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9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12 18:29:32

本篇最後由 humsuploh 於 2016-9-12 18:43 編輯

「沒錯,為何我之前想不到!」之前係因為俾凱晴用勁圈綁住條頸,我先拎唔到抽門匙,而家係籠入面,我可以用滾雪球式的方法,去到桌子旁邊撞到條門匙跌落黎。

我把我的計劃告訴家姐,然後一切準備就緒後,便數一,二,三,把籠子向右推倒......

「阿!!細佬唔好再推啦!」家姐大叫了出來,我望一望我的小弟弟,終於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了。經過這一下的推動,我原本貼在家姐大腿上的小弟弟,變了緊貼左家姐的小穴前。

慘了,這該怎麼辦?但如果停止,我們兩姊弟一定有危險,就算我有事都唔想家姐有事,所以一定要繼續落去。

「家姐,為左離開,我地一定要繼續落去。」我望住家姐,家姐咬著嘴唇,向我點頭示意可以繼續。

如是者,我們一直滾,一直滾,把鐵籠滾到去桌子的旁邊。

而我的小弟弟在我們滾動籠子時,不斷跟家姐的小穴磨擦著,當籠子去到桌子的旁邊,我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已經變大起來。

無論我身體怎樣左右搖罷,都被籠子狹小的空間卡住,小弟弟仍然是緊貼在家姐的小穴前。此刻,我看見家姐閉上眼睛,感覺很享受的樣子。

「家姐!家姐!」我不斷大叫著,「家姐,我地到左桌子旁邊啦,仲差一步咋,你要忍埋落去阿!」

「細佬,不如停啦,好唔好,一定仲有其他辦法架。」家姐搖罷著下半身說著。

就是這一下搖罷,家姐把我變大了的小弟弟插了進她的小穴內。

「阿!家姐,你唔好亂郁阿!我拎唔番出黎阿」我不斷掙扎,希望能夠把我的小弟弟從小穴內拿出來。

「啊!啊!啊!細佬停阿!拎番出黎啊!拎番出黎啊!」家姐高分貝地對我說。

但是無論我怎樣移動身體,只是會讓我們兩個的身體愈興奮。家姐的小穴和我的龜頭愈流愈多淫水,使我從掙扎把小弟弟拔出變成了抽插著家姐。

「家姐,而家無辦法拎番出黎,我們還是大力啲撞張檯,等抽鎖匙落黎我地就走到架啦。」我不斷向桌子那邊撞過去。

「細佬,啊!啊!啊!唔好阿!我唔得啦啊!啊!」我並沒有因此而選擇停下,「家姐,差少少架咋,差少少我地就走到架咋。」家姐愈流愈多淫水,伸吟的聲音也愈來愈大,這一切也使我愈撞愈起勁。

但是無論我怎樣撞,鎖匙亦沒有跌在地上。

這一刻雖然我盡量控制著我的理智,雖然我並唔係破家姐處的人,但是家姐的窄窄的小穴實在好溫暖,好舒服,如果沒有親人的枷鎖,我一定狠狠的射進去。

這時候,我感受到我有一股暖流向我的小弟弟衝過來,「啊!細佬,我唔得啦,拔出黎阿!啊!啊!啊!」

家姐緊緊地抱著我,大量淫水在她的小穴溢出,沿著我的小弟弟流出來....


「家姐,啊!俾尐時間我,我一定能夠將抽鎖匙撞落黎。」我一邊插著家姐的小穴,一邊安慰著她。

「細佬,啊!啊!啊!我相信你,我地再大力尐。」家姐邊伸吟邊對我說。

雖然家姐叫我大力尐,但係我根本沒時間去考究家姐是想我插得大力尐,還是撞張檯撞得大力尐,抑或想兩樣都大力尐,我只知道我們不再快點逃走,將會被放在洗衣機的人可能是我跟家姐。始終在我還沒搞懂所有事之前,凱晴十分有殺死阿新,阿思的嫌疑......

「啪!啪!啪!啪!啪!」撞擊桌子的聲音與我們兩個性器官的抽插聲互相交響著,交織著一首讓我們二人十分害羞的樂曲,衝破了兩姊弟之間的鴻溝。

「老公!老公!大力尐!唔好停!」老公呢個名詞係現今的社會上有多個等號,結了婚的女性稱呼她的另一半做老公,還沒結婚的情侶,女朋友會叫她男朋友做老公,就算兩個陌生人上到床都會用老公和老婆去互相稱呼。但係家姐對著細佬叫老公,我應該是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從此可見,我家姐已經完全失去理智,忘記了我們是姊弟的身份,完全浸淫在性愛之中。

家姐小穴流出的淫水可以用滔滔江水去形容,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像黃河缺堤般湧出來,看著家姐小穴的淫水跟我的小弟弟交纏著,我的內心充滿著罪惡感,「怎會這樣?」我怎可以享受著親人的淫水,我怎可以讓家姐的淫水成為我們的潤滑劑,「不可以!蔡加讚你要快點清醒過來!停啊!停啊!」

沒想到家姐蔡加怡把我愈抱愈緊,下半身愈搖愈有節奏「老公!老公!我快不行了啦!唔好阿!啊!啊!」,我們身體像被人控制著,完全沒辦法停下來,面對著家姐完美的身材和可愛的臉蛋,自己原本堅持著不可亂倫的底線都在這一秒間完全被崩潰。

「家姐,我拔不出來阿,我要射啦,怎麼辦?我要射啦,親家姐,我,啊!啊!」

親生細佬蔡加讚源源不絕的精液從我的小弟弟射進自己家姐蔡加怡的子宮內,「老公!」家姐緊緊地抱著我,仍在享受著被自己親生細佬中出的感覺。

我完全沒想過,我第一個中出的女生不是詠詩,不是凱晴,也不是愛君,竟然....竟然....是陪伴我長大的親生家姐,「阿!我的天阿!」我完全接受不這個結果,我以後怎樣面對家姐,怎樣面對父母,怎樣去面對一眾親朋戚友,「家姐,我對你唔住。」

「細佬,唔緊要,萬大事有家姐在,唔好喊,你男仔黎架嘛。」家姐清醒過後仍在安慰我,我知道家姐在這一刻的擔心程度比我高一千倍,一萬倍,但是她仍然強忍睙水安慰著我。她愈死撐,我的內疚感就愈大。

我們安靜下來,面面相覷,家姐終於踏出第一步打破沈默.....

「細佬,既然唔發生都發生左,我地總要想辦法逃出去,我同你繼續撞張檯啦,希望抽鎖匙快尐會跌落黎。」

如是者,我們再重新來過,不斷撞擊桌子,我的小弟弟在家姐的小穴前休息了一下又再重新變大出發.......

「啊!啊!啊!細佬撞到落黎未阿?我唔得啦,快尐啦!啊!」這一刻,我和家姐都知道我準備要中出她第二次,但是鎖匙仍未有掉下的積像。

「家姐,我.....我又要射啦!阿!阿!」

雖然精液沒有第一次多,但第二次的射出的精液也能夠把自己親生家姐蔡加怡個閪窿填滿,甚至漏了出來。

這一次我們已經沒有上一次這麼驚訝,因為我們的二人的目標很清晰,就是要用盡任何一切辦法,都要逃離這個密室。

「我們繼續!」

家姐一聲令下,我們進行第三波的撞擊.....

因為中出了家姐兩次,導致我已經快虛脫,無力再進行第三次的撞擊。

「家姐,對唔住!我無力啦,睇黎我地都係出唔番去架啦。」我哭著對家姐道。

「唔緊要,細佬,我知你盡左力架啦。」家姐抱著我的頭安撫著我,「就算出唔番去,細佬,我都唔會比你有事。」

想不到,家姐竟然搶了我的對白,這一刻我感受到親情的偉大,輕輕說了一句,「家姐,我愛你。」

平常不擅於說肉麻說話的我,也在這個時候把內心最想說的話說了出來。人類往往總是去到最危急的關頭才能把面具脫下,你們說這是多麼的犯賤。

當我和家姐放棄了撞擊桌子後,身邊的環境又走進一片寧靜之中......

突然聽到「卡卡」的開門聲,有人開門走進來密室.....

我們�頭一看,

「啊!」是凱晴。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