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9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真正腿玩年
Crawler | 2016-9-28 22:43:59

嗯…嗯…嗯~」一聲比一聲急切的喘息,催促著哥哥的動作。兩手也抓著哥哥漆黑柔順的長發,腳趾享受的捲曲伸直。哥哥舔了下陰唇上的水,才來到那個小縫前。窄小的細縫像感受到了那灼熱的視線,羞澀的蠕動。因為剛才的舔弄,小穴已經泛起了點點水光。
  「給我……哈~」這話對妹妹來說已經是很大的尺度了。若在清醒時,妹妹是萬萬不會說的!哥哥勾唇淫邪的笑笑。平時讓祈兒多喝些酒,是不錯的做法!哥哥沒答話,直接將舌伸了進去。舌尖舔舐著細嫩的腸壁,模仿者性交的動作戳刺。妹妹抓著哥哥髮絲的手發力,收緊了雙腿,不知是在抗拒還是期待更多。哥哥用雙手將妹妹的四肢固定。繼續褻玩早已水涔涔的小穴。
  「淺白,不要……」越來越強的快感讓妹妹雙腿內側痙攣。搖著頭,不知所措的拒絕。哥哥只感覺頓時被人下了定身術竟動不了了,呆愣了片刻哥哥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沈聲問道:「再說一遍。」
  在浪尖上被扔了下來,妹妹難耐的扭著臀緩解下身那難耐的癢。聽到身上那命令的話語,妹妹立即乖巧的甜甜說道:「淺白,淺白。快!好難受。」三分撒嬌七分嫵媚,是哥哥最愛的語調。
  哥哥拉開拉鏈,粗暴的掰開妹妹的雙腿狠狠的撞了進去。
  「啊~」這麼粗暴的對待竟讓妹妹高潮了,小穴裡汩汩流出了淫水。小穴平時就過度使用過,在加上哥哥先前的開拓。小穴輕易的就吞下了哥哥的巨大。
  「睜開眼睛,看著我。再說一遍!」語氣到後來竟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
  「嗯。哈…」妹妹�起腰,本能的迎合著。讓身下的每一下都能撞到最裡面。妹妹睜開迷離的眼,看著身上的人。癡癡的笑。「淺白~啊……」太用力了,輕點。後面的話因為哥哥更加生猛的頂撞而支離破碎。哥哥拉著妹妹的一縷頭髮,生生將妹妹的頭拉拽了起來。「痛。」妹妹低低的抽噎起來,不僅因為頭髮的痛也因為下身粗暴的對待。
  哥哥扔下手中的頭髮。妹妹上身本快離床了,現在又重重的摔了下去!哥哥五指發狠的掐住妹妹細白的脖子,下身的力道都要把妹妹撞壞了!超大的床竟然發出了吱呀的聲響!「看清楚,現在在操你的是誰!」
  妹妹的大半個身體都是離床的,只有肩膀支持著全身的重量。哥哥從上向下讓妹妹只感覺內臟都要損壞了,哪裡還有半分快感!只有身體被碾壓的疼痛。妹妹只是怯怯的看著身上的人,不敢回答。淺白,今天好凶。
  哥哥看妹妹雙眼恐懼的望著自己卻不開口,只感覺一股大火直接燒到了胸前。手又殘忍的收了幾分。妹妹雙手胡亂拍打著淺白的大手,臉色迅速發紅充血。「是哥哥!是我!再說一遍!」
  妹妹雙手掰著脖間的大手,環在哥哥腰間的雙腿掙紮著踹哥哥的肚子。身下的動作終於驚醒了盛怒下的哥哥,驚慌的收回了手,下身也是不敢再動。「咳咳!哈,哈……」妹妹咳了兩聲便癱軟在床上貪婪急躁的呼吸著空氣。哥哥呆愣的將視線移到結合處,才發下那粉嫩的小穴已經沾染了血跡!因為強烈的摩擦,妹妹的內壁已經破皮了。
  「怎麼會這樣……」哥哥喃喃,如失去了靈魂的軀殼。「祈兒,祈兒,祈兒。」哥哥抱著妹妹就這樣不住的呢喃。
  妹妹聽著淺白的聲音竟帶了哭腔,頓時不知所措。再也顧不得先前的粗暴對待,手足無措的重複。「我沒事。我真的沒事!」也不再理會下身的疼痛,伸腿環住了淺白的腰。兩手也環住了淺白的肩。哥哥�起頭疑惑的打量了下妹妹。看著妹妹真誠沒有絲毫怯弱的神色,哥哥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祈兒,叫我。」哥哥細細的看著妹妹的神色,生怕錯過一分一毫。
  妹妹踟躕了半天,生怕淺白再次性情大變。最後還是猶猶豫豫的開口叫道:「老公。」
  哥哥身形一頓,臉上終於見到了些許笑意。「乖,叫名字。我喜歡你那樣叫我。」
  「淺白~」
  ……哥哥只感覺眼眶熱熱的,卻流不出什麼東西。
  妹妹搖搖頭,驅散那些淩亂的想法。將整個身子都淹沒在了水中。淫賤也好,厚顏無恥也罷。早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在想這些事情也是無謂。清透的水,烏黑的發,白嫩的肌膚。聖潔卻又縈繞了一層淫亂汙穢!
  哥哥面無表情的看著錄影中那張清冷的臉,嘴唇抿成了一條線。祈兒的這種表情自己一廂情願的認為,早已消逝了兩年。在自己面前需要那樣言笑晏晏的偽裝嗎?這種認知讓哥哥寒心。哪怕在自己面前冷言冷語、大發脾氣,也總好過這份虛偽。
  「立刻把東西送來。」冰冷的聲線,不知是心灰意冷還是竭力壓抑怒氣。
  「你的寶貝不是害怕注射……」歐軒還好沒說完,那邊早已傳來忙音的嘟嘟聲。剛走沒幾個小時,又讓自己過去。歐軒戀戀不捨的看著早已熟睡的兩個心肝兒,起身穿上了衣服。看著手中小巧的針管中那透明液體,歐軒心痛的感嘆。唉!這麼好的東西真不捨得送。
  隨手抽出一條浴巾裹在胸前,妹妹便出了浴室。本就不多的頭髮,被水打濕,薄薄的一層緊貼在臉頰、鎖骨和後背上。也許真是承歡過多,不經意的舉手投足間也有種不可言喻的媚態。
  「早晨,我說的話你還記得。」寬闊的胸膛從身後貼了上來,帶著濃重的雄性氣息。隨著胸膛的振動,一字一句在耳邊響起。溫熱的氣息吹拂著耳垂、炙熱的手掌遊移在裸露的肌膚上,催發著身體內的情慾。妹妹微微側身,頷首看著哥哥胸前象牙白的睡衣領邊。「嗯。」低低淺淺的應了一聲,妹妹闔眼嗅著哥哥身上乳液的味道。哥哥低聲輕笑一聲,手便不懷好意的在妹妹的腰臀間揉弄。哥哥本就高挑,那一身的象牙白更是襯托出哥哥那細膩的皮膚。黑色的長發隨意綁在身後,淩亂卻有種慵懶的性感。1/2的東方血統給哥哥增加了一份深邃、迷離,不知多少人為之癡迷。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今天我準備了一份小禮物。」不疾不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讓妹妹身體微微地僵硬。「…嗯。」從哥哥擋下妹妹酒杯的時候,妹妹就已經知道今晚會遭遇什麼。哥哥向來這樣,他鮮少發脾氣。只會用實際行動讓你知道,自己錯在哪?然後不敢再犯。
  哥哥低頭吻了下妹妹的額頭,然後直接抽走了妹妹胸前的浴巾。將赤裸的妹妹放在了臥室的床上。看著那泛著冷光的針頭時,妹妹的全身都在細細的顫抖恐懼的閉上了眼睛。倒不是妹妹多麼怕痛,而是看過太多這樣冰冷的針頭刺進淺白的身體!看著妹妹害怕的樣子,一向最疼愛妹妹的炎沒有出言安慰。而是堅定地將那尖細的針頭推進了妹妹的身體。冰涼的觸感、細微的疼痛。針管抽離的時候,妹妹轉頭對著哥哥淺淺一笑。若是平常炎定會很開心,甚至會後悔給祈兒注射催情藥物!但是經歷過剛剛親眼所見事實。哥哥更多的是憤懣!難道自己就這麼不值得她信任?非要拿這些虛假的面容應付自己!
  注射完哥哥就一言不發的坐到了一邊,自顧自的喝酒。妹妹側頭看了哥哥一眼,發現哥哥雙目緊盯著自己。眼眸平靜毫無波瀾,卻是暴風雨前的平靜。那一眼的對視,讓妹妹不敢亂動,生怕又惹惱了炎。哥哥平時很溫柔。可當他氣憤時,那種恐懼讓妹妹從骨子中畏懼!只消一眼,便讓妹妹四肢發麻不敢動彈。
 光裸著身子被肆意打量,這種認知和寒冷的空氣讓妹妹全身的寒毛都豎立起來。妹妹索性閉上了眼睛,可即使是閉上了雙眼,仍然能感覺到那籠罩在自己身上的視線中蘊含著的深深怒氣。彷彿像燎原的怒火,恨不得將自己燒的屍骸不留。妹妹抿了抿唇,這般不開口只會讓哥哥更生氣!硬碰硬對自己沒有半分好處。想到這,妹妹又再次轉過頭,怯生生的看著哥哥。「哥,冷。」含怯帶柔的說了句,妹妹便忐忑不安地看著從始至終寡言的炎,雙眼不安的四處遊移。
  妹妹說完得到的是一片沈默。這份沈默更加加劇了妹妹的不安!房間中寂靜的異常。妹妹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很快、很響亮。四肢莫名的有些發冷,這種場面自己實在不知如何應對!心中有對未知的些許畏懼。這種感覺沒有維持很長時間。妹妹漸漸發現身體莫名的燥熱起來!沈重的呼吸聲在這個沈寂的房間中尤為突兀!妹妹惴惴不安的側頭看了哥哥一眼。哥哥好像喝下去了不少酒,整個人靠手臂斜撐在座椅上。襯衫半開,露出了不甚健碩的胸膛。長發斜放在左肩上,雙眼迷離,整個人散發著慵懶的魅惑感。現在正好整以暇的打量著床上赤裸的人兒。妹妹看著這樣的哥哥,突然感覺口乾舌燥。身上被打量的皮膚,開始發熱、發燙像要燃燒般。妹妹不是不諳情事的稚兒,當然知道自己的身體是什麼反應!承受著那放肆的眼光,妹妹不動聲色將自己向床的另一側挪移。
  「嗯~」皮膚與布料摩擦,那酥酥麻麻的感覺讓妹妹不自覺的發出了聲!
  「哼。」哥哥低笑一聲卻仍是不為所動。只是挑眉饒有興趣的觀看。
  哥哥低聲的笑讓妹妹瞬間漲紅了臉,本就被情慾染紅的小臉現在紅的像極了蘋果!這幅美景在哥哥眼中倒是動情的很。接下來倒像是場拉鋸戰。哥哥仍是一派從容。妹妹也斂著眉閉眼躺著,鼻尖,胸前卻早已佈滿了一層細密的汗。
  看著祈兒動情卻苦苦忍耐的可憐模樣,妹妹勾唇一笑。放下手中的酒杯,終於起身了。聽到動靜妹妹睜開眼睛,便看到哥哥笑的甚是放肆的褪去了自己的外套,緩慢的踏步走向自己。妹妹既是興奮又是害怕!炎每次落步的腳步聲都在妹妹的耳中放大,寥寥幾步卻讓妹妹的呼吸淩亂不堪!
  看著祈兒再次匆忙的閉眼,哥哥倒是心情大好。祈兒本就在崩潰的邊緣,這火上澆油的一步現在做剛好!
  妹妹能真切的感覺到身邊凹陷,然後冰涼的手指落在了腳踝上。冰冰涼涼的觸感讓妹妹小腿一麻,腳趾都舒爽的繃直起來。那舒爽的感覺,讓妹妹貪婪的想全身都被撫摸。妹妹雖閉著眼睛,但她也知道那隻骨節分明的手是怎麼在自己的小腿上滑動,遊曳到自己的大腿上卻壞心的逡巡不前。哥哥彷彿是愛上了大腿內側柔嫩的肌膚般,不厭其煩的撫弄!卻沒了更進一步的動作。妹妹本就被那洶湧的情慾折磨的不行,再加上哥哥刻意的撩撥,這幅食髓知味的身軀早已是慾火中燒。
  妹妹睜開眼,討好般的伸出另一條腿摩挲著哥哥的手背。哥哥在祈兒剛睜開眼睛的時候便知道了,現在看到妹妹的刻意示好。自是知趣的來到那水涔涔的肉瓣前。大手罩住那嬌小的花瓣,施力揉弄。妹妹享受的輕哼兩聲,便隨著哥哥的頻率款款擺起腰來。哥哥看著祈兒這幅浪蕩模樣,早已忘記讓祈兒自慰的計畫。情難自禁的低頭含住了祈兒的右乳。「啊~」一直瘙癢的乳尖終於得到了安慰,妹妹立即風情萬種的嬌吟出生。更加擺動著腰臀向哥哥的手中送。哥哥鬆開口,水涔涔的乳尖從哥哥口中滑出發出『嘖』的聲響。
  「哥~,哥。」妹妹呼吸紊亂,急切又無助的叫著身邊的男人。兩隻細白的腿早已經柔弱無骨的纏在了哥哥的腰間。
  哥哥的聲音有些瘖啞,「叫我的名字。」原本定下的很多懲罰祈兒的辦法現在執行怕折磨的倒是自己了!便也就直接略過。
  「炎,炎,炎。」討好的、渴求的、無助的呻吟。妹妹被水汽氤氳的雙眼竟生生落下一滴清水。看著那滴淚沿著妹妹的眼角滑入髮絲中,哥哥心口一堵。只感覺腦袋瞬間被清空了!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干死這個小蕩婦!哥哥平復了下粗重的呼吸,嘶啞的開口,「要我怎麼作?」
  妹妹只感覺全身燥熱,頭腦昏漲。全憑藉著餘下的一絲的理智維持著,才不至於翻身直接上了哥哥!睜開不甚清明的眼,哥哥不遠不近虛幻的坐在那。妹妹撐起上身,勾住哥哥的脖子坐在哥哥身上。軟軟的吻住哥哥的喉結,「要我。」
  哥哥感覺胸口好像蓄著一口血卻吐不出來!發洩似的凶狠的咬住妹妹嬌豔的唇,左手勾住妹妹的腰直接站了起來,將妹妹抵在最近的牆上高大的身軀直接覆了上去。
  「嗯~」冰冷的牆壁讓妹妹享受的挺立了腰,發出細長的嬌哼聲。長大小嘴,舌尖努力迎合著哥哥的侵佔,不住吞嚥著兩人交融的口水。哥哥一手固定住妹妹,一手撕扯著自己身上礙事的衣服。襯衫被撕開,胸襟坦露。哥哥拉下妹妹的一隻手放在自己裸露的前胸上。溫軟的手剛觸及男人寬闊的胸膛,便在男人胸前撩撥的撫摸,揉捏男人的乳尖取悅男人。哥哥顯然很受用,大手急躁起來直接並起兩指毫無章法的插入濕潤的小縫中。唇舌交纏的水聲,下身抽插的聲響,兩人都性慾大起意亂情迷!
  「啊…哈…」哥哥終於放開了祈兒被蹂躪的紅豔欲滴的唇,低頭在妹妹的鎖骨間啃噬。兩人貼的太緊!沒有一絲縫隙。妹妹抱著哥哥的頭仰著脖子間歇的呻吟。甬道一直被抽插、扣弄,酥癢難耐,妹妹不滿的扭動臀央求著更多。哥哥本就被妹妹撩撥的沒了多少耐性,這貼身的扭動更是挑戰著男人的底限。哥哥張口在祈兒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留下了兩排清晰的牙印。像發洩情慾般!妹妹本就很累,被這麼一咬也抽空了氣力,斜著頭軟綿綿的靠在牆上全身只靠哥哥的一隻手臂支撐。
  哥哥三下五除二的除去皮帶退下褲子。�頭便看見妹妹側著頭,雙目含春的看著自己。那渾然天成的媚態,只讓哥哥感覺下身要爆了!哥哥也沒了脫下內褲的念頭,直接抽出自己的肉棒。眯眼看著妹妹,咬牙切齒的罵了句『妖精』。便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
  「嗯。」終於進去了,兩人都歡愉的呻吟出聲。
  「好脹~哼~」妹妹皺眉抱怨一聲,便嘟著嘴擺動著腰去套弄哥哥的肉棒。
  「蕩婦!」看著祈兒在自己身上大膽出格的舉動,哥哥興奮的全沒了往日的風度!一心只齷齪下流的想著怎樣操干懷裡的人兒。「抱緊我。」
  妹妹乖順的伸出無力的手,環住哥哥的脖子。妹妹還沒抱緊,環在哥哥腰上的雙腿便被舉了起來,分別放在哥哥雙手的手肘上。哥哥手�的很高,俯著身子在妹妹身上衝刺。妹妹環著哥哥的脖子,雙腿被太的很高。全身只有半個後背靠在牆上,真個人像橫躺在一個隱藏的木板上。
  「好痛~,慢…慢點。」妹妹根本受不住哥哥那瘋狂的操弄,身體來回的晃動撞擊在堅硬的牆上,很痛。
  「慢?哼,慢下來,哭的是你。」哥哥抽插的一會,便厭倦了這個姿勢。帶著妹妹轉身又回到了床上。把妹妹放在床上,哥哥直接站在床前,�起祈兒的兩條腿環在腰上虛俯在妹妹身上從上而下又插了進去。這個姿勢讓妹妹的身體折成了九十度,每次的抽插都比剛才進入的深。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