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85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11 21:12:23

「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

  一間昏暗的小屋裡,發出來自靈魂深處的吶喊。一盞暗紅的小壁燈,放射著淫霏的光芒。一張搖搖欲墜的小床,與牆壁碰撞的乒乓有聲,一個無知懵懂的少年,在對著一個巨大的屁股揮汗如雨。

  這屁股的主人是一名妓女,少年佳寧打一進這間小理髮店,便盯上了她的大屁股。現在終於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它。

  正操的忘乎所以時,佳寧的手機響了,他趕忙停下挺進的動作,接了電話。

  電話果然是朋友打來的,他們約定好了要把此次行動拍攝下來一段,彼此欣賞。

  「佳寧,我搞定了,看你的了!」「這麼快啊!」佳寧調侃道。此時因為被這少年一刻不停的操幹了將近半個小時,而至春潮氾濫一發不可收的大屁股,不甘寂寞的的扭動起來,旋兒開始前後套弄,以換取流失了的墮落的快感。

  佳寧活了18年,還是頭一次有這種刺激的體驗。隨即掛了電話,開始發起狠勁,死命的把他的整個身體,都壓在那個大屁股上,用力的一下下挺動。

  「啊,您操我好舒服!您用力啊!您請用力……」女人高潮一遍又一遍,還在不停的喊叫,討操,甚至全然不顧門外小弟的催鐘。

  佳寧是一個窮學生,雖然這的價格很便宜,但再加個鐘的錢,也是他所承受不了的,所以更加快了他抽送的速度。

  「小弟摘了套子吧!射到我逼裡,這樣爽,快點,不能再拖了!」女人很想得到這個少年的滾燙精液,給他出了這招。

  一個正在高潮靈界點的處兒那受得了這種無套內射的誘惑,佳寧聽話的抽出沾滿白漿的陰莖,摘了套子,還把一旁的薄被罩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很詫異,但沒有時間在糾纏其它,況且做雞的,還不是客人想怎樣爽,就怎樣,哪管得了那麼多,只是又催促佳寧加快動作。

  佳寧透過手機的鏡頭見到一朵不停晃動的菊花,那菊花與平常在A片裡見到的大為不同,常人的菊花多是往裡凹進去,而面前的卻是往外凸出來。隨著他胯下雞巴的進出,一下張開,一下又閉合。

  女人的淫水掩蓋了她菊花洞裡的悶臭,佳寧只聞到一股子騷味。

  新年前的最後一日傍晚,剛看著電腦裡自拍AV打完飛機的佳寧,渾身大汗,頭皮奇癢。

  這個平時最不愛洗澡的臭男人也不得不進了廁所,淋浴在5分鐘後,飛快的結束了,擦拭著長到遮擋住雙眼的長發,佳寧有些動搖了。

  出了廁所,爸媽正好打完麻將,雙雙歸來,看見他不免又是一陣嘮叨。

  這也難怪,一轉眼大學畢業快3年的佳寧,如今的職業就是宅在家裡,做職業宅男。

  佳寧不願聽父母的嘮叨,藉著下樓理髮,飛快地逃了出去。

  晃晃悠悠的到了樓下,在理髮店門口徘徊了很久,頹廢的青年最終還是走進去了。進來才知道有多久沒來,連這的老闆娘都換了人,以前的老闆娘是一個矮胖冬瓜,看著令人作嘔,唯一的優點就是她不像其他街坊鄰居一般愛嚼舌,嘮家常,打聽你這個那個的,所以即使面目可憎,佳寧還是會選擇這裡來理髮。

  新老闆娘是一個身材高挑的中年女人,除了一隊在你面前不停晃動的大乳房震懾人心,還有一個渾圓巨大的屁股,面貌倒是一般。

  「小弟是第一次來吧,家是幾棟的?」看見生人,老闆娘熱情的招呼上來。

  佳寧心中一動,聽著聲音怎麼這麼熟悉,猶在耳邊似的,愣了半天,可也沒想出在那裡聽過。

  「小弟!」老闆娘又叫他。

  「哦,是啊!不遠。」既然不相識,佳寧是不願多說話的,以免一會人家跟你嘮閒嗑問你幹什麼工作。

  老闆娘還要說什麼,正好又進來一人,給她打了岔,救了佳寧。

  「李哥來了啊,您稍等一會。」老闆娘依舊熱情。

  「呦!這還忙著呢?」老李沒想到這麼晚了還有別的客人在。

  「嗨!有什麼辦法啊,我這就一個人,操得你沒空躲舒服。」老闆娘扯笑。

  「您!您!您……」聽了那個特別騷的「您」字佳寧腦子嗡的一下,還沒等反應又聽到後面老闆娘事有湊巧的道「操得你沒空躲舒服。」把這些一一打亂重新拼裝,「您操得我好舒服!您操得我好舒服!您操得我好舒服……」這句話就格外的清晰,佳寧短褲裡的剛發射完的軟雞巴立時一柱擎天。

  怪不得那麼熟悉,剛剛還聽著她的聲音,對著她的大屁股開了槍的佳寧,終於想到了這個女人是誰。

  7年了,從理髮店裡的野雞,搖身一變,成了理髮店的老闆娘的女人,佳寧他自己的第一個女人,沒想到又見面了。

  人們之所以說女人的貞操很重要,不是因為那層無關緊要的透明薄膜,多是因為她的第一次性愛,會讓她一輩子都忘懷不了。

  而自從那次以後,破了身的佳寧雖然相繼上了很多妓女,甚至後來有了女友,一樣難忘那令他刻骨銘心的歡愛。

  「看來男人的貞操與女人一樣重要!」佳寧自嘲的笑道。

  「小弟,你說什麼?」老闆娘問他。

  「哦!沒什麼。大姐你是新來的吧,我記得這以前的老闆娘是個胖胖的大姐。」

  「小寧吧!你多久不來了,這一年前就換小敏了。」說話的是剛進來的李大叔,是佳寧爸爸單位的同事。

  「對啊!來這一年多了。我姓張,小弟你以後叫我張姐就行。李哥,你們認識啊!」佳寧只是笑笑。腦子裡仔細的會想著以前的記憶,那次操她時並沒有問姓名,原來她叫張敏。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今天的張敏上身穿著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一條牛仔短褲,而修長的大腿則是完全的暴露在空氣中,任人窺視。這些現在到了佳寧的眼中,恍惚間雪白的T恤不再是T恤,而是一雙雪白大乳,牛仔短褲也不再是牛仔短褲,而是那渾圓的大屁股,那奇異的開合的菊花,還有那芬芳的騷臭……一頭長發在恍恍惚惚中落地,轉眼間一個精神抖擻的短髮少年走出理髮店。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佳寧的家裡卻多了很多監視設備,他發瘋一般沒日沒夜的監視著就那麼巧租住在他家對門的理髮店老闆娘張敏的動向。

  張敏卻很簡單,從良了的她現在擁有一個將軍肚的謝頂老公,一個老公帶來的小男孩,一間在佳寧對門租來的三室兩廳的居所,一間可能是買來的樓下門市的理髮店。除了早晚出門,去樓下的理髮店開工,幾乎沒有別的出入。

  就在佳寧已經放鬆警惕,很久沒在監視她的一天夜裡,他照常剛打完飛機準備入睡,上廁所清理時,隱隱約約聽見「您……您……」的熟悉語句。

  佳寧起先以為是他自己整天看著那片打飛機,多半是自己聽錯了,但那聲音久久不斷,他最終還是忍不住要去一探究竟,原來佳寧家裡的門不是很好關,這會並沒有關嚴,聲音正是從這門外走廊裡傳進來。

  「您操得我好舒服!您操得我好舒服!您操得我好舒服!」佳寧快要被滿腦子的這種聲音搞瘋了,他顧不得害怕,飛快的推開門,想證明這一切都是他的幻覺。

  門開的一霎那,藉著屋裡的燈光,佳寧看見一個男人驚恐的推開他身前橫著的大屁股,飛奔下樓。隨後是那個屁股的主人,提起褲子也兩滾帶爬的往樓上跑。

  佳寧的心臟差點沒跳出來,不光是被這情景所嚇,還有是他認得剛才那個大屁股中特別的小菊花。

  是張敏,一定是她!佳寧激動的不知如何是好,他早知這女人不會這麼安分,日裡夜裡想的是要設法再操一操她的大屁股,卻苦於沒有辦法。他也想過拿那個視頻來威脅她就範,可又總有顧忌,不敢真那麼做,畢竟對方並不是一個小姑娘,而是一個有著豐富社會經驗的成年人,況且那視頻又是多年以前的,裡面唯一能證明張敏身份的又是那朵奇特的菊花,閱歷深了後的佳寧知道那是痔瘡,如果現在她做了手術怎麼辦,所以他一直想要抓到她更確鑿的把柄,沒想到今天……正可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佳寧猶豫了片刻,料定那姦夫不敢再回頭,而張敏的家在對門,她剛才慌不擇路的往樓上跑,這會必定跑不沒。

  於是再不多想,只穿著短褲便也跟上樓去。

  樓道里的燈大多數都壞掉了,只有個別樓層有感光,佳寧一層層的向上,心理也開始打鼓,怕這時有人出來,看見他的樣子。不知道是個什麼心情,既緊張又刺激。

  還很害怕,佳寧一步步的靠近頂樓。

  「小寧,你跑這來幹嗎!」藉著樓下的燈光,在最頂層的張敏小聲道。

  果然是她,佳寧的心理緊張地直打鼓,可還是憋足勇氣道:「張姐,剛才那個人是你!」張敏聽了卻一點也不慌,一臉鎮靜道:「你說什麼,我剛從趙姐家出來,她老公出差了,讓我陪陪她。」佳寧並不是小孩子,況且認定了剛才的屁股,知道是張敏編的藉口,但又猶豫起來,這時候有個困難的選擇題,擺在他的面前。如果他現在說因為門沒關嚴,被風吹開了,他聽見聲響出來看看有沒有小偷,那這事就可混過去,張敏或許會感激他,或是慶幸並沒被人發現,以後也會收斂,再不會在外面找刺激,他這個小孩想要跟張敏這樣的人妻有進一步的發展,會變得很難,再無可能,但他也不會惹上任何麻煩,也不必考慮把事情說透了張敏的態度,以及那個男人的報復,他老公的態度又如何,事情鬧大了,他父母的……等等等等。

  想到這些,打了退堂鼓的佳寧將計就計,矇混打屁過去。

  張敏顯然是鬆了一口氣,心情大好,與佳寧一前一後的下樓,也不問他什麼事要上樓來,只說要他白天去家裡玩。張敏的家,佳寧從來沒去過,倒是很有興趣,欣然答應。

  就在兩人打開家門,要各回各家時,佳寧不知是從哪裡來了勇氣突然間發了瘋似地從背後抱住張敏,把她頂入屋中。

  張敏的家的大廳裡窗簾緊閉,一片昏暗。

  「小寧,你幹什麼?」被佳寧頂入其中的張敏如預料之中的一樣,沒有大呼大喊,這證明了她的老公與孩子這時肯定是在家中。

  佳寧什麼也不說,也不知道說什麼,他剛才接著自己門內的燈光,看見張敏睡褲上的白色精液,受了刺激,這才衝動的衝了進來。

  「小寧,你叔叔弟弟都在家呢,這麼晚了讓別人看見,不知道怎麼說啊,你快回去吧!」張敏把這佳寧從背後伸過來的兩隻強壯的臂膀,有氣無力的道。

  她此刻清楚地感到,身後的那個小男人的大雞巴是多麼的堅硬,她知道這個男人要對她做什麼,剛才還未盡興,這時被陌生的小男人死死抱在懷中,她胯下的騷逼又淫水橫流。

  佳寧這時也清醒了些,暗趁都到了這種地比,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後果如何,全被他身為一個男人的此時正在以雞巴頭考慮事情,而完全忽略。

  在張敏的措不及防中,佳寧用力拽下身前女人沾滿那個膽小到被人驚嚇而發出的精液的睡褲。

  張敏淫蕩風騷的大屁股,隨即恥辱的暴露在自己家客廳內清新的空氣中。

  「小寧,你快住手,我要喊了!」張敏還在做最後的掙扎,讓她如此輕易便臣服在一個陌生的年輕人的胯下,作為一個有家有兒的中年女人,還是多少有點心有不甘。

  不管一個女人有多麼淫蕩,就算她曾是最下賤的妓女,都還有身為一個人的羞恥與尊嚴。

  但這一切,在佳寧碩大又粗壯的雞巴面前,似乎又並不存在。

  張敏被他插入的那一刻起,便臣服了。多少年了,改當正常女人,嫁給一個愛你的男人,什麼都好,就是不能再享受到各式各樣的雞巴,如果那個愛你的男人偏偏又雞巴其小,做愛無力,不光中年謝頂,還早洩,就更加的痛苦了。

  張敏雖然有情婦,卻也只是那些有心無力的中男人,這根如此強壯的雞巴,使她歡呼雀躍。

  佳寧則感到久未的包圍感,好久沒做愛了,原來是這滋味。他慢慢的一下下的插弄,細細品味這滋味,聆聽這肉與肉在粘水的滋潤下所發出的淫聲。

  「撲滋!撲滋!」張敏整個身體被如此細膩的操干,干地麻木了,此刻只有三處地方有知覺,或者說是三點,那就是被佳寧手指死死夾住的兩個大乳頭,被佳寧大雞巴死死頂住的子宮口。

  「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張敏實在忍不住了,叫出了她的招牌式。

  隨即年輕男人的雞巴在她的陰戶裡瞬間又漲大源源不斷的精液,把她燙頭昏目眩,趴跪在地。

  佳寧還要不停挺動他胯下的武器,只把張敏操得滿地慢爬,頭頂到客廳沙發後面,才算變軟。

  就在這時,一間臥室門開,一個人哈氣連天的從中走出。

  享受高超後餘味的一男一女趕忙緊緊趴在地上。

  悶響,格外強烈的撒尿聲音傳來。佳寧想這一定是哪個小男孩,老男人哪有這股子衝勁。

  「你兒子也來操你這婊子了!」佳寧邪惡的想到了無數A片裡亂倫的情節,無比的刺激,讓佳寧在瞬間度過了男人的不硬期。

  「快操吧,讓他操。」被操混了頭的張敏胡言亂語,想到自己年輕時曾被一個嫖客家裡不滿二十歲的小 男孩操弄過,那孩子還沒有如今她自己的兒子大,小穴因此快速的收縮著。

  就這樣,兩人各懷心事,還沒享受第二次衝鋒的佳寧,因為路口的突然變窄,被輕易的又繳了槍。

  不過年輕就是好,當小男孩回屋後,一對在大廳裡做著苟且之事的狗男女,又自然而然的做了第三次,第四次,恨不得把所有並未嘗試過的羞恥姿勢都要用變。

  更肆無忌憚的脫光衣物,在大廳裡赤裸肉搏。

  最終佳寧還是敗在張敏瘋狂的大屁股下。

  第二天下午,佳寧又去了理髮店,那個老張這次比他來得早,正在享受張敏給他的染髮服務。

  張敏見到他來,也沒做出任何不自然的表示,跟昨晚的事沒發生一樣。

  佳寧等了一會,抓住張敏去廁所洗手的時機,擠了進去。強硬的扒下她的褲子,把手指深入張敏已經再冒水的騷逼,用力扣挖。

  張敏受不住他的攻勢,瞬間失了一會。顧忌著外邊人,佳寧按住張敏把大雞巴狠狠塞入她嘴,毫無顧忌的高速抽插,再一分鐘後,把一股與昨天比同樣濃稠的精液,射的張敏滿臉,之後渾身輕鬆的離去。

  就這樣,餘下多年中,佳寧毫無顧忌地享受著這個成熟的女人。而張敏也樂得對一個小她十二 歲的男人,撅著屁股高叫:「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

  字節數:11238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