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4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13 08:40:49

大學男女混住宿舍樓的故事(同人)
  自從林涵跟了我之后,在我的調教下變得越來越開放,比起之前保守的她簡直就是兩個人。
除了周末偶爾回家,涵涵幾乎每天晚上都膩在我的宿舍,她原來的房間就漸漸變成了我倆的儲物間。

         我以前並沒有剃毛的習慣,上了大學后看了好多歐美毛片,發現男人沒有毛會使雞巴顯得更
大更粗壯,女人沒有毛顯得更干淨可愛,自此以后就養成了剃毛的習慣。林涵跟了我之后,我便慫恿
她踢掉下面的毛毛,她總是不肯,因爲嘛,整個四樓如果就她一個人剃光,遲早會讓別人發現,會被
大家笑話,我就跟她說,你沒有剃毛不知道剃毛的好處,這樣更干淨和衛生,等你剃完她們都會羨慕
你呢。好說歹說,林涵終于答應了,我怕她過會反悔,急忙取出了剃須刀和香皂,將她按倒在床上,
三下五除二就挂掉了所有的毛毛。

         林涵的毛毛天生不多,只有一小片毛茸茸的倒三角貼在小陰唇之上,陰唇周圍都沒有毛毛,
操作起來十分簡單。果然如我所料,沒有了毛毛的陰部顯得更加光滑飽滿,粉紅色的內斂型小陰唇並
不容易看到,但輕輕擠壓,一股清泉便隨之湧出,可愛極了。我的雞巴已經不能再硬,當天晚上,我
們足足做了2個小時,林涵到最后只有苦苦哀求,我才放了她一馬。

         幾天之后,我專門去情趣店買了套內衣,黑色透明的蕾絲內衣讓乳頭若隱若現。小花邊的黑
色絲襪,通過兩條絲帶和內褲連在一起,露出大腿之間的絕對領域。最絕的是那條小的不能再小的暗
紅色內褲,薄薄的布料不僅什麽也沒有覆蓋,反而特意在恥丘的位置開了大大的一個豁口。當林涵穿
著一身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雞巴瞬間起立致敬。

         “涵涵,你真的是太美了。這衣服簡直就是爲你創作的呀。”

         “都羞死人了,千萬別讓她們知道啊,我都沒臉見人了。”林涵紅著臉,眼里卻透著興奮的
神情。

         這個時候還有什麽話好說,我一把抱起林涵扔在床上,來了個餓虎撲食,不得不說年輕的女
孩就是水潤多汁,更本不需要什麽前戲,嬌嫩的陰唇內永遠都是濕潤的,我扛起林涵的雙腿,一入到
底,寢室里又回響起了悠揚的呻吟聲。戰到興頭,林涵早已丟盔棄甲,我抱起林涵使出終極一招“火
車便當式”,準備將她一擊KO。嬌小的林涵只能任我擺布,雙手無力的挂在我的脖子上,頭向后仰著,
美目微張,面若桃花,細細的汗珠將秀發淩亂的粘在臉上。林涵不到90斤,對我來說輕而易舉,我站
在地上,略微馬步,便開啓了電動馬達模式。

         “啊...要死了...啊啊啊...不行...啊啊...天呐...太深了...呃...”林涵皺著眉頭,聲音
里透著高潮來臨時的快樂。幾十下過后,林涵的雙腿不由自主的開始用力收縮,雙臂緊緊的抱著我,
使我動彈不得。火熱的雞巴突然感受到極大地壓力,像是要把它擠出來,又好像是要吸進去,林涵的
高潮到了,子宮開始劇烈的收縮,敏感的龜頭被蠕動的肉壁不停地按摩,肉壁好像在不斷的旋轉,馬
眼,溝槽,龜頭的每一個敏感部位都被狠狠的摩挲著。我大大的吸了口氣,一動不動,強行忍住這要
射精的快感,我要多感受下這世界上最爽的體驗。

         正在這時,門突然打開了,隨之而來的是白癡小白的叫聲:“孫濤,打牌了,4缺1。你...啊
...”平時我都是不關門的,今天因爲林涵要穿情趣內衣才特的關上的門,小白連敲都不敲就直接推門
進來了。

         我正憋著氣,強守精關的緊要關頭,乍聽小白一聲吼,龜頭再也忍耐不住這強大的快感,瞬間
精液狂噴而出,沖入林涵的子宮深處。小白雙手捂臉,嘴巴張成大大的O型,卻忍不住從指縫間偷看。
我拼命的抱著林涵,生怕她不小心掉下去,轉頭看著小白,“叫什麽叫,又不是沒看過,大驚小怪,
哦,哦,哦...”看著小白內衣上深邃的乳溝和凸起的兩點,本來已經停止射精的雞巴又抽動了幾下。

         “啊,啊!”原本準備打牌的王曉雨和王琳琳聽到小白的叫聲,也出現在了門口,動作和小
白出奇的一致。曉雨的穿著還好,可是王琳琳,這個丁字褲狂,竟然只穿了一個超小的綠色丁字褲和
內衣,完美的身體曲線一覽無遺,我甚至都能看到她陰部微卷的毛毛和整個陰部的形狀,雞雞在視覺
的控制下,又興奮的抽動了幾下。OMG,這是精盡人亡的節奏嗎。

         "涵涵...怎麽穿成這個樣子?是不是你干的?"先到的小白緩過神來,率先發問。

         林涵翻著白眼,喉嚨處發出“嗚,嗚”的聲音,我知道她正在享受高潮的快感,只能緊緊抱
著她,輕輕的坐在床沿上。

         “唔!”我長舒了口氣,擦了擦頭上的汗水。“怎麽樣,涵涵這身衣服好看吧?”

         “這...這也太淫蕩了吧”不虧是小白,淫蕩二字脫口而出。

         “你懂個屁,這叫女爲知己者容!”

         陰莖上的壓力消失了,我輕輕的把林涵放在床上,乳白色的精液從小穴中瀝瀝拉拉的流出,
撒在地上,床上和我的大腿上,看我擦拭著精子,三女又有些尴尬起來。

         書呆子王曉雨拉拉王琳琳的衣角,小聲的問道:“涵涵會不會懷孕啊?”

         “會呀,絕對會呀!”我不等王琳琳回答,搶先說道:“小白,都怪你,進來都不敲門,要
是涵涵懷孕了怎麽辦?”

         “那個不帶套還怪我咯?難不成你想抛棄我們家涵涵?嗯?”小白呲牙咧嘴得在我面前捏緊
了小拳頭,連帶著那對巨乳又上下顫了顫。

         “不敢不敢,我就說說,生了孩當然我養咯!”我陪笑道。

         那邊,王曉雨又在王琳琳耳邊嘀咕著什麽,三女的目光同時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林涵。林涵平
躺著,長發鋪散在床頭,臉上的紅潮還未退去,嬌小的乳尖依然可見,交疊的雙腿不時的在上下纏動,
宛如聖女,只是恥丘下湧出的精液,帶來一絲淫靡的味道。

         順著她們的目光,我發現她們正注視著林涵光潔的恥丘,在黑色絲綢的包圍下,像黑暗中發
光的白玉一樣耀眼。

        “你好變態哦,居然對我們家單純的涵涵做這種事?”小白一臉嫌棄的樣子,指著林涵說道。
我抗議道:“刮掉毛毛好處多嘞,又干淨又衛生,而且,你們看,多漂亮。來摸一摸,這里,真的好
滑呀。”王曉雨只敢看不敢動手,小白和琳琳相視偷笑了一下,蹑手蹑腳的來到床邊,想摸卻有些畏
首畏尾。
       “都是女生,怕什麽啦!”我催促道。

         琳琳貌似下了很大的決心,終于伸出一根食指在林涵的恥丘上轉了幾圈。
       “哇,真的耶,這麽滑,像...果凍,咦!怎麽還黏黏的怪怪的味道?”小白和琳琳搓動著手指,
還放到鼻子下聞了聞。“啊!是...是...他的...那個東西!”小白終于明白過來,轉頭看到我一臉的壞
笑,氣得伸手就在我身上擦了起來,“你這個...變態!”

       “擦吧擦吧,我身上沒別的,就那個多!”我站起來,甩著雞巴往她們身前湊,嚇得她們連喊帶叫,
一古腦的跑到了門外。

      “喂喂喂!”我喊住她們,“找我到底什麽事呀?”

       琳琳臉上的紅色還未消散,強忍住笑,說道:“我們本來呢,想找你打牌,不過...”她低頭看了
一眼我垂頭喪氣的小雞雞,笑道:“我們不想玩拖拉’雞’了!”那個’雞‘字故意拖得老長,“我們還是
去玩斗地主吧,拜拜!”說完便跟著另外兩個笑得直不起腰的女孩,跑回了宿舍,琳琳的丁字褲嵌在股
溝之間,圓圓的屁股跑起來上下顛簸,我的雞巴又開始膨脹了。

       我握著硬起來的雞巴,沖著她喊了一聲:“我這可是轟炸雞,倆王四個2!”屋里的人笑得更厲害了,
而王琳琳,在進屋的瞬間,轉身抛給了我一個妩媚的眼神。我...笑了。

      幾天后,涵涵刮毛的事就四樓皆知。衆女爭相來看,順帶著問了一堆七七八八個個方面的問題,涵涵也
漸漸不再害羞,還把自己的心得體會一一分享。在幾天后的一個早晨,洗漱中的我發現琳琳不知道什麽時候也
把下面的毛毛刮掉了,不要問我怎麽知道的,我只能說,丁字褲的發明家真是個天才。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13 08:41:37


   “濤,和你商量個事呗?”激情過后,小妮子縮卷在我的懷里,沒有了剛才瘋狂馳騁的氣勢,好像從一個女王變成了小貓,女人啊,終究需要男人的胸懷作爲自己最后的港灣。

   “嗯,什麽事?”我強忍著兩支打架的眼皮,回應著。

   “曉雨她要寫畢業論文了,想找你幫個小忙。”

   “曉雨?她和我又不是一個專業的?”昏沈的腦海中浮現出曉雨那張甜甜的笑臉,還有那扭來扭去的小屁股。

   “你知道的,她是學醫的,但主修的又是...生殖...”

   “嗯,然后呢,你想生個孩讓她研究?”我突然一激靈,睡意全無,轉頭盯著她問道:“你...不會是...有了?”

   “去,想哪去了!她是想讓你做個實驗。”林涵的手指在我胸口打著圈圈。

   “哦,這樣啊。”我松了口氣,“你們那麽多人干嘛找我啊,想研究我雞巴每天能射多少?嗯?”隨口開著玩笑,我心里卻在琢磨:下次還是帶套吧,爽一時毀一世啊!小心肝都差點蹦出來了。

   “嗯,差不多這個意思。”

   “啊,不會吧,她不是開玩笑的吧。”這下我真的清醒了。“她有沒有說的具體點?”

   “哎呀,你激動個什麽?又不是把你吊起來打,不就是采集點你的那個做下實驗麽。”我很奇怪爲什麽她會想到吊起來打。“我想我們反正差不多每天都要做...不如就給她做實驗咯,反正留著也沒什麽用。”

   “哎哎,怎麽沒用了,是你不用好吧,精子可是男人的精華嘞,高營養,高蛋白,不吃好浪費的。”我邪惡的想法又湧現在腦中。

   “呸呸,惡心死了,好吃你怎麽不吃?”涵涵撅著小嘴,纖細的手指已劃到腹溝之下。

   “我是生産者,你是消費者,奶牛也不喝自己的奶呀?”我開始了無理辯三分。

   “好呀,我就看看這個奶牛還能擠多少奶!”涵涵說著突然握住我的陰莖,像擠牛奶般撸了起來,本已疲軟的陰莖再次硬了起來。我不禁倒吸了口涼氣,小妮子的技術是越來越好了,“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我翻身將林涵壓在了身下,沒有阻力的一入到底,開始了第二輪的激戰...

    第二天,林涵帶著曉雨開始和我商討具體細節。這是一個爲期15天的實驗,我需要每天早晨8點半産出樣品,再由曉雨負責送到實驗室進行分析,爲了實驗數據準確,我每天的産出時間都必須要固定,而且中途不得停止,如果停止或時間間隔太久就要重新來做,連我每天吃的東西都有詳細的規定。看著曉雨一本正經的解釋實驗過程,我才知道這個實驗對她的論文真的很重要。
   
    爲了淨化我的身體,第一個星期的食物就開始嚴格起來,並且不得做愛,剛好這個星期是林涵的特殊時期,我正好可以多多休息,養精蓄銳。唉,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終于等到實驗開始的第一天,我和林涵早已是干柴烈火,一觸即著。早晨的鬧鍾剛響,小欲女就迫不及待的爬到我的身上,握住晨勃中的小弟弟,將其納入小穴兒之中。經過一個星期的禁欲,雞巴忍耐得異常的堅挺,簡簡單單的幾十下抽插,涵涵就小小的丟了一次,本來緊緊的陰道漸漸變得更加潤滑,進進出出也變得更加順暢。百十來下后,雞巴的每一次進入都擠壓出一片水漬,林涵微閉著雙眼,時而眉頭緊皺,時而輕咬下唇,粉紅色的小臉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正當我以’后入式’進入林涵的體內時,門口突然探出個小腦袋,大大的眼睛仿佛在看什麽有趣的事情,看到我發現了她,急忙縮了回去。
   
   “曉雨!”我叫住她,龜頭頂在涵涵的子宮口,腹部緊緊的貼住涵涵的屁股,以交合處爲支點,輕輕的轉圈圈。
   
    “啊...濤,好酸...恩...好癢啊...不要磨了...受不了了...”
     聽到我叫曉雨,林涵吃驚的向門口看去,不想卻和曉雨對上了眼,吃驚的表情變成了銷魂狀,緊鎖住眉頭,紅唇里忍不住發出“喔”的聲音。
   
    “不...不好意思,我來...給你這個盒子。”曉雨又躲到了門后,卻伸手遞了個保溫盒似的進來。
   
    “曉雨,你進來...啊...幫我...嗯...打開,停一下啦!討厭...哼嗯!我...夠不到啦!”林涵被我鉗制在床上,伸著一只胳膊想要去接盒子,無奈還是差了好些距離。
   
    “我...我把它放桌子上拉!”曉雨沒有辦法,只好低著頭怯生生的走進屋來,把盒子放到床邊的桌子上。不想擡眼便看到一番淫靡的景色:林涵跪在床上,長長的秀發完全遮住了埋在枕頭中的臉蛋,只能聽到她嘴里發出的“嗯嗯...啊啊”的呻吟聲,纖細的腰肢被我的雙手緊緊扣住,粗黑的肉棒在白皙心形的屁股間不斷進出,一只柔弱的小手從床頭伸了出去,好像要去接住那個盒子,不過完全就是擺擺樣子罷了,因爲她厚實緊俏的屁股完全動彈不得,在我的一次次沖擊下,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曉雨放下盒子,不知是該走還是留下,站在原地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只好傻愣愣的盯著我們的交合處,伴隨著咕唧咕唧的水聲,盯著那個進進出出的肉棒。

     快速的頻率下我來了射精的感覺,曉雨卻仿佛看得有些入迷,直到我說:“打開,給我瓶子!”時,曉雨才如夢初醒般慌忙的打開保溫盒,取出一個樣本瓶,打開蓋子,拿在手中,卻不知是遞給我好還是怎麽辦,最后還是放在了我能夠到的桌子上。
林涵緊並的雙腿在我深深的插入時的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枕頭貌似也無法堵住呼之即出的美好音符,只能被貝齒緊緊咬住,蔥白似的手指用盡最后的力氣撕扯著床單。臨射的關頭,雞巴再度漲大,我抓住這最后的機會狠狠的操了幾下,然后快速的抽出,射在了盒子里面。
   
    林涵仍然撅著屁股,在最后的時候終于忍不住發出呻吟聲,一股清泉隨著雞巴的抽出噴了出來,不斷痙攣的子宮搖役著屁股像澆花一樣將潮水灑得到處都是。曉雨第一次看到林涵潮吹的樣子,嚇得大大的眼睛瞪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一付不敢相信的表情。
   
   “呼...”我長舒了口氣,把龜頭擠了又擠,確認實在沒有精液后,將瓶子交給了曉雨。“這活不好干呐,看把我累的!都是汗!”我調侃著曉雨,其實心里爽得不要不要的。曉雨遲鈍的接過瓶子,蓋上蓋子,小心的放在盒子里,急忙跟我說著感謝的話,然后帶著盒子頭也不回的跑出了屋子。

                   ***                           ***                           ***

    第一天的任務算是結束了,接下來的幾天都差不多是這個情景,每天早晨曉雨乖乖的坐在我們屋里看著我和林涵做愛,其他女孩早已見怪不怪,甚至每次去水房洗漱之前都會嘻嘻哈哈地來打招呼:“Hi,曉雨,這麽早就來’取精’啊!”弄得曉雨每天早晨臉都是紅彤彤的。

    我還沒有開始抱怨耕牛之苦,那邊林涵就已經埋怨起來,說她每天都腿軟得上不了課,小陰唇紅紅腫腫得一碰就流水,我只好安慰她再堅持幾天。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射精的感覺越來越遲鈍了,每次做愛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到第10天的時候,折騰了一個小時,林涵的小陰唇早就腫了,可我還是沒有射精的感覺,眼看時間就要到了,曉雨有些開始著急。

   “涵涵,你再加把勁,孫濤馬上就...快了!”曉雨對著趴在床上的林涵懇求道。

   “曉雨...啊啊...我...不行了...啊...真的...啊...饒了我吧,我...要死了!”林涵趴在床上,雙目反白,口水已經止不住的流出來,在她身后的我還在一下下的抽插著她的小穴兒,林涵的陰唇紅腫得像2片嘴唇,乳白色的漿液四溢得到處都是。

   “濤,別...別動...啊...我要...死了...啊!”林涵哀求道。

   看樣子是沒法做了,我只好拔出雞巴,下了床,輕輕的給林涵蓋上被子,然后坐到曉雨面前攤開手說道:“看這樣,涵涵肯定不行了,這怎麽辦?”

   曉雨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屋里團團轉,嘴里不停的念叨著:“這怎麽辦,怎麽辦?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

“你不知道嗎?每天都和同一人嘿咻,敏感度會降低,勃起時間延長,射精時間也會延長啊!”我坐在椅子上,撸著堅挺的小弟弟。

“啊?還有這回事啊!等一下,我拿個本記一下!”真是佩服曉雨這個書呆子,這會還有心思記筆記。

“等...等下啦,你先別記了。我現在怎麽辦?出又出不來,好痛苦的啊!”我指了指已經發紫的龜頭。

“是呀,時間要到了,怎麽辦啊?今天采集的數據不準時的話,所有的都要從頭開始了!”曉雨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要滴出水來了。

“要不?”我眼珠一轉,“你能幫幫我嗎?我感覺快了,就差一點了。”我裝作很委屈的樣子。

“我?不行不行!涵涵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做這種事...”曉雨拼命搖擺著雙手。

“我不是要和你做愛啦。你用手幫我一下就行。”

“用手?”

“是啊,給它一點刺激就好!”

   曉如還是有些猶豫。

“幫我也是幫你啊!我出不來沒什麽,你之前的所有實驗就得重新做了呀!”我繼續鼓舞著。

   曉如看了看我的翹起的雞巴,低下頭不知所措的擺弄著衣角。

   我長歎了口氣,“算了,我去洗漱了!”我站起身來,準備去拿毛巾。

“別!”曉雨仿佛終于下定了決心,“我...我幫你...我不知道...怎麽弄...”曉雨的聲音越來越小,幾乎不可耳聞。

“來,很簡單的。”我重新坐在椅子上,高興地拉著曉雨坐在我旁邊,將她的一只小手放在我的龜頭上。溫涼的小手帶給了龜頭新鮮的刺激感,馬眼處溢出了點點精水。

“這樣,握住這里,輕輕的上下撫摸它。”我握著曉雨的手,帶動它一下下做著打飛機的動作。曉雨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的大雞巴,白嫩的小臉紅得透徹,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做的事情。

“看見這個溝壑了沒有,對,這里,很敏感的,要輕輕的刮...”我耐心的調教著,“把手心頂住龜頭,抱住它,輕輕的旋轉,對對,做得很好!”

   “它好燙啊!”曉雨突然輕笑了下,“長得真醜!”在漸漸熟悉了這個陌生的器物,曉雨的手變得熟練起來,也不那麽害羞了。

   “你們都說它長得醜,你倒是給我找個好看的呀?”看著曉雨放下了心防,我順帶著開起玩笑,緩解下尴尬的氣氛。“涵涵開始也說它醜,你看現在都說他可愛了。”

    曉雨對著我做了個鬼臉,又繼續認真的對待她的工作。

   我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放在曉雨的背上,輕輕的摩挲著,享受著她的服務。

“還有下邊的蛋蛋,也要輕輕的撫摸,再使點勁,上面的手太輕了,沒感覺。”

“嗯!”曉雨的臉蛋憋得通紅,好像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不行了呀!胳膊好酸啊!涵涵每天好辛苦啊!”曉雨甩著手抱怨道。

    涵涵不用手,她只用屁股,不酸還爽嘞!我心里想著,嘴上卻說道:
“一只手不行,用兩只啊!對,兩只手一起握住。”我很有耐心的調教著,世界上最大的樂趣莫過如此,女人呢,真的很有意思。

“你這樣使不上力,腰多別扭,這樣,我教你,你得蹲下才行!”

   曉雨不疑有他,將白色裙擺夾在腿間,乖乖的蹲在我的跨前,紅彤彤的小臉正對著我堅挺的雞巴。

“看,這樣舒服多了吧!”我笑著說道。

   曉雨一付肯定的表情,繼續開始打飛機。

“等等,疼!”我呲牙咧嘴的叫道。

“哦,對不起,對不起,我弄疼你了。”曉雨嚇得松開了手。

“太干了,你看,我這的皮都磨紅了,再磨下去就破皮了,明天就用不了了。”我一臉正經的說道。

“那...怎麽辦?”

“嗯...你塗點口水試試?”

   曉雨想了想,好像沒什麽不對,順從的吐了點口水在龜頭上。

“太少了,多一點,哎對了,再來點,然后用力輕一點!”看著曉雨的雙唇離我的雞巴只有幾厘米的距離,我差點忍不住插入她的嘴里。

   正當我有了很舒爽的感覺時,曉雨握著雞巴的手突然停住了,紅著臉低下了頭,隱約間還有些顫抖。

“怎麽了?”我有些疑惑。

“沒,沒什麽。”曉雨又恢複了剛才的自然,繼續著之前的動作。

    隨著曉雨動作的熟練,我終于有了射的感覺,我催促著:“快點,再快點,我感覺快了,把瓶子拿來!”

   “脹...脹大了,它又脹大了!”曉雨驚奇的叫著,手速也加快了起來。

   “快,用瓶子,接住!”我強忍著,只爲多給她些時間。

    曉雨用瓶子對準我的龜頭,另一只手繼續不停的撸著。紫紅色的龜頭再也無法繃住洶湧而來的快感,一股乳白色的液體急速噴出。精液不是很多,但卻是憋了很久像煙花炸裂一樣噴了出來的,曉雨沒有料到這一點,第一發噴出的精液有一半落在了她的臉上,嚇得她直接把瓶子套在了龜頭上,才阻擋住后幾發的攻擊。

    我靠在椅背上,仰著頭享受著射精的快感,對面的曉雨卻不是那麽好過了。點點精斑在臉上到處都是,在鮮豔的紅唇上更是顯眼。曉雨別著臉,一下一下輕輕撸著我的雞巴,好讓它快點結束這難堪的動作。

    幾分鍾后,雞巴終于完全停止了跳動。曉雨才從我的龜頭上取下瓶子。

   “等等,這樣還不完全,你要擠一下,從根部到龜頭,把里面的都撸出來!”

    曉雨貌似無法回答我,只是順從的撸了幾十下,直到龜頭完全沒有了精液才移開瓶子。

    在把瓶子放到盒子里后,曉雨急急忙忙跑到了洗手間,我正用紙巾擦拭著肉棒,卻發現地上多了一灘水迹,像是尿,卻又比尿少。

    正當我琢磨的時候,曉雨濕著臉走了回來。

   “討厭,你那個破東西噴了我一臉!”曉雨癟著嘴說道。

   “沒事的,沒事的。”我急忙遞了手巾過去,“今天情況特殊嘛,可能憋得太久了。”我急忙道歉,“精子很美容的,你看你的臉比剛才白了好多阿,更漂亮了!”

    曉雨輕輕沾了幾下,露出一張清秀的小臉,粉紅色的酒窩還有點點水珠,我不禁看癡了。

    “哎,看什麽呢?”發現我盯著她看,曉雨把毛巾扔了過來。

    “吭!”我臉一紅,低頭指著地上的水迹問道:“這是什麽呀?哪來的?”

    曉雨的臉瞬間又變得通紅,急忙辯解道:“是水呀,笨蛋!”說完拎起盒子頭也不回的跑了,“來不及了,我去送樣品了!”

    曉雨飛一般驚慌失措的跑掉,白色的碎花裙揚起的瞬間隱隱的露出了屁股的輪廓。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