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玄幻仙俠]

生死夢

[複製連接]
查看: 1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4 14:16:10

柳若云看著垂死的兒子,面色一下子變得蒼白如死,半天,才顫抖著說道:「請你……放開他。我……我什麽都願意了。」
手中短劍無力的落下。刺耳的劍器墜地聲讓母子倆的心中都是一陣悲絕。武玄機狂笑聲中,放開小清,卻一把將柳若云帶入自己懷中,吻上她嬌紅一抹的芳唇。他的動作粗魯異常,似乎存心要她難堪,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狂熱,就想要把冰與火的記憶同時烙印到她的唇上與心頭。柳若云不敢反抗,一行眼淚悄然滑落。武玄機吻著柳若云的粉臉,雙唇最后停在了柳若云的嘴唇上,便再也不願離開。柳若云不習慣地縮了一縮,但還是停下來讓武玄機吸啜著自己的嘴唇,只是抗拒地把雙唇合上,不讓武玄機進入其體內。武玄機越吻越興奮,兩人的嘴唇進行了一場攻防戰。武玄機率先停下來,柳若云也趁機回口氣,這時柳若云才能一睹自己「主人」的真面目。天!柳若云掙扎著坐了起身,用奇怪的眼神望著武玄機。看見柳若云面色稍和,武玄機又道:「我連陽具也進過妳口內,現在要和妳濕吻反而不肯,看來妳也是受硬不受軟的了。」
武玄機用稍微責備的語氣說著。柳若云忙道:「不……」
才張開口,武玄機的舌頭立時伸進柳若云口內。「唔……」
柳若云略爲掙扎著,最后還是放棄了。兩人越吻越烈,武玄機一翻身便把柳若云壓下,背后被手扣扣著的雙手使柳若云痛楚起來。柳若云擺脫了武玄機,哀求道:「我已答應了什麽都依你,你便解開我的手吧,壓得我很痛啊!」
「啧,啧,我還是喜歡綁著一個女人來干。來吧,妳在上面吧!」
武玄機扶好了柳若云躺在自己身上,順手脫去柳若云的乳罩,享受著柳若云豐乳的質感。武玄機把頭揍至柳若云耳邊:「好好的用舌頭替我舔勻全身,最后別忘了替我口交啊!」
「求求你,不要……口交吧,我不懂的。」
「啪」的一聲,柳若云的屁股一痛,已被掴了一掌。「哈哈,還不開始!」
由于雙手仍被鎖在背后,柳若云只有艱難地像毛蟲一樣使身體往下移,用嘴巴及舌頭剌激著男人的身體。在舌頭舔至武玄機的乳頭及肚臍時,武玄機發出了贊賞的呻吟聲,使柳若云不自覺的更投入。柳若云努力地在武玄機上半身賣力著,想盡量延遲去用嘴巴接觸武玄機的陽具。武玄機卻不如她意,用力的把柳若云頭部推下,很快柳若云便欲避無從了……柳若云望了望武玄機那根可怕的肉棒,已一柱擎天的站在目前,在別無他法下,柳若云閉上了眼睛,張開嘴巴來容納武玄機的肉棒。「噢……」
武玄機舒服得叫了出來。武玄機閉上眼睛享受了一會,吩咐柳若云:「別只是含著,吐出來給我用舌頭舔舔看。」
柳若云依然不張眼睛,依言替武玄機舔陽具,從龜頭、傘底下至根部,把武玄機的陽具舔得閃亮。「對對……很好……來,再替我含著,但不準閉上眼睛,要一邊含著,一邊�起頭望著我。」
但武玄機卻想不到,柳若云竟能在現實中把女優的表神盡現出來。當然柳若云是苦著臉望著自己,但武玄機卻更愛柳若云這種憂怨的神情,沒有風塵味,卻把女性對口交的抗拒感盡露出來。「呀!很好,很好……來,現在換『69』式吧。」
柳若云含著陽具搖搖頭,這無助的動作,更增添了些許憂愁感。武玄機也不理會,硬要她把下體向著自己。柳若云吐出了陽具,哀求道:「不要,汙……糟……」
武玄機掴了柳若云一巴,低沈地道:「誰準妳吐出來?誰準妳說話?是不是要我每次也把妳堵著才喜歡?不要讓我每次都把說話說兩次!」
柳若云呆望著武玄機的表情,已沒有了剛才的和顔悅色,相反,眉宇間所露的凶悍,絕對不是一個同年齡的孩子所有的。柳若云還在呆著,武玄機又是一巴,雖不致很重手,但每一下的「啪啪」聲也帶給柳若云屈辱感。柳若云急忙重新把武玄機的肉棒含著,然后艱難地把下身移到武玄機的臉上,女上男下的分開雙膝跪在武玄機頭部的兩旁。由于雙腿被武玄機頭部隔著不能合上,故此武玄機可以任意隔著絲質的三角褲來吻柳若云的下體,手口不停的把玩著女人的神秘地方。柳若云由于雙手被鎖在背后,只能靠頸力和腰力挺直身體來替武玄機進行口交,但武玄機的挑逗令她渾身發酸,小任適時地身子一翻,兩人的位置登時調轉。柳若云已被武玄機的剌激得忘記了雙手被壓在背后的痛苦,只是緊緊的把陽具含著,雙腿把武玄機的頭部緊緊夾住。很快武玄機的口水引來了柳若云下體的分泌,兩種液體把柳若云的內褲沾成透明。內褲的中裆陷入柳若云的陰唇,柳若云不安份地擺動纖腰,甚至不時挺起腰部,讓自己的陰部更加享受武玄機舌頭帶來的快感,緊含著陽具的嘴巴漏出陣陣醉人的喘息聲。突然,柳若云的兩個肉洞一寬,陽具及舌頭同時離開了自己的身體,柳若云正處于高潮中卻得不到宣泄,還來不及表現自己的不滿。下體一涼,原來武玄機把自己的內褲一手扯脫,把柳若云雙腳架了肩膀上,陽具對陰道一挺而盡。柳若云在徹底濕潤后,輕易地容納武玄機的陽物。武玄機的前戲已挑起了柳若云遺忘已久的性致。自從丈夫死后的性接觸全部是來自那所骯髒的鳳樓,對于陌生男人的接觸柳若云只感到莫名的惡心,每次交易柳若云也不能正常地排出分泌物,上鳳樓發泄的男人當然是不懂溫柔,每次也把柳若云弄得死去活來。現在柳若云雖不至于已接納了武玄機,但相處下來不再像開始般抗拒著他,已成了泥濘般的下體便是鐵一般的證據。尤其是武玄機的手段使柳若云不得不屈服,也不管事后武玄機會否兌現承諾,柳若云現在只想盡情的泄一次,把埋藏體內的欲火宣泄出來。在身心的渴望下,柳若云不其然的放蕩地呻吟著,雙腿箝著武玄機的腰部,不時挺動下身來配合武玄機的抽送,沒有半點被強奸著的表現。沒有花巧的抽送,每一下只是朝著柳若云的子宮深處挺進。這對于「旱逢甘露」的柳若云來說,已是無比剌激,她實在無法想象自己會被一個小孩子弄至高潮。柳若云的叫聲越來越向,終于來了……只看柳若云痙攣般打了個顫抖,子宮射出了陰精,最后連緊纏武玄機的雙腿也軟了下來……武玄機看著自己胯下的女人已被自己征服得貼貼服服,感覺像把柳若云干死了一樣,武玄機的滿足感悠然而生。由于這次已是今天的第三次,武玄機雖興奮卻還未可泄精。武玄機看見柳若云死魚般躺在床上無力氣的張口喘息著,立即拔出了陽具,爬至柳若云面上,朝著張開的小嘴一送。失神中的柳若云發出了一聲低吟,卻不抗拒著的替武玄機口淫著。一個女人在滿足后的口舌服務,使武玄機得到極大的享受。「唔……」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4580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