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母子情深

[複製連接]
查看: 12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殺神風
Crawler | 2016-9-13 22:41:02

我家住在黑龍江的一個小山村,那裡地勢偏僻,交通不便。每天只有一趟去縣城的客車,有時候下雨下雪的,山路不好走客車就不來了。

  村子裡的人都以種地為生,但荒山附近的土地不好,一年到頭也收不了多少糧食,除去種子化肥人工費,也剩不了多少錢。村子裡的人們都窮的叮噹響。即使十幾年過去了,我前一段時間回去發現村子還是沒什麼變化,村子裡的人還是都很窮。所以在大部分時間,男人們都會去很遠的地方打工,掙點零用錢。

  我家的情景也是如此。每過了農忙,掛鋤時節,爸都會和本村的男人們一起進城,有時候會去很遠,一去就是大半年。媽就在家裡乾乾農活,伺候孩子。那時候母親和爸爸才剛結婚,一個人挑起了家裡的重擔。雖然很苦很累,但媽從來都不喊苦不喊累的,其實媽媽真的為我付出了很多。

  孔子說,食色,性也。真的是這樣,自從接觸到這方面的事情後,我就一發不可收拾,常常到他那裡找一些黃書,黃帶來看,每次都看的興奮的不行,雞巴硬硬的,手淫就是那時候學會的。

  後來有一次,大概是慶祝中秋,媽帶我去大伯家吃飯。農村人經常走親戚,一般逢年過節都有到長子家吃飯的習俗。大伯也和我爸爸一起出外打工了,是大伯母做的豬肉粉條,吃的我滿嘴留香。吃完後大伯母又和我媽還有三嬸四嬸看了會兒牌,不是撲克,就是那種細長的卡片,和麻將差不多,上面畫的水滸傳裡的人物。玩完之後都很晚了,媽媽和我回家。進了院子了說尿急,就在院子裡脫了褲子,蹲在地上撒尿。媽媽撅著屁股警惕地看著門口,正好背對著我。月光很亮,我在背後就看見一個白白的屁股,當時腦子轟的一聲,就再也移不開目光了。那場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媽媽對我沒有什麼防備之心,因為我是她生的,她一直把我當成那個只會流鼻涕,跟在她屁股後的小孩子。在家裡經常在我面前穿背心什麼的,我也從來沒對她產生過什麼慾望,但自從那次之後,我就感覺不一樣了,腦子裡都想著她白白的屁股,每次都獨自臉紅心跳。幻想著能摸一下,有時候自己就在廁所裡擼雞巴,腦子裡就像著和媽媽做愛,興奮得不行,每次射出一大堆。為了怕媽媽發現,我都把門鎖上,精液往便池裡射,和裡面的髒水混成一堆,有射到外面的,怕媽看見,就用腳蹭掉。

  東北的冬天特別的冷,這裡一年好像有六個月都是冬季。那時候柴火不太夠,光禿禿的破山也沒什麼樹。為了熬過冬天,媽媽每次燒的不多,屋裡都冰涼冰涼的。瓷做的破碗、盆經常被凍裂,媽都是很心疼的。晚上我和媽媽睡在一起。北方燒火炕,不管多少人都是一鋪炕,說是火炕也只有炕頭還有些溫度,媽媽就和我睡在炕頭,生怕把我給凍壞了。我大部分時間裸睡,因為穿衣服睡覺不解乏,媽穿的也不多,難免就有肢體交纏,她還怕我冷著,晚上都摟著我,我就把頭靠在她的豐滿的乳房上睡覺。

  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吧,有一次我做了一個夢,夢裡依稀看見媽媽躺在炕上衝著我笑,她赤裸著身體,兩條雪白大腿分的特開,中間紅通通的一片。做沒做愛我記不清了,反正迷迷糊糊就射精了。那時候天已經大亮了,醒來就發現自己夾著媽媽光滑的大腿,夾的特別緊那種,雞巴還是硬硬的。龜頭上一大片白色的液體,蹭的媽媽大腿上都是。媽媽也醒了,我看見她的臉通紅通紅的。

  我們當時都沒說話,氣氛很尷尬。過了一會,媽半裸著身子下地,拿了塊抹布擦了擦大腿,又回來給我擦雞巴。我躺在炕沿上,看見媽媽只穿了一條褻褲,寬鬆的那種,撅屁股擦大腿的時候露出白白的大腿,還有幾根黑黑的陰毛,雞巴又硬了。

  後來媽就穿的就很多了,並且要和我分被窩睡。我想她時意識到我已經長大了,有自己的獨立思想了。可是天氣真的很冷,我半夜有時會被凍醒,又往媽的被窩裡鑽,天亮的時候往往又回到一個被窩裡了。那時候我對媽媽的慾望很強烈了。媽其實長的很漂亮,身材又好,我抱著她屁股時,或者夾她大腿時,我的雞巴經常會硬。媽媽就會感覺到,那時候她會很生氣,讓我回到自己的被窩不要碰她,我就不敢碰。但睡熟了又會回到一起。

  有一次半夜醒來,媽睡的很熟,她睡覺是有鼾聲的。我靠著媽媽的後背,手摸著她的屁股。不知道怎麼回事,聽到媽媽打鼾我的雞巴一下子就豎起來了,我又想起媽媽撅大白屁股撒尿的情景了。媽腰細屁股大,正是中國女人標準的梨型。

  我手在她屁股上試探的動了動,側耳聽她沒什麼動靜,呼吸很勻,好像睡的真是很熟,就悄悄地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農村的婦女穿的褻褲一般都很鬆,我很輕鬆就摸到她的臀肉,只覺的軟軟的,皮膚很嫩,摸在手裡真的好舒服。

  我看了很多黃書黃片,對性方面已經很熟了,知道女人的生殖器在兩腿之間,就想伸手去摸一摸。可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我猶豫了好久,心裡狂跳,最後慾望戰勝了理智,決定摸一下。如果媽真的醒來,就裝做是在睡覺,想媽應該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當時真的很緊張,手心裡都是汗,順著媽媽的屁股往下摸,摸到媽兩腿間的時候,就覺得那裡毛茸茸,熱乎乎的。原本打算摸一下就算,可是實在忍不住又用手指摩擦了兩下。我感覺媽的身子顫抖了一下,心說壞了,媽的鼾聲一下子停了,我嚇的夠嗆,手都不敢往回拿。媽一下子坐了起來,拉開燈看著我,我低著頭裝睡,一句話都不敢說,雞巴也軟了。

  過了一會,媽搖我,說:你睡著了嗎。我裝做睡眼朦朧還有點疑惑,說:我睡著了,怎麼了?媽說你怎麼又過來了,我說被窩冷,媽點點頭,說:睡吧。我剛想回自己的被窩,媽說:別回去了,那邊冷,就在這裡睡吧。說著關了燈,又躺下了。

  躺在一起半天也睡不著,我感覺媽也沒睡著。我當時心裡想著,媽怎麼沒讓我回自己被窩,還讓我挨著她。難道說……想著想著下面就又硬了,媽是仰著睡的,我試探著挪過去點抱她,手故意放在她乳房上。媽也不說話,我膽子大了些,索性把手從下面伸了進去摸,媽的乳房我不陌生,小時候常常會摸,是那種很豐滿又很有肉感的類型,摸到乳頭時,媽還是不說話。

  我一看媽媽沒反對,有戲,心裡別提多高興了。我跟著靠了過去,一條腿挎在她身上,手抓著媽的乳房輕捏。媽媽推了推我,說:別鬧了,我困了。說著翻了個身。如果是往常,媽早就伸手把我的手打掉了。但她這回沒有,只是翻了個身背對我,我的手還捏著她的乳房。過了一會,媽媽發出了鼾聲,我知道她不可能睡著,八成是裝睡。以前媽讓我摸乳房,但堅決禁止我摸乳頭,現在也不禁止了,明顯是在縱容著什麼。

  我心裡暗喜,也跟著湊過去,抱著媽媽的身體,雞巴在她的柔軟的屁股上摩擦著。媽輕搖了搖屁股,可能是想把我甩了,摩擦的感覺卻刺激我的雞巴更加的大。我沒穿褲衩,是裸睡,媽媽穿著線褲,裡面還有褻褲,我把心一橫,把她連線褲帶褻褲都脫了下來,露出豐滿的大屁股。媽媽可能沒想到我會這麼大膽,現在在裝睡,又不好醒了。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媽媽赤裸的朝思暮想的大白屁股就在我眼前,我雖然天黑看不見,但更加興奮。我伸手揉了揉媽媽的屁股,皮膚毛孔很小,光滑細膩,手感比我想像的還要好的多。這個場合實在是太淫靡。

  媽媽赤裸的屁股對著兒子硬邦邦的雞巴,媽媽也顧不得裝睡了,向後伸出手把褲子提上。我當然不能就這樣算了,伸出手又拉了下來,就這麼過了四五次,媽嘆了一口氣,就撅著屁股,也不提,任著我了。

  我心裡狂喜,雞巴從後面挺了過去,正插在媽媽屁股縫裡。媽媽也沒反應。

  我在媽的屁股縫和大腿根裡來回摩擦著,右手伸到媽媽的小腹上,往下摸,先是摸到了一叢柔軟的陰毛,又摸到了一個鼓鼓的肉包,再往下摸,摸到了和一個軟軟的地方,下面是我自己的雞巴。因為我們靠的實在太緊,摸到陰唇時,我能明顯感覺到媽的身子顫抖了一下。由於黃書黃片的啟蒙,我對於女人的身體不陌生,但真這樣隨意摸著女人陰唇的地方還是第一回。媽媽的陰部熱乎乎的。我拿食指試著往裡面伸了伸,一根手指節伸了進去,感覺裡面稍微有點潮濕,兩片柔軟滑膩的陰唇夾的我的手指舒服的不得了。我把整根手指都插了進去,媽媽的呼吸明顯濃重了許多。我用手指在陰道壁裡面輕輕的摩擦,媽媽盡力地在壓抑呼吸,我惡作劇心起,手指故意在裡面快速捅來捅去,媽媽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卻始終沒有叫出來,光滑的兩條大腿動來動去。

  我知道今晚媽媽是我的了,我緊緊地抱住她,大腿盤在她腿上,不讓她亂動。

  右手從她陰道里拿了出來,抓住我那條硬的不行的雞巴,往剛才那個肉洞裡塞了進去。因為有淫水的潤滑,龜頭一下滑了進去。我雖然年紀還小,但可能是血統的原因把,雞巴卻長的很粗大。我看過爸爸的,他的也很大。因為雞巴比較粗的緣故,一下沒有插進去。媽媽的屁股向後撅來,讓我能夠更加輕易的操她。我摟住她的腰,一寸一寸的往裡擠,只覺得雞巴被一團軟肉慢慢包圍,那感覺真是舒服極了。當我的雞巴快全插進去的時候,媽媽終於「嗯」的一聲叫了出來。

  女人的叫聲是對男人最好的鼓勵,我慾火大盛,開始操起媽媽來,雞巴在媽媽的陰道里進進出出,小腹撞擊著媽媽的屁股發出肉響聲。媽媽的陰道里舒服無比,每一次的進出,媽媽都輕叫一聲,是那種怕別人聽見壓抑的叫聲。插了大概十幾下,我就感覺受不了了,媽媽的大腿和屁股實在是太滑膩,陰道里又火熱,就感覺到一陣舒服,竟然就這樣射了出來。當時就感覺射的一陣天旋地轉,真的是那種旋轉的感覺,舒服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後來好像是媽媽又拿布給我擦了擦,我感覺上下眼皮打架,用盡了全力也掙不開,就這麼睡過去了。

  這是我和媽媽的第一次性愛,從那晚開始,我就感覺母子間的關係發生了一些變化。放學回來吃飯的時候,媽端菜進屋,我故意伸手摸她的屁股,她也不說話,裝做什麼都沒發生。我感覺,在性這方面,媽媽都由著我了。※ www.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第二天晚上,我脫光了衣服直接就進了媽的被窩,媽也沒說什麼。我把手伸進她衣服裡摸她,她也不阻止。我把她的褲子脫了下來,她轉過頭不看我。我趴在她的身上,雞巴就插了進去,感覺裡面濕淋淋一片,水多的時候抽插就很順暢了,但還是很舒服。後來做著做著就射了,都射媽的陰道里面。媽躺著沒動,我在她身上喘氣。畢竟是少年,過了一會又硬了,那晚上我在她身上做了三次,後來就趴在她身上睡了。

  那次後媽媽和我約法三章,每週只能做兩次,說做多了傷身體。我也同意了,畢竟媽媽已經同意和我一起做了。不過比較遺憾的事媽媽還沒來過高潮,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過年的時候,爸回來了。帶回來了很多錢,還有一袋子的小國光蘋果。這在農村已經算是很好的東西了,媽也很高興,笑得合不攏嘴。

  當天晚上爸和媽一被窩,我自己一被窩。雖然還是寒冷,但媽明顯多燒了些,所以夜晚也不算太難捱。和溫柔的媽相比,爸是很嚴厲的,我考試成績下降的時候常常會挨他的鞋板子,他在家裡很有威嚴。所以他在的時候打死我也不敢往媽的被窩裡鑽。爸在家的那段時間,我和媽都沒做過。

  我一直想聽聽爸和媽做愛的聲音,想想就很刺激。也許是變態,也許只是一種好奇心。可能是保密工作做的好吧,我以前從沒有在晚上聽到過爸媽做那事。

  中國人在這方面都是很保守的。後來我總結了一下,爸在外憋那麼長時間了,媽也是獨守空房,要說沒有慾望是假的。之所以沒讓我聽到肯定是她們等我睡熟了才做。

  年三十的晚上,爸給了我十塊錢壓歲錢。那時候十塊錢已經很多了,能買好多的東西。我故意在三嬸家先睡了一大覺,又在外面和朋友們放鞭炮,野了好久才回來。農村一般十點左右就接神吃年夜飯了。我回家已經十點半了,吃完餃子鋪褥子睡覺。我裝做很困的樣子,輕聲的打著鼾,其實我一點睡意也無。

  果然沒過多久,就聽見爸和媽說:這小兔仔子睡著了。接著是一陣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不久媽媽輕聲吃痛的「啊」了一聲,對爸爸說:他爹,你輕點。爸說:曉得了。

  肉體相撞的聲因傳來,還夾雜著雞巴進出陰道摩擦的水聲。我睜開眼睛,依稀看見黑暗中媽媽跪在炕上,爸爸裹著被跪在後面,正趴在媽媽的身上奮力耕耘,媽輕聲的哼著,兩隻肥軟的乳房被爸爸干的一動一動。兩隻胳膊向左右分開,抓住被角,一陣松一陣緊的。其中一隻就在我的眼前。

  我惡作劇心起,伸出手去抓住媽媽柔軟的手背用力一捏,媽媽的身體突然一硬,爸立刻就感覺到了,低聲問:怎麼了?媽說:沒什麼,好像有蚊子。爸笑道:

  淨瞎說,這寒冬臘月的,哪有什麼蚊子。我心裡暗笑。

  爸說:來,我們接著整。說著又動作起來。媽媽的呻吟聲明顯小了很多。爸問怎麼了,媽說沒事,有點冷。爸嗯了一聲,用被子把媽都蓋住了。我一直緊抓著媽媽的小手,不讓她掙脫。天黑爸爸也看不見。爸又幹了一會我就感覺媽不對了,她身體繃直,像瘋了般的大叫起來,聲音裡帶著哭腔。緊緊抓著我的手,把我的手都捏疼了。

  過了幾秒鐘,媽無力的癱倒在地,我這才知道她是高潮來了,爸奇怪的問:

  這回怎麼這麼快?媽哼哼說:不知道,你還有多長時間?爸苦笑道:你剛才夾的好緊,我都射裡面了。

  第二天早上,趁爸出去買菸,媽把我叫到一邊,罵道:要死了你,昨天抓我手幹什麼?讓你爸知道了打死你。我根本不理她,說:媽,我聽見你昨天叫了,聲音好大。媽說聲音真的大嗎,我點頭,用手比劃說整個村子都能聽見了,其實沒有那麼誇張。媽聽到臉就紅了。

  接下來也沒什麼機會,爸媽始終都在一起,幾乎夜夜做愛。我晚上有時候也聽過幾次,因為媽媽睡覺是靠我這邊的,有時候我就伸手去摸媽媽的手,還有大腿或者屁股,當然是格外小心,媽媽的穴讓爸插著,也不敢來說我,就由著我了。

  高三的時候,爸去走朋友,在外面吃午飯。家裡只剩下我和媽媽。媽做了幾個好菜,還給我煮了幾個最愛吃的雞蛋。吃飯的時候我就不老實了,在媽身上蹭來蹭去的。吃晚飯趁媽收拾的時候,我就央求她讓我來一次,媽不同意,害怕爸會回來。我就給她搗亂,她刷完我就拿走抹布,最後弄的媽媽哭笑不得,只好同意,說:真服了你了,和你爹一樣都是色鬼。快點吧。

  我歡呼一聲,就去拉媽的棉襖,媽抓住我的手搖搖頭,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怕時間長了爸會回來,不好收拾。於是我就只脫了她的褲子,把棉褲和褻褲拉到膝蓋上。白白的下身露出來。媽躺在炕上,我一把拉住她,把她翻了個身,媽明白我的意思,乖乖的跪在炕上,屁股向後撅著。白花花的屁股上,一個褐色的肛門,下面是兩瓣好看的陰唇,真的像一朵花兒一樣。我手指蘸了點唾液,輕輕地插進陰道里,來回抽插。

  我說:媽,你知道我是什麼時候想操你的嗎?

  媽被我用手指插著逼,回頭看著我,眼睛裡水汪汪,說:不知道,什麼時候啊?

  我說就是你那回尿尿的時候,你這白屁股撅起來,我硬了好幾天呢。

  媽說:硬了那你就操吧,快點,一會你爸就回來了。

  我道得令。手扶著她的屁股,挺起堅硬的雞巴,一下子就插到了她的陰道里。

  媽輕輕的叫了一聲。我知道媽最喜歡這樣的狗交式,也很想讓她來次高潮。我抓著她的屁股,猛烈的在後面操她。每次都深深的插進去,插到她的穴深處,小腹撞得媽媽屁股一挺一挺的。果然,在後面操了她十多下,媽的叫聲越來越大。我把嘴巴伸到她耳邊,說:媽,我好累噢,你也動動唄。媽橫了我一眼,說累了就別做唄。話是這麼說,卻是挺動屁股一上一下,配合我的雞巴蠕動起來,柔軟的陰肉包裹著龜頭摩擦,那種感覺真的是難以言表。

  又插了幾十下,我感覺到媽的陰道一陣收縮,知道是她的高潮來了。媽媽大腿繃直,全身發硬,大聲的哭叫了一下,然後身體像一灘泥一樣軟了下來。我只感覺她肉穴劇烈的收縮,心想怪不得爸沒忍住就射了。我心裡也害怕爸會提前回來,順勢又插了幾下就射在她的肉穴裡了。

  這是媽媽和我做的第一次高潮。又過了一會,媽才勉強爬起來,瞪了我一眼後收拾現場。說來也巧,我們剛收拾完,就聽見門口一陣喧嘩,爸爸帶幾個朋友回來了。我和媽媽互相看了一眼,都感覺到一絲後怕。

  以後的情況就不介紹了,和媽媽的關係一直維持到我結婚生子。我們究竟做了多少次已經記不清了。即使是現在偶爾回憶到媽媽和我的故事,雞巴還是會硬起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