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61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8 08:12:25

之前陪老婆去墮胎,老婆一直沒上班,所以可講的事情乏善可陳,就一直沒更新。各位請見諒。

至於哪個孩子是誰的,各位院友討論的也很熱烈。不過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樣。一個女孩子在社會上打拼,確實很容易被潛規則。特別是老婆這種私企的銷售工作。外加歲數又小。又有幾分姿色。

老婆在家休養的一個月倒還是很乖。有個小插曲是老婆的直屬小領導高哥(就是那個猥瑣男,送她回來的那個)還來看過他一次,還請我們吃了個晚飯,看他跟老婆在餐桌上說說笑笑,我的JJ一直都是硬的。

休養歸休養,不過小淫娃不是白叫的。人流做完半個月就忍不住要愛愛。剛開始是扭捏想我干她菊花,(她不知道我看她聊天記錄裡知道她以前留學時三洞早被玩遍了),我倒是配合插了一次覺得不爽。老婆也覺得不過癮,就半推半就的就讓我插進小穴,年輕就是好了,小穴恢復的就是快。

在休養的時候,老婆她們公司週年慶,邀請我們去公司參加。晚上吃自助,我跟老婆,高哥和一群男同事一桌(也真是醉了,老婆外向的性格確實挺招男同事的)。老婆穿的是以前留學定制的白色小旗袍,下身穿的是帶鏤空花紋的白色絲襪和一雙銀色的Ferragamo的高跟鞋,及背的頭髮上面夾了個粉色的蝴蝶結,完全是大學生的打扮。看的我忍不住在老婆換衣服的時候就把她按在衣櫃上來了一發,全射在了老婆的絲襪上,這條絲襪只有一條,為了搭配旗袍老婆沒辦法,只能擦乾淨了繼續穿。靠近老婆的時候那種若有若無的精液味道,不知道她的同事聞到會不會一個個支起巨大的帳篷。

因為今天不少大領導都來。我跟老婆推脫不過也喝了不少。那個高哥更是上串下跳帶著一幫小弟小妹輪番向老婆敬酒,一會兒說是老婆沒上班的日子公司沒有養眼的女神(是沒有打飛機的對象吧),一會兒又說讓手下那幫小弟小妹向師姐學習銷售(老婆去年銷售額度部門第一,付出了多少大家可以腦補),美女都是虛榮的,一來二去喝了又大半瓶紅酒,我都陪了老婆去衛生間吐了兩回。

晚宴過後就是暗場的酒水會,我們都是三三兩兩的坐的。由於那個高哥一直拉著老婆在竊竊私語,時不時把老婆逗的花枝亂顫,貴知道再說些什麼,還有就是會場的美女實在不少,我也懶的跟老婆和高哥坐在一起當電燈泡(好像反了),就去溜躂看美女抽煙去了。順便在36號桌旁邊扶住一位喝醉的小美女,無心也有心的扶的過程中小美女一蹲,手滑進了妹子的裙底,這小淫娃,竟然穿的是開襠的黑絲,還是丁字褲,一把下去手指差點沒插進小穴裡,小穴也是濕漉漉的,估計也被別人摸了不少。還好妹子喝多了,還跟我說謝謝。

抽完煙我回座位,老婆跟高哥竟然不見了。我打電話也沒人接,老婆的包還在桌位上。這個時候鄰桌的兄弟神神秘密的說高哥扶嫂子去吐了。我趕緊去衛生間,走到女廁所門口就聽見一個隔間裡面有人嘔吐的聲音,聽聲音就是我老婆。這個小高真是無恥,竟然直接就進了女廁所,不過聽動靜還真是老婆吐了。這時候我精蟲上腦,沒有喊她們,自己悄悄的就進了旁邊的隔間鎖上門。

老婆在隔壁吐了半天,然後就聽見他們在沖水。我以為沖完該出來了。想等他們出來了我再走。可我等我又10多分鐘也沒動靜。這下心裡覺得是壞了。那個高哥不知道再搞什麼鬼。在旁邊我也看不到,心想老婆在我眼皮底下不是被干了吧,讓我心急火燎的。

突然我發現隔板的縫很大,是用膠填充的,心裡竊喜。用隨身的鑰匙把膠條挖了個洞,順著輕輕撕了一個大縫。這下我才看清楚,高哥是把馬桶蓋放了下去。自己坐在馬桶上,老婆就縮在他懷裡,看樣子是睡著了,臉紅撲撲的惹人心疼。一看高哥的手我才氣不打一處來。這小子左手在老婆的鏤空絲襪上來回的摸,右手伸進老婆的領口,把老婆的奶子跟捏麵團一樣玩命捏。老婆看來醉的不輕,嗯嗯的哼了起來。高哥見狀趕緊停了下來,豎著耳朵聽了半天動靜,然後從口袋裡拿了一條擦手的小毛巾出來,塞到老婆的嘴裡。老婆估計 也是醉的厲害了,這一下就一點聲音也不出了。

因為家裡和老婆在一起比較喜歡玩各種姿勢和地點,所以老婆的所有連褲襪都被我和老婆剪成開襠的形式。今天參加這個晚宴,我特別向老婆提出不要穿內褲了,以方便回家的時候去樓頂野戰(家裡的樓頂沒有人,我們經常去野戰的地方)這裡就太方便高哥了。高哥見老婆沒了聲音,就把我老婆放在馬桶蓋上, 將老婆的雙腿分開作為支點支起老婆癱軟的身體。我在隔壁只聽見高哥低呼了一聲:「騷貨!"想必是看到了老婆開襠的絲襪和粉嫩的陰戶上才修剪的心形的陰毛。

那個心形的陰毛是在我的要求下老婆才剃的,因外之前老婆被我天天灌輸白虎妹,把陰毛剃的乾乾淨淨,著實讓我爽了一陣,後來長陰毛的時候老婆就說被扎的很疼,結果一個月沒敢穿內褲,也不知那個月有沒有被男同事們看的爽歪歪。(老婆的辦公室是個很大的大網吧一樣的,一個桌子格了四個板子,辦公桌下面是空的,據說經常老婆穿短裙去上班對面的男同事有意無意要去撿筆,老婆單純不知道,還是在我的提醒下才知道夾緊大腿)。

這個時候高哥的手機響了。把我嚇了一跳,把頭都縮了回去。只聽見高哥低聲說什麼:「傻逼…廁所…還有誰…就是上次北京那個…喝多了…你快來吧…」一聽我心想壞了,肯定是朱總打的電話,這個肥豬朱就是上次代表公司去談判的那個,指名要我老婆做記錄一起去北京。掛了電話,只聽見高哥嘿嘿笑了一聲,等我找準小孔看過去的時候,看到高哥已經把老婆的旗袍背後的拉鏈拉了下去,垮到了肚子上,老婆沒穿胸罩,胸貼都被高哥撕下來塞進了口袋裡。老婆36D的白嫩奶子就這樣在高哥面前彈著。老婆很白,乳暈和大小陰唇都是粉色的,高哥一點都不客氣的就把頭按上去吸吮我老婆的乳頭,一邊吸還一邊捏,果然不是自己的老婆。老婆被捏的有點疼了」唔「的叫了一聲,然後血脈膨脹的一幕發現了,老婆的乳頭竟然在滴水。因為之前老婆被意外種上胎兒,我們猶豫了好幾個月才墮掉,沒想到這段時間營養也不錯,再被我和高哥反覆刺激,老婆竟然流出了奶水。高哥看來也是驚奇的很,擦了擦臉上的奶水,罵了句」這騷貨「換了一個乳頭繼續吸吮,哦不,這次改成撕咬了,老婆估計在睡夢中感覺疼了,身體扭來扭去。看的我心裡一陣難受,雖然心裡還是接受老婆被人搞,畢竟是為了工作,但是這樣搞心裡還是有點難過。

就在我想哼一聲嚇跑高哥的時候。朱總拿著個酒瓶子光晃悠悠的走進了女廁所,進門就嚷嚷的喊」在哪兒啊,高XX「高哥急忙扔下我老婆,把門打開迎進了朱總。朱總一進隔間就楞住了,半天才笑了,低聲跟高哥說:「你小子我說跑不見了,原來在這裡玩女人」,突然朱總楞了下,說:「這不是上回北京那個女的嘛,那個騷貨,被你弄這裡來了?"高哥陪著笑說:「就是就是,這騷貨喝多了,非要我陪她來吐。聽說她從北京回來懷孕了,剛打掉,你說不會是我們的吧?上次陪王總(對方的企業老闆)他們,有兩天是跟王總接走的啊?」聽到這裡,我才反應過來老婆上次出差竟然有這麼多故事,下次一定的找機會把老婆灌醉好好問問。

朱總說:「XX,我這麼大歲數了,能是我的嗎?有都是你小子的,哼哼」然後 打了個飽嗝。兩個人都沈默了。突然,朱總臉上一陣壞笑,說:「這姑娘的小穴還是這麼嫩啊」然後竟然把酒瓶插進了老婆的陰道。老婆「唔」的一聲叫了出來,高哥急忙摀住了她的嘴。詫異的看著朱總。朱總嘴裡一邊罵:「插爆你個騷貨,叫你老婆繼續當綠帽」一邊用酒瓶使勁的插老婆的陰道,插了幾十下老婆的陰戶都不是粉色的了,已經充血成深紅色,每次酒瓶蓋帶出來,老婆的嫩穴和小陰唇都被帶翻過來,一方面高哥也沒閒著,掏出了肉棒就插進了老婆的嘴裡,另一隻手把老婆擡了起來,撿起旁邊的馬桶刷,把把手插進了老婆的屁眼。可憐我的老婆就這樣被兩個男上司爆了三個洞。(雖然以前我偷看老婆的日記和聊天記錄也知道老婆在澳洲留學被她的室友玩過三洞,但是被這樣暴力爆洞還是第一次。)

只見老婆的喉嚨被干的狠了,突然「哦哦」的想吐,高哥和朱總趕緊抽了出來,只見朱總把酒瓶抽了出來,把瓶蓋擰了下來,趁高哥把老婆翻過來趴在馬桶上,又把酒瓶插進了的小穴。老婆「哇哇哇「的就吐了出來,只見翻過來的時候,老婆的屁眼上還插個馬桶刷,兩條美腿不停的打抖,還在喊:「老公,我不行了,別弄了,我要睡覺。」看來是以為在家裡的被我干呢。

朱總跟高哥趁老婆吐的時候也沒閒著,朱總手拿著酒瓶不停抽插,還竟在討論老婆是穿這雙鏤空白絲好看還是上次北京穿的蕾絲黑絲襪好看。朱總還說:「你小子又喜歡白絲了?上次你喝多了忘了你把小甜的黑絲套雞巴上,插的人家小穴都破了?」第二天在房間休息了大半天,還是我去送的午飯,呵呵」高哥也反唇相譏:「那還不得感謝我?中午你去小甜房間把人家乾哭了,晚上眼睛都是腫的,你倒舒服了」朱總說:「是啊,還不是怪你小子。把人家小甜小穴干破了。我去的時候正好人家正在擦藥,那麼短的睡裙,還沒穿內褲,你說我忍得住嗎!"說完兩個人都哈哈的笑了。

等老婆吐完,高哥就把我老婆擡了起來,這次反過來,扶住腰,把肉棒插進了老婆的小穴,要說這高哥雖然個子不高,雞巴還是很粗的,目測有3CM寬。朱總把酒瓶拔了出來,目測酒瓶裡有10CM高的淫水,朱總壞笑著扯住老婆的頭髮,把淫水全灌進了老婆的嘴裡,我在隔壁都聽的見老婆「咕嚕咕嚕」的喝自己淫水的聲音。然後把他早就堅硬的肉棒塞滿老婆的小嘴。就這樣,老婆被他們干了有半個小時。這個時候,高哥壞笑的跟朱總說,要不我們把她帶到樓上的你辦公室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8 08:13:31

朱總一聽到高哥說提議把我老婆帶到他辦公室去,小眼珠子一轉,笑了:"你小子,沒看出來這麼汙!她一會兒醒了怎麼辦?「高哥說:「朱總你放心,這小妞被我灌了三種酒,光白酒起碼就有一斤,她剛才上廁所的時候我還把白酒兌到她的紅酒裡,今晚估計都是暈的。再說了,這樣你先把小甜扶去辦公室,我去找他老公,我陪她老公再喝點,灌多了讓他們一起去兒樓KTV,保管沒事。」朱總一聽,點頭說好:「那行,我們先去辦公室了,你一會兒上來」說完,把插在我老婆陰道裡的酒瓶拔了出來,只聽見老婆「嗯」的一聲嬌喘,用手扣了下陰蒂,朱總跟高哥相視一笑。

我聽見高哥這麼說,急忙大動靜的推開我這邊的廁所門,走了出去,旁邊一下就安靜了。等我回到座位,心裡一直平平的跳,以來又不想老婆受此玩弄,一方面淩辱老婆的心態又在作祟,最終還是淫妻的心態佔了上風,我確實想看看老婆在朱總的辦公室,會怎麼樣被這兩個變態淩辱。這個時候高哥回來了,裝作沒事一樣把老婆旁邊桌的一個92的小女生拉了過來,說是陪我們喝酒。只見這個小女生穿的是件短袖水手服,下身穿的是件藍色的百褶裙,透肉的灰絲襪,腳上還穿著一雙黑色的魚嘴高跟鞋。看起來也是喝了不少的樣子,高哥把她拉在我旁邊坐下,摸著她的大腿對我說:「來,X哥,嫂子正好不在,我們喝開心」然後我們三個人各懷心事的喝了兩瓶紅酒。後來這個小妹子實在不行了,趴桌上就睡過去。我見狀也裝作不行了,摟著妹子趴在桌上,就聽見高哥在旁邊喊:「嘿,起來喝啊,你們這就大了?"喊了幾聲,高哥住了嘴,我從斜眼進看見高哥微微一笑,轉身往電梯走去。我知道這小子要去朱總的辦公室了。

等高哥的身消失在了電梯裡,我也起身進了旁邊的電梯,我知道朱總的辦公室就在10樓,而且辦公室旁邊的落地窗就是公司的花園陽台,平時老婆她們午休都會去陽台放鬆。等我趕到陽台,發現正如我意,雖然朱總拉上了陽台,看得出來是明顯喝多了,窗簾有一個大縫,窗戶沒也關嚴。

我輕手輕腳的靠近窗戶,看見老婆躺在辦公室的地毯上,兩隻手被大字型的分別綁在辦公桌的兩個腳上。白絲鏤空的絲襪已經被從中間剪開,縮在兩隻粉嫩的大腿上,老婆的旗袍已經被掀在肚子上,露出一個紅腫的陰戶。老婆紅腫的小穴上,還插著剛才朱總提上來的紅酒瓶。老婆的眼睛上綁著一條咖啡色的領帶,嘴裡塞著不知是誰的襪子,看來朱總是個玩迷姦的老手。

這個時候,高哥輕輕的推門進來,轉身反鎖上大門。手裡提了一個印著公司LOGO工具箱和一瓶二鍋頭。我第一時間沒看清高哥手裡拿的是什麼。高哥沖朱總神秘的一笑,在我老婆身邊蹲了下來,打開了工具箱,只見裡面全是公司技工安裝設備的的工具。我心想這可不好

朱總明顯喝多了,坐在老闆椅子上抽著煙,對高哥說:「小高啊,你先玩吧,我坐會兒」高哥嘿嘿一笑,跪在老婆兩腿間,扳開老婆的嘴唇,把二鍋頭灌進了老婆的嘴裡,看來是把我老婆徹底弄暈倒天亮。
把老婆的兩腿擡在自己肩上,吸了一口提上來的二鍋頭,對準老婆的的小穴吹了進去,在62度白酒強烈的刺激下,老婆的小穴眼看著就腫了起來,老婆在昏迷中也難受的扭了扭身體。

朱哥舔夠了老婆的陰道,又拿出一個六角測量器插進了老婆的小穴,隨著慢慢轉動螺絲,老婆的小穴慢慢被撐開,跟擴陰器的作用很像,就是看著更變態。慢慢的,老婆的小穴被撐開了近5跟手指寬,紅腫的小陰唇佈滿血絲的往外翻,老婆的小穴像一個淫靡的小肉洞在等待大肉棒的入侵。這個時候,高哥把先伸出一根手指在老婆的肉洞裡劃來劃去,感覺像是在試探肉洞的寬窄。隨著老婆小穴分泌的淫水越來越多,越來越滑,高哥慢慢的把兩根三根四根五根手指全伸進了我老婆粉嫩的肉洞。這在電影裡才出現的拳交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的面前不到5米的地方。

老婆被陰道突如其來的巨物刺激到了,塞著臭襪子的嘴裡「嗯嗯」的嬌喘,像是孱弱的表示抗議。在被扒到小肚子的旗袍,露出來的兩個小白兔,也隨著高哥一深一淺的拳頭的抽插一抖一晃。兩個粉紅的小乳頭因為刺激,高高的挺立,竟然還因為之前換孕的經歷微微的滲出來白色的奶汁,剛流到一半就被高哥用嘴吸了個精光。老婆的小陰蒂,向來都是最敏感的部位,這個時候更是突破了陰蒂包皮的束縛,突起有1CM高,高哥舔完我老婆的乳汁,又舔了舔我老婆的小陰蒂,隨手從辦公桌上拿了三個小文件夾子,夾在了我老婆的陰蒂和乳頭上,老婆「唔」的一聲悶哼,從小穴噴薄而出一波淫水——老婆潮吹了。 接著,老婆的乳頭突然一抖,一股一股的奶水噴過乳頭的夾子留的滿乳房都是,我第一次見老婆的乳汁也能潮吹!隨著潮,水老婆癱軟的身體一抽搐,尿液都一併噴湧而出,因為陰道被撐的太大的原因,尿道被擠壓的很小,老婆的尿液噴出的時候壓力太高,尿液都往後噴在自己的上半身,乳房臉上和頭髮上全是濕淋淋的尿液。老婆赤裸的上身濕淋淋的尿液混濁著奶水,我在窗外都聞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我再也忍受不住,掏出早已棒硬的肉棒,對著老婆淫靡的身體打起了手槍。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