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0 18:34:33

十年前,一個16歲的男孩戴著棒球帽,拖著沈重的行李坐上了從天津開往北京的火車。那個時候沒有人知道他是誰,直到他敲開一扇門,從門縫里看到了一個人,一個改變了他一生命運的人。十年后,人們終于知道,開門的人叫郭德綱,而那個男孩正是如今享譽京城,人稱“80后”相聲才子的——曹云金。

  餓不死,就把相聲一直說下去棄學從藝

  曹云金幸運地降生在了曲藝之鄉——天津,這使得曹云金從小就對相聲、戲曲等國粹耳濡目染。“家里一摞一摞的,盡是相聲的磁帶:馬三立、侯寶林這些老先生們的段子真是百聽不厭。”說起小時候的“珍藏”,曹云金如數家珍。“我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孩子,”當問到他爲何16歲就辍學來北京時,他回答道,“好孩子應該上學,之后找一份穩定的工作糊口。但我對學習沒興趣,只喜歡相聲,一門心思地研究相聲。”

  “你的家里人怎麽看待你辍學而去學相聲這件事?”筆者問曹云金。“不支持不反對。自己孩子在上學的時候取得好成績,順利考上大學,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之后娶妻生子,安靜而幸福地過一生,這應該是每個家長的共同願望。但我覺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敢說我是一個我行我素的人,但如果這件事我喜歡我就一定會堅持,如果我不喜歡,我想我就不會去做。”

  曹云金在天津的相聲老師是相聲名家田立禾先生。“田先生是相聲名家,即使我已離開天津多年,但在接受采訪時,我還是會對記者說我的�蒙老師是田立禾先生,我的報菜名和繞口令都是田先生傳授給我的。”曹云金告訴筆者,在和田先生學藝期間,田先生曾建議曹云金考天津當地田先生任教的一所戲曲學院,這樣和田先生交流就方便很多。“現在回想起來,幸虧當時沒有去,相聲這個東西,不是在學校里可以完成的。”

  拜入郭德綱門下

  曹云金與郭德綱還有另外一層關系:郭德綱是曹云金的表姐夫。于是16歲的曹云金在師從田立禾先生一年之后,只身來到北京“投靠”表姐夫郭德綱。

  “我敲開門,一個黑胖子探出頭來,我走了進去,第一次清楚地體會到什麽才叫家徒四壁,當時我以爲我師父郭德綱是個騙子。”當曹云金回憶初到師傅郭德綱家中的情景時,在場的人都笑了。“頭一天去,我就把我師父家的電視弄壞了。那是他新買的電視,打開的時候電視屏幕一圈都紫了。我說沒事,師傅,我會修,簡單。您把電視關上,插銷拔了,搖一搖,過一會兒再打開就行。一個小時過后,我去插上插銷,一按電門,咚!”曹云金聲情並茂地比劃著,“電視炸了,我當時很尴尬,頭一天上人家家里來就這樣了。我師父當時沒有生氣,看著我問,少爺,這就是您修完的?”

  曹云金在師傅郭德綱家一住就是3年。“學徒剛到家,師傅不教藝。買菜做飯,遛狗,擦狗屎,反正是能干的家務活我都得干。我干活我師傅就躺著,嘴里還念叨著,把碗涮了!”說起在師傅家最“痛苦”的回憶,莫過于每天的早起。“一般是5點鍾起床,不管春夏秋冬。”“你當時還小,怎麽就能那麽自覺呢?”我問曹云金。“我也不願意起,誰不願意在被窩里待著?外面怪冷的,還得站在街上背貫兒口。我師父從來比我早起,每天早上‘咚’地把門踹開,我‘噌’地就坐了起來,他就站在門口,黑著一張臉。我就再也睡不著了。”

  搬家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跟著師傅搬過很多次家,我自己搬過家的次數我也記不住了。老得換地兒,住倆月房東就轟走。因爲有兩點討厭:我們說相聲的,在家一高興就拿起快板打起來,房東說太鬧了,得搬走。還有一點就是我師傅打呼噜,特響。我記得特別清楚,有一天一個街坊敲門來了,問,您這呼噜能不能控制—下?”曹云金說,搬家就是那幾年生活中的一部分。

  第一次搬出來自己住,曹云金住進了何云偉家。曹云金回憶道:“我租的是他家的一個儲物間。”那個儲物間小到什麽程度,用曹云金的話說,就是躺在床上,一睜眼就能看見四個角,就像住在棺材里一樣。“后來我想,這樣不行,住時間長了人會抑郁,于是住了一年后,我搬了出來。”

  第二次搬家是住進了張德武老師的一個畫室里,是豐台區一個老式小區的地下室。“潮到什麽程度,反正早上起來擦完桌子,晚上一擦,桌子上全是毛。”曹云金描述曾經的“舊居”:地下室的暖氣管子到了中午直往下滴水,衣服要是晾在屋里根本就干不了,打開門一股潮氣撲面而來。最難熬的是身上起的一片一片的濕疹。“那時我想,家里挺好,我到這兒受這苦干嗎來了?”

  半年不知肉滋味

  除了居住條件的艱苦,曹云金在飲食方面也有過一段極其艱難的日子,曾有半年沒有沾過一點肉。“本身我是回族,對肉類有避諱,而且當時我買不起冰箱,也就存不了肉。我從劇場坐車回家,最少三個小時車程。得倒四趟公共汽車。五六點鍾的三環路,就是一個大停車場。等我到了家,所有的市場就都關門了,所以我根本就沒地方買肉。那個時候我跟何云偉兩個人連續兩個禮拜每天都演,只能拿到40元錢的收入,你要讓我到外面飯館吃一頓,我是真舍不得。”

  17歲的曹云金住在陌生的城市,走在陌生的街道,身邊都是陌生的人,那時候他覺得自己正走在一條沒有光明的道路上,而且根本不知道這條路的盡頭在哪里。回家這個念頭他想過無數次,但對相聲的熱愛還是給了他撐下去的動力。“在北京最艱難的時候,我的原則是對家里人報喜不報憂。我告訴我自己,只要餓不死,就要一直說下去。”

  做到劉德華很難

  筆者問曹云金,現在很多藝人都回大學充電,你有沒有這個打算?他回答:“藝人是往外掏東西給觀衆的,我必須要‘有’才能講出來,但是我一個人能知道多少呢?這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一輩子的時間我都要學習,我要接受現代的信息,但不一定非得去念大學,拿文憑。藝術拼到最后,拼的是知識、文化而不是學曆。我的目標是做三棲藝人。”

  “想做成劉德華不容易啊!”曹云金感慨道。以前很欽佩劉德華這樣的藝人,影、視、歌每個領域都能做到最好,又是常青樹。做了藝人且小有名氣后的曹云金才發現,原來看似在舞台上光鮮亮麗的“常青樹”,其艱辛也是鮮有人知的。“就拿2010年的五月到七月這三個月來說,我每天一睜開眼不知道我在哪個城市。每天只有四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我基本上是在飛機上睡的。我一上飛機就開始睡,有的時候飛機一停,‘剛啷’一下我就醒了,算是一天的睡眠完成了。有的時候飛機‘剛啷’我醒不了,我的助理就在一旁看著我,直到飛機上的人都離開了才把我晃醒。”

  “別看我在台上那麽‘活份’,其實我是一個性格有些沈悶的人。”台下的曹云金少了些調皮,多了些穩重。曹云金說:“別看現在觀衆特別喜歡我,但如果我不努力,創造新的段子,觀衆很快就會把我忘了。你的藝術不完美,難以滿足觀衆的需要,被遺忘是必然的。我想讓自己的藝術生命走得長遠,成爲常青樹,就必須不斷提升我自己,畢竟要做到劉德華這樣的很難。”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