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10-1 14:03:28


今天是星期六,傑克?布蘭多原本計畫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椅上頭,用爆米花及電視機上的超級盃比賽陪伴自己渡過一整天,不過他的女兒珍妮卻不斷吵著要到鎮上新開幕的健身中心去。

  「好嘛,爹地,瑪麗跟克萊兒都去過了,我可不想到了禮拜一又只能聽她們在那兒說個不停。」珍妮噘起小嘴,拉著傑克的手臂左右搖晃,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神態。

  傑克也不曉得到底是怎樣的笨蛋,才會想要在這種荒僻的鄉下小鎮蓋健身中心這種時髦的玩意兒,不過它的確讓日常娛樂少得可憐的鎮民們提供了一個好去處,尤其在年輕人之間,頗以去過健身中心作為時尚的指標,他自己也聽伐木場的同事們談論過好幾次。

  珍妮前不久才剛滿十五歲而已,還不是可以放任她到處亂跑的年紀,傑克稍微沈吟了一會兒,終於點頭說道:「好吧!乖寶貝,你先準備一下,我們等等就出發。」「哇!太棒了,謝謝你!」珍妮高興地跳了起來,輕輕在傑克的臉頰上吻了一下,接著便馬上衝到樓上去,聽著女兒房裡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音,傑克無奈地聳了聳肩。

  「噢!爹地,你看你看,那是什麼?」一進入中心,珍妮就忍不住興奮地亂叫亂跳,傑克雖然也對各種新穎的健身設備感到好奇,但他可不想給人當作沒見過世面的鄉下老粗,所以只是故作淡定地隨意張望。

  「那人不是奧斯曼先生嗎?」珍妮忽然指著前方不遠處一位四十來歲、身材矮胖的禿頭男子,傑克認得那人是珍妮學校裡的教師,在校方所舉辦的懇親會上見過幾次面,然而除了那個又大又圓的肚腩之外,傑克對他並沒有留下太多深刻的印象。

  奧斯曼先生似乎也看到了珍妮和自己,傑克向他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接著便對珍妮說:「寶貝,我想,在開始運動前,你先去把東西寄放在櫃檯會比較好。」「好,那就約在這裡會合!」珍妮說完,便踩著輕巧的腳步朝櫃檯跑去,只留下傑克一個人在原地等候。沒想到這一去就是十多分鐘,正當傑克開始不耐煩地跺著腳的時候,總算再度聽到珍妮的聲音。

  「哈囉,爹地!」傑克循著聲音望去,在人群中卻找不到珍妮的身影,他揉了揉眼睛,再仔細一看,一名有些面熟的金發女孩,正揮手快步朝著自己跑來,端詳一下那張臉蛋兒,似乎是珍妮沒錯,但是傑克卻有些困惑了,因為方才分手時,珍妮身上穿的是家裡帶來的藍色運動服,現在卻變成了一套黑色的,像是泳裝般的東西。

  原來珍妮不只是去將東西寄放在櫃檯而已,她還不知從哪弄了套運動專用的韻律服換上。

  緊身的韻律服將青春期少女發育的秘密洩漏無遺,珍妮的身材好得令人無法想像,從胸前兩道飽滿的弧線判斷,至少也是D罩杯以上的程度,兩側腰部高開岔的設計,讓珍妮自臀部到腳踝的完美曲線被徹底地強調出來,這是一具沒有異性見了會不動心的火辣肉體,一個活生生的性感尤物。

  上禮拜才與親友一起慶祝了珍妮十五歲的生日,但是現在傑克無論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把眼前的珍妮與慶生會上戴著壽星帽子的鄉下小女孩聯想在一起,他不由得想起藏在抽屜深處的那幾本色情雜誌,珍妮與雜誌上的女郎們相比也毫不遜色,更難得的是她的臉孔是那麼的清純無邪,而且還是自己的女兒。

  周圍的男性們不論老少,這時候無不偷偷朝著珍妮行注目禮,一旁的奧斯曼先生更是瞪得連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一樣,傑克卻無法責怪他們,因為連他這個做爸爸的也因為驚豔而出神了好一會兒,何況他人呢!

  「嘻嘻,讓你等了很久嗎?爹地。」珍妮跑到傑克面前,身子輕巧地轉了一圈說道:「看起來如何?我從以前就想穿穿看了。」當珍妮的背向自己時,那翹挺的屁股令傑克不由得心跳一陣加劇,他儘量讓自己保持著平靜的語氣說道:「噢!你看起來美極了,寶貝,火辣又性感!」想到身為父親,這樣說好像不大妥當,他趕忙又補上一句:「不過你不認為穿這種衣服對你來說還太早了點嗎?」「才不會呢,這是瑪麗借給我的,她說上健身中心時就該這麼穿!」傑克聽了女兒的反駁,不禁為之氣結。瑪麗是彼得牧師的女兒,珍妮的手帕交,一個徹頭徹尾的鬼靈精,總是有出不完的怪主意;傑克決定等到回家之後,一定要先給彼得牧師打個電話,看看他們家的女兒還給珍妮灌輸了些什麼奇怪玩意兒,不過現在他首要做的,就是儘量別讓女兒受到周邊圍觀的這群狂蜂亂蝶的騷擾。

  傑克觀察了一下,發現健身車那一區的人潮較少,於是便對珍妮說道:「乖寶貝,我想我們應該先從一些簡單點的器材開始嘗試,健身車也許是個不錯的主意。」「你說得對,爹地。」珍妮接受了父親的意見,選了一台健身車,開始學著旁人,有模有樣地踩起來。傑克故意站在後面,假裝指導珍妮的動作,其實是剛好阻擋住來自後方不懷好意的視線。

  傑克這時鼓起父親的權威,用強烈的眼神無言地警告周圍的雄性莫要輕舉妄動。眼見無機可趁,圍觀的人潮遂逐漸散去,到此傑克才終於鬆了口氣。

  正當傑克打算也找台健身車來運動一下時,一個景像卻吸引了他的注意。

  前方的珍妮每次踩動踏板的時候,渾圓的臀部被大腿帶動,如同兩團擠不壞的布丁一樣,不斷變化成各種形狀,其中蘊含著一份難以言喻的動感與彈性,這讓傑克無法移開目光。忽然間,他狼狽地發現一個事實,自己竟然勃起了?!要不是穿著寬鬆的運動褲,可能會當場出糗。他做了幾次深呼吸,試圖讓心情冷靜一點,不過效果似乎十分有限。

  傑克環顧四周,也許是因為剛剛騷動的反效果,他與珍妮的周圍並沒有其他人,健身區一帶空蕩蕩的,這樣的安全感讓他下腹又湧起一股奇妙的衝動。

  接下來的發展,傑克自己事後回想起來,也感到頗不可思議。

  「噢,乖寶貝,你的姿勢似乎不大正確……」

  「咦?是這樣嗎?」

  「嗯嗯,你應該把手放在這裡……對了,還有壓低上半身,把屁股�高。是了,就這樣……」其實傑克對健身的知識一竅不通,這麼說不過是假藉指導珍妮姿勢的名義,從後面挪近身子,同時將勃起的雞巴輕輕貼到珍妮的臀部上。

  「噢噢……」年輕所特有的緊實與彈性,隔著布料傳達到雞巴前端,一瞬間產生了麻藥般的甜美快感,傑克的腦袋頓時變成一團融化了的奶油,他禁不住低聲呻吟,而珍妮卻似是一無所覺,依舊用力踩著健身車,臀部再次規律地朝傑克的雞巴壓迫過去,這讓情況變得更加不可收拾。

  這樣的動作無異是在猥褻珍妮,傑克很清楚自己不該這樣,但是腰部就是不受控制,尤其是身處在人來人往的公共場所,那種隨時被發現的刺激感,與下腹傳來的快感產生奇妙的化學作用,讓傑克的理性徹底的萎縮了。

  就在神魂顛倒之際,他偶然瞥了下目光,正好與回過頭的珍妮四目相接。

  『她知道了!』原來珍妮早已發現了,一時之間,傑克羞愧得無地自容,他本來應該馬上停下這荒唐的行徑,但是惡魔的聲音這時卻在傑克耳邊響起:『別停下來,這麼美妙的快感可是一生都不會再嚐到了!』那聲音雖然微弱,卻字字清晰,將傑克本已混亂的思緒更導向瘋狂。

  『珍妮發現了卻沒有說出來,表示她不會介意的……不必懷疑,一定是這樣的,因為她是我的女兒啊……噢噢,我的親生女兒。』胡思亂想的同時,傑克的動作更加大膽。

  珍妮這時候已經無法裝作不知情了,她的腰部微微地顫抖起來,兩腿不自然地向外張開,臀部因為這樣被�得更高,這讓傑克更加毫無阻礙地前進到深處,他甚至可以感覺到龜頭的前端已經稍微撐開蜜壺的開口,觸碰到珍妮那禁忌的處女膜。

  『就這樣插進珍妮的體內吧!』從來也不曾想過的淫穢想法,佔據了傑克的思維,這時他的雞巴已經堅硬到難以置信的程度,彷彿稍加用力就能突破韻律服的限制,穿刺進女兒的體內。

  這時,兩人身後突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把傑克從淫亂的妄想里拉回現實,他就像個作弊被逮到的中學生一樣脖子一縮,慌忙地站起身子,原來有位老婆婆撞倒了排放啞鈴的架子,工作人員正趕忙過去處理,情況一片混亂。

  傑克的腦細胞還無法瞭解眼前的狀況時,珍妮已經跟著站了起來,「爹地,我想我們該回去了。」冷冷地丟下這句話後,珍妮便頭也不回地朝櫃檯跑去,只留下傑克一個人茫然若失的站在原地。

  回程的車上,珍妮無言地望著車窗外面的風景,傑克也是心中有鬼,尷尬的沈默充斥在倆父女之間。

  珍妮一進到家門就馬上就躲回房裡,傑克則是懊悔地坐在沙發椅上,抱著頭對自己今天的行為感到苦惱與不解。身為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對女兒的邪念令他感到羞愧,在健身中心的時候,一定是被惡魔之類的附了身,才會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

  慢慢冷靜下來之後,傑克的思緒回到現實的層面上,有必要與珍妮談談,只要誠意地解釋與道歉,必定能夠取得她的諒解。妻子正好去參加了婦女團體的活動,要到明日才會回來,這給了傑克最寶貴的時間,他打算在妻子回家之前把這件事處理好。

  他走到珍妮位於二樓的房間門口,深呼吸了好一會兒之後,敲了敲門說道:

  「乖寶貝,是我,你睡了嗎?」

  「……有什麼事嗎?爹地。」

  「方便的話,我能進來跟你談談嗎?」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傑克也有些擔心,如果珍妮不願見他,事情就難以解釋了,所幸珍妮並沒有避不見面的意思。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嗯嗯……當然,請進吧!」

  當傑克推開房門,珍妮正趴在床上,漫不經心地翻閱著時裝雜誌,讓人頗意外的是她只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小背心,下半身一條又窄又緊的白色小褲,傑克即使站在門口,也能嗅到珍妮充斥在整個房間的體香,這對現在的他來說無疑是有點太過刺激了,一時之間竟忘了要說話。

  「你找我有事嗎?爹地。」甜美的聲音讓傑克清醒過來,他趕忙清了清喉嚨說道:「咳咳,嗯……孩子,我有點事想跟你談談。」「喔,有什麼事呢?」「是這樣的,我想,我有必要跟你解釋一下……」「解釋?」「嗯,我想說的是,一個身心正常的男人,在某些場合下,有時會有一些奇怪的舉動……」「你所謂的奇怪舉動是什麼呢?」「嗯,就是……男人,怎麼說呢……嗯……這是一種生理反應的結果。」傑克並不是一個擅長言詞的人,這時更是有些詞窮,他想表現得冷靜理智,卻覺得自己糟透了。

  「你是要說……就跟在健身中心的時候對我所做的是一樣的嗎?」「咳咳咳……嗯,你怎麼會……嗯,是的,沒錯,是一樣的。」珍妮直接的搶白令傑克手足無措,他覺得有必要對此解釋得更加詳細一點:「你要知道,寶貝……嗯,我明白這很難讓外人瞭解,不過女性的身體,特別是美麗的女性,會給男人一種特別的感覺,這令他們難以自拔,而往往在衝動下做出些傻事。」「爹地,你是說,我的屁股也帶給你特別的感覺嗎?」「嗯……是的,蜜糖兒,你的屁股的確帶給我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覺。」這句話一說溜嘴,傑克馬上就後悔了,他認為光是憑這句話,就足以讓他下地獄十次也不止。

  珍妮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咯咯」的嬌笑起來,傑克頓時臉上發燒,不過當他聽到珍妮接下來的發言,更是一陣錯愕莫名:「既然這樣……爹地,也許……我是說,也許我們可以再一起試試看我身體還能給你什麼樣的感覺。」「你……你說什麼?」「今天……在踩健身車的時候,你對我那樣做,其實……其實,我也有種奇怪的感覺……」「你……你在說什麼?!」「我想說的是,你還想試試我身體的『其它』部份嗎?」珍妮一邊說,一邊轉過身子,面對著傑克傲然挺起胸膛,湛藍的大眼裡滿是嫵媚笑意,這讓她本來就超齡豐滿的雙峰加倍有種裂衣欲出之勢。

  『噢!天啊,我的親生女兒竟然在勾引她的父親!』珍妮的邀請既大膽又直接,傑剋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理智告訴他,必須要做些什麼來阻止這件事。

  「我的乖寶貝,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們是父女,而這……這是亂倫啊!

  是上帝所不允許的事情,別忘了聖經裡羅德與他女兒們的故事……」傑克滔滔而言,不過與其說是在教訓女兒,更像是在說服自己:「像你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對性感到興趣是十分正常的,但是你需要的,是和你同年齡的男孩,和談一場健全的戀愛。」「但是,你又在健身中心對我不規矩?別告訴我你對我沒有任何興趣!」「這……這是因為……」「不,爹地,我明白的,瑪麗告訴過我,書本上有說,每個父親心目中的完美情人就是自己的女兒,而每個女孩心中的白馬王子就是自己父親。這是因為一種天生的遺傳性吸引的緣故,這才是上帝賦予我們的真正本性。」傑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褲襠內勃起的陽具正清楚告訴自己,瑪麗所說的一點也沒錯,他的確渴望侵犯珍妮,自己的親生女兒。自從健身中心回來之後,他不止一次地想要將老二插入那柔嫩的屄穴,用精液灌滿進珍妮未經人事的處女子宮,或許這正是所謂的遺傳性吸引,然而從小到大的信仰與社會傳統的倫理道德觀念總是在緊要關頭制止了他。

  「而且……瑪麗還說,與自己的父親做愛,是一種無比美妙的體驗。」珍妮說到這裡,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她以『過來人』的身份很篤定地告訴我的。」「什麼!?難道說瑪麗跟她的父親,彼得牧師竟然對他自己的女兒……噢,我的天啊!」「嘻嘻,瑪麗本來要求我保密的……不過她說,如果有一天爹地也有這個意思,她同意讓你知道,可以當作我們之間共享的小秘密。」傑克察覺到自己脆弱的心防不斷地在崩潰瓦解,珍妮正微笑著等待自己的回答,奶油色的小臉因為興奮而變得紅撲撲的,更添一股少女懷春的風情;如果說以前的珍妮是純潔可愛的天使,那現在的她就是媚惑誘人的小惡魔,正在引誘心志不堅的父親墮落進亂倫地獄裡。

  只要點個頭,就能與眼前的絕色少女盡情纏綿性交,而且還是自己的女兒,光是稍微想像,就教傑克興奮不已,但是一旦洩漏了出去……各種念頭在傑克的腦海裡此起彼落,數分鐘的時間有如數個小時那樣漫長。

  「噢,寶貝,我的蜜糖兒,我必須要說,你的話十分有說服力!」傑克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於又繼續說道:「……而且,我也必須承認,我的確渴望你的身體,想要與你性交做愛。」「爹地……」「是的,今天一整天,我腦袋裡都是你的身影,還有你屁股的觸感,現在我只想將老二插進你的小屄裡狠狠地發洩!」「那你還在等什麼呢?」珍妮用手指輕柔地撫弄著乳房尖端,吐出這句充滿挑逗意味的話,如同一個信號彈一樣,傑克立刻脫去了身上衣物。

  隨然年屆四十,不過因為長年在伐木場工作的關係,傑克的身材可算是保持得相當不錯,腹部上六塊菱角分明的腹肌,還有手臂上糾雜隆起的二頭肌,讓傑克深信自己的體能絕不輸現今時下疏於鍛鍊的年輕小夥子,足以讓他應付任何艱難的任務,包括取悅一名情竇初開的妙齡少女。

  珍妮只是笑意淫淫地坐在床沿邊,睜大了水藍色的眼睛,仔細打量著父親的裸體,尤其是對傑克胯下那條足有八寸長的陽具,還有雞蛋大小的紫黑色龜頭,顯得特別興致盎然。

  見女兒按兵不動,傑克忍不住興奮地催促道:「該輪到你了喲,蜜糖兒。」傑克急色的樣子似乎令珍妮十分得意,她嬌笑著跳下床,動作靈巧得就像只小母貓,跟著用一種作為女兒最能誘惑父親的方式,慢慢脫去身上的小背心,當最後一件蔽體的內褲也被丟在地上時,珍妮將兩手背到身後,挺直背脊,驕傲地迎向父親火熱的目光。

  傑克覺得自己正在目睹一個難以置信的神蹟,儘管在健身中心已經確認過珍妮火辣誘人的身材,但是實際見到裸體時又是另一回事了。她胸前的一對乳球圓潤飽滿,雖大卻十分堅挺,就像兩團彈力十足的水球,腰身上找不到半絲贅肉,小肚臍眼兒很美,雙腿修長結實,尤其是珍妮全身上下的肌膚,每一寸都是那樣光滑鼓脹,那是一種屬於青春的鼓脹,充滿惱人的甘美誘惑。毫無疑問的,這是一具隨時準備好接受性愛洗禮的成熟女體。

  血脈賁張的傑克緩緩走近珍妮,直至兩具赤裸滾燙的肉體完全緊密地貼合,珍妮胸前的蓓蕾早已挺立如豆,隨主人急促的呼吸輕輕刮著傑克的胸肌,這讓他舒服得差點呻吟起來。

  珍妮這時候也是兩頰緋紅,瞳孔裡蒙上一層動人的霧氣,即將與父親亂倫性交令她同樣感到極大興奮。傑克見了女兒嬌媚無倫的神態,忍不住低下頭與珍妮的四唇相交,一陣痛吻,情到濃時,珍妮主動地伸出香舌,與傑克入侵的舌頭激情糾纏,唾液在彼此的口腔內交流,傑克不曉得女兒竟也如此擅長接吻。

  當口唇分離時,傑克忍不住醋意溜溜地說道:「蜜糖兒,你接吻的經驗似乎十分豐富,我需要忌妒哪個該死的幸運小子嗎?」「嘻嘻,你當然不是第一個,爹地。」看著父親發惱的臉,珍妮露出惡作劇成功的得意笑容,促狹地說道:「我之前經常和瑪麗一起這樣接吻鬧著玩的,她說,將來勾引男孩子一定用得上。」她輕咬下唇,又補上一句:「不過,跟瑪麗的吻遠比不上這次接吻有感覺。」珍妮的情話讓傑克心頭一陣甜蜜,他決定等會兒一定要盡其所能好好的「報答」這位嬌嬈,不是以父親對待女兒的方式,而是以一個正常男人對待美貌女人的方式。

  他有些粗暴地將珍妮推倒在床上,挺起早已蓄勢待發的雞巴,就要直接進行最後的貫通儀式。珍妮順從地分開雙腿,神情如同期待丈夫臨幸的小妻子,但是她忽然伸手握住傑克的大雞巴,吐了吐舌頭說道:「請你溫柔一點,爹地……我還是第一次,而且,沒想到你的會是那麼大……」「噢……蜜糖兒,你說得對,別擔心,將一切交給我吧!」傑克愛憐地撫摸著女兒的臉頰。珍妮的話點醒了他,身為長輩的他理所當然該負起引導之職,珍妮雖然活潑主動,到底還是未經人事的處女,這時如果太躁進的話,只會讓兩人之間的第一次留下不好的印象,這絕不是他所希望的。

  冷靜下來的傑克再次親吻珍妮的臉頰、頸子、飽滿挺立的雙峰,沿著誘人的曲線一路向下,當他嘴唇貼上那平坦誘人的小腹時,珍妮嚶嚀一聲,身子一顫,一股淫蜜噴了出來。

  傑克持續地用舌頭撥弄著珍妮小穴上的嫩芽,既溫柔又仔細,就像在呵護一顆無價珍貴的寶石,直到珍妮給逗得兩腿微微發抖,流出的淫蜜將床單弄濕了一片,他才挺起上身,將雞巴貼近珍妮的屄穴。

  當龜頭前端抵住處女膜的時候,珍妮的眉頭禁不住一促,傑克雖然心疼,但是他明白現在正是緊要關頭,一旦放棄就前功盡廢,他咬了咬牙,奮力將屁股一沈。

  「嗯……」、「喔……」伴隨父女倆同時一聲呼喊,幾點鮮紅的顏色滴落在床單上。傑克心中一陣莫名的感動,他終於奪去了女兒的貞操了,昨天之前這是他連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但他真的這樣做了。

  為了讓珍妮有喘口氣的空間,傑克刻意放慢速度,只是徐徐地抽送雞巴,直到珍妮緊繃的身體逐漸放鬆,臀部也配合著雞巴的動作挺聳起來。

  「謝謝你……爹地,我感覺好些了……噢……好脹……」痛楚的神情逐漸自珍妮臉上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如同發情牝貓的淫媚表情。傑克終於可以拋開一切顧慮,他改變方式,如同打樁機一般又深又有力的突進,正式品嚐與女兒交媾的樂趣。

  雖然性愛經驗不及父親,但是珍妮年輕的體能與天份卻佔了上風,不論傑克如何賣力衝擊,她總是一一承受,並且迅速做出最美妙的回應,同時小嘴裡不斷吐出銷魂蝕骨的呻吟聲。

  「喔……爹地,太美妙了,嗯……嗯……瑪麗說得沒錯……嗯……噢……天啊……噢……你進到我的身體裡了……我感覺得到……太美了……喔喔……」看似纖細的腰身,卻蘊含著外表想像不到的強勁力道,當珍妮每次挺聳臀部都會同時帶動屄穴內的肌肉收縮,甜美的壓榨地獄令傑克背脊發麻,好幾次都險些射出精來。

  有這樣難纏的「對手」,傑克也樂得心花怒放,他除了加快了雞巴的活塞運動之外,右手不忘在珍妮豐滿的乳房上揉捏,左手的中指則俏皮地伸入那羞人的菊穴中,老練且無微不至地刺激著珍妮的情慾。

  父女倆一攻一守,配合得絲絲入扣,一輪交鋒之後,還是性愛雛兒的珍妮終究遜了一籌,在傑克兵分三路的衝擊下,嚐到人生第一次的性交高潮,嬌嫩的肉體因為快樂而不住痙攣,花心深處同時噴出一股股陰精。

  然而傑克尚未感到滿足,他深吸一口氣,強忍住射精的衝動,將珍妮翻過身子,命她兩手扶在床緣,向後翹起臀部。這個姿勢能讓他一邊抽插,一邊欣賞珍妮結實翹挺的美臀,這是女兒全身最令他著迷的部位。

  傑克重新挺起粗大的陽具,一寸寸地深入珍妮兩片蜜桃似的屁股中間,剛洩身的屄穴裡依舊溫暖濕熱,被父親的大雞巴一插入,原本已經酥軟無力的珍妮又開始嬌啼婉轉,扭腰擺臀。

  「噢……爹地,美極了……天啊,要死了……」「噢!蜜糖兒,我的心肝小寶貝,你是最棒的了,以後爹地要天天操你,你是爹地的心肝寶貝,爹地專用的小蕩婦。」「是的,我是,我要做爹地的小蕩婦,天天跟爹地性交……喔喔……幹你的小蕩婦,爹地……」淫穢的言語此起彼落,兩父女像發情的野獸般嘶吼,不斷交換各種體位,憑藉著本能的驅使,盡情用自己的肉體去取悅對方。

  時間飛快地流逝,當激情達到頂點,傑克忍不住一陣哆嗦,『在女兒的陰戶裡射精』的念頭剛閃過腦海,一股灼熱的白精便隨即自馬眼噴出,澆灌進珍妮的子宮裡。

  「喔喔……」珍妮的眼神迷茫,性感的小嘴一張一合,陶醉在被父親授種射精的禁忌快感裡。

  父女倆緊緊相擁,任憑淫靡的幸福感如同絲綢般包裹全身。雲雨稍歇之後,疲倦之極的珍妮摟著父親沈沈睡去,傑克滿足地撫弄著珍妮柔順的金發,凝視著那有如天使般的小臉,想到在將來的每一個日子裡,他與珍妮之間性愛生活會何等充實。

  珍妮,他最疼愛的親生女兒,同時也是他最可愛的小情人,那年輕嬌嫩的肉體,將被用來滿足他每一個最淫穢最下流的妄想,將親生愛女變成自己專用的小蕩婦,這不正是每個做父親的最大心願嗎?

  想到得意處,傑克不禁裂嘴一笑,不過,在這之前,他覺得有必要在明天上教堂做禮拜的時候,好好跟彼得牧師聊一聊,不是為了懺悔,而是分享彼此的秘密。

        【完】

        字節:17212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