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5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9-7 09:34:13


大家好,我是王淑美,今年正值如狼似虎的40歲,獅子座A型,職業是高中老師,三圍是…不好意思人家忘記了,總之就是前凸後翹、身材曼妙,鄰居同事都說我保養得很好,看不出來已經是個生過四個小孩的媽媽呢!每次被這樣稱讚時我都會很害羞的笑著,維持我身為老師的形象,絲毫不透露出我保養身材的秘方,就是一直讓自己保持在每天做愛的狀態!因為我實在愛死了男人濕淋淋的腥臭肉棒了,性愛既能健身,又能享受,實在讓我欲罷不能。


我是個淫蕩的女人,這種觀念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嘻嘻,這是個很少人知道的祕密,在這裡偷偷告訴大家,從我小時候就開始了!我的性愛啟蒙老師,就是我的親生爸爸……咦?沒有感到很震驚嗎?好吧,也許是現在世風日下,爸爸幹女兒的新聞太多了,所以大家已經習以為常了,那我就跳過這段吧……哈哈,好啦好啦,我講我講……我的第一次是在國中二年級,也就是我14歲的時候,對象是我的親生爸爸,當時的情況我還記得很清楚,女人對於自己的第一次是絕對不會忘記的。


很久很久以前,我住在南方的工業大城市中,一年四季都很溫暖悶熱的天氣,常常讓我睡不著覺。我的爸爸是個工廠工人,媽媽卻是個小學老師,想也知道這樣組合的夫妻相處起來不會很正常。媽媽老是碎碎念、說她嫁錯對象,但憨厚老實、沒念過什麼書的爸爸不會回嘴,總是傻笑以對,當時的老師薪水也沒比工人高到哪去,真不知道媽媽是哪來的臉皮這樣說爸爸?當時我們家不是很有錢,住在一間小小的公寓樓房裡,只有兩個房間,爸媽睡一間,我和妹妹則在另外睡一間,有時候總是聽到從隔壁房來傳來媽媽碎念的聲音。


就在那天晚上,一如往常的,我和妹妹淑惠睡在床上,她已經睡死過去了,但我還在半夢半醒之間。在恍惚間,我突然聽道房門被打開的聲音,接著我感到身上的被子被掀起,一個人影鑽入並趴著我的身體上,我非常害怕,怕得不敢睜開眼睛,鼻中傳來一陣陣濃烈的酒氣,讓我差點吐了出來,但我害怕吵醒妹妹,更怕得渾身僵硬,想叫又不敢叫,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那個人影一聽到,便說了句『阿美……你惦惦!』這熟悉但又陌生的聲音讓我一愣,更不敢亂動了。接著我感到嘴裡充滿腥味,一個軟軟的、濕淋淋的東西進到我口中,用力的攪動著。我渾身無力,只能任由那壓著我的人影隨意擺布著,當他用力的吸著我的嘴巴時,手裡也沒閒著,我的衣服、內衣、褲子被粗魯地脫下,那張嘴巴隨即慢慢地沿著我的身體往下,用口水滋潤著我的肌膚,最後在我的雙腿間停下。


『阿美……你欸身軀真醬晤甜,哇丟沒凍沒條啊…...簌簌簌』我又聽到這奇怪的聲音,這次我聽得更懂了,這個人影好像說她忍不住了?『阿美……今日爸爸吼你轉大人,吼你欸機掰爽幾咧,你每趟叫喔,每趟吵醒你欸阿母尬小妹……』

本來我還以為這是傳說中的鬼壓床,但我聽到「爸爸」兩個字,我才驚覺趴在我身上的是我的父親,我的親生爸爸。平常沈默寡言的他在家裡很少說話,偶爾開口時,對媽媽、對我們都是說著生硬不熟練的國語,但爸爸出外工作、跟朋友交談時都是用台語,爸爸的台語說得很溜,但媽媽一直很討厭他這點,要爸爸在家裡不準說台語。而現在壓在我身上的爸爸,左一句『機掰』、右一句『就爽欸』,興奮的準備強姦自己的女兒。


後來的事很好想像,我的大腿被打開,一根硬硬的東西頂在我的下面試著進來……哈哈,爸爸試了好久才勉強將那根硬硬的東西插進來,讓我好痛好痛。可能因為喝醉酒的關係,爸爸抽插了一陣子後便停下來趴在我身上喘著氣,一動也不敢動的我屏著呼吸,靜靜地感受著在雙腿間流動的溫熱液體。不久後,傳來熟悉的打呼聲,我慢慢的睜開眼睛,在黑暗中努力地看清楚趴在我身上的人是誰,當我看到爸爸的臉龐時,我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當時的我雖然單純,但已經模模糊糊的知道性愛是怎麼一回事。在那個夜晚,我不停的想著爸爸是不是在跟我做愛,原來做愛的感覺這麼痛,完全不像學校裡同學說的那樣,是很舒服的事。不過,雖然我很害怕,但我記得很清楚的是,我並沒有哭泣,只是靜靜的讓爸爸趴在身上,胡思亂想著直到清晨。


我的第一次就是這樣給爸爸強姦的……嘻嘻,其實回想起來,我還是很懷念我的第一次呢!不管是爸爸用台語說的汙言穢語,或是插進我身體的那根硬硬的東西,對我來說都是人生的全新體驗呢!正因為這樣,「強姦」這個詞對我的意義跟其他女人不太一樣,對我來說「強姦」只是一種做愛方式,我可是很喜歡被強姦的喔……


早上天色漸亮,爸爸也逐漸清醒過來,當他睜開眼睛、看到我的模樣時,嘴巴張得大大的,半響說不話來,非常有趣。接著他跪在床上,開始用不流利的國語向我賠罪:「小美對不起,對不起,爸爸做錯事了,請原諒爸爸!」爸爸跪在我面前,不停的說著對不起,並說他以後不會再犯了,要我絕對不能說出去。我看著昨晚讓我變成女人的爸爸,現在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哭著求我原諒,實在是有點讓我反應不過來,爸爸每說一句,我就跟著點點頭,答應爸爸的要求。老實說,後來每當我看到那種爸爸強姦女兒的新聞時,我承認自己都缺乏一種同理心,不太能夠理解為什麼許多女兒會感到很噁心、很痛苦,當時我雖然沒有感到什麼快感,但也沒什麼痛苦的感覺,反而是爸爸喝醉酒的味道讓我很受不了,讓我以後非常討厭男人酒醉。


我真的相信爸爸是喝醉酒不小心才強姦我的。從那之後,爸爸真的絕口不提當天晚上的事,看到我的時候除了閃著奇怪的眼神,但對我也更加的小心,避免身體上的接觸,但除此之外,爸爸對我更好了,時常會買東西給我,讓媽媽老是在那抱怨。而對我來說,那天晚上的事徹底改變了我,如果小時候沒有給爸爸強姦,那我應該會是個很一般的女人吧!那天晚上的胡思亂想以及親身體驗,讓我不知不覺地一直想著性愛是怎麼一回事,同學之間的開玩笑完全不能解答我的疑惑,我只好自己去搜尋。呵呵,別小看國中生,好奇心可以讓她做出任何事來,我開始向班上的男生借色情書刊,以及當時很稀少的色情錄影帶,一張張的色情圖片和一篇篇的色情小說著實開了我的眼界。一般女生看到這些東西會直覺覺得噁心,但我則是直覺地想到那天晚上的感覺。我逐漸明白,原來男生強行將他的那根東西插到女生尿尿的地方,就叫做強姦,而爸爸強姦親生女兒叫做亂倫,是很嚴重的事情;還有那天晚上我雙腿間溫熱的感覺,是因為我被「內射」了……那段時間中,我不停地讓情色資訊灌溉到我的腦中,隨著我知道快感和高潮是什麼意思後,看著A片中女人被幹得死去活來的模樣,我越來越想要試試看這種感覺到底有多刺激。於是我大膽的找了幾個男同學想要試試看,但想也知道,國中男生哪裡懂得什麼是做愛、什麼是愛撫,有些人更是連勃起都還不會,讓我倒盡胃口,反而更頻繁地回想爸爸邊操著台語邊幹我的那個夜晚。



過了一年多後,我升上國中三年級,外表還是那個清純羞澀的國中少女,但內在已經是個十足淫蕩的女人了,雖然我還沒有被真正的男人幹過,我可聰明咧,我怕隨便找個男人會被帶去賣掉,網路上類似這樣的新聞可多著呢!也因此我養成了天天手淫的習慣,但不管怎麼揉捏磨擦自己的下體,我總覺得跟被爸爸侵入的感覺比起來要差很多。嘻嘻,我還記得那陣子我會在日記上面寫著「我要雞雞!我要被幹!」直到寫滿一整頁,然後拿著梳子之類的東西拼命的自慰著,雖然無奈,但當時的我也只能這樣。另外,從那晚之後烙印在我腦海中的,台語的口音和身體的感覺,讓我也開始對台語產生興趣。因為媽媽是小學國語老師,在家裡不準我們說台語,我便趁著在學校時,努力的從周遭學習如何講台語,當我真正明白『機掰』這個字的意義並試著說出來時,我竟然感覺一種隱隱然的快感;當我說的越多,我越能回想起那個晚上。


國三開學後不久,我跟班上的一個男生好上,成為男女朋友的關係。就當我快要忍不住,想主動開口說:「我們來做愛要不要?」時,在某天下午,發生了第二件徹底影響我的事。因為才剛開學,還沒開始上課輔,下午放學後就能離開學校回家,而爸爸媽媽都要上班,我往往是第一個到家的人,而這時就是我的自慰時間。本來我還會回到房間把門反鎖後才開始,但習慣造成放鬆,後來想說反正也只有我一個人在,於是一回家後往往書包一丟,就坐在客廳沙發上,打開電視邊看著綜藝節目上的帥哥,張開大腿一邊自慰著,一邊放情淫叫著。而就在那天下午,如同往常,我一回家後就打開電視,正當我要轉台前,恰好新聞台正播著一則父親強姦女兒的新聞,我看到後不禁心神一蕩,自然地掀起裙子,手指頭探入內褲細縫中,摩擦著濕潤的嫩肉。我一邊看著電視螢幕上的新聞內容,一邊想著被爸爸強姦的那個晚上,回憶與快感交織在腦海中,讓我陶醉其中。而正當我自慰到最高潮時,突然從後方傳來熟悉的聲音,狠狠地嚇了我一大跳:「阿美?你回家啦?」我轉頭一看,爸爸站在我的後方,看著大腿張開的我,露出不可思議又無比震驚的表情,在那一瞬間我想著「幹,我竟然沒有先檢查家裡有沒有人!」


爸爸看到我的一瞬間,應該馬上就明白我在做什麼,他先是呆若木雞的看著我,接著搖搖頭,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阿美歹勢,爸爸嚇到你了,我就回房間。」我正在做的事他問也不問,轉頭就往臥室走去,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瞬間,一種長期以來的渴望湧上我的身體,讓我緊張的喘著氣來,並為自己萌起的想法深深感到興奮:「現在只有我和爸爸在家,他又看到我在自慰,就像A片演的那樣,現在不就是個正好的機會?」哈哈,當時的我很單純吧?就像是被精蟲衝腦的小屁孩一樣,但當時的我完全被身體的慾望所征服,讓我不自覺的從沙發上起來,往爸爸臥房走去。

臥房的門是關著的,我站在門前,深吸一口氣,壓下緊張的心情,我完全沒去想要不要去做這件事,而是在想等等要說些什麼,等我準備好了,便打開房門,將頭探進去,坐在床上的爸爸看到我,連忙站起來,盯著我看。我們對望了一陣子後,我開口說「爸爸?我可以進去嗎?」爸爸顯然不知道我要幹嘛,但又不知道怎麼拒絕我,只能點點頭,讓我進來。我反手把門扣上,背靠著房門,盡力的用我在色情圖片上學到的眼神看著他說:「爸爸,我剛剛在幹嘛?你都看到了吼?」爸爸看著我,露出古怪的表情,完全不知道我這樣問的目的是什麼「喔…小美你剛剛在幹嘛?爸爸沒有注意到欸!你不是在看電視嗎?」爸爸勉強擠出這敷衍的話來,讓我有點生氣。


「騙人!你剛剛明明就有看到,不然幹嘛轉身就回房間?」我這樣問讓爸爸毫無招架之力,他急忙說「喔喔……妳說剛剛那個呀?在你們這個年紀的小孩很正常呀!爸爸以前也會這樣做,不會罵你的啦!」爸爸乾笑著,露出尷尬的表情,也就是這個表情,讓我更確定地要他真正成為我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


我故意做出個不高興的表情說「哪裡正常了?我會這樣不都是爸爸你害的!」說出這句真心話後,我感到全身陷入一種愉悅的放鬆感,而雙腿間也傳來一種熟悉的感覺。爸爸完全沒料到我會這樣說,支支吾吾半天後,勉強說了一句「對不起,是爸爸害了你,爸爸真的不該做那件事的……」雖然我有很多話想對爸爸說,但當時的我已經忍不住了,直接地說「爸爸,我要你補償我!」「好……好,小美你要怎樣我都答應你,你要錢嗎?還是什麼東西?」爸爸露出該來得總是要來的表情,他是不是以為我要勒索他呀?呵呵,是的,我就是要勒索爸爸,我要他再次用他那根硬硬的東西強姦我!

我緩緩的向爸爸走去,在他面前停下,堅定的看著他,一字一句的用台語說『爸爸,我要你肏我,就像那一暝港款。」聽到我的口音,爸爸驚訝地倒吸一口涼氣,彷彿聽到天底下最荒唐的事一樣,不加思索的用台語說『阿美你供啥!你是起肖囉!」我繼續看著爸爸,雙手將我的百褶裙逐漸往上拉,直到露出方才自慰過的下體,讓爸爸清楚的看著,並再次地重覆剛剛說的話。爸爸看著我,震驚的說『阿美妳那欸安捏……唔當啦,僅放摟來!』


『哇供過啊,哇欸安捏攏是爸爸你害的,是你害哇變尬價尼ㄏㄧㄠ……變甲破麻同款……你今仔日哪是唔肏哇,哇丟去尬媽媽供你強姦哇!』我終於說出來了『ㄧㄠ和破麻』這個詞了!還有「肏哇」!當時的我其實緊張到雙腿發軟,差點就要癱坐下來,好不容易才站著的。爸爸似乎有點理解我為什麼會這樣做了,天使與惡魔在他心中交戰著,呵呵,男人都這樣,既然一年前你上了我,現在又要怎麼拒絕我的要求呢?


我不等爸爸回應,便彎下腰,緩緩地將內褲褪下,讓爸爸看得目瞪口呆,接著我將脫下來的內褲往旁一丟,挺起身來將裙子掀起,向爸爸展事著我那已經濕潤潤,長著稀疏陰毛的幼嫩下體。我將雙腿逐漸分開,用手指頭輕輕撫弄著自己,並用一個我想像中最魅惑的表情看著爸爸說『阿爸……哇欸機掰有水沒?你年前已經肏過啊!今啊日你夠等啥?」大概就是這句話,讓爸爸理智完全崩潰,他不發一語地抱住我,用他充滿鬍渣的嘴巴親吻著我,過去熟悉的記憶一下子成為真實的感受,爸爸帶點菸味及臭味的舌頭,在我的嘴巴裡蠕動著,不停地吸吮女兒的口水,吸到我都有點痛了。接著爸爸乾脆俐落的把我抱到床上,脫下褲子掏出那根我夢寐已久的、硬硬的東西,我張開大腿並興奮的渾身發抖,口中叫著『阿爸,緊來、緊來肏哇欸機掰!啊啊啊!』終於,爸爸再次地趴在我身上,而這次那根硬硬的東西,很順利的便插入我濕潤的肉縫裡,並且隨著他用力一挺,直直地深入體內,下體充實脹裂的感覺讓我張大嘴巴,雙眼不禁流出眼淚來。爸爸趴在我身上,看到我哭了,遲疑的說『阿美,爸爸弄疼你沒?』我笑著搖搖頭,享受臉上的濕潤,沙啞的說『沒,哇唔疼!』爸爸點點頭,接著他徹底變成了充滿性慾的男人,伴隨著一句句『就爽欸』、『幹死你欸機掰』,用力的撞擊我的下體,讓那根硬硬的東西猛烈的磨擦著親生女兒的嫩肉,「啪啪啪」的聲音響徹房內。


天呀,當時我真的爽翻天了,任何方式的自慰都無法取代男人進入的快感,不過當時我所不知道的是,其實是因為爸爸的身分,才刺激到我心中曾經創傷、埋藏已久的傷痕。我雙手環著爸爸的脖子,閉起眼睛享受著被爸爸強姦的快感,接著我感到上半身的學校制服被打開,胸罩被拉下,我的胸口被濕潤的舌頭舔弄著。我勉力張開眼睛,看著爸爸像頭野獸般,不停的舔拭著我幼小的乳房,吸吮著上頭因性愛刺激而脹紅的乳頭。爸爸注意到我的眼神,用他那充滿血絲的眼睛回望著我,讓我有點被嚇到,連忙閉上眼睛,專注於肉體磨擦的快感。接著一陣天旋地轉,爸爸把我翻過來,拉高我的臀部,似乎在燈光下欣賞著我的下體,久久不肯動作。我抗議似的搖搖屁股,催促爸爸再次進來我的身體,一如我所希望的,爸爸從坐姿改為跪姿,從後方用力地分開我的雙臀,硬硬的東西再次地插了進來,這時他更用力的幹著我,讓我的身體一前一後的晃動著。我當時還不太會淫叫,只能胡亂地發出一些無意義的聲音,但我想光是我的肉體就能夠將爸爸到刺激到極點了,爸爸後來才跟我說,當天是他近幾年來幹得最爽的一次性愛,聽得我屁股尾巴都要翹起來了。


那天下午,我也不知道被幹了多久,只記得一直沈溺性愛的快感中;我一邊被幹著,一邊看著床頭掛著爸爸和媽媽的結婚照片,但連我自己都很驚訝的是,我竟然完全沒有對不起媽媽的感覺,反而有種……勝利的感覺,讓我更加地陶醉在爸爸三淺一深的抽插中。接著爸爸一陣抖動,我感到硬硬的東西頂到我的體內最深處,爸爸後來說他本來想抽出來的,但一時克制不住,能夠射精在女兒體內對男人的誘惑力太大,於是他就拋開一切,盡情的享受在我體內射精的快感。而當時的我閉著眼睛,努力的感覺自己體內被注入的溫熱液體,老實說並沒有什麼感覺,反而是當爸爸將硬硬的東西抽出來時,乳白色的液體流過肉縫沿著大腿滴下來,才讓我真正有被內射的實感。


不過當時我沒想這麼多,腦海中一邊飄著「爸爸終於再次地幹了我」這句話、一邊晃神著,而爸爸射完精後,倒在我的身旁,不停的喘著氣。過了不知道多久,爸爸終於吐出一句話『阿美收收咧,妳阿母快返厝啊!』其實我很期待爸爸再幹完我後,能說出些安撫我的話,於是我回說『阿爸你覺得人家安怎?』


『啥米安怎?「爸爸皺起眉頭說。


『哇欸身軀呀?阿爸你唔是就爽欸?』我有點不高興的說。


爸爸盯著我良久,才說『唉……阮不該安呢欸,攏怪爸爸,這趟完事,欸拜唔趟安尼啊!」聽到爸爸這樣說,我連忙坐起來,很自然的轉回國語,生氣的說「爸爸你怎麼還說這種話,我已經是你的查某啊,你要好好照顧我才對!」

爸爸驚異的看著我,那表情就像是她看著媽媽一樣,也轉回生硬的國語說「小美妳幾款想法是從哪來的?我們是爸仔兒,唔是情人,阿爸當然會照顧你,但唔趟是現在幾個方式呀!」爸爸一緊張,國語台語混在一起講。


我蠻橫的說「我才不管咧,誰叫你要強姦我,你要負起責任來!」爸爸沈默不語,接著他拿起床櫃上的衛生紙,默默的幫我擦拭著雙腿間激戰後的液體痕跡,爸爸看著我的下體,似乎下定決心後說:「唉,這樣吧,爸爸陪妳一陣子,你趕快去交個男朋友,然後阮就分開,好唔好?」我勾起爸爸的手臂,笑著對她說「我還怕到時候爸爸你捨不得呢!」爸爸搖搖頭,不再回話,把我從床上拉起來,要我趕快去洗澡,他要趕緊把床單換掉,以免媽媽察覺到。我點點頭,撿起地上的內褲,邊哼著歌邊走出爸媽的臥室,我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愉快過,做愛的真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呀!但當時的我還沒能夠想到,是因為跟爸爸、跟家人性愛,才能有這種特殊的美妙感覺。


我和父親長達近三十年的亂倫關係,就從這一天正式展開,雖然爸爸有言在先,但很快的,我感覺得出來,爸爸也完全陶醉在『肏』她親生女兒的機掰,欲罷不能,嘻嘻,每當我聽到爸爸那口土味的台語,以及總是帶著菸酒味道的體味,都令我興奮不已,稚嫩的身軀總是脹滿著欲望的紅潮,爸爸看到了都會說我是個很『ㄏㄧㄠ』的查某,不知道是怎麼生出來的,說完後再便用舌頭飢渴地舔著我,總是讓我咯咯發笑。


爸爸真的是個忠厚老實的男人,我後來才發現,爸爸對於男女性愛的理解,一直停留在很初步的階段,以年齡來說就像是情竇初開的小學生吧!他只知道做愛就是將那根東西插進機掰裡,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懂,不會舌吻、愛撫、口交……等,也不會什麼前戲,只憑著男人本能上床,而我這15歲的國中生都比他懂的多。我問爸爸,她和媽媽多久上床一次,爸爸老臉一紅,吱吱唔唔的半天答不出來,我逼問好一陣子才勉強說一個月大概才1次……我的天呀,我跟爸爸的關係開始後,有時一天就是可以幹個2、3次,他跟媽媽一個月才1次?爸爸說媽媽不是很喜歡這件事,常常他想要時媽媽都不給,甚至還要他出去找女人……講到這,爸爸哽咽起來,說他喝醉酒的那天晚上,就是因為媽媽又不給,還罵他又喝醉了,他氣不過才藉著酒意強姦我的。當時我看著爸爸的沮喪的表情,心裡非但不氣,反而有點同情他。當時我已經隱約理解媽媽為什麼不願意跟爸爸上床了,兩人的差距實在是不小,整天吵吵鬧鬧的。我為了想讓爸爸高興,便主動說想為他口交,而且不等爸爸答應,便要他把褲子脫下來。爸爸既驚訝又好奇,從來沒有女人為他口交過,於是他脫下褲子,我蹲下來捧起眼前的大雞雞,認真地看著。因為職業的關係,長時間的苦力活讓爸爸的身體結實精壯,且有著幼黑的肌膚,他的肉棒也一樣黑黑的,且非常的大……當時我為什麼會知道?就憑著女人的直覺嘛!當然還有來自看A片的經驗啦!我用手指頭輕輕的按著肉棒的柔軟表面,溫柔地撫摸著,並慢慢將包皮往後拉,露出前端紫黑色的龜頭。此時大概才過了一、二個禮拜吧,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觀察男人的生殖器官,鼻中充滿著下體的腥臊味。我看著碩大的龜頭,想到我要怎麼把它含到嘴巴裡時,就感到下體又充滿了濕潤的液體。我�起頭看著爸爸,爸爸回以我緊張又興奮的眼神,於是就在我們雙眼對視下,我張開嘴巴,緩緩的往前含住,直到包住整個龜頭為止。


『喔喔……喔喔……阿美……爸爸就爽欸……你從哪裡學來的……』在爸爸滿足的聲音中,我用力的吸吮著口中的龜頭、用舌頭不停的舔弄著口中的東西,感受著爸爸溫熱且帶著苦酸味的雞雞味道。當時我不會什麼口交技巧,其實吸得很用力又粗暴,爸爸應該不時地覺得很痛,但他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用手輕撫著我的頭髮,讚許我的嘴巴。當爸爸感覺到自己快要射,便推我要我離開,出乎他的意料是,我反而更緊緊的吸著口中的肉棒,硬是不離開。


『阿美…你緊放開啦……阿爸要ㄘㄨㄚ去啊!黑緊胎戈咧……』聽到爸爸這樣講,我更加快吞吐的速度,並用手緊緊抓著陽具並不停地擠壓,當時的我想要讓爸爸高興,要從未讓女人口交過的爸爸能夠射精在女人嘴巴裡,我從各種A書和A片上知道,男人都很喜歡這樣,會有十足的滿足感!不一會兒,在爸爸失神的注視下,我感到口中充滿了魚腥味,苦苦又鹹鹹的味道在舌尖上打轉著,原來這就是精液的味道!不過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我便被大量流出的精液給嗆的直咳嗽,不禁吐出肉棒來,龜頭前端的裂縫還不斷的吐著濃白色的液體,滴的我滿身都是呢!爸爸連忙彎腰拍拍我的背部,問我要不要緊……哈哈,現在一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女兒竟然被親生爸爸的精液嗆到,我就不禁興奮得開始自慰呢!接著,我搖搖頭表示還好,並將口中的腥臭液體慢慢吞下去,再向爸爸微微一笑說:『阿爸你欸洨緊好吃喔!哇敢尬身軀丟昧熊熊發燒呀!』我的話登時讓爸爸開懷一笑,並抱著我親親摸摸,接下來當然是大幹一場,幹到我們最後滿身大汗的躺在床上。


痾……我發現我這樣下去會講不完,我和爸爸之間有太多回憶可以說了,而我還沒講到正題呢!不行不行,接下來我就只挑些重要的講吧!我們之間的關係,大概可以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我國中時,第二個階段是升上高中後到考上北部的大學以後為止。第三個階段是我的大學時期,直到畢業後結婚。第四個階段就是我結婚之後,直到二年前爸爸過世。


第一個階段是我和爸爸之間最快樂,關係最緊密的時候。爸爸自從跟我好上後,變化很大,不再愁眉苦臉、悶悶不樂,也很少喝酒了,只是還是戒不掉菸癮,讓我很不喜歡。媽媽注意到爸爸的變化後,老是疑心爸爸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但她怎麼想得到爸爸的女人就是我呢?只是我們家小,平常我和爸爸做愛時都要防著媽媽和妹妹,如果我不能早回家,就要趁晚上睡覺時,偷偷地在客廳或浴室幹,中間還發生過幾次驚險的事,比如媽媽半夜醒來要到廚房喝水,我就趕緊溜回房間躲著,媽媽便在廚房巧遇剛好也起來「喝水」的爸爸;不然就是下午剛放學回家的我和爸爸在客廳打的正火熱時,妹妹剛好回來,還好當時我沒把衣服脫掉,才小學四年級的妹妹只看到爸爸抱著姊姊在「秀秀」而已。


有一次我們全家回老家拜祖先,我忘了提,爸爸出身於大家族,上面有好幾個哥哥姊姊,因此我們家的親戚可不少。因為是大家族,阿公那一輩的家產不少,所以爸爸是工人,但阿公過世時也分到一些東西,我一直認為媽媽就是看上這點才嫁給爸爸的。祖先牌位設在老家,也是大伯家,他們一家都是農夫。老家的房子不小,是典型的三合院,但我們家親戚太多了,只得安排一間房間睡一家人,我們家只有四人,所以還好。媽媽一向不喜歡跟爸爸回老家,她嫌太鄉下太土,但我倒是很喜歡鄉下的自然感覺。早上拜完祖先後,晚上全家族一起吃飯,開了三大桌,非常熱鬧喔!吃飯時坐在我旁邊的大伯母、二伯母一直稱讚我長大後『緊水』,一直問我打算嫁人了沒,被這樣問時我偷偷的瞄向爸爸,讓他緊張的不停喝酒,後來我又被問到功課怎樣,媽媽便搶著代我回答,炫耀我考上市裡的第一志願女中,讓我真的感到很不好意思。吃完飯後,鄉下的晚上沒什麼事可以做,於是我們便各自回到房間,準備睡覺。


回房後,媽媽拉著爸爸,一直念著剛吃飯時他看哪個親戚不順眼,讓我覺得很煩,便一邊和妹妹打打鬧鬧著,一邊不停的偷瞄爸爸,暗示著他。終於等到媽媽和妹妹都睡著後,我便拉著爸爸偷溜出房間,準備大幹一番。老家的屋內沒有什麼燈光,我緊緊的抓著爸爸的手,彎過走廊後來到前院,我們父女倆站在院子內,爸爸東張西望的看看有沒有人,我回頭看看大廳,小聲的說『阿爸,咱進去裡頭好唔?』爸爸聽完後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的臉頰,低聲說『你起肖啊!裡頭是公媽廳,有祖先牌位欸,你早晨剛拜完丟沒記呀?囝仔人不知見笑,該搧嘴皮!』接著爸爸帶我到院外的廁所旁,鄉下的廁所真的很難形容其原始的程度,爸爸要我趴在廁所間的牆壁上,我乖乖的照做後,爸爸便脫下我的短褲,先用手摸了摸我雙腿間,低聲說了句『哪欸這尼濕,阿美你真醬是……!』我回頭看了看爸爸,黑暗中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只好小聲的說『吼,哇今日可是忍了甲久欸,阿爸你還不緊入來!』爸爸二話不說,便從後壓著我開始大幹特幹,幹到我差點忍不住叫出來,這算是我第一次打野砲的經驗吧?不過下場就是我和爸爸都被蚊子叮出了一堆紅包包。這是回家拜祖先打野砲的經驗,我一直很懷念,過幾年我考上大學到北部去後,就一直沒有機會再跟爸爸回過老家了。


第二個階段要從我國三開始說起。前面有提到,我媽是個小學老師,這種教師家長都會有個特性,就是會一直逼小孩念書、念書、念書,而很不巧的是,在這點上爸爸倒是和媽媽立場一致,也是三不五時地說要念書才能考上好學校、才有前途。在我國三考高中前半年,爸爸硬是減少做愛次數、要我專心念書,一個禮拜能做上1、2次了就我就很高興了,這要可讓正值青春期的少女悶壞了,也因此那陣子我常跟爸爸吵架,更是不太理媽媽,直到七月考完試為止,考完試當天下午,一出考場,我就急忙拉著請假陪考的爸爸回家,要他狠狠的幹死我,讓我一吐這陣子的悶氣。八月放榜,我考上第一志願女中,媽媽高興得四處炫耀,爸爸則是欣慰得直說還好他沒害我考壞。


我本以為升上高中後,能夠有更多的時間跟爸爸在一起,但沒想到讀書的時間卻花得比以前更多。女校的競爭意識很強,班上沒有男生胡搞瞎搞,大家也就專心地乖乖讀書、互相比較,過去年代高中社團不興盛,我因為想多點時間陪爸爸,所以沒有參加什麼社團,現在想起來這是蠻可惜的一件事,但是,雖然我已經盡量擠出時間了,爸爸和我在家裡能幽會的空檔卻越來越少,高二時媽媽懷了第三胎,時常在家休養,往往放學後我興奮的跑回家,開門一看卻看到媽媽坐在客廳,心中便涼了半截;而爸爸也說『阿美,今碼你阿母有身,阮唔當底今咧時準訝夠攪湊會,你也是專心讀書考大學。』聽到爸爸這樣說,我既不爽又生氣,深深有股爸爸被搶走的感覺,便跟爸爸大吵一架,罵他既然有我了,還幹到媽媽懷孕,爸爸見我無理取鬧,便甩了我一巴掌,讓我大哭特哭。


後來有段時間我便不再理爸爸,並且交了一個第一志願男校的男朋友,不過比起性經驗已經十分豐富的,他什麼都不會,只會讀書,無法滿足我的肉體,更無法給我精神上的撫慰。因為他始終不是我的家人。我們交往不到一年便分手了,中間只有試著做過幾次愛,當然是在學校,但我完全沒有愉悅的感覺,後來想想我交這個男友的目的,大概只是想氣爸爸而已。分手的那段時間我很憔悴,成績不斷退步,也不想去學校。爸爸察覺到了,想說這不是辦法,於是就在我高二上的某天晚上,他藉口跟媽媽說要帶我去看病,卻帶著我到了間車站旁、很便宜的那種小旅社,牽著我的手走了進去,老實說,在那一刻我的心病就完全好了,一踏進旅社的門,看到櫃檯的歐巴桑瞧我的眼神,讓我既害羞又高興。一路上爸爸都沒跟我說話,我只是默默的跟他走,走到旅社房間內。房間裡頭只有簡單的一張雙人床和幾張椅子,還有一台小電視,陳舊斑駁的壁紙散發著一股混雜著體味的濕氣。爸爸要我坐到床上,我乖乖照做後,他站在我的面前,二話不說地脫下褲子,兩腿間的陽具已經高高勃起了。我看著爸爸,像之前一樣,熟練的將肉棒含入口中,用力吸吮著,讓房內充滿著淫蕩聲音。在口交的過程中,我的眼神一直盯著爸爸的眼睛,從來沒有移開過,爸爸也是,這是我們父女倆最棒的交流方式,我盯著他,他盯著我,直到我口中充滿了久違的腥臭液體。


我將精液緩緩地吞下去後,吐出口中已萎縮的肉棒,用舌尖輕輕的舔著它。爸爸看著這樣的我並搖搖頭說:『真醬是拿你沒法度,阿美,爸爸總有一天黑吼妳害死,阮這款模樣傳出去還得了……唉』我故意用國語回說「都是爸爸你害的呀,誰叫你要強姦我,讓我變得這麼風騷,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啊!」接著我轉回台語『……阿爸……你應該知央,哇今馬那唔你,沒你每日肏哇欸機掰,肏尬哇昧死昧活,我丟欸過不落去……』邊說著,兩行淚珠悄悄的從我臉頰落下,爸爸默默的聽著,愛憐的摸摸我的臉,並蹲下抱著我。『……阿美……你放心,阿爸欸一直照顧你,照顧到你不要阿爸為止。』爸爸在我耳邊悄聲的說,讓我高興的不得了,我們舌吻在一起,爸爸脫下我的上衣,扒開我的胸罩,不斷地揉捏舔著我已經發育的乳房,愛不釋口的直到乳房上充滿著他的口水。接著很少見的,爸爸打開我的大腿,用舌頭粗魯的逗弄著肉縫,親吻吸吮著女兒的蜜穴,積極地為我口交著,讓我渾身發軟、欲罷不能,後來我才知道,對他那個年代的男人,為女人口交其實是很不容易的,不過就算當時我不知道,我還是感受到爸爸對我滿滿的愛意,讓我一發不可收拾。接著我摟著爸爸,讓他進來,衝撞我的體內,頂到女兒的深處。很快的,房內附贈的兩枚保險套便不夠用了,第三次也是當天的最後一次,我讓爸爸幹我後,射在我的屁股上,雪白的屁股沾滿父親乳白色的淫穢液體,對爸爸來說應該是很大的衝擊吧!後來他就很喜歡這樣做,先在我的屁股上射得到處都是,再溫柔的為我擦乾淨。後來爸爸才跟我說,他現在和媽媽上床的次數不多,完全沒想到會意外的讓她懷上第三胎,媽媽也很意外,一直怪爸爸讓她老蚌生珠羞死人,加上我前陣子對他不理不睬,還交了個男朋友,讓爸爸非常鬱悶。


這天以後,爸爸對我又像以前一樣,會主動找時間與我溫存,只是隨著媽媽的肚子一天天變大,寒假開始後她更是完全不去學校,整天待在家裡,害我悶得要死。只好趁一些空檔,如媽媽在煮飯,妹妹在讀書時,抓著爸爸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我們之間的慾望。偶爾我藉口去圖書館讀書,再和爸爸約他下班後到車站旁的旅社去「休息」一下,後來櫃檯的歐巴桑還以為我是有在賣的小姐(當時沒有援交妹這個詞),私下問我有沒有興趣多接生意,我當然連忙說不用。媽媽的預產期是在三月,很快的時間過去了,我的第二個妹妹淑真也就在我高二下學期,和爸爸正打著火熱的時候出生,也因為如此,我每次見到淑真都會自然地回憶起這段時光,身體也會開始發熱發騷。


媽媽生下淑真後,請了一年的產假,待在家裡好好照顧妹妹,我聽到這消息心中都涼了,但還有另一個好消息,就是爸爸媽媽存了點錢,買下了位於港區附近的一層公寓單位,也就是說我們要搬新家了!地點雖然不好,離我學校更遠了,但讓我高興到極點的是,我終於可以有一間自己的房間了!原來媽媽顧慮到生下淑真後,舊家也顯得太小了,而且淑惠也要升上國中,一直跟我用同個房間也不太好……我很少見的竟然會同意媽媽的看法!我的確需要一個房間,這樣晚上爸爸進來幹他的親生女兒時,就完全不用顧慮到會吵醒妹妹了。後來我問爸爸,他是不是也這樣想,才會想要買下新家的啊?爸爸總是笑而不語。


暑假搬家後,迎來了高中第三年,也就是我要考大學的這一年。前面有說過,我媽是小學老師,這年她請假在家,更是有空閒一直催我用功讀書,考上北部的國立大學。但我其實不想去北部念書,這樣與爸爸分隔兩地,我哪裡受得了呀?就在我幾次表明只想填南部的大學志願後,媽媽氣得受不了,但又無法理解為什麼我執意待在家裡,便叫爸爸來勸我。好吧,這又是老問題了,爸爸希望我以讀書為重,聽媽媽的話,我說想留在家裡陪爸爸,反而被他罵不上進,當時我就又哭又鬧了一個晚上,後來爸爸甚至說,如果我故意考壞或是亂填志願,他就會中斷跟我的關係。我很笨的威脅他說,到時我就跟媽媽講,沒想到爸爸說我要講就去講,本來這個罪就是他要擔的,這反而讓我慌張起來,看著爸爸的表情,他似乎不是在開玩笑。最後我沒辦法,只好跟爸爸妥協,當時考大學還是先填志願再考試的制度,我答應先將填好的志願卡拿給媽媽看,這事才告一段落。之後高三整整一年,我大致上都過著白天上課,放學回家念書(我拒絕去補習),如果爸爸今晚要來找我,便會在吃飯時暗示我,然後大概在12點左右媽媽睡著後,爸爸便會來到房間,用他的大雞雞滋潤我的身體,這樣我才有繼續用功的動力。


這樣的日子過的很快,一轉眼間我便高中畢業,考完大學聯考了。沒有什麼意外,八月榜單揭曉後,我考上了北部某國立大學的中文系,雖然科系媽媽不是很滿意,但我能考上這家學校,她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爸爸知道我考上後,也很高興,讓我很感動,我們之間的秘密關係可能會因此而中斷四年,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還不知道,但爸爸仍然衷心祝賀我,使我更不願意離開他了。後來在開學前為期兩天的新生訓練,我向媽媽要求,要爸爸開車載我北上去參加,藉口當然是安全,我還故意問媽媽,不然她也一起來好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媽媽說她要在家裡照顧兩個妹妹,如果爸爸願意就讓他載我去好了,媽媽還要我們在訓練前一天就出發,在北部過夜,這樣隔天才不會遲到,讓我聽到後高興得快要瘋掉,這可是三天兩夜的父女浪漫旅行欸!爸爸在一旁聽到後,雖然沒有什麼反應,但我從他看我的眼神就知道,到時候我一定會被大幹特幹一番的。


出發當天,我和爸爸早早就出門了,一上車,我興奮的將臉湊過去吻著爸爸,一路上我快樂的哼著歌,因為這是我和爸爸第一次出門旅行。到台北後,我要爸爸直接帶我去在學校附近的已經預訂好的旅館,一進房門,我迫不及待的脫下內褲,衣服也不脫的就躺到床上,腿開開地用手摸著摸著濕潤的中間,嬌聲的說『阿爸,你查某仔哇已經凍沒條啊,啊唔緊上來,用你欸大懶鳥吼查某仔哇爽幾咧?你唔瞰條查某仔欸機掰已經濕潺潺、開開開欸嗎?』我才一講完,馬上被爸爸粗壯的男性肉體壓住,他一路上被我逗弄的大雞雞飢渴又迅速的進入我的體內,猛烈的鑽進鑽出,我盡情的淫叫著,用各式各樣淫蕩粗俗的台語刺激著爸爸,讓他不禁皺起眉頭,但抽插的力道卻更加厲害了,我們變換著各式各樣的體位,大多都是我從A片上學來教給爸爸的,我邊被幹邊說著『阿爸你唔安呢肏過阿母沒?』我一說,便換來屁股上多了好幾道巴掌掌痕,打得我差點高潮。準備要射精時,爸爸離開我的體內,當時趴著的我連忙將屁股高高隆起,雙手左右扒開兩片屁股,露出我後面的小菊花,讓爸爸盡情的射在上頭。說到這,我不是沒想過要和爸爸玩肛交,但有一次我這麼說後,馬上被爸爸用『屎洞唔是用來肏欸』給否決掉,嘿,當時被他這樣一說我也沒有想玩的興致了,但爸爸倒是很喜歡我的做法,將屁股開開讓他射精,他射完後還會用手摸一摸女兒沾滿乳白色精液的菊花,逗得我吱吱笑。當天下午我們就先幹了二次,我都擔心爸爸的身體受不受得了。晚上我們出去隨便吃,本來計劃要逛夜市的也沒去,回旅社前,爸爸到藥房買了一打保險套,看得我又興分又害羞,臉紅到不行。回旅社後又是一番激烈的戰況,但也沒什麼特別可說的,爸爸幹到我隔天爬不起來,差點遲到。新生訓練沒什麼好說的,很無聊,下午參觀完校園後,爸爸在學校門口等我,她第一次看到學校的大門,一直誇獎大學很氣派,女兒現在是大學生了,讓他很有面子。我後來讀了點書才知道,像爸爸這種只有國中畢業的工人,對我這種讀到大學、年輕貌美的都市女性,本來是想都不敢想的,而我跟他的關係很大程度上滿足了他在自尊方面需求,也就是男人最重視的權力慾,當然其中最重要的,還是父親與女兒的亂倫關係,是對權力慾的最大滿足。


晚上回旅社後,我第一個動作就是脫內褲,但爸爸卻要我等等,說有事跟我講,便要我在床上坐下。爸爸說,他很高興有我這個女兒,雖然他之前做錯事,但我不但沒有怪他,還跟他好在一起,讓他體會到身為男人的滿足。爸爸很願意跟我長久下去,但這樣下去是沒有結果的,他希望我以後還是找個好男人嫁出去,而他認為大學裡能夠認識的男人個個都比他好,所以希望我好好找個未來的老公……還沒說完,我就打斷爸爸,問他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可以留在南部陪他呀!但爸爸強調他是為我好,我現在還是小孩不會想,聽到他這樣說,我更生氣了……唉唉,後來年紀越大,回想起來才越加明白爸爸的苦心,我當時真的只是個沈溺肉慾的小孩子,雖然沈溺肉慾到了現在也沒什麼改變啦XDD 但我有了過去的經驗,決定不跟爸爸吵,而是試圖用肉體吸引他。我爬到爸爸的懷裡,讓他抱著我,我拉起上衣褪下奶罩,露出兩顆雪白的奶子,不斷擠壓爸爸,並膩聲的說「好啦,阿爸,我知道啦,到時候我找個老公嫁出來,也是可以偷偷跟你在一起呀?」這句話我用國語說的,爸爸聽到後露出一個我講不聽的無奈表情,此時我一直按住爸爸的褲檔磨擦起來了,接著我拉著爸爸的手到我的裙子內,一起撫摸著我的下體並說「阿爸你看我的機掰那麼嫩,你捨得唔肏嗎?以後欸安怎誰欸知樣?但是只要阿爸你想要,我就會腿開開吼你肏喔!」我停頓一下,接著說『誰叫哇是你生出來欸?』出乎我意料之外,這句話讓爸爸眼眶一紅,他摟起我開始親吻著,接著他要我上來,於是我將大雞雞對準下體後便乖乖的坐上去,我就這樣坐在爸爸身上一直搖、一直搖,搖到我們都精疲力盡,昏睡過去為止,也因此隔天的新生訓練我壓根忘了去。


回家後,過了兩個禮拜,爸爸和媽媽送我到車站,由於我開學後住學校宿舍,行李之類的都已經先寄過去了,我手上只提著一些輕便的包包。媽媽要我上大學後好好念書,但我根本都沒在聽她啥,而是一直看著爸爸,不過他沒說什麼話,反正該說的都說了,於是我懷著一顆少女惆悵的心,搭上火車,告別我18歲以前的生活。實在對不起,之前說不要講太多的,但在我高中這階段發生的事,很多都很重要不得不提,我知道你們都想聽些色色的事,所以對我講了很多我和爸爸之間的關係,就請你們多多包涵啦!

(待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