖動一下,隨後就徹底軟了下來。看到她反應如此劇烈,知道追擊終於結束,我獲得了徹底勝利,俘獲了母親的身體。下面是享用戰利品的時刻,隨即手指再往下壓,對那點凸起捏點揉搓,同時配合陽具的抽插,她的反應更大了。下面很快濕透了,小穴湧出更多的淫水,滑膩膩沾滿整個陰戶,浸濕了兩人的內褲,抽插開始變的容易許多。

  媽媽突然拍拍我的左手,那隻現在還捂在嘴上,她又指了指前面的爸爸,我馬上明白了什麼意思。她用動作告訴我,我們現在很危險,爸爸就近在眼前,千萬別讓他發現。我點點頭剛鬆開左手,就被她抓住狠狠咬了一口,然後猛的轉過頭盯著我,目光憤怒而幽怨。我慌忙又去捂嘴,卻被她擺擺手制止了,隨即又狠狠瞪一眼,才轉回頭看前面。揮手打開摟她的右臂,拉下皺到腰部的裙子,遮住依然交合著的地方,扒開我壓著她的粗腿,活動麻木的腳踝。

  媽媽拽拽胸罩T恤攏攏頭髮,才深深的呼了口氣,回頭又瞪了我一眼,轉身扶在前面的椅背上。她的蠻腰開始扭動,水蛇般左右挺擺,帶動屁股扭動旋磨,一陣麻酥酥直接鑽到心裡。我被這動作弄的呆了,隨後驚喜一下充盈全身,媽媽在迎合我,她主動和我做愛了。我幸福的快要死掉了,猛抓住那扭動的翹臀,盡情的幹了起來,幹了生我養我的母親。她緊緊抿著嘴唇,苦苦忍著湧出的快感,可能想居然會有快感!被親生兒子強暴居然有快感!難道自己是個骯髒淫亂的女人?

  媽媽一邊痛苦的糾結,一邊迎合著我的抽插,雙手緊緊抓著前面的椅背,挺著脖子猛吸幾口氣,盡力平復自己的情緒。我一邊奮力抽插,一邊摸進她的短裙內,手指在恥骨上遊移輕撩,揉弄穴口兩片濕潤大陰唇,間或撫弄那微凸的陰核。弄得她渾身無力嬌軀亂晃,淫水潮水般洶湧而出,身體逐漸繃緊用力,肥臀的動作也越來越劇烈。媽媽已開始興奮的享受,羞憤危險什麼顧不得了,小臉潮紅媚眼微閉,嬌喘籲籲香汗淋淋。我繼續用力姦淫著,陽具在她陰道里插的更深,頂到子宮口裡還旋轉幾下,使性器結合的更加緊密,產生無比強烈的摩擦。紅漲的龜頭在小穴裡肆虐,隨著顛簸猛進猛出,碩大的胸部被頂起乳浪,她從未有過這般刺激,癱軟著迷失在快感裡,羞愧中泛起一絲異樣的期盼。

  我在媽媽身體上奮力馳騁,雙手抱著浪乳來回揉捏,一路上卡車頻繁加速、減速、剎車,隨著顛簸能放肆玩弄小穴。她越來越有「感覺」,屁股扭動也越來越有力,我擔心聲音太大被爸爸察覺,趕緊降低幅度減少刺激,以緩慢的頻率繼續姦淫。放慢後卻抽送的更加強力,讓她咬緊嘴唇才堪堪承受,翹臀被撞出水樣的抖動,帶著那對豪乳上下翻飛。盡情蹂躪著媽媽,她美麗的肉體在懷裡扭動,我對著爸爸揉捏他老婆雙乳,這拋棄倫理廉恥的示威,讓人有種吸毒一樣的刺激!

  快到外婆家了,鄉村小公路更難走,卻讓抽插媽媽更方便了,我在顛簸掩飾下加大動作,一手摟著腰不讓她亂動,一手揉捏著飽滿的乳房,臀部向前用力頂,陰莖向最深處插進。明顯感到陰道開始收縮,力量大的好像能夾斷陰莖,前胸緊緊貼在她背上,享受這無與倫比的美妙。

  我的動作越來越快,媽媽就像暴風雨裡的小船,又無助的在懷裡搖擺,雙乳翻飛幾乎掙脫衣服。她紅著臉緊閉雙眼,呼吸急促而紊亂,知道這是高潮的前奏,就更加努力的抽送,次次利劍出鞘般猛收猛刺。我屏住呼吸,像活塞般幹了幾十下,脊背發緊腦袋一陣眩暈,龜頭的閘門猛的打開,火熱的精液傾瀉在她體內。媽媽同時也高潮了,身體突然緊緊的繃直,發出聲低低的悶哼,白玉色雙腿用力伸著,精緻的腳趾不停蠕曲僵直,芊芊十指抓著椅背青筋暴起。陰道收縮變的更加劇烈,子宮口大力嘬吸著龜頭,一股陰精噴在上面,肌肉無意識的痙攣抖動,誘人脊背上瞬間蒙了層薄汗。

  我抱住媽媽那汗水浸透的身體,對著長頸、耳垂、圓肩又親又舔,她軟綿綿的躺在我的懷裡,失神的雙眼沒有焦距,還沈浸在高潮的餘韻裡。陰莖仍然插在小穴裡,有些白色淫液從結合處流出,順著她光潔的大腿滴下來。爸爸還在前面專心開著車,卻不知身後上演了出亂倫好戲。終於到外婆家了,車還沒停穩媽媽就跳了下去,飛快的跑向廁所,大家都以為是尿急,只有我知道她不是……在外婆家,媽媽總是躲避著我,每次對上我的目光,都驚慌地轉移視線,或者轉身和人沒話找話,或者胡亂拿些東西趕緊逃開。整整一天,她都沒正眼看過我,更沒給我單獨靠近的機會,我們一直沈默著幹活,外婆奇怪這母子間的冷漠,逮住她一頓詢問和說教。

  灰頭土臉幹了整整一天,午飯都吃的簡單又迅速,當收拾好滿滿一車的家當,卻發現天色已經很晚,而且好像快下雨了。爸爸不顧外婆的挽留,決定立即出發往回趕,東西就先拉到我家車庫,明天再送去舅舅新家。媽媽本想坐在副駕駛座上,不想被外婆塞滿了七零八碎,東西都快頂到了車頂,急的她直跳腳,非要把東西倒騰到後面。這時爸爸已經發動了車子,催促我們趕緊上車,外婆也在一旁埋怨,她再堅持就會讓人起疑,只好磨蹭著上了後排,離我遠遠的貼著車門坐下。

  卡車拐上村外小公路時,天色已經很暗了,爸爸忙一天累的不行,換個擋都顯的有氣無力。媽媽縮在座位上低著頭,沈默著不知道想什麼,看著近在咫尺的她暗暗竊喜,心想你逃不了了!這時外邊突然雷聲大作,嘩嘩下起了暴雨,天色瞬間黑了下來,前面很快就看不見路,爸爸趕緊打開車頭大燈。

  「前面的路會很難走,我要專心駕駛,不要隨便打攪我!」爸爸顧不上回頭,背對著對我們說。

  「知道了!」我興奮的大聲回答,媽媽低著頭沒反映。

  爸爸隨手關了照明燈,駕駛室裡只剩儀表盤上的螢光,外面已伸手不見五指,車頭大燈只照出幾米遠。夜幕裡不時鑽出一條閃電,在鋪天蓋地的大雨裡亂竄,隨後是震耳欲聾的雷聲,在頭頂滾滾而過。旁邊的樹和遠處的路,在電光中間或閃現,隨即又隱匿於黑暗之中,看去卻特別慘白而怪異。在一個接一個的雷電裡,媽媽開始往這邊湊過來,慢慢竟和我的胳膊貼住了,挨著那冰涼的皮膚,感到她害怕的身體在發抖。

  一個超大閃電突然落下,巨大的雷聲驟然炸響,媽媽驚叫著竄到我身上,雙手緊緊抓著我的胳膊,把頭埋進我的懷裡,身體抖的如同深秋的落葉。藉著閃電看見,她蒼白的臉上滿是驚恐,真給這鬼天氣嚇著了,緊緊摟住懷裡的嬌軀,看來老天又幫了大忙。嗅著她雜著汗味的誘人體香,雙手輕輕撫慰抖動的背,不斷親吻那光潔額頭與秀髮,用體溫與熱情暖著懷裡冰涼的身體。媽媽漸漸緩過神來,發現蜷縮在我懷裡,小臉瞬間變得滾燙,她想掙紮著逃離,又捨不得這溫暖的臂彎。雙手又攀上那飽滿雙峰,她還在糾結猶豫著,回過味後小臉羞的通紅,在我胳膊上狠狠擰了幾下。

  爸爸突然說:「老婆,我想聽王傑的歌,騰不開手,你過來幫我放下吧。」

  「好…好呀…馬上!」媽媽一邊答應著,一邊拍開作惡的手,趁機跳出我的懷裡,彎腰撅臀的從車座間探過去,在螢光下摸索著打開卡帶盒翻找。有好機會當然不能錯過,一把掀起她的裙子就摸,結果鼻血差點噴出來,那彈性十足的翹臀居然真空著,下面光溜溜的什麼都沒穿。想起她一天都繫著個包袱皮,腰以下裹的嚴嚴實實,還說是怕弄髒衣服,現在看是怕真空裝走光吧!剛到她去廁所時可能就脫了,因為上面沾滿了精液,可是有很強烈的「愛」的味道,值得紀念的初次佔有之見證,也不知道被藏那兒了。

  不過現在更好,媽媽那漂亮的、鼓鼓的、圓潤的,被烏柔細長的陰毛覆蓋的,散發著誘人香氣的陰戶,又一次送到了我面前。想到她那修長的美腿,雪白渾圓柔美的翹臀,在眼前的黑暗中招搖,陽具立刻怒目而起堅硬如鐵。彷彿能看見,那肥美嫩彈的臀瓣,神秘誘人的花心,如甜蜜糕點一樣擺在面前,這畫面讓我立即崩潰了,再次迷失在情慾之海。即使知到爸爸就在旁邊,還是不能自已的拱著腦袋,湊到她撅著的翹臀後面,伸出舌頭添滑著尋找那,緊緊夾成一線的飽滿陰戶。

  媽媽正在翻找卡帶,突然感到有暖氣噴在陰戶上,隨即一條熱熱滑滑的侵到裡面,麻麻的觸電感讓人渾身酥軟,馬上想起自己沒穿內褲…「啊…!」媽媽驚慌地想縮回座位。

  「老婆,你沒事吧?卡帶還沒找到嗎?」爸爸問她。

  「沒…沒事!只…只是被椅背硌…硌了一下,我再找找!」

  媽媽忍著快感回答,在羞愧中繼續翻找,兩腿在後面狠狠的踢著,被我抱住分開夾在肋下,繼續埋首在臀瓣間。伸出舌頭輕刮慢舔,攪弄那兩片肥美的花瓣,還有那充血變硬的陰核,嘴巴輕輕咬噬或狠狠吸吮,如貪吃孩子般好不快活。滾滾雷聲夾在雨聲中,攪著發動機的轟鳴聲,聽起來簡直震耳欲聾,掩蓋了車裡的「靡靡之音」。

  媽媽滿臉醉紅銀牙咬碎,當著老公兒子又在侵犯自己,可這無恥的亂倫行為,自己非但沒堅決抗拒,反倒隱隱生出幾許期待。這感覺讓她又羞愧又興奮,腦子混亂的沒了主意,陰戶已經完全濕了,屁股開始下意識搖擺著應和,更多的淫水隨之湧出。這些淫蕩的液體,全被一滴不剩吞吃添淨,像沙漠瀕死的旅人遇見綠洲,我享受著比蜜還甜美的淫液,如餵豬般塗的滿臉都是。

  感覺媽媽這副欲應還拒的態度,我受勉勵般更努力地舔舐,下面更是憋脹得痠痛,悄悄將短褲往下褪,脹硬如鐵的肉棒彈簧般竄出。一面舔舐著她的下體,一面蘸著淫液套弄著肉棒,慾望卻火上澆油般越燒越旺,我下面越來越難以忍耐,突然「足交」這個次闖進腦海。鬆開肋下無力的雙腿,甩掉腳上趿著的水晶涼鞋,順著小腿把雙腳撈在手裡,她那涼涼的微微顫抖腳掌,單單抓在手中就感覺很舒服。我用兩隻柔嫩的腳掌夾住陽具,順著腿的方向繼續套弄,不時被玲瓏精巧的腳趾剮蹭著,一陣異樣的快感洶湧而來,超爽呀!

  「老婆,找了這麼久都沒找到,不用找了。」這時爸爸說話了。

  「再找一下吧!馬上就好了…」媽媽已經開始微微喘息。

  「你半天彎著腰,憋的都喘不過氣了!我不聽歌了行不行!?」爸爸說。

  「哦…知道了!」她胡亂的應道。

  「阿傑,快扶媽媽回座位吧!」爸爸叫我。

  「哦…好!」我假裝平靜的應道。

  媽媽呼吸確實有些急促,卻不是找卡帶憋的,那可我嘴巴的功勞哦!感覺她已經直起上身,只能不捨地放開那雙玉足,雙手扶著她的腰慢慢往回拉,心裡想著如何洩慾。當媽媽重心到最高向下坐時,我靈機一動雙手猛力往懷裡帶,她頓然失去平衡被按到腿上,「卜滋」肉棒又插入水汪汪的花心裡。

  「啊…」媽媽驚叫一聲。

  「怎麼了?」爸爸頭也不回的問道。

  「沒…沒事,太…太黑了,腳…指頭碰…了下。」她掙紮著回答。

  雙手捉實媽媽的蠻腰,肉棒還有一小截在外面,其餘都被陰道的嫩肉包圍緊箍著,我凝聲靜氣不敢再有動作,怕驚動了前座的爸爸。她在懷裡奮力扭動掙紮著,卻被我摟著不能如願,肉棒倒是在扭動中一插到底,一邊享受直抵花心的快感,一邊抱的更緊不給她機會掙脫。這次我冒了個險,沒捂媽媽的嘴看有什麼反應,果然她只喘息著掙扎沒發出別的聲音,而且扭動的力度也越來越小。哈哈!不出所料,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她不會拒絕亂倫這件事了,更不會讓爸爸發現這等「家醜」,現在已認命似的不再爭扎,軟軟的坐在腿上喘息。黑暗中她好像回頭看了一眼,能感到那雙眸中充滿的無奈和幽怨,彷彿在責怪我莽撞的侵犯,責怪我愚蠢的犯下大錯。

  我已什麼都不在乎了,只想蹂躪懷裡這個女人,狠狠的把她揉捏品嚐,再一口吞下去。雙手爬上那雙香滑飽滿的乳房,碩大細膩的雙峰令人迷戀,我一邊輕輕地愛撫那雙堅挺,一邊在濕滑溫暖的陰道內磨擦抖動。感到裡面的嫩肉開始用力地收緊、放鬆、再收緊、再放鬆,懷裡原本冰涼僵硬的身體,慢慢變的火熱而柔軟,媽媽終於有了反應,體內的快感讓她興奮起來,開始享受這緊張刺激環境下,母子亂倫帶給她的快感。

  汽車在緩慢的顛簸著前行,媽媽與我的下體吸吐著進行活塞運動,肉棒每次都扎到陰道盡頭,一個肉環就會箍住龜頭。啊!酥麻感每個細胞都在痙攣,真是太美了!我緊緊摟著懷裡的嬌軀,大雞巴深深插入子宮,她始終默默承受著衝擊,但不斷收縮的陰道和抽搐的身體卻證明,高漲的慾火不會輕易撲滅。

  雨越下越大,爸爸為了我們的安全,聚精會神地開著車,連話都不敢多講,而他身後卻上演著一場無恥而淫亂的背叛。媽媽在默默忍受著,溫暖的嫩穴緊緊含著我的肉棒,痛苦和快感交織著衝擊她,在一段非常顛簸的上坡路後,終於雙雙達到了高潮。就著晃動我猛的加快抽插,她感到肉棒侵入的速度突然改變,高速摩擦生出了一股熾熱,隨後岩漿般「轟」炸開了,全身開始抽筋般痙攣。

  「啊!啊!」媽媽嘴裡忘情地叫出聲來。

  「老婆忍一下,這段路是很難走,不過一會就沒事了。」爸爸以為她顛簸的難受,還好心安慰著。

  「啊…啊…啊…嗯……」

  爸爸把這高潮的呻吟當成了回答,繼續專心的開著車,卻不知老婆已被兒子幹到潮吹,真是一個巨大的諷刺!小卡車突然「咯噔」一下熄了火,再啟動卻怎麼也不著火,爸爸擰了擰鑰匙�手就開燈,發現車內燈也不亮了。他這動作把我嚇的夠嗆,燈要是亮了就都完了,媽媽現在一臉潮紅癱軟如泥,還給我抓著雙乳抱在懷裡,更要命的是下面還連在一起。

  好在爸爸卻沒搭理我們,拽出手電筒拉車門就跳了下去,我趕緊把麵糰似的媽媽放一邊,拉下裙子遮住光溜溜的屁股,高潮已經讓她半失去意識。剛提起短褲爸爸就在車外叫喊,被他拍車窗聲驚出一頭冷汗,原來車子拋錨壞掉了,需要去附近找人求救,讓找找車上的雨衣雨鞋。我搖下玻璃遞出東西,他隨手用電筒了下車內,見媽媽歪倒在一旁,還以為她已經睡著了。

  爸爸知道她膽子很小,讓我在車上好好陪著,還讓我們耐心等著別害怕,他會盡快找到救援趕回來。我假裝有些害怕的答應了,其實心裡已樂開了花,這附近根本就沒有人煙,他這一去天亮前可回不來。忍不住興奮的大叫「YES」!

  聽著腳步聲「啪嘰、啪嘰」遠了,車裡就只剩我們兩個人,媽媽無力的躺在身邊,剛從高潮的眩暈中醒過來。在這深夜的野外,四周圍著茫茫雨幕,我壞笑著鎖上車門,把一切都隔絕在外面,徹底支配了這個狹小「世界」。一把抱起還迷糊的媽媽,板起腿按在座椅上,在她還不明白的情況下,陰莖和著驚叫聲一插到底。

  現在,可以光明正大的玩弄媽媽了,我握著那性感的雙腿,開始狠狠抽動著起來,毫無顧忌撞擊著翹臀,發出響亮的「啪」「啪」聲。她被幹的大聲浪叫,就著閃電的光看到,紅腫的小穴擠出白色泡沫,那是混著精液的淫水,弄的她下體泥濘不堪,一片汙穢……大雨下,夜漫長,媽媽和我的銷魂時光……更長!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