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3 23:37:18

當所有人都對你失去信心時,你仍然要對自己滿懷希望!

生命如野草般堅強:“低分女”在世界500強做高級白領你是否曾經是個總拖班級後腿的差生?你是否有過因為考試不及格而遭父母打罵?你是否也曾因為父母的冷落和嘲諷而�不起頭甚至破罐子破摔?你是否被別人否定和不相信,就放棄了夢想和出人頭地的機會?如果真是這樣,你也未免太脆弱了,請看這位低分女強人的故事……

她叫Asia,1982年出生於南京。從小學到高中考試很少及格,被家長和老師稱為“低分女”的她,從一所民辦大專畢業後,卻奇蹟般地成為全球500強公司的高級白領!

是得貴人相助?是父母大有來頭?還是空穴來風的炒作?

女孩連肉都不配吃,還學習個什麼勁呀

Asia的真名叫葛一,今年30歲的她是地道的南京人,已是一個兩歲男孩的母親。在某“全球500強”駐南京分公司做銷售的她,是名副其實的白領女強人。但是,從小學到高中,她可是父母和家長公認的“差等生”。

接受筆者採訪的葛一說:“我們那時的'差等生'可比現在的小孩堅強幸福多了,成績再差、父母再怎麼打罵,都不會捨得去死。”就在前幾天,葛一所在的小區有個13歲的小女孩跳樓身亡。媒體報導說:這個小姑娘之所以跳樓,是因為考試成績太差,沒臉見疼她愛她的雙親。

“那麼多成績差的孩子,也都過得快快樂樂的啊。這個小女孩之所以選擇決絕地離開,主要是因為她的父母天天吵架,而他們吵完架後,她總是像皮球一樣被他們踢打、咒罵。”略知內情的葛一很惋惜地說,“這個女孩的遭遇,其實跟我小時候如出一轍,但她為什麼就不能像我一樣,野草一般堅強地活下來呢?”

“我如果是個男孩就好了,那樣成績差一點,也不會覺得那麼自卑!”這是兒時的葛一常常對自己說的一句話。父親是家中的長子,爺爺奶奶希望他能生個兒子,但偏偏葛一的媽媽“不爭氣”地生了個女孩。

“我是個女孩,這成了媽媽和奶奶關係惡化的導火索。”葛一說,他們家和奶奶家不遠,但自從她出生後,奶奶就不再去她家。打記事起,葛一就見證了媽媽和奶奶電光石火般的“婆媳矛盾”。奶奶總拿媽媽出氣,罵她生不出兒子。 “我媽也不是省油的燈,奶奶把她惹急了,就會跟她大吵。吵完後,我媽回家再罵我爸。”

父母感情原本就有問題,葛一出生後他們的矛盾更深。夫妻倆吵完架後,一般都會拿“罪魁禍首”葛一出氣。 “他們一吵架就鬧離婚,一鬧離婚就把我當成籌碼,搶來搶去或者扔來扔去。”葛一仍記得,父母吵架後最喜歡對她說的話就是:“我們要是離婚了,別跟你爸(媽),跟我!”

害怕父母吵架,更害怕他們離婚,葛一覺得家簡直就是一個隨時都會爆炸的火藥桶,所以她在家裡總是戰戰兢兢。上小學時,學校離家很遠,騎自行車都要半小時,但葛一從不遲到早退,因為這樣可以不聽父母無休止的爭吵,也可以躲避他們吵架後對她“大展拳腳”的發洩。

喜歡上學並不意味著成績就會優異,葛一對學習沒什麼興趣,上課睡覺、開小差,下課後找男生打架。 “我的父母是被打大的,我也是三天兩頭就要飽受他們的拳腳之苦。我討厭武力,但也知道武力才是最好的武器!”葛一無奈地說。

考試從來都不及格也就罷了,還隔三差五地打架滋事,葛一成了老師、父母都頭疼的“問題少女”。因為成績差,“好學生”都不跟她玩兒,原本就不喜歡她的奶奶更加討厭她,葛一越來越討厭學習,成績也越來越糟糕。

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收入不高,葛一上小學那陣,家裡吃一頓肉都很難。有一次,葛一偶然得知奶奶家做了一鍋肉,而二叔的兒子被奶奶叫過去了,她也就屁顛屁顛地跑過去。奶奶看見她卻“砰”的一聲把門關上。葛一躲在門外往裡偷看,小姑發現她後,偷偷用筷子夾了塊肉送出來。肉才剛放到嘴邊,就被聞訊趕來的奶奶一巴掌打掉了,奶奶沖她嚷嚷:“女孩子吃什麼肉?”

那時葛一自暴自棄地想:女孩連肉都不配吃,還學習個什麼勁兒呀?

父親說再也不打她的那天,她高興得都快飛起來了

成績不好被所有人瞧不起,被媽媽罵“你這種人,長大了只能去賣醃鹹菜、洗豬大腸”,個子最矮,卻總被安排在教室最後一排。這些,葛一都無所謂,但是挨揍的滋味不好受。小學四年級的某天,因為在外面惹是生非了,父親像老鷹捉小雞一樣,一把提起葛一,從東廂房往堂屋里扔。要不是隔壁三娘突然造訪,葛一的頭磕在了她正邁進門檻的腳上的話,那天她不被摔死,至少也得落個腦震盪。

上初中第一天,晚飯時父親把葛一叫到飯桌旁說:“你好自為之吧,我再也不打你了。”女兒都13歲了,父親覺得再打她怕她記仇,怕她因此做出出格的事兒。這承諾在13歲的葛一聽來猶如天籟,她高興地蹦起來嚷嚷:“太好了!我爸再也不打我嘍!”

男人說話算話,說不打就不打了。可母親沒承諾不打她,相反隨著和丈夫矛盾的升級,葛一被母親打罵的頻率越來越高了。 “我媽是那種一邊諷刺、責罵你,還不忘把你朝死裡揍的女超人。”葛一說,跪搓衣板一跪五六個小時,跟人打架了或被欺負了,衣服髒了或者身上有傷不肯跟媽媽說,母親一邊說“這不說話的妮子,乾脆去聾啞學校算了”,一邊對葛一一陣拳打腳踢。

“很多次都想到了死,但那時沒有網絡教你各種各樣死法啊,也沒有好朋友願意跟你一塊兒去死,更別說什麼穿越到古代的說法了。想死,卻不敢,是我們那個時代差生的共同特徵。”葛一說如果她是90後的話,沒準兒早就“以死謝罪”了。

初三那年,為了讓老師能鞭策女兒好好學習,葛一的父母買了一兜子水果去見她的班主任。班主任當著他們的面對葛一說:“你要是能考上高中,我的名字就倒著寫!”班主任教數學,而數學湊巧是葛一比較感興趣、偶爾還能考及格的科目。但是班主任卻認定了,她就是連高中都考不上的差等生。

為了“報復”班主任,葛一開始努力學數學。 “很討厭數學老師,很想讓她的名字倒著寫,所以就逼著自己聽她的課,上其他課時都做數學題。”結果,葛一破天荒地考上了高中。儘管因為剛達到分數線,還要交3000元的讚助費,但葛一卻高興壞了。父母要辦一個“謝師宴”答謝班主任,葛一卻死活不干。她考上高中後,路上碰見初中班主任,哼一聲就揚長而去。

葛一剛上高中後沒多久,父親遭遇下崗,母親工資本來就很低,一家三口的生活捉襟見肘。父母戰爭升級的同時,葛一理所當然地成為他們“戰爭”的砲灰,也理所當然地不再對學習有任何興趣了。

母親諷刺她:“我一年不吃不喝,也就掙三四千塊錢。你要是考上大學了,這點錢只夠交學費。幸好,你根本沒本事考上大學。”

如果說原來葛一對父母的不信任、嘲諷能聽之任之的話,那麼上高中後,葛一則意識到:要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了。動不動就離家出走,去同學家裡躲著;有限的幾個同學都投靠完後,無處可去的葛一就躲在自家櫃子裡。看父母急得團團轉地找她,她就高興得要命。他們出去找她時,葛一就跑出來吃點東西,吃完東西又躲回櫃子裡去。

葛一說某天晚上她躲在自家櫃子裡,看到找不到她的父母突然安靜下來,相顧無言默默流眼淚時,她突然有些心酸:“也許,父母還是愛我的,只不過他們表達愛的方式,有點'殘暴'罷了。”

躲在衣櫃裡的她冒死跑出來,剛才還很安靜的母親,突然就爆發了,對她劈頭蓋臉地一頓猛打。那一年葛一17歲,被打依然很疼,但是那一刻,她的心不再像之前那麼疼,她也不再那麼恨媽媽了。她突然覺得:爸爸打她罵她,媽媽冷落她諷刺她,是因為她太不爭氣了。

她突然理解了媽媽,她有太多委屈無處發洩:爸爸沒有工作,奶奶藉口她生了個女兒罵她和欺負她,除了拿孩子撒氣,她還能做什麼呢?

當你翅膀硬了,擺脫父母的“魔掌”,你就贏了

於是,18歲那年,葛一干了件特自豪的事情——為了給媽媽“討公道”,她直接去找奶奶算賬。老人根本不聽她這個小屁孩講道理。道理講不成,她就不管不顧地跟奶奶大吵了一架,把多年來對奶奶的恨以及奶奶對媽媽的種種不好,一股腦兒全給倒出來了。

從那以後,媽媽依然會罵她、諷刺她,但葛一覺得頻率明顯比原來少了,而且她的面目也沒之前那麼“猙獰”了。下崗的父親做了點小生意,家裡的經濟條件開始好轉。葛一突然覺得自己在家裡的地位有所提高。

可惜的是,高考也臨近了,這會兒再奮起直追也沒用了。

葛一的高考分數很低,根本不夠上任何一所統招大學,但是她並沒有去賣醃鹹菜、洗豬大腸。葛一堅持上了南京的一所民辦大專,學的專業是“電子信息”。

依然沒有人看好她,父母都覺得這樣的大學上不上皆可。

沒有人能想到,葛一的人生,會在這所說出來都沒有人知道的學校裡,煥發出別樣的風采。從小學到高中一直跟父母同住的葛一,終於有機會從家裡搬到學校住宿了。大二時,學校鼓勵大家“專升本”,說只要考上本科,也就跟其他大學生沒什麼區別了。班上很多同學都躍躍欲試,原本對她不抱希望的父親,也鼓勵她去試一試。於是葛一開始埋頭複習,重溫高中時被她荒廢掉的科目。

填志願時,葛一沒敢填分數線很高的南京大學,而是選了名氣稍低一點的河海大學。可是,由於報考人數太多,河海大學當年的分數線比南京大學還高3分。葛一分數剛夠南京大學,但她沒填那裡的志願,當不上本科生了。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因為用心準備了“專升本”考試,又因為成績比她好的同學都讀本科去了,她因禍得福成了優等生。大二期末考試,葛一破天荒拿了獎學金!大三那年,葛一再次拿到了獎學金。這讓她喜出望外:原來逃離了父母的“魔掌”,她這個差等生也可以變成優等生。原來只要對學習感興趣,成績就可以提高。

最重要的是,當成績好的孩子會那麼幸福。父母依然罵她諷刺她,但葛一開始從別人嘴裡聽到諸如“你媽媽可為你驕傲了”這樣的話;身材嬌小、長相也很普通的她,也開始有男孩追了;一直沒什麼朋友的她,也開始有了很多可以交心的閨蜜了。一直因為成績差而深感自卑的葛一,開始變得開朗自信。

當所有人都對你失去信心時,你仍然要對自己滿懷希望

自信心爆棚的她,大二時就毛遂自薦去了南京一家公司實習。儘管每月只有300元工資,但葛一卻幹得非常投入和賣力。 2002年畢業後,葛一被這家公司正式聘用。因為有學歷不高的自知之明,葛一什麼工作都會搶著去學去幹。同時,這個自小就備受冷落、嘲諷的女孩,也在獲得人生中第一份工作時,開始結交更多的朋友。

“每個人尤其是女人,都應該在人生成長過程中的每個階段,去交幾個知心朋友。”葛一說,朋友會幫她消化積壓在心頭多年的負面情緒,朋友不會因為你是差生或者女強人疏遠或奉承你。當那些一直深藏於內心的自卑、糾結和憤懣,終於有了宣洩的出口,葛一恍然大悟:沒有人永遠是差等生。

兩年後,福建一家全球500強公司招聘投標專員,儘管專業不對口,但在公司也做過投標工作的葛一,還是毫不猶豫地給那家公司發去了自己精心製作的簡歷。而當她接到公司的錄用通知時,葛一才知道:當初和她競爭這個職位的有1000多人,其中60%是碩士及以上學歷,剩下的40%,除了她是大專學歷外全是本科畢業。

公司之所以選擇葛一,是因為她的工作經驗,她接受面試時所表現出來的自信、篤定和成熟。 “我曾經因為成績差,被所有人瞧不起而卑微到了塵埃里,我曾經讓所有人失去信心。所以,當生活給我發出'你其實也不賴'的信號時,我就會無比珍惜並全力以赴。”葛一這樣解釋她這個無錢、無學歷、無後台的“三無人員”之所以能躋身全球500強的根本原因。

2004年5月,因為要追隨南京的男友,葛一離開福建,應聘到南京一家公司做銷售。這是一家歐洲駐南京的外企,同樣是全球500強之一。因為有紮實的工作經驗和成績以及前任老總的極力引薦,葛一很順利地得到了這份工作,並且一直做到了現在。

如今,翅膀硬了的葛一,偶爾也會跟父母“算賬”,說他們當初不該那麼無情地罵她、打她。爸爸把她的詰問當成耳邊風,媽媽卻說:“現在的你和過去完全是兩個人。如果小時候你有現在一半懂事的話,我和你爸疼你都來不及,哪裡捨得打你。”

看來,當孩子長大、成熟,從壞孩子變成好孩子時,曾經暴戾的母親在變得溫和的同時,也變得狡黠。分明是她對孩子的不信任、否定和打罵,才導致孩子自卑、怯懦和成績糟糕,但母親才不會承認在葛一的成長道路中,她曾經是多麼的偏執、失責和不計後果。

所幸,這個在打罵和否定聲中長大的女孩,最終讓人刮目相看,獲得了連父母都非常驚訝的成功和幸福;所幸,經歷了化繭成蝶的葛一,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她的人生座右銘:當所有人都對你失去信心時,你仍然要對自己滿懷希望!

當然,已經做了母親的葛一,從兩年前生下兒子的那一刻起就無比篤定地知道:為了孩子健康成長,她一定會和丈夫用心經營婚姻,從而為孩子創造和諧、安寧和幸福的家庭氛圍;她不會因為孩子成績差而責罵、忽視甚至是諷刺他。當然,最重要的是,作為母親,她永遠都不會對孩子失去信心!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