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4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9-28 22:43:59

月兒傻傻的看著眼前越放越大的俊臉,濃烈灼熱的呼吸噴在她的臉上,熏得她微微發抖。她下意識的蜷緊身子,羞赧的囁喃道:「那、那……還是不要了……」

  「你不覺得太遲了嗎?寶貝……」林雨玄嘴角狡黠的揚起,慾火狂燃的眸,像是要馬上一口把他給『吃』掉。無視月兒怯懦羞澀的退縮,他握住她的小手,抵在自個兒下腹上,讓她充分感受自己那張狂的、強悍的、幾乎噴薄而出的巨大熱力。

  「啊——」月兒驚叫一聲,手掌握住的滾燙堅硬令她如受電殛,美眸瞪得滾圓。她驚慌失措的甩開手,俏臉紅似滴血,「好熱……爹……那……那是什麼……」

  林雨玄笑得就像個邪惡的魔鬼,嗓音粗嘎而低沈:「寶貝,你說呢?嗯?」他摟緊她不盈一握的細腰,仿如火焰般的指尖沿著她稚嫩的小臉往下遊移,似漫不經心又霸道異常的滑過她雪潤的長頸、瘦不露骨的香肩,最後停留在那團柔嫩雪白的碩大渾圓上,隔著衣服用力的搓動著,盡情享受著它的細軟滑膩,和大手都無法掌握的豐盈。

  強勁壓力自柔嫩的椒乳上襲來,月兒羞怯的扭動著身子,楚楚可憐的的嬌嚀,「爹……爹你不要這樣……嗯……不要……好痛……月兒好痛……好難受……嗚……」她好像逃開這種疼痛的強壓,可是狂野揉捏在她尖挺酥胸上的五指,以及箍住她細嫩腰肢的大手根本不給她逃離的機會。

  「說!說你愛我!」他的眸光閃爍著邪妄的慾火,「否則我就讓你更難受!」他霸道的命令,掌中顫動彈跳的豐乳在他魔手蹂躪下不斷的變換各種形狀,力道之大,讓她幾乎痛叫出聲。

  「嗚,痛啊……求你了……爹……不要……」月兒蛾眉輕顰,嬌弱的星眸含著迷茫的波光,「這樣是不可以的……」她好希望爹爹能大發慈悲放她一馬,不要弄得她這麼痛了。

  「不說是嗎?」林雨玄雙瞳泛起邪惡的光芒,手指突然挑開她腰間的繫帶,抓住襟口猛力向下一扯,『嘶——』衣裳應聲而裂,隨即兩團顫巍巍的巨碩肉乳跳彈而出,在他眼前不住晃動,帶起一片醉人心神的眩目春光。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不——」月兒頭腦一凜,手忙腳亂的雙手交胸,要遮掩自己裸露的肌膚。林雨玄冷哼一聲,�手輕而易舉的撥開她的藕臂,將它們扳到她身後牢牢固定住,啞聲道:「月兒,你可真大膽,居然沒有穿兜衣?」他的眼中跳著露骨的情慾火苗,「我是不是應該要好好懲罰你,讓你以後別再這麼暴露!」

  「我沒有——」月兒急急辯解道,無遮掩的酥胸在冷風中凍得微微顫抖。她不得不弓起身子緊貼住他火燙的身子,「人家……人家只是不喜歡兜衣的繁複……嗯……更何況是冬天,所以……嗯……所以才……」 她嬌喘咻咻的擺臀扭腰想要掙脫被窒固的雙手,雪白雙峰在扭動中不斷摩娑著他的,帶起了意料之外的敏感與刺激。

  「好吧,我勉強接受這個理由……」林雨玄大掌把著不盈一握的纖細腰肢,將嬌小人兒軟綿平坦的小腹緊緊抵住他早已硬挺勃發的男性,輕笑道,「那麼現在……你是不是可以說愛我了?說呀!」

  「不嘛……」嬌嫩的小花感受到腹間不斷漲大的火熱粗長,害羞的縮著身子,「爹……可不可以不說……啊……」林雨玄惱怒於她的拒絕,狠狠的低頭一口含住那粒嬌小可愛的稚嫩尖翹,用力的吸吮、咬弄著,濕濡的津液將粉潤的近乎透明的乳頭舔得發紅發硬,羞答答的嬌然挺立。兩隻大手也未閒著,毫不客氣的撩高她的裙子,拉開她纖長的雙腿盤在他結實的腰際,然後不停的用燒燙如烙鐵的巨碩摩擦著她粉股間的水嫩凹處。

  「啊……好燙、好熱哦……爹、爹……不要……不要磨了……嗯……月兒好難受啊……」 相互交磨的私處帶來的異樣刺激感令她燥熱得全身顫抖,臉如火燒,股間也漸漸的分泌出一縷香滑蜜液。

  無視她的哀求,林雨玄逕自狎玩她的胴體。他的嘴唇從這個乳房轉移到另一個上,繼續親吻、嘶咬,就像在品嚐一塊永遠也吃不完的甜美奶酪,直到它們在他口中變得更為腫大,更加豔麗。大手則悄悄鑽進她溫暖的裙下,一把撕碎那條小小的月白褒褲,暴露出她沒有任何阻攔的粉嫩花心。

  「不要……」月兒羞怯極了,下意識就欲併攏雙腿,女孩家最隱蔽、最神秘的花園就這麼裸露在外,她要羞死了。

  「不要?」林雨玄用力的啃了一口豔麗的櫻桃,邪肆的笑道,「這可由不得你,誰叫你不說愛我,這是懲罰!來,張開腿!」他輕鬆的扯住她的腿向兩旁掰開,低頭看去,無限美景盡收眼底。

  好美!他驚嘆。粉嫩的股間膩如羊脂,萋萋芳草下兩片花瓣微微張開,內中誘人的蜜穴波光淋淋,一顆嬌豔的紅色小珠若隱若現,誘惑著男人前去採擷。嗅到她腿間散發出的淫糜香氣,林雨玄不覺血脈賁張,胯下本就爆漲的男性更是幾乎要爆炸開去。

  他好想狠狠的將巨龍用力插入她嬌嫩的蜜穴裡,但現在還不行,她的穴兒還太乾,太緊,無法容納他的碩大,不過沒關係,他有的是辦法讓她適應自己

  他低頭吻上月兒豔潤欲滴的紅唇,手指探到她股間,撥開她濕滑的草叢,花瓣,一根手指猛的擠進她的蜜穴裡,狂猛的揉弄起她的嬌嫩來。「啊——」月兒還未出口的尖叫,被他壓上的唇瓣盡數逼了回去,下體被他肆意的玩弄,她震撼得幾乎無法呼吸,禁不住哭喊出聲。

  「爹……停手……不要弄了……」她嗚嚥著,受不了這麼強烈放蕩的刺激,「求你了……嗚……我……我愛你……我愛你啦……嗚……拔出去……快點拔出去了……」她的蜜穴緊緊的收縮蠕動,小肉瓣層層疊疊地吸吮著他的指頭,令他有種已將凶器插入蜜穴後的快感。

  「小寶貝,你的穴兒可真緊,你看,爹的手指都抽不出來……」林雨玄喘息著,低頭不斷親吻懷中小花嬌豔的雙頰,深入蜜穴的手指慢慢輕刮她溫熱濕暖的肉壁,撩撥出一波又一波的甜香愛液。

  「壞蛋……爹……你、你又騙我……嗯……嗯……不要……不要碰那裡啦……啊……」月兒不由自主的嬌吟著,軟綿的軀體終於放棄了抵抗,她淚眼朦朧的輕咬朱唇,感受著私處傳來的酥麻快意。

  「舒服嗎,月兒,是不是很喜歡爹這樣對你……老天,你別咬那麼緊,來,放鬆點……」他撐開嬌嫩無比的花瓣,勉強又塞進了一根指頭,在香液的潤滑下,靈巧的手指不住旋弄、搓揉著她緊窒的甬道,滿意的帶出一片濕潤水滑。

  「啊——」月兒突然緊抓住他粗壯的胳膊,尖細的喊叫出聲。她全身劇烈的哆嗦著,雪白的雙乳不住的抖動,隨即一股香氣濃郁的甜稠熱液從花心深處狂湧而出,瞬間將他的手浸濕了一片。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看著癱軟在他懷中嬌豔欲滴的月兒,林雨玄拔出手指,舔了舔滿溢指間的濃香蜜汁,輕笑道:「月兒,你可真甜,真想品嚐一下埋在你體內的絕美滋味……」他攔腰抱起被他搞得全身無力的明媚人兒,平放在床上,壯碩的身子覆了上去,啞聲道,「寶貝,為我準備好了嗎……」

  林雨玄快速的除去衣裳,一具挺拔如山嶽的完美雄軀赫然呈現在月兒眼前。他的皮膚有如古銅,閃爍著炫目的光澤,每一寸肌肉都如同鋼澆鐵鑄般,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尤其是胯間那條紅得發亮,劍拔弩張的雄偉巨龍,更是蓄勢待發的頻頻點頭,恨不得早早突破障礙深入谷地。

  月兒看得一陣頭昏目眩,緊張西西的猛搖頭:「不行……」她抱著雙肩,喘息著縮到最角落,羞怯的結結巴巴:「爹,你、你、不、不要這樣……」

  「月兒,乖,過來……」林雨玄的聲音低沈暗啞,猿臂一伸,將少女絕美的胴體撈過來,偉岸的身軀整個覆了上去,「寶貝,將一切交給我,爹不會傷害你的……」低沈的嗓音仿若帶有無限魔力,月兒慢慢地放鬆了身體,將身子蜷入了他的懷中。

  林雨玄溫柔的褪去她身上的服飾,男性灼熱的呼吸,刷拂在她頸間的肌膚,月兒只覺得頭腦一片空白,藕臂不自覺的圈上他厚實的背,撫上他古銅色糾結的肌膚。薄薄的單衣很快散落床邊,林雨玄熱燙驚人的雄軀緊貼著她溫軟如玉的胴體,低頭深情的吻上她鮮亮的紅唇,大手�高她的俏臀,昂揚勃發的男根直直地頂在兩瓣已經充血腫脹得異常嬌豔的花唇中,蓄失待發。

  勉力忍住兩瓣花唇輕吮著龍頭帶來的酥癢,林雨玄沙啞著嗓子喘息道:「月兒,準備好了嗎,爹要進去了……」

  「爹……」滾燙的肉體消磨了她的神智,月兒意亂情迷的弓起下身,順著他的男性不斷用她充血的貝肉在上面抵弄,小嘴無意識的吐出令人血脈賁張的嬌吟,「月兒好熱……好難受哦……爹……救我……」

  「可愛的小東西,爹就喜歡看你這個妖媚的樣子……」林雨玄強健的腰臀對準她的花縫用力一送,就著先前動情的濕液,碩長硬物強硬的擠開兩片微微閉合的滑嫩花瓣,勢如破竹的插入她緊窄水嫩的甬道里。

  「啊——痛……」象徵純潔的薄膜被撕裂的痛楚將她迷茫的神智殘忍的喚回,月兒嬌豔的面頰瞬間一片蒼白,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

  「不要……好痛……好痛啊……爹……你快出去……出去啊……」串串淚珠從她盈滿痛苦的秀眸中不斷滑落,她害怕的拚命推拒著他的胸膛,白嫩玉足胡亂的踢動著,試圖逃離他殘忍的摧殘。

  「不要動,寶貝,停住……」層層疊疊無比緊窒的濕暖嫩肉,因痛苦而不停的蠕動收縮著,擠壓他粗壯的碩大,令他幾欲噴薄而出。林雨玄咬著牙,全身冒出大量的汗水,強迫自己在她體內停止不動,大掌捧住她淚眼婆娑的小臉,口裡不斷的安慰道,「寶貝,乖乖的,別亂動,一會就好了……嗯……」

  他一面溫柔的親吻著像個小娃娃般哭泣不停的月兒,一面強忍著急欲宣洩的慾望,強壯的身軀向下將她緊緊壓制住,等待她的疼痛消退。

  慢慢的,月兒感覺下身的痛苦在漸漸減少,噙著淚珠的大眼內的惶恐也不知不覺的散去,林雨玄敏銳的察覺到身下頻頻顫慄的蜜穴漸漸軟綿水滑了不少,於是不動聲色的挺起健腰,擺動著窄臀,開始在她甬道里輕輕抽送起來。

  僅僅只是小幅度的抽送,也讓他感受到激越到極點的快感。他的喉間不覺逸出低沈的呻吟:「嗯……寶貝,你的穴兒真是極品,好緊,好熱……爹從來沒吃過像你這麼可口的點心……」粗硬的男性在細嫩柔綿的水穴裡抽送,一下一下都像被無數張小口吸吮似的,暢快無比,「實在是太棒了,爹被你夾得好爽……好舒服……」

  月兒半眯著眼眸,小嘴急促的呼吸著。身下的刺痛雖然還未消失,但被他火燙的長物不斷撞擊摩擦,卻有另一種詭秘的奇妙知覺流過。終於,她忍不住羞澀的嚶嚀出聲:「嗯啊……爹……好癢……好麻……嗯嗯……爹……月兒好奇怪啊……嗯嗯……」

  「天,好強的吸力!寶貝,你快讓我窒息了……」看著面帶潮紅不斷婉轉鶯啼的月兒,和不停收縮緊吸的甬道,令他再也無法忍耐。林雨玄低低爆發出如野獸般的嘶吼,�高她的雪臀,在她腿間火熱狂猛的衝刺起來。

  「啊……啊……」月兒尖叫著,扭動著。他激烈的聳弄,將她軟嫩的壁肉摩擦得像要著了火,而他每一次用力的挺進,都完全貫滿她窄小的甬道,深入她的花心,搗弄得她渾身酥麻,激情的快感從兩人緊緊相貼的私處擴散開來,遍及她每一個細胞及靈魂深處。

  「不要了……爹……月兒受不了了……啊嗯……求你……不要啦……嗚……」晶瑩的淚水從眼角滾落,酥麻與無法形容的快樂感覺,灼燒月兒敏感的神經,她身體配合他的起伏前後大力的搖擺著,粗大的異物在蜜穴的肉壁中發出陣陣細膩妖熱的碰撞聲,那麼的了人心弦……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爹……輕點……爹……」嬌豔玉體被狂暴的巨龍插得如弱柳扶風,烏黑的秀髮也隨之震盪飛舞,林雨玄一瞬不瞬的盯緊她愛憐的妖嬈美態,大掌捧起她的俏臀,更加迅速狂野地抽送起來。

  激情的汗珠在他瘋狂的律動下,不斷飛撒她玉體之上,與她的香汗水乳交融。「月兒,你永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隨著這句魔咒般的話語,林雨玄一記猛力的插入,將月兒推向情慾的頂端。月兒細軟的腰肢不住抽搐抖動,兩腿緊緊的夾住他的腰部,口中喊出長長的尖吟:「啊……啊……爹……月兒不行了……」

  隨即緊窄的小蜜壺裡的淫嫩肉壁一陣強烈的收縮、痙攣,花心噴出大股大股的熾熱愛液,全都澆在了林雨玄壯碩的龍頭上,讓他凶蠻的巨獸也跟著顫抖起來。

  「月兒,你真是天生的尤物……啊……」林雨玄仰起頭,使力抓住那兩團讓人為之瘋狂的豐潤巨乳,快速的挺進她收縮不已的花心深處,將她甬道狂湧而出精純無比的玄陰精華盡數納入體內,然後又加大臀部的動作,放任自己再次的瘋狂馳騁起來。

  初經人事的嬌弱小花,哪堪他的長久抽送,月兒哭喊嬌吟著,尖銳的指甲幾乎刺進了他的肌肉裡:「不要啦……爹……不要啦……嗯啊……饒了月兒吧……月兒要死了……要死了……啊……」蜜穴彷彿造反似的強烈蠕動,充血紅腫的肉壁伴著陣陣哆嗦收束,濃郁的香液再次如注湧出,狂噴在他蠻橫的粗長上,然後整個人也顫抖著癱倒床上昏眩了過去。

  林雨玄不敢再有所保留,狂吼著最後的一個猛力貫入後,腫漲不堪的狂暴巨龍猛然急促的抽搐抖動,噴射出大量岩漿一般沸騰炙熱的濃稠,頃刻間深深的射入了她血紅的花心……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