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6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殺神風
Crawler | 2016-9-8 21:59:27

誰沒有曾經年少輕狂的時候,哪怕你沒有,那些荒誕的,也會在夢裡和你不期而遇。

  十多年前,作為前八零後的我正是青春荷爾蒙充盈在身體裡的年代,但同時,家裡人依然是把我看做小孩子的。這樣的好處是,我可以亂吃七大姑八大姨的豆腐,壞處是,小心翼翼的吃了豆腐,卻激起更大的慾火而無處發洩。想起那個時候,我甚至覺得哪怕是那些粗鄙的老年婦女,只要做了沒有責任,我也會奮起我的獸性,把她正法在我的處男的槍下。

  在郊區的一個縣城,爺爺奶奶家的新房子裡,我有了自己的房間和電視,我不知道老人的記憶是否還好,但我敢肯定,每個早晨他們推開我的房門,聞到的必然是濃郁的精子味,好在,老人是讀書人出身,不會單面指責我。因為每個晚上,電視裡的豐胸廣告,時裝表演,乃至淩晨的健美操都成為我手淫的對象。

  直到表姑的出現。

  那個暑假快結束了,表姑是奶奶的親外甥女,住到家裡是因為她在縣城的一所高中參加補習班。從她進門來看到我的第一反應是摸摸我的頭,我知道,這個比我大上三四歲的女孩依然把我當成那個還未發育的小侄子,而這,似乎是個好的開始了。父母給爺爺奶奶家裝了空調,可老人是捨不得全天開的,特別是晚上,他們還是習慣開窗通風的,於是家裡很熱,很燥。我自己的屋裡是沒有書桌的,所以只能去表姑住的小屋跟她共用。

  那個晚上很熱,我推開房門時表姑剛剛做完功課起身要去洗澡。我坐到書桌前看著這個皮膚略略發黑的成熟女孩在我面前肆無忌憚的脫去外套和短褲,我只有低下頭裝作無所謂,眼角卻盯著全神貫注的盯著她的每一寸裸露在空氣中的皮膚。她並不高,身材也就無所謂多好。但這個女孩明顯是經常鍛鍊的,手臂沒有一絲贅肉,腋下的毛很茂盛,鎖骨筆直,在她的脫去外套時上挺得胸部顯得很圓。平坦的小腹泛著幾粒汗珠,我似乎都能聞見那種我從來沒有聞到過的成熟女孩兒的味道,對我,這無異於春藥。三角內褲,陰戶那裡鼓鼓的,也許是因為胯骨的的原因,這條小內褲顯得有些不合體,所以那道肉縫在內褲的包裹下顯現的很明顯。我故意碰掉桌上的筆,低頭湊近她的腿,小心的一嗅,那味道,有些甜有些膩~~我至今都無法忘記。就在我出神的時候,她已經轉身進了衛生間洗澡去了。

  我拿起她的短褲的T恤忘情的聞著,甚至拿起她的襪子,沒有一絲覺得噁心,只是覺得痛快。

  半個小時以後,我聽到廁所門一響,做賊似地我嚇了一跳,趕緊坐好繼續寫我的作業。隨著她的腳步,我聞到了年輕女孩的體味混合著沐浴露的味道,似乎沒那麼誘惑,但也更好聞了。她說她要睡一會兒,後半夜起來學習比較有動力,讓我把房間燈關了,就開檯燈。我照做了,她躺在我身後的床上。值得一說的是,桌子後面並沒有椅子,我們都是坐在床上的。她沒有蓋毛巾被,可能還是覺得男女有別,她拿了條枕巾放在小腹上,以蓋住內褲。※ www.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半個小時,或者是二十分鐘,我不記得了,因為那時間太難熬了。我猜想她睡著了,或者我的色膽已經被撐破了。我慢慢的回過頭,看她似乎真的睡著了,於是從床邊站起來,轉過身跪坐在床邊,然後把頭向這個女人的身體靠上去。

  我沒有想別的,只是想再聞聞那個味道,我知道那個味道最濃郁的地方在哪裡。我的鼻尖已經快碰到那條枕巾了,我輕輕的聞著,另一隻手已經解開自己的短褲手淫著。可能是天性,除此之外沒有解釋,我無意識的往上移動著鼻子,停在了她的吊帶背心上。

  現在想來,我那時已經完全傻掉了,否怎沒會不知道自己口鼻噴出的熱氣已經那麼明顯了。我驚恐的發現她胸口一顫,我差點叫出聲來,可偷眼看她的眼睛並沒有睜開。我不敢再離她的臉太近,所以蹲下繼續聞她的陰部,誰知道不一會兒,她輕輕的一翻身,口中似乎夢囈這什麼,接著又轉回身~~枕巾掉在一邊,內褲~~就在我的眼前~~我更近了,心跳得更快了,呼吸更粗重了。

  作為一個處男,當時的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一個女人的陰部。那神秘的曲線,雙腿間漸深的顏色,不知為什麼逐漸濃烈的味道,讓我已經忘了別的一切。

  當我清醒過來的時候,我的嘴已經在她內褲上摩擦著了。她依然沒有醒,這是我當時的結論,然後就在我親吻內褲的時候,她的一條腿曲了起來,然後嘴裡說著「大姐、開窗子、太熱」之類的話,就囫圇著把內褲脫了~~她還以為在家裡和我大姑她們在一個屋裡睡呢吧,我覺得有些不對,但也無暇細想。因為,那個我最想探知密境就在眼前。那些褶皺是如此的細嫩,那片大陰唇的邊緣黑黑的,越往裡越粉嫩,我甚至看到有晶瑩的珠子滲了出來。那到底是什麼味道,我真的太想知道了。就在我舌尖碰到她的一霎那,我聽到了她哼的一聲。此時我已經知道她並沒有睡著,但她不做別的動作,我就裝作不知道。

  我就這麼舔著~~鹹鹹的,還有點澀,但對那時的我來講,這就是瓊漿玉液。那細嫩的感覺在我舌尖劃著。我感覺到那些液體越來越多,起初我以為是口水,後來發現不是,因為那很粘稠,很滑。我做了一件至今令我自己都驚異的舉動,我脫下褲子,跪坐在床上,握住自己的陽物在那個洞口蹭著。那是種享受,兩個已經滑的不能再滑的物體蹭在一起。我只覺得很解癢,卻無意間蹭到了她的陰蒂。

  可能實在是太敏感了,她抓住了我的手,接著,她就這麼閉著眼,腰向上一挺。我一瞬間如在雲端,那熱辣的溫度,緊致的包覆,乃至充分潤滑的感覺都讓我思維一滯。我稀里糊塗的開始抽送,每頂一下,她就掐我手腕一下,越來越重。我什麼也不顧了,只是拚命地抽送,百十來下,她忽然用大腿纏上了我的腰,身體開始抽搐。我也感覺到一股液體擊在我的陽物上。她拚命地掐著我的手腕,牙齒咬著下唇,卻沒有一點聲音。我又拚命地抽送了十多下,小腹異樣的感覺讓我知道我要射了可她的雙腿依然纏著我,我小聲叫著:「二姑,我要射了!」她才忽然驚醒般的放開夾著我的大腿,我抽出陽物,熟練手淫著,沾滿液體的感覺是我從來沒體驗過的快感。一道、兩道、三道~~從來沒有過的七八下後才停下來,我的全身上下就像是抽了筋一樣,連站都站不穩了。

  在她呆滯得眼神中,我俯下身子重重的吻了她,從她開始回應,到我傻子般的穿上褲子推門離開,我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很久很久。當第二天的陽光把我曬醒時,我似乎忘了這一切,格外好的心情,豐盛的午餐。直到,她推開門,看我的眼光帶了一層別的東西。我才知道,昨晚,不是做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