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7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真正腿玩年
Crawler | 2016-9-27 21:36:27

我叫保羅,今年十八歲,我有一個姐姐,叫蘇茜,她比我大五歲。
        參年前,姐姐和泰德結婚,那是一個身強體壯的建 工人,今年參十五歲。
        姐姐身材不高,只有五英呎,但是十分漂亮。小時侯,她是我的偶像,也是我性幻想的主要對象,我常常幻想著怎樣怎樣和她一起瘋狂地做愛,怎樣怎樣和她一起歡度美好的時光,當然,那只是幻想,但卻成了我兒時最美好的回憶。
        每次姐姐不在,我都會偷偷地打開她的抽屜,尋找男人都喜歡的東西。我常常可以發現她的奶罩,有 34 那麼大,然後我會用它捲住我的小老弟打手槍,最後再把精液射在姐姐的奶罩上。有時候,我會翻出姐姐的內褲,然後興沖沖地試穿。
        總之,打從小時侯起,我就對姐姐充滿了性的渴望,雖然從來沒有付諸實施,但是姐姐在我心目中的完美的形象從來沒有被破壞過,她一直是我的夢中情人。
        後來她結婚了,我十分羨慕我的姐夫,因為他擁有了這世界上最優雅的一位女士,但我想知道姐姐怎麼看待自己的丈夫。我的姐姐是一個恬靜怕羞的女人,但就我所知,姐夫卻是一個脾氣暴躁的粗魯的男人,有時候我很不喜歡他對待姐姐的方式,但他對我倒很好,經常會帶我一起去鍛 身體,讓我也像他一樣有一幅肌肉發達的身材。
      我十分感激他的好意,但超強度的體育鍛 對我來說實在是有些勉為其難,我始終跟不上他的要求。有一次,在更衣室裡有個傢夥嘲笑我的身體不夠結實:「我看你是不是來錯地方了,女性更衣室在樓下呢,我敢打賭你那玩意沒有我的大,要試試嗎?」聽到這樣的說話,泰德馬上走到那個男人面前,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個男人立刻把嘴閉上了,同時不住地向我道歉。
      我非常羨慕泰德有這樣一幅健美威猛的體形,同時也很感激他這樣地照顧我。雖然我沒有肌肉發達的身材,但是有泰德幫我,倒也沒有碰上過什麼麻煩,看來有一個男人保護也不錯喔。
        又是一個週末,泰德請我幫忙打掃院裡的落葉,還說有錢給,我當然很高興,恨不得馬上能去他那裡把活都幹完,好賺點外快。所以,儘管他要我午飯後再來,但我等不及了,我只想早點去,早做早完。
        我騎上自行車,才進到了姐姐一家的大院,他們家的狗辛卡立刻就搖著尾巴飛快地撲上來,高興地不住舔我的臉和頭髮。
        辛卡是一條大狗,是一條很棒的看門狗,對於陌生的入侵者,它具有十足的威懾力,但是對於主人,卻顯得分外的溫柔和熱情,是一條讓人放心的忠誠的看門狗。但辛卡足有一百磅重,如果讓它撲到你身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好不容易把它推開,擺脫它的糾纏,然後拿起耙子到後院去清掃落葉。
掃著掃著,忽然我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從房子裡傳出來,偶爾夾雜著『啪啪』的擊打聲。我很好奇,想知道房子裡的人在幹什麼,於是我拖過一把餐桌,登上去,透過臥室的窗戶向裡張望,裡面的景象著實使我大吃一驚。
      我的姐姐被結結實實地綁了起來,懸吊在天花板上,僅有腳尖勉強地撐在地上,身上也僅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衣,但在那神秘的兩腿之間的交叉處卻被剪開了一個大口,露出了姐姐羞人的私處。
      在她的嘴裡還塞著一個東西,我仔細辨認,才發現是一根粗大的假陽具。她的眼睛被一塊黑布給蒙上了,耳朵裡也塞著東西。泰德就站在她的旁邊,正在不停地撫摸姐姐赤裸的身體。
        我看到,他的撫摸非常有技巧,能夠不斷地刺激女人身體上最敏感的部位,隨著他的撫摸,姐姐的身體不住地顫抖,胸前那兩隻雪白的大肉球隨著身體的擺動而不住地搖晃,看得我口乾舌燥的很難受。

        泰德拉起姐姐的一隻腳,然後隔著尼龍絲襪輕輕地吮吸她的腳趾頭,把腳趾含在嘴裡,輕輕地噬咬著,有時候還會停下來,揚起蒲團大的手掌『啪』地一聲重重地打在姐姐的屁股上。
      我感到十分氣憤,差點想衝進去把泰德拉開,雖然姐姐是他的妻子,但也不應該這樣虐待她呀,但另一方面,我又感到這樣真是非常的刺激,甚至想進去待在一邊仔細欣賞,畢竟我姐姐這樣的樣子可不是經常可以看到的。
      我感到小弟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已經昂然勃起了。
      此時,泰德的手已經伸到了姐姐的陰戶上,開始粗魯地蹂躪姐姐的陰唇。
        他把姐姐的兩片肥厚的陰唇用力拉開,扭曲,然後用手指輕輕捏住裡面的什麼東西細細地揉捏起來。姐姐的身子一下子便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發出『咿咿唔唔』的呻吟聲,腦袋東搖西晃地,嘴裡的假陽具隨之在我的眼前飛舞,嫉妒得我恨不得讓我的寶貝取而代之。
    但這時,身後傳來了辛卡『汪汪』的叫聲。
    倒黴,我忘了還有辛卡。
      我連忙飛快地從桌子上跳了下來,拾起耙子,繼續清掃落葉,但身體卻極度地亢奮。
這時,窗子打開了,泰德探出頭來。
    「誰叫你來得這麼早。」他向我咆哮道,「我告訴過你要你午飯後再過來的,你來了有多久了?為什麼你把我的餐桌給挪過來了?」
  我結結巴巴地說我馬上走,一會再過來。
  我飛快地往大門口走去,上了自行車,正想溜走。
  這時泰德把門打開,走了出來,衝我大吼:「回來!我有事要對你說。」
    我本來想假裝沒聽到趕快溜走,但是好奇心使我停了下來,我想知道泰德想對我說什麼,於是我把車架好,向泰德走去。
我看到泰德叉著腰站在門口,看到我回來,便咧開大嘴呵呵地笑了起來。
「  進來吧,不用著急,讓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
  我跟著他進到了起居室,我們坐了下來,泰德把身子靠了過來。
  「告訴我,你都看到了什麼?」他的聲音很平靜聽不出他是不是在惱我,於是我默不做聲,想看看他的反應。
  「你知道,我和你姐姐都喜歡玩一些小遊戲,你很喜歡看,是嗎?我猜你的小弟弟一定喜歡,你變硬了,是不是?」
    聽到泰德的最後一句話,我『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地向門口走去,泰德的話太直接,太刺人了。
    但泰德一把抓住我,不讓我走。
  「別急,我並不是有意想傷害你,我只是想知道事實,也許那對你有幫助。」
      說著,他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鼻子,那上面還殘留有姐姐身體上淡淡的香味。
  「聞到了嗎?」他吃吃地笑著,「好好地聞一聞吧,這是你那淫蕩的姐姐的氣味。想像一下是你把手指插進她那濕濕的騷洞,沾上她那裡流出的騷水,不錯喔,是吧?再想像一下她那裡濕濕的粘粘的感覺,哈哈,你的小傢夥是不是又硬了?你想不想湊近了看她呢?」
    泰德都說到點子上了,我感到十分的狼狽,因為下面的小弟弟再次違背了我的意願,把褲子撐起了一個小涼棚。
    我思想十分混亂,所有十幾年來的幻想全部都湧上心頭,姐姐美麗的身軀再次浮現在我的眼前。
哦,那不正是我的渴望嗎?
    我還猶豫什麼呢?
    我暈乎乎地點了點頭,然後泰德滿意地笑了。
    我顫抖著雙腿,搖搖晃晃地跟在泰德身後向他們的臥室走去。
    打開門,姐姐仍然被吊在半空中,輕輕地來回搖蕩。她是被綁著雙手吊在空中的,她的手腕上被綁得嚴嚴實實,吊在天花板上的一個吊環上。她奮力地想用腳尖撐住身體,但是她即使伸長了整個腳掌,也僅僅剛好能夠夠到地板而已。
    我們走到她的面前,我可以看到塞在她嘴裡的那根假陽具。
    泰德拉起我的手,引導我撫摸上姐姐的羞處。
    在那開口處,觸手生溫,感覺十分柔軟,但是熱乎乎粘糊糊的,十分濕滑。
    泰德按住我的手指,讓我點住姐姐的陰戶上突出的一個花蕾,然後一起來回摩擦它,姐姐的身體又開始震顫起來。
    我感到極端的刺激,我竟然有機會把手伸到姐姐的羞處,而且我可以肆意地撫摸她的那裡,居然還能使姐姐感到十分快活。我感到我的官能也隨著亢奮起來,手指的動作也自如了許多。
  「這是你姐姐的陰蒂,女人身上最柔軟的地方,如果你撫摸它,你姐姐就會獲得快感。你越是用力擠壓它,你姐姐就會越快樂。來吧,用力捏它,讓你姐姐更快樂,她也會很喜歡的。」
    我的小弟弟已經脹得要爆炸一樣,簡直要把褲子給頂破了,我興奮地用力捏姐姐的陰蒂,還一邊又拉又拽的,姐姐的身體扭動得越發地厲害了,極力想擺脫我的攻擊。
「幹得好,再用力點!」泰德在一邊顯得比我還興奮。
    我用力地撚著姐姐的陰蒂,同時大力地往外拉,彷彿要把它扯斷一樣。
    姐姐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腳尖已經離開了地面,身體在空中痛苦地翻騰,我興奮極了,剛開始時還有些同情姐姐,現在卻完全被淫虐的快樂所取代,我用力地拉著姐姐的陰蒂,把她的身子帶動,在空中搖擺,姐姐的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但這已經阻止不了我的衝動了,我簡直被淫虐姐姐的所帶來的快樂迷住了,愈加用力地蹂躪姐姐的陰蒂。
「幹得太棒了,保羅!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我們一起好好教訓一下你姐姐這個淫婦,好好聽她的哀叫!」
    泰德興奮地狂叫著,當姐姐的身體擺向他這邊時,他就會重重地一巴掌摑在姐姐的屁股上,把她再打回我這邊。
      姐姐的身子不停地扭動,嘴裡發出『咿咿唔唔』的聲音,抗議我們的舉動。
  泰德把假陽具從姐姐的嘴裡拔了出來,姐姐立刻發出痛苦的呻吟,半是尖叫,半是哀怨,聽不出她到底是真的痛苦還是快樂,因為我明明聽見她叫泰德不要停下來。
    於是,我繼續變著花樣擺弄姐姐的花蕊,而泰德則站到姐姐的身後,從後面摟住姐姐,兩手用力地揉弄姐姐雪白堅挺的乳峰。
  這時,姐姐才發現房子裡還有其他人,開始喊叫起來,但她被矇住了雙眼,當然不知道是我這個弟弟在玩弄她。
    姐姐的叫喊和抵抗使我愈加興奮,我把更多的手指插進了姐姐甜美的肉洞裡,在裡面放肆地大肆攪動,姐姐的喊叫立刻又變成了肉緊的呻吟,身體不住地哆嗦。
  「幹她,保羅!用你的手干死這個淫蕩的母狗!」
      我跪下來,臉湊到姐姐的誘人的陰戶上,仔細觀看姐姐那裡的奇妙景觀。
        姐姐那裡的毛已經被她老公給剃掉了,光溜溜乾乾淨淨的,外陰特別的豐滿,兩片花瓣鮮豔奪目,顯示了一個年輕女性日趨成熟的美態,花房的中央是一道深深的小溝,我用手指掰開肉嘟嘟的花瓣,裡面淫靡的世界便完全展現在我面前,我可以看到花房裡面紅通通的,四周險峰突兀,嫩肉層巒疊嶂,峭壁的尖端上不斷地往外滲出涓涓細流,在花房的下方形成水汪汪的一團,我的手指在裡面輕輕地一動,頓時群山傾倒,積水外流,黏糊糊的淫水沾滿了我整個手掌。
      我衝動地把整個手往裡塞,女人的那裡真是奇妙,我眼睜睜地看著我的手掌慢慢地沒入姐姐的陰戶當中,雖然越往裡進越是艱難,但是姐姐內裡柔軟的肉壁摩擦著我的手背的感覺真是爽呆了。
      我的手拚命往裡擠,手指頭觸到了一層柔軟的肉壁,我開始沒明白過來是什麼,使勁用指頭刮了幾下,姐姐頓時哀叫起來,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滴在我的頭上,我才明白原來那是子宮。
我把手往外抽出,由於氣壓的緣故,姐姐的引陰道迅速收縮,同時傳來『啵』的一聲輕響,我感到十分有趣,於是開始讓自己的手代替了手指進出姐姐的蜜洞,每一次進出都發出肉體相擊的聲音,同時帶出大量的淫水。
這下姐姐真是被我弄慘了,身體都已經忘了顫抖了,每一次我進入她體內,她全身的肌肉都繃得緊緊的,只是微微的顫抖著,顯得很緊張,等我的手腕離開,她才發出滿足的甜美的嘆息。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夠了,保羅,我看是真正幹她的時候了。」
      泰德放開了姐姐的乳房,讓我也把手拿開,於是我站在一邊看他怎樣擺弄姐姐。
      他用力把姐姐雪白的兩條美腿打開,然後操起一條細木棒開始用力抽打姐姐的腳踝,姐姐頓時痛得嚎叫起來,忙不�地縮起腳躲開他的抽打,身體由於沒有憑依而在空中搖蕩不停。
    泰德打了一會,停下來,拿過一條鏈子,一頭綁在木棒的中間,然後將木棒架在姐姐的兩腿之間,用鏈子纏上,纏好後提起來,把鏈子的另一端掛在姐姐手腕上的鉤子上面,這樣,我可憐的姐姐就完全地被吊在了半空中,身體蜷縮成一團,使屁股毫無遮掩地露了出來。
「好好欣賞啊,保羅,好戲才剛剛開始呢。」
    泰德迅速地解下自己的褲子,隨手丟在地上,當他把內褲也脫掉時,露出了他那驚人的大傢夥,頓時使我自慚形穢。
      我以前就見過他光著身子的時候,當然也見過他的生殖器,那是在健身館的時候,但當時見到的只是他軟下來的時候,現在,當他完全勃起的時候,我的確只能自慚形穢了。
    老實說,他的那條寶貝足有十英呎長,有我手腕那麼粗,我從來沒有見過或想像男人的那東西會長到那麼長的程度。
    泰德仔細檢查了一下他的捆綁質量後,就把手指插進了姐姐的後洞裡,姐姐頓時開始尖叫起來,
    泰德的手指又粗又硬,其效果不啻於一根靈活的小肉棒。泰德的手指用力地掏挖著姐姐的後庭,姐姐的尖叫很快就變成了呻吟,泰德起勁地在姐姐的後庭裡又掏又挖,當他把手指抽出來時,我可以看到那上面沾滿了黃褐色的東西,我想,那一定是姐姐的糞便了。
「好了,應該給我們的小母狗補充一些營養了。」
      他一把抓住姐姐的頭髮,�起她的頭,把沾著糞便的手指強行塞進了姐姐的嘴裡。立刻,剛才還拚命掙扎的姐姐平靜了下來,順從地啜住泰德的手指,從她的臉部的動作,我可以想像出她正在用自己柔軟的舌頭舔乾淨手指上的東西。
    泰德抽出了手指,抓住她的兩條腿,然後引導自己的肉棒頂到姐姐的陰戶口,用手指把她的陰戶撐開,接著用力一挺,於是胯下那條巨大的怪物便刺進了姐姐的陰道深處。
    姐姐喉頭發出了野獸般的嘶叫,聽不出是痛苦還是快樂,泰德根本不理會她的反應,繼續挺進自己的巨物。等到完全進入了,他便開始了令我望塵莫及的狂暴的抽插動作。
姐姐的身體吊在半空中,沈重的身體居然被泰德強猛的衝殺頂得往上漂,在空中來回擺動。
    泰德抓住她的腿,使她的擺動不至於影響他的抽動,但是下面巨棒的衝擊卻一下緊似一下,持續地攻擊姐姐不斷往下滴水的肉洞。
    每一次他深深地插進去,姐姐都要興奮得大叫:「用力點!再用力點!」
    忽然,就在姐姐樂癲的時候,泰德卻停了下來,把巨棒抽了出來,我看到此時他的肉棒顯得格外的猙獰,上面沾滿了姐姐流出的淫液,還在慢慢地往下滴。
    他忽然露出邪惡的微笑,然後把紅得發紫的龜頭頂在了姐姐的屁股上,我猛然間理解到他要做什麼,跨上一步,正要出聲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他按住姐姐的屁股,突然向上一挺,巨大的龜頭便擠進了她的窄小的後洞裡,姐姐立刻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痛苦呻吟,我有些不忍,因為姐姐她看起來是真的很痛,我可以想像她那窄小的肉洞怎麼可能容納這樣龐大的一條肉棒呢。
      但是,不管她怎麼用力掙扎,也敵不過丈夫強壯的身軀,泰德咆哮一聲,緊緊地抓住她的身體,開始粗暴地把胯下的巨棒往裡面擠。
      姐姐痛得臉都變形了,弱小的身軀拚命想躲避丈夫的侵入,淚水大顆大顆地順著臉頰往下掉。

      等到巨棒完全插進了她的後洞裡面之後,泰德總算停了下來,只是讓肉棒停留在她的身體內,暫時沒有做進一步的攻擊。而姐姐像是明白了自己無法逃避這悲慘的命運一樣,屈服了,於是泰德開始了新一輪的活塞運動。
他很有信心地來回抽動著,當他把肉棒抽出來的時候,我可以看到他的棒身上沾滿了黃褐色的穢物,有點噁心。
    他抽插得很有技巧,每次抽出來,都很迅速,而且剛好使龜頭還留在裡面,然後他再慢慢地把棒子插回去,如此快慢結合,一深一淺的。
  再看姐姐,臉上已是涕淚橫流,嘴裡發出柔弱的呻吟,似乎下身的感覺已經與她無關似的,只是逆來順受。
    這時泰德叫我過來,對我說:「保羅,抓住她的奶子,把她抓緊點,我要射了。」
    接到指示,我老實不客氣地上來一把按住姐姐胸前那對大白兔,讓她不能輕易地挪動身子。
    泰德把巨棒從姐姐那可憐的後庭中抽出來,然後又抓住姐姐的大腿,把自己那條大棒重新插進她的蜜洞裡,然後再次瘋狂地快速抽插起來。
    姐姐這時候才松了口氣,剛才痛苦萬狀的樣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愉悅的表情,同時下體飛快地上下聳動在著,讓丈夫的巨棒能插進去更深。
  但是,泰德根本不理會她,只顧自己爽快地快速進出她的肉洞。
    很快,泰德突然大吼一聲,下身突然用力往上一挺,力量大得嚇人,不但把姐姐的身子整個給頂了起來,而且從她身上傳過來的力量幾乎把我也給掀翻在地。
    只見泰德的巨棒深深地紮在姐姐的肉洞裡,他的屁股快速地聳動著,而姐姐也合作地扭動下身,承受丈夫的恩賜,嘴裡大聲地淫叫著,屋子裡迴蕩著她癲狂的歡叫聲和丈夫『呼哧呼哧』的喘息聲,顯然泰德在她的體內射精了。
等到泰德最後滿足地把軟下來的肉棒抽出來,屋子裡才平靜下來。
  我和他一起坐在床上休息,雖然剛才沒有我的份,但是這樣刺激的淫虐的春宮畫面早就看得我腿軟了,只差沒有射出來。
    姐姐仍然被吊在半空中,晃來晃去的,只聽得見她細微的喘息聲。
「 我想是時候讓她看看我們的客人是誰了。」
  我一聽,爬起來就想溜,被他一把抓住,只好乖乖地留了下來。
    他拔下塞在姐姐的耳朵上的塞子,扯下了遮住她眼睛的布條,然後抓住她的頭髮,�起她的臉,讓她直視尷尬地站在自己姐姐面前的我。
    當姐姐的眼睛逐漸適應了屋裡的光線時,她一眼看到我就坐在床上,馬上就驚叫起來。
泰德早有所料,立刻用手摀住她的嘴,不讓她再發出聲音。
  「哈哈,保羅不再是你的弟弟了他現在是懲罰者,到這裡來懲罰你的。剛才是他用手擺弄你那裡,是他捏著你的小豆豆,感覺很舒服吧?有這樣一個弟弟很幸運吧?現在我要把你放下來,你要像我教你的那樣在地上爬,然後我要讓你和保羅一起做。」
    接著,他把妻子解了下來,丟到地上,把她身上的束縛全部去掉,嘴裡還不乾不淨地罵著『小淫婦,賤貨,母豬』。
    可憐的姐姐躺在地上,縮成一團,身子不住地顫抖,一幅任人宰割的樣子。
我感到自己的小老弟從來沒有過現在這樣的堅硬,是因為姐姐的緣故嗎?
「你知道該怎麼做了,你這賤貨。」泰德命令她:「還不快做!」
    姐姐立刻撐起身子,向我這邊爬過來,然後跪在地上,像個妻子一樣溫柔地把我的運動鞋脫了下來,小心地放在床下,接著她又小心地脫下我的襪子,細心周到地把它們摺疊好,放在鞋子的上面。然後她�起頭看了我一眼,眼神所包含的意思十分複雜,似乎是責怪、埋怨、無奈,但彷彿還有一絲喜悅。
    她把我赤裸的腳放在自己柔軟的大腿上,然後開始給我按摩。
    她的手指溫柔地在我的腳掌上揉捏著,把我的腳往她的懷里拉,最後讓我的腳後跟踩在她光禿禿的豐腴的肉丘上,然後開始給我按摩腳趾,輕輕地旋轉我的腳掌,讓我的腳後跟在她的肉丘上來回地摩擦。
哦,我受不了了,這真是太刺激了,姐姐在給我服務!
    只感到血液不斷地往腦門沖,小弟弟簡直要憋得發瘋了。
    但姐姐還是不緊不慢地給我按摩腳趾,不過,她很快地低下頭,用她性感的嘴巴含住我的腳趾頭,然後故意『嘖嘖』地吮吸出聲,弄得我心癢癢的十分難受。
    她吮吸了一會,然後換了另一邊,就這樣來回幾次,最後,她終於結束了這香豔刺激但又讓人欲求不滿的服務,把我的腳放了下來。她再次�起頭,深深地凝望了我一眼,此時,她的眼裡只剩下纏綿的愛意和無邊的欲焰。
      她伸出手,顫抖著解開了我的皮帶和褲子上的紐扣,把我的褲子和內褲全部都扒了下來,於是我的男性象徵便爆突而出,直楞楞地點向她的面前。
    但她居然沒有馬上就撲上來的意思,而是又細心地認真地把我的褲子疊好,放在一邊,然後她才熟練地伸出可愛的小手,握住我的肉棒,輕輕地溫柔地撫摸起來,彷彿手裡拿著的是一件稀世珍品一樣,小心地呵護著。
      她一邊看著我的眼睛,一邊垂下頭,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把我充血的龜頭吞進嘴裡。她的舌尖抵在龜頭的精口上,輕輕地撩弄著,我忍不住呻吟起來。
    她滿意地垂下頭,將我的肉棒整個地吞進了嘴裡,然後開始慢慢地上下套弄起來。
    這樣的刺激我還是頭一次經歷,特別是由我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姐姐來給我滿足,我簡直被自己的好運氣驚呆了,只能被動地體會姐姐美妙絕倫的口交技巧。
    我看著姐姐的頭上下地移動,我可以看到她那兩片鮮豔的紅唇含住我的肉棒吮吸的樣子,姐姐彷彿在品嚐什麼美味佳餚一樣,用力地舔吸我的肉棒,彷彿要從我那裡再吮吸出什麼瓊漿玉液一樣。
    正當姐姐放開我的肉棒,想做進一步的行動時,泰德一把把她的腦袋由按回到我的兩腿之間。
「不,不,你這賤母狗!遊戲才剛剛開始,我不叫你停看你還敢不敢停。」
說著,他離開了房間。當他回來時,手裡還牽著辛卡。

「好好看呀,保羅,只需要一會時間,讓我們看看辛卡的表現。」
辛卡看來也是老手了,泰德一放開它,它就立刻『汪汪』地撲到姐姐的身後,伸出長長的舌頭舔她的翹起的屁股和裸露的陰戶。
辛卡的舌頭又長又熱,舔得姐姐一邊吮吸我的肉棒一邊不住地呻吟,再也沒有剛才那樣的從容了。
辛卡咧著一張大嘴,一邊舔著女主人的下身,一邊『呼哧呼哧』地喘氣,它的下面懸吊著一條黑乎乎的大肉棒。
泰德呵斥了一聲,讓辛卡爬到女主人的背上去。
我一下子被眼前的景像驚呆了,只見辛卡立起來,把雙爪搭在了女主人的背上,然後下身不住地來回猛戳,但是老找不到入口急得汪汪直叫。
還是泰德把它的黑棒引導到女主人的洞口,然後,辛卡歡叫一聲,下身便開始迅速地抽動起來。
我雖然看不到下面,但是可以想像辛卡那根巨大的黑棒一定已經插在了姐姐的肉穴裡了。
姐姐開始大聲呻吟起來,但是嘴裡仍然不忘為我的小弟弟服務。
泰德興奮地狂笑起來:「你相信嗎?辛卡的那根東西有八英吋長呢!等到它快射精的時候足有你手腕那麼粗呢!」
這真是有趣的時刻,我和辛卡對視著,姐姐用嘴巴給我的小弟弟服務,而辛卡卻挺著巨棒猛插女主人的淫洞,我真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現在的感受,只是感到極其滑稽,人和狗居然也能配對!
我看著辛卡通紅的眼珠子,它趴在女主人的身上,下身飛快地挺著,咧開的大嘴裡不斷地往下流口蜒,飛濺在主人的背上。
    姐姐嘴裡發出低沈的呻吟聲,雙手緊緊地抓住我的屁股,支撐身體,她的舌頭纏住我的肉棒,隨著辛卡的動作上下套弄我的肉棒。
    突然辛卡停了下來,姐姐的喉嚨深處立刻傳來低沈的吼叫,同時嘴巴開始瘋狂地套弄我的肉棒。她的手指甲已經深深地嵌入了我的肌肉裡,她的身體也突然之間繃得緊緊地。
「    辛卡要射出來了!它那根東西可真是寶呀!它現在一定已經在裡面膨脹起來了。想像一下手腕那麼粗的東西塞在蘇茜的洞裡是什麼樣子,哦,真了不起!再想像一下辛卡的精液射在她的裡面會怎樣,嘖嘖。」
    泰德在一邊比我們這些當事人還興奮,嘴裡不斷地說些淫詞穢語,刺激我們的情慾,加上姐姐美妙的口交技巧,我的感到小弟弟快要忍不住了。
「哦,不要射出來這麼快,保羅。還有節目沒有開始呢。」
    泰德立刻制止了我的衝動,看他笑得發癲的臉,我都不知道是我在乾姐姐,還是他在干。
    當辛卡把它的那玩意抽出來後,泰德讓蘇茜離開了我的下身,還好停止得及時,不然我真的要射出來了。
  泰德向蘇茜一努嘴,她便乖乖地爬到了辛卡的下面,伸嘴含住辛卡已經萎縮的生殖器,吮吸乾淨上面殘留的狗精。
之後,泰德把辛卡牽了出去,蘇茜則終於有了空閒時間休息,軟綿綿地癱倒在地上,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氣,她的緊身衣上沾滿了一道道汙穢,散發出刺鼻的汗味和一些怪味,但是卻充滿了淫慾的味道。
泰德回來的時候,手裡還拿著一瓶水。他跨在蘇茜的身上,把瓶裡的水喝乾淨,然後當著我的面,小便起來。
    他把尿完全地撒在蘇茜的胸脯上,臉上和嘴巴裡。我吃驚地看到姐姐大口大口地把撒在自己嘴裡的尿給喝了下去,一點也不嫌髒。
    泰德撒完尿,自己就四肢著地地趴在地上,蘇茜一聲不響地爬到他的身後,然後開始舔他的肛門。
  吃驚地看著姐姐的舌頭在丈夫的肛門裡進進出出,泰德呻吟著,我看到他的肉棒又開始膨脹了。
    他不停地喊「再深點」,而蘇茜則竭力滿足他的要求。
  兩人就這樣幹了好長時間,我在一邊早就看得腳軟了,小弟弟硬得像鐵一樣,脹得發痛。
      好不容易兩人才停了下來,泰德坐在地上,喘著氣說:「太遺憾了,今天早上我剛拉了一次大便,如果我知道你今天會加入我們,我一定會留到現在,真可惜,我真希望你能見到你姐姐怎麼吃下我大糞的樣子。好吧,該到最後時刻了。」
      說著他躺了下來,下身那條巨棒直挺挺地指向天空,充血的龜頭泛著隱隱的紅光,顯得格外的醜陋和可怕。姐姐默默地爬到他身上,對正好陰戶的位置,身子一沈,把丈夫的巨棒給吞進了體內。
「保羅,你能不能去幫我把麥克找來,他一定在自己的房裡睡覺。」
        但這些話一下子使姐姐緊張起來,叫道:「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叫麥克來!我不想在保羅面前那樣!求求你,不要,我一定會按你說的去做。」
姐姐開始抽泣起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德只是笑著,�起膝蓋,把她的身子頂了起來,雙手按住她的屁股,然後又開始了激烈的活塞運動。
這一次,他動作顯得特別的狂暴,每一次抽插都『砰砰』有聲,他的臉上已經流滿了汗水。
他向我喊道:「保羅,幹她的屁股!」
我有些猶豫,看了一眼泰德,他正大力地猛幹蘇茜的肉穴,我決定照他說的做。
      我來到姐姐的背後,伸手抓住姐姐肥大的屁股,姐姐的屁股好柔軟,我讚歎一句,手指摸到了肛門的位置,接著引導小弟弟頂到了她的後洞上,然後慢慢地使勁把龜頭往裡擠。
        姐姐的後庭好緊,我吃力地往裡面擠,肉壁的摩擦給了我巨大的快感,而且我以前從來沒有把小弟弟插進女人的後庭的經驗,而現在第一次的對象就是姐姐,這怎麼能不叫我興奮呢?
    等到我一點點地小弟弟完全地擠進姐姐的肛門裡後,我便開始抽動起來。隔著肉壁,我可以感到泰德的肉棒在姐姐的陰戶裡進出的摩擦感覺,而窄小的肛門緊緊箍住我的小弟弟的感覺也真是一極的棒。
    姐姐的呻吟越來越大聲,在兩個大男人的共同攻擊下,她怎麼還可能保持鎮定呢?
就在姐姐的動作越來越癲狂的時候,泰德卻突然停了下來,他翻轉身,抽出肉棒,把姐姐推倒在地上,我的小弟弟也離開了姐姐的肛門。
    我疑惑不解地看著泰德,他只是冷笑地看著由於驟然空虛而在地上失神地哀叫的姐姐。
    「好了,賤貨,現在告訴保羅你想要他做什麼。」
    姐姐咬著嘴唇,看著我,好一會才哭喪著臉輕聲哀求我:「保羅,請把麥克帶過來,好嗎?」
    我站起來,看了泰德一眼,他笑著點了點頭,於是我向麥克房間走去。麥克是他們的兒子,還只是個剛學會走路的孩子,當          我進到他的房間時,他正在自己的小床裡玩,光著身子,下面只兜了一塊尿布。
    我把他抱起來,這小傢夥很不安分,在我懷裡又踢又叫地,好幾次重重地踩在了我半硬的小弟弟上。
    看著這樣一個天真無知的孩子,我百感交集,難道我們應該讓他過早地接觸性的陰暗面嗎?
    這是罪過呀!
  我正想著,聽到姐姐在叫我:「把他抱過這邊來,保羅,他不會受到傷害的,他以前已經做過這些了。」
    聽到母親的聲音,小傢夥更加不安分,在我懷裡『咿呀』地掙紮著離開了我的懷抱,『嘟嘟嘟』地向母親的臥室跑去,我連忙跟在後面,怕他忽然跌倒。
回到臥室裡,泰德已經又躺了下來,姐姐正跨坐在他身上。
      麥克站在父親身邊,母親把他的尿布除去後,麥克便自覺地轉過身爬到父親的胸膛上跪了下來,同時髒兮兮的屁股往上一翹,把屁股湊到母親的面前。
    姐姐轉過頭來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我,然後無奈地轉過頭來,用手扶住兒子的腰,然後伸出舌頭舔兒子髒兮兮的小屁股。
      我看著姐姐用心地幫兒子清理屁股上的汙物,粉紅的舌頭在小麥克骯髒的屁股蛋上來回舔動,一點一點地把他上面的穢物給吃進嘴裡。
    在她為兒子清理的時候,丈夫則狂暴地讓他的巨棒在她的淫穴裡進進出出。
  泰德一邊逗弄兒子下身的小香腸,一邊招呼我:「幹你姐姐的屁股,保羅。」
    眼前這一家人瘋狂淫亂的行為深深地刺激了我,我的小弟弟立刻又爆脹了數分,我重新跪在姐姐的身後,花了好一會我才找回了剛才的節奏,然後我和泰德合作一人一洞地前後猛幹姐姐。
    等到姐姐幫兒子清理乾淨屁股,她把他翻轉身,然後低下頭,噙著兒子下面那條可憐的小香腸,『吧嗒吧嗒』地吮吸起來。
    由於無須擔心小傢夥會掉下來,我和泰德開始無情地猛攻姐姐的濕濕的陰戶和窄小的後洞。姐姐此時已經完全陷入了癲狂的淫慾中,身體不住地哆嗦,我不知道泰德是什麼感受,但是姐姐的肛門收縮得十分厲害,像一把鐵鉗一樣緊緊得箍住我的小弟弟,進出之間爽不可言。
  我支持不住了,我說我要射了,泰德說他也要來了。
    於是我們倆抽插的速度驟然加速,姐姐簡直被頂翻天了,直樂得嗚嗚狂叫。
    泰德突然又是一聲怒吼,我知道他已經射出來了,我連忙快速抽動幾下,也在姐姐的屁股裡暢快地射出了積壓了一個上午的熱精。
    我們倆都癱倒在地,我退出軟綿綿的小弟弟,麥克也從父親上下來了。
這時,泰德吩咐姐姐把衣服脫掉,姐姐順從地把已經濕透的緊身衣脫了下來,丟到一邊。
    「在我們洗乾淨身子回來前,把這屋子給我清理乾淨,你也去洗一洗,知道了嗎?你這臭婊子。待會我的姐姐愛莉安要來,她可不喜歡見到你這髒母豬。」
    正當我想穿上衣服時,泰德又叫住了我:「放在那兒吧,保羅,蘇茜會幫你洗乾淨的,我們走吧,去洗個澡。」
    姐姐低著頭迅速向廚房走去,我站在那裡一時不知道該怎樣做才好,但是泰德生氣了,他不高興地說:「我說過蘇茜會幫你把衣服洗乾淨的!跟我來,難道你不想見見我姐姐嗎?她正和她的兩個孩子一起過來呢。」
    立刻,一種可怕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我不介意他的姐姐看到我的小弟弟時會有什麼反應,但是,我卻很討厭她的兒子,因為他們經常取笑我。
    她的兒子都很威猛,其中一個和我同齡,另一個只有十四歲,但是他們的個子都很高,一如泰德一樣,小的已經和我一樣高了,大的簡直像鐵塔一樣。
    我抓起內褲,衝到門口,打開門便想溜,剛打開門,便被站在門口的愛莉安的大兒子格雷給推了回來,跌倒在地。
    我�頭看時,見門口站著愛莉安和她的兩個兒子,他們正衝著我笑呢。
「嗨,保羅,看來你和我弟弟相處得不錯呢,你姐姐也有份吧?」
「看他那小東西,媽媽,你見過那麼小的玩意嗎?我想麥克的傢夥都比他的大,哈哈。」
「不是男人的生殖器,只不過是女人陰戶上的參個小疙瘩罷了,嘿,小姑娘,需要幫忙嗎?」
    參個人都歇斯底里地哈哈大笑起來,還是格雷伸手把我拉了起來。
    我感到極度的難堪和生氣,我轉身想從後門溜走,但是泰德出現在門口,堵住了我的去路,我一頭撞在他的胸膛上,再次跌倒在地上,馬上又引來一陣哄堂大笑,愛莉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聲,但眼淚都已經笑出來了。
「想不到保羅原來也這麼有趣,他一定是喜歡躺在地板上,就像他那個淫蕩的姐姐一樣,泰德,你和他做過了嗎?」
    泰德搖了搖頭:「還沒有,我本來想把他培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但是他受不了艱苦的鍛 。看來今天我該教教他怎樣做一個婊子才對,但我不知道該怎樣開始。」
「嗯——」愛莉安眯起眼睛說:「也許我可以幫你,孩子們,把他的衣服脫下來,把他丟到床上,讓我來教教他。」
格雷和裡克立刻撲上來,把我扒個精光。
  我大叫起來,拚命掙扎,但瘦弱的我怎麼可能敵得過他們呢?
  他們一人抓住我的一隻腳,把我往臥室裡拖,麥克看見了,覺得這樣很有趣,便坐到我身上,享受騎馬的樂趣。
  姐姐正在臥室裡清掃,忽然見到我這慘樣,不禁愕然。
  她馬上放下手裡的活,撲上來,想解救我,但是卻被格雷攔住,他把姐姐扛到肩膀上,揚起巴掌用力地拍打姐姐光溜溜的屁股。眼淚頓時奪框而出,姐姐哀叫起來,但是兩兄弟似乎對打姐姐的屁股很有興致,越打越用力,越拍越響亮,我自身難保,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姐姐被兩個侄子摧殘。
「你們倆把這臭婊子帶到辛卡的窩去,好好地樂一樂,我要和保羅在這裡好好享受一下。」
兩個小壞種歡天喜地地扛著姐姐出去了,泰德帶著兒子也出去了,臥室裡只留下我和愛莉安兩人。
    我看著門口,聽著門外不斷傳來的姐姐哭叫聲,心痛得要命,但是卻愛莫能助,我真後悔今天來錯地方了。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來這嗎,保羅?我喜歡看你姐姐倒黴的樣子,我每月至少要來一次。我的丈夫雖然也很喜歡性這東西,但是在我月經的時候,他總是縮手縮腳,不夠爽快,而這時候,你姐姐是一個很好的性奴隸,今天正好又是我的日子來了,看你的表現了,保羅。」
    愛莉安在床上坐了下來,慢慢地把鞋子和長筒襪脫掉,再把蕾絲內褲給脫下來,我看到她的內褲上還貼著一塊衛生棉,上面帶有明顯的汙漬。
  只見她伸手把衛生棉給撕了下來,然後一把丟在我的臉上。
  「好好聞一聞,保羅,好香喔,是不是,哈哈。」
我從來沒有聞過這樣的東西,所以我好奇地把衛生棉湊到鼻子邊聞了聞,頓時一股腐臭的氣味直嗆腦門,中人欲嘔,但是不知為何,我卻感到有一種極其淫蕩的刺激感。
  我的小弟弟居然在這時候站了起來,重新恢復了它的勃勃生機。
    愛莉安示意到她身邊來,我慢騰騰地挪到她的身邊,低著頭,但是眼睛卻在偷偷地望向她下面那張長滿毛的大嘴。我可以看到在她的陰毛上還沾著已經風乾的斑斑血跡,在那張暫時緊閉的『大嘴』外面,還可以看到有一點白色的東西露出來。
    她站起來,到旁邊的衣櫃裡拿出一張塑料布,鋪在床上,然後她站在床上,把下身正對著我,然後手指捏著陰戶裡露在外面的那個白色的東西輕輕抽出來了一點。
    由於近在咫尺,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上面濕淋淋的全是血,同時一股惡臭撲鼻而來,我忍不住又想吐。
    她躺了下來,拉住我的一隻手去摸那塞在她陰戶裡的衛生棉,我的手指上立刻沾滿了鮮紅的血。
    她把我的手指引導到我的嘴邊,命令我舔一舔。我伸出舌頭,輕輕地沾了一下,她很不滿意,大聲呵斥我把手指插進去。
    我只好把手指含進嘴裡,故意很美味似的吮吸起來。
    她很高興,忽然把我拉過來,把我的頭按到她的兩腿之間,命令我把她的陰戶舔乾淨,把那裡的東西喝光。
    我不得已,只好伸出舌頭舔她那裡,同時把插在那裡的衛生棉含進嘴裡。
    她用力按住我的頭,不讓我逃跑,嘴裡還說:「吸乾淨它,保羅,把那裡舔乾淨,你會喜歡的。」
    愛莉安那裡的味道簡直難聞極了,陣陣惡臭撲鼻而來,但悲哀的是我居然老老實實地照她要求的去做了,竟然沒有想到要反抗。
    我忍著惡臭,一點一點地把愛莉安那裡的汙穢舔乾淨,同時把那裡流出我汙穢給吃進了肚子裡。
    事後我懷疑我怎麼吃得下這些東西,但是當時竟然沒有什麼感覺就吃下去了,雖然事後幾天讓我吃不下飯。
    愛莉安一邊享受著我周到的服務,一邊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用力地套弄著,但就在我顫抖著身體要射精的時候,她忽然又停了下來。
    她把我的腦袋拉了起來,從我的口中抽出含在我嘴裡的衛生棉,丟到一邊,然後她躺了下來,把陰戶湊到我面前,命令我把舌頭伸進去。
  「幹得不錯,保羅,也許待會我讓你射出來也不一定喔,現在先把我的毛毛弄乾淨,然後再把舌頭插進去。」
    我把她的捲曲的陰毛含在嘴裡,用舌頭舔上面的血塊,這回,味道不再像剛才那樣噁心了,我一點點得清理她的陰毛,一直到她的陰戶外邊。
    我用舌尖輕輕地撩弄她的肥厚的陰唇,那上面還殘留有不少血跡,但我已經不再感到噁心了,只是用心地舔她的外陰。
    愛莉安呻吟起來,身子開始不安地扭動。
    我把舌頭捅了進去,在裡面攪動起來,那裡的血腥臊味依然很濃烈,但我已經顧不上了,我含住她的陰蒂,集中力量攻擊這一點。
    果然是女人都受不了,愛莉安身子不停地扭動,手使勁按住我的腦袋,下身拚命在我臉上研磨,差點使我窒息過去。
    她那裡不斷湧出帶有血味的淫水,味道濃烈刺鼻,刺激得我的舌頭和鼻子都麻木了。
    我只知道機械地吮吸那裡湧出來的水,努力把它舔乾淨。
    好不容易,愛莉安才停止了扭動,她放開我的頭,坐了起來。
「看來你比你姐姐還要喜歡我那裡的東西啊,不錯,我喜歡。去,把我的手袋拿過來。」
    我照做後,她從手袋裡掏出一個小杯子,我知道這是干什麼用的,她古怪地向我笑了一下,也沒有向我解釋,卻把用手指掰開陰唇,把杯子塞了進去。
  然後,她把兒子們叫了進來,問:「你們玩得怎麼樣了?」
  兩個兒子顯然很滿足:「太棒了。」
  愛莉安問:「蘇茜怎麼樣了?」
    格雷指了指窗外。
  我也跟著往外看,只見姐姐蹲在辛卡的旁邊,正在舔辛卡的屁股。
    愛莉安向站在姐姐身邊欣賞的泰德招呼一聲,他會意了,把姐姐拖了進來,推倒在低上。姐姐現在一身汙穢,臉上身上沾滿了不知是狗的還是人的精液,躺在地上只是喘息。
    格雷走到姐姐身後,按住她的屁股,把自己的陰莖狠很地插進了她的陰戶內,當著我們的面就干了起來,一邊干還一邊向我炫耀挑釁,但我不敢出聲,因為我打不過他。
    很塊,格雷就達到了高潮,我可以看到乳白的精液從姐姐的肉洞裡湧出來的樣子。接著,格雷又強迫我舔姐姐的陰戶,把他射出的精液舔乾淨。
    好不容易所有的節目都結束了,泰德邀請我們每個人到院子裡的遊泳池清理乾淨身體,而我和姐姐卻被指使先去把屋子清掃乾淨。
    之後,我們才有工夫洗了個澡。
    當所有的客人都去睡覺之後,愛莉安走在最後,她從把剛才放在自己陰戶裡的杯子拿了出來,笑眯眯地走到我們身邊,托起我們的下巴,把已經積滿的東西倒如我們的嘴裡。
  「蘇茜,打電話給你的父母,保羅要在這裡住一個星期,嘻嘻,我要好好調教調教他。好了,我先去睡了,待會再來 你們好吃的。」
    說著,她得意地走了。
    姐姐摟住我,於是姐弟倆抱頭痛哭起來,良久,我們才停止了哭泣,我幫她清理身上的傷口,給受傷嚴重的肌膚上藥,之後,我們倆摟在一起睡了過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