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玄幻仙俠]

武林豔錄

[複製連接]
查看: 44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6 13:24:19

白靈素正遭逢這難關,十五年來總是無法進入第九階段,看來這次也不行了,突然身體漸漸變化,周身發熱無力,胸前玉乳漲了起來,各處升起似麻似癢的滋味,春情蕩樣溢滿雙眼,難受又快樂的慾火魔障再次焚身,白靈素立刻舌抵上颔,眼鼻觀心,以無上意志對抗,以前的聖女都能驅除淫念,更何況是她這最出色的傳人,但她比之以前的聖女卻多了「安兒」。

安兒沖進房來,輕輕道:「乾娘,我回來了。」自小時候起,他就跟乾娘睡在一塊,在外面見不到乾娘,就想該是進房睡覺的時候了。

白靈素乍聞安兒的聲音,不禁心神微分,滔天慾潮趁機下竄,立時奔騰泛濫不可阻止,她緊緊守著心中一點靈明,企圖以潛修的定力相抗,不讓春情淫念控制自己,臉上因爲矛盾而顯出痛苦之色。

安兒看到白靈素這麽痛苦,嚇道:「乾娘,您怎麽了,別嚇安兒啊。」不知如何是好之際,突然想到早上小胖的爹用嘴咬小胖他娘的嘴時,他娘立刻快樂起來,看來這是可以令大人高興的方法,安兒馬上趨前照作。

白靈素還不知安兒要做什麽,安兒已經「咬」上了白靈素嬌豔的櫻唇,他什麽也不懂,只能靜靜的含著乾娘充滿清香的朱唇。

男人獨有的氣息傳來,白靈素腦中如遭雷殛,僅有的一點靈智也將被情慾吞沒,若是別的男人,她還可以利用這最后一刻清醒時擊殺奸徒,保住清白神聖的身子,但眼前的卻是自己最親愛的乾兒子,她怎麽下的了手。

只是這短暫的猶豫,白靈素的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動伸出和安兒的舌頭緊緊的纏在一起,或許是男人的本能,還是白靈素的香舌太過誘人,安兒的舌頭開始時還有點慌張,后來卻肆無忌憚的化被動爲主動,緊緊的和乾娘酥軟無力的香舌糾結在一起,旁若無人的舔舐著白靈素檀口中每一個角落。

白靈素雙眼露出淒迷神色,櫻口中的香舌和安兒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剛剛的痛苦都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興奮,兩人互相吸吮,兩唇相合,熱烈的吻、吸、吮、含,交換彼此的唾液,彷彿對方口中的唾液包含了彼此間的母子之愛。

這時安兒看到白靈素渾身已經香汗淋漓,衣服都濕透了,爲了不讓乾娘著涼,他趕緊褪下白靈素的白色外衫,只剩貼身的肚兜和白色絲質亵褲。

白靈素天性聖潔,所以不願讓別人碰到自己的衣物,因此外衫、肚兜亵褲都是親手裁縫,而且偏好純潔的白色。

安兒自五歲后就沒和乾娘一起洗澡了,此時看見乾娘半裸的身體,如瓷器般光滑的裸背、細致白皙似綿雪的玉手、纖細小巧不堪一握的柳腰,月白色肚兜包著飽滿的雙峰,兩點嫣紅可以淡淡透出,偶爾從肚兜邊緣露出無限春光,豐挺雪嫩的乳房若隱若現,白色絲質亵褲上繡了高雅美麗的花朵,方寸之地因亵褲剪裁合度,最誘人的陰阜的曲線完全呈現,半透明絲質布下可以略微透出下面的神秘白光,安兒莫名有了一股沖動,肉棒也跟著挺立。

裸露的肌膚感受到清涼,白靈素稍稍清醒過來,看到自己竟在安兒面前衣衫不整的半裸身子,雙手趕緊抱胸遮住月白色的肚兜,整張俏臉紅的像出血一般,低下羞慚無奈的嬌靥的道:「安兒,求求你,不要看乾娘。」

安兒看著白靈素半裸的胴體,不禁脫口道:「乾娘,您好好看喔!」說罷雙手繞到白靈素背后,開始解開她肚兜在脖子上與腰、背上的細繩結。

白靈素想要阻止,但由安兒接觸到自己身體的地方傳來一陣熱流,只感到全身軟綿無力的要倒下,安兒急忙扶住乾娘的腰,將她抱在懷中,此時繩結也被解開,肚兜隨之松落,白靈素慌亂中做最后的補救,向前貼在安兒胸膛,讓那松落的肚兜夾在中間,遮住胸前的一對傲人玉峰。

安兒雖覺得乾娘的身體又柔軟又溫暖,但又怕乾娘是不是昏倒了,于是將無力抗拒的白靈素拉開,遮在胸前的肚兜飄落地面,甚少接觸陽光的白玉胴體立刻暴露在光天化日下,兩座堅挺、柔嫩的雙峰挺立著,合乎黃金比例的乳房充滿勻稱的美感,淡粉紅色的乳暈嬌媚,微微挺立的乳頭誘人,平坦的小腹上鑲著迷人、小巧的肚臍眼兒,叫安兒看得血脈贲張。

安兒本只是怕乾娘受風著涼,想幫乾娘換上乾爽的衣服,但在異性相吸的本能驅使下,此時已是欲罷不能,非要看遍乾娘的全身不可,雙手緊張的伸向白靈素的亵褲,比他更緊張的白靈素顫抖起來,無奈全身功力像是長翅膀飛走了,連�起手來都難如登天。

純潔的雪白亵褲終于被褪至膝上,在雪白的肚子下,有一片純白色的迷人草叢,那是修練「百花聖心訣」后的特殊性征,芳草萋萋之處著實令人怦然心動,恨不得馬上剝開草叢,一窺迷人靈魂的神秘之境,青蔥似的雪白修長雙腿與曲線優美、渾圓高挺的臀部,不論色澤、彈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白靈素緊閉雙眼,恨不得找洞鑽進去,暗中絕望道:「完了,我全身隱私神秘的地方都被安兒看到了,我以后有什麽威嚴再教安兒聖賢書。」但安兒的視線卻又使她的身體感到興奮,這才是她最大的悲哀。

活色生香的曲線全部呈現在安兒眼前,學著小胖他爹,想要讓乾娘也更快樂,雙手握住了白靈素的乳房,手掌迴旋撫弄她那滿具張力的雙峰,揉捏著她晶瑩剔透、白玉無暇的一對椒乳,只覺得觸手溫軟,說不出的舒服,左手更進一步攀上了玉峰蓓蕾,輕輕揉捏,美麗的粉紅色乳暈雖還未被觸及,卻已圓鼓鼓地隆起,想到幼時吸奶經驗,嘴巴一口含住白靈素右乳,低頭吸吮,茲茲作響,還不時以牙齒輕咬玉峰,以舌頭輕舔蓓蕾。

這時白靈素忍不住哼出個一、兩聲,很明顯的,聖峰上酥軟麻癢的快感正將這位武功高強、平日蘭質蕙心的乾娘,逗弄的無法招架,由莊雅的俏臉泛著紅潮,呼吸氣息漸漸急促,潔白的玉乳上兩粒粉紅色的蓓蕾充血挺起,任誰也知道「百花聖女」已經有了羞人反應。

安兒的右手這時候也忙的不可開交,沿著白靈素烏黑亮麗的秀發,順著柔軟滑順的堅毅背脊,延伸到她堅實的大腿及渾圓的臀部間不停遊移、輕柔的撫摸,像是熟練般的花叢老手,不時又像好奇的頑童試探性的滑入雪嫩臀間的溝渠,仔細搜索著女人最神秘的三角地帶,沒多久,就摸到了一叢柔軟略微彎曲的毛發,沿著毛發,安兒開始撫摸著白靈素的花瓣。

當安兒的手在白靈素的聖潔私處、高雅乳房搓揉,她忽然感覺到一陣從未有過的興奮快感,兩朵害羞自己感覺的紅云飄上臉頰,慧黠眼神露出媚波蕩漾流轉,第一次有男人如此貼近自己的身體,奇妙的幻想由心底湧出,不但沒拒絕安兒的無禮,反而帶著一點期待。

同時被攻擊女人兩處最敏感的部位,使白靈素的身體逐漸火熱,有無法形容的痛癢感,擴散到整個下體,舒暢的感覺讓她不禁扪心自問:「原來被男人愛撫是這麽的快樂、美妙,我以前辛苦的守著處子貞潔,到底值不值得,十五年前在武林行走時,不管是俠客或邪魔都對我垂涎三尺,但都懼于我的武功威名而不敢動手,若那時我肯卸下聖女的形象,任由他們玩弄侵犯我最敏感羞人的部位,雙方是不是都會高興?」

不禁想起直到今天,每一個遇過的男人的面孔,不論是醜陋無比的魔教四長老、窮凶惡極的十八惡人,年少英雄的劍皇、刀帝,幻想他們愛撫柔捏自己尊貴的肉體,肆意征服自己聖潔的靈魂。

安兒右手中指緩緩的剝開緊緊閉合在一起的兩片紅豔花瓣,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秘洞,甫一插入,白靈素一直想在安兒面前保持的端莊形象整個崩潰,反應激烈的甩動皓首,情不自禁的呻吟聲從櫻口中傳出:「啊……」同時皺起眉頭,腳尖也跷起,微微顫抖。

安兒見乾娘如此舒服,心中更是高興,輕扣玉門關的手指更不稍歇,便直闖進處子洞內,只覺洞內不但狹窄,更有一股極大的吸吮力量,深入秘洞的手指緊緊的被溫暖濕滑的嫩肉纏繞,就是現在想掙脫乾娘秘洞的饑渴束縛都很困難,單只是插入了中指的前指節,就感到有說不出的壓迫舒服。

手指突破肉縫,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時,白靈素産生無法忍受的焦燥感,對自己的敏感感到恐懼,心中大叫道:「不要啊,不管我是否受慾火焚心,我都不能在安兒面前露出醜態,我是他乾娘啊。」但從花瓣的深處,有花蜜的慢慢滲出,這是她沒有辦法控制的事。

白靈素第一次被男子闖入了玉門,雖然只是一截指節,卻讓她感到無比羞恥,但另一股充實、飽滿的感覺,更是清晰地由全身傳到了大腦中,雖然天性堅貞的她不斷強迫自己不能出聲,但一陣陣快意的波浪,隨著安兒的手指完全和白靈素緊密結合在一起,插入在花瓣里的手指像攪拌棒一樣地旋轉,白靈素彷彿被推上了九霄云外,在濕潤中開放的花瓣,不由得無恥淫蕩的夾緊無理的侵犯者,白靈素忍不住嬌柔的再發出放浪的「啊∼」的一聲,刹那間有了一陣昏迷的感覺。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4736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