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83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9-9 10:19:12

客機的客艙裡通常設有一間空姐專用的廁所。廁所內放了一個作為馬桶使用的器具奴隸。飛行前,空姐專用馬桶奴隸與乘客用馬桶奴隸一樣都要換新。使用完畢的馬桶奴隸一般洗淨後再使用,如果認為某奴隸不再適合當馬桶奴隸就將它廢棄為家畜奴隸。但如果這類奴隸在作為馬桶被女性使用的期間從未使女主人不愉快而且牙齒齊全,則可提升為較高的奴隸等級。

  那一天,一個從籠子裡放出來的馬桶奴隸被分配到空姐專用廁所裡。飛機起飛快一小時了,那個奴隸始終面朝廁所門跪在地上。由於航班調配不當,奴隸已經關在籠子裡待機兩天多了,期間滴水未進,喉嚨已經幹得快起火了。就在這時,廁所的門打開了,一位空姐走了進來。

一雙低跟女鞋和皮鞋上的黑色聯褲襪映入奴隸的眼簾。空姐用皮鞋的尖端輕輕踏了一下奴隸的頭顱,這是要用奴隸的命令。奴隸用沒有牙齒的嘴裡說了聲「對不起!」,就跪立著仔細將空姐的裙子和內褲脫下來。然後將臉埋進空姐微微分開的大腿之間,張開嘴緊緊地貼了上去。奴隸�起頭,目光正與空姐相遇。

   到底是空姐,看她鵝蛋形的粉臉多美呀,大概有27……28歲?正當他欣賞空姐的美色時,空姐憋了兩天的尿液猛地一下噴入奴隸口中,奴隸口幹舌噪的嘴裡立刻注滿了新鮮的聖水,他骨碌骨碌拼命將尿液咽下去,不敢潑出一點兒,否則的話不知要用什麼恐怖的方法殺他呢。

空姐排尿結束了,不用說奴隸必須用舌頭舔幹淨她的陰部。在這期間,空姐一手叉腰一言不發地注視著奴隸工作。用這種馬桶奴隸的舌頭揩屁股本是理所當然的事。奴隸的口舌侍奉不久就結束了,他從空姐的褲襠裡�起頭來,小心翼翼替她將內褲和裙子穿好。奴隸重新面對著廁所門跪在地上。空姐輕輕打開廁所的門,走了出去。過了約30分鐘,廁所的門又打開了。

   另一個空姐走進來。「�起頭來,本小姐要用你!」奴隸在頭被踏的同時聽到頭頂上空姐的嬌聲。(聽呀,女主人同我說話呢!)奴隸受寵若驚感激涕淋地應了一聲:「哈伊!」,�起頭來,跪立著。空姐猛地一把揪住奴隸的頭髮將他的臉翻過來。

   奴隸的視野裡出現了空姐穿制服的隆起的胸脯,越過胸脯一眼瞥見了一個美麗的臉龐。整齊的短發和細長秀麗的鳳眼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年紀大概20剛出頭,是一位美女。奴隸為即將做如此美的女人的馬桶而感到興奮大概是新來的吧,不然的話怎麼會同自己這麼卑賤的馬桶奴隸說話呢?奴隸心裡猜想。「全部喝下去,一滴也不許潑出來!聽懂了沒有?」空姐用嚴厲的口吻說。但對于不斷被女人當馬桶使的奴隸來說,這種聲音竟像仙女的聲音一樣美。「哈伊!奴隸聽懂了。奴隸一定拼命為女主人服務。」奴隸笨拙的言語逗得空姐張開薄施胭脂的小嘴笑了。「那好。怎麼你沒有牙齒?不過作為馬桶奴隸來說這倒更方便。成為馬桶奴隸幾年了?」「唔……已經20幾年了。」「真的?不管怎麼說你是一個優秀的奴隸。因為馬桶奴隸哪怕一次將尿潑出來就要立刻處死的。」
「謝謝女主人指教,奴隸不勝惶恐,」「那麼,好好幹吧。要知道沒有被殺平安度過一生的馬桶奴隸只有10萬分之一啊。」「是的。」「好了,廢話少說,開始做本小姐的馬桶吧!」奴隸一面說了聲:「謝女主人!」一面向往常一樣仔細將空姐的裙子和內褲褪下來。「那好。怎麼你沒有牙齒?不過作為馬桶奴隸來說這倒更方便。成為馬桶奴隸幾年了?」「唔……已經20幾年了。」

  「真的?不管怎麼說你是一個優秀的奴隸。因為馬桶奴隸哪怕一次將尿潑出來就要立刻處死的。」「謝謝女主人指教,奴隸不勝惶恐,」「那麼,好好幹吧。要知道沒有被殺平安度過一生的馬桶奴隸只有10萬分之一啊。」「是的。」「好了,廢話少說,開始做本小姐的馬桶吧!」奴隸一面說了聲:「謝女主人!」一面向往常一樣仔細將空姐的裙子和內褲褪下來。與馬桶奴隸說話不過是這位空姐感到無聊時打趣而已。

   與馬桶奴隸說話不過是這位空姐感到無聊時打趣而已。一出廁所門早將那個馬桶奴隸拋到九霄雲外,但空姐的話卻深深印在奴隸的腦子裡使他終身難忘。然而,這個奴隸也象他的大多數同類一樣沒有平安度過一生。幾天後的一個航班當他再次充當空姐的專用馬桶時因一時失態20幾年的努力全部白費了。

  那天用他的是一位長發披肩的秀麗的空姐,她長著玉一樣光滑潔白的肌膚,臉上薄施粉黛。她像往常一樣用玉腳  踏了一下他的頭,然後按步就班地接受他的侍奉。起先空姐奔流的尿液倒是源源不斷地灌進了他的嘴裡。可是忽然一下子尿液中斷了,當她再次將尿液灌進奴隸的嘴裡時,正好遇到奴隸在換氣,結果奴隸忍不住就嗆得咳嗽起來。盡管聖水沒有咳出嘴外,可是女主人覺得咳嗽聲音難聽,於是這個馬桶奴隸就犯了與將尿液潑出嘴外的同樣的不可饒恕的重罪。「你這個傢夥,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嗎?」空姐杏眼圓睜地望著踩在腳底下的奴隸。

「哈伊?」奴隸驚惶失措地回答,他只能這樣說。「如此不懂規矩的馬桶奴隸該怎麼處置?」

「哈伊?唔……唔……大概是處死吧。」

「好,等航班結束就處死你!」空姐的一句話決定了馬桶奴隸的命運。

  (饒了我吧,求您了,求您就繞我這一次!)馬桶奴隸的話已經湧到喉嚨口,可是看到空姐淩厲的目光嚇得渾身發抖,這樣的話終於沒有說出口。航班結束後,我與其他空姐商量一個殺你的方法,你等著吧!航班結束後,我與其他空姐商量一個殺你的方法,你等著吧!不久空姐若無其事地打開廁所的門走了出去,留下馬桶奴隸絕望地在廁所地上撞頭。不久空姐若無其事地打開廁所的門走了出去,留下馬桶奴隸絕望地在廁所地上撞頭。航班結束後,乘客下了機,機艙裡一片寧靜。航班結束後,乘客下了機,機艙裡一片寧靜。不一會兒,廁所的門開了,是剛才那個用他的空姐。不一會兒,廁所的門開了,是剛才那個用他的空姐。那空姐一言不發揪住他的頭髮往外拖,一直拖到機內通道上的一個開闊處。那空姐一言不發揪住他的頭髮往外拖,一直拖到機內通道上的一個開闊處。奴隸趴在地上,眼前交叉晃動著被緊身裙裹著的豐滿的女性臀部。奴隸趴在地上,眼前交叉晃動著被緊身裙裹著的豐滿的女性臀部。

   通道上站著5個年輕漂亮的空姐,她們腳踩著跪在地上縮成一團猥瑣不堪的馬桶奴隸,形成美與醜的鮮明對照。「你們說哪種方法殺他最合適?」其中一個空姐淫邪地笑著注視著地上的奴隸。「饒了我吧,饒了我吧!」奴隸用沒有牙齒的嘴拼命哀求,空姐們用玉手反復抽著他的耳光。「哎呀,這樣打他不是玷汙了小姐們潔白的玉手嗎?他同廁所的排水溝一樣髒,體內貯滿了糞水。」一位路過的空姐勸住道。「那麼就用腳踢他,用屁股撞他。」一位空姐露出潔白的牙齒笑了笑,然後飛起一腳往他臉上踢去。奴隸發出痛苦的悲鳴聲。另一位空姐猛地一屁股坐在他的臉上,堵住了他的呼吸。奴隸意識模糊起來,身子漸漸不動了。空姐見狀連忙�起屁股,又一位空姐飛起一腳踢了上去。「媽的,總是向死豬一樣躺在地上,奴隸應該始終跪著才像話。」「哈伊?」奴隸忍著疼痛掙紮著爬起來跪在地上。

「將他賣給家畜奴隸市場,你們看怎麼樣?」一位空姐用腳踏著奴隸的頭說。「好主意!」對一個馬桶奴隸的處罰就這樣決定了。當奴隸哭著叫著被女儈子手關進待宰的籠子裡時,他的腦海裡一直浮現著上次航班與他說話的那位空姐美麗的倩影。他願意被她殺死被她吃掉。可是這是由不得他的。

幾天後,奴隸已經變成掛在肉攤上的肉。又過了幾天,他的肉已經全部被女人們吃進肚裡。

他生前是女人的尿糞處理設備,死後自己也化為女人的尿糞池。
推文 收藏0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