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1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9-10 09:27:14


  20歲那一年,常駐我電腦裡的A片達20部,全部在800M以上,流轉
的不計其數,短片不計其數,H小說不計其數,各種性教育、性技巧類文章不計
其數。

  那一年我交女朋友0,性交0,手淫不計其數。

  在種種數據的堆砌下,我堅信我已經成為一代性交高手,只是尚不曾遇見對
手,或者說遇見一位良師來啟發我,一旦時機來臨,在性上的造詣必將不可估量。

  可是當她掀起短裙,褪下她的蕾絲內褲時,我竟然一蹶不振。

  雖然從她上火車,坐到我對面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無法遏制的在腦海裡生出各
種淫邪的念頭,雖然我的下半身也驕傲的仰起來頭。但那個時候我無論如何也想
不到自己會有如此的艷遇,而碰到艷遇的我竟然是如此的不濟。

  她伏在牆壁上等我,身上的酒氣還不曾散盡,淡淡的酒香混合著汗味,混合
著女孩子的體香,還有一種我不熟悉的味道,我不知道那味道是不是來自於剛剛
還被內褲緊緊包裹而此時正等待我進入的神秘地帶。我只覺得血往上湧,我感覺
到我臉上像著了火一樣的發燒,我知道這不是好現像,如果血液不是湧向我的腦
袋而是湧向龜頭的話,我現在也不必如此尷尬。

  夜間行駛的火車,車輪和鐵軌發出規律而清晰的碰撞聲,一下一下的,感覺
上上在為我加油,又像上在嘲笑我,嘲笑我的自以為是,嘲笑我�不起的頭和龜
頭。

  我騰出一只手開始快速的套弄自己的老二,我閉上眼開始搜索被我藏在硬盤
各個角落裡的A片和眾位AV女優,她們或站或臥,或坐或跪……這時我聽見一
聲輕輕的笑聲,我睜開眼,發現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回過頭來,正看著傻乎乎,閉
著眼手淫的我,那情景實在是尷尬極了,我本以為我的臉已經紅到了極限,可此
時我感到我臉又更加強烈的燒了起來。她走到我的面前,短裙已經放了下來,但
是內褲留在小腿上。她把櫻桃一樣的小嘴湊到我的耳邊:「硬不起來?是陽痿還
是處男呢?」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我覺得我該說些什麼,於是我張開嘴想要胡亂說
些什麼出來。就在這個時候,門外有人敲門,「快點行不行?上個廁所要多長時
間?」她伸出一只食指放在我的唇上,「別理他」,她輕輕的說,說罷用她那嫩
白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老二,一股快感直襲大腦。門外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
她笑吟吟的看著我,那樣子美極了。

  「我就知道你沒問題,剛上火車的時候,你只看了眼我的內褲,這裡就翹的
高高的,你以為我不知道麼?然後你拿出手機假裝發短信,實際上是在偷拍我的
內褲,你以為我不知道麼?你還是給處男吧?你以為我不知道麼?」她每說一次
「你不知道麼」手上就忽然加一次力,我覺得我是徹底敗在她手上了,我的一舉
一動似乎都逃不脫她的眼睛,我也只好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了,把自己和自己
的命根子全都交給她了。

  她很有經驗,我覺得她似乎比我自己還了解我的老二,了解我的敏感帶,她
的力道忽大忽小,幅度忽深忽淺,我覺得我一次次的被她的小手送入雲端又一次
次的被她拉了回來,然後再一次送入雲端。終於在一陣快速的動作中,我到達了
最高的境界,她的手並沒有放開,依然緊緊的抓著我的老二,任由它在她手裡抽
動。

  「我美麼?」她問我

  「美」,我努力把思緒從射精的快感中抽回

  「那為什麼還要離開我?」

  這一句話像寒冬裡一盆冷水,我殘余的快感瞬間被澆熄。「你,你喝多了。」

  我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卑鄙,竟然趁著一個女孩心情不好的時候,對她做這種
事情……

  「為什麼不愛我了?」她梨花帶淚,「這裡有你的名字」,女孩掀開了自己
的短裙,在大腿的根部上刺了一個很漂亮的風箏,「你說這樣就表明我是你的了,
說我被烙上了你的印,這一輩子也跑不掉了,可是你怎麼不要我了呢?」

  她撲倒在我懷裡,淚水很快就濕透了我的胸口。

  「說你愛我好麼?說愛我好麼?」她苦苦的哀求我,我知道她不是在對我說
話,我只是個替身,只是個影子,但是我實在無法視而不見,我在她的耳邊說:
「我愛你,愛你。」

  「像以前那樣說,說,嵐,我愛你」

  「嵐我愛你」

  她�頭看著我,雖然臉上還帶著淚,但是那帶淚的笑容卻更加迷人

  「謝謝你」

  我不解,不知道該如何接她的話

  「謝謝你,我憋了好久了,連個哭的地方都沒有」

  她身子往後一靠,一只腳�起放在窗台上,粉紅色的陰蒂一下子就在我眼前
展現無余。

  「不過你也不是什麼好人,你給我啤酒的時候就在盼望這個時刻,你以為我
不知道麼?」

  我又一次被看透了「來」,她又一次抓住了我的老二,「進來吧」

  我毫不猶豫的進入了她的體內,由於剛剛射過精,我老二感覺很堅挺,我絲
毫不用擔心早泄的問題。我把她壓在身下,她努力的忍著叫喊的衝動,把兩排牙
齒重重的壓在我的肩膀上,我感到一陣陣的刺痛,我知道這是她快感的指示器,
她越是咬的我疼,越是代表她有多麼的舒服。

  我像是一個老手一樣掌握著抽插的節奏,時而舒緩時而疾急,時而淺嘗輒止,
時而槍槍到底。我從肩膀上傳來的痛楚來把握著她的快感。我的雙手不停的在她
的身上遊移,從小腿到大腿,從屁股到腰,從乳房到脖子再到她的臉,她的秀發
上,我不放過每一處肌膚。忽然我感到肩膀上一陣很深的痛楚,同時她的身子開
始劇烈的抖動起來,我感覺到有些東西順著我的老二滑落滴到地面上。我不知道
這個時候該怎麼做,不禁停下了抽插,她雙手一下子按在我的屁股上使勁的推我,
我笑了,伏在她的耳邊,「叫老公,說要」。

  「老公我要,我老我要,老公」

  我滿意的笑了笑,開始用力做最後的抽插,她如同一只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在
狂風中抖動著得到了高潮,而她喊的那句「老公」也如同催化劑一樣,讓我的精
液在接下來的十余下抽插中噴薄而出,然後我們兩個緊緊相擁……

  聽聽外面沒人,我先離開廁所,回到臥鋪車廂。爬回自己的中鋪。

  等了好久,她才從廁所出來,來到我的面前,揚手就給了我一拳,這一拳不
偏不倚正打在了我的老二上,我疼的「啊」的一聲就喊了出來,她衝我吐了下舌
頭,一臉壞笑的鑽進了被窩。

  列車員滿臉氣憤的責備我,說已經是熄燈時間了,不應大呼小叫的影響其他
乘客的休息,我只得一個勁的賠笑認錯。

  列車員走後我也無力對她做什麼了,剛剛在廁所的時候表現的那麼神勇,現
在才知道原來剛才是把體力透支了,現在連手我都太不起來了。一覺到天亮,一
個夢也沒做。醒來後,我發現下鋪上的她已經不見了,�頭看看行李架上她粉紅
色的皮包也沒了……聊天的時候明明說是到終點才下的,看來是因為昨晚的事,
她早一步下車了。

  後來我常常回憶,當時我要是醒著,她還會走麼?如果她走,我會留她麼?

  如果留不住,我會跟她一起下車麼?回憶的結果常常是苦笑著搖頭。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