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5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4 15:52:00

我叫池楠,今年18歲,身高185 公分,生在C 市,長在C 市,剛高三畢業,
就讀于C 市的重點大學C 大。 C 大是一所私立大學,由於C 市是直轄市,所以各
方面的硬體軟體資源都能得到很好的保障,師資力量也能很好的保障,所以從綜
合實力來說,C 大不比國內其他名牌大學差多少。 然而我讀這所學校也有很重要
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C 大是我家族產業下的其中一個品牌,而我媽就是這所大
學的理事長,所以從各方面考慮,在C 大念書有很多方便的地方。

這裡說說我的家族,我媽42歲,身高170 ,這個身高在國內來說,尤其相對
于女性來說是相當高的高度了,我媽常常說我長這麼高是繼承了她的基因,她常
常對社區內的鄰居炫耀這一點。 對了,忘了說,我媽叫池璐茵,我是隨的母姓,
42歲的她看起來還很年輕,就姿色來說不比20來歲的小姑娘差,而且她還有一種
成熟女人的風韻,不胖也不瘦,剛剛好,看起來很有韻味。 況且那對46H 的乳房
也不是擺設,這對乳房已經成了她自傲的資本,平時走路都是�頭挺胸的,驕傲
的很,別的女人也常常羞愧于她這對巨無霸之下。 我也常聽我媽念叨說這件衣服
又小了,那件衣服又不合適了之類的話,不知道都40多歲的人了,怎麼還在發育
胸部。

我沒見過我父親,聽我媽跟我說他在我出生之前就死了,是個負心人,沒必
要對他那麼掛念。 而我們家族的產業都是我媽這邊一點點打拼起來的,說起來在
C 市可能沒人不知道寶鷺集團的,寶鷺集團旗下涵蓋了房產,服裝,教育,醫療,
運輸等行業,是個不折不扣的產業化大型集團,提供了不下20萬的就業崗位,而
最近這10年來更是年年獲得C 市貢獻最大民營企業的殊榮。 上面說到的C 大理事
長就是我媽其中一個身份,當然,分量最重的身份應該是寶鷺集團董事長這個身
份了。 雖然我媽有C 大理事長這個職位,可她卻不是常常去C 大,你們都知道的,
做到這個位置上的人,許多事情都不需要自己親自去辦了。

我有3 個姐姐,大姐二姐是雙胞胎,26歲,是的,沒錯26歲,我媽在16歲的
時候生下她們,原因就在於我那混蛋的父親,至少我媽是這麼告訴我的,具體原
因她沒多講,我也懂事的沒多問。 大姐22歲就從美國耶魯大學拿到工商管理的博
士學位了,23歲拿到牛津大學的藝術學博士和服裝設計博士的雙料學位,也是我
們家唯一一個拿到這麼多學位的天才。 所以她當仁不讓地從媽媽手裡接過集團的
管理權,這3 年來也管理的非常不錯,集團業績每一季度都在穩步增長,就算集
團裡的老一輩管理者也對她很佩服。 對了,我大姐叫池尹靜,26歲剛才說過了,
身高172 ,比媽媽還高一點,對此我媽也常常炫耀是她的基因遺傳。 大姐的胸部
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遺傳了媽媽的原因,竟然也有43F.可大姐的性格比較沈穩吧,
也不能說是沈穩,就是比較冷的那種,我也說不出來,平時就一個冷冰冰的樣子,
我在家裡最怕的也是她。

二姐叫池尹珂,身高170 ,和媽媽一樣高,胸部40F ,23歲從劍橋大學拿到
幼教博士學位後就回來在家裡集團下的國際幼稚園任院長。 對此我媽之前也有點
不滿意,可是看到二姐那麼喜歡小孩子最終也就妥協了,乾脆放手讓她去做。 而
二姐也沒讓媽媽失望,把幼稚園管理得井井有條,還自己親自任教2 個班,讓幼
兒園的各位老師都欽佩不已。 現在二姐的這個幼稚園除了在C 市是鼎鼎有名的之
外,在全國也開始聲名鵲起了。 現在每學期開學之前,慕名到這裡來給孩子們報
名的達官貴人那簡直是多不勝數,除了管理硬體軟體之類的條件是頂級的之外,
這裡的老師們也是全國有名的。 二姐的性格就比較正常了,很文靜的一個人,對
誰都客客氣氣的,微笑的人最美麗,不是嗎? 何況二姐還有一個閉月羞花的容貌
呢,這一點和大姐不同,雖然是雙胞胎,兩人的容貌看起來也差不多,可是別人
一看就知道誰是大姐誰是二姐,性格差太多了。

說到三姐嘛,有些頭痛。 三姐叫池尹蔓,179 公分,胸部42F ,今年24歲,
在C 大念大四,和我一個學校,專業是體育,不然對不起她這身高嘛,是不是?
三姐和大姐二姐都不同,念C 大還是因為是自己家族的產業,不然就她高考總分
38分的成績連個3 流的小學都進不去。 三姐喜歡籃球,遊泳,網球等等各大體育
專案,就體育來說,好像我還沒見過她不擅長的,反正一句話,四肢發達,頭腦
簡單。 因為三姐喜歡運動的關係,她也是我們家除了我之外身體最好的,也不知
道是不是因為運動過度的原因,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和某個時刻突然的脫線無腦
表現也讓我們家每個人都頭痛的很。 三姐也很漂亮,不同于大姐二姐那種出塵的
美麗,長期運動讓她有一身小麥色的健康皮膚,修長的雙腿沒有一絲贅肉,腰部
恰到好處,不肥不瘦,完美的身材比例,再加上她179 的身高,對男人的殺傷力
不是一般的大。

以上就是我的家庭成員了,本來我也是個很平常的富二代,不愁吃穿用度,
不愁找工作之類的,應該就是仗著家裡有錢渾渾噩噩地度過我這一生。 可是一切
的一切,我的生活,我所有的世界觀價值觀都在家裡為我舉行的成人禮上徹徹底
底的改變了,我也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壞事,還是好事,反正我這一輩子註定都
會成為別人羨慕嫉妒恨的那一類人了。

一、家族的秘密

每年的高考對99% 的高中畢業生來說都是人生中第一件關係到自己命運的大
事,可對我來說卻不那麼重要,因為家族的原因,上不上大學都對我沒什麼影響。
可我不想讓媽媽失望,所以我依然努力地學習,雖然成績一般,但考C 大還是沒
問題的。

「小楠,今天是高考的最後一天,完了早點回家啊,按照我們家的傳統要給
你舉行一個成人禮。 」媽媽在廚房對我喊道。

雖然我家有錢,可我從來沒見過我媽請傭人,這麼多年來都是媽媽親手為我
們做飯,洗衣服,小時候連房間都是媽媽親自為我們打掃,用媽媽的話來說「家
是一個整體,不能有外人的味道。 」所以從小我就知道了「媽媽味」。

「呵......,知道了! 」我懶懶的邊打著哈欠邊伸著懶腰,來到廚房準備吃早
餐,只見媽媽穿著粉色的絲質的蕾絲花邊圍裙在裡面忙碌著,裡面穿一件黑色V
字開領襯衣,從她那巨型乳房撐開的圍裙裡看到似乎這個V 開領還真的挺大的,
背後是透視薄紗,可以看見媽媽背後大部分的皮膚,可我沒看到內衣。 因為我很
小就知道在家裡媽媽是從來不穿內衣的,她出去工作穿沒穿我就不知道了,反正
在家裡沒見過。 媽媽下身穿著一件深藍色的包臀短裙,衣料緊緊地包裹著她那豐
滿的大臀部,長度還算正常,膝上15公分左右,依然沒見到內褲的痕跡,我想應
該是穿的無痕內褲之類的吧。

「辦什麼成人禮,都什麼時代了,還做這個! 」我一邊嘀咕一邊坐下來。

「你這孩子,說什麼呢,這是家族傳統,要是你敢在外面玩,我叫你大姐和
三姐去接你,怎麼樣? 」媽媽笑盈盈地說到。

我一聽,那還了得,她倆來了,我還有命? 「好好,我完了馬上回家,保證
不耽誤一分鐘。 」說著還傻乎乎地敬個禮。

「吃飯吧,小祖宗! 」媽媽笑著點了我額頭一下,前面那對胸器在她這一動
手之下,那叫一個波濤滾滾呀,我艱難的吞了下口水。 媽媽看到我的神情,俏臉
微微紅了下,小聲說到「這小色狼。 」我正沈浸在那對天天看到但仍然看不膩的
滾滾波浪中,無意識地說了句「啊」「啊什麼啊,快吃,吃了快滾去考試,別遲
到。 」媽媽佯怒地對我說。

「好好,馬上走。 」說完我飛一般地沖出了家門,打了個車就去考場了。 雖
然我媽給我買了不止一輛車,可我開的次數卻很少,因為作為一個學生來說,低
調點好,不是嗎。

6 月總是炎熱的,早上9 點考試,一直到下午5 點結束,2 個科目,雖然中
午有2 小時的休息時間,可還是幾乎耗盡了所有考生的精力。 考試結束後,幾乎
每個考生都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出了考場,有些神情興奮,有些神情沮喪,不一而
足。 而考場外的操場幾乎填滿了來接學生的家長,說是人山人海一點也不過分,
比春節的春運也不遑多讓。 我隨後招了個的士坐上就往家走了,因為是高考結束,
路上有些堵車,到社區的時候快6 點半了,期間媽媽來了個電話,問我到哪裡了,
叫我快些回去,姐姐們都在家裡等著了。

我有些疲倦地走到了家門口,卻發現家裡與平時有些不一樣,到底哪裡不一
樣卻也說不出來,是一種感覺吧。 拿出鑰匙裝備開門的時候,門卻被打開了,一
看,大姐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站在門後。 「進來吧,今天是你的成人禮,別
讓媽媽失望。 」大姐微微有些臉紅地對我說。

才進門口,卻發現家裡已經開著燈了,是那種比較昏暗的粉紅燈光,窗簾全
部都拉得緊緊的,外面沒有一絲光線透進來,我也沒多想,把鞋一踢,光著腳就
走進去了。 「大姐,媽媽他們呢? 」我沒看到媽媽他們就隨意問了一下。

「你再客廳等會,他們在準備,我也要去準備了,你最好去洗個澡,換身衣
服吧,這麼熱的天,你汗又多,臭死了。 」大姐一副命令的語氣對我說到。

「好好,你們準備,我去洗澡。 」我無可奈何。

我進了自己的房間,隨便找了身換洗衣服,就進了浴室。 10分鐘後,我已經
乾乾淨淨的了,換上短褲,走出房間準備下樓去,才走到樓梯,卻被客廳的一幕
驚得目瞪口呆。

媽媽和我的三個姐姐已經在客廳等著我了,她們4 人站在客廳中間,媽媽一
人站在3 個姐姐前面一點,燈光雖然比較暗,可並不妨礙我的視線,何況還沒天
黑呢。

只見媽媽穿著一件緊身的粉色無袖絲質襯衣,材質有些反光,看不清楚內衣
的形狀。 只在胸部下的位置扣了一顆紐扣,46H 的豪乳雄偉地聳立著,似乎要把
那唯一的扣子給爆開似的,長度只到肚臍上面一點。 下身一件紅色超級緊身包臀
超超短裙,說緊是因為我都能看到這裙子都把媽媽腰部的肉都給勒得拱出來一部
分,而屁股就不用說了,因為裙子的材料結實才沒當場給撐破,從腰部到臀部,
都給緊緊地包在裙子裡面,感覺雙腿都不能邁開,一動就會把這裙子給爆開來。
說短是因為這裙子似乎已經不能稱之為裙子了,長度只是從小腹,也就是肚臍下
大概10公分的位置開始,也就是我們陰毛開始長的位置,一直到大腿根部這麼長
一點,從後面看,這裙子連屁股都包不完,還留了大概5 公分左右的臀肉在外面,
而前面看的話,說實話,都能看到內褲了,雖然我不知道那團黑色的是不是內褲。
雙腿穿一雙紫色超薄絲襪,腳上一雙粉色10釐米尖頭高跟鞋,這打扮,比妓女都
專業啊。

大姐是穿的一身白色的修身職業套裝,就是女士西裝那種樣式,可這套平常
款式的職業裝在大姐身上卻是另一種韻味。 白色的短西服,一顆單扣扣在胸部下
面5 公分的位置,束腰型,左胸有個小小的裝飾口袋,卻被大姐帶了一個直徑大
概5 公分的鑽石胸花在那裡,讓西服填色不少,裡面一件蕾絲透視尖領襯衣,43F
的乳房被小小的西服勒緊在一起,往中間靠攏,從襯衣領口能清楚的看到深深的
乳溝。 下身是白色修身西褲,修身說白了就是緊身,不過這西褲似乎有點緊過頭
了,大姐雙腿的線條幾乎在這緊身的西褲下完美展現,可以說褲子的線條就是大
姐雙腿的線條,而襠部更是貼著大姐的三角區勾勒上去,緊緊地包裹著大姐的神
秘地帶,把姐姐的襠部線條完美地展現了出來,只是襠部的褲子曲線似乎有點不
自然,不過我也看不出來,在往上就確實讓人鼻血忍不住了,低腰的... 我都能看
見褲子前面腰部系扣子的地方有一點點黑黑的毛露了出來,不過不仔細看是不會
注意的,而後面卻是讓大姐的屁股露出了一大半出來,只有西褲下面一點點布料
從下往上兜住了大姐渾圓的屁股,我敢肯定,大姐一彎腰,絕對能看見屁眼。 腳
下是一雙10公分的白色尖頭高跟鞋,仿佛女神一般。

二姐穿的是一件米色低胸無袖長裙,長裙是絲質的,富有彈性,即使有些緊
也能在身材的撐開下顯得尤其合身。 說是長裙不如說更像一件晚禮服,胸口像一
件抹胸緊緊地包裹二姐40F 的乳房,開得很低,低到都看到二姐兩個乳房的粉色
乳暈露在外面了,而乳頭則像兩個掛鉤一般高高的挺在內裡,似乎這件長裙就是
靠著乳頭掛著的一樣。 往下是收了腰的設計,在胸下到小腹靠近恥丘的一大片地
方開了菱形的鏤空設計,都能看到二姐黑黑的陰毛了。 從腿部到腰眼的地方則是
高開叉的設計,這高開叉似乎不像是普通裙子開叉那樣,而是從腰部到腳跟部位
像是一道大三角形那樣,讓前面和後面的布料分割開來,卻又在腰部連接一起,
側面看過去能從腳踝一直看到腰部以上5 公分左右都是裸露在外的。 二姐腿上沒
有穿絲襪,讓二姐打大長腿直直地暴露在外面,雙腳直接蹬在了一雙15公分的金
色魚嘴高跟鞋上,遠遠看去就像沒穿衣服似的。 而二姐後面的卻看不到,因為她
正對著我站著,我也看不到。

三姐的打扮比起前面三人就簡單多了,卻也是最讓人忍不住流鼻血的,一套
黑色緊身彈力蕾絲連身衣,露肩設計,有點像島國忍者緊身衣的設計。 不過卻是
長褲長袖型,從腳趾指尖往上到胸部乳暈以下,剛好遮住乳頭,然後從左右兩邊
延伸往手臂處出來到手指指尖做成了長袖絲質透視手套。 襠部緊緊裹在連身衣裡
面,從前面看和大姐的西褲有異曲同工之妙,後面則是大面積鏤空設計,一直到
臀部下5 公分左右的位置才往左右兩邊分開做了一個鬆緊帶之類的繩子,我也不
知道是繩子還是什麼,反正就是不讓衣服往兩邊爆開的設計。 腳下穿著一雙10公
分的紅色細跟涼高。 10個腳趾頭還調皮地動了動,讓人忍不住啊。

「你們這是......」我有點不知所措,小兄弟也不聽話地�起頭來,由於是夏
天,在家裡我一般只穿一條短褲的,讓我很尷尬。

「小楠,你過來,這邊坐下,今天是你的成人禮,有些事情也到你知道的時
候了。 」媽媽見我臉紅紅的,微笑著對我輕聲說到。

我這才發現,她們幾個都是經過精心打扮過的,連平時最邋遢的三姐都仔細
地化了妝,我坐在沙發上,媽媽坐在我旁邊,而我的3 個姐姐卻坐在了我對面的
沙發上,對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特別是大姐,我幾乎沒見她笑過,今天卻對我
這麼曖昧的微笑,我頓時心裡有一種涼涼的感覺。

「小楠,你今年5 月就16了,是吧? 」媽媽拉著我的手微笑著問我,而我眼
睛不知道往哪裡看,只好紅著臉看著自己的腳默默地點頭。

「按照我們家族的規定,男孩16當天就要舉行成人禮的,可因為你要高考,
所以才拖到了現在。 而家裡的女孩卻不在16歲舉行成人禮,而是要等到家裡的男
孩16歲舉行成人禮的當天做破身禮。 但是家族裡的女孩在16歲卻要舉行另外一個
儀式,叫做廉恥禮,你知道嗎? 」媽媽溫柔地看著我說。

「可我沒見到啊,她們......」我很疑惑。

「呵呵,傻孩子,她們16歲的時候你才幾歲,你當然見不到啦,不過今天是
你的成人禮,這一切都要和你說明的,你知道我們今天為什麼穿成這樣嗎? 」媽
媽輕聲問我。

「難道和我的成人禮有關? 」「是的,你的成人禮就是和你的姐姐們做愛,
幫他們破處,還有肛門。 」媽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呆呆地望著媽媽,半響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啊......」我感覺喉嚨乾澀。

「呵呵,小楠,你作為一個男孩子,在家裡這多年就沒發現什麼地方不對嗎? 」
媽媽溺愛地看著我說。

「沒什麼不對啊。 」我努力地回憶著。

「是嗎? 家裡那麼多女人,你什麼時候見過我們幾個女人的內衣褲? 」媽媽
裝傻似的輕聲問到。

「啊? 」我轉過頭,望著沙發上坐著的幾個姐姐,只見大姐二姐臉紅紅的,
目光輕柔地看著我,只有三姐那個2 貨,似乎很用力地憋住笑,一張臉快變形了,
看得我牙癢癢。

努力想想,似乎還真是這麼回事,從小到大,從我記事開始,我似乎就沒見
過媽媽和姐姐們的內衣褲,我還記得自我開始接觸A 片開始,我就找過媽媽和姐
姐們的內衣褲要用來打手槍的,可每次都鎩羽而歸,找不著啊。

「傻孩子,我們池家的女人從來不穿內衣褲的,現在你明白了吧? 」媽媽拍
拍我的頭,溺愛地說到。

「可是,可是那個...... 我......」我是想問她們月經來了咋辦,可我緊張啊,
話都說不流利了。

「你丫是想說月經來了怎麼辦,是吧,小子,過來給你姐舔舔腳趾頭就告訴
你。 」三姐終於忍不住發話了,還示威一般把腳�到我面前一動一動的。

「尹蔓,怎麼和你弟弟說話的,安靜點! 」媽媽有些嚴肅。 「切! 」三姐不
滿地收回了腳。

「小楠,媽媽告訴你,池家的女人不需要內衣褲,月經來了也不用穿的,那
幾天我們都用衛生棉的,有時候連衛生棉都不用,讓血自己流,不用管的,除非
我們的主人要求我們穿上內衣褲。 我們池家的女人天生就是暴露狂,我也好,你
的姐姐們也好,我們都渴望在各自的工作、學習、生活環境中暴露自己的身體,
只有暴露身體這樣的刺激才能讓我們感覺自己的存在,所以我們每一天,每一刻
都在暴露自己身體,不管在哪裡,不管在什麼時間,無時無刻地暴露著。 我們池
家大概有7 代了,就只有你這麼一個男丁,7 代之前還是有男丁的,但最近幾代
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你一個男人。 池家的每一個男丁都是珍貴無比的,因為池家
的每一個男丁都是我們的主人,而我們,池家的女人是需要男人來調教的,只有
在池家男人的調教下,我們才能更好地服侍男人,你明白了嗎? 」媽媽嚴肅地告
訴了這些家族的秘密。

「暴露身體?? 」我頓時想到了我這段時間非常沈迷的露出之類的文章,電
影等,確實讓人不能自拔啊,我已經愛上暴露了。

「那我看你們平時沒怎麼暴露自己啊? 」我很疑惑,平時媽媽和姐姐她們的
著裝看著都很正常啊,最多看起來比較性感一點,緊身一點而已。

「呵呵,女兒們,讓你們的弟弟看看。 」媽媽沒回答,只是叫姐姐們站了起
來。

只見大姐轉過身去,只包住小半個屁股的緊身西褲牢牢地貼在大姐的屁股上,
大姐繃直了雙腿,慢慢彎腰俯下身去。 在那緊身西褲的襠部露出來一條小縫,剛
好就是大姐陰蒂到陰道口的長度,寬度也剛好是大姐陰道的寬度,不偏不倚,剛
剛好把大姐的陰蒂到陰道口的位置露出來,陰唇貼在兩邊。 而上面一點則是西褲
的布料,也就一點點而已,剛好從大姐的陰道口底部到屁眼的位置有一段布料,
而屁眼整個露在外面。 而後大姐轉過來正面對著我,把左邊那朵胸花拿了下來。
天哪,我看到了什麼? 在她胸花佩戴的位置竟有一個剛好的乳頭大小的小洞,讓
大姐的乳頭從衣服裡面伸了出來,而大姐的胸花則是戴在她的乳頭上的!

二姐更誇張,後面竟然是空的,對,空的,整個背部裸露在外面,腰際那條
我原以為是長裙布料的東西竟然只是掛在長裙腰部兩邊的一條絲巾,開口呈U 字
形,剛好把二姐的整個臀部露在外面。 咦,不對,空的? 二姐的長裙是無袖露肩
的啊。 我頓時想到一個可能。 而二姐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面對著我,纖纖的玉
手輕輕的拉起胸部的一點衣服,然後一翻。 我看到了全部,是的,沒錯,著整件
長裙的著力點就是二姐的2 個乳頭,二姐的乳頭一直呈勃起的狀態,長度大概2
公分左右,粉色,乳暈不大,只是在乳頭周圍1 公分範圍。 那件長裙在二姐的乳
頭處安裝著2 個細細的小橡皮筋,整件長裙就這麼掛在了二姐的乳頭上。

三姐倒是直接多了,沙發上一躺,直接兩腿向上來了個一字馬,那件緊身連
體衣的襠部就露出一道小縫,剛好把三姐的屁眼和陰部全部露出來。 不過她站著
的時候我敢肯定我沒看到她襠部那條小縫。 三姐還朝我露出一個挑釁的表情。

而媽媽這是也站了起來,輕輕地撩起她的超級緊身短裙,果然,出來那一叢
黑黑的毛毛,什麼都沒有了。

「現在,親愛的兒子,考考你了,我們幾個女人平時都是怎麼暴露的呢? 」
媽媽笑盈盈地看著我,媚眼如黛。

「嘿嘿,不用說,大姐的手藝肯定是全世界最棒的。 」經過最初的震撼之後,
我慢慢平復了自己的心情,開始接受起這個不正常的家庭起來。

說著偷偷瞄了一下大姐,看見大姐微微對我眨了下眼睛。 對嘛,女人就是要
誇才行滴。 我暗暗偷笑。

「你們的衣服肯定的大姐特製的,我們家不是有那麼大服裝廠嗎,做幾件特
制衣服還不分分鐘的事? 而你們的所有衣服都是大姐設計的,對吧。 」我篤定地
點著頭說。 肯定是這樣的。

「嘿,你個小機靈鬼,還會會舉一反三哪! 」二姐對我笑著說到,「看你猜
對了,今天又是你的大日子,姐姐獎勵你一下,來! 」說著二姐就托著那對40F
的豪乳送到我的嘴邊,我立即就感覺到一種蘭花的芬芳撲鼻而來,真香啊,輕輕
地舔舔二姐的乳頭,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美味了。

「好了,尹珂,別玩了,快給小楠辦儀式吧。 」大姐體現出了她老大的風範。
接著轉頭向著媽媽問道「媽,我們開始嗎? 」
「可以開始了。 你們3 個現在輪流來給小楠口交,但不能讓他射出來。 」媽媽這時當起了總指揮。

二、成人禮

「兒子,你想讓誰先來? 尹靜? 尹珂還是尹蔓? 我們家有個規矩,首先給男
丁口交的女人在一星期之內只能穿一件衣服生活,不管是在哪裡不管是在什麼時
間,也不管衣服的大小,也就是說不管是內褲還是胸罩,只能選一件。 而且第一
個為你口交的女人在這一星期之內至少要有3 天時間,也就是72小時,要在你的
身邊陪你生活,就算你上廁所拉屎的時候也要陪在你身邊,不能超過你身體範圍
5 米之外,反過來說,要是你在外邊的話,她想上廁所也只能在你5 米範圍之內
解決。 小祖宗,你有福了,呵呵! 」媽媽看著我,一臉幸福滿足的笑容,眼裡滿
是兒子長大成人的喜悅。

「可是,媽,我必須要選姐姐她們3 個的其中一個嗎? 不能選你嗎? 」我一
臉淫蕩地看著媽媽問道。

「傻孩子,當然不行了。 平時就看出你對我毛毛糙糙的,還不知道你那點小
心思,你的3 個姐姐從小就被我和你小姨訓練,就是為了今天,她們可還都是處
女呢! 媽媽我呢另有任務要做哪! 」媽媽神秘地對我笑著說到。

「任務? 什麼任務? 」我轉頭看見3 個姐姐也是一臉神秘的望著我笑,頓時
就不爽了,憑什麼她們知道,我不知道呢? 「媽,你就告訴我嘛,也好讓我做個
參考啊,不然我就不選了,你們愛咋咋地! 」我一臉不情願地坐在沙發上,我知
道媽媽是寵愛我的,遲早要告訴我。

「哎,你小子皮癢了? 不告訴你怎麼滴吧! 」三姐那火爆的性格一點也不像
她的名字,說完就作勢要撲過來揍我。 我小時候可沒被她少揍過,附近哪些有錢
人家的孩子不管男女,誰沒被她打過? 她就是我們這社區一霸,現在都還威名赫
赫。

還好大姐一把拉住三姐,「尹蔓,你還是這麼沖,也不改改你的性子,以前
那麼多調教科目都忘乾淨啦? 媽還在這裡呢。 」大姐嘴裡說出來的話還是很有分
量的。 「切,小子,算你走運,今天你的大日子,隨你了。 」三姐恨恨地對著我
說。

「行了,你們幾個都是我的心肝寶貝,小楠又是我們家這一代唯一一個男丁,
就隨了他吧。 」媽媽也真是看不得我不開心,從小都這樣,不過我也很懂事沒有
學會那些公主少爺病之類的。 所以媽媽對我是越來越寵愛,肯定是有求必應,還
好我懂事,沒有天天要星星要月亮的,不然再大的家業也要給敗完了。

媽媽看著我,慢慢解開了她身上那件唯一的無袖襯衣,46H 的豪乳「嘣」的
一下展現在我面前,因為地球引力和相互作用力的影響,那對不輸籃球大小的乳
房在我面前晃啊晃啊,我差點都被這對乳房給催眠了。 「小楠,你仔細看看媽媽
的胸。 」媽媽面對著我,微紅著臉對我說。

我才開始慢慢觀察起媽媽的乳房來,大,這是肯定的,可當我看到乳頭的時
候卻驚訝了,媽媽的乳頭起碼有5 公分長,乳暈在乳頭四周遍佈,範圍大概也是
方圓5 公分左右。 乳頭和乳暈顏色差不多,都是有點帶深紅色的色澤,有點類似
國旗的顏色,但比國旗的顏色暗淡很多。 這樣的顏色很好看,一眼看去不覺得豔
麗,但是又恰到好處的抓住你的眼球,讓你看一眼就捨不得移開視線。 而媽媽的
左右乳頭的長度對正常人來說也太長了點吧,我再仔細一看,媽媽的兩邊乳頭各
有5 個小孔,基本是每一公分一個,乳頭端部一個,乳頭挨著乳暈的底部一個,
其餘3 個均勻分佈在長長的乳頭上。

看我驚訝的樣子,媽媽微笑著對我說:「小楠,當你選了你姐姐的其中一人
陪你過一星期生活時,媽媽要穿上特別的衣服為你和你其中一個姐姐服務,不論
你們有什麼要求,媽媽都會滿足。 而這特別的衣服呢,沒有拉鍊,沒有鬆緊帶,
沒有彈性,沒有扣子,只能是用媽媽的乳頭來掛上,不論時間地點不論天氣冷熱,
而且,也只能是一件哦! 如果你有其他要求就另算。 不過媽媽比較自由,不用跟
著你亂跑。 這一星期之內媽媽會每天換一件衣服的,款式你挑,不過只能是掛在
媽媽乳頭上的款式。 這幾個乳頭孔是用來調節衣服和身體的距離的,如果你要媽
媽再帶幾個小玩意的話也是可以的,詳細的你以後會慢慢瞭解。 如果你再外面有
需要的話,隨時給媽媽打電話,不論什麼時間地點,媽媽必須在半小時內趕到你
的身邊,明白了嗎? 」「好的我知道了,可是我只能選一個人嗎? 打個比方說,
如果我選了大姐,那二姐三姐怎麼辦? 」我問出了我的疑問。

「剛才還說你聰明呢,現在怎麼又變笨啦! 」二姐捋了捋耳邊的長髮,笑駡
到。

我一看,大姐不知道什麼時候捂著嘴在偷笑,三姐卻毫不避諱地對我豎起了
中指,還挑釁地指了指我的下身。 「這貨,遲早要趴在地上求我的」我恨恨地看
著三姐。

媽媽這時候瞪了一眼三姐,那貨頓時不敢作勢了,三姐在媽媽面前還是不敢
過度放肆的。 「傻兒子,你選了一個,其他兩人就要暫時做你的僕人了,當然僕
人的話是可以穿衣服的,不過也不能超過3 件,而且款式由你選。 她們在任何時
候任何地方都會無條件滿足你的要求的,不過她們也和媽媽一樣,不用跟著你亂
跑,只是你有需要的時候叫她們來就行了。 」媽媽耐心地解釋給我聽,「好了,
基本的規矩你都知道了,其餘的以後慢慢在給你說吧,現在你該挑選你姐姐了,
說吧,哪個? 」媽媽的語氣像是洗浴會所裡面的媽媽桑在介紹小姐一般,讓我有
些不自在,畢竟是自己的母親當著兒子說這樣的話,正常一點想來這都是不可思
議的吧。

「選誰好呢,嘿嘿」我摸著下巴,定定地看著我的三個美若天仙的姐姐,其
實我心裡早有定論了,不過看著大姐微紅的面頰,強作鎮定的表情和那身性感到
爆的西服,我感覺我生在池家真是太幸福了。 二姐還是比較靦腆的,雖然那長裙
是無與倫比的讓人燃爆啊,她雙手交叉放在自己小腹前,雙腿踩著丁字步直直站
著,胸部挺得高高的,再加上那一頭長髮披在背後,頓時增添無數神秘感啊,我
真是十生有幸能有這樣的姐姐。 再一看,三姐雖然穿著性感的緊身連體衣,然而
她卻歪歪斜斜地靠在沙發邊,一腳踩在旁邊的扶手上,一腳站在地下,手上卻拿
著個小蘋果不停往嘴裡送,活脫脫一個女流氓啊,雖然這流氓也太美了點。

她們三個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妖,換個人的話,的確不好選擇,不過我早
就定下來了。 手指對這我那大刺刺的三姐勾了勾,「池尹蔓,過來吧。 」我邪邪
地笑了,三姐啊三姐,不能怪我啊,這是你的命啊,有仇不報非君子,出來混遲
早要還的,誰叫你平時欺負我最多呢,哈哈,我池楠可不是省油的燈。

「啊,我啊? 小子,你是想整我吧,你那點花花腸子誰不知道。 告訴你,姐
可不怵你喲,雖然我有那麼一滴滴喜歡你,可誰叫你是我弟弟呢,是吧。 醜話說
前面啊,你說的話,姐都依你,可之後嘛,嘿嘿...... 嘿嘿,你懂的。 」三姐嘴裡
還嚼著蘋果,一邊吐著蘋果渣一邊對我赤裸裸的威脅。

媽媽和大姐二姐不約而同的揉了揉太陽穴,也不知道這妮子是隨誰的性格,
這貨簡直就是逗比之王啊。

「行了,該說的也都說了,尹蔓,喝點水,漱漱口,小楠的成人禮正式開始
了。 」媽媽拿這妮子還真沒什麼好辦法,只有仗著一家之主的身份壓壓她,誰叫
三姐也是媽媽身上掉的肉呢,說不喜歡是假的。

5 分鐘後,我坐在客廳最大的那張單人沙發上,媽媽站在我的身後為我輕輕
的按摩著,她那對逆天的乳房正枕在我的腦後,我舒服得不自已的呻吟了下,媽
媽那光滑纖細的雙手慢慢地移到我的耳邊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耳垂。

大姐和二姐則是跪伏在我雙腳的兩邊,高高地翹著她們渾圓柔軟的大屁股,
雙手托著我的雙腳放在她們的大奶子上面,然後用她們自己的雙手托起自己的奶
子將我的腳送到她們的嘴邊,輕輕吻著我的腳趾頭。

「好了,儀式開始,尹蔓做口交禮,尹靜、尹珂做指尖禮。 」隨著媽媽的口
令,大姐二姐開始輕輕地吮吸我的腳趾頭了,我有點小興奮,以前那麼有潔癖的
大姐居然在親我的腳趾,說不出的滿足啊。

三姐則從大門的方向緩緩向我爬過來,是的,四肢著地的爬,這是我們家成
人禮的規矩,意味著從成人禮開始,家裡的女人就是永遠的奴隸了,雖然隨著時
代的發展這條規矩也漸漸淡出了我們的視線,可舉行儀式的時候還是會遵照傳統
的規矩來。

只見三姐穿著那套緊身連體衣,翹起那肉肉的大屁股,兩顆42F 的肉球吊在
胸口晃啊晃的,慢慢接近了我的身邊。 此時的我已經身無寸縷了,下身的大肉棒
已經在老媽和大姐二姐的刺激下勃然挺立著,足足20多公分的長度,接近8 公分
的直徑已經讓近在咫尺的三姐目瞪口呆。

「嘿嘿,怕了吧? 」我看著三姐的表情,邪惡地笑了。

三姐沒說話,只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接著伸出那雙健康有力卻柔軟無比的
手輕輕握住我的小兄弟,然後小嘴一張,頭部一送,就把我這昂首怒立的大龜頭
吞進去了。 我的第一感覺就是熱熱的,濕濕的,滑滑的,不過這感覺卻美妙絕倫
啊。 再看三姐,一張小嘴幾乎被我的肉棒填滿,她的雙手扶著我的陽具,頭部一
上一下,由慢到快,再有快到慢的有規律的運動著,眼睛微微閉了起來,那長長
翹翹的睫毛在頭部的運動下一閃一閃的,別有韻味。 似乎她才是正在享受的人,
不過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頭部,腳趾和肉棒的奇妙感覺都在刺激著我身體裡的
每一根神經,讓人仿佛從一個天堂到達另一個天堂,無與倫比啊!

就在我感覺把持不住快要射出來的時候,媽媽的聲音及時響了起來「禮一,
成! 換禮! 」接著三姐就站了起來,在我的面前緩緩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雙手
捧著自己的雙乳跪伏在我的腳邊,不過卻沒有親吻我的腳趾了,就那樣跪伏在我
的腳邊,沒有任何動作了。 然後大姐起身,輕輕捧起我的大肉棒,開始緩慢而柔
軟的舔舐起來,她也不在意我的肉棒上還留著三姐的口水,就那樣輕輕柔柔的舔
著,似乎是要把三姐留下的口水全部舔乾淨一樣。 不過她卻沒有把我的肉棒含進
她的小嘴裡去,就這樣我快要忍不住的時候媽媽的聲音又一次響起「禮二,成!
換禮! 」接著大姐起身脫掉身上的衣服,赤裸著身體跪伏在三姐左邊稍微靠後一
點的位置上。 然後二姐又捧起我的肉棒輕輕舔舐起來,只到媽媽喊出「禮三,成!
換禮! 」二姐才又像大姐和三姐那樣脫掉衣服,跪伏在三姐右側稍微靠後一點的
位置。

這時媽媽從我身後走了出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脫下了身上的衣服,估
計我太享受了,連媽媽什麼時候脫掉衣服都沒注意到。 媽媽這時也跪伏在我的前
面,雙手捧起我的雙腳,輕輕的放在她的大奶子上,輕吻了我左右腳的大拇指,
然後就托著她那對大奶子跪在我面前,含情脈脈地看著我,櫻唇輕啟「行破身禮!
尹蔓」三姐起身,走到我面前,我的雙腳還放在媽媽的奶子上面,也就是說我現
在是坐著,但是雙腿卻直直地翹著,和身體形成差不多90度的直角。 媽媽絲毫也
沒有放下我雙腳的意思,似乎這就是儀式的姿勢。

三姐先是跨站在我的雙腿上面,然後緩緩彎下身子,將屁股對準媽媽的頭部,
然後我就看到媽媽將頭伸了過去,用她的舌頭在舔著三姐的陰戶。 三姐面色有些
潮紅,雙手托著自己的奶子放到我的嘴邊,我當然不會放過三姐的奶子了,抓著
左邊的一個就開始品嘗起來。 三姐看著我品嘗她的左奶,右手托起她的右奶,將
乳頭高高的撚起,知道將乳頭拉倒自己的嘴邊才停下,然後輕輕地舔著自己的右
乳頭,並沒有吃進去,只是輕輕舔舐著,將自己的口水舔到乳暈和乳頭上去。 三
姐的乳頭也很長,大概比二姐的稍微長一點,但是不到3 公分。 顏色也是粉嫩粉
嫩的,和她的膚色形成鮮明的對比。 接著我又換著品嘗三姐的右邊奶子,三姐又
托起自己的左奶子,將乳頭高高撚起,認真的舔舐起乳頭和乳暈來。

這時候大姐二姐卻跪伏在我左右兩邊,四隻白嫩柔軟的小手輕輕逗弄我的大
肉棒,只是輕輕撫摸著,並沒有劇烈的套弄。 媽媽這個時候也差不多了,離開三
姐的屁股,舔舔嘴邊流下的淫水,「破身,行禮! 」三姐直起身子,往前走了2
步,雙手捧起那對小麥色的大奶子,兩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正在撚動自己的乳頭。
三姐緩緩移動身子,將下身慢慢對準我的肉棒,這個時候,大姐和二姐一人一手
扶著我的肉棒,一手稍稍用力扳開三姐的臀瓣,將她的蜜穴和我的肉棒對準,三
姐咬了咬牙,一下坐在我的身上。 「噝......」三姐不能控制的呻吟了下,畢竟還
是處女嘛,疼是肯定的。 不過當我想抽送的時候,媽媽卻阻止了我「小楠,別忙,
還沒完呢。 」三姐在我身上坐了大概1 分鐘左右吧,就是這麼坐著,什麼動作也
沒有,然後向媽媽點了點,媽媽會意,說道「身破,禮畢! 」「啥? 禮畢了? 」
我還什麼都沒做呢。

「傻小子,別鬧,沒完呢。 」媽媽嗔怪地看了我一眼。 「尹靜,破身,行禮。 」
大姐這時也和剛才三姐一樣,跨站在我身上,雙手捧著自己的雙乳彎下身來,這
是我才看到大姐的乳頭居然是那種粉色裡面帶點暗紅色的那種色澤,而且乳暈的
範圍比較寬,在乳頭周圍分佈大概是方圓8 公分左右,相當大的面積了,不過這
對於大姐這43F 的巨乳來說也算是剛好合適吧。 最讓我驚奇的是,大姐的乳頭長
度居然直追媽媽,雖然沒有5 公分,但也差不多了,唯一不同的是,她的乳頭上
沒有小孔。 大姐對我甜甜一笑,一隻長長的乳頭就送了過來,差點沒插進我鼻孔
裡去。 大姐忍住笑,給我一個眼神,我開始細細吮吸起來。

大姐破身的儀式和三姐一樣,由於都是處女,只是坐了一下,然後起身,接
著就輪到二姐了,二姐的流程和前面一樣,沒什麼好說的。 只是二姐的乳頭左右
兩邊各有兩個小孔,我驚訝的是二姐這麼文靜的人也會這麼潮?

當二姐破身之後,我的肉棒上沾滿了她們三人的處女血,媽媽用紙巾幫我擦
乾淨,然後親了下我還在怒勃中的肉棒,對我笑著說「小楠,儀式基本完成了,
現在就差你給姐姐們的肛門破身了,不過破肛門不一定要在今天,如果你想要的
話也可以,只是媽媽建議你另外選個時間,那個到沒什麼講究,你要的時候直接
說就是了,沒這麼多繁瑣的禮節。 好了,現在你可以和我還有你的姐姐們盡情的
做愛了,剛才那是儀式,你得幫你3 個姐姐破處,當然不能讓你隨意亂動了,這
是家裡的規矩,現在你可以隨意了,我們4 個都是你的了。 」媽媽說完站了起來,
走到我3 個姐姐身邊站成一排。

我那個去啊,她們4 個赤裸裸地站在我的面前,波濤那個洶湧啊,最小都40F
啊,誰說他們是母女的? 簡直就是4 姐妹嘛。 個個都貌美如花,沈魚落雁。 一時
之間,我竟看的呆住了,恍惚間只是無意識地說了句「好美! 」我看到媽媽的眼
角掛上了一滴晶瑩的淚珠,大姐的眼裡水波流動,二姐眼圈紅紅的,竟然連那沒
心沒肺的三姐都強忍著眼淚沒掉下來。

「媽,姐姐,我會用我的一生守護你們,你們既是我的小奴,也是我的家人,
除了我,我不會讓任何人碰你們的,我發誓! 」看著這一幕,我感覺到我是世界
上最幸福的男人,我家的女人們這時再也忍不住,眼淚紛紛掉了下來。 媽媽更是
抱著我,把我的頭深深埋進那對豪邁的巨奶裡,「兒子,媽媽好愛你,看到你終
于長大,懂事了,媽媽也放心了」說著就抽泣起來,眼淚嘩嘩地流,而我的三個
姐姐則在一邊深情地看著我輕輕的擦著眼淚。

「好了,別哭了,媽,姐姐們,今天是我的成人禮,是個大日子,我們應該
好好慶祝,而不是哭成一團,不是嗎? 」我這時顯示出男人的魅力來,安慰著這
些被感動的女人。

「對,你的儀式完成了,來吧,今晚我們大家都在一起,盡情的做愛。 女兒
們,你們今天可要把看家的本事都拿出來啊,把弟弟伺候好了,做媽媽的沒人給
一件獎品。 」媽媽看來是興奮的很呀。 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提高不少。

「知道了,媽,我們盡力。 」我的姐姐們認真的說,連三姐都表情認真的回
應了媽媽,看來真是被感動了。

說著我們一家四人就在客廳裡展開了激情......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