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4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幸福的生活
男爵 | 2016-9-7 16:06:14

    最近網上陸續出現的關於橫河的文章,才讓大家看得更清楚,原來橫河是壹個典型的渣男,   所謂“正義”的背後竟然是如此的齷齪,現在讓我們來扒壹扒他畫皮!

    很久以來,大家都覺得橫河作為大紀元、明慧網、新唐人電視臺、希望之聲這些魔獸世界的禦用評論員評論時說的那些話,是多麽的“真實”、“客觀”、“實誠”,既富有“針對性”、“批判性”,又富有“理論性”、“科學性”、認為他既是壹個學者型的人才,又是壹個演講型的典範,更是全能型的評論家,看他做客評論敘述時的行雲流水,滿嘴跑火車根本停不下來,他木訥的表情下充滿“睿智”,壹本正經的樣子搞得煞有介事,他顛倒黑白的能力真是與生俱來,只要他肯說,任何好新聞都被他說得壹文不值,只要他想說,所有的聲音都充滿偏見,只要他還能說,什麽好事都會變成壞事,這讓很多人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如果說李洪誌打造“黃金世界”,他就創造了“白銀帝國”,因為他都在與銀屏打交道。(李洪誌在他的《轉法輪》中吹噓圓滿之後,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是黃金做的)。

     網絡貼文中稱:橫河,原名夏壹陽(筆名龍延),男,1952年12月12日,原藉中國上海,原中共黨員,當過知青下過鄉,拿過榔頭和扛過槍,拿現在的話來講他是有追求的人,所以幹起事業來血脈噴張,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他,在文革後得到了國家恩惠參加高考進入江西醫學院並本科畢業,包吃包住包分配,研究生畢業於第三軍醫大學,雖說研究生畢業那時是個稀缺品,但他的醫術可是相當的不正經。

     原本錢大爺與他素昧平生,怎耐他對錢大爺壹往情深。醫術不精的他開始另尋出路。當改革的大潮席卷中國大陸,中國所有都在改變,而他卻壹成不變。有錢男子漢,沒錢漢子難,眼見大陸壹批壹批的人富了起來,他也開始了淘金夢,他不僅想淘金更想鍍金,與是在1999年當他舉家加入美國籍後,發現了壹個絕佳的發財機會,當“網紅”。想當網紅,正當的途徑啃腚不行,但他是壹個善於投機取巧的人,在中美的政治交鋒中,他看到了幾起成功的案例,就立馬性情大變,開始了他的“緋色仕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搖身壹變,與大陸毅然決裂,投入到境外反華勢力的懷抱,為了爭取到反華勢力的支持他采取了逢中必反的方針,無論是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軍事的、文化的、娛樂的,凡是中國發生的大小小事,他都會來無厘頭的評論壹番,其評論可謂泛陳可觀,他發現自己在這方面可是個天才,根本用不著再學習再培訓再深造。

    在中國大陸,他本來是個盧瑟,在國外他卻是個角色。只要想造謠生事他都能極具能事,於是無中生有,故意捏造,惡意攻擊,都是他的拿手好戲。對他來說,可能從事醫學行業真的屈才了。網絡貼文中稱,橫河別人不會寫、不會說、不會評的東西,他竟洋洋灑灑數千言,因為別人講求的是事實與邏輯,他講究的是胡編與亂造,因為邏輯不同所以出路不同,套路不同所以風格迥異,他不但會評論,評頭論足,而且會誇大,會造勢。只要能夠造勢,對不太追求事實根據的人來說極具煽動性,壹時間人生指數爆表,這個網紅當得正“紅”。

為了爭取具有“國際範”,別人不願去的演講的場所和內容,他壹場接著壹場,在取得反華勢力的支持後,他始終站在反華陣線第壹排,境外反華勢力搖旗吶喊他打的是頭陣,為搞跨中國抹黑中共他當的是急先鋒,借此以討得民運、藏獨、疆獨、輪獨、臺獨等境外反華勢力的壹杯殘羹冷炙,雖苛延殘喘但故作鎮定,雖荒渡余生卻極力賣命!奴才當到這種地步,真的是無話可說了。

     從網貼的內容來看,橫河是壹個絕情絕義的人,他的絕堪稱壹絕,他的父母在大陸這頭,他在大洋彼岸的那頭,他遠渡重洋從此也與父母天隔壹方,對父母來講真是傷心太平洋,臨死也沒有見上壹面。作為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後考取的第壹代大學生,父母也應該是大上海有頭有面的人,他們寄托了對他的多少希望和期許,但他卻為了壹己私利或為了過自己的“天上人間”的生活而置父母生老病死與不顧,“義無反顧”地奔赴那所謂的自由民主的國度美國,過去的鍍金的壹腔熱血變成了滿嘴的狗血。他在美國享受的自由是自由的噴中國噴中共,為西方的價值觀搖旗吶喊助威叫好,坑起中國來那可是壹套壹套的,有則誇大,無則生有,輕則加碼,重則加重,豎橫都是有問題出爆料,標題醒目,比如“中共內部的黨爭”、“中南海不可告人的秘密”等等,活像他就是中南海的特工,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沒有他不知道的,比FBI還要牛掰,感情斯諾登都是他手下的敗將。反正他與李洪誌有得壹拼,都是吹牛大王,都吹牛不上稅。FBI沒有到他先到,時事熱點成為他的爆料點,敏感話題他無話不提,幹這個行當反正不會遇到城管隊員,他所取得的資格證就是噴,使用的是開發商的技能,拿捏得準,哪�沒有開發,他就會出現在哪�。

     橫河此人雖然有點渾,但卻不傻,他知道中國政府早就認定法輪功是邪教組織,是危害人類進步的毒瘤,世界有良知的很多國家也先後宣布法輪功為邪教,拒絕法輪功的進入,法輪功的所謂神演出遭到很多國家和組織的禁止等等事實。按理,橫河當時也剛涉足法輪功,還沒有深陷其中,可以憑著自己的知識和智慧從魔獸世界的泥潭中爬出來,走向美好的明天。可他壹到美國不僅不反對法輪功,還與法輪功王八看綠豆對上眼了,同時還宣布脫黨,共同與已成為法輪功骨幹分子的妻子封莉莉到處宣揚法輪功教義,誘騙更多的人上當,充當了法輪功的忠實的走狗。他與封莉莉結婚之後本可以弱強搭配,光耀門庭,可他卻又和封莉莉壹起,投進了法輪功這壹邪教組織的懷抱,用愚蠢的行動,壹次次辱沒了家人的臉面,親友的聲譽,特別是他那壹次次在大紀元、新唐人電視臺、希望之聲等法輪功網站攪動“三寸不爛舌”無中生有,信口雌黃,惡毒攻擊中共、中國政府、中國社會和中國人民的時候,他的父母、嶽父母、親人們,誰還願意承認他是他們的兒子,女婿,親友?對他這種出賣自己的靈魂,出賣自己祖國的民族敗類,怎能不讓父母、嶽父母和親人們日日心如刀絞?最終,他的父母、嶽父母都因他的不孝而相繼辭世,著實讓人惋惜。但惋惜卻不能挽救。他已經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

     橫河在江西醫院院學習期間認識了同學封莉莉並戀愛,1982與封莉莉結婚。1988年封莉莉獲得美國加州聖地亞哥scripps研究所博士後,獲得了美國綠卡,1998年,橫河便和兒子夏桑桑隨封莉莉獲得美國綠卡赴美定居。封莉莉這個女人有點瘋,在她與橫河相處的日子,她很強勢,把橫河封得死死的,她原來從事科學研究,怎耐她與法輪功邪教結緣,1999年5月2日,壹家三人經不住法輪功壹浪接壹浪的極端反政府行為的刺激,盲目加入法輪功,並從此在這個精神泥潭��越陷越深。由於封莉莉的“醫學博士”、“醫學科學學”等頭銜蓋過了夏壹陽的名氣,夏壹陽那時倒也識相,不露鋒芒,自當配角。就連在法輪功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等媒體上的公開訪談,他也自覺站在了封莉莉的身後,活脫脫壹個成功的女人背後的“好男人”。有問則答,無問閉口,很是溫順的壹個“好男人”。妻子封莉莉執念於法輪功時,他作為壹個受黨多年教育,在部隊大熔爐�煆練過,又在高等學府求過學的有為青年,應該懂得什麽是科學,什麽是虛偽,什麽是正義,什麽是邪惡,可他不僅沒有勸阻,還用“實際行動”支持了封莉莉的“執念”,讓她在法輪功這條邪惡道路上壹路走到黑,走到了先他而去的地步。當封莉莉發現患上胰腺癌的時候,他和封莉莉都是有較高醫學知識的,應該知道初期的胰腺癌還是可以通過手術、化療等方法進行治療,且治愈率達80%以上,也許他也曾與封莉莉私下討論過如何應對胰腺癌,但他卻沒有及時提出正確的診治意見,反而背地�使陰,甚至鼓動封莉莉用轉法輪來進行治療,讓李洪誌操刀為其練功治療,當然,他也是假仁假義的“幫助”她治療,最終的結果是四年後把封莉莉結果了,這種絕妙的手段讓封莉莉撒手人環的背後其實有著更大的陰謀。可以說,在封莉莉的死上,橫河這壹票幹得漂亮。

    封莉莉死後,橫河壹點也不悲傷,不僅沒有壹滴眼淚,沒有掉念活動,還秘不發喪,連父母、嶽父母都無法前往憑吊,連兔死狐悲的把戲都沒有上演。這個“好男人”真夠狠的,竟然不長時間還在電視臺談笑風聲地接受采訪,高談闊論中國的人權狀況?正是這個橫河,妻子為法輪功“鞠躬盡瘁”、“居功至偉”、“英年早逝”,而他卻壹反常人心態,整個法輪功組織對封莉莉的死“封”得很死,那叫壹個“沈默到底”,不管外面的風聲水起,好像與法輪功毫無關系,這個法輪功組織的“首席科學家”就這樣被法輪功組織“封”了。封莉莉壹死就是他的出頭之日,媳婦終於熬成婆了。也許被封莉莉壓制得太久了,他開始了他的絕地反擊,他開始用自己的名字評論時事、政治、人文、歷史,壹篇接著壹篇,吐沫直噴,用語“精美絕倫”、“華麗無比”,可追憶亡妻的文字、圖片網上不見只言片語。橫河這樣絕地反擊的目的很明顯,他想踩著妻子的屍體向法輪功靠得更緊,謀得在法輪功組織“高層次”的位置;也只有這樣,他才能踩著妻子的屍體與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貼得更近,他的價值才會更高;也只能這樣,他才能走出妻子靈魂的“籠罩”、獲得壹份可供生活的工作依靠,可資生活的資金保證,可供人身安全的制度屏障,但他的這個自私自利的“理由”也同時讓世人看清了他,看透了他,看穿了他。夫妻做到這個份上,其實挺可悲的!

    網絡貼文稱:科學就是科學,它是嚴謹的,來不得半點馬虎,稍有虛假就會受到科學的鞭跶,就不可能成為科學。可是橫河,作為壹個高級醫學知識分子,應該用他的醫學知識,成為普渡蕓蕓眾生“白衣天使”,讓生者更健,病者康復,讓幼者成長,老者長壽,最終家庭幸福、社會和諧!可橫河面對妻子執迷於法輪功的教義而“埋下頭來”、“孜孜不倦”於研究法輪功的“偽科學”時,壹而再,再而三地違背科學規律,不惜與癡迷於法輪功的妻子封莉莉沆瀣壹氣,緊緊圍繞法輪功的要求,研究諸如《第三只眼松果體與特導功能》、《松果體-哺乳動物的第三只眼求實》、《松果體(天目)分泌的美樂托寧對健康的影響》等所謂的“科學成果”來迷惑法輪功弟子們,讓他們信以為真,盲目崇拜,最終有病不治,貽害了多少鮮活的生命,限於篇目咱就不點評了,況且事例太多,也講不完說不清。

    橫河算是個精明的人,他知道只有醫學的進步才能治療疑難雜癥,他早就預測到了封莉莉只會失敗,永世也沒有成功的可能,可他卻像打了雞血壹樣,壹味的讓妻子封莉莉在失敗的這條黑道上走下去,不僅從不勸阻、制止,還“全力以赴”地,裝模作樣地支持、關心,還幫助妻子刊登讓真科學鄙視的“科學論文”,並被科學家們出面揭露,最終落得個偽科學的罵名,遺笑異邦,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科學家都笑掉了大牙,讓中國人在國外的地位壹落千丈。他按照自己的算盤壹步步將封莉莉推向死亡,也許,那時的橫河內心就在嘲笑封莉莉,笑她是個傻子,看不出男人的虛情假意,笑她是個笨蛋,看不出男人的狼子野心。但他成功了,成功的封住了封莉莉。

    扯得有點長,喘口氣,下面咱接著扯。上文講道,封莉莉的死是他的陰謀,那是怎樣壹個陰謀。說得透徹壹點,是破壞他人婚姻家庭的黑手,也是高手,他親手將綠帽子戴到了江峰的頭上,而且壹戴就是6年。

    今夜偏知春氣暖,蟲聲新透綠窗紗。橫河與美旋不是用了什麽“約炮”神器,他與美旋勾搭在壹起是經過他的精心算計,這個過程網文寫得很細致,作者肯定是個有來頭的人,是法輪功內部的高層也末可知。網文中稱,有網友曝料2016年2月22日,橫河和神韻藝術團二胡演奏家美旋為了慶祝二人“相愛”整六年,短信相約在紐約曼哈頓KMILL咖啡廳共進晚餐,美旋隨便找了個借口便如約而至。但二人卻根本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美旋的丈夫江峰早就懷疑美旋有出軌行為,也已尾隨美旋來到紐約,捉奸好戲正在上演。他暗中察看美旋的壹切行動,待美旋和橫河二人享受好美妙晚餐,幸福地到SYOLEOO賓館事先開好的房間,正行雲雨之事時,被江峰逮個正著,所有的壹切終於真相大白。

    橫河被逼無奈,向江峰寫下保證書,保證從此以後斷了念想不再與美旋來往,並賠償江峰精神損失費4萬美元。因為二人都是法輪功界的知名人士,江峰的幾次離婚訴求都被法輪功組織想方設法攔了下來,認真做了同是法輪功弟子江峰的工作,讓他忍聲吞氣不要追究此事,並在橫河賠償的基礎上加價進行了補償,江峰原本想獅子大開口,然而法輪功組織最後攤了底牌,反正這類事在法輪功內部天天都在上演,多壹個也無所謂,江峰是個識趣的主,在法輪功的軟磨硬泡軟硬兼施下,江峰的嘴也就被堵上了。法輪功組織也保證絕不安排兩人同時出現在同壹場合。雖然這些事法輪功極力隱瞞,可世上哪有不透風的�,其實,此事發生早就在當地華人華僑中傳開了,繼而神韻藝術團和美國法輪功界也知道了。壹時間在法輪功高層鬧得風雨滿城。受到壹連串的指責和打擊之後,橫河、美旋這對孽緣法輪鴛鴦自此隔城而望。他與美旋的這段情緣也從此銷聲匿跡,沈寂江湖。也許有了這壹段“唯美”孽緣他已經心滿意足,也許他為了保住飯碗不想再節外生枝,也許他還希望與美旋東山再起從頭再來,或許繼續潛伏等待時機,所以他至今形影相吊,孤單壹人。

    網友還爆料稱,橫河與妻子封莉莉其實沒有真感情,兩人經常為家庭小事吵得不可開交,特別是封莉莉個性的強勢,讓橫河覺得委屈極了,這在美國法輪功界是人盡皆知的事。在封莉莉這個老女人因為胰腺癌去世後,橫河不僅沒有眼淚,沒有悲傷,而且迅速輾轉於各地演講、評論,活像封莉莉的死與他毫不相幹,他還主動積極地委托在美國的朋友、法輪功弟子們為他尋找個新伴,有幾個也相處了壹段時間,均沒有成功,不是他嫌棄女人沒品味,就是女人嫌他低矮挫短黑粗,壹直沒能找有如意美娘擁入懷中。最終,也許是機緣巧合,也許是情投意合,讓他找到了美旋,而當時美旋的老公又被中國政府抓捕,給了他可乘之機,兩人“雙修”之時,美旋和他相差了整整十七歲,橫河這個老牛終於如願以償的吃到了嫩草,茍   合他們來講,年齡不是問題,思想才是問題,代溝不是問題,思路決定出路。

     河不但會經營,而且會偽裝,橫河不僅用法輪功殺死了老娘們封莉莉,也借用法輪功的“雙修”保障了他發泄獸欲,其套路可謂“驚天地,泣鬼神”。單從這方面講,橫河是個成功的男人。大家怎麽會知道在電視臺評論中共的那些事情的時候,壹副“大義凜然”、“極富正義感”的橫河,私底下卻是骯臟卑鄙醜陋不堪的小人。大家又怎麽會知道,在美旋演奏二胡的時候,美妙的音符流趟的也許是他對橫河的留戀與回想,但壹切都只能看今後的發展,對他們來講幸福和意外不知道哪個先來,所以都抱有期待。

     封莉莉死了沒有人再會想起,死得著實可惜!封莉莉以生命為代價,也完成不了對法輪功這個邪教組織的控訴。而橫河卻活著,而且活得那麽“瀟灑”,那麽有“尊嚴”,還在繼續從事著法輪功這壹害人的勾當。但他卻尤如行屍走肉!可謂“天作孽,尤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像橫河這種社會的渣男,真的心有多狠,行動就有多惡。希望橫河繼續在法輪功的這條“光明大道”上“勇上往直前”、“義無反顧”、“毫不後悔”地走到頭,但估計他不會傻到有病不治,去走封莉莉的老路,要那樣的話,他倒是做壹回真男人,會早點走向“園滿”的天堂,被上帝親吻!

    壹個以邪教為依靠的所謂“尖刻”評論員,幹出了無比齷蹉的勾當,噴出的只是惡毒與欺騙,看到後讓人變得心胸狹隘,聽了後讓人不思將來,通篇壓抑和快要死亡的節奏,他不會創造出“水上世界”的科幻,只會把妳拖下水,因為他的腦袋盡是渾水。(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