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4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9 15:35:38

我很小時,記得妹妹玲玲出世2歲左右吧,父親因喝酒車禍而過世。
我今年17歲專二生,妹妹14歲國二生,媽媽36歲是一家醫院的護理長。父親走時,除了一些保險金外,並沒有留什麼財産給我們,媽媽是醫院的小護士,需要輪班,所以從小我們兄妹就交給鄉下的外公外婆帶,由於外公家是個大家庭,舅舅、舅媽、表哥、表弟妹一大票人,所以兄妹兩也經常受到排擠欺侮,雖然媽媽每次休假日會來看我們,並帶許多我們喜歡吃的、玩具給我們,甚至帶我們出去玩,可是5歲的我及2歲的妹妹怎能體會媽媽的心,經常在分手時緊抱著媽媽,以為媽媽不要我們了,因此只吵著希望離開外公家跟媽媽回去,媽媽被我們兄妹纏得沒有辦法,經常含著眼淚對我說:「家豪,妹妹還小不懂事,不怪她,你是哥哥怎麼可以也不懂事?媽媽就是愛你們,所以你外公要我再嫁,我都一直沒有答應,但是媽媽需要賺錢養你們,因此媽媽必須去工作,所以不能照顧你們,你們在外公家要乖,尤其你是哥哥,要愛護妹妹,多注意照顧妹妹才對,再來你就要上學羅,等你滿10歲以後我再帶你們出來好嗎?」
還是小孩的我們又能怎樣,外公家因人多,所以我們兄妹都比較容易學習成熟獨立,兄妹倆玩在一起、吃在一起、洗澡一起、睡一起,也因此我們兄妹倆從小就培養了很深很深的感情,我哭她也哭,我笑她也笑,玩家家酒都是她嫁我,有幾次安排我娶別個表妹,她嫁別個表哥,她就嚎啕大哭不玩了。後來我上學回來教妹妹讀書識字,所以後來妹妹功課成績都比我好。
直到我10歲時媽媽帶我們出來,媽媽還是上班,而且有時小夜班、大夜班輪流,有一天看到媽媽嬌小的身材一臉倦容坐在沙發上,我趕緊過去向媽媽說:「媽媽!我幫你按摩!」說完便將雙手搭在媽媽肩上按摩。
「哦!家豪,你功課寫好了?」媽媽問道。
「嗯,寫好了!」我用手輕捏在媽媽肩頭上,媽媽身上一股說不出來的味道,淡淡的,很好聞,又使人興奮,這股味道從此讓我迷戀幾十年。
「家豪,你快高過媽了!」
自從跟媽搬回板橋公寓的家後,心情開朗吧!也許是正在發育吧!長得很快,17歲時我已經身高177,體重75公斤了。媽媽長得很嬌小,152公分高,45公斤,但身材比例勻稱,妹妹長得跟媽媽一樣,而我呢,據媽媽說我比較像爸爸,人高馬大,喜歡運動,壯得像頭牛似的。
一個週末下午,我在學校打完一場籃球,回到家中,想淋浴洗個澡,走到浴室門口,忽聞裡面有人在輕聲唱歌,於是輕輕敲門問道:「誰在裡面?」
歌聲陡止,只聽裡面妹妹回道:「哥,是我玲玲啦!我在洗澡。」
「還要多久?我全身黏渣渣的。」
「哥!我才進來ㄝ。」
由於是老式公寓,廁所浴室只有一間,我停了一下,正準備離開,忽然浴室門開了一縫,妹妹探頭問道:「哥,你要不要進來一起洗?」
好像有三年沒有和妹妹一起洗澡了,忽然妹妹問起是否一起洗澡,還真的讓我有一點躊躇起來,可是手卻推開門走了進去,妹妹立刻走進浴缸緩緩蹲浸下去,回頭給了我一個微笑,好久沒有跟妹妹一起洗澡,然而這些年來我們身體都各自有了許多變化,我除了喉結突出,聲音變粗脥下長腋毛、肉棒硬起來差不多也有35公分寬16公分長吧,我看到妹妹側面胸前,發育成熟的乳房,隆起像個剛出籠的包子,粉紅色的乳頭約一個花生米般大,小腹下小三角處稀疏的陰毛,也許是蹲下去了所以看不到什麼縫,只感覺到妹妹確實長大了,14歲已經是一位含苞待放的青春少女了,我怕妹妹看到我身體會怕,所以我一面脫去上衣一面說:「玲玲,我們多久沒一起洗了?」
「嗯,好像很久又好像還是昨天的事ㄝ。」玲玲若有所思的回答?
「記不記得在外公家魚塘邊,有一次下雨天,我們為了想抓一條魚,結果你掉下魚塘,害我嚇死了,趕快跳下魚塘拉著你,只見你恐懼的眼睛緊緊的抱住我,害我差一點也爬不起來,然後趕快回家洗澡換衣服,那時你仍然淚眼汪汪的死命抱著我,生怕我會跑掉似的。」
「對呀!哥!我永遠記得那次,真的嚇死人了,因此我感冒了好幾天,也害你被外公外婆打個半死」妹妹連珠炮似的又接著說:「還有一次,我玩火柴差一點燒掉外公的豬舍,當時,我嚇傻了,都快燒到豬舍大門了都還不知道跑,那時你好勇敢地跑進來,脫下外套包住我抱我跑出去,事後外公又是以為是你,又害你被打個半死,還叫媽媽來帶我們回去,不然就要送我們去孤兒院。」妹妹搶過我的話道。
「那是你很小的時候的事,我都快忘了,你還記得?」妹妹的記憶真的很好,那時她才4歲不到她仍記得。
「當然啦,要不是哥,我早就沒命了。」
「誰叫你是我妹妹呀。」
我脫下褲子,連內褲一起退拉下,我陰毛滿小腹長到肚臍下,底下的肉棒龜頭也微微露出包皮,妹妹看著我微紅著臉帶著一絲羞澀道:「所以你是我最愛的哥哥呀。」
我走到浴缸前,看了看浴缸,如果我進浴缸,就會太擁擠了,於是就說:「我用淋浴的好了」順手拿起蓮蓬頭,扭開水龍頭,由頭頂淋下,一陣涼爽透入心扉,沖了一會,我關了水龍頭。
「哥,我幫你搓背」妹妹站起身來拿起沐浴乳,倒一些在手裡,站在我面前要我轉身,往我身上抹,妹妹不到150公分的身材整整矮我一個頭多,兩只手遊行在背後,那感覺好像小妻子在幫老公似的,過後我也倒一些沐浴乳在手,往妹妹身上抹,妹妹的皮膚是那麼細滑,少女特有的青春氣息,讓我心理起了變化,我兩都互相抹到胸前,妹妹身體微微一顫,妹妹閉上雙眼,我只覺得妹妹乳頭漸漸脹硬,輕輕捏著,妹妹停止了在我身上塗抹,口中舒服地輕哼:「哼」
「玲玲!」忽然我覺得體下有了一點反應,糟了,肉棒不規矩地在妹妹肚臍上點了點,妹妹好像感覺到了,低頭看到離眼前沒多遠的肉棒,粉紅的龜頭正緩緩伸出包皮,頻頻點頭,妹妹只感到大腿根部的胯下一陣酥麻,呼吸也跟著沈重起來呻吟道:「哥!」
時間好像停住了,我雖然有手淫過,那也是在看A片及一些色情圖片書刊後才會想要做的事,如今活色春香的裸體美人(妹妹也確實是小媽媽1號的美人胎子)就在眼前,怎不令人心動,那裡想到是不是兄妹,我用手托起妹妹下巴,妹妹仍然閉上眼睛,臉頰發熱,那陶醉神情不由使我低下頭輕輕吻上妹妹小櫻唇,妹妹身形一顫,不久雙手緩慢地繞到我脖子後,我舌尖緩緩伸出往妹妹嘴裡送,輕輕推開妹妹緊閉的牙齒,妹妹生澀地吐出舌頭,我似乎找到寶貝,強力猛吸,右手慢慢由妹妹乳頭往小腹遊動,平平的小腹,緊崩地夾住雙腿,稀疏的陰毛,讓我血脈奮張,輕輕的扶摸著,我可憐的肉棒更是夾在我兩肚子之間,想盡快塞入妹妹那小穴裡,我用一根手指慢慢尋找那道細縫,初時剛感覺到濕滑,突然我手指觸及一粒硬硬的陰蒂,妹妹忍不住哼叫:「哥!我受不了啦!」全身如蛇一樣扭動,但還是吻著。
我緩緩拉下妹妹右手,讓她去感覺我的肉棒,並教她上下套弄著。
當妹妹將手生澀地套弄時,手心不時磨擦到龜頭那敏感帶,天哪!一陣舒爽讓我手指更加深入妹妹胯下,妹妹那經過這種仗陣,我左手輕捏妹妹乳頭,右手在妹妹胯下猛摳撥弄著陰蒂,妹妹嘴裡哼,身體扭,腿夾更緊,左手又得勾著我脖子,右手還上下套弄著這讓人心悸又不捨的肉棒。
「玲玲,舒服嗎?」我輕輕用舌頭在妹妹耳根輕咬翻捲。
「哥!好癢,好癢啦!」妹妹輕輕喘了一口氣道。
「玲玲,那兒癢?嗯?」我用舌頭輕劃過妹妹脖子,妹妹一個哆嗦縮了一下脖子嬌道:「哥!我快尿出來了,你放手啦,你弄痛我了。」
妹妹停止了右手的套弄,縮著那圓圓尖尖的翹屁股,大腿完全僵直,肌肉繃得很緊,我知道現在必須緩和一下氣氛於是停止右手的進襲道:「玲玲,放輕鬆,我不會傷害你的,你不覺得這樣很舒服嗎?」
她仍然低著頭,但胸脯大力起伏,顯得很激動。
「嗯」她眯著眼囈語道。
我緩緩抽出右手,舉起手指只見濕淋淋地,拿到鼻頭前聞了一聞,有一點腥臊,我伸進口中吸吮,鹹鹹地,妹妹看到我的動作羞紅了臉頰低下頭,右手指掐了我肉棒一下,憤怒的肉棒怎經得這麼一掐?
「啊!」痛得我不由叫了出來,妹妹嚇了一跳,放了手�頭看我道「噢!對不起啦!哥哥」
我低下頭親親妹妹。
「玲玲,幫哥哥舔一舔好嗎?」
妹妹紅著臉頰狐疑地望著我,妹妹還不知道我希望她舔那裡,便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我。
我挺了肉棒一下,妹妹恍然大悟,可是不知要怎麼舔,我把水龍頭開了溫水,道「我們先洗完澡我再教你。」
兄妹倆匆匆洗淨擦乾身體,也沒穿衣服,我抱起妹妹往她房間走去,妹妹閉上眼習慣性地抓著浴巾放在胸部,我輕輕把妹妹放到她床上,我則坐在床頭,胯下那支肉棒仍然矗立蓄勢待發,我撫摸著妹妹的乳房,洗完澡後我感覺到妹妹的皮膚滑嫩滑嫩,我趴下來吸吮著妹妹初經人事的乳頭,妹妹那經過這種仗陣,只覺口乾舌燥,有如千萬只螞蟻在身上爬著,不斷扭動身軀,這時我緩緩起身將肉棒往妹妹嘴裡送,妹妹還沒搞清楚狀況,肉棒就塞在妹妹嘴巴裡了。
「噢!太舒服了……來,手再這樣上下……對……嗯…舌頭再來……哇」我一面教,妹妹學得很快,一手輕輕捏弄我睪丸,那感覺太妙了,這種刺激實在強烈。轉過身與妹妹成了69姿勢,慢慢把妹妹雙腳移開,這時我才真正看到妹妹那微凸的小穴,妹妹陰部的曲線非常柔和,微微的陰毛布滿小丘,但粉紅色的陰唇兩旁寸草不生,顯得非常醒目。妹妹的小腹十分平坦光滑,在與纖細的大腿結合的地方微微彎起一道優美的弧線,上面是兩片結合緊密的、有些出人意料的肥大的粉紅色陰唇,形成一道深深的層層折疊的小溝,突起在小丘的上面。小溝看起來很深,兩邊結合得十分緊密,完全看不見裡面的情況,但我感覺到這正是處女的蜜穴,我知道那裡面一定十分狹窄和潮濕。
我伸出舌頭嘴對準小穴吻了下去,用舌頭舔著她兩腿間的細縫,我感覺到妹妹顫抖的身體,小穴因為剛剛的激情而淫液淋漓,我輕輕用手撥開妹妹的嫩穴,輕輕的舔著嫩嫩的陰唇,學A片舌頭盡情地翻捲。
「嗯………哥……嗯……喔………好癢………嗯」
我進一步將舌頭伸進妹妹那未經人事的小穴,不停的進出,妹妹火熱的穴又在我的舔弄下,流出更多興奮的淫水,妹妹兩腿間散發著淫靡的熱氣,我將手指加入我對妹妹小穴的服務,不停的挑弄夾在蜜穴肉間的陰蒂,妹妹的身體因為陰蒂被逗弄而輕顫起來。本來想將手指挖進小穴,可是妹妹將小穴緊緊地頂著我的嘴,向我的舌頭做更多的需索。
「玲玲,舒服嗎?」我興奮地問道。
「嗯……喔……受不了……哥…喔」妹妹嬌喘地呻吟著,我肉棒脹得讓人難受,我的下身用力一挺,肉棒龜頭被妹妹舌頭一颳,幾乎讓我把持不住射出。
我們的肢體拼命地交纏著,汗水和唾液粘滿了我們全身和床上,我們下體已經完全濕漉漉了,妹妹的屁股開始上下迎合我的舌頭,「嗯啊……啊……喔喔嗯喔…喔嗯………啊」一股熱流,妹妹在我舌頭與手指底下達到空前的高潮了。
我吸吮著那酸酸鹹鹹又有點腥臊的淫水。終於,我也忍耐不住,只覺得背脊一涼,再也控制不住我的激情。我的下身用力一挺,精口突然開放,一股熱流激射而出,精液如同火山爆發般的噴泄而出,我在妹妹口中射精了。
妹妹原本閉目享受著肉體帶來的快感,被這突如其來的射精不知所措,我起身愛憐地說:「玲玲,就像我舔你小穴,你如果能忍受,我是希望你吞下去,如果忍受不住,那就吐出來,沒有關系。」
妹妹看了滿嘴黏糊糊的我,嬌羞地也將今精水吞了下去。
我們倆都享受著第一次肉體的快感,我們緊緊地相擁著,任還沒有完全消散的熱情在體內流淌。
「玲玲,舒服嗎?」我撫摸著妹妹細嫩的皮膚。
「嗯,哥,我愛你」妹妹嬌柔地將頭靠在我肩頭,左手玩弄著我軟下來的肉棒,在被妹妹的手刺激下,又悄悄地一飛沖天,我忍受不住也將手遊蕩到妹妹小穴三角地帶,滑嫩的小穴立刻泛潮泛濫成災。
「嗯」妹妹春潮立現,緩緩張開兩腿,呼吸開始急促,我肉棒脹得難受,我起身道:「玲玲,我要進去羅」
不待妹妹回應,我�起妹妹雙腳扛在肩上,妹妹那小小的嫩穴立刻凸起,看在眼裡,興奮的將肉棒移到妹妹的小穴前,由於妹妹蜜穴裡淫水泛濫,我對準妹妹的蜜穴口慢慢插入,也許是妹妹的蜜穴洞小,也許是我的陰莖太粗,妹妹一陣嬌喘直呼:「好痛,哥,慢一點啦」
天哪!連龜頭都還一半在外面,妹妹的小穴就痛得妹妹眼淚都快流出來,這怎麼辦?
我將妹妹雙腿放下,又將肉棒退出,用手指在陰道口摩蹭,輕輕捏弄那發脹的陰蒂,漸漸地妹妹臀部不安的扭動,嘴裡:「嗯………啊喔………哥…………好癢………嗯………啊喔」
我的手指開始嘗試插入妹妹窄小的肉洞,那裡真的是很緊,妹妹顯然感覺到了我的舉動,同時發出一聲快樂的囈語。由於手指的刺激,陰道口的肌肉不斷收縮,緊緊地吸住我的手指,我小心地加了一根手指進入妹妹狹窄的小穴,然後,我下面的手指也不再是緩慢地抽動了,開始快速地隨心所欲地攪動,希望以強烈地刺激她的陰壁,令它分泌更多的液體,令我吃驚的是竟然全部都順利地進去了,妹妹正閉目享受著這無限的快感,這時,我突然感到手指觸著了一層薄薄的阻礙,使我一下子停了下來,我知道那就是妹妹的處女膜了。
妹妹似有所感,睜開雙眼看著我,似害怕似默許妹妹沒有阻攔我,我伏下頭吻著妹妹,並將妹妹雙腿擺成M型,手又在妹妹胸前揉捏那發脹的乳頭。
「嗯………嗯…嗯……嗯…嗯…嗯……嗯」妹妹被我吻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只有「伊伊嗚嗚」地嬌哼著,我伸手往肉棒將龜頭頂著妹妹的陰戶,泛濫的淫水糊得我那陰莖滑不溜丟地,我手指又逗弄著妹妹的陰蒂,把妹妹逗弄得慾火焚身,我看時機成熟,一個挺身,粗大的肉棒便順利地挺進了一半,妹妹一聲「啊」痛得眼淚都流出來,全身顫栗著想抵抗又動不了,我低頭舔掉妹妹眼淚,也許是掩飾自己的罪惡感,因為我也不知要說什麼,只有輕輕吻著妹妹耳根、脖子,不敢亂動,漸漸地,妹妹有了回應,小蠻腰也扭動起來,我輕輕提起屁股,將被擠得要爆炸的肉棒緩緩抽出又慢慢挺進,起先妹妹還皺著眉頭,沒多久妹妹的呼吸也急促起來,這時我只是專心地向妹妹緊窄火熱的肉洞小穴深處挺進,使肉棒的進入更容易一些。
漸漸地妹妹也有了反應,取而代之的是快樂的呻吟,我放慢動作,溫柔地驅動我的肉棒在妹妹的小穴抽插。
五分鍾吧,漸漸地,我已將那陰莖全部插入妹妹那美妙的穴心裡。妹妹對我的動作也有了反應,已經停止了流淚,頭歪向一邊,閉著雙眼,身體完全放鬆,雙腿自然地擺開成M型,把蜜穴完全凸現讓我深入。
她的臉已經不像剛才那樣有些發白,轉而呈現一片潮紅,鼻翼微微顫動,嘴裡不經意間會發出膩人的呻吟。
「嗯………啊喔喔嗯……哥………好………喔」
看來她已經完全沈浸於肉慾的快感中了。妹妹的處女小穴狹小、緊密、熾熱而不失潤滑,抽插的感覺讓我有如同在天上飛。
於是我逐漸加大了抽插的動作,妹妹的反應也跟著熱烈起來,隨著我的每一次抽插,她都會挺動屁股迎合我的動作,使我的肉棒能完全深入。每一次插進去,我們的下身都要激烈地碰在一起,發出「霹靂啪啦」的肉擊音。
「玲玲,太美了,哥………喔爽…………死了」我們的肢體拼命地交纏著,汗水和唾液粘滿了我們全身和床上,下體已經完全濕漉漉了,粘滿了妹妹流出的淫水。
「啊喔……哥………好舒服喔嗯………嗯…哥」妹妹忍耐不住,將嘴對上了我的嘴,於是我們便嘴對嘴地吮吸起來,這回妹妹的熱情比起剛才要熱烈得多,舌頭抵死與我交纏,貪婪地吮吸我的唾液,同時下體不住地迎頂,承受我的沖擊,忽然間妹妹雙手在我背後緊緊壓住我的屁股,急促地叫道:「哥,我…………我……要………啊………出來了,……喔………哥………我………不行了…………喔………喔………我……出………來………了……喔」
一股熱流收縮從妹妹小穴裡沖出,我龜頭受此一刺激,終於,我也忍耐不住,肉棒也急促地跳動,只覺得一陣酥麻來自脊樑,一股熱流突然激射而出,精液有如火山爆發般的噴泄而出,沖入妹妹的子宮。
「喔……哥…喔……我愛死………你了………喔……太美妙…………了…」
「玲玲,喔………好妹妹……喔……哥…………爽死了」時間好像永恆停頓似的,我們相擁著享受這美妙的時刻,希望能永遠這樣………………。
我們兄妹倆兒時所玩的家家酒,在我們兄妹長大後,我們開始讓它成真………………。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