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3 23:38:07

“媽媽快來看,大學錄取通知書,是姐姐的,姐姐考進大學了。”今年剛考進高中的大男孩舉著信開心地告訴媽媽毛愛萍。“你別拆,讓你姐姐自己拆。”毛愛萍提醒兒子。王安韻聽到了弟弟的喊聲,雙手撐著四個角的助行支架一步一步地走了出來,她的身子傾斜著,腿腳使不上勁,走得很慢:“錄取通知書來了?”王安韻拆開信,開心地說:“我真的考進大學了,我就知道我可以,如果不是我的手腳慢,我一定能考得更好,沒做的幾道題我都會做……”“能考進大學就好,太好了。”毛愛萍的眼眶紅了,想到女兒小時候,連小學都不願意錄取她,從來不敢想有一天女兒還能進大學……

奇特女孩考大學,輸了手腳贏了大腦“安韻”這個名字,只是不安韻人生的開始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即使孩子身上有些什麽缺點,父母總還是把自己的孩子當成寶貝。1992年,王安韻的媽媽早産生下了她。雖然她身體弱,但爸媽都爲這個小天使的到來而開心,爲她取了個很好聽的名字——王安韻。然而誰也料想不到小安韻的人生剛起步就不“安”也不“韻”。

王安韻11個月大的時候,爸媽發現了她與其他孩子的不同之處。她不會坐,也不會站,整個人軟綿綿的,扶也扶不起來。爸媽抱著她去了上海各大醫院檢查,每跑一家醫院,媽媽毛愛萍的心就往下沈一分,因爲每家醫院的檢查結果大致相同,王安韻是個腦癱兒。有個專家說王安韻脊柱側彎,人沒有重心,幾乎無法行走,除了手腳行動不便之外,極有可能是弱智。

自己的女兒是個“戆大”!不但如此,女兒連自己的手腳都無法控制。這個晴天霹雳般的噩耗像一份終身判決書,一下子把毛愛萍打垮了。她每天以淚洗面,想到女兒,眼淚就止不住流了下來。毛愛萍在醫院見過很多比女兒歲數大點的腦癱兒,流口水、手腳不受控制、不會說話、人傻……女兒將來也會變成這樣嗎?毛愛萍不敢想像。女兒還這麽小,未來漫長的人生道路該怎麽走,自己又該怎麽辦?因爲傷心過度,毛愛萍病倒在床上,她患上了植物神經紊亂,幾乎不能動彈。王安韻在爸爸一個人手忙腳亂的照顧中,常常哇哇大哭。

毛愛萍的丈夫沒有一句怨言,他默默照顧著妻子和女兒。他幾乎沒有勸慰的言語,或許他不知如何勸慰妻子,或許他知道言語的勸慰起不了作用,他用行動述說著他不會放棄的決心。看著丈夫忙得消瘦的背影,有一天毛愛萍終于想明白了,這樣的事情既然攤到了自己身上,就不能逃避,也無處逃避。她不接受現實,早晚丈夫也會垮的,那樣這個家就毀了。她告訴自己一定要站起來,跟丈夫一起面對一切。

精神的力量往往是不可估量的,想通之后的毛愛萍很快就從病床上爬了起來。腦癱兒在6歲前是進行複健鍛煉的最好時機。毛愛萍夫婦騎著自行車,每天輪流送王安韻去醫院做複健,一天又一天,枯燥的周而複始,卻常常幾個月也看不到王安韻的一點點變化。王安韻緩慢的進步銷蝕著毛愛萍心里的一絲絲希望。每當她累得虛脫,心生絕望時,就會把王安韻緊緊抱在懷里,女兒的體溫提醒著她是一個母親,母女連心,她怎可放棄。

毛愛萍接受了女兒是腦癱的事實,但她不相信女兒會是一個“戆大”。王安韻3歲時,毛愛萍每天在送女兒去醫院的路上,就教女兒背唐詩。她不厭其煩一遍遍念給女兒聽,讓女兒兩個字、三個字這樣跟著念。直到有一天回家的路上,毛愛萍念:“床前。”王安韻接道:“明月光。”那一刻,毛愛萍喜出望,連忙停下自行車,抱著女兒又摟又親,笑著流下了眼淚。她回到家,趕緊讓女兒表演給丈夫看。如果女兒真傻,就不可能把唐詩接下去,自此,毛愛萍相信女兒不是“戆大”,一道希望的曙光出現在她的面前。只要女兒腦子不傻,說明她只是小腦癱,大腦完好的肢體殘疾人,她可以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未來。

她有一個特殊的坐便器放在學校的廁所中

認定了王安韻不是“戆大”,毛愛萍心里有了一個目標,要讓女兒做一個殘而不廢的人。毛愛萍的丈夫常說:“女兒除了腿腳不便,說話不流暢,她跟正常的孩子沒有什麽不同,我們除了在生活上對她多點照顧,其他方面就像對待正常孩子一樣。”這是做父母才會說的話吧,女兒在父母的心中一點不比別的孩子差。

話雖如此,王安韻畢竟是個殘疾孩子,按照政策規定,毛愛萍夫婦還能再生一胎。“你說我們要不要再生一個孩子呢?”毛愛萍在王安韻確診爲腦癱后問過丈夫這個問題。丈夫說:“女兒比其他孩子需要更多的照顧,我們如果只有她一個孩子,就能把全部心思放在她身上;如果再生一個,還要分心照顧另一個,我怕女兒受委屈。”“我也有這擔心,那這事就再說吧……”再生一胎的事情就被毛愛萍夫婦擱置了,他們全身心地撲在照顧女兒身上。

王安韻3歲后,當毛愛萍確定女兒只是肢體殘疾,她看到了希望 。她相信等女兒再大些,就不用事事依靠父母了,再生一胎的事,又在她心里冒了出來。一天晚上,毛愛萍把在心里醞釀了一段日子的想法告訴丈夫:“你說,我們再生一個孩子,好不好?安韻腿腳不方便,肯定不能出去跟別的孩子玩,有個弟弟或妹妹,可以有個伴。等將來我們老了,還能有一個人代替我們照顧女兒。”“以前我們擔心多個孩子會分散了我們對安韻的關心,但你說的也對,我們總會老的,能有個親人代我們照顧她,我們也能安心些。最多我們現在辛苦些,帶兩個孩子,熬個幾年,等他們都大些就好了。”丈夫的話,堅定了毛愛萍的決定。

王安韻4歲的時候,弟弟出生了。兒子出生后,毛愛萍更忙碌了,一個是嗷嗷待哺的嬰兒,一個是完全不能自理的女兒。她依舊要每天陪女兒做複健鍛煉。自從得知女兒生病后,毛愛萍就放棄了原本不錯的工作,長期請假在家,再也沒有上過班,家里的經濟重擔全都落在了丈夫身上。

日子一天天過去,王安韻6歲了,到了上小學的年紀了,可是對口的小學並不願意接收她這樣一個特殊的學生。王安韻不但無法獨自走路,而且因爲手不受控制抖得厲害,即使要她把阿拉伯數字1寫進本子上的小方格里,她也寫得歪歪斜斜,總要把1寫到格子外面去。有老師建議,讓王安韻去特殊學校學習,在那里她不會那麽辛苦。可是毛愛萍堅決不同意。她覺得女兒智力正常,只是手腳很難受控制,如果女兒去了特殊學校,她永遠會覺得自己跟別人不同,是特殊的,也就不會有進步。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