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880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8 08:07:10

老婆供職在一傢俬企的銷售部門,算是一個苦逼的銷售小人妻。經常需要陪領導陪客戶應酬。最近又榮升小主管,更是一周就經常連週末都在加班。

   今天好容易一個週末,我下午加班回家路上還在正想著跟老婆晚上出去吃個牛排,早點回家親熱親熱。剛一回家,就看見老婆在試衣間忙的四腳朝天的試衣服。「老婆,你又要出去吃飯啊……」我問道。「恩」老婆下巴夾著一件灰色的小西裝回答,「今天鄂爾多斯X廠來了幾個客人考察,張總讓我個高哥去陪,他不是在北京嗎,回不來。」「哦。我還說晚上帶你去吃牛排,喝點小酒……」我憤憤的抱怨。又是這個高哥,每次應酬總要想方設法把我老婆帶上,小子嘴又特甜,經常哄得老婆花枝亂顫的,老婆都快把他當成藍顏了。

   「好啦好啦,老公別生氣啦,我會早點回來的啦∼」老婆在緊身的蕾絲白襯衣外面套上灰色的小西服,裙子還沒穿就光著大白腿和小腳丫走到沙發前。我懶洋洋的窩在沙發上,鼻尖前就是老婆那肥美的陰阜,被一條緊身的黑色蕾絲小內內包裹著,散發著誘人的荷爾蒙的香味,讓我的大肉棒咚的立了起來,把短褲支成了個帳篷。老婆見狀,嘿嘿一笑,用她36碼的小腳丫踩住我的大肉棒「不許動」老婆嬌嗔的說道。然後老婆把手裡的黑色連褲襪抖了出來,繃起腳尖,溫柔的把襪尖套在雪白的腳趾上,然後挑逗的看著我,緩緩的用纖纖玉手往小腿上擼,過了膝蓋,老婆莞爾一笑「老公幫我穿上去嘛」我感覺我的肉棒要爆掉了,感覺動脈在發瘋的泵血,我撫摸著老婆潔白的大腿,慢慢的把絲襪擼到大腿根,順手挑起老婆的小內內,食指插進了老婆的小穴,「嗷1」的一聲,老婆身體一軟,靠在了我的身上,這個小騷貨,果然下面濕透了,老婆趴在我的懷裡,右手也伸進了內內,揉起了自己的陰蒂,大約揉了5分鐘,老婆身體一緊,咬住了我的肩膀,「嗚嗚嗚」的呻吟了起來——老婆高潮了。

   老婆高潮過後,擡起緋紅小臉,媚眼如絲的看著我,把沾滿淫水的手指插進了我的嘴裡,一股淫亂的氣味撲面而來,我一邊舔著老婆的淫水,一邊揉著老婆的小穴。老婆輕輕的推開我,說:「別這樣啦,高哥一會兒就來樓下接我啦,我這樣出門誰都看的出來啦,乖啦,我會早點回來的。」說完,老婆站起身穿上了包裙,去廁所整理好衣服急急忙忙的出門了。目送著老婆踩著10厘米高的高跟鞋出門,那種淫亂的氣息,讓我不經嚥下了一口口水。

   我在家百無聊賴的玩遊戲玩到了快淩晨1點,終於聽到了敲門聲,老婆終於回來了。一進門,就聞到一大股酒味。之間高哥扶著左手扶著老婆的腰,說是腰,幾乎整個手掌都摸在老婆的屁股上。右手把老婆的左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老婆已經說不出話了,滿嘴「嗚嗚」的不知道在哼哼什麼。我趕緊把門讓開,高哥扶著老婆走進了客廳。等他們錯過我的時候,我才看到老婆襯衣領口的三顆扣子都被解開了,因為這個襯衣本來就低,老婆為了不露出胸罩,穿的是一件薄款的半罩杯式的小胸罩,這樣三顆扣子解開了,老婆的大半個乳房都露在外面,只要視線是高過老婆的胸脯,都能看到,我這個高度甚至能看到老婆小半個粉紅的乳暈。絲襪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在大腿上刮出一條大口子。襯衣的領口全是紅酒印,不知道又被灌了多少酒。
   高哥這小子也是滿臉通紅,說話也是大舌頭。我和他合力把老婆擡上床,高跟鞋都沒得及給老婆脫,高哥就「唔」的一聲跑去了廁所「哇啦哇啦」的吐了起來。我沒去管他,去洗手間拿了條熱毛巾給老婆擦臉和胸口u,老婆還用手撥開我的手說:「別摸啦,我都要濕透了……打濕了……」我一聽,不用說,今天老婆又被揩了不少油。我伸手去摸老婆的小穴,驚奇的發現老婆的兩腿間空空蕩蕩,連褲襪被撕了一條大口子,內褲也不見了。小穴周圍的陰毛濕乎乎的一片。不會又被人內射了吧,我心想,別又懷孕了……
我翻起老婆的裙子,果然看到老婆的陰部被淫水和疑似精液的液體糊的一塌糊塗。而且那一坨像精液一樣的東西還有黃色和白色兩個顏色,混著老婆半透的淫水(老婆這幾天排卵期,白帶比較多),整個糊住了老婆的小穴。看來老婆明天又得去吃孕婷了。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了高哥,去廁所一看,高哥趴著馬桶睡著了,這可麻煩了,我推了半天他也沒動靜。難道要留宿我們家了?
這個小子不會是故意的把。沒辦法,我只好把高哥扶了起來,把他弄到客廳的沙發上躺了下去。不管他是不是故意,不能把他扔到門外去吧?

   管過身,我去臥室照顧這個醉酒的小淫娃,在路過餐桌的時候,看到上次插過老婆的紅酒瓶,一個邪惡的念頭又浮現在我的腦海裡——當著老婆的直屬領導——同樣爛醉高哥的面,在一個屋簷下,把老婆插的「哇哇」的叫,那是怎樣的一種淩辱體驗?想到這裡,我提著酒瓶進了臥室。

   老婆還是成大字型躺在床上,呼呼的打著呼嚕,聲音還是蠻可愛的。灰色的包裙還被我翻在小肚子上,那微微凸起的小肚子裡,不知又被灌了多少陌生的精液進去,一會兒我得好好審問這個小淫娃。破爛的絲襪已經沒法保護在老婆粉嫩的小穴,一直到大腿根部都白花花的露在外面。被淫液和精液糊的一塌糊塗的小穴,略顯紅腫的小陰唇倔強的張著小嘴,隨著老婆的呼吸微微的一張一和,又像是述說剛才被巨大陰莖的羞辱,又像是在勾引我堅硬的肉棒。我忍不住了,脫下我的褲子,扶著早已堅硬如鐵的大肉棒挺身插進了老婆的小穴,「噗哧,撲哧」隨著我的抽動,老婆的小陰唇被帶進帶出,黃白相間的精液混合物也隨著我陰莖的青筋帶了出來,空氣中充滿了老婆魅惑的荷爾蒙和陌生男人精液的臭味。我掰開老婆的大腿,以便自己插的更深,這一掰,老婆她勃起的小陰蒂從包皮裡露了出來,沒想到老婆稚嫩的小陰蒂和保護她的包皮裡也灌滿了別人的精液。我心疼的用手揉起老婆的小陰蒂,想擦掉糊滿精液的小陰蒂,這時候,老婆全身顫抖了起來,又要高潮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8 08:08:09

2

老婆顫抖著高潮後,陰道的陰肉像八爪魚的吸盤一樣吸著酒瓶不放,一鬆手,酒瓶不僅不掉出來,還有往裡吸的趨勢。讓我不經想起來第一次在老婆的閨房裡干她的時候,沒帶避孕套,老婆高潮的時候感覺我的包皮都要被老婆的陰道吸撕傷的感覺。
老婆高潮了有近5分鐘。yellow tail酒瓶的瓶底大概有0.5CM厚的老婆的淫水。我用舌頭舔了舔,一股淫靡的氣味撲鼻而來,夾雜著老婆平時內褲的味道,讓我的大肉棒條件反射的跳動起來。
突然,一個淫蕩的想法湧現在我腦海——高哥在客廳的沙發——瓶開過的紅酒也在客廳……
我輕手輕腳的走進客廳,高哥的鼾聲一浪高過一浪,也許是真酒醉了?老婆剛才那麼大的呻吟聲也沒吵醒?也許吧……
走到客廳,震撼的一幕出現在我眼前。高哥的褲子不知什麼時候被解了開,黑油的陰莖軟大大的搭在沙發上,目測軟掉的陰莖也在10CM左右。高哥的陰莖和我家的沙發上沾滿了濃密的精液,難道是高哥剛才聽到我老婆淫蕩的呻吟?還是在睡夢中夢到我我老婆婀娜的裸體?我不得而知。我輕輕的拉上高哥掉在地上的被子,高哥沒有醒。精蟲上腦的我,輕輕的把高哥在沙發上的一灘精液刮進了盛著老婆新鮮淫水的酒瓶,倒了一些在高哥的嘴唇,高哥恩的一聲,吧唧了下嘴,把老婆的淫液舔了進去。「這是你辦公室小學妹的淫水哦,你不是一直想射在你小師妹的體內麼∼呵呵,慢慢享用哦」我心裡默默的念叨。想到高哥舔食者老婆的淫水,我心跳的更快了。
我從開過的酒瓶裡倒了小半瓶紅酒在裝著老婆淫水的酒瓶裡,晃了晃,讓美酒和淫水充分的融合。然後走進了臥室。
老婆還是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濕漉漉的小穴和豐滿的乳房露在空氣中,讓人不禁又愛又姈。我把酒瓶口伸向老婆略微有些幹幹的嘴唇,讓混雜著高哥精液和高哥小師妹——我的嬌妻自己淫水的紅酒觸碰到了老婆的性感的嘴唇。這個時候,老婆感覺是有人在餵她開水,微微的擡起頭,緊閉雙目,大口大口的喝起包含自己上司的精液的紅酒 來……看到這個場景,我不禁脫下自己的短褲,掏出早已堅硬的大肉棒自慰起來。
突然,一個邪惡的念頭出現在我的腦中。我把盛著高哥精液的酒瓶擰上蓋子。一把插進老婆的小穴,沒頂,老婆嗷的發出一聲興奮的慘叫。隨著身體不安分的扭動了起來。我轉身走出了臥室,到了客廳。只見高哥還是睡得跟個死豬一樣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發上。看來一時半會兒是醒不來了。嘴裡不知道嘰裡咕嚕尿道著啥?難道是我做著蹂躪我老婆的春夢?我扶起高哥,還好這小子又瘦又輕——把高哥扶進了屬於我跟嬌妻的臥室。
老婆還扶著那個破酒瓶,嘴裡啊啊的叫著,白嫩的小手扶著酒瓶笨拙的抽插著自己的小嫩穴。我把老婆往上拉了拉,給高哥騰出了個位置。然後把高哥趴著放在了床上——一個只有我跟老婆睡過的——沾染過無數我的精液和老婆淫水的睡床上。我支起老婆的雙腿,抽出老婆小穴裡的酒瓶,把高哥的臉按在我嬌妻的陰阜上,把高哥的嘴對準了老婆滿是淫水的小穴,把老婆的雙手順著牽過來抱著高哥的頭。這一幅淫靡的照片,只有日本的AV才能夠完美再現吧!我不僅感歎道!
弄完這一切,我出了一身汗,心裡說道:好好享受吧,你們這對姦夫淫婦,用力吸出我老婆陰道裡的每一滴淫水把∼高哥∼。想著想著,我轉身走出客廳開了一瓶啤酒倚靠在沙發上解乏。
隨著酒精的侵襲,我腦海裡不禁浮現出偷看老婆聊天記錄裡老婆留學過程中跟那些老外打情罵俏,爭鋒吃醋的場景。也許在老婆留學的某個這樣的夜晚,我美麗的小嬌妻——也被某個大雞巴的老外——誘騙到自己的那淫靡的大床上——灌滿酒精,被三洞齊發的肆意淩辱——然後被破鞋一樣一腳踢開——老婆的一段聊天裡在自己去打完一個老外孩子之後,找老外要一些錢做打胎費(因為老婆是窮學生,在異國買的保險當然不包括墮胎)——被老外破口大罵asia whore的場景。那個時候的老婆,多單純啊。單純到無知。
跑題了。
我喝完一罐啤酒,回到了臥室。走到門口,就聽到一陣水聲。只見高哥閉著眼睛,抱著我老婆白嫩的屁股,舌頭大口的舔著我老婆的小穴,老婆略顯紅腫的小陰唇在高哥的嘴裡上下吸吮,隨著口水和淫水的交融發出噗噗的響聲。老婆這邊更是淫聲大作,抱著高哥的雙手不停的顫抖,嘴裡含混不清的喊著:「干我幹我,啊啊,不要不要停,我要嘛,我要嘛」
看著這淫靡的一幕,我爬上床,抄起手邊的酒瓶,擰開瓶蓋,用力捏開老婆的小口,把精液和紅酒一股倒進老婆的櫻桃小嘴。老婆咕咚咕咚的喝下兩口,劇烈的咳嗽又噴了出來,只見老婆鼻涕都咳了出來,哦,不是,那那是高哥那腥臭的精液,高哥那泛黃的精液掛在我老婆嬌嫩的臉頰,鼻邊,還有那粉紅的櫻桃小口嘴角。隨著老婆兩腿間的高哥吸吮的越發激烈,老婆身體越發的僵硬,我知道,老婆的高潮就要來了。
未完待續。
附:老婆穿著公司發的制服,也是某一天酒醉歸來的的浪照。同樣的,老婆黑色連褲襪下是裸露的陰阜。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