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9 11:02:25

在充滿不倫氣味的小叔房間,散發著濃郁女人香時,健太郎橫躺著叫住了她。
正準備舉足往前的朱鹭子,停下腳步回過頭。那景象就像是一幅美人回眸圖。
「今晚什麽事都不做啊?」
「你不是睡著了嗎?」
「如果我什麽都不做,嫂子是不是只要睡在我旁邊就能滿足了呢?」
「你好詐,一直在裝睡,虧我還使勁地搖你……」
(不是只有使勁地搖我吧?其實,你根本一邊喘息,一邊摸我的身體呢……)
健太郎內心這麽想著卻說不出口,而朱鹭子則再度接近健太郎,蹲下身一邊整理著床單一邊說∶「抱歉,吵醒了你。明天不是很早就要出差嗎?你最好趕快休息吧!」
明月從稍稍開�的門縫間射了進來,照著朱鹭子美麗的臉與唇的輪廓,還有薄衫下起伏的胸部。「晚安!」朱鹭子說完話剛要站起身,健太郎捉住了她的右手,將她豐滿的身軀往自己拉攏,然後突然使勁地將她壓倒在棉被上。
「啊……健太郎,你不可以那麽粗魯!」
健太郎的右手撥開了朱鹭子的領口,並滑入了大腿的內側。他的右手就像要測量大腿豐滿度般地移動著,接著觸碰到了她屬於女人的私秘部分。那兒並沒有隱藏秘境的底褲,手指觸碰到了濃密的草叢。往下探尋,秘境已溫熱地潮濕起來,健太郎的手指自動地滑進了那火焰色的沼澤里去。
朱鹭子呻吟了起來,抱住了年輕的小叔的頭,仰起了頭。
「啊……阿健……我們實在太不應該了。」可是,健太郎早已充耳不聞。
六個月前,丈夫專太郎才去世沒多久,門倉財閥的年輕未亡人朱鹭子,就充分利用了她三十二歲的肉體,和小叔發生了不被容許、罪孽深重的不倫關系。
那里是赤阪。桧町的一角。令人想不到那是林立著一高樓大廈與旅館的市中心,這片地位於綠意盎然的窪地中,矗立著料亭風的黑牆。自專太郎去世後,陷於負債的旅館業便營運不佳,現在在只有朱鹭子與小叔所居住的豪華建築中,唯有沈溺於不倫肉欲的兩人是狂熱的。
健太郎湊上了嘴。朱鹭子的唇像鯉魚般的喘息著,熱情地接受了它。
兩人接吻擁抱著,斜倒在床上。
「啊……健太郎,你一定覺得我很淫蕩吧?」
「不,大哥去世後,嫂子一定很寂寞。」
「才不是這樣,我是個淫蕩的女人。不過算了,我不會在乎的。」
健太郎用右手敞開浴衣的領口,白皙而豐滿的乳房隨即出現在他眼前。
健太郎揉搓了起來。他將乳房從下部呈圓球狀地揉搓,並用手指揉搓已尖挺的乳頭。
「啊……」朱鹭子發出了愉悅的喊叫。
健太郎在揉搓她的乳房一陣子之後,更大幅度地揉搓她的胸部,並將似草莓般堅挺的乳頭含在嘴里。在吸吮、滑繞、舔舐當中,朱鹭子白皙的下巴往後仰了起來。
「啊、好難過……嗯……睡袍。」朱鹭子的手往空中胡亂抓著。
健太郎察覺到後,解開她的腰帶,一下子抽了開來。香汗淋漓的白袍飛散開來,在嗅到濃郁女人香的同時,白皙豐滿的乳房、下腹部、大腿的光澤,在夏夜中逐一展現。
「嫂子°°」健太郎感動似地提高了聲音,像是在回應狂奔的心跳般,他用左手攬住了眼前白皙的女體。他的右手從乳拖滑到了下腹。朱鹭子那屬於女人的部分比剛才更爲敏感,溢出了濃郁的蜜汁。那是屬於女性的噴泉。
健太郎將手指更往內插。他汲取了濡濕的蜜汁,不斷塗抹在兩枚的花瓣及上方的山谷之間,感覺就像在慶祝豐收一樣。
他沒有停止動作。接著他以手指摸索草叢下的小珍珠,用兩指夾住,輕輕地揉搓。
朱鹭子微微地將頭往後仰。
健太郎一邊繼續著他的愛撫,一邊看著朱鹭子伸直的雙腳微微地顫抖著。
朱鹭子的陰毛很茂盛,每一條也都很長。由於她沒有像最近的女孩子一樣修剪兩側,所以陰毛就像水邊隨風搖曳的蘆葦。
有時候朱鹭子會因爲羞恥而扭曲身體、緊閉兩股,健太郎便壓住她的大腿,將手指出其不意地伸進她的秘密洞穴中。「啊……」她又再度扭動她白皙的脖子。健太郎的指尖感受到收縮,更焦急地想快點找到目標。
突然,朱鹭子坐起了上半身。
「對不起,你也讓我摸一摸。」
她用力地摟住了健太郎,將手往眼前年輕人的需要部位伸了過去。
健太郎還穿著內褲。從褲裆滑出來朱鹭子的纖白手指,很快地觸碰到那已膨脹的東西。
她描繪著形狀,表情一瞬間變成像被燒傷般驚恐。
「哇,真了不起。」
但是她馬上鼓起勇氣,再度握住了它。
「阿健身體真健壯……」
在丈夫專太郎因肝癌不斷在醫院出入的那三年,她幾乎無法觸碰到的男人旺盛的生命力,現在又在她的掌中複蘇了過來。那對朱鹭子來說,是種令人感動的熱情。
「我想親你,可以嗎?」
雖說罪惡感加深,但那反而轉變成刺激的誘惑,煽動著朱鹭子違背道德的心。
她的手指開始脫下了他的內褲。健太郎挺起了腰助她一臂之力,內褲便很快地滑落到腳踝。這個已經蓄勢待發的年輕人,展露出他雄壯威武的武器,暴露在空氣之下微微顫抖著。朱鹭子愛憐地用雙手緊握住它,有幾次則用手掌摩擦它之後,朝拜似的把嘴唇湊近。
朱鹭子的紅唇吞下了一半以上,她上下起伏的頭,使得床頭的燈光不停地搖晃著。
她的白皙臀部也晃動著。像是把長久喪夫期間的損失拼命地要回來一樣,朱鹭子熱情地以口唇來撒播她的愛。正因爲朱鹭子給人的感覺是養尊處優的夫人、舉止優雅的知性美女,所以她這種不爲人知的舉止,像是無人能比的蕩婦。
健太郎凝視著這一切,覺得很無奈。從朱鹭子嫁給哥哥專太郎起,他就開始仰慕著她,而現在卻是由她來撫慰自己,一想到這,他的胸口不由得就熟了起來。
「嫂子,謝謝你,已經足夠了。」
健太郎說完便坐起了上半身,然後猛然抓住了朱鹭子的手。
他抓著她的手,從正面看她的臉。
「你……要做什麽?」
她歪著頭問,露出受驚般的美麗臉孔。健太郎將朱鹭子壓倒,準備好某種體位的姿勢。
「啊……」朱鹭子發出了驚呼聲。「不要……還不可以這樣。」
健太郎將朱鹭子使勁全力要閉合的雙腳分開,把臉埋在她的秘密花園里。
他用舌頭將貝殼色的肉襞粗暴地分開,那透著甜酸的味道,更刺激了健太郎違背道德的征服欲。他以舌頭貪婪地舔著滴著蜜汁的花瓣,發掘更爲敏感的珍珠,就像要以舌頭橫掃千軍一樣,他不斷地愛撫著。
「啊、啊、啊°°」
朱鹭子發出刺耳的呻吟聲,扭動著身軀。在這個被黴運重重籠罩的赤阪。
桧町的大料理店中,已只剩他們兩人了。對於嫂子毫無忌憚的淫亂嬌喘聲,讓健太郎的欲火愈燒愈猛。
「饒了我吧!」朱鹭子泫然欲泣。她發出了細微的哽咽聲。
雙膝張開的朱鹭子,下巴及腹部都縮著,只有那神秘的三角地帶高高地凸起,叢生的恥毛濕潤而起伏。健太郎稍微將臉移開,然後強力扳開反應敏感的地方。秘密洞穴被左右拉開,露出了潮濕又閃耀粉紅珠光色的珍珠粒子,下方紅色的小窗開�著,紅色的小窗便是秘洞的黏膜。健太郎用舌尖壓住粒子,然後觸碰到那誘人的紅色小窗。
「啊……好舒服,你好棒,健太郎。」
朱鹭子發出了近似呻吟的哀叫聲,腹部因用力而往上揚起,內股充斥著痙攣的電流,從股間滴下了透明稠狀的水滴。健太郎其實也已經快要受不了了。
「嫂子……我要進入了。」
內部泥沼漸漸地潤澤,然後噴出。蜜色的泥沼隨著揉搓的動作而發出水聲。
「啊……那是什麽聲音。」
「管他的,我好舒服啊!」
「不要……快點……快來!」
朱鹭子再也克制不了的提高聲音,把腰挺了起來。
而還在淺灘處玩耍的健太郎,就在朱鹭子第三次把腰挺起的瞬間,一下子就進入了。
雖然受溫熱洞穴所阻礙,但他的那話兒仍把秘肉分開,一口氣到達最深之處。
「嫂子,太棒了。」健太郎發出感動的叫聲,忘我的緊抱住她。她的里面是溫熱的。
朱鹭子不發一言,像是缺氧的魚一樣,開始喘著氣。她變成了一條白皙滑溜的魚。
有時候健太郎會有受到束縛的感覺。在收縮與束縛之間,摻雜著擁擠之感。
健太郎一進入了深處,就姑且不管感覺如何,輕輕地用雙手攬起朱鹭子的腰,吻了她。
「啊……啊……」唇與唇之間發出了互相碰觸、貪求的聲響。
他的身體緊密地和她扭動的身體相結合,此時也同時用口吸吮著。
「嗯……」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5838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