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8 21:40:58

爺爺說:“這個世界上總有無法解釋的事。很多時候,人們越以爲自己接近真相,就是離真相越遠。試圖無所不知,本身就是一個悖論。許多事,不知道要比知道好。”

  蝴蝶爺爺是祭司,他的手中拿著一根會發光的權杖。魯賓知道,有一天,權杖會交到他的手里。

  “在我們頭上,便是神所居住的地方。”爺爺指著星空說。

  黑暗的天空,兩個血紅色的月亮相繼升起,爺爺告訴他,那兩個月亮,一個叫做“忘記”,另一個叫做“希望”。

  “神就住在那嗎?”魯賓問。

  “神……住在比它們更遙遠的地方。那個地方,有你能想到的最美好的東西。”爺爺說。

  “有多遠?”魯賓問。

  “很遠。遠得超過了時間。”爺爺笑著回答。

  “他們知道我們的存在嗎?”魯賓問。

  爺爺沈默了一下,然后說:“知道的。”

  “那我們什麽時候能見到他們呢?”魯賓問。

  爺爺沈默。

  事實上,神經常會顯露神迹,不是他們自己來,而是他們的使者。他們的使者是一種巨大的鐵鳥。爺爺說這種鳥叫做“飛船”。

  神的使者有時候會送來食物,每當這時候,爺爺就會帶領大家載歌載舞感謝神的恩賜。每次接到神的恩賜,整個部落都會沈醉在快樂里。

  “我們是神的子民,我們受著神的眷顧。”爺爺如是說。

  其余的時候,爺爺總是指揮著大家狩獵、耕耘,制作各種器具。爺爺拼命地教大家東西,爺爺似乎無所不知。

  魯賓跟族人們生活的地方是一個山谷。生在這,死也在這。相比其他人,爺爺跟魯賓的生命似乎要長得多。

  “不要離開這個山谷。”爺爺對所有的族人說。

  “爲什麽?”魯賓問。

  “因爲……神的旨意。”爺爺說。他說這話時收斂了所有的笑意。

  魯賓猜想,大約是因爲只要離開了山谷,爺爺就無法代替神保護大家了。

  曾經有個叔叔跑出了山谷,爺爺帶著魯賓找到了他。爺爺在找人時,權杖一直在發光。終于,爺爺找到了那個不聽話的叔叔,那個人卻已經奄奄一息了,他身上滿是怪獸咬噬的痕迹。

  “何苦呢?”爺爺問。

  “自由。”那個人說。

  “跑五十步跟跑一百步有何區別呢?”爺爺歎道。

  那個叔叔說:“蝴蝶如果熬不到破繭的那一刻,便不會罷休。”

  那個叔叔最終還是死了。

  爺爺親手埋葬了他。魯賓知道這算是部落里極其高貴的待遇。

  “爺爺,什麽是蝴蝶?”魯賓問。

  “一種蟲子。”爺爺道。

  “蟲子?”

  “一種……能飛出山谷的蟲子。”爺爺說。他后來在沙地上畫了一只蝴蝶給魯賓看:“這就是蝴蝶。”

  “真美。”

  爺爺點頭,望向遙遠的星空:“比起美來,有時候生命要重要得多。蝴蝶,積蓄所有力量,最終破繭化蝶,只是想要生存。撲火的,不是蝴蝶,是飛蛾。”

  爺爺的話魯賓不懂,魯賓卻覺得爺爺的表情悲傷。

  神的特使有時還會送來除了食物之外的東西,比如人。

  每個到達的人,都要經過爺爺單獨的洗禮,才能進入部落。

  “神說,要去掉他們在天上的記憶。”爺爺對魯賓這麽解釋。

  魯賓覺得很遺憾,因爲經過了爺爺的祭祀后,所有的人都不會再說天上的事。他們會忘記什麽是蝴蝶。他們會跟所有的村民一樣結婚生子,然后死去。偶爾想起一點天上的事,也並不多。

  魯賓的生活與其他孩子不同,魯賓大部分的時間會在爺爺的山洞里學習。

  “學習我們的東西,然后有一天,你要把它們教給我們的族人。”

  “那爲什麽不要大家一起學?”

  “因爲時機還不成熟。”爺爺的話,魯賓總是不太明白。

  魯賓隱隱地猜測,大概是因爲學東西的時間太長,族人的生命太短。

  爺爺似乎在等待著什麽。部落里每一個出生的孩子都會接受爺爺的祝福,可是爺爺每次都會悄悄歎氣。“爺爺在找什麽呢?”魯賓問。

  “在等人。”爺爺說。

  “等誰?”

  “等跟你我一樣的人。”爺爺道。

  爺爺跟魯賓的生命比其他人的都要長。魯賓最初的好友已躺在山谷的泥土里,第二批好友也已成爲別人的爺爺。而魯賓,仍然是天真爛漫的魯賓。

  他在長大,只是速度比大家都要慢。他第一個好友因爲衰老而死去時,魯賓哭了一夜。

  “爲什麽?我們是怪物嗎?”他問。

  爺爺苦笑一下,摸摸魯賓的頭道:“孩子,你和我都是正常的。有一天,大家都會正常。”

  “爲什麽大家會變得不正常?”魯賓問。

  爺爺沒有回答,只松開了魯賓的手,�起白發蒼蒼的頭,仰望著繁星點點的天空。

  魯賓不問了,他感受到了爺爺的悲傷。魯賓不知道大家都“正常”的日子要何時才會到來。在他看來,身邊所有的人都在趕著長大,趕著結婚生子,趕著享受這短短的生命。只有他跟爺爺,在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每一個小孩出生,爺爺就會燃起熊熊的希望。可是往往到了第二天,發現小嬰兒已經長大了一圈時,爺爺便會失望。

  失望的爺爺,會在山洞里一個發光的板子上寫上新生兒的名字。

  “這樣的話,神就會知道他的名字,並護佑他了。”爺爺說。

  “我的名字也在這上面嗎?”魯賓問。

  爺爺道:“不。”

  “爲什麽?”魯賓覺得很奇怪。

  “因爲,孩子,你就是我。你遲早有一天會接過這個星球,對神而言,你跟我是同一個名字——A84。”爺爺說。

  魯賓並不喜歡這個冰冷的名字。

  爺爺應該也不喜歡。

  所有的人都在忙著老去,魯賓卻被安排學習。每次當魯賓走進山洞時,魯賓就覺得那扇木門隔斷的不是陽光,而是時光。

  魯賓的生命很長,爺爺卻總說不能浪費。不能浪費的原因,大概是爺爺的生命似乎不太夠用了。

  豐收節的前夕,天神的使者又出現了。這次,天神除了食物還送來了一個人。按道理,爺爺應該舉行一場盛大的儀式,感恩天神的恩賜,然后“淨化”新的人。

  可是這次,爺爺的祭祀出現了意外。爺爺突然生病了。爺爺的生命再長,終究會有燈枯油盡的時候。

  因爲爺爺身體不適,魯賓破天荒地被準許跟天上下來的人待在山洞一旁的木屋里。說是待在一起,其實是要魯賓看管這位天外來客。

  魯賓友好地將一塊熟肉遞給他——這次從天上下來的是一個黑頭發的少年,少見的黑色頭發,白嫩的皮膚,精致得像爺爺畫冊里的畫。

  這是一個非常好看的少年,有點像爺爺說的精靈。

  “你見過蝴蝶嗎?”魯賓問。

  少年不說話,同樣也拒絕了魯賓的肉。

  “你見過蝴蝶嗎?”魯賓不甘心地追問。

  少年�起頭。

  魯賓的心震撼了一下,這個漂亮的人長了一雙野獸一般的眼睛。這是怎樣的一雙眼啊,像是黑夜化成了水滴進了他的眼,結了冰,冰冷而帶著不屑。

  “叛徒。”黑發少年對魯賓說,眼角眉梢都帶著恨意。濃得化不開的恨意。

  “你說什麽?”魯賓以爲自己聽錯了。

  “貪生怕死的懦夫!”黑發少年咬牙切齒地說。魯賓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了唾棄。

  魯賓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麽,就在這時,爺爺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

  “那你覺得要怎麽樣才不是懦夫呢?像你們一樣毫無價值地去送死嗎?雞蛋碰石頭——如果雞蛋是雞蛋,石頭是石頭,那麽哪怕碰光了所有的雞蛋,石頭也不會出現一條裂縫。”爺爺道。

  他的行動有些緩慢,魯賓連忙去扶他。爺爺盤腿坐在木屋里,像是一座巍峨不可動搖的山。

  “所以你就當了叛徒?”少年質問,“幫著敵人監視自己的同胞?躲在這不毛之地當你的土大王?瞧瞧你都干了些什麽?木屋、祭祀,真可笑,你以爲你生活在遠古嗎?你忘記了他們是怎麽占領我們星球的嗎?你只知道自己享樂吧。幾乎所有的人都受了衰老射線的輻射,你跟你的孩子卻完好如初,你覺得很高興是嗎?”

  魯賓覺得自己的心里一跳,揪著爺爺的袖子道:“爺爺,他在說什麽?他說的是真的嗎?”

  爺爺點點頭道:“是。他說的是真的。我們不是祭司,我們只是這所流民點的監管人。這里,不過是宇宙邊緣的一所監獄。等我死了,你就是這里的監管人。”

  黑發少年臉上浮起一絲冷笑。

  魯賓卻幾乎要哭出來。

  爺爺摸摸魯賓的頭,道:“孩子,到了該告訴你的時候了。”

  魯賓睜大眼睛聽著。

  爺爺卻說:“你們跟我來。那個孩子,你不要逃。這個山谷的屏障圈之外,是目前的你對付不了的野獸——類似古文明里的劍齒龍。還有你受不了的氣候——這個星球正在進入冰河時期。”

  黑發少年聞言,默默無聲地跟著爺爺和魯賓一起進了山洞。

  山洞是一個溶洞。

  曲曲折折的路像蜘蛛網般延伸。有的延伸進黑暗,有的走進光明。在這溶洞后室的一側,有一扇隱藏在石柱后的門。爺爺總說,這扇門通往“未來”,魯賓卻一次都沒有進去過。

  “打開吧。你們兩個一起。”爺爺說。

  魯賓跟黑發少年對視一眼,一起去推那扇門。

  門開了。

  一條狹長的甬道。

  甬道的形狀像極了蜂窩,甬道里面的物品更像。甬道的兩側是許許多多的大罐子,像是蜂窩里的蟲蛹。

  罐子里泡著許多人。有的大一點,有的小一點,有的已經是老者的模樣。

  “這是……我!”魯賓從一張臉上認出了自己。

  “也是我。”爺爺說,“這些都是失敗的我們,而魯賓,目前,你是唯一破繭成蝶的那只蝴蝶。這便是當‘獄卒’的又一個好處。我能夠得到這樣一個簡陋的克隆艙——他們並不願意在看守上花費太多的精力,于是我有一定幾率得以保持一個不會快速衰老的自己。我已經盡力了,以后就看你了,魯賓。如果幸運的話,‘我們’能將文明一直傳承到族人壽命恢複正常的那一天。如果不幸,我們的克隆失敗了,我們就是神話里偷火種的普羅米修斯。”

  魯賓震驚地看著爺爺,還有突然之間不再說話的黑發少年。

  “與其靜靜等著死亡,”爺爺說,“不如播下希望。”

  黑發少年沈默了一會,竟然點了點頭。

  “這個小星球,你可以把它稱爲監獄,也能把它看作保護幼蟲的繭。你們知道爲什麽兩個月亮一個叫‘忘記’,一個叫‘希望’嗎?因爲,我們只有等到時間漸漸過去,只有等他們有意無意地忘記了我們的存在,等到‘詛咒’從我們族人的身上消失,我們才能夠再次開�新的文明。種族才能夠得以延續,甚至在許多年以后積蓄足夠的力量,破繭成蝶。天下之事,周而複始,只要活著,就一定會有那麽一天。”

  “這就是您說的雞蛋碰石頭,雞蛋碎再多,石頭也不會壞的意思嗎?”黑發少年問,他使用了敬語。

  “是的,你很聰明。我們就是雞蛋,他們是石頭。現在的我們根本打不過他們。一味地送死有什麽用呢?如果想要生存,我們必須學會把自己包裹起來,裝進蟲蛹里。”爺爺說,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

  “爺爺……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魯賓緊緊地抓住爺爺的袍子問。

  爺爺歎了一口氣,摸摸魯賓的頭。

  “發生了一場不公平的戰爭。”黑發少年開口道,“我們被打敗了,幾乎沒有翻身的余地。”

  簡單明了。這似乎就是所有的理由。

  那天之后,爺爺的病日益加重。魯賓接過了爺爺的權杖。他告訴所有的人“我們很快樂,我們受神的眷顧”。

  于是,大家都快樂地生活著,一如既往。

  黑頭發的少年也留了下來。按照程序,拐杖吸走了他的記憶,但是他跟魯賓仍然是朋友。

  部落有了圖騰,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名叫蝴蝶。

  “這真是一種奇怪的東西,肚子像蛇,頭像蜻蜓,翅膀又那麽大。”失去了記憶的黑發少年笑著說,“簡直就是四不像呢!”

  “嗯。有一天,我們還會見到它。在很多很多年之后,它會振翅高飛。”年輕的新祭司說。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