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7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9-4 00:52:51


  我的老家是北方的一個很小地方,村子的東面有一條小河,當然這和天上下
孩子是沒有關系的,多寫兩個字湊湊數,可以多得些分呀。呵呵,閑話少說,書
歸正傳。因為我們這里是在祖國的北方,所以冬天的天氣特別的冷。有一年的冬
天,天又比往常冷的多。大雪下了一個多月,這是從沒有過的事情。那年我正好
十五歲,正上初三。

  我的姐姐大我五歲,初中畢業後沒事做,就家里幫忙,去年才托人在鎮上找
了個工作,臨時的,是在鎮計劃生育辦公室里幫忙。家里還有父母雙親,緊連的
兩套房子,都在一個院子里。父母住左邊的大的,是四間的房子;我和姐姐住右
邊的小些的,是三間的房子(我住在那個大套里,姐姐住里面的小套的,有個小
門,從里面能上鎖的,當然也只是鎖別人的,每當夜深人靜時,我總是偷偷的跑
到姐姐床上去睡,嘿嘿。不過也別誤會,也就是抱著取暖,沒別的事發生。呵呵)。

  該介紹的都介紹了,咱接著說那年下大雪的事,再解答天為啥會下孩子的問
題。因為姐姐大我五歲,從小她就看著我,所以對我特別的親。而且我也特別的
乖,姐姐也喜歡帶著我玩。有時候為了陪我玩,寧願放棄和自己那些女伴玩的時
間,當然,很多時候她都是帶著我一齊去玩的,那些姐姐姑姑們也都願意和我在
一起玩,因為我長的可愛,人又乖巧。

  我姐姐人長得挺好看的(在我看來,呵呵),由於長時間上學,家里的活幹
得少,所以人也挺白的,長長的頭發,圓潤的嫩臉,高高的乳房(這個當然只有
我才知道,因為農村的女孩子都穿緊身的衣服,不象城里的女孩那樣讓自己的乳
房高高聳著給人看,在外人看來農村女孩的乳房都是平平的,那是衣服勒住了的
原故,而我常常鉆到姐姐被窩里去睡。

  當然不會太老實了,所以什麽情況都一清二楚了,呵呵),白白的大腿(知
道的原因同上),細細的小蠻腰(知道的原因不用說了吧?呵呵)本來小的時候
是跟大人一起睡的,後來大了就不方便了,就和姐姐在一起睡,特別是冬天,好
有個暖腳的呀,因為農村的冬天特別的冷,又不生爐子,只好多個人擠在一起睡,
別人是兄弟或是姐妹在一起。我家只有我們姐弟二人,所以只有我們兩個在一起
睡了(這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呀,嘿嘿)。

  可是到了我十歲的時候,因為我姐姐都是十五歲的在姑娘了,家里覺得再和
十歲的弟弟一起睡不太好,就在原來的房子東邊又蓋了座房子,讓我們分開睡,
雖然我們兩個都不願意(沒想到姐姐也不願和我分開呀,嘿嘿),可也沒辦法,
只好搬到新房子里分開睡。可是由於不和大人在一個房子里,晚上我總是跑到姐
姐床去睡,天亮時在回到自己的床上,呵呵。

  那時只覺得有人做伴睡的舒服,也沒想得大得多,呵呵。農村的人睡覺一般
的都穿衣服,特別是小孩子,大人睡覺也就穿個褲頭,小孩子就光著身子。小的
時候睡覺時總喜歡抱著姐姐的油滑的嫩嫩的身子,為了暖和,姐姐也總是緊緊的
抱著我睡,那時就算有過什麽事情。我也是不記得了。呵呵。後來上學了。年齡
也大了,就跟大孩子學會了擼GA,就是現在所說的手淫,那真是一種很刺激的
體驗啊。

  第一次手淫的時候大概是在十歲時,這時正好是跟姐姐單獨在一座房子里睡
覺的時候,這種事我當然也不避著她。到後來姐姐也幫助我進行手淫,那個感覺
真是爽呀,呵呵。在剛搬進新房子的一天夜里,我又偷偷的鉆進了姐姐的曖曖的
被窩里,由於這幾天上學緊張,幾天沒有手淫了,隱不住就在被窩里進行起來了。
姐姐當然是發現了,她把手伸過來揪住我的手說:「小家夥,你幹嗎呢?」

  我說:「姐姐,你說我幹嗎呢?」邊說邊另一支手摟住了姐姐。

  「小家夥,你居然敢擼GA,小心我告訴咱娘。」

  「哼,你才不舍得告你的好弟弟呢,是不是,姐姐我還想讓你幫我忙呢。」

  「哼,你這個小色狼,凈想好事,你自己擼吧,我才不會幫你呢。」姐姐邊
說邊撓我的癢癢,撓的我哈哈直笑,笑還不敢大聲的笑,光怕被大人聽到了。

  我也不顧手淫了,也手去撓姐姐奶子,我知道她的奶子最敏感,只要是在被
窩里,用這一招總錯不了,當然在人多的時候我是不會用這一招的,嘿嘿。果然,
姐姐很快的就投降了,「好弟弟,別再摸了,姐姐受不了了。」

  「那你得幫我擼。好不好呀?」

  「好,好,答應你了,小色狼。」姐姐說著,慢慢的把手伸到我的小弟弟上,
輕柔的擼了起來。

  我用一只手摟住姐姐的脖子,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奶子,好好的享受著
姐姐的服務。「姐姐我也替你摸吧?」邊說我邊把手伸向姐姐的褲頭。

  就在這時,姐姐快速的抓住了我的手,說:「小色狼,你要是再亂來,就不
給你擼了。」

  望著姐姐那含羞帶怒的粉臉和微微撅起的小嘴,我連忙把她的手拉到我的小
雞雞上,邊親她邊說:「好姐姐,聽你的話,不亂來了還不行嗎?快給我擼吧,
難受死了。」

  「哼,那你好受的時候又給誰說了呀?小色狼。」姐姐說著又輕輕的擼了起
來。

  「姐姐你擼的我真是太舒服了,你真是我的好姐姐呀。」

  「哼,小油嘴,怪不得小芬願意讓你日呢,原來我弟弟這麽會說呀?」

  「嘻嘻,這還不是跟我的好姐姐學的嗎?」

  「哼,我啥時都你了呀,真是亂說。」

  「怎麽沒教我呀?每天晚上讓我摟著你睡覺,讓我摸屁股和奶子,這不是教
我嗎?」

  「還說呢,你這個小色狼,每天晚上偷偷的鉆到我的床上來,又攆不走你,
不讓你摸有啥辦法呀?」

  「難道我摸的你不舒服嗎?」

  「誰象你呀?小色狼一個,我只覺得的怪癢癢的,沒覺得的有多好受呀?」
姐姐說著,手里的活可是一點也沒有耽誤,仍在輕輕的擼著。

  「好舒服呀,姐姐。」

  「比和小芬日B還舒服嗎?」

  「當然了,還是姐姐弄得好呀。」

  「哼,小油嘴。」姐姐羞羞的看著我說,「真是怕了你了。」

  突然我覺得一陣陣的舒服向下身襲來,急忙抓住姐姐的手說:「快點姐姐,
我要最舒服了」說著抓住姐姐的手快速的擼了起來。

  就在那一剎那間,我就達到了快樂的頂點。啊,真是太爽了,比自己擼的舒
服多了,更何況這個人還是自己的親姐姐啊,真是太刺激了。我緊緊的摟著姐姐
的身子,享受著高潮的余韻。過了一會兒,我�臉看看姐姐,只見她正紅著小臉
看我呢,看見我看她就羞羞的說:「舒服了?」

  「嗯,」我摟著她的脖子說:「謝謝你了,我的好姐姐。」說著,又親了親
她的小嘴。

  「油嘴滑舌的小色狼。快點睡覺吧,明天還要上學呢。姐姐都累了」

  「嗯」,我答道:「姐姐,讓我也來幫幫你吧?好不好?」

  「不用了,你這個小家夥,快睡吧」說著就摟住了我。

  我也把身子緊緊的貼在她的身上,把臉放在姐姐的奶子上,好柔軟呀。有人
說了,你都射精了,也不清理一下就睡呀?當然不用清理了。我才十歲呀,只有
高潮,沒有精子可射的。當我第一次射精的時候,姐姐和我兩個人都嚇壞了,因
為姐姐雖比我大五歲,可也從沒見過真正的精子,當時兩人都嚇了一跳。不過這
也是三年以後的事情了。現在我才知道,高潮是早於睪丸發育的,嘿嘿。是個大
發現吧。姐姐抱著我睡著了,我輕輕摟著她,真的很感謝姐姐在我少年時期的陪
伴。我們從沒有發生什麽事情,只有那濃濃的姐弟深情。

  呵呵,說著說著就扯遠了,下面開始解答天下孩子的事情。那是在我十五歲
的那年冬天,那年的冬天特別的冷,大雪下了一個多月,我正好放假了,就在家
里學習,做作業。姐姐也沒法去上班,也在家里陪著我。不光是我們,其他的人
家也是這樣。那時候農村沒有電視,也沒有其它的娛樂項目,到了白天就在家里
說說話,幹點家務活。晚上就早早的睡覺。

  姐姐就陪著我寫作業,她在一旁做鞋,繡花什麽的,做一些家務活。看著我
的作業快做完了,她就去曖被窩,等我的作業做完了,就偷偷的鉆到姐姐的被窩
去。曖曖的被窩,睡起來可舒服了。摟著姐姐的脖子,親親她的小嘴,姐姐總是
羞得輕輕的打我的屁股。和她一起睡了這麽長時間了,姐姐還是那麽的害羞,就
是幫我擼GA的時候,又不是第一次了,可每次她總是那麽害羞。

  有時我也想和她進一步玩玩,可她總不願意。我也不好強迫她,實際上能和
姐姐一起睡覺我已經滿足了,能有幾個人有這樣的好福氣呢,呵呵,知足常樂呀,
嘿嘿。這天作業做的多了些,做完的時候姐姐都睡著了。我連忙脫了衣服,鉆進
姐姐給我曖好的被窩里,摟著她的脖子輕輕的親親她。姐姐感覺到我鉆進被窩里
了,也緊緊的抱住我說:「好弟弟,別鬧了,睡覺吧。你想擼GA不?」

  「不了,凍得厲害,不想了。」

  「嗯,那快睡吧。」說著親了親我臉,又把我抱緊了些,這樣暖和呀。姐姐
都已經二十歲了,給她說了幾個對象了,她都不願意。在農村里,象她這麽大的
女孩一般都說妥婆家了。我有時想姐姐之所以老是不願意,可能是舍不得我這個
弟弟一個人太孤單了。我也舍不得她,可她總得嫁出去呀。真有點舍不得呀,呵
呵。緊緊得的抱著姐姐睡著了。

  上面是我十五歲冬天的事情,那個冰冷的冬天的終於過去了。轉眼就是春天,
過了夏天,又過了秋天,姐姐突然忙了起來了,天天很晚才回家,回家來也累得
了不得,也不願幫我服務了。我有一天實在忍不住了,就對姐姐說:「姐姐,來
你躺下,我幫你按摩一下好不?」

  「好呀,可你得做作業呀。」

  「都做完了,你這幾天咋這麽忙呀?」

  「這些天給孩子上戶口的特別的多,也不知咋弄的。」

  「是不是去年結婚的多呀」

  「沒有呀,去年結婚的也不多呀,可今年生孩子的咋這麽多呢」

  「你們沒調查一下呀」

  「咋調查呀?不過我們科長說查出來原因他請客吃飯。」

  「那好啊,我要是幫你查出來,吃飯的時候你得帶我去啊。」

  「那當然啊,我的好弟弟,你那麽聰明,肯定能查出來。」

  「嗯,我的好姐姐,你真是太好了。」我說著,爬在她背上親了親她的脖子。

  接著把手偷偷的伸向她的奶子,「小色狼,都這麽大了,不要胡鬧了。」

  「嘻嘻,行了,好弟弟,別鬧了。」

  「讓我再摸摸吧,你嫁出去了,我就撈不著了。」

  「去你的,小色狼,追你的女孩多著呢,你還稀罕姐姐呀?」

  「我就喜歡姐姐呀。」

  「啊,小油嘴。」我輕輕的幫姐姐按摩著,慢慢的她睡了,我在一邊看著常
常沈沈睡著了的姐姐,心里也替她心痛,剛工作沒多長時間,就趕上這麽忙的時
候,真別把她累壞了呀。

  一邊想著,一邊替姐姐她蓋了蓋被子。又看了一會書,我也覺得的困了,看
看大人都睡了,就偷偷的來到姐姐的床邊。姐姐她正甜甜的睡著,長長的睫毛,
彎彎的眉毛,黑黑的頭發,嫩嫩臉兒白里透紅。我越看越忍不住心里的激動,好
美的姐姐啊,可是她馬上就要成為別人的老婆了,雖然還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可
總不是我呀。哎,為啥我就不能娶姐姐做老婆呢?姐姐也是喜歡我的呀,就因為
是我姐姐才不能娶她的嗎?看著沈睡的姐姐,我癡癡的想。

  想著想著,我禁不住輕輕的俯下身子,爬在姐姐身上美美的親親她的紅紅的
嘴唇,親親她的粉紅的臉頰。我的小弟弟禁不住也挺起來了,今天的欲望特別的
強烈,可是看著沈睡著的姐姐,今天是不能再勞累她了,看來只有我自己來解決
了。自己弄出來後,我脫了衣服,輕輕的鉆進了姐姐的溫暖的被窩里,盡管我是
輕輕的鉆進來的,可是姐姐她還是感覺到了。

  姐姐她挪了挪身子,伸過來胳膊輕輕摟住我說:「弟弟,你的作業做完了嗎?」

  「嗯。」我輕輕的說,說著親了親她的小嘴。

  「哪就趕快睡吧,啊,明天還要上學呢。」

  「嗯,姐姐你累壞了吧?」

  「嗯,是有些累中呀,這幾天太忙了。你剛才是不是又擼GA了呀」

  「嗯,你都聽見了呀?姐姐。」

  「哼,你這個小色狼,你幹啥我還能不知道嗎?」

  「嘿嘿,誰讓你是我的好姐姐呢?還是我的親姐姐了解我啊。」

  「哼,小油嘴,就你會說。」

  「嘻嘻,姐姐,我再替按摩一下吧?」說著,我的小手慢慢的攀上了她的乳
峰,輕輕的揉了揉。

  「小色狼,別再鬧了,怪癢癢的,嘻嘻,好了好了,我的好弟弟,嘻嘻,行
了,怕了你了。」姐姐邊說邊扭動著身子,嫩嫩的身子緊緊的靠著我,蹭著我的
身子,磨的我好舒服呀。

  我也緊緊抱著姐姐的身子,輕輕的親她的臉,邊親邊說:「姐姐你讓我弄下
吧?啊。」

  「哼,去你的,小色狼,別不知足了,啊。有幾姐姐都二十了還摟著弟弟睡
覺的。這還不算呢,還讓你摸奶子,親親嘴。」

  「還給我擼GA。」

  「哼,你還知道呀?哪還不知足哪?」

  「我就是舍不得姐姐讓外人日了呀?」

  「去你的小色狼,你說啥呢?姐姐就要給你未來的姐夫的呀,那也不是外人
哪。」

  「就是外人,就是外人,我就是想要姐姐嘛。」

  「好了,好了,我的好弟弟,姐姐的第一次是不能給你呀,啊。如果姐姐嫁
到婆家去不是處女的話,會讓人家看不起的,啊,聽姐姐的話,以後有機會姐姐
會滿足你的,啊,好不好?快睡吧弟弟。」

  「姐姐你不騙我吧?」我暗自高興,雖然得不到姐姐的第一次,可以後能有
機會和她零距離接觸的承諾還是讓我激動不已。

  「姐姐啥時騙過你呀?小色狼,快睡吧,別再摸姐姐的奶子了,啊。」

  「姐姐,你是受不了了吧?」

  「哼,象你這麽個摸法,誰受得了啊?」姐姐說著把我的手拿開,又緊緊的
摟住了我,說:「快睡吧,啊」

  「嗯」就在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的答案,那就是困惑姐姐的生孩子
的問題。我突然想起了為什麽今年出生的孩子會突然多了這麽多了。答案也很簡
單,我可以跟姐姐一齊去吃請了,呵呵,嘿嘿,我不禁笑了起來。

  「調皮的小家夥,又想起啥好事了,高興成這樣了。」說著,姐姐使勁的摟
了摟我。

  我用兩個手環抱著姐姐的脖子,輕輕的親親她的臉說:「好姐姐,你得謝謝
我呀。」

  「噢,你又做啥好事了?還讓我謝謝你。」我用我的胸脯蹭了蹭姐姐的奶子,
癢得她嘻嘻的笑出聲來。

  「嘿嘿,姐姐,」我說:「我想起來今年為啥出生的孩子多了。」

  「是嗎?」姐姐也來了興致,抱著我的腰輕輕的問。

  「當然了,我真的想到了。那就是……」我故意的賣了個關子。

  姐姐果然忍不住的又問我:「好弟弟,快別再逗姐姐了,這幾天都快把姐姐
我的頭想破了呀。快點說啊。」姐姐邊說邊用她的嫩嫩的奶子蹭著我的身子。

  蹭的我渾身發癢,忍不住的笑了起來。這個壞姐姐就知道我受不了這個,我
連忙的把手攀上她的乳峰,邊摸邊說:「那你讓摸奶子,我就說。」

  「真是怕了你了,現在你滿足了,快說吧。」

  我邊摸著姐姐的奶子邊說:「姐姐說出來也很簡單,你還記得去年的大雪不?」

  「記得呀,哪有啥關系呀?和生孩子有啥關系呢?」姐姐一臉疑惑的說問道。

  「怎麽沒有關系呀?」我邊說邊摟緊了她,「你想下大雪的時候,晚上咱們
倆都幹啥了?」

  「哼,小色狼,知道你也沒啥好說的,能跟你幹啥呀?還是抱著你睡覺嗎?」

  「不是還幫我擼GA了嗎?你要是把我的精子弄進你的那里面去,今年我們
也能生個小寶寶了,是不是呀?」

  「去你的小色狼,誰跟你生寶寶呀?」

  「我說得是如果呀,我的好姐姐,你還明白呀?去年下大雪,人們都沒別的
娛樂方式,只好在家睡覺了。我有我的好姐姐摟著睡。可那些小夫妻、少夫妻、
中年夫妻不在家里睡覺幹生孩子的活,還能幹啥呀?你說我說得對不,我的好姐
姐。」

  「呵呵,還別說,我的好弟弟說得還真有些道理呢,呵呵,原來天上不光會
下雪呀,它還會下孩子呢。」

  「呵呵,」我聽了也笑了起來:「姐姐,沒想到你還這麽幽默呢,什麽叫天
上下孩子呀?」

  「下了這麽在的雪,沒事幹就在家里造孩子,你說今年的這些孩子不是天上
下來的嘛?」

  「是,是,」我連聲說道,「那你這回可得帶我去吃請了。」

  「不行,好弟弟,這事咱姐弟兩個說說還行,我那好意思到那麽多的人前去
說呀。」

  「啊,那我不是白想了嗎?」

  「好弟弟,別難過了,等姐姐發了工資就帶你去吃最好的,好不好呀?」姐
姐邊說邊親了親我的臉,我也輕輕的親她的嘴,又趁機親了親她的軟軟的舌頭,
好甜呀。

  「嗯,我的好姐姐,就聽你的,不過你得讓我看看你的下面,嘿嘿,」

  「哼,你找打呀,」姐姐說著,輕輕的拍了拍我的小屁股,說:「以後再讓
你看,啊。」

  「好,好,你答應了呀。」

  「哼,又上你的當了,小色狼,快睡吧。」

  「嗯」

  這真是「只說天會下雨雪,不想還能下孩子」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