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85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真正腿玩年
Crawler | 2016-9-16 09:34:38

我老婆叫小丹,今年24歲,34F 的胸加上均勻的體態,讓很多男人都非常迷戀。而老婆她又是個很騷的人,又很開放,與男人很容易都融在一堆,當著我的面都經常被她所謂的朋友大吃豆腐還嘻笑不止。


  由於工作的關係,導致我對性愛經常都有心無力,而且我基本都沒精力陪她出去玩,所以她就天天一個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玩,在外面胡作非為。


  不過她隱藏的很好,雖然被我從很多細節方面發現她有出軌的痕跡,但卻從未抓住有力的把柄,這就讓她更加是無忌憚。天天都和她幾個在外面找雞巴夾的朋友玩的徹夜不歸,打她手機也是關機,第二天白天回來也不理我,直接就睡覺,到了吃晚飯的時候起床又出去了,就這樣週而復始。


  我想檢查她下體,但又不好當面對她表示懷疑,所以一般都等她第二天回來的時候藉口想和她做愛,可她卻總說玩的很累,拒絕了我。就這樣,我大半年都沒有和她做過愛了,而且她還給我穿了貞操褲,防止我忍不住的時候強行操她。


  而我檢查她掛包的時候發現,裡面總是有避孕套,而且經常更換牌子。如果頭天檢查的時候還有1 ,2 個,那第二天就又有一打了,我問她是怎麼回事,她說是幫朋友帶的,我也無話可說了。


  終於我在懷疑的日子中過了大半年左右,我也不用再懷疑了,因為她終於把她的情人帶回家來,當著我面讓她情人操她給我看了,有一次:我快下班了,小丹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快回家,說是有朋友在家等我。所以一下班我便急急地趕回往。才踏進門,我就愣住了。在客廳的不只小丹一個人,還有另一個不認得的男人在。小丹被他抱在懷裡,那男的嘴巴竟然在吃她的豪乳,其中一隻手還伸到了小丹的內褲裡面,在不斷的起伏……他們看到了我回來,那男的還狠狠的在小丹咪咪上咬了一口,弄得小丹一聲浪叫,這才把手從她內褲裡拿出來讓她站起來。


  「昂∼∼∼你真壞!」小丹撒嬌的輕輕打了他雞巴一下,才邊撥正內褲邊給我介紹:「他是我的朋友青哥,昨天晚上我落了東西在他家,今天人家專門給我送來呢。」(很快我就知道了,原來她早就跟這個男人上床了,昨天晚上小丹也是在那男的家裡被他操,操完了就在他懷裡睡的,第二天走的時候那男的故意留下了她的內褲,好藉故還她內褲的時候來我家操她。)「原來昨天晚上你沒回來是在他家啊?可他還你東西就還呀,怎麼你們就抱在一起了?怎麼還親嘴?他的手還伸到你內褲裡了?」我鬱悶的問道。


  「人家要謝謝他嘛!再說了,青哥和我又不是外人,他說他想通了,他不介意我和他做愛被你知道,所以我才打電話要你回來的嘛。不然人家才不理你呢!」


  這下敢情好!她們不止早就在一起了,現在連我這個明媒正娶的老公都不放在眼裡了。而且小丹還完全靠向了她的情人,以她情人的想法為準則,難怪電話裡小丹的聲音那麼騷,原來她們在邊調情邊給我打的電話要我回來看呢。


  說完,小丹起身,將我身後的大門關上並上了鎖。附到我耳邊說,青哥要我帶他上來,代替你的位置。


  「你也覺得青哥很好吧?人家都讓你在一旁看,讓你可以想像是你在和我做愛。所以你這個大老公的位置該讓出來了吧?讓青哥做大老公,你做二老公,簡單點,以後就叫你老二就可以了。而且你不是懷疑我是淫婦蕩婦嗎?我今天就淫給你看蕩給你看!當然你只能看,因為只有大老公才可以享用我,為了安全還好早讓你穿了貞操褲,所以你只能看,不能操我,不然青哥要吃醋,青哥一不高興,我也就不高興,那我就會討厭你呢。」


  原來小丹幫我帶貞操褲的原因是為了可以讓她情人在我面前操她的時候,而我只能看,不能動。而且還藉故讓她情人當了大老公,我卻變成了老二。


  「好開心,青哥馬上就要操我了,而且是當著老二的面。那以後青哥就可以正正當當的在家裡當我最最親愛的老公了!天天我都可以和青哥做愛,天天都可以摟著青哥睡覺了!再告訴你,以後老二你也只準看喲!」


  小丹已經在憧憬她和她的情人的未來了。還打算讓她大老公住到我們家來,天天讓她大老公操她,而她就只當她大老公的老婆,只準她大老公操她,完全不打算理我了!


  我驚愕著她的淫笑,道:「你大老公雞巴夠大,他一個人就可以喂飽你,而你也只讓他幹你,那你還要我做什麼?」


  「老二,不要這麼說嘛。我聽人家說,視覺加上心理的效果,有時比實際做還來得刺激。小丹也是為了你好,所以才肯只讓大老公碰我的身體。而你留下來可以看看大老公人家是怎麼操我的嘛,你也可以學習一下經驗。再說了,當我們做完了,床上肯定很亂,我們去洗澡的時候,你就可以幫我們重新鋪好床嘛,而且我們換下來的內褲之類,你也可以拿去洗嘛。你拿著我粘滿青哥老公精液的內褲去洗的時候,還可以自己意淫一下嘛。而我和青哥老公又可以有乾淨的床鋪讓我們做愛,又有乾淨的內衣褲穿,讓青哥老公射在上面,這樣對大家都好嘛!」


  我腦中一陣混亂。原來留我下來是等小丹和她大老公操完後,有人幫他們換上乾淨的床單,等小丹因為被她大老公撫摸而流出淫水打濕了內褲後,等她大老公殘餘的精液弄髒內褲後,有人可以幫他們洗!


  這時我的老婆又說:「老二,小丹這麼做全都是為了你呀。你不是很愛我嗎?


  我又很愛大老公青哥。人家說,看自己心愛的女人被別人姦淫而發浪,這種異常刺激極為強烈。小丹肯在和大老公青哥做愛的時候給你看,你應該感謝我們呢。


  更何況,我有了青哥後,就不會晚上再出去了,晚上我都會幫青哥做飯,然後好好喂他吃,而你也可以吃我們剩下來的飯菜,青哥就繼續吃我,這樣多好呀!


  而且,我們如果白天撲哧,我一定叫的很大聲,鄰居都能聽到,這樣你在家的話,別人才不會亂說什麼嘛。」我目瞪口呆楞在原地說不出話來,也不知該怎麼反駁。腦中想到老婆的浪態,跟她從情人升級到老公的人,一個叫王青的傢夥做愛,而我還要幫他們打掩護。


  我必須承認,光是這樣想,就有一份快感傳遍全身。


  她轉過身不再理我,嬌笑著走到沙方旁,害羞的一手拉起沙發上的大老公青哥,而她的大老公青哥就扔掉了嘴上的香菸,一把抓過小丹,攔腰抱起她,邊走邊親嘴,移向了臥房。


  入了臥房,我被安置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她們倆在床上滾成一團,吧唧吧唧的親的口水四溢。


  「老二,你可以把衣服脫了看。沒關係,我和青哥說過了,他知道你上身穿著什麼。他讓你脫了給他看,好增加興趣。」說罷便又和她的大老公青哥在床上濕吻起來。


  她們吻了一會,小丹的浪叫就開始了起來。這時青哥放過了她,卻叫小丹幫他脫衣服和她自己的衣服。小丹撫媚的一笑後,又她大老公嘴上吻了一下。退了一步就開始寬衣解帶。


  我坐在椅子裡,看著小丹在她和她大老公面前如脫衣舞孃的挑逗滋態,脫得只剩吊帶絲襪。


  小丹將她大老公的上衣除去,露出了精壯的上身。小丹看的雙眼放光,忍受不住的一把將青哥的褲子連同內褲扒了下來。他的陽具蹦了出來,彈在那小丹的臉上。她盯著他的陽具,雙眼迸射出崇拜性的小星星,遂而迫不及待的將小嘴湊上去又吸又舔。


  我必須承認,小丹大老公的陽具比我的要大的多,又長又粗。就這麼看著小丹如同一個沒有羞恥的妓女,跪在青哥雙腿間,全心的服務著他的陽具,好像天塌下來也無所謂似的。一隻手下伸在她自己的陰戶上揉了起來。我望向他,發現他也正看著我,嘴角若有似無的閃過一抹蔑笑。


  看著眼前的淫蕩景像,再回頭看看小丹的醜態。憤怒,屈辱,興奮的交雜,不知該如何反應。而我的褲檔底部,已不自主的因為眼前的情景而無恥的勃起了,雖然很小。


  小丹將眼瞄向我,小嘴仍沒有離開他的陽具。唔……唔……的發出聲音,卻無法辨識說的是什麼。


  最後,小丹依依不捨的讓陽具自口中離開。後退躺上床上。先對一旁的我丟了一句,「老二,少丟臉了,把褲子脫了吧。」


  我把外衣脫下,裡面露出的是小丹給我穿戴的乳罩和貞操褲。我老婆看看我,充滿了鄙視的說道:「我以前就怎麼忍受的了那麼小的雞巴呢?」


  接著又回頭深情的望向被她緊握在手裡那根青哥的陽具。說:「這才應該是我一生的真命天子,人家從青哥插進下面那一刻起就知道,這根調皮的大壞蛋以後一定會欺負死人家的」小妹 妹「了,嘻嘻。」


  我老婆說完後又調皮的假裝和青哥的雞巴對話一般說道:「青哥的小弟弟,你以後要對你的」小丹妹妹「溫柔點哦,人家昨天晚上都被你操完後,小妹 妹都紅了呢,小壞蛋……」


  青哥聽到小丹那調皮的話語,哈哈一下後又摸了一下她淫液外流的陰戶,轉頭對我說:「你的女人夠浪夠騷。我第一次操她的時候夾的我緊緊的,好像處女一樣,她還告訴我說是因為她老公的雞巴太小了,插進去她都沒感覺,只有在我身下她才真正做了一回女人。」


  看著小丹希翼的眼神,青哥沒有在吊她胃口了,他已將他的大陽具已抵著小丹的陰戶,我看到這一情景趕忙叫道:「保險套,請戴上保險套,求求你。」


  我老婆轉過頭來,怒斥:「給我閉嘴,沒鳥的。以前我和大老公撲哧的時候從沒有戴過套!大老公高興怎麼干,不用你這烏龜兒子多嘴。還有,我叫你脫衣服,你是聾子聽不見是不是?」


  「啊……」小丹對我的怒罵因為她大老公的大雞巴的插入而中止了,繼而傳來的是小丹淫蕩的聲音。


  我一看,他的大陽具才只有龜頭部份進入了她的小穴。


  「嗯……都操了她這麼多次了,還感覺像給處女開苞一樣爽……不錯……不錯。」青哥這麼說著,卻沒有憐香惜玉,沒有聽進小丹哀求,隨即又將屁股一挺,雞巴進去了三分之一。


  「哦……啊……老公……最愛的好老公……我愛你……我是你的……我的逼是為你生的……快繼續操我……」


  耳邊響起了小丹了淫叫青哥又用力再將她的腳拉的更開,整根陽具盡根而入。


  他自顧自的抽插起來。


  過了一陣子,小丹配合著他的動作更大聲的呻吟浪叫起來。


  我這時已分不出小丹倒底是在演給我看,還是小丹真的在享受性交的歡愉。


  我發現,自己在這淫靡的景象影響下,已脫下自身的衣物,狗爬在床畔目不轉睛的看著。一手正以性器在自己的屁眼通著,精液源源自大腿留下。


  青哥仍然沒有停下動作,仍是一逕的抽插著小丹的小穴。小丹在抽插中欲仙欲死,又再抽插中幽幽醒來。好一會兒,才又配合著青哥的抽插浪叫起來我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不知是小丹在對他說,對這個大老公說,是演給我看,還是認真的……還是……小丹只是浪得發狂,喪失了理智。


  接著,「我要來了」小丹的大老公說了這�一句,加快的抽插著。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來……來……射給騷穴……射在浪穴裡……來……來……我們一起來……」


  我急忙說:「不……不要……不……拔出來……拔出來……不要射在裡面……求求你……不!……」然而,一切都來不及了,只見小丹大老公趴在她身上抖動著。


  小丹緊緊抱著他,全身一顫一顫的抽□著。一切都來不及了。


  好一會兒,青哥才爬起身子,將陽具抽了出來。淫水與精液的混合物也順著小丹的陰道口流了出來。


  青哥指指半挺的陽具,對著小丹說:「給我舔乾淨!」


  小丹竟然順從的撐起幾近被支解,骨頭近乎散掉的身體,雙手愛撫著她大老公的卵帶,用舌頭將她大老公陽具上的所有液體舔了乾淨,並且都吞了下去。


  青哥站起了身,陽具就這�在目瞪口呆的我臉前晃過。


  一屁股坐到我原先坐的椅子上。


  這時小丹對我說:「還呆在那裡做什麼?青哥哥和我都還暫時不想要孩子,青哥哥還沒操夠我!以後還要天天操我!你還不趕快過來把我肉穴裡的精液吸乾淨。」


  我無意識的站起身走向小丹,不明白這一切是否只是小丹安排的一場表演。


  我眼淚快奪眶而出,屈辱的狗爬向小丹掛在床邊的肉穴爬去。當我面對小丹的肉穴時,一股刺鼻的腥味迎面而來,我知道那是小丹青哥哥的精液加上小丹自己流出來的淫液混合後發出的味道。而小丹那肉穴因為使用過度,再加上被大陽具的搗弄,一時之間竟合不攏來,開著面對我的眼。淫水與精液的混合物還一陣一陣的流出來。


  我閉上眼,忍住淚水,將舌伸出,湊上小丹的陰戶,開始舔吮著。


  「別忘了裡面也要舔乾淨,等下青哥哥還要操我,我的逼從乾爽到被他弄的淫水四溢他才更喜歡。」小丹說。


  我忍著腥味,將舌伸入小丹的陰戶,極其可能的想將陰戶內的精液吸捲出來。


  然而我的老婆卻因為受到我這麼的服務,竟然用手揉擠著自己的一對大奶子,又呻吟悶哼起來。


  小丹的大老公走了過來,一巴掌握上小丹的大奶子。


  「沒鳥的,你很幸運,你的女人很夠味。這對奶子也不錯。不過以後就都歸我了!」


  小丹嬌吟著,將乳房挺向她大老公的手掌,小手握向她大老公的陽具,又套弄了起來。同時也將陰戶更挺向我的嘴。


  青哥向小丹使了個眼色,小丹會意突然將腿緊箍著我的頭不放。我急力掙扎,雙手亂舞,卻怎麼也掙脫不出來。青哥的大陽具已經進到我的嘴裡去了。更會屈辱的是小丹在幫他做強 奸我的事,但後來,自己竟然恢復了舌頭的動作,專心的吸著她大老公的陰莖。我的視野,只見小丹那對傲人的豪乳恣意的讓她大老公的手揉捏著。


  更令我感到羞恥的是,青哥就這麼將一股精液噴入我的嘴裡,我居然也達到高潮般的發出「啊」的聲音,頹然癱在小丹的陰部。


  「沒鳥的,給我起來。還不懂規矩是不是?過來給我舔乾淨!」青哥退後一步,站著往下看。


  我狗爬了過去,順從的將陽具再次含入嘴裡,由陽具到陰囊,仔細的舔了乾淨。青哥將雙腿稍微分開,還有,順變也把我的屁眼舔乾淨;我閉上了眼,忍住欲嘔的噁心,將舌頭伸向青哥的屁眼。現在我希望這一切只是一場夢,一場惡夢。


  舔了許久,當我睜開眼,看到青哥又把小丹摟在懷裡上下其手了,她們倆又激烈的親吻著,好像想要把對方都融化了一般。


  當我的舌頭因為一直在舔青哥的屁眼而快麻木了的時候,青哥轉過身來踢了我一腳,把我踢到了房角裡。而他又一把抱起赤裸的小丹,繼續親吻著走向了浴室。


  我想起了之前小丹對我的話。跌跌撞撞的從屋角爬起來,從儲物櫃拿出新的床單為他們換上。正在換的過程中,從浴室又傳來了小丹的呻吟聲,我知道,她們又要開始撲哧了,而小丹,我最愛的老婆,又要把自己送給她的新老公操了……


  當天晚上,她們在浴室撲哧完出來後,卻沒有遵守小丹自己的諾言。把我趕出了她們的臥室,而我就只能在客廳的地上過夜了。


  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含著淚想著自己對小丹的百般溺愛,換來的確實如此的對待,漸漸的進入了夢鄉……半夜,因為小丹的浪叫聲太大,我又反反覆覆被她們撲哧的聲音吵醒無數次……由於沒有睡好,我居然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快11點了才從客廳的地板上爬起來。小心翼翼的走向小丹和她大老公青哥的臥室,推開門,卻發現她們居然也是剛才起床。


  很明顯的她們二人都還睡眼朦朧,看來小丹被青哥操了整整一個晚上,到了今天早上她們二人才擁著入睡。


  只見她們才起來,卻又抱在一起親吻了起來,完全無視我的存在。我很奇怪,按理說,男人早上起來都應該是一柱擎天,而青哥的雞巴又是那麼大,那床薄薄的被單應該被他的巨無霸給撐的高高的才對呀,怎麼看不出來呢?


  正在我奇怪的時候,她們結束了親吻。青哥一把掀開了被單,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青哥的大雞巴還插在小丹的騷逼裡,她們昨天晚上撲哧完,青哥射精到小丹的體內後就沒把雞巴拔出來,就這麼插在裡面相擁而睡了。


  「啵」好像開啟啤酒瓶子蓋的聲音。青哥從小丹的騷逼裡抽出了他的大雞巴。


  上面還留著不少白白的精液,那是從小丹騷逼裡帶出來的。


  「討厭!剛起來就欺負人家!都被別人看到了!」小丹開始了對青哥撒嬌,而我,居然在她口中變成了外人。


  「管那孫子幹什麼。你是我老婆,我愛怎麼著就怎麼著!」青哥厚顏無恥的說道。


  「嘻嘻!親愛的,你真好!昨天晚上弄了人家一晚上,舒服死了!」小丹還在回味昨天晚上青哥操她的過程。


  「你又不是第一次被我操了!以後我天天都這樣操你,讓你天天都可以夾著我的雞巴睡,早上都可以享受我一柱擎天的雞巴,這樣可以了吧?」青哥對小丹調戲著。


  「昂∼∼∼人家不依!你一起來就那麼大,弄得人家癢癢的,就拔出去了不理人家,人家不依嘛!」小丹又想被青哥操了,開始不依起來!


  「好!我去撒泡尿,你自己先摸著你的下面,我馬上就回來操你!」青哥說完後晃著他那巨大的雞巴走向了浴室,過一會就聽到浴室傳來嘩嘩的聲音。


  這時小丹注意到了我站在門邊,就對我說道:「你!孫子,過一會我老公又要來操我了!等我老公吃了我,他也應該餓了,你快去給我們做飯,等我老公吃了我,我好用嘴喂他吃。」說完就不再理我,張開了雙腿,自己開始摸起自己的騷逼來,好弄的濕濕的,方便青哥大雞巴的進入。


  我天真的以為我無法享用到小丹的身體,都還可以享用到小丹做的飯菜,結果我什麼都沒有。無奈的幫她們關上了門走向了廚房。


  不久,臥室又傳來了陣陣呻吟:「啊……好大……青哥哥我好愛你……快,大力的操我……我要!……青哥哥扣人家屁眼沒關係,等下我們叫孫子給我們舔乾淨……青老公……愛……好大……好滿足……好幸福……」我知道是青哥又在操我老婆了。


  過了二個小時,我終於把飯菜都做好了,此時青哥已經把小丹操過了,我端著飯菜,輕輕的敲起了她們的房門。


  「嗯……進……來」是小丹的聲音,怎麼含含糊糊的?


  我推門走了進去,發現她們頭髮都濕漉漉的,看來是她們撲哧後又洗了個鴛鴦浴。此時小丹和青哥正在床上躺著,小丹趟在青哥的懷裡,青哥的大雞巴還是插在小丹的逼裡,她們依舊抱著親吻著。


  「老婆,吃飯了!」我不得不出聲打斷她們。


  「……嗯……青哥哥,你餓了吧?吃飯了,讓老婆我用上面的口來喂你吃,下面的口就繼續夾著你那調皮的小壞蛋,不許使壞,嘻嘻!」老婆調皮的從青哥嘴裡把舌頭伸了出來,作弄著青哥。小丹那夾著青哥的雞巴的騷逼,也隨著小丹的屁股上下起伏逗弄著她的大老公。


  「啊!……真舒服……嗯……」小丹這小笨蛋,還想逗弄她的大老公,結果自己反而被插的受不了又呻吟了起來。


  「嘿嘿!是你自己在使壞喲!」青哥調侃著小丹。


  「……啊……嗯……壞,你壞死了……讓人家先喂你上面吃飽了,你再對人家使壞嘛……嗯……」小丹向她的新老公投降了。


  「也好!操了你一晚上,除了吃奶就沒吃過東西,先吃點我們再繼續。」青哥答應了,就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讓小丹不至於受不住,也讓小丹一直體驗著慢慢抽送的快感,一直保持著興奮。


  「老公你真好!人家愛死你了!」小丹舒服的說。


  「喂,廢物,把飯菜端過來,我要用嘴喂青哥哥吃。


  」小丹轉身對我呵斥道。


  我只好端著飯菜站在她們床邊,讓小丹用嘴含著飯菜,一點一點的喂著青哥。


  而青哥更無恥,只吃他喜歡吃的,如果小丹喂他不喜歡吃的飯菜,他就不插動了,讓小丹覺得飢渴無比。所以小丹就一直在喂他喜歡吃的飯菜,好一直體驗慢慢抽插的感覺。


  我就只能這麼在旁邊看著小丹上面和下面兩張口都喂著她的新老公,聽著她們肉體交合處因為抽插而發出的聲音。


  不久,她們就吃完了飯菜。青哥就又接著操起了小丹,整個臥室又充滿了淫穢的浪叫聲……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